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走自己的路,專訪轉行法律研究的翁聖賢學長

全文

(1)

64 a lu mn i @a l um ni . nc t u. ed u .t w 交大友聲 期390 張淑媚 採訪整理 雖然戴著一副銀框眼鏡,依舊難掩睿智的眼神,身為準律師的翁聖賢學長,日前 剛參加律師高考,現在正蓄勢待發、等待下一步的契機。謙虛隨和的翁學長,雖 然頂著一頭有點灰白的頭髮,但流露著赤子之心的眼神與笑容,著實難以將他與 洛城法網裡咄咄逼人的律師聯想在一起。

當「 物 理 」碰 上「 人 理 」

多 數 人 一 聽 到 電 物 系 畢 業 的 學 長 走 上 律 師 一 途 , 都 不 禁 會 發 出 這 樣 的 疑 問 : 「 那 會 按 內? 」( 台語發音) 原 來 翁 學 長 之 前 是 在 旺 宏 電 子 服 務 , 後 來 漸 漸 地 發 現 台 灣 科 技 產 業 的 瓶 頸 之 一 , 就 是 缺 乏 科 技 法 律 的 人 才 。 「 我 記 得 有 一 次 I B M 帶 了 一 群 律 師 來

堅持走自己的路

堅持走自己的路

專 訪 轉 行 法 律 研 究 的 翁 聖 賢 學 長

我 們 公 司 談 判 , 個 個 都 學 有 專 精 , 不 像 我 們 從 頭 到 尾 就 只 有 一 位 法 律 顧 問 , 根 本 拼 不 過 人 家 ! 」 事 實 上 , 早 在 科 技 法 律 研 究 所 尚未興起時,眼光獨到的翁學長即 預 測「 法 律 與 科 技 產 業 的 結 和 勢 在 必 行 。 」因 此 四 年 前 , 翁 學 長 選 擇 了東吳大學的學士後法律研究所就 讀。國內唯一以英美法系為主的東 吳大學,蘊藏了許多翁學長在產業 界所遇到問題的答案,他自得其樂 地遨遊在法律天地,並順利在兩年 後取得碩士學位。 當 翁 學 長 被 問 到 物 理 與 法 律 的 不 同 處 時 , 他 饒 富 深 意 地 說 道 : 「 物 理 講 的 是 物 的 道 理 , 而 法 律 講 的 是 人 的 道 理 。 」在 自 然 界 中 , 物 的道理都是既定的,只是被發現的 早 晚 不 同 而 已 ; 人 的 道 理 從 來 就 是 與 時 俱 變 , 且 因 人 而 異 , 「 要 如 何 用 法 律 去 維 持 人 與 人 的 相 處 翁 聖 賢 學 長

(2)

65 F e b r u a r y 2 0 0 2 之 道 , 是 一 門 深 奧 的 學 問 。 」 翁 學 長 認 為 :「 想 要 深 入 瞭 解 科 技 法 律 的 話 , 最 好 是 先 有 科 技 學 門 的 基 礎 , 再 搭 配 法 律 知 識 的 吸 收 。 」這道 理 其 實 很 簡 單 , 法 律 系 出 身 的 人 , 大 多 不 擅 長 物 理 、 數 學 , 或 者 應 該 說 在 大 學 教 育 裡 根 本 就 未 再 深 入 接 觸 這 兩 門 學 科 。 他 們 能 夠 將 法 律 唸 得 很 專 精 , 但 是 否 能 真 正 瞭 解 科 技 的 本 質 與 需 求 , 而 將 法 律 分 毫 不 差 地 與 科 技 結 合 , 則 有 待 商 榷。 翁 學 長 指 出 , 法 律 雖 然 很 深 奧 、 繁 瑣 , 但 只 要 潛 心 研 究 , 「 人 沒 有 道 理 不 懂 人 的 道 理 。 」 而 且 以 文 字 闡 述 為 主 的 人 文 學 科 其 實 並 無 跨 學 科 的 門 檻 限 制 , 即 使 之 前 的 領域與法律 有天壤之別,也不會有 學 習 障 礙 。 有 鑑 於 國 內 數 家 科 技 法 律 所 先 後 成 立 , 翁 學 長 尤 其 鼓 勵 具 有 自 然 學 科 基 礎 的 學 弟 妹 加 入 這 個 領 域 , 一 起 發 現 科 技 法 律 之 美 。 當 大 家 一 窩 蜂地前 往 國 外 留 學 深 造 , 翁 學 長 卻 認 為 法 律 系 學 生 倒 是 不 必 趕 潮 流 。 他 解 釋 說 明 : 「 因 為 法 律 是 用 來 維 持 社 會 秩 序 、 解 決 人 們 問 題 的 學 問 , 如 今 我 們 身 在 台 灣 , 自 然 需 要 學 習 的 是 台 灣 本 土 的 法 律 。 」 雖 然 科 技 產 業 牽 涉 的 智 慧 財 產 權 法 在 國 內 的 歷 史 並 不 悠 久 , 但 隨 著 英 美 法 系 受 到 國 內 重 視 的 程 度 與 日 俱 增 , 這 方 面 的 人 才 已 足 夠 為 目 前 的 困 境 解 套 , 毋 需 捨 近 求 遠 到 國 外 求 學 。 此外,翁學長坦承法律學門不 但 繁 瑣 , 最 難 的 還 是 得 通 過 國 家 考 試 這 一 關 。 就 好 像 醫 學 院 學 生 前 幾 年 都 是 唸基 礎 醫 學 一 樣 , 法 律 系 學 生 也 得 為 了 國 家 考 試 準 備 一 些 冷 門 科 目 , 不 是 專 精 自 己 擅 長 的 學 科 就 行 。 「 其 實 唸 書 不 難 , 問 題 出 在 國 家 考 試 的 制 度 上 。 」 翁 學 長 表 示 , 律 師 高 考 每 年 都 有 許 多 人 報 考 , 但 是 錄 取 率 卻 相 當 低 , 翁 學 長 認 為 律 師 錄 取 的 標 準 應 該 像 醫 學 資 格 考 一 樣 , 有 明 確 的 門 檻 限 制 , 只 要 充 分 努 力 都 可 以 通 過 考 試 。 但 目 前 律 師 錄 取 的 方 法 , 完 全 依 主 考 閱 卷 官 的 主 觀 認 定 , 導 致 有 人 十 年 寒 窗 但 依 舊 因 錄 取 人 數 太 少 而 名 落 孫 山 。

半個交大人

翻開74級電物系畢業紀念冊, 怎麼也找不到翁學長這號人物,原 來翁學長早在大二時選擇降轉台大 電 機 系 , 和 交 大 只 發 生 短 暫 的 關 係 。 「 那 個 時 候 是 覺 得 電 子 物 理

(3)

66 a lu mn i @a l um ni . nc t u. ed u .t w 交大友聲 期390 系 的 課 程 很 龐 雜 , 反 而 不 能 深 入 電 機 或 物 理 學 門 , 加 上 學 校 宿 舍 又 擠 又 亂 , 很 想 回 台 北 的 家 , 就 這 麼 毅 然 決 然 到 台 大 唸 書 了 。 」 翁 學 長 帶 著 靦 腆 的 笑 容 說 道 。 在 台 大 , 有 很 多 通 識 課 及社 團 活 動 可 以 選 擇 , 校 風 很 自 由 , 學 生 的 背 景 與 差 異 性 更 是 多 采 多 姿 。 「 我 覺 得 在 台 大 可 以 學 到 很 多 不 光 是 自 己 領 域 的 東 西 , 而 且 同 學 們 都 很 積 極 主 動 , 這 種 相 互 激 盪 所 擦 撞 出 來 的 智 慧 火 花 常 令 我 激 賞 不 已 也 受 惠 不 少 ! 」 翁 學 長 覺 得 交 大 是 群 性 較 重 的 學 校 , 同 學 們 可 能 會 因 此 缺 少 獨 立 思 考 的 能 力 , 但 是 不 可 否 認 的 是 , 交 大 濃 厚 的 人 情 味 卻 是 在 台 大 感 受 不 到 的 。 「 很 奇 怪 , 現 在 比 較 有 聯 絡 的 同 學 都 是 交 大 的 , 我 又 因 為 工 作 的 關 係 住 在 新 竹 , 沒 想 到 交 大 跟 我 的 一 生 居 然 這 麼 難 分 難 捨 ! 」 其 實 難 分 難 捨 的 還 不 只 這 些 , 翁 學 長 的 賢 內 助 也 是 當 初 同 屆 的 交 大 校 友 。

只羨鴛鴦不羨仙

「 想 當 初 我 可 是 費 盡 千 辛 萬 苦 才贏得美人心,而且我太太還是她 班 上 唯 一 的 女 生 , 競 爭 者 簡 直 有 『 一 拖 拉 庫 』 那 麼 多 。 」翁 學 長 既 驕 傲 又 甜 蜜 地 說 道 。 不 過 當 追 問 學 長 到 底 是 用 什 麼 策 略 贏 得 學 嫂 芳 心 時 , 翁 學 長 堅 決 不 肯 透 露 細 節 , 只 是 笑 笑 地 說 : 「 大 概 是 我 特 別 優 秀 吧 ! 」 翁 學 長 的 確 優 秀 , 從 交 大 電 物 系 、 台 大 電 機 系 、 台 大 電 子 研 究 所 、 東 吳 法 研 所 , 路 途 雖 然 遙 遠 , 翁 學 長 依 然 堅 持 走 出 自 己 的 康 莊 大 道 。 令 人 欽 佩 的 是 , 長 相 酷 似 港 星 伍 衛 國 的 他 , 在 感 情 路 上 還 是 個 專 情 的 長 跑 健 將 , 夫 妻 兩 人 從 大 學 相 戀 至 今 , 無 論 求 學 , 及 至 旺 宏 電 子 工作,都是夫唱婦隨,如影隨形。 「 我 真 的 很 感 謝 我 太 太 , 不 管 我 做 甚麼決定,她總是在背後無怨無悔 地 支 持 我 。 」翁 學 長 遙 看 遠 方 , 一 副深情的樣子說道。翁學長雖然還 很年輕,但之前的際遇可說異於常 人,跨領域求知除了要有驚人的智 慧與耐力,少了家庭的後援,恐怕 要辛苦許多。翁學長的成功,除了 自己的努力外,的確要歸功於他的 另 一 半 !

日本通?

無 意 間 發 現 翁 學 長 會 說 流 利 的 日 文 , 才 知 道 他 曾 到 日 本 留 學 過 一 段 日 子 。 他 利 用 當 兵 期 間 , 參 加 大 大 小 小 無 數 的 考 試 , 幸 運 地 獲 得 日 本 松 下 公 司 贊 助 的 獎 學

(4)

67 F e b r u a r y 2 0 0 2 金 , 退 伍 後 曾 到 日 本 東 京 大 學 深 造 。 追 溯 起 為 何 選 擇 留 學 日 本 的 原 因 , 翁 學 長 摸 摸 頭 笑 著 說 : 「 都 是 電 影 害 的 啦 ! 」 因 為 喜 歡 名 導 演 小 津 安 二 郎 所 導 的 電 影 , 對 日 本 也 就 多 了 份 憧 憬 。 在 日 本 待 了 兩 年 , 陸 續 接 了 一 些 專 案 研 究 , 他 發 現 以 外 國 人 的 身 份 要 在 日 本 落 地 生 根 、 獲 得 日 本 人 的 認 同 , 其 實 相 當 困 難 , 因 此 他 毫 不 猶 豫 地 學 成 歸 國 , 準 備 在 自 己 國 家 的 土 地 上 好 好 發 展 。 翁 學 長 對 於 日 本 求 學 一 事 沒 有 多 談 , 倒 是 對 於 目 前 在 台 灣 很 流 行 的 日 劇 感 到 啼 笑 皆 非 。 「 那 些 日 劇 根 本 不 能 反 映 現 實 , 以 電 梯 女 郎 的 薪 水 在 東 京 根 本 負 擔 不 起 有 衛 浴 設 備 的 公 寓 。 」 雖 然 離 開 日 本 已 有 一 段 日 子 , 翁 學 長 還 是 覺 得 日 本 人 在 東 京 的 生 活 應 該 沒 有 太 大 的 轉 變 , 起 碼 那 兒 寸 土 寸 金 、 大 部 份的 市 井 小 民 得 住 在 狹 小 公 寓 的 情 形 , 仍 是 鐵 的 事 實 。 翁 學 長 並 不 反 對 哈 日 風 , 只 是 他 覺 得 年 輕 人 要 有 自 己 的 想 法 , 不 要 盲 從 , 不 要 被 電 視 劇 浪 漫 的 假 象 給 混 淆 了 。

基 礎 學 門 V S . 通 識 課 程

以 翁 學 長 豐 富 的 求 學 經 驗 , 他 特 別 呼 籲 大 學 生 要 打 好 學 校 所 教 的 基 礎 學 門 。 「 出 了 社 會 , 你 會 發 現 市 面 上 流 行 的 產 品 與 技 術 年 年 不 同 , 有 好 多 根 本 是 學 校 裡 沒 教 的 。 這 時 如 果 你 的 數 理 基 礎 很 強 的 話 , 就 很 容 易 自 學 新 的 技 術 , 不 會 被 潮 流 淘 汰 。 」 翁 學 長 表 示 。 同 樣 是 過 來 人 的 他 , 很 瞭 解 大 學 新 鮮 人 通 常 不 會 意 識 到 未 來 所 要 面 對 的 社 會 有 多 殘 酷 , 「 在 學 校 或 許 唸的 是 當 紅 科 系 , 但 畢 業 後 兩 年 當 兵 回 來 , 搞 不 好 就 變 天 了 。 這 種 事 誰 也 說 不 準 , 學 有 專 精 是 沒 錯 , 但 基 礎 學 門 才 是 那 些 分 枝 散 葉 的 主 幹 , 只 要 主 幹 屹 立 不 搖 , 隨 時 可 造 第 N 個 春 天 呢 ! 」 就 是 秉 持 這 樣 的 信 念 , 翁 學 長 才 能 無 礙 地 跨 領 域 學 習 。 但 是 除 了 基 礎 學 門 ,身 為 二 十 一 世 紀 的 新 新 人 類 還 是 要 擴 充 通 識 學 科 的 知 識 。 「 因 為 這 個 社 會 瞬 息 萬 變 , 我 們 必 須 吸 取 多 方 面 的知 識 , 匯 流 成 自 己 的 一 套 獨 立 思 想 , 然 後 才 能 以 不 變 應 萬 變 。 」 翁 學 長 語 重 心 長 地 說 道 。 他 印 象 中 的 交 大 似 乎 在 通 識 課 程 方 面 , 選 擇 的 多 樣 性 略 嫌 不 足 。 此 外 , 他 也 很 贊 成 設 立 多 樣 的 學 程 供 學 生 跨 領 域 選 修 , 好 讓 學 生 除 了 在 學 問 上 可 旁 徵 博 引 , 在 人 文 涵 養 方 面 也 可齊 頭 並 進 , 這 樣 就 不 會 產 生「 專 家 不 過 是 訓 練 有 素 的 狗 」 的 情 形 了 。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