陞官圖遊戲沿革考

52  18  Download (16)

全文

(1)

陞官圖遊戲沿革考

宋 秉 仁

提 要

陞官圖為古代博戲之一,其形制乃於紙上備載文武職官名銜,編 排成圖。博者不限人數,依序擲骰比色,以定進退黜陟,亦有籌碼投 注,至終局而分勝負、定輸贏。 此一遊戲始創於唐,至明清定制,流傳於今,已逾千載。此戲向 為士人之間遊樂,時代愈後,愈為四民所喜。復以歷代職官制度遞嬗 變革,故歷代傳衍創製亦各有不同,作者必當嫻習當朝制度掌故,結 合現實情境而饒具趣味。 今因時代變革,風氣迥異,陞官圖遊戲失其立身依據,非惟無以 賡續新創,即欲勉力維繫固有,亦不可得。中國大陸僅於古物市場偶 一得見,香港仍有少量發行,惟識者亦鮮,台灣則簡化為兒童遊戲之 用,古意盡失。 近人論述古代博戲,屢見彩選、陞官圖創制、傳衍,然皆難免失 之一隅,未盡全觀,殊為可惜,故此另行蒐羅研討,冀存其跡。 關鍵詞:彩選 陞官圖 遊戲 賭博 官制  本文作者為國立僑生大學先修班助理教授。

(2)

一、前 言

陞官圖,或做升官圖,古代博戲之一。又名骰子選格、骰子格、葉子戲、葉 子格、彩選、彩選格、百官鐸、選官圖,名號繁多,百變不一。流傳至今已逾千 年,代代相傳,屢有創新,愈見創作者精細巧思。論其形制,乃於紙上備載文武 職官名銜,編排成圖。博者不限人數,依序擲股比色,以定進退黜陟,亦有籌碼 投注,至終局而分勝負、定輸贏。 此戲向為士人遊樂之具,時代愈後,愈為四民所喜,即三尺小兒亦津津樂道。 復以歷代職官制度遞嬗變革,故歷代傳衍創製各有不同,作者必當嫻習當朝制度 掌故,結合現實情境而饒具趣味。然流傳至今,非惟無以賡續新創,即欲勉力維 繫固有,亦不可得。中國大陸僅於古物市場偶一得見,香港仍有少量發行,惟識 者亦鮮。臺灣則簡化為兒童遊戲之用,古意盡失。 近人論述古代博戲,屢見彩選、陞官圖創制、傳衍,1然皆難免失之一偶,未 盡全觀,殊為可惜,故此另行羅致蒐討,考鏡源流,祖述遷異,存其史跡。

二、唐代初創

陞官圖戲,相傳始於唐代,初名彩選、葉子、骰子選、骰子選格,擲骰比色, 紙上遷轉。存世著錄,以宋初李昉《太平廣記》卷一三六引《咸定錄》為首見: 唐李郃為賀州刺史,與伎人葉茂蓮江行,因撰骰子選,謂之葉子,咸通 1 近人專論古代博戲遊樂而提及彩選、陞官圖者,舉例如下: 楊蔭深,《中國遊藝研究》(上海:世界書局,1935 年)。 魯言楊,《香港賭博史》(香港:廣角鏡出版社,1978 年)。 史良昭,《枰聲局影‧中國博奕文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 年)。 王定璋,《猜拳‧博戲‧對舞》(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3 年)。 羅新本、許蓉生,《中國古代賭博習俗》(西安:陝西人民出版社,1994 年)。 郭雙林、蕭梅花,《中華賭博史》(北京:中國社會出版社,1995 年)。 戈春源,《賭博史》(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95 年)。

(3)

以來天下尚之。2 另據北宋末年高承《事物紀原》,宋時仍見李郃彩選,並有他人所撰序文: 彩選序曰,唐之衰,任官失序,而廉恥路斷,李賀州郃譏之,恥當時職 任用投子之數,均班爵賞,謂之彩選,言其無實,惟彩勝而已。3 李郃,唐史無傳。清徐松《登科記考》載李郃為唐文宗大和元年(827A.D.) 狀元。4今人郁賢皓《唐刺史考》引《新唐書‧劉蕡傳》:「郃字子玄,後歷賀州刺 史」,又引宋錢易《南部新書》:「李郃除賀州,人言不熟臺閣,故著骰子選格」, 考得李郃於大和四、五年間任賀州刺史,是即李郃彩選當即創於此時。5 李郃創製彩選,與劉蕡應舉賢良方正極有關連。劉蕡,字去華,幽州昌平人, 史稱其人「明春秋,能言古興亡事,沈健于謀,浩然有捄世意」,擢進士第。唐世 閹宦當軸,元和以後,權綱弛遷,神策中尉王守澄身負逆弒之罪,歷二帝而不能 討,天下共憤。文宗即位,頗思一洗素恥,欲翦落其黨。其時宦寺握兵,橫制海 內,號曰北司,外脅群臣,內掣天子,劉蕡常痛疾之。大和二年(828A.D.)與諸 儒百餘人同應詔舉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者,劉蕡對策極言權閹之禍與其他應興應 革事,第策官左散騎常侍馮宿、太常少卿賈餗、庫部郎中龐嚴等見策嗟歎拜伏, 以為超邁古昔晁錯、董仲舒之才,唯懼中官訾睚,未敢錄取。其時劉蕡對策流傳 於外,士人讀之而感佩流涕,當朝言路且交章論其直。李郃時任河南府參軍事, 自謂「蕡逐我留,吾顏其厚邪」!乃上疏略謂: 陛下以直言召天下士,蕡以直言副陛下所問,雖訐必容,雖過當獎,書 于史策,千古光明。使萬有一蕡不幸死,天下必曰陛下陰殺讜直,結讎 海內,忠義之士,皆憚誅夷,人心一搖,無以自解。 2 李昉,《太平廣記》,卷 136(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據文淵閣四庫全書影印,1990 年), 頁 8。 3 高承撰,李果訂,《事物紀原》,卷 9(上海:商務印書館叢書集成初編據惜陰軒叢書本排 印,1937 年),頁 349。 4 徐松,《登科記考》,卷 20(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1984 年),頁 738。 5 郁賢皓,《唐刺史考》(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87 年),頁 2794。 錢易,《南部新書》,卷乙(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2002 年),頁 20。

(4)

自認不及劉蕡遠甚,乞請歸還原授狀元之銜,另畀劉蕡以旌其直,以為如此則「臣 逃苟且之慚,朝有公正之路,陛下免天下之疑,顧不美哉」!情辭懇切,惟不為 所納。6北宋高承所見彩選序中,李郃以唐之衰世,任官失序,廉恥路斷,「當時 職任用投子之數,均班爵賞,謂之彩選,言其無實,惟彩勝而已」,殆指權閹把持 朝政,職任調遣概以賄賂得之,猶如博戲之押寶擲彩,日後創製彩選博戲以譏諷 當路,應即肇端於此。 李郃首創彩選之戲,未幾似已有流傳之勢,唐房千里撰有〈骰子選格序〉,可 見其痕跡: 開成三年春,予自海上北徙,舟行次洞庭之陽,有風甚急,繫舡野浦下 三日。遇二三子號進士者,以穴骼雙雙為戲,更投局上,以數多少為進 身職官之差數,豐貴而約賤。卒局,座客有為尉掾而止者,有貴為相臣、 將臣者,有連得美名而後不振者,有始甚微而飆升於上位者。大凡得失 酷似前所謂不繫賢不肖,但卜其偶不偶耳。達人以生死為勞息,萬物為 一馬,果如是,吾今之貴者,安知其不果賤哉。彼真為貴者,乃數年之 榮耳,吾今貴者,亦數刻之樂耳。雖久促稍異,其歸於偶也同。列禦寇 敘穆天子夢遊事,近者沈拾遺述枕中事,彼皆異類微物,猶且竊爵位以 加人,或一瞬為數十歲,吾果斯人也,又安知數刻之樂,果不及數年之 榮耶?因條所置進身職官遷黜之目為選格。 序後開列骰子選格〈秩例〉,皆為唐代職官,計六十八種: 侍中 中書令 門下侍郎 中書侍郎 左右常侍 給事中 諫議大夫 中書舍人 左右補闕 左右拾遺 翰林學士 知制誥 左右僕射 左右丞 尚書 左右郎中 左右員外郎 御史大夫 御史中丞 殿中侍御史 太常卿 光祿卿 衛尉卿 太僕卿 大理卿 鴻臚卿 司農卿 秘書監 少監 秘書郎 6 歐陽修、宋祁,《新唐書》,卷 178,列傳 103,劉蕡(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1995 年), 頁 5293-5307。

(5)

著作郎 史館修撰 集賢校理 太常博士 國子祭酒 司業 諸衛將軍 金吾衛 驍衛 領軍 千牛 羽林 左右武衛 左右威衛 左右監門衛 太子師傅 太子賓客 太子詹事 左右庶子 中允 諭德 贊善 洗馬 王府諮議 長史 京兆尹 京府少尹 萬年縣尹 觀察使 防禦使 團練使 諸州刺史 幕府副使 判官 支使 推巡 記室 縣尉7 按,房千里,字鵠舉,登太和進士,官國子博士,終官高州刺史。8開成三年(838A.D.) 距大和四、五年稍後,洞庭在今湖南,賀州在今廣西,雖無以得知房千里所見是 否即係李郃彩選,惟以其所記遊戲內容,可知為同一性質,且絕為相類,亦見此 戲已於晚唐漸次風行。 另,《舊唐書》未見彩選著錄,《新唐書》則有「李郃骰子選格三卷」,9是則 李郃所創彩選,竟直可能即為房千里所見骰子選格。今人有謂彩即骰子點數,選 即選官授任,彩選即以擲骰之彩決定官職升降,故稱「骰子選格」。10又,戲名為 格,推測應為圖格,置官吏職名於格中,格格相連,環繞成圖,博者圍坐,呼么 喝六。 房序並未明言是否有籌彩輸贏,但已充分表露其趣味純為偶然性,勝負全憑 機遇運氣,非人為操縱,此亦一般博戲最大共同特徵。又據其序文,體會人生貴 賤榮辱之相對性價值觀,是知己與李郃之有所為而發者絕不相侔,轉為深沈陰鬱 之人生體悟。 無論彩選或骰子選格,今日均不見其原始圖式,惟房千里序後〈秩例〉所列 均為唐代官職,由序中「卒局,座客有為尉掾而止者,有貴為相臣、將臣者,有 7 房千里,《骰子選格》。收於元,陶宗儀《說郛》,卷 102(見《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冊 881,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 年),頁 765-766。 8 房千里簡歷,見《全唐詩》,卷 516(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據清康熙揚州詩局本縮印, 1986 年),頁 1308。 9 歐陽修、宋祁,《新唐書》,卷 59,志 49,藝文 3,雜藝術類,頁 1561。 10 羅新本、許蓉生,《中國古代賭博習俗》,頁 67。

(6)

連得美名而後不振者,有始甚微而飆升於上位者」等語推知:博者擲骰比色,於 各官職間上下徘徊,各人心緒隨之低盪攀升,此即遊戲趣味所在。 另,僅知骰子為重要遊戲工具,卻未見骰譜,實不知骰子點數黜陟規矩如何, 至為可惜。序中有「以穴骼雙雙為戲」語,穴骼即骰子,惟實無以斷定使用骰子 究為幾枚?所謂「雙雙為戲」者,則二枚、四枚均有可能,傳衍至清代陞官圖, 則有以六骰為戲者。至骰子由來,清初趙翼數引前人之說,有謂骰子本魏陳思王 所製,乃窯燒成者;有謂博骰本以木為質,唐世則鏤骨為竅,雜以朱墨;更有取 相思紅子納窴竅中,故溫飛卿(庭筠)有詩云「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也無」。 又謂唐時擲骰,惟么加紅,餘五子皆黑,嗣因明皇與楊妃彩戰而賜緋於四,後世 遂以么、四皆紅。又言骰子亦名六赤、穴骼、明瓊、投子。11 晚詩詩家李洞有〈龍州韋郎中先夢六赤後因打葉子以詩上〉詩,12或可為後人 持續彩選遊戲旁證: 紅蠟香煙撲畫楹,梅花落盡庾樓清。光輝圓魄銜山冷,彩鏤方牙著腕輕。 寶帖牽來獅子鎮,金盆引出鳳凰傾。徵黃喜兆莊周萬,六赤重新擲印成。 有解其義者謂:前四句切詩題「夢六赤」,後四句則為「打葉子」。又謂「六赤」 即六骰均現緋四,「彩鏤方牙」喻夢中擲骰得六赤。因夢現佳兆,醒後打葉子欲證 其實:獅鈕鎮尺平展「寶帖」(按,圖紙),自「金盒」取骰成對(按,鳳凰,骰子二枚)。「徵 黃喜兆莊周夢,六赤重新擲印成」乃謂連續三次擲出四點對子(按,印謂堂印,重四為 堂印),13重現夢中六赤,迅擢臺閣高立(按,徵黃),夢兆成真,絲毫不爽。14此處所 謂「打葉子」應即屬於彩選一類博戲,或竟即是彩選,又適與《咸定錄》「李郃…… 11 趙翼,《陔餘叢考》,卷 33,「骰子四緋」條下(上海:商務印書館排印本,1957 年),頁 710-711。 12 《全唐詩》,卷 723,頁 1818。 13 唐人韋絢曾任江陸少尹,有「飲酒家謂重四為堂印」語。見氏著《劉賓客嘉話祿》(上海: 商務印書館叢書集成初編據陽山顧氏文房本排印,1936 年),頁 14。 14 史良昭,《枰聲局影‧中國博奕文化》,頁 30-31。 明錢希言云後世誤解李洞詩意,仍主詩中所言葉子為紙牌之意,見氏著《戲瑕》,卷 2,「葉 子戲」條下(上海:商務印書館叢書集成初編據借月山房彙鈔本排印,1936 年),頁 24-25。 清金學詩亦以李洞詩所言葉子為紙牌,見氏著《牧猪閒話》(收入昭代叢書,別集。清道光 二十九年(1849)吳江沈氏世楷堂刊本)「紙牌」條下,頁 6a。

(7)

因撰骰子選,謂之葉子」之語吻合。 自唐以降,彩選又名葉子,宋初歐陽修嘗論其形制,並及當世傳衍情形: 葉子格者,自唐中世以後有之。說者云,因人有姓葉號葉子青一作清 或作晉撰此 格,因以為名。此說非也。唐人藏書,皆做卷軸,其後有葉子,其制似 今策子。凡文字有備檢用者,卷軸難備卷舒,故以葉子寫之,如吳彩鷥 唐韻、李郃彩選之類是也。骰子格,本備檢用,故亦以葉子寫之,因以 為名爾。唐世士人宴聚,盛行葉子格,五代、國初猶然,後漸廢不傳。 今其格世或有之,而無人知者,惟昔楊大年好之。仲待制簡,大年門下 客也,故亦能之。大年又取葉子彩一作 歌 名紅鶴、皁鶴者,別演為鶴格。鄭 宣徽戩、章郇公得皆大年門下客也,故皆能之。余少時亦有此二格,後失 其本,今絕無知者。15 明言「葉子」之名來自裝幀形式,與葉子青首撰謬說實無關連。 按,唐代葉子之戲,早已有之。蘇鶚《杜陽雜編》載: 韋氏諸家好為葉子戲,夜則公主以紅琉璃盤盛夜光珠,令僧祁捧立堂 中,而光明如晝焉。16 此云葉子,並不知其形制如何,惟當早於彩選。自唐以降,葉子、彩選分途流衍, 形制不同,一為彩選,一為紙牌之戲。明錢希言《戲瑕》有云: 按葉子戲,自唐咸通以來,天下尚之,即今之扯紙牌,亦謂之鬥葉子,近 又有馬釣之名,則以四人為之者……凡士人讌會,閨房雜聚,與夫歌臺舞 榭之間,酒壇博館之下,盛行葉子,舉摴蒱象戲之樂,無以加於此矣。17 明代方以智《通雅》亦云葉子格「猶今之紙牌也」,又言「吳彩鸞唐韻、李郃彩選 15 歐陽修,《歸田錄》,卷 2(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1981 年),頁 31。 16 蘇鶚,《杜陽雜編》(臺北:木鐸出版社排印本,1982 年),頁 56。 17 錢希言,《戲瑕》,卷 2,「葉子戲」條下,頁 24-25。

(8)

以葉子寫,故彩箋亦名冊葉,非此葉子格也」。18又有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云: 葉子形制或如今之酒牌……彩選格久不傳,據房序絕類近陞官圖,與葉 子全不類云。19 另,清汪師韓《葉戲原起》引明末清初周亮工(櫟園,1612-1672)《因樹屋書影》語: 葉子彩選,紛紛聚訟,予謂彩選即今之百官鐸,不待言矣。葉子,必今 之紙牌。但葉子圖淮南寇不知始何時,今江右葉子有無圖像者,有作美 人圖者。閩中葉子有作古將相圖,有作甲第圖者,近又有分鳥獸蟲魚為 門類者。古之葉子,正不知作何分。若但以圖淮南寇謂葉子之興,必在 宋人後,則誤矣。南人至今呼為鬥葉。20 明清有葉子戲紙牌,而唐代彩選葉子失傳未見,故易將彩選圖格與葉子紙牌混淆 為一,歷來聚訟紛紜,莫衷一是。實則彩選葉子之名,乃由裝幀形制而來。 古代書籍裝幀,有「旋風裝」之目,彩選葉子實即旋風裝形式。歐陽修言李 郃彩選及吳彩鸞《唐韻》均為葉子,李郃彩選早已散佚,吳彩鸞《唐韻》則後世 有見及者,宋人張邦基《墨莊漫錄》卷三云: 吳彩鸞善書小字,嘗書唐韻鬻之……今世所傳唐韻,猶有回旋風葉,字 畫清勁,人家往往有之。21 清初藏書名家錢曾《讀書敏求記》云: 吳彩鸞所書唐韻,余在泰興季因是家見之,正作旋風葉卷子,逐葉翻看, 18 方以智,《通雅》。收入侯外廬主編《方以智全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年)。引 文見《全書》冊 1(通雅 35,器用,戲具),頁 1084-1085。 19 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卷 25,「六赤打葉子」條下(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點校本, 2001 年),頁 246-248。 20 汪師韓,《葉戲原起》(收入汪簠輯《叢睦汪氏遺書》,清光緒丙戌秋八月錢塘汪氏長沙重 刻本),頁 3b-4a。 21 轉引自盧嘉錫總主綿、潘吉星著,《中國科學技術史:造紙與印刷卷》(北京:科學出版社, 1998 年),頁 333。

(9)

展轉至末,仍合為一卷。張邦基墨莊漫錄云旋風葉者即此。22 民國王國維《東山雜記》引元王惲(秋澗)《玉堂嘉話》記所觀南宋內府書畫云: 吳彩鸞龍鱗楷韻,天寶八年(749A.D.)製,其冊共五十四葉,鱗次相積, 皆留紙縫。23 按,唐代女子吳彩鸞,修道煉丹,嫁書生文蕭為妻,以抄寫王仁昫《唐韻》並裝 幀出售為生。24今世所見吳彩鸞寫本,僅存於北京故宮博物院,據親見者云題籤為 《王仁昫刊謬補缺切韻》,實為聲韻字書之一種,全書五卷,凡二十四頁,首頁單 面書寫,其餘皆雙面書寫;裝幀以一長條捲紙為底,逐頁向左鱗次相錯,黏裱底 紙之上,以木軸置於卷首,捲向卷尾。收藏之時,視如卷軸,展開閱讀,則形如 龍鱗,故又名「龍鱗裝」。25書葉錯落鱗比,號為葉子,此為天寶年間所創新式裝 潢,技巧高深,不如卷軸及蝶裝便利,故宋代刊本多作蝶裝,旋風裝幀之技乃至 絕跡,清初錢曾且云: 其裝潢皆非今人所曉,自北宋刊本行世,而裝潢之技絕矣。余幸遇此韻, 得睹唐時舊觀。26 歐陽修見李郃彩選與吳彩鸞《唐韻》俱為葉子,則李郃彩選亦是「旋風裝」 無疑。然又有一疑,彩選博者升降黜陟,各人官職以籤馬為記,必於平展圖紙之 上,方得為之,若為旋風裝幀,則書葉鱗次相積,翻飛行止,既無以迅速查找, 且文字固定同一方向,眾家博者促侷一隅,反不得其趣。是以推測彩選仍應有圖, 為博戲之用,葉子則為圖說,即如歐陽修所云「凡文字有備檢用者,卷軸難備卷 舒,故以葉子寫之……骰子格,本備檢用,故亦以葉子寫之,因以為名爾」,是骰 子格即為彩選之圖,備載一代政制職官,以方格相接成圖,博者圍坐四方,籤馬 22 轉引自張秀民,《中國印刷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 年),頁 215。 23 王國維,《東山雜記》,卷 2,「葉子本」條下,收入《王國維學術隨筆》(北京:社會科學 文獻出版社,2000 年),頁 74。 24 盧嘉錫總主編、潘吉星著,《中國科學技術史:造紙與印刷卷》,頁 333。 25 張樹棟等,《中華印制通史》(北京:印刷工業出版社,1999 年),頁 394。 26 轉引自張秀民,《中國印刷史》,頁 216。

(10)

為記,擲骰為憑,行圖升降;葉子格乃圖說,旋風龍鱗,書葉錯落,博者擲骰行 圖,凡升降官職,均需查找圖說所載應賞應罰等項,尤其出籌取注,事關輸贏勝 負,更應詳為註記,是以圖格、圖說必同時創作,相依相輔,乃為完整遊戲。

三、宋人傳衍

五代至宋,彩選之戲粲然大備,元代編修《宋史》,仍可見以下數種: 趙明遠 皇宋進士彩選一卷 劉敞 漢官儀三卷 王慎修 宣和彩選一卷 李郃 骰子彩選格三卷 劉蒙叟 彩選格一卷 佚名 尋仙彩選七卷 佚名 葉子格三卷 李煜妻周氏 繫蒙小葉子格一卷 佚名 偏金葉子格一卷 佚名 小葉子例一卷27 所見李煜妻周氏,應即大、小周后之一。除劉敞漢官儀外,餘均不傳;其中以葉 子為名者,未見其戲,不能斷言以何為升降之階,惟尋仙彩選應是以例仙神佛為 升降之戲。 宋人著錄屢見彩選博戲傳衍變化之跡,如高承《事物紀原》: 本朝劉蒙叟、陳堯佐雖各有損益,而大抵取法。及趙明遠削唐雜任之門, 盡以今制,專以進士為目,時慶歷[曆]中也。元豐末,官制行,朱昌 國又以寄祿新格為名。28 徐度《卻掃編》亦載: 彩選格起於唐李郃,本朝踵之者有趙明遠、尹師魯。元豐官制行,有宋 保國。皆取一時官制為之。29 27 脫脫,《宋史》,卷 207,志 160,藝文 6,雜藝術類(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1995 年), 頁 5290-5292。 28 高承撰,李果訂,《事物紀原》,卷 9,頁 349。 29 徐度撰,毛晉訂,《卻掃編》,卷下(上海:商務印書館叢書集成初編據津逮秘書本影印, 1936 年),頁 202。

(11)

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有進士采選一卷: 趙明遠景昭撰。此元豐末改官制時遷轉格例也。30 晁公武《郡齋讀書志》有采選集四卷: 右(按,采選集)莫詳誰氏作。初彩選格起於唐李郃,本朝踵之者有趙明遠、 尹師魯。元豐官制行,有宋保國,皆取一時官制為之。至劉貢父獨因其 法,取西漢官制,陞黜次第為之,又取本傳所以陞黜之語注其下,局終 遂可類次其語為一傳,博戲中最為雅馴。此集尤詳且悉,曰階官,曰職 名,曰科目,曰賞格,曰服色,曰俸給,曰爵邑謚法之類,無一不備。31 按,陳堯佐即陳希元,尹師魯即尹洙,陳振孫所見趙明遠進士采選,當即《宋史》 趙明遠所製皇宋進士彩選。宋時彩選已有多家分別創衍,又取「一時官制」為之, 尤其神宗元豐改制,迅出新品,如朱昌國、宋保國、趙明遠諸家,既與當代政制 相合,亦富新奇之趣。又,采選集今已不傳,晁氏許為「尤詳且悉」者,應屬體 例賅備,除階官、職名、科目、賞格、服色、俸給、爵邑謚法之外,當另有其他 多樣內容,乃與當代官制深相結合之彩選博戲。 晁公武所言劉貢父取西漢官制創製新式博戲一節,其先已有北宋沈作 《寓 簡》云: 世有非要而著書者……又如房千里葉子格、趙明遠彩選,雖戲事,亦可 以廣見聞。劉原父以漢官儀為彩選,可以溫故,使後生識漢家憲令,有 益學者。32 按,劉原父即劉敞,漢官儀並非所撰,實乃其弟劉邠(貢父)創製。貢父之作在宋 30 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上海:商務印書館叢書集成初編據聚珍版叢書本排印,1937 年), 頁 401。 31 晁公武,《宋槧袁本昭德先生郡齋讀書志》,卷 5 上,附志,頁 50-51。收入張元濟《續古 逸叢書》(據上海涵芬樓影印北平故宮博物院圖書館藏宋淳祐袁州刊本重印。南京:江蘇 古籍出版社影印,2001 年),頁 691-692。 32 沈作 ,《寓簡》,卷 7(臺北:新興書局,筆記小說大觀,6 編,據乾隆乙未(40 年)本 影印,1975 年),頁 4。

(12)

代最稱特殊,以後人記前代官制,又為博戲之設計,實別出心裁。《宋史‧藝文志》 載為劉敞所撰,實緣誤解其來源所致。今仍存劉邠漢官儀三卷全本,卷末自言: 吾幼年時,集西漢士大夫遷官故事為博戲。仲原父為之序,書遂流行。 及後四十五、六年,予年六十,為亳州守,得舊書閱之,惜其少年讀書 未能精熟,未盡善也。因復增損之,然後該備。吾年前後相望如此之久, 而嘻戲不異前時。世言老人與小兒同,豈謂是邪?又佛說形有衰壞而識 未嘗改,於此效矣。漢之仕宦異於今,居官者輒累歲不數數遷徙,故亦 變改戲采,令其相似。又皆為諸采定名,令其雅而不俗可喜云。33 清人阮元考按《宋史‧劉邠傳》云: 邠自京東轉運使,出知兗亳二州。守亳時,年逾六十,而自言嬉戲不異 昔時。邠與兄敞,皆熟精漢書,此雖適情之作,而西京職官之制度大備, 可以資讀漢書者之參考,以之較司馬光七國象戲,似為勝之,宜公武稱 其書為雅馴。34 是知劉邠於少年十四、五歲時,取西漢官制創製漢官儀博戲一種,其兄劉敞為之 作序,其後頗行於世,皆以為劉敞所作。至貢父年逾耳順,復因此戲為少年時作, 於漢制未盡精熟,乃增補損益使之完備。又自言老而復得此戲,而「嘻戲不異前 時」,足證其中趣味。 漢官儀博戲之法載於書前引言,甚是詳備,亦有義例: 凡此書皆漢儀也,故始為戲者,先置盆入金,以象口錢。非劉氏不得王、 為宗正,及尚公主,以象一姓。漢自董仲舒言曆者,皆曰土德之運,其 數五,五五二十五,極矣,故率二十五擲乃一終局東漢始稱火德, 故 此 從 西 漢 也。 35 33 劉邠,《漢官儀》,書漢官儀後(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據宛委別藏本影印,1988 年),頁 107。 34 阮元,《四庫未收書目》,卷 1,「漢官儀三卷」條下(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國學基本叢 書排印本,1967 年),頁 3-4。 35 劉邠,《漢官儀》,卷上,頁 1。

(13)

「置盆入金」,謂博者出籌為注,置於盆中,勝者取注謂之「得盆」。又有劉氏封 王之限及土德運數,均見其充分掌握一代制度精神。阮元稱其「有免貼例,有納 貼例,有得盆例,有雜例。而遷資、降資、賜爵、比視之道備也」,36檢視其書末 卷開列「條例」八則、「遷資」六則、「降資」十四則、「賜爵比視」一則、「免貼 例」十五則、「納貼例」一則、「得盆例」一則、「雜例」四則,37又有「局終雜例」 及「主進」規則,38均為進行遊戲必須遵守之各項規定。卷末另有投骰點數花樣名 目,亦是趣味之一: 金印紫綬重 四 使持節 重 六 麟趾金 重 五 鴈鶩陂 重 三 神魚重 二 蟹族 兩么 一六 貍首 兩么 一五 黃綬 兩么 一四 月明星稀兩么 一三 魍魎問影 兩么 一二 參伐 渾 么 且註明「自神魚以上為貴采,餘為賤采。右諸采名,取世所貴者,或以形象取之, 唯純么又貴賤不同,故特有名」。39以投骰點數花樣名號推斷,殆以四骰為戲,其 中金印紫綬為重四,即二骰皆四,餘不論,使持節、麟趾金、鴈鶩陂、神魚各為 重六、五、三、二,均同。渾么名為參伐,則為四骰皆么。 附載列傳二篇,以虛擬人物「亡是公」與「翰林主人」結合漢官儀博戲之擲 彩陞黜,實為此戲最特出之處,即晁公武《郡齋讀書志》所謂「局終遂可類次其 語為一傳」者,可從中體會其曲折奧妙。40 據漢官儀全本所開秩例,大類臚列如下: 選舉、相府、師保、中朝、御史府、九卿列卿、東宮長信、諸候王、三 輔、州郡國縣、諸侯傅相、列校尉都尉、掾史。 另附有「加官」、「將命」、「出將」、「誅降」等特命加銜及處罰規定。對照西漢官 制,恐不盡完備,然究係遊戲,無須較真。另,又有爵級如下: 36 阮元,《四庫未收書目》,卷 1,「漢官儀三卷」條下,頁 3-4 。 37 劉邠,《漢官儀》,卷下,頁 88-98。 38 劉邠,《漢官儀》,卷下,頁 109-110。 39 劉邠,《漢官儀》,書漢官儀後,頁 108。 40 劉邠,《漢官儀》,卷下,列傳,頁 98-105。

(14)

爵一級公士 二上造 三簪裊 四不更 五大夫 六官大夫 七公大夫 八公乘 九五大夫 十左庶長 十一右庶長 十二左更 十三中更 十四右更 十五少上造 十六大上造 十七駟車庶長 十八大庶長 十九關內侯 二十徹侯41 茲引二例,實際體會此戲進行方式,細繹劉邠漢官儀網羅西漢官職,及考成黜陟 之法: (例一) 太師、太保、太傅:堂印遷 相 國 益 封 三 千 戶 【 百 六 十 】。十二 遷 太 師 益 封 千 戶 【 百 四 十 】。 太 師 遷 相 國 【 百 五 十 】。十一 太 保 遷 太 傅 【 八 十 】。 太 傅 遷 太 師 【百】。太師益封五千戶【百二十】。十、九 益封三千戶 【 八 十 】。

、七 拜兩子為諫大 夫 【 六 十 】。

六、

五 病。有詔:朝朔 望 領 城 門 兵 。四 疾 病 。 詔 : 國 之 將 興,由尊師而重傅, 其令太師毋朝,十日一賜食。賜太師靈壽杖,黃門令為太師省中臺坐置几,太師 入 ,中 省 用 杖, 賜 食 十 七物 , 然 後養 老 於 第 ,官 屬 如 故。 保 、 傅 同。【二 十 】。三 保 、 傅 謝 病 免 , 以 列 侯 就 第 【 納 二十】。太師同上,再賜詔同下。二 薨。詔使 九卿冊贈 以三師列侯印綬,賜乘輿、秘器、金錢、雜帛,少府供帳,諫大夫持節與謁者二人使護喪事,博士護行禮,百官公卿會吊送 葬,載以乘輿轀輬,及副各一乘,羽林孤兒諸生合四百人輓送,車萬餘兩,道路皆舉音以過喪將作穿復土,謚曰簡烈侯。 42 (例二)司隸校尉二千 石 :堂印 遷 廷 尉 , 仍 兼 左 曹散騎【三十】。十二 奏免丞相,遷少 府 【 二 十 五 】。十一 遷 京 兆 尹 【二十】。十、九 出 為 河 內 太 守【二十】。 八刺舉無所避,上嘉其節,加光 禐 大 夫 , 已 加 同 上 【 十 五 】。七、六 遷丞相 司直。五守。四 坐初拜不謁丞相御史,私過光祿勳,及出逢帝舅,道路 下車立,須過乃就車。為丞相司直舉奏其狀【納十】。三 御史 劾奏 司隸校尉妄詆欺非,謗赦前事,猥歷奏大臣,飾成小過,以 塗汙宰相,權辱公卿,奉使不敬,有詔左遷千石令【十】。二 制詔:御史、司隸校尉,懷邪不忠,罔上不道,以春月作詆欺,遂其姦 心,蓋國之賊也。傳不云乎,惡利口之覆邦家。其免為庶人【十五】。 43 太師、太保、太傅、司隸校尉,俱為博者行止之位,擲骰比色自堂印而下,至二 點為止,各有升降黜陟之法,悉遵各色規矩而行,並得賀或納注若干。如例一所 示,位居三公,擲骰堂印,遷官相國,並加封三千戶,取公注一百六十籌為賀。 唐代飲酒,擲骰行令,以重四(二骰皆四)為堂印,漢官儀以四骰為戲,則二骰為四, 餘不論,是即前述之「金印紫綬」。擲骰二點是為薨,理應出局,給詔令九卿冊贈 列侯印綬,賜錢物,照料舉喪各事,並賜謚。又如例二所示,司隸校尉秩二千石, 擲骰堂印,依圖戲規定,左遷廷尉,並仍兼左曹散騎,取公注三十籌為賀。擲骰 七點、六點,左遷丞相司直,取公注十籌為賀。擲骰五點為守,不升不降,仍守 原官。擲骰二點,詔以懷邪罔上,免為庶人,取公注十五籌出局。 現存各版漢官儀俱為線裝書冊,用為博戲之具殊為不便,劉邠亦未明言是否 41 劉邠,《漢官儀》,卷中,頁 82-83。 42 劉邠,《漢官儀》,卷上,太師、太保、太傅,頁 5。 43 劉邠,《漢官儀》,卷中,司隸校尉,頁 56。

(15)

有圖,故無以確斷漢官儀書冊是否即為博具。惟以情理推測,則應另有圖紙,為 實際博戲之具,書冊則為圖說,為博戲之指導規範。 北宋范仲淹卒後,歐陽修為撰神道碑銘,謂文正公知開封府時,曾自製百官 圖。唯此圖非為遊戲趣味而作,純然有其政治目的,是以推斷與俗傳之彩選並不 相侔,應無博勝注籌之道,僅有職官升降之序。其神道碑銘云: 開封府素號難治,公治有聲。事日益簡,暇則益取古今治亂安危為上開 說。又為百官圖以獻,曰任人各以其材,而百職修,堯舜之治,不過此 也。因指其遷推遲速次序,曰如此而可以為公,可以為私,亦不可以不 察。44 此圖為范仲淹二度貶官,其後返京權知開封府,於仁宗景祐三年(1036A.D.)所 獻。文正公在開封「決事如神,京邑肅然稱治,都下謠曰「朝廷無憂有范君,京 師無事有希文」,又獻百官圖於帝前,指劃圖中官職升降黜陟之道,某官為超遷, 某官為左遷,暗刺丞相呂夷簡任用私人。卒以此觸怒當道,三度罷黜,落職知饒 州。45 北宋彩選又名選官圖。陳垓有「擲得么三監嶽廟,恰如輸了選官圖」46之句。 么三為擲骰點數,「監嶽廟」似為當時彩選圖中職任,殆為典守山嶽神廟之類,品 秩極低,永無飛升之望,是以稱其無異於敗北了局。又,元祐間,臨江軍孔氏文 仲、武仲、平仲兄弟與蘇軾、蘇轍並稱「二蘇三孔」,季弟平仲有〈選官圖口號〉 云: 環合官圖展,觀呼象子圓,飛騰隨八赤,摧折在雙元。 已貴翻投裔,將薨卻上天,須臾文換武,俄頃後馳先。 錯雜賢愚品,偏頗造化權,望移情欲脫,患失膽俱懸。 44 周鴻度等編,《范仲淹史料新編》,范文正公神道碑銘(瀋陽:瀋陽出版社,1989 年),頁 99-102。 45 事見周鴻度等編,《范仲淹史料新編》,范仲淹年譜,頁 172。 46 徐珂,《清稗類鈔》,賭博類,「擲陞官圖」條下(北京:中華書局據 1917 上海商務印書館 鉛字排印斷句本重排,1986 年),冊 10,頁 4895-4896。

(16)

慍色觀三已,豪心待九遷,寧知即罷局,榮辱兩茫然。47 「象子」為象牙棋子,「投裔」即降黜落荒,「上天」乃遷轉飛騰,「三已」為屢遭 罷黜,「九遷」則多次升官。「八赤」、「雙元」均為骰子點數花樣,赤為四,元為 么。由此〈口號〉可知參與彩選博戲,隨擲骰點數不同,配合圖中官職升降黜陟, 博者於局中地位變幻須臾,莫可逆料,其所以心繫其間,患得患失,實亦因事關 博彩籌注之故。孔平仲亦深切體悟彩選博戲乃一時趣味,縱使終局不免勝負輸贏, 然局中職官遷轉、名位榮辱,俱隨散局而雲淡風清,杳然無蹤。 北宋彩選之盛,又有王逢原〈彩選詩〉為證: 卒無及第,徒有高人氣,昏昏妄其大,擾擾爭其細。48 極言世人耽溺彩選博戲,徒以紙上遷降得官、博籌彩金為懷,忘卻千鍾粟、顏如 玉正在書中,須奮力不懈於科場求取功名方能致之。此中心態,東坡以流俗狂惑, 經營儻來,惴惴焉唯恐後人,其行何異於擲骰者,心動於中,而色行於外,欲求 勝人者,戛戛乎其難矣。49 陞官圖戲乃於紙上遷轉黜陟,擲骰比色以定行之,純為遊戲,然史上真有擲 骰陞官實事。遼道宗晚歲倦勤,用人不能自擇,每令各擲骰子,「以采勝者官之」, 耶律儼嘗得采勝,帝曰:「上相之徵也」,遂遷知樞密院事,賜「經邦佐運功臣」, 封越國公。50此言擲骰為彩,純以比色為勝,勝者任官,應非行圖為戲之謂,惟可 知擲骰博戲,趣味深入人心,即選官任使亦用此道。吾人或可戲謂遼道宗之擲彩 選官,方乃真正彩選。 南宋選官圖仍舊風行,如《西湖老人繁勝錄》記臨安城內諸行市即有選官圖 47 引自汪師韓,《談書錄》己集,卷 21,「選官圖」條下(上海:上海書店叢書集成續編據昭 代叢書本影印,1994 年),頁 56a-57a。 48 顧張思,《土風錄》,卷 5,「陞官圖」條下(揚州: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中國民俗方言謠諺 叢刊初編據清刻本影印,1985 年),頁 10a。 49 鄧人誠,《骨董瑣記》,骨董續記,卷 3「骰子選格」條下(北京:中國書店,1991 年), 頁 367。 50 脫脫,《遼史》,卷 98,列傳 28,耶律儼(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1995 年),頁 1415-1416。

(17)

出售。51元初周密《武林舊事》亦記南宋臨安舊事,仍有選官圖。52時人著魔至極, 有一事可為說明:劉岑,字季高,南渡後,高宗召為從臣,其後官至侍郎。未達 之時,窮困侷促,每於用餐之時,以選官圖「下飯」,「飢時以水沃飯,一擲舉一 匙,如此苦淡」,53如此舉措,固是刻苦自勵,然極現士子渴望入仕聞達之態,亦 表露其時選官圖博戲自有其迷人之處,早已廣泛流行。 彩選寓職官秩序於博戲圖紙之上,博者依骰點花樣體會官場浮沉進退,無不 希冀步步高升,功成名就。亦有以博戲勝負無常,骰點偶遇,回顧官場百般無奈 者,如宋亡入元後,宗室趙必 隱居不出,有〈沁園春歸田 作 〉詞,前半闕云: 看做官來,只似兒時擲選官圖,如瓊崖儋岸,渾么便去翰林,給舍喝采, 曾除都一擲間。許多般樣,輸了還贏,贏了輸,回頭看這浮雲富貴,到 底花虛。54 許是既傷國家亂亡,昔日天家富貴不再,且感世道無常,恰如局戲終歸無痕。

四、明清定制

宋代選官圖,今亦不傳,惟傳衍至明清則已固定名為陞官圖。唐房千里〈骰 子選格序〉及其秩例,於今世所見著錄中,以元末明初陶宗儀《說郛》為最早。 明代中後期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引述時按曰「此戲即今陞官圖」,又云「彩選 格久不傳,據房序絕類近陞官圖」,55均以陞官圖乃上承唐代而來。與胡應麟同時, 有謝肇淛《五雜組》云: 唐李郃有骰子選格,宋劉蒙叟、楊億等有彩選格,即今陞官圖也。諸戲 51 西湖老人,《西湖老人繁勝錄》,諸行市。見孟元老等著,《東京夢華錄(外四種)》(上海: 上海文學出版社,1956 年),頁 125。 52 周密,《武林舊事》,卷 6,小經紀。見孟元老等著,《東京夢華錄(外四種)》,頁 450。 53 張端義,《貴耳集》,卷中(上海:商務印書館叢書集成初編據津逮秘書本影印,1937 年), 頁 27。 54 趙必 ,《覆瓿集》,卷 3(見《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冊 1187,頁 290),頁 6b。 55 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卷 25,「六赤打葉子」條下,頁 246-248。

(18)

之中最為俚俗,不知尹洙、張訪諸公何以為之,不一而足。至又有選仙 圖、選佛圖,不足觀矣。唐、宋以前有葉子格及遍金葉子格、金龍戲格、 捉臥甕人格,皆不知何物,其法亦無傳之者。56 此云彩選即陞官圖,是已確定現時所用博戲之名,亦知謝肇淛肯定彩選博戲即係 陞官圖嚆矢。其云為諸戲中最為俚俗者,究為個人眼光,無以概括時人感受。又 據其語可知其時另有選仙圖、選佛圖等變體,繪畫列仙眾佛於紙上,擲點輾轉遞 遷。 清初王士禛(漁洋)有「明倪文正公鴻寶,亦以明官制為圖」語。57倪鴻寶即倪 元璐,崇禎末年戶部尚書,李自成破北京時自縊殉國。清乾隆朝趙翼《陔餘叢考》 有謂: 世俗局戲有陞官圖,開列大小官位於紙上,以明瓊擲之,計點數之多寡, 以定升降……今陞官圖一名百官鐸,有明一代官制略備,以明瓊擲之定 遷擢,有贓則降罰,相傳為倪鴻寶所造。58 明瓊,即骰子。59與趙翼同時,汪師韓《談書錄》云: 陞官圖,前人謂之選格,今謂之百官鐸。相傳此圖乃倪鴻寶所作,其官 制皆明之官制也。60 56 謝肇淛,《五雜組》,卷 6(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點校本,2001 年),頁 121。 57 王士禛,《香祖筆記》,卷 6(臺北:新興書局,筆記小說大觀,28 編,1979 年),頁 9。 58 趙翼,《陔餘叢考》,卷 33「陞官圖」條下,頁 711-712。 59 明瓊為骰子前身,《列子》有「樓上博者射,明瓊張中,反兩 魚而笑」語。見楊伯峻:《列 子集釋》,卷 8,說符篇(北京:中華書局,1979 年),頁 262。 楊伯峻集釋引《古博經》:「博法,二人相對,坐向局,分為十二道,兩頭當中名為水。用 碁十二枚,六白六黑,又用魚二枚置於水中。其擲采以瓊為之。瓊畟方寸三分,長寸五分, 銳其頭,鑽刻瓊四面為眼,亦名為齒。二人互擲采行碁,碁行到處即豎之,名為驍碁,即 入水食魚,亦名牽魚。每牽一魚獲二籌,翻一魚獲三籌。若已牽兩魚而不勝者,名曰被翻 雙魚,彼家獲六籌為大勝也」。又引晉人張湛注:「明瓊,齒五白也。射五白得之,反兩魚 獲勝,故大笑」。均同見《列子集釋》,卷 8,說符篇,頁 262。 60 汪師韓,《談書錄》。昭代叢書,己集,卷 21,「選官圖」條下,頁 56a-57a。

(19)

百官鐸者,明已有之,詳見下文。據王、趙、汪三人所言,清初陞官圖並未新創, 仍以明代所創者為博戲之具。又據其語意,將明清之際以來陞官圖博戲概推以倪 元璐為始創者。如其言為真,則時代稍前之胡應麟、謝肇淛所見者將不知是為何 物。 吾人或可推斷如下:胡應麟、謝肇淛所見陞官圖,即為南宋選官圖傳衍而來, 明代所行者,雖不知創製者何人,然依據彩選博戲特性,應仍採當代官制以為博 彩遊戲內容,創製者殆亦不止一家,且各家詳略不一。倪元璐所製者,蓋因流傳 較廣,至清代仍為人所見,是以易生誤會。 明代陞官圖遊戲亦有百官鐸之稱,明末清初陶珽《說郛續》,即載有彩選百官 鐸一卷,未見作者,惟可推論當與胡應麟、謝肇淛所見,以及倪元璐所製者絕相 類似。此戲有例無圖,共十五例: 脩舉治法例 分別流品例 起局出色例 行色封積例 采色敗色例 卓異陞遷例 京外京堂例 屬官輪籌例 統屬重輸例 文武廕官例 京外調降例 復任回位例 賀贈輸籌例 罰籌追籌例 注籌會籌例61 均為必須遵循之遊戲規短。惟缺秩例,故未知其原圖將有明一代官制作何設計安 排。彩選百官鐸十五例應為清代陞官圖博戲規短依循來源,其中〈脩舉治法例〉 有「萬曆年間有貢夷頭目率諸酋入市貿物」語,62可斷定此戲為明末天啟或崇禎 時所作。又,據〈起局出色例〉,乃以四骰為戲,列舉骰子點數名色,為博者進行 遊戲之黜陟根據,清人衍創陞官圖戲步驟,即應與之直接相關,引錄如下: 四色雙同曰重,三同曰渾,四同曰全。重四曰德,亦曰四。重六曰才, 亦曰六。重五、重三、重二曰功,亦曰五、三、二。重么曰么。重四兼 重六曰對四六。渾四准二德。餘倣此。四及六、五、三、二對者曰金對 六、五、三、二。兩對者曰素對。四四四么曰帶柄三紅。么么么四曰真 61 《彩選百官鐸》收入陶珽《說郛續》,卷 38。見《續修四庫全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7 年,冊 1192,子部,雜家類,據清順治三年宛委山堂刻本影印),頁 68-74。 62 《彩選百官鐸》,「脩舉治法例」,頁 68-69。

(20)

珠窩。六六六五、五五五六俱曰大耍。六六么四曰金鑽頂。六六六四曰 將軍印。三四五六曰穿花。63 另,卷末有跋語: 傳曰:國家之敗,繇官邪也,官之失德,寵賂章也。神聖秉硎,極勵天 下,意至力殫而其轍不易,何哉?褐父睨之,蛙腹每脹,無可語者,以 語兒童。夫使兒童習之可以嬉,君相察之可以治,在其斯乎!是故索隱 為之,贊曰:獻三十字,上百官圖,彼以叫閽,此以呼盧。64 是又隱寓激濁揚清、惕勵澄明之意。此圖現已難尋,二十世紀中期,臺灣似有見 及者,有簡短介紹: 以官為經,以掌故為緯,使黜際[陟]升沈,本事斑斑可考。例如其中 「兵部尚書」,以「去奴」即「倭」,「去插」謂「哈爾濱」,即「蒙古」, 「去賊」即「內寇」。乃因明時倭寇之患最烈,「兵部尚書」職責極重, 能「去奴」自屬善盡厥守。65 彩選百官鐸存於明清之際,且其遊戲規短、骰譜名色均仍大部存於清代陞官 圖中,為清初時人習聞共見。清初自王士禛以降,屢言倪元璐據明制創製陞官圖, 則吾人或竟於此大膽推論:陶珽《說郛續》所收不著撰人彩選百官鐸,或然即為 倪元璐所製。清人金學詩《牧豬閒話》即相沿成說,肯定百官鐸確為倪元璐所創, 又以卷末「使兒童習之可以嬉,君相察之可以治」跋語,認為此戲已不僅止於博 戲,亦為領略治道之一途。66 清人入關,南明諸王迭相抗衡,民初王國維曾見羅振玉唐風樓庋藏南明福王 63 《彩選百官鐸》,「起色出局例」,頁 69。 64 《彩選百官鐸》,頁 74。 65 風雀,〈陞官圖與葫蘆問〉,《臺灣風物》,17 卷 3 期(臺北:臺灣風物雜誌社,1967 年), 頁 96。 66 金學詩,《牧猪閒話》頁 17a,「局道」條下:「明上虞倪文正元璐造百官鐸,凡數千字,有 關官制考證,國家利弊。其曰使兒童習之可以嬉,君相察之可以治,蓋用意良深矣」。

(21)

弘光時期(1644-1645)所創陞官圖,謂其「大致與今無異」,67乃知明清以來,以 至清末民初,陞官圖博戲無大變異,其中緣由殆因明清文官體制一脈相承之故。 清初陞官圖仍將明代所創者用為博戲之具,偶見新創,卻未通行。順治、康 熙時人王士禛所見者,即自以為明末倪元璐所製。又曾自製三國志圖,惟應屬自 娛,並未推廣: 予少時偶病旬日,無所用心,戲作三國志圖,以季漢為主,而魏吳分兩 路遞遷,中頗參用陳壽書,頗謂馴雅有義例也。68 按,三國故實,歷來膾炙人口,取以創製圖戲,其感人奇趣可知。又據其語可知 創作陞官圖博戲須詳熟官制,免貽舛錯,漁洋參用陳壽《三國志》自製三國志圖 博戲即為顯例,宜其自謂「雅馴有義例也」。 劉獻廷與王士禛同時,某年於偏沅衡陽府署度歲,亦欲自製陞官圖: 予在衡署中度歲,日聞堂中競擲陞官圖喧笑,不知此中有何意味,而諸 公耽之至此。予欲取兩漢、魏晉、南北朝、隋唐、宋元選舉職官,各為 陞官圖一紙、陞官圖說一冊,置學舍中,節日暇時,病餘課畢,以此消 遣。久之而歷朝選舉職官考課銓選之法,皆了了矣,亦讀史之一助也, 賢於博奕遠矣。69 劉獻廷似未依言創製歷代圖戲,唯清晰點明陞官圖戲特性:一、清時陞官圖博戲 似已為年終閒暇,新正度歲之時,消寒排遣之具,其中趣味綿長,故衡署中人耽 溺鎮日,笑語喧闐,益證此戲之風行。二、劉獻廷欲取歷代選舉職官,各作圖戲, 可知掌握遊戲精神與規範,則莫不可自行創衍。以其趣味輕易入於人心,故歷代 以來,各家創製,所在多有。三、創製陞官圖戲,須附圖說,詳細規範進退黜陟 行止之法,如明末彩選百官鐸十五例即是,當然更有籌注勝負輸贏規矩,否則無 以吸引博者目光。四、創製陞官圖遊戲,須詳考歷代選舉、職官、考課、銓選之 法,結合時代制度精神,不可閉門造車,此為遊戲重要精神,使與戲者貼合時代, 67 王國維,《東山雜記》,卷 2,「升官圖始於唐」條下。見《王國維學術隨筆》,頁 75。 68 王士禛,《香祖筆記》,卷 6,頁 9。 69 劉獻廷,《廣陽雜記》,卷 4(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1997 年),頁 171。

(22)

油然而生切身之感,吸引注目之趣。五、若創製得法,博者自可於遊戲中習得歷 代職官考課、銓選黜陟之制,甚或可為讀史之助,此則劉獻廷發人所未發者。 乾隆朝金學詩見當時陞官圖博戲之制云: 今俗所傳陞官圖,以文武出身分仕途,以人品忠佞分勝負。六子以四為 德,以六為才,以二、三、五為功,以么為贓。遇德則超遷,才次之, 功亦陞轉,遇么則降罰。其他形製大小,例類不一。70 擲彩點數花樣上承明末彩選百官鐸,博者須先定文武分途出身,以六骰擲出德、 才、功、贓四等比色,挨次遷轉降罰。 民國二十四年(1935),上海《太白月刊》載李正躬〈談陞官圖〉短文,記有 南京甘某庋藏乾隆時陞官圖一張,四骰比色為德、才、功、良、由、贓六等,較 之金學詩所見德、才、功、贓之法似更勝一籌。按,「良」具良善、和樂之意,官 場作為不失職守,匪懈從公;「由」具途徑、法式、聽任、憑藉之意,可引伸為服 官順從,安分守紀,一切率由舊章。此圖局戲變化繁多,有特恩、封典、世爵, 有京官、外任,有漢員、滿員、捐官、贖罪,行圖遇所屬上司須送見禮(按,見面錢, 即到盆錢),等等規矩,琳瑯滿目。71是其局戲,使清代官場規律特色一覽無遺,亦 是十足官場縮影。 嘉慶二十年(1815A.D.),梁章鉅與潘錫恩(芸閣)同官京師,新春獻歲,同在 林則徐齋中擲賭陞官圖為樂。博戲之中,梁、潘二人適巧同入河防一路。至道光 五年(1825A.D.)梁為江蘇淮海道,潘為江蘇淮揚道,其後潘且升任江南河道總 督。二人均任河防之職,是以日後梁章鉅有〈懷潘芸閣河帥詩〉「同舟本前定,一 笑晤邢房」語,益信乃為天緣早定,前後十年。另,章鉅自述亡友李蘭卿曾手創 一圖,取明史職官盡入其中,分為各途各班,以定進取,「極為精覈」,章鉅曾經 慫恿鏤板以行,惟自二人分離外宦之後,遂無從聞問矣。72 70 金學詩,《牧猪閒話》,「局道」條下,頁 16b。 71 李正躬,〈談陞官圖〉(上海:太白月刊,第 1 卷,第 8 期,1935 年)頁 414-415。 72 梁章鉅事,俱見氏著《浪跡叢談》,卷 6,「陞官圖」條下(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1997 年),頁 97。 潘錫恩事,見國史館,《清史稿校註》,卷 390,列傳 170,潘錫恩(台北:國史館,1989 年),冊 12,頁 9877。

(23)

劉獻廷於衡陽府署度歲,日見衙中諸人競擲陞官圖,以實以歲末無事,藉擲 陞官圖戲以消數九,一則博彩趣味,一則厭足官場慾望。道光朝顧祿《清嘉錄》 即置陞官圖於卷一,屬正月時節進行之戲。73其實明清之際以降,陞官圖已為新 春年節消閑之戲,此時衙門封印、百業休歇、冬藏農閒、庠序散學,無論衙中僚 屬、文人雅士、市井商工、莘莘學子,以至閨中兒女、黃口孺子,均喜於數九寒 天呼盧喝雉一番,有預卜來年仕途官運者,有惕勵為學自勵自勉者,有教導子孫 光耀門楣者,有志在受賀取注為勝者,千情百態不一而足。 道光朝顧祿《清嘉錄》謂陞官圖乃為: 以官階升降為圖,亦六骰擲之,取入閣之讖,謂之陞官圖。 是知其時所見陞官圖乃以入閣大拜為勝。復引無名氏〈陞官圖樂府〉: 一朝官爵一張紙,可行則行止則止。論才論德更論功,特進超陞在不同。 只有贓私大干律,再犯三犯局中出。紛紛爭欲做忠臣,揚左孫周有幾人? 當日忠臣不惜命,今日陞官有捷徑。74 精要點畫陞官圖博戲精神,雖於圖紙之上作陞官捷徑,然官場變幻亦在博戲中顯 露無遺,抑且仍以擲骰點數花樣之「德」、「才」、「功」、「贓」為遷轉降罰之依據。 徐珂《清稗類鈔》則云: 陞官圖,博具也。列京外文武大小官位於紙,有專載文官者。擲骰子, 計點數采色,以定升降……擲陞官圖,用局道,最重第一擲,為進身之 始。六子以四為德,以六為才,以二、三、五為功,以么為贓。遇德則 超遷,才次之,功亦陞轉,遇么則降罰。75 局道,當指以博戲之道進行遊戲。其勝負關鍵,則在首擲出身。蓋文武分途,其 後遷轉不同,正途、雜流之異,更牽涉未來官場順遂與否。 73 顧祿,《清嘉錄》,卷 1,「陞官圖」條下(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據清石印本影印,1976 年),頁 8a。 74 顧祿,《清嘉錄》卷 1,「陞官圖」條下,頁 8a。 75 徐珂,《清稗類鈔》,賭博類,「擲陞官圖」條下,冊 10,頁 4895-4896。

(24)

清代彩選博戲之盛,有道光朝顧祿《清嘉錄》數引多家詩詞為證,76益見由 此戲而生之人間世事感觸。如蔣元龍(春雨)〈選官圖〉詩: 近來那便名心淡,眼亂官階黜陟書。 坦言俗世名位利祿之不易淡漠拋卻,見陞官圖戲乃又眼花撩亂,心神蕩漾。又如 厲鶚(樊榭)有詞云「選官圖外論贏輸」,顧祿注曰「蓋圖以么為贓,緋為德,六為 才,二、三、五為功也」,緋即骰點紅四,是即憑擲骰點數之德、才、功、贓以為 局戲黜陟升降依據。局戲之中,遷轉浮沉之基,首要在德,此是官箴立品之本; 次為才,此為蒞任治事之具;再次為功,不輕浮躁進,慎於建功,避免僨事擾民; 其末為贓,枉法貪墨,理當受懲。實具體而微描繪古代官場為官之道,亦透析古 代政治對於官員才識行為之要求判準,隱然又有官箴雛形。又引吳錫麒(穀人)詩 云: 小繪衣冠隊,升階文武同。周遭成宦跡,呼喝任兒童。 捷徑三遷裏,官情一紙中。清江有題句,識取畫圖工。 清江乃「清江三孔」,即前述北宋孔氏昆仲。此詩意象淺白,生動描繪陞官圖跌宕 起伏之博戲過程。又據其詩,陞官圖之趣味處,即黃口垂髫亦深溺其中,直有不 拔之勢。 德、才、功、贓為圖戲升降黜陟標準,具體而微展現國家職任考課之制,然 真實官場之中,上下援引、交互傾軋、奉承餽贈、說項賄賂、貪墨侵漁、枉法營 私……種種不法,實不堪聞問,故張潮《幽夢影》歎曰: 擲陞官圖,所重在德,所忌在贓,何一登仕版,輒與之相反耶? 其實眾人皆知圖戲陞官不比現實官場,張潮乃引江含徵語自注云: 所重在德,不過是要贏幾文錢耳!77 76 下引各家詩詞,俱見顧祿,《清嘉錄》卷 1,「陞官圖」條下,頁 8a。 77 張潮,《幽夢影》,卷下(上海:上海書店叢書集成續編據翠琅玕館叢書本影印,1994 年), 頁 31a。

(25)

是官場與圖戲同淪為牧豬奴戲搏殺場,抱道君子宜其懷傷憂時,齎志含怨!另, 韓城師禹門太守一再落職,錢泳作書慰之曰: 一官何足介意耶,亦如擲陞官圖,其得失不係乎賢不肖,但卜其遇不遇 耳。 太守閱之解頤。78是亦視官場得失一若圖戲進退,純乎機遇所關,實與智愚賢不 肖無涉。勘破官場底蘊,超脫羈絆,以是語聊慰落職憤懣之心,快意磊落,確有 舒懷之效。 陞官圖博戲於清末廣為流傳,亦迭有仿製者,如名士李慈銘喜擲陞官圖,同 治十二年(1873A.D.)日記有云: (正月)二十二日……近日以手指瘃裂,不能校書,且心氣忽忽,時若虛 耗,憚於讀經,因繙閱雜書,且以其暇,欲仿劉貢父漢官采選格為唐升 官圖,以消遣閑寂,為讀史者之助。而案頭無唐代一書,乃先取國朝升 官圖,校其遷降,別其清濁,正俗刻之誤,今日遂至盡晷。此真飽食之 博奕,群居之小慧,不特玩物喪志而已。嗣當切戒,勿再為之。79 想來蓴客修訂俗刻圖戲,當已畢事,唯士夫君子惕勵自責,既耽溺之,又切悔之, 其矛盾心態實堪玩味。又如光緒初年,王闓運日記載有左宗棠語: (光緒八年壬午七月廿四日)晴,熱稍退,樓上可坐。鈔經一葉。與韺子談淮川 鹽政,韺子云,左季高語人,吾此官雖擲陞官圖亦不易得,聞者皆以為 俗。余獨感焉,丈夫自致青雲而乃比於牧猪之戲,左侯之胸襟未嘗自以 為人材可知,獨惜天下人鬥盆錢使,左十三先得采去,再有能者,非別 起一局不能爭勝,是可惜也。80 78 錢泳,《履園叢話》.叢話 21,笑柄,「陞官圖」條下(北京:中國書店海王村古籍叢刊據 道光十八年述德堂刊本影印),頁 27a。 79 李慈銘,《越縵堂日記》,桃華聖解盦日記,庚集,同治十二年正月二十二日壬寅條下(臺 北:文海出版社據原本影印,1963 年),頁 3315-3316。 80 王闓運,《湘綺樓日記》,冊 1(臺北:臺灣學生書局中國史學叢書據民國排印本影印,1985 年),頁 354。

(26)

左宗棠以舉人出身,率部攻剿太平軍,同治三年(1864)全浙底定,論功錫封「一 等恪靖伯」,此為封侯。光緒七年(1881)自新疆返京,命在軍機大臣上行走,又 兼在總理衙門行走,此為拜相。左文襄自言畢生歷官非陞官圖可擲得,乃謂先封 侯、次拜相,並非國家典制常經。陞官圖雖屬博戲,要亦必須精確揭載當代官制 秩序,當然無由出現「先封侯、次拜相」之例,依現存清代陞官圖規矩步驟所見, 正確揭載「先拜相、次封侯」之序,方為符合國家典制功令,由此益見文襄自命 之不凡。王闓運所謂「聞者皆以為俗」者,乃以文襄功高蓋世,官居極品,無如 出此傖俗之語,以自身歷官與博戲相較,徒令世人慨嘆何識見之淺薄也。又以其 言認定文襄胸無高遠宏志,自甘下流,只惜造化弄人,文襄以時勢造英雄,致有 如此歷官之奇,他人無以效之,除非另起一局,別立奇功。但世局變幻既如斯, 國家經制守常又如彼,則如此宦途經歷,恐永不再現。

五、民國式微

民國以後,各地仍有陞官圖博戲。據掌故名家唐魯孫回憶,一九二零年代曾 於上海李經羲府中,見有臨時徵集而來,據漢、唐、宋、元、明、清各朝官制而 創之陞官圖十七張,其中宋代五張,明代三張。據云所見各圖,唐代節度使權限 最廣,南宋官階紊亂,起伏甚鉅,不合情理;明清兩代大同小異,唯明代後期圖 戲增添東廠、西廠、錦衣衛,太監且可監軍,官階升降毫無章法。又云清代圖戲 製作嚴謹合理,殊少與事情相悖之處。81 又有回憶昆明年俗者,謂所見陞官圖中有「筆帖式」,當屬清代圖戲。擲骰升 至軍機大臣即為贏家,受賀出局;圖中有「紫禁城騎馬」,純為榮譽,雖非官職, 惟紙上騎馬,猶覺光彩。82 81 唐魯孫,滿州鑲紅旗人,姓他他拉氏,瑾、珍二妃侄孫。曾祖長善,曾官廣州將軍,有子 志銳、志鈞,唐魯孫即為志鈞文孫。1909 年生於北京,1946 年赴臺灣,歷任公職,卒於 1985 年。所引回憶文字見氏著,〈閒話陞官圖〉,《老鄉親》(臺北:大地出版社,2000 年), 頁 107-111。 82 汪曾祺,〈昆明年俗〉(上海:文匯報,1993 年 2 月 7 日)。

(27)

中國大陸於文革以後,尤其近二十年,古物市場偶有陞官圖戲出現,筆者曾 於北京見有朱印木刻仿製清代陞官圖混充古物出售牟利。圖版四周有聯語: 士子觀其譜,詩書萬卷藏,他年逢大比,定中狀元郎。 農人事在忙,觀瞻必太康,豐年歌方有,千萬穀盈倉。 工藝細端量,機巧在中央,若能通此意,手段四方揚。 商賈得見當,玩此大吉祥,財源通四海,生意達三江。 圖中所開全為文職,是為「文陞官圖」,並無行止規矩圖說,惟見圖角有起手出身 提示之語: 起德案首才童生,馬功白丁贓不押。 是仍以德、才、功、贓四等為擲骰名色,至三公榮歸終局,圖式簡單,並不複雜。 又於北京另見仿清代陞官圖一種,與前述版刻陞官圖大同小異,亦無規矩圖說, 圖角有「普天同慶,天下太平」語,另角有「歡度春節,須要高尚娛樂好;熟悉 歷史,請君同賀陞官圖」語。仍以德、才、功、贓為擲骰比色,起手、終局亦同 於朱印木刻仿製之圖。 香港於咸豐初年始見陞官圖戲,光緒時最是盛行。據云至一九七零年代,每 年仍售出近二千張,購者多為中等以上學校學生,可見仍為知識份子間遊戲。83 現已少見此戲流傳,惟知旺角鬧區某商行仍有出售,見圖之一角有「上海三興書 社印行」字樣,殆為清末民初自上海流入者。現售之圖乃將原圖縮小送印,並非 原圖尺寸,且已少有購者。圖心正中有行圖規矩,所用骰子亦為四顆,詳載升黜 賞罰與籌碼出入之數。又有序,可知製圖者用心: 粵稽唐虞建官,惟百而有三,考黜陟之條,周官三百六十,而有六計弊 吏之典。我國家陳綱立紀,官制秩然,是誠萬古不易之經,有志之士, 所當考核也。今遵會典,制為品級全圖,備滿員、漢員之制,別正途、 異途之分,非遊戲也。誠使稽官階、識資格,展圖了然,良有裨益。至 於知己偶來,晴窗暇逸,出是圖遣興,亦足繼雅歌投壺之韻事耳。若官 83 魯言楊,《香港賭博史》,頁 216。

(28)

名間有遺漏,遷轉容有未週,所望大雅君子起而訂正之,實為厚幸也夫。 顯為創製者自撰序文。此圖應為清人所創,專以國家典制政書《大清會典》為根 據,備載滿員、漢員之制與正途,異途之分,非僅為瑕逸遣興遊樂之戲,亦視為 理解當代官制秩序、任官資格之具,是其自有用心存焉。又據行圖規矩,骰譜比 色之例與起手用牌出籌乃為: 凡行是圖,用色子四顆,兩四為德,兩六為才,兩五為功,兩三為良, 兩二為柔,兩么為贓。兩么帶有一四,免行贓。若三四五六,為穿花: 已仕者作軍功,舉貢生監作召試;如大挑、教習、侯選併主考、學政、 同考、大計項下各條並各差,俱作一才;如休致、革留、交部、軍臺, 以及予告,俱作軍功復任。凡起手時,每人用牌一對,以一張押本位, 遇有大計、軍功、各差,另以一張押之,以便查對,過後收回。每人臨 局,各出壹百籌存公,以便各項支取。 圖旁另附各式處分應罰籌碼之數: 贖罪每級三籌,捐復每級二籌,罰俸每級一籌,皆入公注。局終有革留 者須捐復,交部者須贖罪。 其起手出身所據骰點花樣,與遷轉黜陟所據骰點花樣不同。依圖所示,起手出身 骰點花樣如下: 穿花:蔭生 紅二對:軍功 素二對:貢生 聚四:恩賞 聚五:保舉 聚六:詞科 聚三:筆帖式 聚二:天文生 聚么:醫士 雙四:生員 雙六:監生 雙五:官學生 雙三:供士 雙二:吏員 雙么:童生 眾家博者分別取得出身,爾後擲骰即以德、才、功、良、柔、贓六等比色花樣為 遷轉黜陟依據,如童生:擲德保舉、擲才生員、擲功監生、擲良佾生、擲柔序班、 擲贓儒士。其中「柔」具溫順、潤澤之意,可引伸為順從上官、安分守紀,與前 述之「由」意稍近。終局以「宮銜」大賀為勝,據圖示:太師擲德、才、功俱大

(29)

賀,太傅擲德、才大賀,太保擲德大賀,少師、少傅、少保、太子太師、太子太 傅、太子太保均為擲德大賀。 詳閱圖中開列官職,俱為清代文職,中央、地方皆有,雖有軍功一欄,惟未 見任何武職官銜,故亦為「文陞官圖」之一種。除起手出身與各衙門官職外,另 有「品級考」、「內廷行走」、「世爵」、「特恩」、「特典」、「捐班侯補」、「外員內調 降用」等等特殊內容,如「特恩」有寶石頂、三眼翎、團龍褂、開氣袍、紫錦墊、 雙眼翎、紅絨結帽頂、紫禁城騎馬、紫韁、賜第、賜裘、賜宴、珍賞、黃馬褂、 世襲、花翎等項,「世爵」有衍聖公、輕車都尉、騎都尉、雲騎尉等項,「品級考」 有光祿大夫(正一品)、榮祿大夫(從一品)、資政大夫(正二品)、通奉大夫(從二品)、通 議大夫(正三品)、中議大夫(從三品)、中憲大夫(正四品)、朝議大夫(從四品)、奉政大 夫(正五品)、奉直大夫(從五品)、承德郎(正六品)、儒林郎(從六品)、文林郎(正七品)、 徵仕郎(從七品)、修職郎(正八品)、修職佐郎(從八品)、登仕郎(正九品)、登仕佐郎(從 九品)等項,於黜陟遷轉之際,益增博戲趣味。 臺灣亦有陞官圖博戲,據云為清代時期自閩南傳來。每屆歲時伏臘,秋收早 畢,春耕未舉,清閒無事,民間取以博戲為樂,男女老少咸適焉,並不限於士夫 君子。其圖所載全為清代官制,通俗簡明,起自白丁、童生、秀才,終於太保、 太傅、太師,並不擲骰,代以四方陀螺一枚,每面各刻德、才、功、贓等字,博 者輪流投擲旋轉,「才尚倖得,德屬穩晉,功可步陞,贓即貶抑」。84 一九五九年,有賴建銘氏介紹臺灣所傳陞官圖短文,並附原圖影像,85唯未 說明其圖創於何時,亦未詳考究屬何代官制。其後臺北中央研究院蘇同炳先生曾 見有陞官圖一份,與賴建銘氏所見完全相同,於一九九六年鉛排縮印,並為文介 紹,據云乃屬明代官制。86此圖所載職官全為文職,亦為「文陞官圖」,圖式簡略, 並不複雜,圖角有「加官進祿」字樣,未見任何滿缺職官。又,未見籌注賞罰之 例,惟見圖紙另角有「狀元俸五,駙馬俸雙,太保俸三,太師俸五,太傅俸四」 84 風雀,〈陞官圖與葫蘆問〉,《臺灣風物》,17 卷 3 期,頁 95-97。 85 賴建銘,〈陞官圖雜話〉,收入臺南市文史協會編印,《文史薈刊》,第一輯(臺南:該會, 1959 年 6 月),頁 71-72。 86 蘇同炳,〈歲朝樂事陞官圖〉,《歷史廣角鏡》(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6 年),頁 274-280。

(30)

字樣,如能精熟陞官圖戲規矩,自能比照他例衍化為本圖賞罰之例。擲骰花色亦 以德、才、功、贓為進退依據,有四種起手出手:德案首、才童生、功白丁、贓 不動,仍以太傅、太師、太保為終局最高榮譽。 取《明史》與《清史稿》覆按細考賴、蘇二氏所見圖中開列各衙門官職,幾 完全相符,唯有少數例外,如圖中翰林院有「序班」,其實明代序班屬九卿,清代 序班屬會同四譯館(按,初名四譯館,原隸翰林院,其後改隸禮部而改稱會同四譯館);又如六部有 「司庫」,遍查《明史》並無其職。再如「九卿」,未見太常、太僕、光祿、鴻臚 等衙門,僅籠統載有正三品正卿、正四品少卿、正六品寺正、從六品寺副、正七 品評事等官。按,圖中各官品級不盡正確,如正卿一職,明代太常寺卿確為正三 品,光祿寺卿則為從三品,光祿寺少卿為正五品,清代光祿寺官秩與明代相同。 另,正卿、少卿二官,明清九卿各寺皆有,惟大理寺衙門,明代有寺正、寺副, 清代則無。推測此圖殆為明末清初人所創,鼎革之際,衙門職官難免紊亂,創製 之時,取彼補此,是以未盡完全正確。 一九七八年臺北有「清朝陞官圖」出版,87詳附骰點比色花樣之例,為目前 所見明清以降,最為精細複雜者,惟以識者日少,早已絕版多年。其圖備載清代 科舉功名、八旗官制、文武職官、稽查考覈、皇家差使等,允為嫻習清代文武官 制門徑之一。 此圖以六骰為戲,比色為德、才、功、良、由、贓六等。據所附骰點比色花 樣說明,與戲者各持正籤紅色一枚,副籤黃色一枚表漢員、藍色一枚表滿員、白 色一枚表呼圖。如以金錢決勝負,則需籌碼若干,博者各出籌碼一百二十,集為 公注。起手擲骰以定出身,緋四為大,六次之,名目複雜,臚列如下: 全紅:六骰均為緋四。 全六:六骰均六。 紅五子:五子皆四,餘一子不論。 六五子:五子皆六,餘一子不論。 紅合著:四子皆四,餘二子之和亦為四。如四四四四么三。 87 《清朝陞官圖》(臺北:老古出版社,1978 年)。

(31)

素合著:四子皆色,緋四不計,餘二子之和亦同。如六六六六么五。 紅奪錢:四子皆四,餘二子成對。如四四四四么么。 素奪錢:四子同色,緋四不計,餘二子不限點數,成對即可。 紅三渾:三子皆四,餘三子皆么。 素三渾:任一點數兩種,各為三子。 紅三對:緋四成對,紅么成對。餘二子不限點數,成對即可。 素三對:任一點數,兩兩成對。共三對。 紅二對:緋四成對,紅么成對。餘二子不同不論。 素二對:任一點數,兩兩成對,共二對。餘二子不同不論。 聚紅:四子皆四,餘二子不同。 聚六:四子皆六,餘二子不同。 聚五、聚三、聚二、聚么:四子皆五、三、二、么、餘二子不同。 渾紅:三子皆四,餘三子不同。 渾六:三子皆六,餘三子不同。 渾五、渾三、渾二、渾么:三子皆五、三、二、么,餘三子不同。 雙紅:二子皆四,餘四子不同。 雙六:二子皆六,餘四子不同。 雙五、雙三、雙二、雙么:二子皆五、三、二、么,餘四子不同。 順水魚:么二三么二三。 馬軍:四五六四五六。 不同:么二三四五六。 重式:兩骰以上重疊者。 翹式:骰子邊線或尖角朝上,點數無以確定者。 出盤:骰子擲出盆外者。 以圖戲製作之精密細緻,有三十四種出身,故須有以上複雜花樣俾為定奪。茲將 所有出身詳列如下: 紅合 著 臺吉 素合 著 內侍衛 紅奪 錢 聖裔奉祀生 素奪 錢 賢裔奉祀生 紅雙 渾 黃帶子 素雙 渾 紅帶子 紅三 對 額外中書 素三 對 額外旗員 紅二 對 庫吏 素二 對 職員 馬 軍鴻博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