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時民間的防護組織:警防團

Loading.... (view fulltext now)

全文

(1)

18 19

警防團

戰時民間的防護組織:警防團

文/郭怡棻(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碩士) 圖片提供/國立臺灣圖書館

「為了應對此國際局勢,我個人非得準 備好相應的對策才行。首先,派傭人到六甲 去護送雪芬母子回佳里,其次切實做好家庭 防空避難設備,檢視天窗、燈火。……今天 防衛團的工作沒輪到我,第一次度過燈火管 制下的漫漫長夜。」

1941 年底日軍攻擊美國珍珠港海軍基 地隔日,醫師作家吳新榮深刻感受到漫天戰 雲欲來的氣氛,在日記中寫下相應對策,除 派人從娘家接回妻兒安頓,也要做好家庭防 空措施,避免空襲受難。在防空警報未解除

、持續燈火管制的黑夜,擔任佳里街防衛團 西分團防毒班長的他,剛好不用輪值,記載 下戰局變化及未來的自處之道

進入 1930 年代後的日本與臺灣逐漸被 戰爭陰影壟罩。九一八事變後,日本國內興 起「都市防空」觀念,也積極提倡在軍方主 動監視出擊外,民間平時應做好防空訓練,

減少空襲損害。1932 年日本本土設立「防 護團」,利用民眾自身力量從事防空事務,

保衛家園。1936 年〈臺灣國民防衛規程〉

公布,臺灣成立「防衛團」,同樣以地方民 眾為主體,接受官方指揮進行防空演練與準 備工作,同時也有工廠、礦場、港口、政府 機關等所組成的「特殊防衛團」。防衛團的 任務有防空監視、警報傳達、警備、防火、

防毒、救護、配給等,協助軍隊、警察與消 防組進行防空活動。吳新榮即在前述背景下 加入佳里街防衛團。

珍珠港事件後,起初日軍勢如破竹,相 繼占領了南洋諸島;1942 年中途島戰役後

,戰局扭轉,如同吳新榮所預感的,戰火越 過海洋延燒到臺灣,人們處在隨時會被敵機 空襲的恐怖下。1943 年 3 月 26 日「臺灣警 防團令」公布,4 月 1 日吳新榮所屬的防護 團,壯丁團、消防組同時解散,合併成「警 防團」。

改組成警防團早有跡可循。日本本土於 1939 年 1 月 24 日公布「警防團令」,4 月 1 日正式將警戒防禦水火災的消防組與防止 減輕空襲危害的防護團,合併為警防團。

臺灣方面,據《臺灣日日新報》報導,

早在 1938 年年底日本內務省研議組織警防 團時,總督府與臺灣軍方曾召開特別幹事會

,討論將警察系統的壯丁團、消防組和內務 系統的防衛團體,統合成警防團,卻無疾而 終;直到情勢轉危,人力物資逐漸短缺,三 者業務互有重疊,指揮命令系統交錯,在強 化防衛機制、統一防空機關的考量下,整合 遂成為必要。當「臺灣警防團令」公布後,

《臺灣日日新報》即在頭版以「防空、消火

、治安完備/警防命令一元化實現」的標題

形容此事。

根據「臺灣警防團令」與「臺灣警防團 令施行細則」規定,警防團在各市街庄設立

,經費由地方負擔,並受地方行政首長、警 察署長、消防署長(負責消防事務)監督指 揮,定期查閱訓練成果與設備器材。值得注 意的是,警防團實際的指揮者仍是警察機關

,這與 1943 年兵事防空業務由內務系統完 全移轉到警察系統辦理的背景有關。人員部 分,警防團由團本部、分團、部、班構成,

人員的任免權力掌握在知事、廳長、郡守、

警察署長。警防團正副團長多由在臺日人或 臺籍地方社會領導人物出任,譬如前輩畫家 李梅樹、出身霧峰林家的林猶龍,就分別擔 任過三峽街及霧峰庄警防團長。一般團員則 由 18 歲至 50 歲的男性構成,救護部門得設 女性團員。

警防團的任務有防空、水火消防事務,

以及向來由壯丁團負責的警備輔助工作,包 括冬防警戒、交通管制、防諜防犯等。空襲 時往往會引起火災蔓延而損傷慘重,使得消 防工作格外重要。在敵機頻繁來襲的戰爭後 期,警防團的任務又以防空、消防工作最為 吃重。警防團主要分四大部門,分別是負責 警報傳達、燈火管制的「警報部」;從事警 備宣導、交通指揮、避難工作的「警備部」

;預防鎮壓水火災的「防火部(亦稱消防部

)」;以及擔任 防毒、救護的「

救護部」。在有 必要設置常備消 防設施的地區,

另設直屬團本部 的「常備消防部

」,由原本的常 設消防員充任。

另外,各地警防 團會依實際情況 調 整 組 織 業 務

, 譬 如 新 竹 市

警防團為鼓舞團員士氣、陶冶情操,即在團 下設立音樂班。

警防團分團的末端編制下有「奉公防空 群」,將各戶人家納入防空體系,平時由警 察透過警防團施以防空訓練及準備防空器材

,空襲時能在警防團趕到前先進行初步滅火 和救護。此外,警防團也是戰爭中人力與資 金動員的主要團體,例如當「海軍特別志願 兵制度」在臺實施之際,報載有數個警防團 全員志願提出申請,或捐納國防獻金及軍機

,讓當局「感激不已」。

宜蘭耆老李英茂小時候對警防團的印 象是:「騎著腳踏車,搖著警報器,在街頭 巷尾到處通告空襲警報。」醫師黃稱奇在自 傳性小說《撐旗的時代》中,寫到在戰時燈 火管制的夜裡,大稻埕的點心攤「用布袋密 密層層的包圍起來,萬一漏光了,馬上會有

『警防團』團員來大罵,所以遮光很徹底。

」在老一輩臺灣人記憶中,警防團始終與戰 爭空襲經驗相伴。戰爭結束後,將基層民眾 編入國家防衛體制的警防團隨之走入歷史,

部分警防團員在戰後被納入各地義勇消防隊

,繼續守護地方安全。

▲防護團警護班團員巡視鐵道、電信設備。(出處:《臺 灣の防衛》)

▲警防團常備消防部非常備員制服樣式。(出處:《實務 指針防空關係法令例規集》)

▲臺北市南警防團副團長武藤曉 三訓練奉公防空群之著作。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