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史瓦濟蘭王國的一天~護理系同學南非洲研究團實習體驗

Download (0)

全文

(1)

在史瓦濟蘭王國的一天~護理系同學南非洲研究團實習體驗 從飛機降落桃園機場那一剎那,回想這個月的經歷,完全不敢相信這段時間的際遇, 好像做了一場非洲夢,真實且深刻。 這次護理學院提供機會到史 瓦濟蘭王國參與分子寄生蟲 暨熱帶疾病學科范家堃主任 的研究團隊,研究團隊主要是 進行婦女陰道滴蟲 (Trichomonas vaginalis)、子 宮頸抹片(Pap smear)及人類 乳突病毒(HPV)的採檢,血 清中犬蛔蟲(Toxocara canis) 及弓漿蟲(Toxoplasma gondii)的抗體檢測,尿液中埃及血吸蟲(Schistosoma haematobium)與糞便中腸道寄生蟲的檢驗。【圖:在實驗室學習使用顯微鏡觀察尿 液和陰道中的寄生蟲】 這個月,週一至週五每天早上 6 點半就起床,自己做早餐帶上車,約半小時的車程 抵達史瓦濟蘭第一大城 Manzini 的基督教醫院(RFM),再用最快速度布置好我們 的 5 大站,分別是: 1.介紹區:我們聘請當地一位 退休護理師在婦女診間區,用 英語及史瓦濟蘭語向看診婦 女介紹我們的研究內容及對 她們的好處,若有意願參加本 研究計畫就簽署同意書,但研 究計畫的對象只針對 18~65 歲非懷孕婦女並且排除處女, 在此會先篩選適合的對象。 2.驗尿區:由於史國婦女有時並不確定本身是否懷孕,因此會擔心子宮頸抹片會影 響到胎兒,所以請願意參加研究計畫的婦女,取約 10ml 的尿液以懷孕試紙確認是否 懷孕,同時也作為常規尿液的項目帶回實驗室離心,最後用顯微鏡觀察是否有埃及 血吸蟲卵的感染。【圖:向病 人解釋留尿液檢體的方法】 3.抽血區:主要是採集婦女的 血液樣本約 5ml 後,帶回實驗

(2)

室離心取得血清檢體,再帶回臺灣檢測血清中是否含有犬蛔蟲或弓漿蟲的抗體,這 個工作血液感染愛滋病風險高,採血者必須全神貫注、避免針扎。 4.病史詢問區:我們聘請一位史瓦濟蘭大學護理系學生,用史瓦濟蘭語為參加者解 釋,並詢問現在和過去病史等基本資料。【左圖:抽血站情形】 5.婦科診間區:和學姐協助醫師進行陰道滴蟲、子宮頸抹片及人類乳突病毒的採檢, 最後詢問參加者是否願意檢測糞便中腸道寄生蟲的檢驗,我們將給予同意者糞便採 集管,並請她們當天或是隔天繳回,每天約下午 2~3 點回到位於史國血液透析中心 (范主任與史國的合作實驗室),進行當天檢體的後續處理及檢驗。 史瓦濟蘭醫療資源短缺,就算 有錢做檢驗,也沒有人力及器 材來判讀,加上大部分人無法 負擔檢驗費,往往導致子宮頸 癌(子宮頸癌為 5 年存活率很 高的疾病)已惡化到無法醫治, 因此研究團隊的所有檢查都 免費,在口耳相傳下,當地人 意願很高且爭相參與。 跟診期間,看到了各種陰道病變和難聞的分泌物味道,其中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婦人 檢查時,看起來應該就是子宮頸癌病變,夾了一小塊組織起來做檢驗,醫師沒有立 即止血,病人開始大出血,醫師發現後用幾塊紗布綁在一起塞入婦人的陰道止血, 病人開始冒冷汗,全身癱軟。【圖:婦科診間內,醫生正在為病人看診】 當地很多人都是獨自從遙遠 的地方走來看病,從清晨走到 醫院時已經是中午,這位婦人 被護理師用到輪椅推走,當時 很擔心她之後的身體狀況,想 幫她量一下生命徵象,不過昏 暗的診間裡,什麼都沒有。病 人離去後,醫師看著泡在福馬 林中的組織感嘆:「在史國子 宮頸抹片檢查並不普遍,很少醫院在做,等發現有問題時,通常已經是末期,就算 發現得早,病人也沒有錢做放療或化療,通常選擇把整個子宮拿掉,但是常會發生 院內感染的問題。」除了看到很多子宮頸癌病變患者,也看到很多性病患者,往往 已經很嚴重了,醫師也只能用優碘消毒一下,無能為力。【圖:拜會當地婦產科醫 師】

(3)

還有一位由男友陪同的 20 歲年輕女子,根本把我們的檢驗站當驗孕站,原本緊張兮 兮的臉色僵硬,看到驗孕棒只出現一條,瞬間露出笑容,男生也鬆了一口氣。診間 外,私下問女生為什麼擔心懷孕還不做保護措施?她竟然表示,「You know,男生 要怎麼樣,我也沒辦法……」或許跟當地「享樂當下」及「男尊女卑」的民族性有 關吧,雖然隨處可見愛滋病防治警語,公共廁所和醫院經常可見整盒的保險套供人 免費取用,但是從沒看過有人拿,隨心所欲、多重性伴侶、非安全性行為的代價, 就是導致性病及愛滋病的蔓延、對生命的危害…… 從護理的角度,在醫療知識相 對缺乏的非洲,我們能運用所 學護理知識,即時幫助有需要 的人們。記得某個周末假日, 隨著志工團到地處偏遠山區 的一間育幼院探訪,有位約 4 歲的小朋友全身發燙一直哭, 感覺他非常不舒服,但育幼院 並沒有常備藥,也沒有錢及交 通工具下山到城市看醫生,照顧者很焦急的抱著小朋友,不知道該怎麼辦。【圖: 假日,與志工到育幼院裡陪伴孩子】 看到這種情況,身為護理系學生的我們,請 照顧者不要慌張,先將小朋友抱到陰涼通風 處,讓他多喝水並用溫水拭浴,從四肢到背 部散熱,最後再請她持續觀察小朋友發燒的 情況,發燒原因有很多,怕由感染所引起, 若持續發燒情況,還是要去醫院,必要時要 投藥。我們更深刻體會到,護理知識的確可 以在醫療知識相對缺乏的非洲有顯著幫助。 但希望我們所帶來的衛教,能讓照顧者在下 次遇到同樣狀況時,可以不慌張且知道該如何有效地處理。【圖:本文撰稿者蕭仲 雅(後排中)、楊芷羚同學(前排蹲者)與當地醫療人員合影】 雖然此次參與研究團有別於當志工團,可以 長時間到各地造訪、慰問及陪伴當地小朋友, 雖然大多時間是在醫院及實驗室做採檢的 工作,對我們而言卻是另一種不同面向的志 工服務,因為想要付出並希望能為有需要的 人們做點甚麼,不再只有當第一線志工的選 項,藉由研究過程及結果來發現問題的嚴重 性,並經由發表這些研究結果到國際期刊,

(4)

讓世界上知道當地寄生蟲疾病的感染情況,進而引起國際社會及當地政府的關注與 投入。 我們相信,這樣也是另一種很有意義的志工付出。唯一小小的遺憾,就是目前護理 系並沒有寄生蟲學相關課程可以學習,讓我們在這寄生蟲天堂的非洲有一點使不上 力的感覺。【圖:對來義診的民眾進行「傷口護理的衛教」】 (文/蕭仲雅&楊芷羚,護理系三年級)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