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 text

(1)
(2)

目次

編輯說明 章節目次

No. 438-A 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序 重刻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 凡例 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目次

入真言門住心品第一 入漫荼羅具緣真言品第二 息障品第三

普通真言藏品第四 世間成就品第五 悉地出現品第六 成就悉地品第七

轉字輪漫荼羅行品第八 密印品第九

字輪品第十

祕密漫荼羅品第十一 入祕密漫荼羅法品第十二 次住祕密漫荼羅品第十三 次祕密八印品第十四 次持明禁戒品第十五 次阿闍棃真實智品第十六 次布字品第十七

受方便學處品第十八 次說釋百字生品第十九 次百字果相應品第二十 次真言百字位成品第二十一 次百字成就持誦品第二十二 百字真言法品第二十三 次菩提性品第二十四 次三三昧耶行品第二十五 說如來品第二十六

次世出世護摩法品第二十七 次說本尊三昧品第二十八 次無相三昧品第二十九 世出世間持誦品第三十 囑纍品第三十一

No. 438-B 重刻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䟦 No. 438-C 大毗盧遮那成道經義釋目錄緣起 卷目次

1

2

3

4

5

(3)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贊助資訊

(4)

編輯說明

本電子書以「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Version 2021.Q1」為資料來源。

漢字呈現以 Unicode 3.0 為基礎,不在此範圍的字則採用組字式表達。

梵文悉曇字及蘭札字均採用羅馬轉寫字,如無轉寫字則提供字型圖檔。

CBETA 對底本所做的修訂用字以紅色字元表示。

若有發現任何問題,歡迎來函 service@cbeta.org 回報。

版權所有,歡迎自由流通,但禁止營利使用。

(5)

No. 438-A 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序

釋 溫古 持明藏宗分條流傳譯久矣世之學者多存有相罕契中道其瑜伽行法隱而未明夫法流不通 弘道者之憂也此毗盧遮那經迺祕藏圓宗深入實相為眾教之源爾厥有中天竺三藏字輸婆 迦羅僧訶唐號善無畏業該八藏名冠五天傳受此經寔為宗匠頃有詔迎之常為扈從禪師一 行命世之生也明鑒縱達智周變通今上屈之久宴中掖具如國史所載聞三藏蘊法寶之囊思 起予之請承詔與三藏譯出此經仍為筆受譯語比丘寶月練諸教相善解方言非禪師不能扣 其幽關非三藏莫能敡其至賾此中具明三椉學處及最上椉持明行法欲令學者知世間相性 自無生故因寄有為廣示無相一一推覈㠯盡法界緣起耳當知無量事迹所有文言結會指歸 無非祕密之藏者也分為三十一品尚慮持誦者守文失意禪師又請三藏解釋其義隨而錄之 無言不窮無法不盡舉淺祕兩釋會眾經微言支分有疑重經搜決事法圖位具列其後次文刪 補目為義釋勒成十四卷以梵文有一二重缺纖芥䊸回開元十五秊禪師沒化都釋門威儀智 儼法師與禪師同受業於無畏又閑梵語禪師且死之日屬仗法師求諸梵本再請三藏詳之法 師閟其文墨訪本未獲之頃而三藏棄世咨詢無所痛哉禪師臨終歎此經幽宗未及宣衍有所 遺恨良時難會信矣夫經中文有隱伏前後相明事理互陳是佛方便若不師授未尋義釋而能 遊入其門者未之有矣溫古嘗接諸賢末肆預聞此經至於絕待玅行非敢窺測不揆愚昧注心 歸仰輒㠯疎拙之思敘其本末焉。

重刻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 凡例

現行本文字差脫頗多不便看讀今據古藏本挍讐訂正但其原本有疑誤者書疑誤恐剩若 其形誤無疑者輒改正焉。

標書一本者即異本也其書三本則有七卷若十卷若十四卷者併備校閱也書山本則傳教 大師勘定本是也智證大師將來十卷者則直書智證本疏則弘法大師將來二十卷者也。

真言并梵名等副梵字者諸本竝隔字書之恐後人所加非疏者意而今悉準原本或傍書對 註或隔字書之。

經疏爛脫原出于聖意葢為防慢法者今不敢改一字然先哲口授所傳非一原本附之今竝 除去讀者宜稟師家提命也。

慈勇 欽識 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目次 卷第一

序 凡例

入真言門住心品第一 卷第二

入真言門住心品之餘 卷第三

(6)

入漫荼羅具緣真言品第二 卷第四

入漫荼羅具緣真言品之二 卷第五

入漫荼羅具緣真言品之三 卷第六

入漫荼羅具緣真言品之四 卷第七

息障品第三

普通真言藏品第四 卷第八

世間成就品第五 悉地出現品第六 卷第九

悉地出現品之餘 成就悉地品第七

轉字輪漫荼羅行品第八 卷第十

轉字轉漫荼羅行品之餘 密印品第九

卷第十一 字輪品第十

秘密漫荼羅品第十一 卷第十二

秘密漫荼羅品之餘

入秘密漫荼羅法品第十二 住秘密漫荼羅位品第十三 秘密八印品第十四

持明禁戒品第十五 阿闍梨真實智品第十六 布字品第十七

卷第十三

受方便學處品第十八 說百字生品第十九 百字果相應品第二十 百字位成品第二十一 百字成就持誦品第二十二 卷第十四

百字真言法品第二十三 說菩提性品第二十四 三三昧耶品第二十五 說如來品第二十六

世出世護摩法品第二十七 說本尊三昧品第二十八 說無相三昧品第二十九 世出世持誦品第三十 囑累品第三十一 緣起

(7)

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目次(終)

No. 438

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卷第一

沙門 一行 述記 入真言門住心品第一

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者梵音毗盧遮那此翻是日之別名即除暗遍明之義然世間日 則有方分若照其外不能及內明在一邊不至一邊又唯在晝光不燭夜如來智慧日光則不如 是遍一切處作大照明無有內外方所晝夜之別復次日行閻浮提一切卉木叢林如其性分各 得增長世間眾務因之得成如來日光遍照法界復能平等開發無量眾生種種善根乃至世出 世間殊勝事業莫不由之而得成辦又如重陰昏蔽日輪隱沒亦非壞滅猛風吹雲日光顯照亦 非始生佛心之日亦復如是雖為無明煩惱戲論重雲之所覆障而無所減究竟諸法實相證時 圓明無際而無所增以如是等種種因緣世間之日不可為喻但取其少分相似故加以大名曰 摩訶毗盧遮那也成佛者是具足梵音應云成三菩提是正覺正知義謂以如實智知過去未來 現在眾生數非眾生數有常無常等一切諸法皆了了覺知故名為覺而佛即是覺者故就省文 但云成佛神變加持者舊譯或云神力加持或云佛所護念然此自證三菩提出過一切心地現 覺諸法本初不生是處言語究竟心行亦寂若離如來威神之力則雖十地菩薩尚非其境界況 餘生死中人爾時世尊往昔大悲願力故而作是念若我但住如是境界則諸有情不能以是蒙 益是故住自在神力加持三昧普為一切眾生示種種諸趣門所喜見身說種種性欲所宜聞法 隨種種心行開觀照門然此應化非從毗盧遮那身或從語或從意生於一切時處起滅邊際俱 不可得譬如幻師以呪術力加持藥草能現種種未曾有事五情所對悅可眾心若捨加持然後 隱沒如來金剛之幻亦復如是緣謝則滅機興則生即事而真無有終盡故曰神力加持經若據 梵本應具題云大廣博經因陀羅王因陀羅者帝釋也言此經是一切如來祕要之藏於大乘眾 教威德特尊猶如千目為釋天之主今恐經題太廣故不具存也。

入真言門住心品者梵本具有二題初云修真言行品次云入真言門住心品竊謂入住之義已 兼修行故離煩文但著其一真言梵曰漫怛羅即是真語如語不妄不異之音龍樹釋論謂之密 號舊譯云呪非正翻也此品統論經之大意所謂眾生自心即是一切智智如實了知名為一切 智者是故此教諸菩薩直以真語為門自心發菩提即心具萬行見心正等覺證心大涅槃發起 心方便嚴淨心佛國從因至果皆以無所住而住其心故曰入真言門住心品也入真言門略有 三事一者身密門二者語密門三者心密門是事下當廣說行者以此三方便自淨三業即為如 來三密所加持乃至能於此生滿足地波羅蜜不復經歷劫數備修諸對治行故大品經云或有 菩薩初發心時即上菩薩位得不退轉或有初發心時即得無上菩提便轉法輪龍樹以為如人

(8)

遠行乘羊去者久久乃到乘馬則差速若乘神通人於發意頃便至所詣不得言發意間云何得 到神通相爾不應生疑則此經深旨也。

經云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住如來加持法界宮者經初五義如智度論中廣明然此經梵本闕 無通序阿闍梨云毗盧遮那大本有十萬偈以浩廣難持故傳法聖者採其宗要凡三千餘頌雖 真言行法文義略周以非大經正本故不題通序今以例加之於義無傷也薄伽梵者論師所解 具有六義今此宗中薄伽是能破義如人執持利器多所摧伏其本未有此名世議觀其事迹故 號為能破者世尊亦爾以大智明破一切識心無明煩惱此等本自無生亦無相貌然慧曰出時 暗惑自除是故義名為破釋論亦云婆伽名破婆名能能破婬怒癡故名婆伽婆二乘雖破三毒 亦不了了盡如盛香器餘氣故在又如草木薪火以力薄故灰炭不盡如來如劫燒火一切都盡 無烟無炭故名婆伽婆復次帝釋聲論謂女人為婆伽是欲求因緣能息煩惱義又是所從生義 金剛頂宗即翻此義云女人者即是般若佛母無礙知見人皆悉從是生其有志求因緣得與相 應煩惱戲論皆悉永息非如世間欲熱雖小止息而實更增也以密教不可直宣故多有如是隱 語學者當觸類思之又薄伽梵者即帶有聲如人多有資財名持資財者以有金故名持金者以 如來具殊勝德名持眾德者釋論亦云婆伽言德婆者言有是名有德婆伽名曰名聲婆者言有 是名有名聲一切世間無有德名聲如佛者則其義也經中多譯為世尊是歎德之總稱西方語 法言及尊者不敢直斥其名必先歎其功德如云大智舍利弗神通目犍連頭陀大迦葉持律優 波離等故此經中例云薄伽梵毗盧遮那今順此方文勢或以世尊居下也。

經云薄伽梵住如來加持者薄伽梵即此毗盧遮那本地法身次云如來是佛加持身其所住處 名佛受用身即以此身為佛加持住處如來心王如諸佛住而住其中既從遍一切處加持力生 即與無相法身無二無別而以自在神力令一切眾生見身密之色聞語密之聲悟意密之法隨 其性分種種不同即此所住名加持處也次又釋歎加持住處故云廣大金剛法界宮大謂無邊 際故廣謂不可數量故金剛喻過一切語言心行適無所依不示諸法無初中後不盡不壞離諸 過罪不可變易不可破壞故名金剛如世間金剛寶有三事最勝一者不可壞故二者寶中之上 故三者戰具中勝故此與釋論三種金剛三昧中喻意大同法界者廣大金剛智體也此智體者 所謂如來實相智身以加持故即是真實功德所莊嚴處妙住之境心王所都故曰宮也此宮是 古佛成菩提處所謂摩醯首羅天宮釋論云第四禪五種那含住處名淨居天過是以往有十住 菩薩住處亦名淨居天曰大自在天王是也今此宗明義以自在加持神心所宅故名自在天宮 也隨如來有應之處無非此宮不獨在三界之表也。

一切持金剛者皆悉集會次明妙眷屬也如來在此宮中為獨處郎有眷屬乎故云此中乃有無 邊眷屬常所集會所謂執金剛等也梵云伐折羅陀羅此伐折羅即是金剛杵陀羅是執持義故 舊譯云執金剛神今謂持金剛兼得淺深二釋於義為勝故隨文便互存其辭若世諦常途所表 則云生身佛常有五百執金剛神翊從侍衛然此宗密意其伐折羅是如來金剛智印如是智印 其數無量能持此者亦復無邊所以然者心王所住之處必有塵沙心數以為眷屬今者心王毗 盧遮那成自然覺爾時一切心數無不入即金剛界中成如來內證功德差別智印如是智印唯

(9)

佛與佛乃能持之約菩提義即有無量無邊金剛印約佛陀義即有無量無邊持金剛者由此眾 德悉皆一相一味到於實際故名集會若少分未等一法未滿即不名一切集會也然以自在神 力所加持故即從心王毗盧遮那現加持尊特之身爾時無量法門眷屬一一皆現執金剛身顯 發如來威猛大勢譬如帝釋手執金剛破修羅軍今此諸執金剛亦復如是各從一門持大空之 戰具能壞除眾生無明堅執一切煩惱故以相況也。

如來信解遊戲神變生大樓閣寶王高無中邊諸大妙寶王種種間飾菩薩身為師子座者大眾

已集應有說法處故次明所住樓閣及師子座也信解者始從真正發心乃至成佛於是中間通

名信解地梵云微吃哩抳多是踊躍義遊戲義神變義謂從初發心以來深種善根起種種願行 莊嚴佛土成熟眾生恒殊勝進不休息故即是超昇騰躍義如人掉動鼓舞能以善巧三業普悅 眾心故此騰躍即名遊戲如是遊戲即是菩薩自在神通言毗盧遮那本行菩薩道時以一體速 疾力三昧供養無量善知識遍行無量諸度門自利利他法皆具足能得如是如來智寶之所集 成祕密莊嚴法界樓觀於一切實報所生最為第一猶如真陀摩尼為諸寶之王故曰遊戲神變 生大樓閣寶王也其高無窮當知廣亦無際以邊不可得故亦復無中此是遍一切處身之所住 處當知如是樓觀亦遍一切處也。

次明樓觀莊嚴之相猶如有人以種種雜色金剛嚴飾金剛然其體性無有差別今亦如是還以 如來種種功德寶王間飾樓閣寶王何以故更無有法出過如是寶性故然此第一寂滅之相以 如來加持神力令應度者隨諸法門表像若可見聞觸知即以此為門而入法界如善財入彌勒 宮殿因緣此中應廣明菩薩之身為師子座者上說金剛法界宮即是如來身次云大樓閣寶王 亦即是如來身今云師子座當知亦爾所以云菩薩身者謂本行菩薩道時次第修行地波羅蜜 乃至第十一地當知後地即以前地為基故云以菩薩身為師子座釋論云譬如師子於眾獸中 獨步無畏佛亦如是於九十六種外道中一切降伏無畏故名人中師子其所坐處若牀若地皆 名師子座今此宗明義言師子者即是勇健菩提心從初發意以來得精進大勢無有怯弱猶如 師子隨所執搏必獲無遺即是自在度人無空過義也若淺略釋者言諸菩薩深心敬法乃至以 身荷載佛師子座故曰菩薩之身為師子座也。

其金剛名曰虗空無垢執金剛乃至金剛手祕密主如是上首十佛剎微塵數等持金剛眾俱及 普賢菩薩慈氏菩薩妙吉祥菩薩除一切蓋障菩薩等諸大菩薩前後圍繞而演法者次列同聞 眾也問曰佛所說經何故先明住處眷屬耶答曰譬如國王若有政令必先出居外朝制斷刑賞 時史著記云某時王在某處與某甲大臣等集議有如是教命欲令境內信伏行之不疑故法王 亦爾將說大法必於大眷屬菩薩眾中令作證明以是因緣聞者生信由信心故能入如是法中 修行得證倍復生信故先列處及眾也虗空無垢執金剛者即是菩提心體離一切執諍戲論如 淨虗空無有障翳無垢無染亦無分別如此之心即是金剛智印能持此印名虗空無垢執金剛 也次虗空遊步執金剛者遊步是不住義勝進義神變義以淨菩提心於一切法都無所住而常 進修萬行起大神通故曰虗空遊步復次虗空無垢執金剛者即阿字門平等種子修無住行譬 如種殖方便根芽漸生故次明發行金剛印也第三虗空生執金剛者如萌芽已生四大時節為

(10)

緣虗空不礙念念滋長菩提心亦復如是以無所得為方便萬行為緣得真實生真實生者所謂 大空生故名虗空生第四被雜色衣執金剛者如萌芽增長莖葉華實漸次滋繁菩提心樹王萬 德開敷亦復如是故云具種種色復次以種種法界色染此無垢菩提心成大悲漫荼羅故名被 雜色衣第五善行步執金剛者此善字梵云毗質多羅有端嚴義種子義譬如已得果實復還為 種子也善行步者即是諸佛威儀謂善知時宜可度不可度等種種通塞以身口意方便俯應群 機曲中規矩皆成佛事故以為名也第六住一切法平等執金剛者謂住一切佛平等性也謂因 果自他有為無為等一切諸法入此如實智中究竟平等同一實際能持此智故以為名也然上 來五句亦皆是如來真實功德無深淺之殊為欲分別令易解故作次第說耳第七哀愍無量眾 生界執金剛者此哀愍亦名救度謂已住平等法性自然於一切眾生發同體悲愍之心諸眾生 界無量故如是大悲亦無限量此是如來一德故能持者因以為名第八那羅延力執金剛者已 發哀愍之心若具大勢則能救護故次明也經中挍量六十象力不如一香象力乃至末後那羅 延力最勝佛生身一一毛孔皆等那羅延力故以喻法界身那羅延力第九大那羅延力執金剛 者謂持祕密神通力也如一闡提必死之疾二乘實際作證已死之人諸佛醫王明見如來性故 則能必定師子吼於救療因緣心不怯弱諸菩薩尚不能爾故復明不共一切摩訶那羅延力第 十妙執金剛者妙名更無等比更無過上義猶如醍醐融妙已極不可復增常不變易無間無雜 如來亦爾一切功德悉皆無比無上諸有所作亦唯為此一事因緣故名妙執金剛第十一勝迅 執金剛者勝謂大空大空即是遍一切處故能起速疾神通也住此乘者初發心時即成正覺不 動生死而至涅槃故名勝迅第十二無垢執金剛者即是離一切障菩提心也譬如真金剛體性 純淨若種種鍊冶眾寶磨瑩倍復光明則知初質尚與微垢共住能持此畢竟淨金剛印因以為 名第十三刃迅執金剛者此刃字梵文是忿中之忿利中之利義翻猶如刀刃也持此金剛利智 一切難斷處悉斷難伏處悉伏故以為名第十四如來甲執金剛者如來甲所謂大慈由此嚴身 故攝護眾生施作佛事不為一切煩惱所傷無能降伏俎壞之者故以為名第十五如來句生執 金剛者句名住處即大空也諸佛自證功德從如來性生此加持身從如來自證功德生以不離 阿字門故名如來句生第十六住無戲論執金剛者所謂住大空慧也謂觀緣起實相無生無滅 不斷不常亦非去來一異是處諸戲論息猶如涅槃持如是智印故得名也第十七如來十力生 執金剛者謂佛方便智如是妙權從何處生謂從如來十智力生持如是印故得名也第十八無 垢眼執金剛者即如來五眼以菩提心畢竟淨故以一切種智觀一切法了了見聞覺知無所罣 礙能持如是金剛印故以為名第十九金剛手祕密主者梵云播尼即是手掌掌持金剛與手執 義同故經中二名互出也西方謂野叉為祕密以其身口意速疾隱祕難可了知故舊翻或云密 迹若淺略明義祕密主即是夜叉王也執金剛杵常侍衛佛故曰金剛手然是中深義言夜叉者 即是如來身語意密唯佛與佛乃能知之乃至彌勒菩薩等於如是祕密神通力所不及祕中最 祕所謂心密之主故曰祕密主能持此印故云執金剛也如是上首十佛剎微塵數等持金剛眾 俱者若具存梵本於列名下一一皆有多聲應云虗空無垢等虗空遊步等乃至祕密主等所以 然者此等上首執金剛一一皆有無量眷屬部類大本當具存耳然統其綱要則枝末隨之於宗 通之用不足為闕所云十佛剎微塵數者如來差別智印其數無量非算數譬喻之所能知且以 如來十種智力各對一佛剎微塵以表眾會之數世界海世界性及一佛剎義如釋論中廣明然

(11)

此毗盧遮那內證之德以加持故從一一智印各現執金剛身形色性類皆有表像各隨本緣性 欲引攝眾生若諸行人慇懃修習能令三業同於本尊從此一門得入法界即是普入一切法界 門也。

次列菩薩眾以四聖者而為上首前明諸執金剛一向是如來智印今此菩薩義兼定慧又兼慈 悲故別受名也亦是毗盧遮那內證功德如執金剛有十佛剎微塵眾當知是諸菩薩法門相對 亦有十佛剎微塵眾以加持故然各從於法界一門現為一善知識身也又般若釋論生身佛成 道時阿難密迹力士等是名內眷屬舍利弗目連等諸聖人及彌勒文殊諸阿毗䟦致一生補處 菩薩等是名大眷屬今謂佛加持身亦復如是諸執金剛各持如來密印名內眷屬諸菩薩大悲 方便普門攝受無量眾生輔佐法王行如來事名大眷屬故大品云欲為諸佛內眷屬欲得大眷 屬者當學般若波羅蜜也普賢菩薩者普是遍一切處義賢是最妙善義謂菩提心所起願行及 身口意悉皆平等遍一切處純一妙善備具眾德故以為名慈氏菩薩者謂佛四無量心今以慈 為稱首此慈從如來種性中生能令一切世間不斷佛種故曰慈氏上云普賢是自證之德本願

已滿欲化眾生令得此道故次明之也妙吉祥菩薩者妙謂佛無上慧猶如醍醐純淨第一室利

翻為吉祥即是具眾德義或云妙德亦云妙音也即言以大慈悲力故演妙法音令一切聞故次 彌勒明之除一切蓋障菩薩者障謂眾生種種心垢能翳如來淨眼不得開明若以無分別法滅 諸戲論如雲霧消除日輪顯照故曰除蓋障如來諸有所說悉皆為此一事因緣故次妙音明之 復次行人雖學般若波羅蜜若無禪定猶如盲者雖遇日光無所能為故次文殊妙慧明除蓋障 三昧也此四菩薩即是佛身四德有所偏闕即不能成無上菩提是故列為上首以統塵沙眾德 諸大菩薩者具出梵文應云摩訶菩提薩埵釋論云菩提名諸佛道薩埵名眾生或名勇心是人 盡欲得諸佛功德其心不可斷不可破如金剛山是名薩埵復次此人心能為大事不退不轉大 勇心故多眾生中起大慈悲成立大乘能行大道得最大處故必能說法破一切眾生大邪見大 愛大我心等諸煩惱故名為摩訶薩埵阿闍梨云據正義當云菩提索哆此索哆者是忍樂修行 堅持不捨義也然聲明有如是法若論文字其義雖正音韻或不流便者得取便安之故世論師 謂為薩埵欲傳習者隨順其辭。

就瑜伽宗薩埵略有三種一者愚童薩埵謂六道凡夫不知實諦因果心行邪道修習苦因戀著 三界堅執不執不捨故以為名二者有識薩埵即二乘也纔覺知生死過患自求出離得至涅槃 染著化城興滅度想於如來功德未生願樂之心故以為名三者菩提薩埵無上菩提出過一切 臆度戲論種種過失是一向純善白淨微妙不可譬類義即是眾生本性不思議心也能忍如是 成道事願樂修行堅固不動故名菩提索哆於如是人中功業最大堪能轉授一切眾生故名摩 訶薩埵此等大眾前後圍繞大日世尊以無量身口意業供養恭敬為聽法故故次明群機嘉會 之時所同聞法即經所謂越三時如來之日加持故身語意三平等句法門也然此經流布閻浮 提略有十萬偈若十佛剎微塵大眾各各廣演身口意差別法門則無限量此說法時分復當云 何故結集者云爾時住於佛日而衍說法也如世間時分則有過去未來現在長短劫量種種不 同且約日行四天下一周晝夜各有初中後分乃至三十時等剎那不住代謝相推以淨眼觀之 三際之相了不可得無終無始亦無去來此實相之日圓明常住湛若虗空無有時分脩短之異

(12)

然以佛神力故故令瑜伽行者於無量劫謂如食頃或演食頃為無量劫延促自在咸適眾機無 定相可得故云如來日也如此時中佛說何法即是身語意平等句法門言如來種種三業皆至 第一實際妙極之境身等於語語等於心猶如大海遍一切處同一鹹味故云平等也句者梵云 鉢曇正翻為足聲論是進行義住處義如人進步舉足下足其迹所住處謂之鉢曇言辭句逗義 亦如是故同一名耳。

今就此宗謂修如是道迹次第進修得住三平等處故名為句即以平等身口意祕密加持為所 入門謂以身等之密印語等之真言心等之妙觀為方便故逮見加持受用身如是加持受用身 即是毗盧遮那遍一切身遍一切身者即是行者平等智身是故住此乘者以不行而行以不到 而到名為平等句一切眾生皆入其中而實無能入者無所入處故名平等法門則此經之大意 也。

時彼菩薩普賢為上首諸執金剛祕密主為上首毗盧遮那如來加持故奮迅示現身無盡莊嚴 藏乃至有情類業壽種除復有芽種生起者謂將說此平等法門故先以自在加持感動大眾悉 現普門境界祕密莊嚴不可思議未曾有事因彼疑問而演說之則聞者信樂倍增深入悟義如 法華序分從地涌出品因緣此中當廣說之復次普賢祕密主等上首諸仁者即是毗盧遮那差 別智身於如是境界又久通達然此諸解脫門所現諸善知識各引無量當機眾同入法界漫荼 羅為饒益此初入法門實行諸菩薩故如來加持奮迅示現身大神通力也如師子王將欲震吼 必先奮迅其身呈現威神材力然後發聲如來亦爾將欲必定師子吼宣說一切智門故先奮迅 示現無量莊嚴藏所謂莊嚴者謂從一平等身普現一切威儀如是威儀無非密印從一平等語 普現一切音聲如是音聲無非真言從一平等心普現一切本尊如是本尊無非三昧然此一一 三昧差別之相皆無邊際不可度量故名無盡莊嚴如來祕密慧也經云除蓋障菩薩於法會中 欲知佛身量故令大目連尋之上至梵宮猶覩如來若對目前佛身威儀說法音聲與本無異乃 至盡其神力往詣佗方佛土亦不異梵宮爾時除葢障菩薩及以目連不能測故即自往觀察過 十方各如恒河沙世界皆見如來不起于座而演說法乃至周極十方盡其神通勢力亦復如是 然後還歸方見除疑天女去佛不遠入於三昧便作是念我聞此天女通達無量三昧門我當觀 之今住何定也又盡心力觀之不測其心所行之處聚集無量天鼓一一皆如須彌山王以神力 同時發聲欲令出定而不能得乃至佛言我未發菩提心時是天女已能住此三昧即是無邊際 義也如是毗盧遮那普於十方一切世界一一皆現佛加持身是一一身各有十佛剎微塵等菩 薩金剛大眾此諸大眾諸根相好亦復無邊如胡麻中油遍滿法界於中無空隙處又如國王有 大庫藏若須示人則自在開發而陳布之故曰莊嚴藏也復次此諸大眾但以佛威神力故得見 如是不思議境界如來若捨加持即不現前非其自心限量之所能及如行者內修般舟三昧外 蒙神力護持能以父母生身見十方佛如清夜無雲仰觀眾星聽聞法音了了無礙然此境界由 行者心淨故生耶由佛加被故生耶若由內心即是從自性生若由佛力即是從佗性生悉皆不 異外道論義以自佗無故和合亦無又復非無因緣而得成就何以故內因外緣隨有所闕即不 現前故當知如是莊嚴相顯時無所從來隱時亦無所去畢竟平等不出於如故經云非從毗盧 遮那佛身或語或意生一切處起滅邊際不可得而毗盧遮那一切身業一切語業一切意業一

(13)

切處一切時於有情界宣說真言道句法此轉釋佛莊嚴藏所以無盡無邊際者以不異如來遍 一切處常住不滅之身也雖常無起滅而能以一切三業普於十方三世一切時處說最實道教 化群生軌匠其心令至佛道。

經云又現執金剛普賢蓮華手菩薩等像貌普於十方宣說真言道清淨句法所謂初發心乃至 十地次第此生滿足緣業生增長有情類業壽種除復有芽種生起者又廣前相言非但示現佛 身充滿十方一切世界所現金剛菩薩等身亦復遍一切處也如十佛剎微塵數諸執金剛菩薩 等身口心印差別不同如是一一本尊像類眷屬皆如毗盧遮那充滿十方一切世界如因陀羅 網互不相妨今略舉三聖者以為稱首也執金剛對金剛智慧門降伏方便普賢對如如法身門 寂災方便觀音對蓮華三昧門增益方便舉此三點則無量不思議妙用皆已攝在其中故特言 之所云等者乃至諸天八部五通神仙如外現曼荼羅之所表示例可知也如是等種種因緣無 數方便普門應現教化群生雖淺深不同麤妙互異然究其實事無非祕密加持各能開示如來 清淨知見若離如是實相印餘皆愛見所生與天魔外道作諸營侶豈得名為清淨句耶次又釋 言所謂清淨句者即是頓覺成佛神通乘也如餘乘菩薩志求無上菩提種種勤苦不惜身命經 無數阿僧祇劫或有成佛或不成佛者今此真言門菩薩若能不虧法則方便修行乃至於此生 中逮見無盡莊嚴加持境界非但現前而已若欲超昇佛地即同大日如來亦可致也復次行者 初發心時得入阿字門即從如來金剛性生芽當知此芽一生運運增進更無退義乃至成菩提 無行可增然後停息故云次第此生滿足此中次第者梵音有不住義精進義遍行義謂初發心 欲入菩薩位故於此真言法要方便修行得至初地爾時以無所住進心不息為滿第二地故復 依真言法要方便修行得入三摩地如是次第乃至滿足十地唯以一行一道而成正覺若於異 方便門開顯密意亦皆不離如是寶乘也緣業生者謂諸有情癡愛因緣造身口意種種虗妄不 清淨業乘如是業生六趣身增長輪迴備受諸苦今修平等三業清淨慧門一切蘊阿賴耶業壽 種子皆悉焚滅得至虗空無垢大菩提心一切如來平等種子從悲藏中生法性芽乃至莖葉華 果遍滿法界成萬德開敷菩提樹王然以四不生義觀之都無所趣亦無起處當知此生即是大 空生也故云有情類業壽種除復有芽種生起復次如來所現十佛剎微塵數等諸善知識及法 界門假令次第觀聽則無量無邊阿僧祇劫不可周遍以佛日加持故於會坐之頃皆悉現前即 是將說此經示不可思議神通瑞相也如文殊師利覩見白毫所照萬八千土諸菩薩種種因緣 皆是行菩薩道即知諸佛將欲開權顯實說法華經當知金剛手等亦復如是普見加持世界唯 說平等法門即知如來將演遍一切乘自心成佛之教故下文所問乘此而生也。

爾時執金剛祕密主於彼眾會中坐白佛言世尊云何如來應供正遍知得一切智智乃至如是 智慧以何為因云何為根云何究竟者如來自證之智設以神力加持亦不可示人前云奮迅示 現無盡莊嚴藏者皆外用之迹耳智者見其條末則諭其宗本如觀象迹超絕眾群其所蹂踐倍 復深廣雖不覩其形當知此象身力必大又如迅靁澍雨能令鳥獸震死百川奔涌懷山襄陵雖 不測其本當知此龍威勢必大今諸大眾亦復如是以覩如來無盡身口意能一時普應法界眾 生妙合根宜曲成佛事則知如來智力必於一念普鑒群機本末因緣究竟無礙照俗之權尚爾 其契實智之境當復云何若法不然則有微迹可尋我已盡覩然不知是法從何得之故執金剛

(14)

手因眾會疑心而問佛言云何如來應供正遍知得此一切智智也梵本云怛佗揭多者怛佗是 如義揭多是來義知解義說義去義如諸佛乘如實道來成正覺今佛名如是來故名如來一切 諸佛如法相知解知已亦如諸法實相為眾生說今佛亦如是故名如實知者名如實說者一切 諸佛得如是安樂性直至涅槃中今佛亦如是去故名如去釋論具含有四義然古譯多云如來 有部戒本云如去阿闍梨意存如去如說今且順古題也梵本云阿羅訶者阿羅是煩惱訶是害 義除義釋論謂之殺賊佛以忍進鎧甲乘持戒之馬定弓慧箭外破魔王軍內滅煩惱賊故以為 名又阿名為不羅訶名生謂佛心種子後世田中不生無明㲉皮脫故復次阿羅訶是應受供養 義以有如是功德故應受天人最上供養故以為名也梵云三藐三佛陀者三藐名正三名遍佛 陀名知故曰正遍知也釋論云若有人言何以故但佛如實說如來如去故應受最上供養耶以 佛得正遍智慧故正名諸法不動不壞相遍名不為一法二法故以悉知一切法無餘是名三藐 三佛陀然此宗中佛陀名覺是開敷義謂由自然智慧遍覺一切法如盛開敷蓮華無有點汙亦 能開敷一切眾生故名佛也梵云薩婆若那若那即是一切智智釋論云薩婆若多者即一切智 一切謂名色等無量二法門各攝一切法如是無量三四五六等乃至阿僧祇法門各攝一切法 是一切法中一相異相漏相非漏相作相非作相等一切法各各相各各力各各因緣各各果報 各各性各各得各各失一切智慧力故一切世一切種相盡遍知是名薩婆若今謂一切智智即 是智中之智也非但以一切種遍知一切法亦知是法究竟實際常不壞相不增不減猶如金剛 如是自證之境說者無言觀者無見不同手中菴摩勒果可轉授佗人也若可以言語授人者釋 迦菩薩蒙定光授決之時即應成佛何以故具修方便要待無師自覺方名佛耶又如目覩世人 為刀杖所傷雖復信其受苦無可疑惑然種種令說終不證知若自身觸受乃得明了耳問意言 云何令我等逮得如是自覺之慧云何得此慧已能為無量眾生廣演分布隨種種趣種種性欲 種種方便道宣說一切智智所謂安立無量乘示現無量身各各同彼言音住彼威儀而此一切 智道猶同一味所謂如來解脫味此妙方便復云何而得也此中種種趣者梵云娜衍亦名為道 下云大乘道等義同也毗婆沙說有五道摩訶衍人多說六道如是廣衍乃至此世界中已有三 十六俱胝眾生趣何況十方一切世界耶性欲者欲名信慧憙好樂如孫陀羅難陀好五欲提婆 達多好名聞等乃至諸得道人亦各有所好大迦葉好頭陀舍利弗好智慧離婆羅多好坐禪優 婆離好知毗尼阿難好多聞等當廣說之性名積習相從性生欲隨性作行或時從欲為性習欲 成性性名染心為事欲名隨緣起是事釋論中具明種種方便道者龍樹云般若與方便等本體 是一而所用有異譬如金師以巧方便故以金作種種異物雖皆是金而各異名今毗盧遮那亦 復如是能以遍一切處真金智體造種種乘復次此中問意即是發起大悲胎藏曼荼羅也於薩 婆若平等心地畫作諸佛菩薩乃至二乘八部等四重法界圓壇此一一本尊身語心印皆是一 種差別乘且如有人志求五通智道即從大悲胎藏現韋陀梵志形為說瞿曇仙等真言行法行 者精勤不久成此仙身更轉方便即成毗盧遮那身也如是或現佛身說種種乘乃至現非人身 說種種乘隨類形聲悉是真言密印或久或近無非毒鼓因緣故經云皆同一味所謂如來解脫 味也所以然者一切眾生色心實相從本際已來常是毗盧遮那平等智身非是得菩提時強空 諸法使成法界也佛從平等心地開發無盡莊嚴藏大漫荼羅已還用開發眾生平等心地無盡 莊嚴藏大漫荼羅妙感妙應皆不出阿字門當知感應因緣所生方便亦復不出阿字門譬如大

(15)

海中波濤相激迭為能所然亦皆同一味所謂鹹味也。

復次執金剛承佛神力為欲發起大悲胎藏祕密方便故復說五種譬喻所謂虗空地水火風也 初句云譬如虗空界離一切分別無分別無無分別如是一切智智離一切分別無分別無無分 別者如毗婆沙義虗空無過無德今如來智身離一切過萬德成就云何得相喻耶但取其少分 相似以況大空耳此中相況有三義一者虗空畢竟淨故二者無邊際故三者無分別故一切智 心性亦如是故以世間易解空譬難解空也初云離一切分別梵云劫波次云無分別者梵云劫 波夜帝所以重言是分別之上更生分別義例如尋伺略觀時名尋諦察名伺又如眼識生時有 麤分別次意識生是細分別舊譯或以劫波為妄執喻意云猶如虗空以無妄執分別故無分別 亦無也又如虗空離種種顯形色相無所造作而能含容萬像一切草木因之生長有情事業依 之得成佛智虗空亦復如是雖離一切相常無起作而無量度門種種妙業皆得成辦故以為喻 也第二句云譬如大地一切眾生依如是一切智智天人阿脩羅依者如世間百糓眾藥卉木叢 林隨其性分無量差別皆從大地而生根芽乃至莖葉華果次第成就為一切眾生作依止處養 育之不亦作是念我今荷負一切世間不念恩德無有勞劵增之不喜減之不憂深廣難測不可 傾動一切智地亦復如是大悲曼荼羅一切種子之所出生即此諸乘無量事業所依止處於生 死涅槃其心平等世間八風不能動搖以如是等少分相似故為喻也第三句云譬如火界燒一 切薪無有厭足如是一切智智燒一切無智薪無有厭足譬如火種假使積薪充滿世界皆如須 彌山王次第焚之無有怯弱不作是念我當燒爾所薪不燒爾所薪熾然不息勝進無厭要所焚 盡已然後隨滅如來智火亦復如是燒一切戲論煩惱薪乃至緣待皆盡即此慧光亦無所依復 次如世間之火貴賤所同用能於暗夜而作照明迷惑顛墜者咸得正路又悉能成就一切諸物 如是一切智火聖者異生平等有之於無始大夜之中令諸行人見如實道次第成就一切佛法 故以為喻第四句云譬如風界除一切塵如是一切智智除去一切諸煩惱塵者如大風起時烟 雲塵霧一切消除大虗澂廓三辰炳現蔚蒸熱惱眾生皆得清涼能使卉木叢林開榮增長亦能 摧壞一切物類又如風性遍無所依自在旋轉無能罣礙如來慧風亦復如是滌除一切障葢煩 惱遊塵令證涅槃清涼法性又復能令一切世出世間善法增長摧壞無明大樹拔其根本而此 無障礙力都無所依故以為喻也第五句云譬如水界一切眾生依之歡樂如是一切智智為諸 天世人利樂者如水大德從高赴下多所饒益能潤草木而生華果又復本性清潔無垢無濁悉 能滿足飢渴眾生洗諸滓穢蠲除熱惱澂深難入不可測量於坑埳之處性皆平等如來智水亦 復如是從真法界流趣世間潤諸等持生助道法成大果實利益群生體無煩惱故清潔能離諸 惑故無垢一相非異故無濁諸有得之思願盡息獲清涼定洗除塵勞湛寂難思證平等性故以 為喻也復次金剛手說此五喻即是發起下文五字義也阿字門為地嚩字門為水囉字門為火 訶字門為風佉字門為空又如世間種子地水火風為緣虗空不礙然後得生隨闕一緣終不增 長一切智性如來種子亦復如是即用一切智門五義自為眾緣能至菩提常住妙果所謂不可 思議不生不滅之因緣也金剛手覩如來獨一法界加持之相心所惟忖必知將說如是法門故 先喻其功德發起大會生解之機然後問佛如是智慧以何為因云何為根云何為究竟耶。

從此以後如來智印定其心廣分別說例如彌勒菩薩覩佛神通之瑞即時憤憤悱悱心有所疑

(16)

為說道場所得法為授菩提記文殊發揮名體指云妙法蓮華然後如來印以實相乘機演說令 動執之徒得離疑網譬如春陽之始萌種甲坼靁風鼓動時雨潤灑得離莩殻由然出生若無機 之人則雖遇際會不能發起深益也。

毗盧遮那佛告持金剛祕密主言善哉善哉執金剛善哉金剛手汝問吾如是義汝當諦聽極善 作意吾今說之乃至諸法無相謂虗空相者以執金剛手祕密之主預測如來加持深意又能發 起時眾作生解因緣仰測聖心不失機會故重言善哉善哉我觀一切天人沙門婆羅門乃至淺 行諸菩薩無能於世尊前發如是問者所以者何以此三句中悉攝一切佛法祕密神力甚深之 事故復歎言善哉金剛手汝能問吾如是義也以如來善哉言音所加持故爾時金剛手無量功 德倍復增明於所受法終無漏失次即誡言汝當諦聽極善作意吾今說之亦為未來弟子明此 囑耳深心受法之儀式也故釋論云若人心善直信是人可聽法若無是相則不能解如說偈云 聽者端視如渴飲一心入於語義中踊躍聞法心悲喜如是之人應為說及無盡意經用心聽法 有二十功德當廣說之。

經云佛告金剛手菩提心為因大悲為根方便為究竟者猶如世間種子藉四大眾緣得生根如 是次第乃至果實成就名為究竟然以中智觀之畢竟不生不滅非不生非不滅是故因果義成 若法不然有生滅斷常之相則墮於戲論皆悉可破因果義不成也今行者觀心實相亦復如是 出過一切戲論如淨虗空於內證所行得深信力薩婆若心堅固不動離業受生成真性生萬行 功德從此增長故曰菩提心為後二句因若望生死中所殖善根則名為果以覩佛法前相故譬 如有人聞善知識言汝今宅中自有無盡寶藏應自勤方便而開發之可使周給一國常足無匱 乏彼既聞已即生諦相信如說而行乃至施功不已漸見前相爾時於寶藏功德應離心疑堪能 發起殊勝加行故菩提心即是白淨信心義也釋論亦云佛法大海信為能入如梵天王請轉法 輪時佛說偈言我今開甘露味門若有信者得歡喜此偈中不言施戒多聞忍進禪慧人能得歡 喜獨說信人佛意如是我第一甚深法微妙無量無數不可思議不動不倚不著無所得法非一 切智人則不能解故以信力為初非由慧等而能初入佛法為令如是淨心堅牢增長。

經中次說大悲為根根是能執持義猶如樹根執持莖葉華果使不傾拔也梵音謂悲為迦盧拏 迦是芸義盧拏是剪除義慈如廣植嘉苗悲如芸除草穢故此中云悲即兼明大慈也且如行者 修供養時若奉一華或塗香等即以遍一切處淨菩提心興供養雲普作佛事發起悲願迴向群 生拔一切苦施無量樂由自善根及與如來加持法界力故所為妙業皆得成就普於一切智地 乃至無餘有情界皆悉生根也隨行者以無疑心所修萬行即由大悲地界所執持故大悲火界 所溫育故大悲水界所滋潤故大悲風界所開發生故大悲虗空不礙障故爾時無量度門任運 開發由如芽根莖枝葉次第莊嚴即是於一切心法具足因緣義也方便為究竟者謂萬行圓極 無可復增應物之權究竟盡能事是醍醐妙果三密之原也又淨菩提心者猶如真金本性明潔 離諸過患大悲如習學工巧以諸藥物種種練冶乃至鏡徹柔耎屈申自在方便如巧藝成就有 所造作隨意皆成規製中權出過眾伎故其得意之妙難以授人也如摩訶般若所明六度十八 空三昧道品總持門等皆入大悲句中即彼萬行所成一切智智之果說名方便由內具方便故

(17)

方便之業即是利佗是以梵音鄔波娜亦名發起如從種子生果果還成種故以為名也。

經云祕密主云何菩提謂如實知自心即是開示如來功德寶所也如人雖聞寶藏發意懃求若 不知所在無由進趣故復指言如上所明第一甚深微妙之法乃至非一切智人則不能解者此 法從何處得邪即是行者自心耳若能如實觀察了了證知是名成菩提其實不由佗悟不從佗 得問曰若即心是道者何故眾生輪迴生死不得成佛答曰以不如實知故所謂愚童凡夫若聞 是法少有能信識性二乘雖自觀察未如實知若如實自知即是初發心時便成正覺譬如長者 家窮子若自識父時豈復是客作賤人耶爾時行者正知心實相故見一切法悉皆甚深微妙無 量無數不可思議不動不倚不著都無所得畢竟如菩提相故復經云祕密主是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乃至彼法少分無有可得無上正遍知義前已說之此中言小分者梵云阿耨即是七微 合成於從緣生色為最微小故以為喻言彼法者離此無相菩提心外更無一法也。

經中次說因緣云何以故虗空相是菩提無知解者亦無開曉何以故菩提無相故者譬如虗空 遍一切處畢竟淨故離一切相無動無分別不可變易不可破壞以如是等少分似相故以喻無 相菩提心然此中復有無量無邊祕密甚深之事實非世間虗空所能遍喻冀諸學者得意忘筌 耳又如虗空遠離戱論分別故無知解相無開曉相諸佛自證三菩提當知亦爾唯是心自證心 心自覺心是中無知解法無知解者非始開曉亦無開曉之者若分別小分能所猶如微塵即取 法相非法相不離我人眾生壽命豈得名為金剛慧耶。

復次經中自轉釋言何以故菩提無相故如釋論云佛智慧清淨故出諸觀上不觀諸法常相無 常相有邊相無邊相有去相無去相有相無相有漏相無漏相有為相無為相生滅相不生滅相 空相不空相常清淨無量如虗空是故佛智無礙若觀生滅者不得觀不生滅觀不生滅者不得 觀生滅若生滅實者不生滅不實若不生滅實生滅不實如是等諸觀皆爾以如是淨菩提心出 過諸觀離眾相故於一切法得無罣礙譬如虗空之相亦無相故萬像皆悉依空空無所依如是 萬法皆依淨心淨心適無所依即此諸法亦復如是菩提相所謂淨虗空相故經復云祕密主諸 法無相謂虗空相也。

爾時金剛手復白佛言世尊誰尋求一切智誰為菩提成正覺者誰發起彼一切智智佛言祕密 主自心尋求菩提及一切智何以故本性清淨故乃至無量功德皆悉成就時執金剛聞佛所說 義薩婆若慧唯是自心乃至無有少法出此心者為未來眾生斷疑惑故而問佛言菩提心名為 一向志求一切智智若一切智智即菩提心者是中誰為能求誰為所求誰為可覺誰為覺者又 復離心之外都無一法誰能發起此心令至妙果若法無有因緣而得成者一切眾生亦應不假 方便自然成佛故佛答言祕密主自心尋求菩提及一切智何以故本性清淨故雖眾生自心實 相即是菩提有佛無佛常自嚴淨然不如實自知故即是無明無明顛倒取相故生愛等諸煩惱 因煩惱故起種種業入種種道獲種種身受種種苦樂故如蠶出絲無所因自從己出而自纏裹 受燒煑苦譬如人間淨水隨天鬼之心或以為寶或以為火自心見苦樂由之當知離心之外無 有法也若瑜伽行人正觀三法實相即是見心實相心實相者即是無相菩提亦名一切智智雖

(18)

復離諸因緣亦非無因而得成就也。

復次世尊欲令眾生如實知自心故更以方便分別演說所以然者若但言自心不生不滅以無 所因故義則難解故先示其著處言心不在內六處不在外及兩中間心不可得如摩訶般若以 無量門入諸法實相今欲舉其宗要但觀內外十二處即攝一切法也行者以無始來多於內法 取著心相故先於內六處以即離相在等方便一一諦觀心不可得無生無相無有處所而作是 念此心或在外耶復於外六處如實觀之心亦無生無相無有處所猶恐錯誤更合觀之於兩中 間亦不可得即悟此心實性本自無生無滅畢竟常淨戱論雲披譬如珠力故水凊水凊故珠現 定不從餘處來也。

經云祕密主如來應正等覺非青非黃非赤非白非紅非紫非水精色非長非短非圓非方非明 非暗非男非女非不男女者前約一切非法明心實相今復約真我明心實相此宗辨義即以心 為如來應正等覺所謂內心之大我也如有一類外道不了自心故而作是言我觀真我其色正 青餘人所不能見或言正黃正赤或言鮮白或言如燕支色今義云紅紫也或言我見真我其相 極短乃至如男子相等唯此是實餘皆妄語然此等眾相悉從緣生無有自性云何得名真實我 耶對如是種種執故佛說如來應正等覺非青色等所以者何是青相畢竟不生故則為非青青 實相不壞故而亦非非青當知如來應正等覺無一定相可說亦不離如是諸相也如有外道阿 闍梨於黑月夜引諸弟子至大象前而告之言我於今者示汝真我時彼眾人或以目覩或以身 觸其視形者則言我今已識真我其色甚白杭然高大其觸牙者則言真我如戈觸耳者則言如 箕觸足者則言如柱觸尾者則言如索各隨所遇情計不同雖復更相是非終不能識其真體若 瑜伽行者開發心明道時照見心王如來如大明中目覩眾色則不生如是諍論也。

次云秘密主心非欲界同性非色界同性非無色界同性非天龍夜叉乃至人非人趣同性者亦 是對諸妄執顯示自心無變易故說言此心不與三界同性也有諸外道計我性即同欲界或同 色界無色界乃至謂非想處即是涅槃或言梵王毗紐天等生一切法然此三界皆悉從眾緣生 求其自性都不可得況令心性同於彼性耶。

次廣分別無量諸眾生趣一一言之皆不與彼同性譬如虗空中雨八功德水一味醇淨隨所受 之器種種差別故或辛或酸或溫或濁然八功德性不與彼同溫解濁息時清凉如故未曾變異 又如真陀摩尼自無定相遇物同其色然其寶性不與彼同若同性者是色隨緣生滅時寶性亦 應生滅也。

復次世尊將欲開示大悲胎藏出生曼荼羅故先正開示心實相門何以故如行者本尊三昧中 說有顯形男女等相及普門示現六趣之身恐諸行人不了心因緣生故於寶王真性而生戲論 故佛說言如來非青非黃乃至此心不與三界六趣同性若能如是觀察則不障菩提心也。

經又云祕密主心不住眼界不住耳鼻舌身意界非見非顯現者前說不心在三處已攝一切法 為未悟者復一一歷法分別若心不與諸趣同性為住眼界法邪乃至住意界邪若心住眼界者

(19)

眼從眾緣生故性相自空無有住處況復心之實相住在眼中如眼界乃至陰入諸法皆應廣說 復次前已破種種外道今說不住諸法為破邊見聲聞故如犢子阿毗曇中說譬如四大和合有 眼法如是五眾和合有人法是人法在不可說藏中說一切有道人言神人一切法門中求不可 得如兔角龜毛常無而陰界入實有自性以如是戲論法故不識其心若能觀心不住諸法則心 無行處戲論皆盡也非見非顯現者如有人言一切眾生本有佛知見性但無明翳瞙除時自能 見理或有人言如是常理非可造作但陰葢雲霧除時日輪自見皆以世諦言之耳若淨菩提心 是可見可現之法即為有相凡有相者皆虗妄云何能見無上菩提。

又經中自說因緣何以故虗空相心離諸妄執亦無分別猶如虗空畢竟淨故一切色像無能染 污之者心性亦爾一切分別無能染污者若無分別即是離一切相也。

經云所以者何性同虗空即同於心性同於心即同菩提如是祕密主心虗空界菩提三種無二 此等大悲為根本方便波羅蜜滿足者如上種種入清淨門皆為發明自心求菩提義今復結言 虗空無垢即是心心即是菩提本同一相而有三名耳即此一法界心雖因緣畢竟不生而不壞 因緣實相以不生故則無能所之異以不壞故亦得大悲為根本方便波羅蜜滿足即是究竟不 思議中道義也。

經云祕密主我說諸法如是令彼諸菩薩眾菩提心清淨知識其心者佛已開示淨菩提心略明 三句大宗竟即統論一部始終無量方便皆為令諸菩薩菩提心清淨知識其心如此經者當知 一切修多羅意皆在此如釋迦如來所說法者當知十方三世一切如來種種因緣隨宜演說無 非為此三句法門究竟同歸本無異轍故云我說諸法如是乃至知識其心也。

經云祕密主云何知自心謂若分段或顯色或形色或境界若色若受想行識若我若我所若能 執若所執若清淨若界若處乃至一切分段中求不可得者世尊前已廣說淨菩提心如實相以 眾生未能得是意懸悟復作方便說此頓覺成佛入心實相門亦為決了十方三世一切佛法故 如一切經中或說諸蘊和合中我不可得或說諸法從緣生都無自性皆是漸次開實相門彼言 諸法實相者即是此經心之實相心實相者即是菩提更無別理也但為薄福眾生而不能自信 作佛自信作佛者甚為難得故世尊且令淨諸垢障將護其心要其令時義契合然後為說即心 之印今經則不如是直約諸法令識其心所以為祕要之藏也初句云謂若分段者是總舉從緣 生法以法待因緣成必有差別相故行者當如是觀察今此分段中何者是心乃至分析推求都 不可得即知此心出過眾相離諸因緣以知心性常如是故爾時一切諸法自然不異於心也顯 色謂青黃等形色謂方圓等境界謂六情所對即六塵也為令人易解故復歷法觀察今此顯形 眾色中何者是心色本非情無覺知相況於是中有心可得如顯形者當知一切色塵亦如是如 色塵者乃至聲香味觸法亦如是行者於外塵中心不可得復觀內身五蘊亦如聚沫泡炎芭蕉 幻化自求性實尚無所有況於其中而得有心如是從麤至細去廣就略乃至現在一念識亦無 住時又復從眾緣生故即空即假即中遠離一切戲論至於本不生際本不生際者即是自性清 淨心自性清淨心即是阿字門以心入阿字門故當知一切法悉入阿字門也已說觀諸法實

(20)

相。

次明觀於我相故言若我若我所若能執若所執若清淨如上於諸陰中種種方便觀心而不可 得何況我人壽者等法從本以來但有假名而於其中有心可得清淨者即外道所計最極清淨 處以為涅槃也如長叉梵志不受一切法而受是見今亦如是取著觀空起智慧而生是清淨想 即於如是想中正觀自心無有生處得入真淨菩提心也已上廣對五陰。

次復說十八界十二處乃至一切分段中求不可得陰界入義阿毗曇中廣明此三法已攝一切 法復云乃至一切分段中求不可得者即是摩訶般若等中歷法廣明者是也如於陰界入分析 求心心不可得當知六度萬行乃至一切總持三昧門中種種求心亦不可得以心不可得故是 心常樂我淨非常樂我淨等相亦復不可得也復次如聲聞人初觀陰界入時即陰求我離陰求 我皆不可得相在亦不可得爾時於八直道中遠塵離垢正法眼生真言門菩薩亦如是初觀陰 界入時即陰求心離陰求心皆不可得相在亦不可得故即時懸悟自心本不生際於如來知見 大菩提道中遠塵離垢得法眼淨若不作如是方便先從著處觀之而但言是心遍一切處畢竟 無相則一切眾生無由悟入當知此觀最為祕要法門也如餘遠離方便諸菩薩漸次修習戒定 智慧於無量劫以種種門觀人法二空猶未能遠離心之影像今真言行者於初發心時直觀自 心實相了知本不生故即時人法戲論淨若虗空成自然覺不由佗悟當知此觀復名頓悟法門 也。

經云祕密主此菩薩淨菩提心門名初法明道菩薩住此不久便得除一切葢障三昧者入佛智 慧有無量方便門今此宗直以淨菩提心為門若入此門即是初入一切如來境界譬如彌勒開 樓閣門內善財童子是中具見無量不思議事難以言宣但入者自知耳法明者以覺心本不生 際其心淨住生大慧光明普照無量法性見諸佛所行之道故云法明道也菩薩住此道時妄想 因緣所有煩惱業苦皆悉清淨除滅譬如有人暗中為利寶所傷謂為蛇毒以作毒想故其心執 著便成毒氣遍入支體垂欲命終時有良醫診之曉其本末即時引至傷處以明燈照之猶見所 傷之寶有血塗相其人了知非毒毒氣亦除分別玩好之具而生喜樂行人亦復如是因淨菩提 心照明諸法故少用功力得除葢障三昧見八萬四千煩惱實相成八萬四千寶聚門故經次云 菩薩住此修學不久勤苦便得除一切葢障三昧若得此者即與諸佛菩薩同等住是中障有五 種一者煩惱障謂根本煩惱乃至八萬四千上中下品障葢淨心及由宿世偏習故妨礙道機不 入佛法二者業障謂過去及現在世造諸重罪乃至謗方等經是人雖有得道因緣以先業障未 除故種種留難不入佛法三者生障謂是人若得勝上無難生處必當悟道然乘先業更受無暇 之身即以報生為障不入佛法四者法障謂此人已得無障生處又有悟道之機以先世曾有障 法等緣故不逢善友不得聽聞正法五者所知障謂此人乃至已遇善知識得聞正法然有種種 因緣兩不和合妨修般若波羅蜜如大品魔事品中廣明亦是先世或曾差佗道機故喜生此障 也行者已得淨除五障三昧爾時於自心中常見十方一切諸佛妙相湛然如覩明鏡乃至於諸 威儀去來睡寤皆不離如是佛會因緣時諸聖者常以勝妙方便啟悟其心梵音慰諭為決疑網 行者隨門隨悟悟已網障隨除不久成就一切佛法故云若得此三昧者即與諸佛菩薩同等住

(21)

當知行人則是位同大覺也以其自覺心故便得佛名然非究竟妙覺大牟尼位猶如淨月雖體 無增減然亦明漸漸增乃至第十五日方能動大海潮也又行者猶與如來共同等住即能以方 便力起五神通不動本心遊諸佛剎現種種身語意興種種供養雲以無盡大願廣修諸度復由 意根淨故次得解無量語言音諸陀羅尼且如一世間中三十六俱胝趣隨彼上中下性種類若 干方俗言辭各各差別皆曉其旨趣應以隨類之音如一世界者一切世界亦如是也梵本嚕多 是大聲囉尾多是小聲涅瞿衫者是長聲又兼多聲所以具足言之欲顯總持境界無所不了對 此方文字難以具翻也以得陀羅尼故能知一切眾生心行謂如是眾生瞋行偏多而貪性薄或 如是眾生貪行偏多而瞋性薄乃至通塞之相無量差別如釋論道種智中廣明是菩薩非但意 根能得知乃至視聽嗅觸亦皆互用無礙又能觀彼根緣為除葢障以種種方便成就眾生莊嚴 佛剎行如來事當知真言門行者乃至一生可得成辦也復次如上所說諸功德一切眾生皆悉 如其本性等共有之但以無明障葢不自了知未能起發如是祕密神通之力今此真言門修行 諸菩薩以見法明道故即生獲除一切葢障三昧得此三昧故即能與諸佛菩薩同住發五神通 以五神通故獲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獲此陀羅尼故能知一切眾生心行而作佛事以能廣作 佛事不斷如來種故則於一切時一切處常為十方諸佛之所護持猶如嬰童始生父母愛心偏 重常不捨離當知如是諸句皆悉次第相釋也復次行者以內具如上功德外為諸佛護持是故 處於生死而無染著猶如蓮華出水不為淤泥之所染污常以四攝方便拔苦眾生乃至無量無 邊阿僧祇劫常在無間獄中身心精進熾然不息無有退沒不辭勞倦何以故淨菩提心其性法 爾如金剛故如是極堅固性即是不從師得住無為戒無垢無濁不可破傷戒者梵云尸羅是清 冷義也譬如水性常冷雖遇薪火因緣則能灼爛諸物然其自性終不可遷若除薪息火自然清 冷如本真言行者亦如是獲除葢障三昧時心之本性即是尸羅非造作法不由佗得故言住無 為戒也如聲聞淨戒要由白四羯磨眾緣具足方始得生又須方便守護如防利刺一期壽盡戒 亦隨亡之此戒則不如是世世生處恒與俱生不假受持常無失犯又由住斯戒故實智增明逮 見不思議中道甚深緣起制止八顛遠離二邊故經次云遠離邪見通達正見迦葉亦云自此以 前我等皆名邪見人也是中慧不正故說名邪見由凡夫二乘不能決擇正知自心實相於諦實 之理乃至空謂不空不空謂空不見古佛所行大菩提路今此菩薩以照見心明道故即時無礙 智生於一切法皆悉現前通達無有錯謬猶如明目者於日光中覩見種種諸色雖無量天魔皆 悉化作佛身各說相似波羅蜜終不能動其少分疑網之心故經次云復次祕密主住此除一切 葢障菩薩信解力故不久勤修滿足一切佛法以如是正見猶若金剛即是最上堅信解力依此 進修如實巧度故得諸佛力無所畏解脫三昧及餘無量佛法皆悉成就也龍樹以為如冶人以 種種方便消融鑛石然後成金若神通者能使土木之類即成金體故云不久勤修便得滿足以 是菩薩初發心時即名佛故真實功德不可度量假使如來於無量無邊阿僧祇劫分別演說猶 不能盡故佛言取要言之是善男子善女人無量功德皆成就也。

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卷第一

卍云珍本奧云。

(22)

此本於山中失却而從 嵯峨殿上尋覓給[王* ]。

元慶八午四月十一日於木丘記[王* ]

御使前相模樣橘朝臣好樹 [王* ]記

(23)

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義釋卷第二

沙門 一行 述記 入真言門住心品第一之餘

爾時執金剛祕密主復以偈問佛乃至不知諸空非彼能知涅槃是故應了知空離於斷常者如 上佛說經之大旨心實相門略以周備時金剛手為令未來眾生具足方便無復餘疑故以偈問 佛請世尊廣演其義是中略有九句初句云何世尊說此心菩提生者即是菩提心生也如華嚴 經廣說歎發菩提心功德今此中直問心密印云何了知此心菩提種子發生若已發生其性云 何第二句復以云何相知發菩提心者相謂性成於內必有相彰於外如般若中廣明阿毗拔致 相貌今此中亦問菩提心生時有何相貌也經云願識心心勝自然智生說者是如實歎佛功德 請敷演前二句義初云識心是心自覺之智次又言心即是心之實相意明境智俱妙無二無別 故重言之自然智即是如來常智唯是心自證心不從佗悟言佛既於識心人中最為第一必能 知此菩提發生及其微相唯願說之也第三句云大勤勇幾何次第心續生者大勤勇即是佛之 異名也歎德而復發問有幾心次第而得是心也第四第五句云心諸相與時願佛廣開演者問 此諸心差別之相及相續勝進凡經幾時而得究竟淨菩提心也第六句云功德聚亦然者言是 心微妙功德亦願世尊廣開演之故云亦然也第七句云及彼行修行者次問當以何行云何修 行而能獲得無上悉地亦可分為二句也第八句第九句云心心有殊異唯大牟尼說者謂眾生 異熟識心與瑜伽行者殊異之心亦願世尊分別廣說牟尼者是寂嘿義言佛身語心皆究竟寂 滅過語言地以對二乘小寂不可為譬故云大牟尼也阿闍梨言如是九句或可分為十句從此 以後迄至經終皆是如來酬九問之意廣分別說然佛觀當時眾會務令得意求宗或後問先答 文無定準或轉生疑問以盡支流如下文入大悲藏曼荼羅等即是答修行句百字果等即是答 殊異心及功德句其餘隨有相應處皆以類觀之義可知也。

次如來答金剛手偈中善哉善哉佛真子廣大心利益者以從如來種性生從佛身語心生故曰 真子如前大日世尊現廣大加持境界今祕密主亦欲普為如是無量應度眾生速成大行裂大 疑網同獲三平等句無盡莊嚴故佛歎言善哉佛子汝今能以廣大心為利益無量眾生故發如 是問也次云勝上大乘句心續生之相諸佛大祕密外道不能識者略有七義故名大乘一者以 法大故謂諸佛廣大甚深祕密之藏毗盧遮那遍一切處大人所乘二者發心大故謂一向志求 平等大慧起無盡悲願誓當普授法界眾生三者信解大故謂初見心明道時具足無量功德能 遍至恒沙佛剎以大事因緣成就眾生四者以性大故謂自性清淨心金剛寶藏無有缺減一切 眾生等共有之五者依止大故謂如是妙乘即法界眾生大依止處猶如百川同趣大海卉木依 地而生六者以時大故謂壽量長遠出過三時師子奮迅祕密神通之用未曾休息七者以智大 故謂諸法無邊故等虗空心自然妙慧亦復無邊窮實相源底譬如函葢相稱以如是七因緣故 於諸大乘法門猶如醍醐淳味第一故云最勝大乘也乘名進趣句名止息之處故云大乘句也 心續生之相者雖此心畢竟常淨猶如虗空離一切相而亦從因緣起有心相生猶如大海波浪

(24)

非是常有亦非常無若常有者不應風飆止息則澄然而靜若常無者不應風飆纔起鼓怒相續 當知是心從緣起故即是不生而生生而不生無相常相相常無相甚深微妙難可了知諸佛祕 密之印不妄宣示是故凡夫二乘兩種外道非但不識無生滅心亦復不識生滅心故云諸佛大 祕密外道不能識我今悉開示一心應諦聽也次偈云越百六十心生廣大功德其性常堅固知 彼菩提生者是略答初問云何即知菩提心生今佛告言越百六十相續心即是淨菩提心如有 人問云何知此乳中醍醐生答言若乳酪生熟酥麤濁變異之相悉已融妙無復滓穢當知即是 醍醐生也行者最初開發金剛寶藏時見是心性如淨虗空超諸數量爾時離因業生佛樹芽生 此芽生時已遍法界何況枝葉華果故云生廣大功德以過心行戲論故不可破不可轉猶若閻 浮檀金無能說其過惡故云其性常堅固若知自心有如是印當知是菩提生也次有一偈半略 答菩提心相貌以世間更無有法可以表示淨菩提心相者唯除太虗空喻少分相似故云無量 如虗空譬如虗空不為烟雲塵霧之所染汙其性常住離諸因緣假使八方大風吹盡世界亦不 能令其動自本初以來常自寂滅無相非適今也心相亦爾從無始以來本自不生以本不生故 無有一法能令染汙動搖常住不變永寂無相故云不染汙常住諸法不能動本來寂滅無相爾 時行人為此寂光所照無量知見自然開發如蓮華敷故云無量智成就此智成就即是毗盧遮 那心佛現前故云正等覺顯現梵本云三藐三佛陀現也佛已略說如是心實相印若行者與此 相應當知已具堅固信力然此信力本從真言門供養儀軌行法如說修行得至淨菩提心故云 供養行修行從是初發心也此中供養有二種一者外供養二者內供養下文當廣說耳或有說 言但觀心性無相無為不應種種紛動行菩薩道此說非也如以四種不生觀鑛中金性雖復在 因在果常自無減無增若不以方便消融滓穢則此不生金無由可得行人亦復如是若不以三 種祕密方便供養行門消融百六十心鑛石之垢何以得此淨菩提心龍樹阿闍梨中道正觀正 以從緣起故無生義成而汝謂龜毛兔角為不生是故墮在失處又如世人覩真金百鍊不移以 為妙性窮極若五通仙人以諸藥物種種鍊冶能化土石之類盡為金寶其有服食之者住壽長 遠神變無方當知真金性中自有如是力用但世人無祕密方便故不能得耳淨菩提心亦如是 若以大悲萬行種種鍊冶得成神變加持不思議業故不應未得謂得保初心為極果也。

經云祕密主無始生死愚童凡夫執著我名我有分別無量我分祕密主若彼不觀我之自性則 我我所生者以下答心相續義也欲明淨心最初生起之由故先說愚童凡夫違理之心無始生 死者智度云世間若眾生若法皆無有始經中佛言無明覆愛所繫往來生死始不可得乃至菩 薩觀無始亦空而不墮有始見中愚童義如先說凡夫者正譯應云異生謂由無明故隨業受報 不得自在墮於種種趣中色心像類各各差別故曰異生也其所計我但有言語而無實事故云 執著我名言我有者即是我所如是我我所執如十六知見等隨事差別無量不同故名為分次 釋虗妄分別所由故云祕密主若彼不觀我之自性則我我所生也若彼觀察諸蘊皆悉從眾緣 生是中何者是我我住何所為即蘊異蘊相在耶若能如是諦求當得正眼然彼不自觀察但展 轉相承自久遠以來祖習此見謂我在身中能有所作及長養成就諸根唯此究竟道餘皆妄語 以是故名為愚童也。

經云復計有時者謂計一切天地好醜皆以時為因如彼偈言時來眾生熟時至則催促時能覺

(25)

悟人是故時為因更有人言雖一切人物非時所作然時是不變因是實有法細故不可見以華 實等果故可知有時何以故見果知有因故此時法不壞故常亦以不觀時自性故而生如是妄 計也經云地等變化者謂地水火風虗空各各有執為真實者或云地為萬物因以一切眾生萬 物依地得生故以不觀地之自性但從眾緣和合有故而生是見以為供養地者當得解脫次有 計水能生萬物火風亦爾或計萬物從空而生謂空是真解脫因宜應供養承事皆應廣說。

經云瑜伽我者謂學定者計此內心相應之理以為真我常住不動真性湛然唯此是究竟道離 於因果不觀心自性故如是見生以為真我但住此理即名解脫也經云建立淨不建立無淨者 是中有二種計前句謂有建立一切法者依此修行謂之為淨次句謂此建立非究竟法若無建 立所謂無為乃名真我亦離前句所修之淨故云無淨也由不觀我之自性有如是見生廣說如 上經云若自在天若流出及時者謂一類外道計自在天是常是自在者能生萬物如十二門中 難云若眾生是自在子者唯應以樂遮苦不應與苦應但供養自在則滅苦得樂而實不爾但自 行苦樂因緣而自受報非自在天作又若自在作眾生者誰復作此自在若自在自作則不然如 物不自作若更有作者則不名自在如彼論廣說也計流出者興建立大同建立如從心出一切 法此中流出如從手功出一切法譬如陶師子埏埴無間生種種差別形相次云時者與前時外 道宗計小異皆自在天種類也經云尊貴者此是那羅延天外道計此天湛然常住不動而有輔 相造成萬物譬如人主無為而治有司受命行之以能造之主更無所尊貴者故名尊貴又此宗 計尊貴者遍一切地水火風空處昔有論師欲伏彼宗計故往詣天祠於彼天像身上坐而飲食 西方以飲食之殘為極不淨皆共忿怒論師言如所宗豈非遍一切處地水火風空界相答言如 是論師言彼即地水火風我亦如是以之相入何所不可而忿怒邪彼眾默然不能加報亦由不 觀我之自性故生如是妄計也經云自然者謂一類外道計一切法皆自然而有無造作之者如 蓮華者生而鮮潔誰之所染如棘刺端利誰所削成故知諸法皆自爾也有師難云今目觀人造 舟船室宅之類皆從眾緣而有非自然成云何自爾邪若謂雖有而未明了故須人功發之是亦 不然既須人功發之即是從緣非自然有也經云內我者有計身中離心之外別有我性能運動 此身作諸事業難者云若如是者我即無常何以故若法是因及從因生皆無常故若我無常則 罪福果報皆悉斷滅如是等種種論義至挍量中廣明經云人量者謂計神我之量等於人身身 小亦小身大亦大智度云有計神大小隨人身死壞時神亦前出即與此同然彼宗以我為常住 自在之法今既隨身大小即是無常故知不然也經云遍嚴者謂計此神我能造諸法然世間尊 勝遍嚴之事是我所為與自在天計小異如中論破自在云自在天何為不盡作樂人盡作苦人 而有苦者樂者當知從愛憎生故不自在今遍嚴者既能造諸福樂而不能以樂遮苦何名遍常 自在耶經云若壽者謂有外道計一切法乃至四大草木等皆有壽命也如草木伐已續生當知 有命又彼夜則卷合當知亦有情識以睡眠故難者云若見斬刈還生以為有命則人斷一支不 復增長豈無命邪如合昏木有眠則水流晝夜不息豈是常覺皆由不觀我之自性故生種種妄 見也經云補特伽羅謂彼宗計有數取趣者皆是一我但隨事異名耳若有從今世趣於後世是 則識神為常識神若常云何有死生死名此處沒生名彼處出故不得言神常若無常則無有我 如佛法中犢子道人及說一切有者此兩部計有三世法若定有過去未來現在則同有數取趣

(26)

者失佛三種法印西方諸菩薩作種種量破彼宗計也經云若識者謂有一類執此識遍一切處 乃至地水火風虗空界識皆遍滿其中此亦不然若識遍常應獨能見聞覺知而今要由根塵和 合方有識生則汝識神為無所用又若識神遍五道中云何復有死生邪故知不爾也經云阿賴 邪者是執持含藏義亦是室義此宗說有阿賴邪能持此身有所造作含藏萬像攝之則無所有 舒之則滿世間不同佛法中第八識義也然世尊密意說如來藏為阿賴邪若時佛法中人不觀 自心實相分別執著亦同我見也經云知者見者謂有外道計身中有知者能知苦樂等事復有 計能見者即是真我智度云目覩色名曰見者五識知名為知者皆是我計隨事異名也難者云 汝言能見是我而彼能聞能觸知者為是我不若皆是者六根境界互不相知一不可作六六不 可作一若有非我者是亦同疑故知根塵和合有所知見無別我也經云能執所執謂有外道言 身中離識心別有能執者即是真我能運動身口作諸事業或有說言能執者但是識心其所執 境界乃名真我此我遍一切處然內外身受心法性皆從緣生無有此自性是中所執能執尚不 可得何況我邪亦由不觀我之自性故作是說也經云內知外知者亦是知者別名分為二計有 計內知為我謂身中別有內證者即是真我或以外知為我謂能知外塵境界者即是真我也經 云社怛梵者謂與知者外道宗計大同但部黨別異故特出之耳經云若摩奴闍者智度翻為人 即是人執也具譯當言人生此是自在天外道部類計人即從人生故以人為名唐三藏云意生 非也末那是意今云末奴聲轉義別誤耳經云摩納婆者是毗紐天外道部類正翻應云勝我言 我於身心中最為勝妙也彼常於心中觀我可一寸許智度亦云有計神在心中微細如芥子清 淨名為淨色或如豆麥乃至一寸初受身時最在前受譬如像骨及其成身如像己莊唐三藏翻 為儒童非也儒童梵云摩拏婆此中云納義別誤耳(此二名是菩提闍梨解)經云常定生彼外道計我 是常住不可破壞自然常生無有更生故以為名也經云聲非聲者聲即是聲論外道若聲顯者 計聲體本有待緣顯之體性常住若聲生者計聲本生待緣生之生已常住彼中復自分異計如 餘處廣釋非聲者與前計有異彼計聲是遍常此宗悉撥為無墮在無善惡法亦無聲字處以此 為實也。

經云祕密主如是等我分自昔以來分別相應希求順理解脫者經中略舉三十許事若隨類差 別則有無量無邊如人坐得四禪即計此法為真實常理或生是念我是得禪者如是等皆是我 分相應例可知也皆由不觀我實相故但從久遠以來相承祖習此見各各自謂有大師薄伽梵 一切知見者以善修瑜伽故現覺此法而為世間說之唯此是究竟道更無餘道如劫初時獨有 一天先生梵界而作是念若更有眾生來與我共住豈不善哉時有上界天命終來生此中先生 者即謂之言由我念力故汝得生此汝即我所生也彼亦作是念是尊能生我等便相隨順計為 最初有我者從是以來謂是梵天王能造世間如是展轉生於異見不可勝記希求順理解脫者 順理梵音瑜祇即是古昔修瑜伽行者謂彼得真解脫是萬物之宗今順彼行希求解脫故云然 也已上皆是破壞內外因果違理之心次明最初順理之心即是世間八心也。

經云祕密主愚童凡夫類猶如羝羊或時有一法相生所謂持齋彼思惟此少分發起歡喜數數 修習祕密主是初種子善業發生羝羊是畜生中性最下劣但念水草及婬欲事餘無所知故順 西方語法以喻不知善惡因果愚童凡夫也世間從久遠來展轉相承有善法之名然以違理之

Figure

Updating...

References

Related subjec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