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貳、國族的溯源

在文檔中 列王紀與歷代志 (頁 22-29)

回顧猶大國的歷史,從神所默示的歷代志切入,可以認識屬於國族性的選民歷史,

也可以從大衛的詩篇看出端倪(如附表二)。38猶大國的定位與法統,係遠溯及人類起源 的亞當譜系(代上一1~27),它來自於神所揀選的亞伯拉罕,又是應許之子以撒所生,

非血氣所生的以掃、西珥、以東等族裔(代上一 28~54,廿八4;創卅六1~43;加四 23),39 不但確立猶大國的先祖統緒(代上一 34,二1,廿八4~5),也匯入「國族為主體」的編 年史。國族命脈的歷史轉折,首先談到猶大之媳──他瑪,為夫家留下子嗣的紀事( 創卅八1~30),以導入神對君王族系的預備與成全(代上二3~15;得四 18~21),40譬如第 三章的大衛、所羅門與被擄後之所羅巴伯等,依序揭開猶大、各支派家譜淵源(代上二

、四~五 26、七1~八 40),以及利未人的事奉規範(代上六1~81、九1~44,廿三2~廿六 32)、各支派服事王的班次編組(代上廿七)。41

以色列

猶 大

西緬 流便 迦得 瑪拿西東 利 未

希斯崙 (其他) 以薩迦 便雅憫 拿弗他利 瑪拿西西 以法蓮 亞設

蘭 迦勒 耶拉篾 掃 羅 哥 轄 革 順 米拉利

亞 倫 可 拉 大 衛 13 代

撒母耳

歸 回 被 擄 希 幔 亞 薩 以 探

38 歷代志上,是以大衛的傳記為主,加上撒母耳記的敘事,則完整記載了大衛一生事蹟。歷代志下,是 從所羅門王開始,詳述王國分裂到西底家的統治時期,它的敘事充實了列王紀的內容。《讀經的大歷 史》帕利坎(Jaroslav Pelikan)校園出版社 2010 頁 57

39 以掃就是以東,後來以掃住在西珥山裡,他是西珥山裡以東人的始祖(創卅六1,8~9)。

40 猶大血統的延續,來自於他瑪的義,使長子法勒斯成為耶西的先祖。其中,又因路得與波阿斯的義,

使這命脈波折的紀事,譜下了路得記的美談,成了大衛族譜的佳話(得四 18~22;太一5)。

41 歸回後以猶大、便雅憫和利未三支派居多,形成了整個族譜的骨幹,故排列上以猶大為首,便雅憫居 尾,中間是利未,在三支派間安插其他支派的族譜。族譜中漏掉了但和西布倫支派,可能是由於後期 文士抄寫時產生了混亂,也可能因為歸回的猶太人中,很少屬於這兩支派。

列王與歷代-23

歷代志上第一章至第九章的家譜,用較多篇幅將「君王的猶大」(代上二3~四 23)

與「宗教的利未」(代上六,九)並陳其間,刻劃了猶大國的政制特色,是「以神為中心

」的統治行為(出十五 18),就是神對摩西所說:「祭司的國度」(出十九6)。故,以斯拉 本著歷史的觸角,從「血脈──法勒斯,生至耶西」(代上二9~15;撒上十六 12)、「籍貫

──迦勒,定居於希伯崙」(創廿三 19,廿五9~10,卅五 27,四十九 29~32;書十四 13),深 化大衛王朝的溯源史記(代上二 42,三4,五2;撒下二3,11,五3)。42從史觀而言,留下 了被擄感傷(五 22,26,六 15,九1)、餘民歸回(九2~9)和事奉的激動(六 31~32,49,

九 17~34),冀望重建「列王必見你的榮耀」之應許(創十七6;賽五十五4,六十3,六十二 2)。茲摘述重要事蹟與教訓如后:

一、國族命脈的轉折:

1.他瑪生下二子

──「她比我更有義」(代上二4):

這一段補充說明家譜的記載,原出處於創世記的第卅八章,是一則「她比我更 有義」的佳話。那時,猶大擔心小兒子示拉,會像他的兩個哥哥因他瑪而死,所以 假借示拉年紀小為由,遲遲未與他瑪同房生子,使長子珥無法留下後代,進而塗抹 了他的名(申廿五5~6)。43他瑪,眼看婆婆不久也過世了,父親又未盡諸般的義,

讓小兒子示拉為兄長略盡義務,於是本著留下子嗣的責任與勇氣,機智地與猶大 同房並生下了雙胞胎。他瑪,重視猶大家族命脈的延續,也為神應許的大衛君王譜 系(創四十九8,10),以及耶穌基督的家譜(太一3;路三 33),作了救恩歷史上鉅大 的貢獻。

命脈的延續,是人類社會生存的基本要求,也是傳承信仰的基本觀念;代代相 傳,神的燈火不滅,更是我們屬神家庭的責任。因此,就社會的整體責任而言,結 婚生子或生兒養女的觀念,是神重大的託付與使命(創一 28),千萬不能被時代的不 當潮流所影響。從信仰的層次來看,為主培養虔誠的下一代,或是福音的真兒子

(提前一2;加四 19),使他們在屬神的家譜上有分,也就是名字列在生命冊之中(啟 廿 12,15),則是責無旁貸的嚴肅課題。猶大對他瑪所說:「她比我更有義」的稱讚 ,正是我們看重信仰命脈與屬靈傳承的目標。

2.亞干連累百姓

──「行了愚妄的事」(代上二7):

距猶大生法勒斯的年代,選民歷經了「迦南遷徙」、「埃及為奴」、「曠野操練」

與「迦南得地」。在這個「從迦南又回迦南」的四百多年中,猶大家族一直扮演信 心領航者的角色,如:猶大對父親雅各的苦勸與擔保(創四十三1~15),或與約瑟的 對話與求情(創四十四1~34);又如:迦勒對百姓與約書亞的信心對話(民十三 30~

42 代上二 15,將大衛列為耶西的第七子,撒上十六 10,十七 12 卻列為第八子。學者對這差異至今仍 未有完全滿意的解答,但對經文的真確性應無疑問,推應以後期以斯拉的釋史較為理想。

43 凡不為哥哥建立家室的,必須承受脫鞋之家的羞辱(申廿五7~10)。

列王與歷代-24

33;書十四6~12);再如:約書亞死後,以色列人求問神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 去攻擊迦南人」,那時神指示猶大當先行上去(士一1~20)。從這些具體的事例與說 明中,證實了猶大家族在神和以色列全家的地位與影響力,正如雅各祝福的話:

「……必因酒紅潤,……必因奶白亮。」(創四十九 12)

擁有優良美德的猶大支派,承受神與百姓的期許與厚愛,如喇合有功於耶利 哥之役的勝利(書二1~24,六 17,25),神使她成了撒門的妻子、波阿斯的母親,列 為耶穌基督家譜的成員(太一5)。然而,亞干卻違背了神的約、行了愚妄的事,致 使艾城乙役的潰敗、逃竄,眾民的心也消化如水,使以色列人莫名的受連累(書七 1~26)。作者回顧猶大的家譜時,提及這段羞愧的往事,實乃被擄之後的殷鑑,因 猶大家族確是關乎國族的未來,誠如摩西的預言:「求神俯聽猶大的聲音,引導他 歸於本族,他曾用手為自己爭戰,你必幫助他攻擊敵人。」(申卅三7)因此,我們 當持守尊貴身分,自覺良心無虧,願意凡事按正道(來十三 18)。

3.生雅比斯的痛

──「擴張我的境界」(代上三9~10):

雅比斯,是歷代志中僅有的人物,從未見於其他相關的經卷。44作者整理猶大 後裔的家譜時,特別用短短的兩節經文,介紹他的「尊貴、名字與禱告」(代上四9

~10),卻看不出他是何人之子?又是何人之父?此一撰述的用意,若與被擄歸回 之後的信仰環境,以及考究律法的氛圍來說(拉七 10),的確有著特殊的激勵作用。

雅比斯的一生,訴說著大衛王朝的國運一樣,是在「痛苦中所生」、「患難中茁壯」

、「艱苦中蒙福」,惟因神的同在與應允,擴張了國之境界,誠如阿摩司的預言:「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 修建,像古時一樣。」(摩九 11)

歷代志,帶著濃濃的憂鬱、感傷與盼望,尤其家譜編纂到約西亞之子的「名」

和「耶哥尼雅被擄(又名哥尼雅或約雅斤)」的譜系時(代上三 15~17,代下卅六9~10;王 下廿四8~16;耶廿二 24~27;太一 11),45那種國運中落、任人宰割的沒落與傷痛,因 著雅比斯的出身與禱告,帶來了彌賽亞的信息和盼望,正如耶利米的預言:「我要 將我羊群中所餘剩的,從我趕他們到的各國內,招聚出來,領他們歸回本圈,…

…牧養他們。他們不再懼怕、不再驚惶,也不缺少一個。……祂必掌王權……,在 祂的日子,猶大必得救,以色列也安然居住……。」(耶廿三3~6)此一預言已經

44 雅比斯的出現,與創世記中的麥基洗德相似(創十四 18;來七1~3)。

45 約西亞,不幸被埃及王法老尼哥於米吉多所殺之後,猶大國的國勢一落千丈,分別受到埃及與巴比倫 的欺凌與控制,例如:四子約哈斯死於埃及(又名沙龍;耶廿二 11~12);次子約雅敬死於巴比倫,

又以埋驢般的埋葬(又名以利亞敬、以利雅敬;耶廿二 19);孫子約雅斤被擄到巴比倫,心中想歸回 又不得回(又名哥尼雅、耶哥尼雅;耶廿二 25,27);三子西底家被剜了眼睛,被擄到巴比倫(又名 瑪探雅;耶廿一7;王下廿五7)。又如:尼哥立以利雅敬為王,並改名為約雅敬(代下卅六4;王下 廿三 34);巴比倫王立瑪雅探為王,並改名為西底家(王下廿四 17)。君王遭遇與國家主權淪喪,誠然 是神所命的(王下廿四3)。

列王與歷代-25

應驗了,就是主耶穌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 神,在地上執掌王權( 啟五9~10;申卅3~4)。

4.流便不算長子

──「污穢了我的榻」(代上五1):

在雅各為了愛妻拉結難產之死,心中仍是鬱鬱寡歡之時,流便卻與父親的妾 辟拉同寢(創卅五 22),這種違反倫常、大逆不道的通姦行為,為父隱忍到臨終祝福 之前,面對著眾子說明「不得居首位」的原因(創四十九3~4);經過數百多年之 後,又在以色列的家譜中,清楚述明長子名分歸於約瑟(代上五1)。流便,因情慾 滾沸之下的淫行,悖離父親對長子的殷切期待,從此再也無法獲得信任和依賴了;

最明顯的例子,應是約瑟命令他們回埃及的時候,務要帶著便雅憫一同前往,這件 事儘管流便向父親擔保,雅各仍然不容攜幼子前往(創四十二 10,37),至此長子名 分的旁落,罪也追討流便未來的一生。

流便喪失長子的名分,不同於以掃因貪戀世俗,把自己的長子名分賣了(來十 二 16;創廿五 29~34),乃是他個人行為敗壞所致。流便所犯的淫行,與神眼中的長 子「以色列」相似(出四 22),因神的百姓在萬民中,有著長子的尊榮與權力超群,

得稱讚、美名、尊榮,超乎萬民之上(申廿六 19),46但他竟然是何西阿、以西結口 中的「淫婦」(何一2;結十六 38)。神的選民,如同流便喪失了長子名分,也失落長

得稱讚、美名、尊榮,超乎萬民之上(申廿六 19),46但他竟然是何西阿、以西結口 中的「淫婦」(何一2;結十六 38)。神的選民,如同流便喪失了長子名分,也失落長

在文檔中 列王紀與歷代志 (頁 22-29)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