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綜合討論

第二節 討論

本節主要針對研究整理之相關文獻與所得結果,檢視研究發現,整理為

「翻轉式創意教學對『學習軟實力』有提升效果」、「翻轉式創意教學對『記憶 理解型考試成績』沒有提升效果」與「十二年國民教育的素養導向教學目標可 以透過翻轉式創意教學達成」三點,並進一步討論可能現象與背後價值:

一、 翻轉式創意教學對「學習軟實力」有提升效果

本研究主要探討翻轉式創意教學對學習者學習表現的影響,以此為目的,

本研究之依變項(學習表現)共有八個,統計分析結果發現其中七個依變項為 實驗組優由對照組,僅有一個依變項兩組未能有顯著差異。再進一步檢視會發 現,這七個實驗組優於對照組的依變項,包含「創造力」、「公民分析應用能 力」、「公民參與態度」、「師生互動關係」、「同儕互動關係」、「公民學習動機」、

「自我導向學習能力」等,皆屬於「學習軟實力」。

何謂學習軟實力?亦即學習過程中無法速效、具體評量的學習收穫,而是 潛藏於學習過程中的互動關係、動機、態度等有助於學習的「競爭實力」。它能 夠幫助學習者更好的適應學校生活,擁有更佳的師生、同儕人際表現,也促進 學習者自動自發、更樂於學習。

在過去許多翻轉教學相關研究也有類似的發現,研究者配合研究主軸,茲 將本研究之學習表現連結過去相關翻轉教學研究,將學習軟實力以「創造力」、

「學習氛圍與動力」與「學科相關技能」三部分來討論:

(一) 創造力部分

在過去翻轉教學的研究中,多為研究學科學習成效、學習氛圍與相關學科 技能,幾乎沒有與創造力表現相關之研究。但諸多文獻指向翻轉學習的特性與 創造力培養的條件相似,像是彈性的學習時間、留予學習者更多的表現機會以 及重視學習者和周遭生活環境的互動,種種條件指向利於創造力的發展

(Amabile, 1983;Csikszentmihalyi, 1996;Gardner, 1993;黃政傑,2014),甚

86

而有學者指出翻轉教學所欲培養的能力之一,便是創造力(黃國禎,2016),但 是,目前卻未有相關研究實證這一部分的學習表現。因此,本研究設計希望能 在翻轉學習達成學科目標的同時,探討創造力培養這一點,課程設計納入「635 討論法(時間精簡版)」、「象限討論法」、「心智圖法」等創意思考技法,以「翻 轉式創意教學」來進行公民課程教授,考驗結果亦得以驗證研究假設,即透過 翻轉式創意教學,其教學中的時間彈性、活動、討論、思考技法等特性,能讓 學習者有更好的創意表現。

(二) 學習氛圍與動力部分

本研究將「公民學習動機」、「師生互動關係」、「同儕互動關係」三個依變 項歸於學習氛圍與動力,此三變項皆是屬於樂在學習與友善學習環境的條件。

目前現有的翻轉教學研究當中,有不少研究關注的面向都在翻轉所帶來的學習 氛圍效果,且都顯示正向的提升作用,像是讓師生關係與班級氣氛更融洽(陳 淳杰,2016;鄧鈞文等人,2014),也有研究指出翻轉教學可以提升學習動機或 學習興趣(白雲霞,2014;宋秋儀、張婷華,2015;陳瑞玲、韓德彥,2015;

張深淼,2015;楊書濠,2016;劉光夏、周宛瑜,2016)。

在學習動機的表現,本研究成果顯示實驗組在經過翻轉式創意教學以後的 學習動機顯著優於實施一般傳統教學的對照組,結論與當前文獻一致,可見翻 轉式教學帶來的趣味、教學實做等價值,並不受限於特定科目或領域,在當前 文獻研究最多的理科領域有提升效果,或如本研究較冷門的社會人文科亦然,

翻轉式教學均可以幫助學習者維持學習熱忱、引起學習興趣。

而在師生互動關係表現,也能呼應現有之翻轉教學相關研究,翻轉式的教

學讓學習者有更多與教師討論、向教師請益的機會,故師生互動的增加與模式 的改變,讓學習者對教師更信賴、投注更多感情,師生互動關係明顯提升,又 或可推論這種得以改善師生關係的教學方法,亦能嘗試用於班級經營。

此外,翻轉式創意教學對同儕互動關係增溫亦是值得注意的地方,過去翻 轉教學在人際關係方面的研究多是對師生關係或整體班級氣氛投以關注(陳淳 杰,2016;鄧鈞文等人,2014),幾無關注學習者之間的同儕互動,不過,翻轉 教學強調教師引導下學習者間的互相幫助、討論,同儕的支持與互相幫助是翻

87

轉教學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或也可說翻轉教學能培養學習者同儕互動溝通能 力(黃政傑,2014;葉丙成,2015),因此教學過程中,同儕角色至關重要,本 研究結果足證。

因而由研究果也發現翻轉式創意教學提供了一個班級經營的新契機,其特 性能夠使學習者的內在學習動機增加、友善校園環境,善加利用能使整體學習 氛圍及人際關係更形融洽。

(三) 學科相關技能部分

本研究將「自我導向學習能力」、「公民應用分析能力(公民科高層次知 識)」、「公民參與態度」三個依變項歸於學科相關技能部分,此三變項不屬於當 前教育現場考試所測範圍,但卻是之於學科所重之涵育能力。當前轉教學的研 究發現均顯示翻轉教學能對學科相關技能具有良好影響,像是公民核心能力、

科技態度、批判思考等能力、閱讀判斷力等(徐新逸、項志偉,2016;陳佩 瑜、龔心怡,2016;陳國泰,2016;楊書濠,2016;戴文雄等人,2016),再次 呼應翻轉教學對「學習軟實力」具有正面助益,本研究結果亦同,研究顯示實 施翻轉式創意教學的實驗組,在自我導向學習能力、公民應用分析能力(公民 科高層次知識)、公民參與態度皆顯著優於實施一般傳統教學的對照組,顯示翻 轉教學的流程與節奏,讓學習者有更多體驗與做中學的機會,更能夠體會知識 的樂趣,促進自發學習。

並且,因為學習者在課堂前自學基礎層次知識,空出的課堂時間,老師就 能以各種活動來引導學習者思考,這對於教學時數稀少的學科,實為一解套良 方,當教師能夠以各種討論與遊戲課程去引領學習者思辨、體驗,學習者對於 學科相關知識就可以更靈活的分析應用,不僅止流於記憶背誦,在情意方面的 公民參與養成亦能夠在這樣的翻轉式課程中陶冶形成。並且,以公民科特性來 說,所欲培養的「好公民」絕非僅是紙筆測驗分數卓絕,看重的是公民參與態 度和行動實踐力,這是傳統教學當中「老師講、學生聽」所無法達成的情意與 技能知識,因此,欲培養國家期待的好公民,具有自動自發的好奇心、公民參 與感和公民行動參與,翻轉教學是值得一試的教學方法。

88

二、 翻轉式創意教學對「記憶理解型考試成績」沒有優於一般講述 教學法

翻轉教學當前研究中,關於學習成績的研究結果則有較大的不同,有些研 究顯示翻轉教學能使學習成績(成效)提升(張深淼,2015;張其棟、楊晉 民,2016;黃能富,2015;鄧文傑,2016;戴文雄等人,2016),有些研究則不 然(曾釋嫻、蔡秉燁,2015;黃能富,2015),而本研究所分析的結果發現實驗 組與對照組在經過不同教學方法以後,基礎層次知識與高層次知識的學習表現 顯現完全不一樣的結果。學科高層次知識指的是以學習單分數推論學習者在課 程中展現的實做分析應用能力,如上一部分所述,實驗組顯著優於對照組,推 論翻式創意轉教學對學習者的分析應用能力可以顯著提升。不過在以學科考卷 推論的記憶理解能力等基礎知識,兩組則未達顯著。這裡所指的考卷分數,考 試內容為學科內容知識,考題類型皆屬於四選一之選擇題,也是目前教育現場 公民科考試(小至段考,大至會考)的一貫題型。

兩組的考試後測成績以調整後平均數來看,均較前測成績提升許多,推論 兩種教學方法對於記憶理解的基礎層次知識吸收均有幫助,不過,翻轉式創意 教學法的幫助並沒有大於一般傳統講述教學法,但仍與一般教學法有同等的效 果。

除了教學方法本身對基礎知識吸收作用相同這個推論外,再探究研究結果 不顯著的原因,推測實驗組的少數學習者可能並沒有確實每一週完成記憶理解 基礎知識自學進度,雖然為了確保學習者至少觀看一遍影片,規定學習者需完 成歷程式學習單,內容均為簡單的填空,答案均可在影片中尋得,可謂有看影 片即可填寫,但實驗組可能有少數學習者並非真的自己完成每週進度,抄同學 作業亦是造成基礎知識不紮實,連帶影響實驗結果,也是不顯著的可能原因。

此外,或許也可以推論「教師著重引導什麼部分,學習者在該部分就會表 現的較為突出」。在本實驗中,實驗組以翻轉式創意教學來進行,學習者必須自 行處理記憶理解基礎層次的知識,到課堂中,再由教師帶領學習者去解決高層 次分析應用問題;對照組則使用一般傳統式教學,由教師在課堂中講解記憶理 解基礎層次問題,而被課堂時間排擠的高層次思考問題,則留待回家作業學習

89

者自行處理。而經分析以後,兩組都是以教師著重引導的部分表現的較為突 出,因此或許也可以由此研究推論,再度肯定教師價值。

最後,要討論的便是現行考試是否真的能測出學習者真正能力。雖然,我 國教育改革一直希望學習者能夠擁有「帶的走的能力」、能夠將所學應用於生活 當中,不過教材與教學方法的變革並沒有同時讓評量方式也做出轉變,教育現 場的評量標準仍是以選擇題、閉鎖式的問答來做為評斷學習成效的標準,因

最後,要討論的便是現行考試是否真的能測出學習者真正能力。雖然,我 國教育改革一直希望學習者能夠擁有「帶的走的能力」、能夠將所學應用於生活 當中,不過教材與教學方法的變革並沒有同時讓評量方式也做出轉變,教育現 場的評量標準仍是以選擇題、閉鎖式的問答來做為評斷學習成效的標準,因

在文檔中 翻轉式創意教學應用於國中公民科對學生學習表現之影響 (頁 9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