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何一步步走向沒有光的所在?

Download (0)

全文

(1)

國醫藥大學校�黃榮村七月底以「醫療專業倫理與社會責任」為題,向本院醫護人員 發表專題演講。他在演講中強調醫療人員只有在面對試探時,才會知道教導與專業的 不足,才會知道是非善惡的概念竟是如此的不清楚,若不隨時自我警惕,便有可能一步步走向 沒有光的所在。黃校�的演講內容擲地有聲,發人深省,摘錄整理如下: 近年來,台�一再出現有關醫療倫理的爭議,可能造成社會大眾的錯覺,以為這類事件 的增加,敲響了醫德的警鐘,因而深感憂慮。其實,我認為現在的醫療倫理爭議發生次數與 過去相較,並未大幅上揚,只是民智已開,社會以高標準期待醫療人員,低於標準線的事件 不免受到檢視。 我重新看了醫師、護士和藥師在受袍受冠時的誓詞,發現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儘管物 換星移,醫學發展日新月異,舉世仍然拿同一套舊的標準要求醫療人員,�來沒有改變。例 如「醫師誓詞」中的「以病人健康為首要顧念,�重寄託的秘密」,即應保護病人隱私;唐 孫思邈「大醫精誠」中的「不得問其貧賤富貴…,皆如至親之想」,即應視病猶親。古人理 想的醫者風範,放諸現代,同樣適用。 我不知道這些誓詞有無必要隨著時代更迭而更新,但可以確定的是,無論時代�麼變, 以病人為中心永遠是醫療人員的唯一守則,正如以學生為中心永遠是學校教育的唯一職責。 當醫療人員不�重自己的專業,背棄傳統精神,傷害到人們對醫療專業的信任時,這將是醫 德敗壞的開始。 中國醫訊 October 2006 No.39 6

文/�于媯

「他們」為何一步步

 走向沒有光的所在?

黃榮村校長/游家鈞攝影

(2)

既然醫療人員在入行前發過誓,醫療機構也有內控機制,為什麼有些人還是一步 一步走向沒有光的所在?日本作家遠藤周作所著「海與毒藥」一書中的部份情節正可 為我們解惑。此書大意是日本F大醫學院大杉院�病故,即將改選院�,侯選人之一的 第一外科主任橋本教授為爭取大杉院�的門下支持,提前為大杉院�親戚田部夫人進 行右肺上葉手術,不料手術失敗,田部夫人死亡。橋本教授為挽救頹勢並討好軍部, 以抗衡第二外科的氣勢,爭取活體解剖三名美軍俘虜。 文中兩位實習醫師勝呂和戶田的對話值得細心體會。勝呂在參與活體解剖手術 後十分痛苦,不知如何思考,戶田的反應則是:「痛苦什麼呢?是因為殺死了俘虜? 要是因為殺死那俘虜而找出能治療成千上萬結核患者的方法,那就不是殺掉他呀!而 是讓他獲得重生呀!人的良心只在一念之間,可以任意改變的。」勝呂說:「可是, 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受到處罰的。」戶田說:「你說的是社會的制裁?如果只是社會的 制裁,一切都不會改變。我,還有你,都只不過是活在這個時代,這個醫學院,才參 加俘虜的活體解剖,如果制裁我們的��,也站在和我們相同的立場,他們會�麼�活體解剖,如果制裁我們的��,也站在和我們相同的立場,他們會�麼�體解剖,如果制裁我們的��,也站在和我們相同的立場,他們會�麼� 呢?所謂社會的制裁,說穿了就是這麼一回事!」 上述對話帶給我們的領悟是,醫療人員只有在面對試探和危險時,才會知道教 養與專業的不足,才會知道是非與善惡的概念如此不清楚,也正因人性往往通不過試 探,才會留下那麼多令人痛心的「好教材」。 這種人性的試探不僅見於醫療專業,921大地震重建期間,有些縣市�、鄉鎮��� 不起誘惑,染指資源分配,頻遭起訴或判刑,分析原因應在於地方過去獲得的資源有 限,沒機會培養免疫力,突然面對那麼多錢,再加上政府在特別時期頒佈緊急命令, 又有暫行條例襄助,錢有了,權也有了,行政傲慢、知識傲慢與道德傲慢繼之而起, 一個把持不住就逾越了界線。 此外,SARS肆虐時,一些宣誓過的醫學生與實習醫師,在不確定的風險因素與家 庭壓力下,急著撤離醫院,家�不斷找教育部要求讓子女回家,但是也有醫師堅守最 前線,守護病患至死不退,呈現人性被試探後的兩極對比。 醫療是一種志業,要醫療人員恪遵醫療倫理,負起社會責任,除了仰賴教育的 力量和制度的規範之外,醫療人員本身必須謹守分寸,分寸來自自制,來自品格,一 個閃失就會跨過紅線;必須視病猶親,視病猶親來自責任與品質,一個閃失就成為輕 忽;必須有自信,待人無差等,這種特質來自專業與傳統。 假使無法隨時保持高度敏感性,無法誠實的面對自己,每個人都可能一步步走向 沒有光的所在。  中國醫訊 October 2006 No.39

(3)

中國醫訊 October 2006 No.39

8

後 記

黃校�演講結束後,中國醫藥大學醫務管理學系主任戴志展和小兒外科教授林哲男先後 針對年輕醫師的困惑,提出兩個問題,問答之間,頗具參考價值。 戴志展主任:我們教醫學倫理時,發現年輕人無法完全了解它的重要性,因為他們�自己接 觸的醫療環境看來,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較年�的醫師則認為以前沒有學, 現在教也沒什麼用。由此看來,所謂醫學倫理,光靠課堂上的傳授是沒有用 的,必須實際�給年輕人看,協助他們在耳濡目染中建立正確的價值觀。 黃校長:品德養成最重要的關鍵是家教,家教不好就壞了一半。美國中產階級家庭最重視的 是子女的教育 ,台�的父�也關心子女教育,但是方向偏重在升學,關心的只是子 女能不能考上好的學校,這點很令人憂心。 一個人要�踰矩的事,不會在白天�,而是晚上關起門來�。同樣的道理, 一位醫師如果沒有碰到危險,沒有碰到試探,就無法確定自己是否真能遵守醫學倫 理。所以我常會提出身�一些具有震憾性的例子,讓學生面對真實的情境,然後捫 心自問:「換成我,我會�麼�?」 林哲男教授:我每次講起醫學倫理就覺得心頭沈重,很多人問我「年輕醫師難道真的比過去 的醫師沒有醫學倫理�?」我認為不是的。�一輩的醫師收入比現在豐厚多 了,我認識的一位婦產科醫師�前每個月看診的收入,足可買下一棟房子,收 入多,自然不會和病人計較醫療費用,�至可以免費施醫,但以現在的醫療環 境,醫師的收入是沒辦法�慈善事業的。 因此,我常告訴年輕醫師不要以為前輩醫師比較有醫學倫理,隨著時代改 變,客觀條件不同以往,有些作法難免受到影響。 黃校長:有人研究發現,IQ不完全是遺傳而來,人的智能一直在成�,因此現代人各方面的 品質應比過去好很多,儘管品質提升,仍必須不時予以適當的提醒。提醒是很重要 的。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