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中所遇到的困難

在文檔中 《御製增訂清文鑑》滿漢對音研究 (頁 34-39)

四、滿文避諱

第四節 研究中所遇到的困難

本研究所依據之國語讀音,首遵《國語辭典簡編本》;若《國語辭典簡編 本》不收某字,則再查《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若《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不 收某字,則再查《異體字字典》;若《異體字字典》不收某字,則再查國家發展 委員會「CNS11643 中文標準交換碼全字庫」、中央研究院「國際電腦漢字及異 體字知識庫」等。若《國語辭典簡編本》與其他辭典衝突,則仍依照《國語辭 典簡編本》。

第四節 研究中所遇到的困難

1993 年至 1999 年間,東京外國語大學名譽教授中嶋幹起曾將整部《御製 增訂清文鑑》輸入電腦,滿文則轉寫成羅馬拼音,全數印製成冊,陸續出版

《電腦處理 御製增訂清文鑑》,共九冊48。筆者曾致書中嶋幹起教授,寄至東 京外國語大學,但由於中嶋幹起業已退休,書信輾轉;過程中,筆者向業師 莊吉發先生求助,故又請託東京外國語大學中見立夫教授代為轉達。時隔三個 月後,筆者才收到回信,內容簡短,但未提到當初《電腦處理 御製增訂清文 鑑》電子檔的下落;筆者再次致書求問,卻從此再無回音。

因此,筆者的研究陷入極大的困境。如果不能使用當初的《電腦處理 御

48 [日]中嶋幹起:《電腦處理 御製增訂清文鑑》第一至九冊(東京:東京外國語大學亞非語言 文化研究所,1993-1999 年)。

11

製增訂清文鑑》的電子檔,本研究就難以進行。《御製增訂清文鑑》卷帙浩繁,

要輸入電腦,遠非一人之力所能及。

在此情況下,筆者所提出的對策就是掃描《電腦處理 御製增訂清文鑑》

內文,運用光學字元辨識軟體,將影像檔中的文字辨識出來,轉成可編輯的文 字檔。但是,該書共九大冊,光要全數掃描完畢,恐怕至少也要一兩週。

在此之前,筆者原已注意到,在東京外國語大學亞非語言文化研究所的官 方網站,其實有《電腦處理 御製增訂清文鑑》的電子掃描檔,但殘缺不全。

不過,就在筆者一籌莫展之際,突然發現《電腦處理 御製增訂清文鑑》全九 冊的掃描檔均已上傳網路,可供下載,省去一番功夫。

筆者測試多款光學字元辨識軟體,錯誤率一款比一款高,特別是ū、š、ž 等字母,沒有一款軟體能辨識,筆者必須一筆一筆校正,大大增加筆者作業障 礙。

在此校對的過程中,又有突發事件。

大約在四年前,我的左腳食指長了一塊小小的腫瘤,基本不影響生活,也 就不以為意。直到108 年 7 月,腫瘤明顯增大,於是就醫檢查,發現腫瘤已嚴 重侵蝕骨骼,相當深入,隔天立即住院,後天早上開刀。手術連開了三個小 時,腫瘤幾乎包覆住整根腳趾,又往腳背蔓延,醫師不只必須割除,還必須將 腫瘤細胞從侵蝕出的孔洞中刮除,並不輕鬆。最終割下大小兩塊腫瘤,大的有 拇指般大,經化驗,所幸是良性腫瘤。

術後,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我只能臥病在床。由於創口不小,時不時陣陣 作痛;又由於血液循環不佳,只要稍微坐起,血液鬱積於足,就會脹痛難耐,

必須盡可能保持平臥、墊腳。

這一月間,我只能坐臥床上看書。而且由於脹痛的問題一直無法緩解,往 往是坐起來看兩分鐘的書,又得躺下、抬腳,讓血液回流。如此這般反反覆 覆,十分折騰,倒也憑著毅力,讀了不少書。

當脹痛問題慢慢緩解後,我才拄著拐杖,來到電腦前,繼續建構資料庫。

按《電腦處理 御製增訂清文鑑》,有大量怪異的漢字異體字,而且也不是 日本通行的異體字,電腦完全打不出來。此後與《御製增訂清文鑑》諸版本校 對,發現這些異體字部分確實是《御製增訂清文鑑》原書所用,但也有部分毫 無依據,且似有規律,推測可能是電腦亂碼。也就是說,在原電腦系統中,漢 字可能是正常顯示,但送印後,印刷廠的電腦並不支援若干漢字編碼,因此出 現亂碼。

《御製增訂清文鑑》本來就有大量異體字,為盡可能貼近原貌,筆者運用 教育部《異體字字典》、國家發展委員會《中文標準交換碼全字庫》、中研院

《國際電腦漢字及異體字知識庫》等網路資源,取得異體字字形,誠耗費不少 心力。

又如上所言,《御製增訂清文鑑》充斥大量異體字,而且以今天的正字規 範,不少異體字多算錯別字,必然干擾聲韻的分析。為釐清真相,筆者先針對

12

有電子掃描圖檔的版本作比對,包含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摛藻堂四庫薈 要》鈔本、德國柏林國家圖書館藏刻本、韓國首爾大學藏刻本;其次比對《文 淵閣四庫全書》、《文津閣四庫全書》及《文瀾閣四庫全書》,這三個版本均已有 現代翻印。比對過程中,凡見異同之處,必登載於電子資料庫中。

然而,只是比較上述易於取得的版本,猶恐有未周之處。因此,又赴臺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館、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拎著筆記型電腦,調閱古 籍,與德國、韓國收藏版本的電子檔相互對照,釐清版本。所幸德國藏本即是 臺北故宮藏本,韓國藏本即是臺大藏本,否則我將必須再仔細審閱故宮、臺大 兩種版本,繼續校對工作。

搞定《御製增訂清文鑑》後,則是漢字音韻的分析,我必須查清每個漢字 在《廣韻》中的聲母與韻母。雖然現代資訊科技發達,可以在電腦上查詢,但 整個資料庫漢字總數龐大,又不知將耗時多久?所幸業師 吳聖雄教授提供協 助,運用其撰寫的程式軟體,快速解決此問題。我在 吳聖雄教授的協助下,

仔細校對多音字,選取合適的《廣韻》反切,終於在兩個禮拜內完成此工作。

以上資料庫的建置,其實耗費我一年半多的時間。資料庫一日未成,我就 一日無法撰寫論文。

這一年半,家父常問我:「你姊姊碩士才念兩年,你怎麼念這麼久?」親友 也問:「哈?你怎麼還在念?繼續念博士嗎?」我都很不好意思說我還在念碩 士。

在建立資料庫期間,我勤讀相關文獻,幾乎是地毯式的閱讀,盡可能地掌 握滿、漢兩邊的各種研究。過程中,常看到一些研究者的分析,往往只說某攝 某等讀什麼音,卻未附例字,讀起來概念模糊。且明清韻書,應與現代國語接 近,兩者之間的差距,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怎麼會如此草率帶過呢?又 如擬音,一些研究者也沒充分解釋自己為什麼如此擬音,令我不敢盡信其研究 成果。

而當我開始撰寫論文後,凡觀察到若干現象,想了解其他明清官話韻書是 否出現相似情形,可是又因相關研究不甚明瞭易懂,其擬音也似乎不盡可靠,

因此不敢貿然引證。

有感於此,為了不落入相同的弊病,我格外努力查考方言,又翻查《西儒 耳目資》、老國音一類標音明確的文獻,使本研究更足可信。

當我正式動筆,離論文繳交期限,已不到半年。但本人研究,本是興趣使 然,非徒為碩士文憑而已,怎能因時間緊迫而草率交稿?別人的碩士論文,明 明只是分析一下音系概況,但我就是要進一步歸納現象、解釋現象,把整個來 龍去脈理清楚。

我在大學期間,曾學過一整年共四學分的統計學,深信有「大數法則」。現 象或許是瑣碎、混亂的,但只要有夠多的個案,以適當的次序排列,以適當的 因素分析,就能理出背後的原理原則。因此,我不嫌麻煩,繪製大量圖表,進 行分析,排除無關因素,留下關鍵因素,讓隱藏在背後的規律顯露出來。

13

最終,本論文的完成,已逼近繳交期限。於我本人,是有驚無險,但卻也 造成業師 吳聖雄教授審閱上的時間壓力,這就不是我研究上的艱辛,而是 業師審閱上的艱辛。在此向 他致歉,也感謝他的包容。

14

15

在文檔中 《御製增訂清文鑑》滿漢對音研究 (頁 3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