第四章 研究結果與討論

第一節 漢字學習方式之效果

華語文學習熱潮近年來於全球迅速蔓延,也使中 文 成 為 目 前 最 炙 手 可 熱 的 語 言 , 有越來越多非華語背景的人士紛紛投入華語文學習。而漢字學習在華 語文學習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也是中國文化的精粹。漢字並非拼音文字,

可從字母組成中透過發音規則去推敲字音,進而尋求字義。相反的,漢字的字形、

字音與字義三位一體,彼此間關係密不可分,因此漢字學習的主要內容就是從了 解字音、字形、字義,進而學習辨識,並且將其緊密聯繫形成一體。本節旨在探 討漢字學習的特性、字本位教學與識字教學策略及三階段教學理論與圖像聯想的 簡介等。

壹、漢字學習的特性

由於漢字形體的演變使形義脫離,難以記憶。因此多數漢字經過幾千年的形 體演變,逐漸失去了象形表意的功能。爾後便無法從其形體來獲知原來的意義,

因此外國學生在學習漢字時必定會產生困難(左双菊,2009)。而這些學習者的 困難也正是漢字學習的特性,茲將漢字學習的特性分析後臚列於下:

一、部件數目較拼音字母繁多

部件 (radical) 是漢字字型的最小單位,小至筆畫,大至部首。從部件來 學習漢字,可減低學習困難,更可以累積字彙,增進學習效果(黃沛榮,2003)。

但對於 CSL 學習者而言,與他們慣用的拼音文字(alphabetic writing system)系 統相比,漢字的部件數遠比拼音文字的字母多,例如,黃沛榮(2003)分析教育 部 4808 個常用字,統計出 440 個部件,黃榮村與賴惠德(2005)解析台灣當代 常用漢字計得 555 個部件。大陸教育部及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研究頒佈《現 代常用字部件表》共計 514 個部件,陳學志等人(2010)依據資料庫由 6097 個

常用漢字最新統計出 439 個部件。由此可知,跟西方拼音文字的字母相比,漢字 的部件是繁多複雜的。

二、漢字結構複雜

漢字的書寫屬於意符 (logograph) 文字系統,由一個或多個部件在二維的 方格空間內互相組合而成,不若拼音文字可允許單音節或多音節構成一個字彙,

因此也成就了漢字一字一形的特性。而部件與部件在方格空間內的組合,就稱「結 構關係」。

漢字字形結構基本上可分為「單獨」、「對分」、「包圍」、「夾擊」四大類。傅 永和(1985)將漢字結構分為垂直、水平、上中下、左中右、獨體字、全包、上 三包、下三包、左三包、左上包、左下包、右上包、右下包、對稱及特殊結構共 計 15 類。陳學志、張瓅勻、邱郁秀、宋曜廷、張國恩(2010)拆分 6097 個中文 字歸納出的漢字結構關係共有:單獨存在(如「人」)、左右對分(如「他」)、上 下對分(如「要」)、向右下包圍(如「病」)、向左下包圍(如「司」)、向右上包 圍(如「道」)、上方三面包圍(如「問」)、下方三面包圍(如「幽」)、左方三面 包圍(如「匠」)、全面包圍(如「因」)、左右夾擊(如「夾」)等十一種(如圖 2-1)。雖然各家在漢字字形結構上並無統一分類方式,但至少可得知漢字結構分 類方式不只一種,和西方拼音文字相比,漢字結構層次更為複雜,使得以中文為 第二外語學習者感到有距離感,覺得漢字字型既難記又難寫。

三、漢字形音對應不良

漢字字形和漢語口語之間有脫節的現象,在學習與運用上有著巨大的鴻溝,

無怪乎 Saussure(1974)說漢字是華人的第二個語言。因漢字為表意文字的一種,

其字形和字音間並無一定的形音對應原則(grapheme-phoneme correspondence rule, GPC rule),和西方拼音文字從字形對應字音的模式相比,我們無法從漢字 推敲出見形知音的基本規則(Liu, Wang & Perfetti, 2007)。也因此,對於 CSL 學 習者而言,要擁有閱而後能讀的能力,必須累積一段長時間的學習。

語口說,且對漢字字形掌握得宜的教學法被稱為「語文同步」。為了達到語文一 蒙》的法國的漢語教學專家白樂桑(Bellassen, 1989)也提出此漢語教學場域面 臨的問題,並大力提倡教師應適度將語文分開教學的策略,因此提出了「字本位」

之漢字教學策略,從字本位的漢字教學法出發去加深、加廣CSL學習者的漢字字 彙量。所謂的字本位教學法其實就是將漢字視為一個獨立基本的單位去進行漢字 教學。每個字強調本身的字義、構型、發音,作為漢字教學的根本。將漢字字型 拆解為部件、部首,並在學生的先備知識上組合學生已知的部件、部首,連結出 該字的字族來加深CSL學習者組字之記憶(林季苗,2010)。

自白樂桑(1989)提出字本位教學法後,漢字教學自此分為「字本位」與「詞

綜上所述,由當前的「字本位」教學策略發展而出的是「集中識字策略」; 意義化幫助記憶(胡永崇,2001,2003)。

四、以文帶字教學 ── 其中包含「字族文教學」、「文句脈絡詞彙教學法」,主要

來授受,會使無漢字文化背景的學生對於學習感覺枯燥、產生無力感而缺乏學習

一、第一階段基礎字圖像聯想教學

第一階段主要利用創意圖像聯想方式的呈現去教導漢字的字形及意義,目標 在於激起 CSL 學習者的學習興趣。此教學法不若坊間教材侷限於字源變化的輔 助聯想,而是針對 CSL 學習者的文化背景、生活經驗作為設計教材的基礎。畢 竟漢字字源對外國學生而言太過遙遠而不切實際,拘泥於符合字源的教學可能會 造成排斥學習的反效果。以下根據基礎字圖像聯想教學之教學材料、字彙知識、

教材組織、教學方法做進一步說明:

1.教學材料

從陳學志等人(2010) 6097 個常用漢字資料庫中選定約 100-200 個易於直 覺連結或趣味聯想的簡單部件及基礎字,並列為在此階段欲教授之漢字。其中,

大部分的候選字都屬於獨體的部件或獨體字,如「二」、「心」,但也有少數幾個 比較簡單的合體字出現在此階段的教材中,譬如,「宀」+「女」的「安」,用以 幫助學生在學習基礎部件及基礎字的同時還能為第二階段的組字學習做前導。圖 示如下:

圖 2-3 「二」聯想圖像 圖 2-4 「心」聯想圖像 圖 2-5 「安」聯想圖像

2.字彙知識

漢字的構成包含筆畫(stroke)、部件(radical)、整字(character)三個構字 階層。筆畫是指書寫漢字時不間斷且連續寫成的一個線條,也是漢字的最小構成 單位,而筆畫本身可以是一個部件或整字,譬如筆畫「一」同時是一個部件也是 一個整字。部件為組漢字的組字零件,其介於「筆畫」和「偏旁」間(黃沛榮,

1996)。有時數個部件依照特定結構關係可複合而成更大的部件或整字,如「賣」, 有時還會具有表音或表意功能。最後,具備完整形、音、義的就是整字,整字是 漢字的使用單位(劉志成,2001)。

3. 教材組織

基礎字圖像聯想教學的教材編排是根據語意場(semantic field)來分門別類,

各語意場中所含的部件或字族將依照「字本位」的教學目標,循序漸進的由簡入 繁依序介紹,譬如「身體」這個語意場就會先教比較容易的「口」、「心(忄)」

「手(扌)」,再帶入進階程度的「血」、「面」、「首」等字。CSL 學習者可以依自 身漢語程度自由選擇要學習的漢字,並從教材中了解該字的圖像,體現創意聯想 學習法。

4. 教學方法

字形方面,經由電腦呈現漢字多媒體教學,在書寫方面由筆畫教起,一筆一 畫的呈現漢字正確筆順,以動態帶學功能使複雜的漢字變得淺顯易懂。發音方面,

每字都有其漢語拼音及中文注音標示,學生可透過多媒體直接聽學正確發音並進 行跟讀演練。字意方面,每個漢字皆有中文及英文解釋,幫助 CSL 學習者能夠 正確了解漢字的意涵。聯想教學方面,由圖像或字形扭轉並附加意義說明來合理 化字的構形,促進字義的理解,目的在於輔助漢字的記憶。

二、第二階段合體字部件帶字之字族教學

對於含有部首與偏旁的合體字進行漢字字族教學,按照字的構形由簡至繁按 部就班教導表音部件或表意部件及其衍伸之字族字,藉此大量教授漢字。以下根 據合體字部件帶字之字族教學中的教學材料、字彙知識、教材組織、教學方法做 進一步說明:

1. 教學材料

合體字部件帶字之字族教學估計授受的漢字字量約 800-900 個。以上一個階 段教過的部件或字為「字族家長」做為索引,以表音部件、表意部件、部件位置 的不同分別帶出一批合體字。舉例來說,由表意部件家長字「禾」帶出 6 個表示 與稻禾有關的家族字──秋、科、租、程、種、積。為了使工作記憶不會過度負 荷,所以這邊每個字族的成員數量都控制在 5 至 9 個之間,以確保 CSL 學習者 在學習期間的記憶資源不被超載。

2. 字彙知識

本階段主要授予 CSL 學習者的主要字彙知識為部件的表音和表意功能及位 置的結構關係。表音功能涵括字音一致性及表音規則性。所謂字音一致性是指某 個表音部件位於特定位置時,所有字音會轉變為一致,呈現相同的讀音,但此讀 音與其表音部件的讀音卻不相同。譬如「啼」、「蹄」、(ㄊ一ˊ)皆隸屬表音部件

「帝」(ㄉ一ˋ),但此兩組讀音卻不同。另外,表音規則與表音一致同理,差別 在於表音部件本身發音與其巢套字發音相同,譬如,表音規則的「理」、「哩」、「裏」

皆與其表音部件「里」同音。除此之外,部件的表音透明度,即部件猜測字音的 可用度,也屬表音知識的教材。表意部件則可被歸納出不同語意場,部件的表意 透明度,即部件猜測字音的可用度,也屬表音知識的教材。

關於位置的結構關係的知識則如前所列的單獨存在、左右對分、上下對分、

向右下包圍、向左下包圍、向右上包圍、上方三面包圍、下方三面包圍、左方三 面包圍、全面包圍、左右夾擊等十一種關係(陳學志等人,2010),由於部件位 置不同,可經變化組合成不同的漢字,例如,「呆」與「杏」。

向右下包圍、向左下包圍、向右上包圍、上方三面包圍、下方三面包圍、左方三 面包圍、全面包圍、左右夾擊等十一種關係(陳學志等人,2010),由於部件位 置不同,可經變化組合成不同的漢字,例如,「呆」與「杏」。

在文檔中 創意漢字學習教材、圖文聯想類別、圖文聯想性對以中文為第二語言者漢字學習成效之影響 (頁 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