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緒論 第一節、研究動機

美美(匿名)為成年女性輕度智能障礙者,因網路交友發生性關係,當 家人發現後即報警進入保護服務體系。自此之後,美美的父母對於她的行 蹤採嚴密管理,甚至美美父親不斷責怪母親,認為是母親未照顧好美美,

才會發生性侵害這種丟盡祖宗三代顏陎的醜事。因此,父母白天需要工作 或外出時,留在家中的姊姊或妹妹成為取代父母看顧美美的角色,緊緊監 控的「保護網絡」,尌算是社工員與美美相約在住家附近的便利商店進行會 談時,家人也緊緊跟隨。社工員詢問過家人的行為原因,家人表示因擔心 美美再次跑去找網友而受害。由此可見,美美發展親密關係的需求,不因 其為智能障礙者有而不同,但在與異性互動的過程中因遭受性侵害,使家 人對於美美的「保護」措施更為嚴密,造成美美在與外人接觸時多了一條 人為的防線。當社工進入美美的家庭提供服務時,美美遭受性侵害的事實 更成為不能說的秘密一樣,家庭成員採取避而不談的態度。

智能障礙者因著其智力與適應功能的限制,因此往往需要家庭提供日 常生活或醫療等各方陎的照顧。研究者於身心障礙領域服務四年的時間,

服務過程中曾數次接觸到遭受性侵害的女性智能障礙者,並在觀察中發現 這些受害者若沒有一個較為完整的非正式支持系統,於其所處的社區中提 供支持與協助時,再次淪為性侵害的受害者的可能性將提高。當性侵害事 件的發生時,除了會對於受害者本身直接產生生心理的影響之外,於家庭 系統中或次系統之間因性侵害事件間接也產生轉變。轉變來自於家庭為了 避免智能障礙者再次遭受性侵害,將衍生出智能障礙者自我保護的議題與 需求,並且透過外在及內在資源的力量採取防範受害的策略與措施,例如 智能障礙者性教育或性侵害防治課程等。

國內從 1986 年開始有對於智能障礙者實施性教育教學之研究探討,至

2

今約三十年間陸續有對於智能障礙者實施性教育、性侵害受害之研究探討、

對於智能障礙者成為性侵害偏差行為進行輔導個案研究。另外透過陳慧女、

劉文英等人於 2006 年至 2010 年對於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之研究探討發 現,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後會產生生、心理方陎的創傷症候群,而家屬 亦會隨著因應受害者的需求,而衍生出對於社會工作服務之需求。研究者 於實務工作過程中觀察到當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事件之後,家庭成員所 採取的「照顧」方法將會更為嚴密,例如:限制受害的智能障礙者外出與 他人互動、手足或家長/照顧者需要亦步亦趨的跟在智能障礙者的身邊看管,

避免再次受害之情事發生。然而,智能障礙者不全然只居於受害的角色,

依據徐寶琨(2003)研究顯示,曾目睹親人性行為或曾被性侵害的智能障礙 者,也可能轉變成為性侵他人的加害者。

研究者將透過以下章節說明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之因素、選擇身心 障礙領域中智能障礙者作為研究對象之因素、選擇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 之議題、進而探討性侵害事件是否會使智能障礙者的家庭系統產生轉變,

最後串貣研究者所想要探討的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事件後,對於其家庭 系統的影響。

壹、 智能障礙者成為性侵害受害者之因素

智能障礙者因其認知理解與判斷能力受限,在陎對危險情境無法判斷 而採取自我保護的策略之下,易遭有心人士利用智能障礙者的身心功能限 制性施以侵害。

從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 2006 年至 2015 年的性侵害事件通報受害者 身心障礙別統計數據顯示如表 1-1,智能障礙者較其他障礙類別者的受害機 率高出許多,在合計數據中更是為所有類別的第一位,佔 62%。另透過統計 數據發現受性侵害的智能障礙受害者,有逐年攀升的趨勢。雖然犯罪數據 的上升或許隱含著犯罪黑數的降低、通報系統的完善或是智能障礙者自我 保護意識升高,但智能障礙者成為所有障礙類別中具有較高遭受性侵害風

3

險的族群,確實是不容忽視的事實。

表 1-1 為衛福部保護服務司於 2006-2015 年統計性侵害事件通報受害 者身心障礙類別,所有受害者障礙類別中以智能障礙者占多數。

表 1- 1 性侵害事件通報受害者身心障礙別統計

西元(年) 智障 視障 精神病患 聲(語)障 聽障 肢障 多重障 合計 2006

230

6 104 15 15 18 24 412 2007

304

9 135 19 17 25 29 538 2008

308

5 125 13 20 25 26 522 2009

377

9 136 13 27 20 31 613 2010

443

12 157 23 25 25 38 723 2011

540

11 206 23 62 44 46 932 2012

593

23 237 19 55 48 57 1032 2013

563

29 260 30 32 45 65 1024 2014

572

51 207 18 29 47 44 968 2015

560

71 191 25 41 32 41 961 共計

4,490

(62%)

226 1758 198 323 329 401

7,240

資料來源:研究者參考 2016 年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資料自行整理

胡雅各於 2012 年的專講中引用尤美女律師(1998)處理女性智障者性侵 害事件時發現,智障者之所以極易成為受害者,具有以下特質:無同意性 行為之能力、欠缺危機辨識能力、無法完整敘述、情緒波動未若一般受害 婦女,因此易被誤解為未受害及未能掌握時機留存證據。陳慧女與劉文英 (2006)的研究結論提及從台灣的心智障礙者性侵害受害者的背景資料分析,

發現多數的受害者性別為女性,且年齡分布於 5 歲至 56 歲,此現象與加 害者對受害者的知覺有關,加害者會傾向尋找不易揭發案情的弱者加害之,

因此女性的心智障礙者便成為性侵害高危險群,未來加強女性心智障礙者

4

的人身自我保護教育實為刻不容緩之務。洪玉真(2008)的研究中亦提及特 教老師認為在學生畢業將回到社區獨立生活時,需要的是增加其自我保護 能力。

綜上所述,透過教育等方式提升心智障礙者自我保護的能力,是非常 重要的。但後陳慧女、劉文英(2006)的研究結果更指出,發生性侵害事件 多在心智障礙者於社區生活時,在認知與應變能力不佳的情況下無法將在 學校所學的自我保護技巧轉換應用於實際生活層陎上,因此使心智障礙者 在社區生活時容易淪為有心人士欺騙加害的對象。因此,對心智障礙者而 言,如何推動全陎保護及預防機制,將成為助人工作者的重要目標之一。

貳、以智能障礙者為研究對象之主要因素

研究者為服務身心障礙領域的社工員,在服務的過程中不乏遇見遭受 性侵害的輕度智能障礙者,另觀察發現雖然受害後經社福單位的介入,提 供緊急安置、陪同出庭、尌醫、心理輔導等相關服務,但當智能障礙者在 接受緊急安置期滿後回到社區中獨自一人生活時,在無人可提供協助與支 持之下,再次受害的比率仍有大幅提高的現象。另在有家屬與照顧者的女 性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之後,透過研究者身邊的資源網絡社會工作人員 或特教人員的回饋表示,家屬或照顧者往往會將受害的智能障礙者看得更 緊、也會過度涉入受害者的交友狀況之中,因此有受害者反應家屬的行為 反倒成為一種「懲罰」,使智能障礙者失去了原有的自由且苦不堪言。

選擇智能障礙者的家庭作為研究對象之因素,除了因研究者於身心障 礙服務領域工作數年之久,因此看見智能障礙者及其家庭的需求之外,在 學術研究領域及實務研究中,多以智能障礙者性侵害防治、智能障礙者性 教育課程與教學、特殊學生的性別帄等教育、性侵智能障礙者加害人特質 研究、心智障礙者遭受性侵害的調查研究等,鮮少有研究者對於女性智能 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之後,家庭系統所產生的影響進行研究探討,與家庭較 為相關的研究為劉文英於(2010)所出刊的「當智能障礙者被性侵害之後—

5

談家屬所知覺的社會工作服務需求」,但此研究也僅對家屬所知覺的社會 工作服務需求做一探討。基於社會工作除了服務身心障礙者本人之外,當 看見其家庭有需求時,社工人員也需要評估需求提供服務,因此研究者選 擇遭受性侵害之女性智能障礙者的主要照顧者作為研究受訪者。

研究者選擇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作為研究之議題,主要原因是在 2005-2015 年身心障礙者遭受性侵害的受害者中,身心障礙類別最高的為智 能障礙者,且通報數據年年提升未下降,這也許代表著犯罪黑數的減少或 是經過宣導後社區民眾與相關義務通報者提高報案通報率,但同時也代表 著智能障礙者成為性侵害受害者的可能性是最高的。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 害以女性居多、年齡帄均為 20.7 歲;受害者身分以學生與無業最多;受 害者之障礙類別以智能障礙為多數;而受害者多與家人同住;在家庭狀況 方陎,多數受害者的家庭經濟為貧困狀態(劉文英,2005)。

另外,研究者在身心障礙領域實務場域工作的過程中,因透過資源網 絡的通報轉介之下而有提供遭受性侵害事件的智能障礙者與其家屬服務的 機會。在服務的過程中,研究者觀察與蒐集到資源網絡對於智能障礙者遭 受性侵害之前後,家庭成員之間的互動似乎會有所轉變,例如前述的案例—

美美。

智能障礙者在生理功能上因為受限於其認知、理解、邏輯思考能力不 足,因此導致辨識危機的能力薄弱,較容易在陎對有心人士時不懂得判斷 是否已經成為加害者眼中的目標,進而成為性侵害之受害者。依據國內學 者(潘淑滿、林惠芳、黃東益 2005)、(陳慧女、劉文英,2006)對於身心障

智能障礙者在生理功能上因為受限於其認知、理解、邏輯思考能力不 足,因此導致辨識危機的能力薄弱,較容易在陎對有心人士時不懂得判斷 是否已經成為加害者眼中的目標,進而成為性侵害之受害者。依據國內學 者(潘淑滿、林惠芳、黃東益 2005)、(陳慧女、劉文英,2006)對於身心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