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ening Skill or State? Self-Narrative of Mindful Listening in a Counseling Process.

45  Download (0)

全文

(1)

聆聽是技巧亦或狀態?「論」諮商歷程中心理師正念聆聽之自我敘說

洪菁惠 摘要 本研究旨在探索諮商歷程中心理師運用正念聆聽的內隱活動、外顯作為、及其可操 作行動與方向。聆聽乃諮商介入的基礎,心理師正念靜心可將臨在當下的聆聽視野帶入 諮商歷程,以提供更適合當下諮商需求的介入與策略。本研究採現象學觀點針對自我敘 說進行詮釋性探究。資料來源包括本研究心理師諮商後記錄、本研究督導與受督者的督 導紀錄、實務心得日誌、及再次反思諮商與督導紀錄的覺察文本。本研究發現心理師: (1)正念聆聽依賴心理師的臨在與調頻,這同時是臨在當下的內隱及外顯作為;(2)正 念聆聽當下的態度與感受,有助於對諮商歷程的後設思維與介入覺察更加清晰,並可即 時調頻以臨在當下;(3)正念聆聽當事人非口語訊息與過往困擾軌跡及文化脈絡具連結 性;(4)正念聆聽更能幫助諮商雙方回到此時此刻,自發地讓內在洞見產生;(5)正念 聆聽幫助心理師更具懸置訊息的內在能力,以及臨在引導賦能對話的諮商介入。最後, 根據前述探討,提出本研究建議。 關鍵詞:正念聆聽、臨在、調頻、當下 洪 菁 惠 國立屏東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juliahung99@mail.nptu.edu.tw) Journal of Indigenous Counseling Psychology 2 0 2 0 , v o l . 1 1 , n o . 3 , p p . 1 - 4 5 本 土 諮 商 心 理 學 學 刊

(2)

壹、緒論

一、 從聆聽到臨在聆聽

聆聽是諮商介入的基礎。新手心理師或實習心理師常因表現焦慮而干擾諮商晤談 (邱珍琬,2017;陳增穎,2005)。實習心理師常期待教師給予清楚明確的指示可供遵辦 (Magnuson & Norem, 2015)。學習目標倚賴可直接操作的技巧,關心可「做些什麼」 (what to do)與「如何回應」(how to respond)而忽略「聽懂什麼」(what I understand after listening)。於是諮商中,當事人(本文以此指稱諮商個案)從語言表達到非語言訊 息的顯露,儘管已被心理師「聽到」或「看到」,但並非表示已經被「聽懂」或「看懂」。 邱珍琬(2017)認為心理師的專注聆聽意指真心想要了解當事人的態度,而非想著等等 可以問些什麼。實習或新手心理師常未能懂得專注聆聽的重要性,其要義就是全然投入 當下。 投入當下的聆聽是心理師將注意力放在諮商互動的此時此刻(Erford, 2017/2015)。 心理師投入當下聆聽的臨在回應,也有助於當事人放鬆地投入晤談,這對提升整體諮商 效益也有幫助。臨在(presence)當下意味著心理師對眼前的當事人全心全意地投入(Joyce & Sills, 2001/2010)。心理師全心全意地臨在聆聽的狀態,乃同時運用了聽覺、視覺、感 覺、愛與知識等當下多種覺受的身心活動(Schure, Christopher, & Christopher, 2008)。從 當事人出現的那一刻起,其口語或非口語訊息都是心理師聆聽對象,必要時都是諮商有 用材料。而當事人對當下諮商情境的感受,不僅受諮商空間布置的影響;心理師的語言 內容及非口語訊息也是當事人「聆聽」與「評估」眼前這位對話者可否信賴的材料(Hill, 2014/2017)。無法臨在的聆聽狀態,會是阻礙正確聆聽的干擾。實習或新手心理師常好 奇如何給出正確回應,研究者以為關鍵在於心理師讓自己臨在當下,投入諮商互動氛圍, 自然產生適合當事人當下需求的回應。 二、 對諮商聆聽的教學反思 心理師專注聆聽自然會在適當時機給出適切提問。不過常見受督者(諮商專業的受 督者是指實習心理師或領有證照心理師尋找督導以增進專業之人),其學習興趣傾向於 期待督導提供明確指示以增長技術並完美呈現(Magnuson & Norem, 2015),而非習得如 何投入當下以專注聆聽並讓適切提問自然發生(Clarkson, 1999/2002)。研究者身為督導, 常因受督者缺乏臨在聆聽態度而致影響諮商品質而感苦惱。於是利用「見習接案」(亦即 讓受督者參與研究者擔任心理師的「接案歷程」;見習接案均在當事人同意下進行),發

(3)

展受督者臨在聆聽能力。見習接案後,研究者再以督導角色和受督者共同討論「聆聽」 內涵。而受督者有些回饋也著實讓研究者驚訝,例如一位見習受督者表示「以前老師說, 我根本沒有在聽,其實我很不服氣。讓妳這麼生氣,我也很不想。因為我覺得我有在聽 啊!看過老師接案後,我才明白什麼是聆聽!」。這位受督者曾因督導對他未能看重聽 懂態度而生氣感到氣餒,終於在見習接案現場的聆聽中領會,全然投入當下的聆聽究竟 何義。 研究者驚覺過往對受督者「本應自行(學會)聽懂」當事人訊息的理解原來是個錯 誤。原來臨在聆聽同樣需在課堂中督導時被強調與訓練。原來助人專業的培育過程,關 於「聆聽」訓練,並非如其他助人技巧、理論、個案概念化或倫理議題同樣受到重視。 研究者發現,原來: (1)心理師的聆聽品質,並非全有全無現象,而是有著階段性發展歷程。McLeod 與 McLeod(2011)指出諮商專業的發展是一個循環學習的歷程;諮商實務工作者在持 續接受教育、實際接觸當事人、並增長專業能力上呈現循環學習的發展歷程(陳增穎, 2005)。新手心理師從「聽到」乃至「聽懂」、從抱持「開放性」聆聽到具有「方向性」、 從只聽困擾表象到能聽出「性格特質」及涵養此性格之「文化脈絡」,這些聆聽皆須心理 師對自身在地文化的主流與邊緣先有覺察,方能理解當事人困境的觀點與感受。更重要 的是心理師須對自身人性觀點有所覺察,因為這將影響諮商意圖、如何理解當事人困擾 及其置身文化脈絡與建構解決之道等(Corey, 2017)。 (2)心理師的自我覺察是有效治療的先決條件(邱珍琬,2017)。阻礙聆聽品質的 因素與心理師性格、對自身價值與信念缺乏覺察有關(李明峰,2014)。例如心理師「無 意識」地在諮商中有疑惑便提問,致使中斷當事人當下的描述思緒;表層意識以為這是 收集資料,但在督導細究後才知並無諮商意圖,純屬無意識反應;或者慣常看見自己不 足而習於自我批評以防懈怠的進取型心理師,也可能慣常看見當事人的不足。因此,具 有效能的心理師須增進自我覺察與自我整理(陳金燕,2003a,2003b;Hill, 2014/2017), 以避免對反移情現象毫無自覺。 (3)研究者身為心理師在諮商歷程採取焦點解決短期治療取向的聆聽活動原來已 深受學習正念(mindfulness)的影響。擔任督導時向受督者分享正念聆聽經驗,如何透 過正念靜心幫助心理師形成內在觀者,掌握外顯訊息並使內隱思維更為清晰。為讓受督 者看見焦點取向的正念聆聽樣貌,研究者興起撰寫本文想法。 如何擁有臨在當下的聆聽品質呢?Carl Rogers 在《成為一個人》(1990/1961)一書 中表示,即便是專業心理師的聆聽深度,也常未能進入當事人的覺知世界。喜愛東方老 子的Carl Rogers,隨身攜帶《道德經》,提醒自己將「無為精神」融入當事人中心的「非 指導性」治療歷程中(洪菁惠,2010;Hermsen, 1996)。他以為心理師應隨著當事人的 描述,自在地彷彿身處其中,敏銳地感受其所述意義的轉變。研究者以為 Rogers 提及

(4)

「心理師應隨著」指的就是「同步與當下」;「彷彿」乃是藉由「敏銳地感受」來完成, 而敏銳地感受又有賴於心理師打開當下覺受方能成形。換言之,臨在當下的聆聽狀態, 才使得彷彿能敏銳地捕捉當事人所述意義,這正是本文想表達的正念聆聽要義。然而, 如何操作呢?Carl Rogers 從《道德經》中「無為而治、寧靜自處、不施教令、無所欲求」 找到心理師「非指導性」的聆聽與諮商人定位(Lefebvre, 1992);至於研究者如何執行 「正念聆聽」這內隱又無形的行動知識呢?研究者開始記錄諮商中實踐正念聆聽的相關 經驗,以及督導時受督者的聆聽困惑,作為探討本研究的資料來源。 三、 研究目的與問題 本研究目的主要是為探索研究者身為心理師角色,對正念聆聽的個人實務知識 (personal practical knowledge),包括心理師內在思維向度意涵,以及外在可見作為,如 何進入正念聆聽及如何在此狀態投入諮商聆聽,藉此探索回答心理諮商實務工作者(包 含實習心理師或已領有心理師證照的助人者)在諮商歷程的聆聽困惑。使諮商互動更具 我汝(I and Thou)關係(Corey, 2017),更具當下存有品質的聆聽作為與方向。本研究 選擇以自我敘說探索研究者身為心理師以及督導時的,也許仍有許多囿於自身視野與實 務經驗的侷限之處,但仍希冀藉此分享個人實務現場的正念聆聽與督導經驗,提供心理 師在發展「聆聽」向度上有新的另類範本,另外也希望能與學術社群交流正念聆聽的經 驗現象。本研究問題包括: (一)以自我敘說探究本研究心理師之正念聆聽的內隱經驗? (二)以自我敘說探究本研究心理師之正念聆聽的外顯作為? (三)藉研究結果提供新手或實習心理師可操作的聆聽行動與方向? 四、 文獻探討 (一)心理師聆聽外部訊息 外部訊息是指心理師在諮商過程需注意的外顯訊息,主要有二,一為心理師運用外 在感官視覺、聽覺、嗅覺甚或觸覺捕捉當事人顯露於外可客觀觀察的訊息(Cameron & McGowan, 2013; Egan, 2012/2010; Hill, 2017/2017);邱珍琬(2017)指出聆聽時不能只注 意口語內容,也需觀察非語言訊息,可幫助心理師收集更多對當事人的理解。二為心理 師的非語言訊息,如表情、動作、姿勢、語調、語速等可能引發當事人內在感知的訊息 (洪菁惠、洪莉竹,2013;Rober, 2010)。心理師是諮商重要工具,需能覺察當事人與自 己表現於外的相關訊息。

(5)

(二)心理師聆聽內部訊息

內部訊息意指心理師的聆聽態度或(諮商)意圖,此乃影響諮商歷程的重要因素亦 需謹慎聆聽。Welch 與 Gonzalez(1999/2006)將諮商歷程心理師的聆聽稱為「關懷性聆 聽」,以助人為目的。心理師的聆聽主動且專注,內涵尊重、平等與合作等態度(黃惠惠, 2018)。Carl Rogers(1990/1961)提出同理性聆聽,心理師可以忘我地(an unappreciated way of being)進入對方的覺知世界,彷彿活在對方描述的經驗裡,感受對方的感受,了 解對方的了解,並將此了解傳達給對方知曉,如此聆聽與回應就有了深度的同理。不適 當的聆聽態度,包括刻板印象的、評價性的、過濾性的、同情性的、聽而未聞等,均對 深 入 當 事 人 內 在 覺 知 造 成 阻 礙 (Egan, 2010/2012; Rober, 2005; Welch & Gonzalez, 1999/2006)。心理師的不適當聆聽源於未能覺察個人的人性觀、價值觀、諮商意圖等 (Corey, 2017)。換言之,心理師需聆聽個人內部受當事人此一刺激所引發之相關思考 (理解)、感受(源自自己或對方)、判斷(尚未驗證的許多假設)、決策(擬定介入策略) 等心智與情感的內部訊息。正念靜心後的聆聽可提升心理師對內部訊息的覺察能力。 (三)聆聽利於諮商目標的訊息 心理師聆聽時,需考量當事人的諮商目標為何,這是聆聽時選擇聚焦什麼的重要指 引。不同治療取向基於其諮商哲學對人性觀的不同假設,使得諮商目標不盡相同(Lipchik et al., 2012)。因此,心理師須對自己的諮商人性觀有所了解,藉此釐清諮商聆聽時可聚 焦方向。在諮商初期聆聽到的多是當事人的問題困擾;然而,隨著諮商對話的展開,心 理師不能只有聆聽問題,如此只能談論問題(Gillaspy & Murphy, 2012)。以焦點解決短 期治療的聆聽而言,心理師傾向聆聽有利於當事人達成目標的各種可能性徵兆(hints of possibility)(Bannink, 2014/2015),包括引發當事人改變的內在動力,如釐清渴望、在乎、 重視、興趣、信仰等均是增進行動背後的動力的情感來源;另外利於改善困擾、促進實 現目標的觀點、特質、優勢資源與成功經驗等,也是利於達成目標的重要聆聽線索(De Jong & Berg, 2013)。Bannink(2014/2015)指出,心理師在晤談中最大的挑戰大概就是 如何不被當事人所述困擾的細節所迷惑。不被迷惑的方法就是在所有聆聽到的訊息中, 持續「留意」當事人想要什麼不同、(被忽略的)成功經驗與利於改善困擾的觀點與作為 等。以上針對聆聽利於達成諮商目標的訊息,乃是研究者身為心理師時的聆聽重點,這 方面的聆聽薰陶深受焦點解決短期治療的影響。 (四)聆聽形成困擾議題的脈絡訊息 當事人的問題困擾有其人際、習俗、文化脈絡等生態系統因素的影響。家族治療 (family therapy)以為當事人的家族關係與社會脈絡對個人問題困擾的形成具有緊密關 係(Rober, 2010)。因此治療焦點在於家族人際關係的改善。女性主義治療(feminist

(6)

therapy)則重視性別與權力對當事人的影響。不論男性或女性都歷經社會化力量的洗禮, 無論反叛或內化,都反映了社會文化脈絡對一個人問題所造成的影響(Chaplin, 1999)。 「個人的即政治的」(personal is political)清楚指出女性主義治療將個人問題,視為有其 社會性與政治性因素。Jung 以為個體人格與情緒原型皆受廣大社會文化脈絡影響,因此 在解釋個體心理時需同時追溯,蘊含心靈、情緒、身體的家族、文化與歷史(Von Franz, 1990/ 2011)。外在文化現象及人際關係因素,對前來接受治療的當事人之內在心理因素 扮演極大影響。換言之,心理師需聆聽誰是當事人的重要他人與重要事件(De Jong & Berg, 2013)。重要他人,尤其對未成年當事人而言,乃是諮商結盟的工作對象。最後, 當事人所處的心理社會發展任務,也是理解當事人背後文化性因素的重要考量與聆聽對 象。 (五)聆聽困擾議題的慣性模式 反映性格特質的後設思維,亦是本研究心理師意圖聆聽的焦點。人們面對刺激事件, 其想法(如觀點、意圖、計畫或決定理由)、情緒(與個人期望有關)和作為(伴隨個人 對責任有意識的承擔或無意識的反應或迴避等),常呈現固定反應模式,也形塑其生活 風格(Egan, 2010/2012)。正念認知療法指出人們常處於無覺知狀態,面對刺激事件常不 自覺地受控於自己內在「自動導航」的思維中,並對伴隨而來的情緒和無意識行為反應 不能覺察(Segal, Williams, & Teasdale, 2013/2015)。個人固有的慣性模式,可能表現為 性格特質、行為模式、自動化的慣性思維、情感與行為的固定反應裡。無論稱之為固定 的因應模式或自動導航慣性模式,均對困擾議題的形成具有影響。本研究心理師試圖從 聆聽中釐清「困擾議題—文化脈絡—慣性模式」三者間的連結關係,此為本研究心理師 於諮商聆聽時的重點。 (六)正念意涵及其應用與研究 正念(mindfulness)是指個體對當下的內在與外在經驗保持覺察與專注。以正念 (mindfulness)為基礎所發展之課程,已逐漸被各種不同專業領域所運用,包括各級學 校教育、醫療照護、商業領導、心理治療、認知與情感神經科學等(陳玉璽,2013;溫 宗堃,2013;Bodanlos et al., 2014)。研究者綜合各家學者看法定義正念為,一種透過特 定心智訓練,以使個體對當下所覺察之內在與外在經驗現象,保持開放、好奇(初心)、 接納(不評價)、無求(不貪愛)、無拒(不抗拒),單純觀察,不與觀察內容自動化認同 的心智狀態(黃鳳英,2019; Kabat-Zinn, 2011; Teasdale et al., 2000)。Kabat-Zinn(2011) 認為人人皆具正念力量;透過正念培育,可提升個人專注當下能力,放下心中評價,即 使評價亦能有意識地覺察,而非無意識地任由評價慣性地支配個人認同。藉由正念靜心 引領人們更易親近內在寧靜、安適與揭示洞察。

(7)

正念可協助個體收攝當下散亂心思並進而轉為安定清晰的內在覺受。Kabat-Zinn (2013/2013)譬喻正念像是一面鏡片,可將散亂心思聚焦成一股清晰明瞭的內在覺知; 於個人生活、解決問題與療癒自我方面皆有助益。Segal、Williams 與 Teasdale(2013/2015) 認為正念訓練可幫助人們提升專注力(將散亂心集中聚焦);正念可提升對想法、情緒、 行為衝動和身體感受的覺察能力,並將散亂自動導航的心智抽離(decentering)不再無 意識地與之認同;更充分地活在當下此時此刻;更多的接納(不嫌惡)、不執著、友善態 度、放下;更能直接品味「同在」(being)生活模式,而非不斷受「應該/期待」所驅 策的「行動」(doing)模式所掌控。同在意指願意如實看待所有事物並與其本來樣貌同 在(Kabat-Zinn, 2011; Rogers, 1961/1990)。 根據前述正念討論,本研究所指的正念聆聽是心理師在諮商歷程中融合正念於諮商 聆聽的態度與作為。Kabat-Zinn(2013/2013)主張所有正念減壓帶領人,同時就是正念 禪修的修習者。他以為正念就存在於身體、心靈與呼吸之中;正念是協助人們發現自己 的覺醒之道。就身為心理師而言,在諮商聆聽中融入正念,其所運用的正是身體感官覺 受及呼吸甚或心靈,一面藉此照顧自己,另一面也藉此照顧當事人。Segal、Williams 與 Teasdale(2013/2015)指出在正念培育下,可協助人們返回真實的自己;在正念靜心中, 人們可領取內在智慧,藉此處理問題、繼續前進與成長。他們描述正念認知治療課程帶 領人,面對團體成員的經驗時,帶領人展現的態度是接納、邀請、慈憫、開放、溫和等 友善聆聽品質,藉此協助成員亦能以同樣的「友善覺察」,接納自己因負評所產生的「想 法—情緒—行為循環」的受苦經驗。亦即團體帶領人與成員的互動本身就在體現正念精 神。換言之,本研究心理師所體現之正念聆聽,便是在諮商歷程中彰顯「臨在當下、開 放、好奇、同在、慈憫溫和、全然接納」等態度及作為。 正念聆聽重視且運用心理師臨於當下開放身體感官經驗,作為探索與回應當事人當 下諮商需求的依據;另外藉正念靜心幫助心理師形成內在觀者,意同接納與承諾治療學 者Ciarrochi 與 Bailey(2008/2016)所提「觀察的自我」,亦即覺察到自己的覺察、意識 到自己的意識,能以「自我為歷程」的內在覺察者。Rogers(1990/1961)提及助人者忘 我地進入對方的覺知世界,彷彿活在對方描述的經驗裡,但又不失為自己。研究者以為 正念聆聽時的內在觀者,可為這個「不失為自己」的聆聽狀態找到仍有內在覺者的依靠。 而心理師臨於當下的精神與態度,乃是有效聆聽的基礎。 (七)焦點解決短期治療

焦點解決短期治療(Solution-Focused Brief Therapy, SFBT)視當事人為「自己生命 的專家」。當事人既存在著惱人的問題困擾,但亦可根據問題程度較輕、或未發生問題的 「例外」經驗為自己找到解決問題之道(De Jong & Berg, 2013)。心理師不以自己的參 照架構(這會帶來評價性思考),而是以「未知」立場(抱持真誠與好奇態度)探索「誰」

(8)

與「什麼」影響著當事人的參照架構。Saleebey(2009)認為助人專業的任務就是賦能 (empower)當事人,使之信賴與重視個人優勢力量,即使在最嚴峻處境,仍存有改善 現狀的個人資源。 心理師聚焦當事人優勢力量,積極賦能而使當事人不自覺地遠離負評思維,減弱以 問題為焦點(problem-focused)的關注傾向,進而以優勢觀點(strength perspective)面 對人生。細節化(detailing)乃是協助當事人有意識地談論利於達成目標的成功經驗,並 於談論過程對未來更具信心與希望感的助人技巧(Bannink, 2015/2014)。簡言之,本研 究心理師在諮商歷程的優勢聆聽,乃聚焦於當事人的優勢經驗,以此作為賦能材料的訊 息。 De Jong 與 Berg(2013)指出「聆聽—選擇—建構」可作為焦點取向心理師在諮商 歷程中的速記地圖。「聆聽」是指心理師以當事人觀點聆聽當事人故事,藉此順利進入當 事人的參照架構,了解其在乎、重視、興趣、信仰與假設;同時,心理師又根據聆聽時 所捕捉的眾多材料,有目的的「選擇」利於達成目標的內容進行賦能。於是,利於當事 人改變的諮商對話,便逐漸朝向「建構」解決之道的思維前進,當事人對原先問題困擾 的看法、情緒和行為反應,也逐漸移出過去舊思維框架的自己。本研究心理師對利於當 事人達成目標相關的「正向差異」(洪菁惠、洪莉竹,2013),在諮商聆聽過程便敏銳地 揀選並先懸置,再於適當時機予以善用。 貳、研究方法 本研究採現象學觀點進行詮釋性的自我敘說研究。以研究者擔任督導時發現受督者 的「聆聽困境」為起點,研究者展開兩個探究行動,一是針對諮商聆聽議題進行文獻探 討,二是收集研究者分別擔任督導與心理師兩種角色時,與正念聆聽有關的自我敘說資 料。以下針對本研究焦點與資料收集、本研究心理師先備知識、研究程序與資料分析等 依序說明。 一、 研究焦點及資料來源與整理 本研究探討心理師如何在諮商中運用正念聆聽?其內隱經驗與外顯作為究竟為何? 自我敘說資料包括,諮商紀錄、督導紀錄(對受督者聆聽困境的觀察紀錄)、實務心得日 誌。本研究參酌范幸玲(2005)關於研究資料來源的區辨命名方式,以 CO 稱呼研究者 擔任心理師角色的我,以 SR 稱呼身為督導角色的我。諮商聆聽紀錄以「CO-當事人代 碼-年月」表示(本研究以 CA、CB、CC、CD 分別表示四位當事人代碼);督導聆聽紀

(9)

錄以「SR-受督者代碼-年月」表示(共計五為受督者,代碼分別以 SA、SB、SC、SD、 SE 示之);實務心得日誌以「日誌-年月」表示。 另外,針對SR 或 CO 針對各自自身督導與心理師角色的再覺察文本,則分別以「摘 要CO 諮商記錄(數字)-當事人:命名」、「摘要SR 督導記錄(數字)-受督者:命名」, 例如,「摘要SR 督導記錄(1)-SA:一秒鐘回到自己」。括弧(數字)為本研究當事人 或受督者於再覺察文本中被討論的摘要編碼;最後命名此段摘要。某些摘要諮商或督導 記錄並不指向特定當事人或受督者,屬於 CO 或 SR 對個人記錄的再覺察文本摘要,無 當事人或受督者名稱,但有編碼及命名。例如,「摘要CO 諮商記錄(1)〜藉呼吸定錨 當下」。 二、 研究脈絡 本研究脈絡包括兩個場境,一為研究者擔任督導時,與受督者的督導場域,每次約 為60 到 120 分鐘;除 SB 以外其餘受督者(SA、SC、SD、SE)均曾參與研究者的「接 案」並於見習後,立即討論見習心得及聆聽困惑。此時研究者與受督者的關係是督導與 受督者;多數受督者以「老師」稱呼督導。另外一個場境是研究者擔任心理師時,與當 事人的晤談時間約50 到 60 分鐘。接案場所乃學校諮商中心,來談當事人也習慣以「老 師」稱呼心理師。參與本研究之受督者與當事人,均獲其同意並簽署研究同意書。文內 人物訊息均已隱去或修改所有可辨識身份內容。參與本研究受督者共計五位,當事人共 計四位。 三、 CO 的諮商理念與態度 本研究CO 的諮商取向主要來自焦點解決短期治療(SFBT)以及正念訓練。CO 約 於2008-2010 歷經兩年焦點解決短期治療的四階訓練,並接受 SFBT 督導一年。諮商中 CO 的焦點取向主要表現在兩個面向:確認當事人渴望及賦能介入。確認渴望是指 CO 相信當事人內在必定藏有個人對生命走向的期待,這想法源自SFBT 看重目標,意同謂 確認諮商需求(Gillaspy & Murphy, 2012)。在諮商中當事人對內在渴望的醒覺,可讓晤 談更具方向感。至於賦能介入的後設思維是,CO 相信當事人必有其優勢資源,意同 SFBT 的例外思維(De Jong & Berg, 2013),經由賦能介入可喚起當事人對改變的信心和希望 感。

正念訓練亦對本研究 CO 在諮商中產生莫大影響。CO 曾接受八週正念減壓課程、 七日正念認知治療三階段訓練、十日內觀禁語等學習。另於學校碩士在職進修專班連續 三年融入正念於「心理健康促進」課程,另於大學部通識教育以正念導向融合體驗性學

(10)

習活動帶領「健康管理」課程;學生對整體教學意見回饋分數均在4.50 分以上(五點量 表)。CO 藉學習正念,一面影響生活也應用在教學,同時也將之實踐在諮商實務中。學 習正念對CO 在諮商實務工作的實際影響有兩大面向,一是喜愛當下的臨場感受(本文 稱呼為「臨在」),喜於投入諮商當下看見自己並感受到當事人當下狀態的諮商態度,二 是將當事人困擾議題擺入環境脈絡來理解,因為一再重覆發生的固有慣性是困擾議題成 型的來源。 四、 研究程序與資料分析 本研究依詮釋學循環歷程精神,在片段和整體之間來回對話與檢視(許育光,2013; McLeod, 2001/2006)。為使讀者對本研究探討正念聆聽之運用歷程與意涵、諮商脈絡及 研究歷程具融貫性和通盤性瞭解,說明相關研究進行程序如下。 (一)研究者身為督導時發現受督者聆聽困境,且與缺乏臨在當下的聆聽有關,於是看 見自己身為心理師的正念聆聽經驗或可提供學習文本,於是興起本研究主題。 (二)研究者開始閱讀相關文獻;並著手紀錄與正念聆聽有關資料,包括收集督導與諮 商兩個不同情境的自我敘說資料。記錄焦點在於督導 SR 與心理師 CO 在兩個不 同情境中實踐正念聆聽的片段資料,並在反覆閱讀中嘗試連結。研究者關心 CO 如何將正念靜心融入焦點取向諮商聆聽的實踐結果;同時也重視 SR 對正念聆聽 的實際督導內容。前者記錄焦點在CO 如何操作正念聆聽?如何臨在當下聆聽當 事人外部訊息、當下需求及目標、優勢資源等?至於紀錄督導敘說部分,本文關 注焦點在於研究內容如何為諮商聆聽解惑。 (三)反覆閱讀相關紀錄及考量研究問題,逐步篩選敘說資料、選擇足以回答本研究焦 點的可能主題,最後留下五項探討主題。篩選原則為足以反映CO 在操作正念靜 心的實際做法又可回應受督者們的聆聽困惑。 (四)撰寫歷程,一面將分散資料,根據研究焦點進行連結;一面針對敘說紀錄進行詮 釋與分析,並賦予初始文本新的意義。 (五)在研究結果的呈現上,每項主題均以本研究參與者 SR 與受督者們的問答對話做 為引言,接著提出正念聆聽相關敘說文本,作為探討與反思題材。以標楷體呈現 原始敘說文本,包括督導問答對話、諮商後紀錄、實務心得日誌等。SR 或 CO 對 身為督導與心理師角色時的再覺察文本,則以10 級字體、左右內縮 1.5 空格。研 究者的詮釋和闡述則以細明體呈現。透過三種不同字型與字體大小的差異,以利 讀者閱讀和參閱。 (六)待研究結果完成初步書寫後,再邀請兩位讀者進行閱讀。兩位讀者背景分別是教 育領域大學教授以及曾參與本研究受督者(目前為在職心理師)。希冀藉兩位讀

(11)

者的視野與對話,可增進本研究發展更多層次的視野以及更易閱讀與了解。 參、研究結果 本研究針對 CO 與 SR 實踐正念聆聽實務經驗為探索焦點,共五項主題。每一主題 的呈現次第,均以SR 與受督者的督導對話開始,藉此指出受督者聆聽常見困境及 SR 的 觀察回應作為探索起始;繼之,呈現CO 對此議題的實踐之道,包含內隱經驗(含思維、 意圖、感受、判斷、決定等)以及外顯作為(語言及非語言訊息),闡述正念聆聽實務經 驗。 一、 主題一:如何進行正念聆聽? 受督者SA:要怎樣讓自己安靜下來就只是專心聆聽呢? 督導SR:只要一秒鐘時間。 SR-SA-2016 年 10 月 (一)臨在調頻意涵 臨在調頻是幫助心理師迅速投入當下諮商場域的方法。這「臨在調頻」乃研究者在 督導場域為使學生學習如何投入諮商互動當下的命名。臨在是指心理師將注意力焦點轉 入當下,全心全意地投入與當事人的相遇;調頻是心理師運用內在語言為即將開始的諮 商,設定好聆聽的內在質地。常聽聞受督者表示:在諮商中,腦袋很忙無法靜聽當事人 的描述?焦急於等等要問些什麼?或無意識地提問,這些現象常是阻礙諮商聆聽的因素。 藉SR 摘要前述督導對話脈絡說明應用臨在調頻時機。 在督導中,我引導SA 看見自己在諮商中內在的忙碌與緊張,這影響他無法對當事人當下情 感狀態有真實接觸。SA 在覺察後提問「要怎樣讓自己安靜下來」。當時我半開玩笑地回答「只要 一秒鐘時間」,而且還伸出食指比劃出「1」來強化他的學習印象。這「一秒鐘時間」的說法雖然 顯得有點誇張,但重點是想讓SA 明白這很容易學習。於是,我指導他如何「臨在調頻」。 摘自SR 督導記錄(1)-SA:一秒鐘回到自己 臨在調頻是心理師「有意識」地轉入當下,為全心全意與當事人在一起共同探索的 身心準備。Lambert(2013)指出心理師的技巧確實重要,但將自己視為人並關注諮商的 互動關係,才更能真實回應當事人。臨在調頻乃是本研究心理師經由學習正念的體會以 保持放鬆又專注的聆聽作為,並將之稱為「正念聆聽」。以下說明心理師如何真實接觸當 下並回應當事人。

(12)

(二)為正念聆聽的臨在調頻作法 心理師幫助自己與當事人真實接觸,放下諮商以外其他關切,帶領自己立刻進入諮 商場域,是心理師的必要準備。以下引述CO 臨在調頻的實際作法。 越來越喜歡「臨在調頻」,融入正念靜心和自我暗示,為等等遇見的當事人調頻,讓自己完全 臨在當下。我的步驟是: 1. 專注呼吸。覺知我的一呼一吸。讓自己真切地感受到整個身體當下的存在感以及所在位置。 2. 告訴自己〜「好好地在這裡」、「了解他」、「了解他需要什麼幫助」。 3. 再次有意識地讓呼吸節奏感到正溫柔地自我對待。在一呼一吸之間,感受到與自己同在,感受 到臉部肌肉放鬆了,感受到整個身體也放鬆了。感受清楚了,「臨在調頻」也完成了。 不用一分鐘時間!就可以享受和自己在一起的愉悅和寧靜感受,升起身心合一的舒適感。喜 歡! 摘自實務心得日誌-2016 年 7 月 前述臨在調頻作法具三個層次,包括藉呼吸回到當下、藉內在語言自我暗示、與心 理師自我照顧。其重點及作法分述如下。 1. 呼吸是定錨當下的工具 藉呼吸回到當下的臨在經驗,CO 自述其好處: 我以為呼吸是項可以隨身攜帶安頓身心的重要工具。在覺受一呼一吸之間(僅僅只需一呼 一吸時間),就能幫助自己放掉散亂思緒,轉向覺受當下身體的真實狀態。若想增強內在更強的 靜定感,我會讓覺受「一呼一吸」的時間更長些。或者將當下所處空間一併納入覺受範疇,這對 增強我臨於當下的存在感幫助更大。呼吸是我臨在當下的定錨工具。 摘自CO 諮商記錄(1):藉呼吸定錨當下 深呼吸是人類穩定情緒、找回身心平衡的天然資源。呼吸是協助個體從散亂心思中 抽離,安住當下的定錨利器(Kabat-Zinn, 2013)。在傳統瑜珈士的養身理念裡,亦是透 過吐納調息調節情緒、增進身心靜定感受(Rama, Ballentine, & Hymes, 2007)。呼吸的節 奏和速度直接反映一個人當下身心狀態(Schure, Christopher, & Christopher, 2008)。Yogi (2011)研究呼吸理論知識,他指出有意識地選擇呼吸模式,可增強副交感神經系統, 掌控心念與情緒狀態。調息是有效影響生理健康與提升高階意識狀態的方法。Hill (2014/2017)指出心理師可藉由深呼吸自我放鬆來處理焦慮、集中精神於聆聽、減少想 著如何反應的分心現象。因此,有意識地調控呼吸就能轉變當下情緒及生理現象。 2. 利用內在語言自我調頻 心理師可運用內在語言影響當下的自己。Ciarrochi 與 Bailey(2008/2016)認為語言 字詞具轉換經驗感受的力量。De Shazer(1994)相當重視語言對個人建構生活經驗的影 響力;人們藉由語言思考並創造對個人具影響力的定位與意義。以下是CO 自述調頻作 法及關注焦點。

(13)

我用內在語言作為自我暗示的「調頻」工具。話語簡短,較易達到凝聚內在精神效果。話語 太長,不易聚焦。例如我會告訴自己「好好地在這裡」,這是帶領我回到當下此時此刻所在空間的 內在話語;或告訴自己「了解他」、「了解他需要什麼幫助」是提醒我注意的焦點在了解他當下的 情緒和需求。隨著會談開始,當事人重要特質及講述時的情緒狀態,也是我的感受重點。這是有 意識地主動且當下的直接感受當事人,我知道這對互動氛圍的營造很有影響力。但更重要的是, 我只是想與當事人在一起。 摘自CO 諮商記錄(2):回顧調頻經驗 以內在語言自我提醒將焦點放在當事人身上,這是協助意識聚焦方法。Nutt-Williams 與 Hill(1996)認為助人者可在晤談前,透過正向自我對話幫助諮商行為具正向影響。 Hill(2014/2017)認為這是一種助人者的內在遊戲;助人者可透過對自己講話,或將提 醒寫在索引卡上,例如「我辦得到」、「我有能力」等正向自我陳述,以增進專注聆聽能 力。CO 前述所指調頻意涵,便是為即將開始的會談準備內在精神食糧,並隨當事人當 下情緒所需回以適合的精神調性。例如,焦慮之人,便可採取較輕鬆詼諧或較靜定語氣 來回應;面對高興之人,便自然融入歡快節奏與之同步快樂或喝采;憂鬱之人,可能採 以溫柔同理或輕鬆詼諧,如何提供得以穩定當事人當下情緒需求的回應需視當下而定。 3. 以溫柔意識心自我照顧 臨在調頻裡,心理師以溫柔的意識心(conscious mind)調節當下身心以達自我照顧 之效。身體與心理相互影響(Kabat-Zinn, 2013/2013);有意識地以當下溫柔的心放鬆身 體肌肉與臉部表情,可舒緩心理緊張與身體疲勞(Segal, William, Teasdale, 2013/2015); Newberg 與 Waldman(2009/2010)指出當人們處於正念靜心約二十分鐘,身體便開始釋 放抗壓激素,釋放多巴胺與麩氨酸,增強歡喜與降低沮喪等神經傳導物質,對身心放鬆 與健康都有顯著正面影響。以下是CO 於臨在調頻時的內隱想法與外部作為。 我對「溫柔」二字較易產生輕柔放鬆感受。因此在一呼一吸之間,有意識地以溫柔之心關照 當下呼吸節奏,以及調整身體姿勢和臉部肌肉感受到自己溫柔的自我對待。逐漸地在呼吸節奏中 感受到溫柔與放鬆,身體放鬆了,心也就放鬆了。身心舒適愉悅了,聆聽效能也會提升。 摘自CO 諮商記錄(3):回顧臨在調頻自我照顧經驗 認知行為治療以系統減敏感法幫助焦慮個案學習放鬆的方法中,除了藉肌肉放鬆以 降低焦慮外,亦會在教導放鬆過程,邀請當事人簡單複誦任何感到放鬆的簡單片語,或 從其信仰中選擇可提供安全與力量感的宗教性話語(Corey, 2017)。換言之,臨在調頻的 核心步驟包括專注呼吸回到當下、藉內在語言轉移注意力焦點至當事人、藉放鬆身心以 照顧當下的自己等三個層次。本研究心理師於諮商前或諮商中,透過臨在調頻安頓當下 身心,並與當下的當事人真實互動。諮商節奏的快慢亦須心理師臨在當下感受當事人狀 態隨之調整,如此諮商互動情境心理師更能真實(being real)展露與承接。

(14)

(三)諮商分心時回到臨在調頻 心理師諮商聆聽的專業程度遠遠高於其他社會角色。在諮商室內外,心理師可能具 有不同社會角色,需在不同情境之間快速轉換。運用臨在調頻可快速選擇精神調性以回 應當下情境所需。以下是CO 觀察諮商分心時、面對行程緊湊時,帶領自己專注當下作 法。 在任何時刻,若發覺自己心猿意馬了,就輕聲對自己說「溫柔地回到呼吸,回來這 裡,和自己在一起,和這裡在一起」。這能有意識地開啟「臨在」模式。臨在調頻適用於 任何情境。行程越是緊湊,越是需要調頻。 實務心得日誌-2018 年 6 月 這是本研究心理師自我帶領聚焦當下的實際作法。無論處於諮商室內外,臨在調頻 總是一個不需仰賴任何媒介,在匆忙行程及多元角色變換裡獲得身心安頓的辦法,但關 鍵在於是否覺察心猿意馬了。未能覺察,就無法臨在與調頻了。增進覺察習慣的方法就 是日日正念靜心。 (四)正念聆聽的內在觀者與臨在作為 每個人內在都具有更深層次的意識主體感,潛藏在所有經驗之下。李安德(1992) 認為這是人類自我意識的普遍經驗,一種既能注意到客體,也能意識到自己正在注意這 客體的意識經驗。以下描述本研究心理師的內在自我覺照及外在當下而直覺的臨在作為。 1. 正念聆聽的內在觀者 以下摘錄CO 對正念聆聽的內在經驗進行描述。 「臨在」聆聽時,內在「觀者」就出現了。它像是一把手電筒。身心分離時,內在 風景缺乏有意識的渾沌似在迷霧中。當身心合一臨在當下了,手電筒電源就開啟了,這 光亮單純地照向當下正發生於自己內外的訊息。沒有評價,就只是「有意識」地單純觀 察。諮商時,有了內在觀者,好似回到寧靜的中心,使聆聽時身體姿勢更加放鬆,對當 事人口語及非口語訊息,有更敏銳細緻的捕捉,以及更容易「懸置」處理訊息〜靜聽他 的重視、觀點、(過往與當下)情緒、(諮商)需求、資源;不急於反應我的疑問、聯想、 靜擬(可能)方向,直到以他的觀點與情緒形成對他的理解,有時候當事人自發的描述 中就會回答許多我的好奇。在長時聆聽中,運用指頭記憶重點,也很能協助我分類當事 人的慣性特質和收集賦能資源。 實務心得日誌-2017 年 8 月 本研究心理師臨在聆聽時內在觀者於內裡浮現,注意力焦點轉向當事人的口述內容 與非語言訊息、自身內在好奇與聯想、同步組織當事人困境的感受與觀點。前述內在觀 者,一如Ciarrochi 與 Baily(2008/2016)提出個體能以「自我為歷程」的覺察定點,個 人對正發生經驗出現內在注意,覺察到自己正在感受、行為、想著些什麼的有意識狀態。

(15)

在這持續覺察中,本研究心理師以積極正念聆聽,將發生於內相關訊息作懸置處理。「懸 置」一詞乃借用現象學對事物現象的觀察先存而不論的觀點(鈕文英,2017);這與正念 重視單純觀察與接受事物如其所是樣貌、不急於反應意同(Kabat-Zinn, 2013/2013)。本 研究心理師懸置訊息的內隱活動,包括在靜聽中觀察促成當事人困擾議題的慣性思維與 情緒、推論困擾背後未被滿足的內在渴望、好奇被當事人忽略但利於賦能的資源等訊息, 均是正念聆聽時內隱活動的一部分。 2. 正念臨聽的臨在作為 正念聆聽創造投入當下的臨在作為,以及與當事人保持聯繫的正念空間。以下是CO 自述正念聆聽的臨在作為及諮商現象。 我喜愛臨於當下的聆聽,敞開當下感官,融入當事人所述故事的情境氛圍,自然呈 現臨在作為的自己。臨於當下真實的自己,自發的臨在表情和臨在聲音,自然融入當下 氛圍的聲調與口氣;跟隨當事人所述經驗自然表達「好奇」、「支持」、「同理」、「疑惑」, 與之同步「喜悅」或「惋惜」,都是臨在聆聽後自然呈現於外的作為。觀察當事人困擾議 題與慣性思維的連結;聆聽當事人內在渴望與優勢,並先懸置待適當時機提出與當事人 討論,藉此連結諮商目標,開啟自信與希望的內在力量。 實務心得日誌-2019 年 6 月 正念聆聽協助本研究心理師打開當下感官、自發地作為、與當事人同步感受當下氛 圍。這全然投入當下的臨在作為,讓當事人直接體驗被認真聆聽、並獲致被重視與被接 納的經驗。誠如Joyce 與 Sills(2001/2010)認為被認真對待與關愛的關係體驗本身就極 具治療作用;亦是發展當事人安全感及增進復原力的重要因素。Ciarrochi 與 Baily (2008/2016)提出治療師應主動創造正念空間,讓彼此皆能融入此時此刻諮商室內的一 切;心理師以全然不帶評價地聆聽當事人經驗,並留意自己是否與當事人及此時此刻失 去聯繫。 由於困擾議題的討論,或當事人無意識地自動導航思維都可能將個案帶離此時此刻 的自己(Segal, Williams, & Teasdale, 2013/2015),因此本研究心理師藉由正念聆聽的臨 在作為,幫助彼此回到當下此時此刻的覺察定點。正念聆聽,提升本研究心理師靜觀與 接納當事人經驗的能力,以真實當下臨在作為,期與當事人共同合作創造更具同在、同 步的正念空間。 二、主題二:正念聆聽心理師內隱訊息 受督者SB:老師,要如何看見自己的想法正在影響當事人呢? 督導SR:持續覺察!若有難度,也可從確認感受開始,循著感受看見想法! SR-SB-2018 年 12 月

(16)

(一)心理師持續覺察當下態度及其影響

心理師的性格變項、言行態度、信念價值、感受與經驗,均可能有意或無意地影響 當事人。Corey 等人(2019)認為心理健康實務工作者對於強加價值觀(value imposition) 在心理治療所扮演角色往往缺乏覺察。心理師若疏於覺察個人信念與性格,則未經檢視 的後設思維將被放入諮商互動中,成為詮釋當事人經驗的後設觀點卻不自知。即使台灣 心理師諮商倫理守則已清楚表達心理師須覺察和避免強加其價值觀、態度、信念與行為, 並尊重當事人的差異性。但無論主動或被動影響當事人,心理師都有可能無意識地如此 作為,原因是當下缺乏覺察。前述督導對話摘自 SR 與 SB 針對個人信念正影響諮商歷 程的提問與提醒。以下藉 SR 觀察 SB 的督導紀錄,說明持續覺察當下言行態度的重要 性。 1. 自我慈愛的重要性 我覺得SB 是位積極進取熱衷學習諮商專業的人。常藉嚴厲自我批判要求自己不斷進步,習 慣看到自己的不足而不輕鬆。SB 曾自述自己性格急躁無法等待慢吞吞又缺乏改變動機的當事人。 這次督導我不願看見的事情發生了,SB 的嚴厲性格已延伸至對當事人的嚴厲態度,包括出現嚴 厲諮商語言,這使當事人陷入被責備諮商氛圍。我邊聆聽SB 的自陳報告,同時也告訴自己該是 提醒他性格影響力的時候了。我不再迴避SB 自我批判性格對諮商已然影響的事實,於是表達「你 的反應比較是評價性聆聽」。這句話瞬間點燃SB 的好奇,藉此機會我們更深地認識性格變項對諮 商歷程的影響。 摘要SR 督導紀錄(1)-SB:性格對諮商氛圍的影響 心理師需增加自我覺察以避免個人性格影響晤談當事人。Hill(2014/2017)鼓勵心 理師透過正念以促進當下自我覺察;她認為當助人者擁有更好的自我慈愛( self-compassion),接納不完美的自己、不對自己過於苛刻,就會減少對當事人指出不適當要 求。慈悲是不帶評價的感受,對受苦經驗有著開放、同理、與關懷態度。正念靜心是鬆 弛當下身體肌肉,不帶評價地接納與覺察當下進入腦袋想法並放鬆地讓它離開的有效方 法(Kabat-Zinn, 2013/2013)。 2. 阻礙聆聽的評價性緣由 以下摘述SB 提及的諮商困境並尋求督導協助的諮商脈絡。 SB 正輔導一位長期情緒低落當事人。難得當事人在晤談中與 SB 分享收到朋友禮物的喜悅 經驗。SB 並未同步喜悅,逕向當事人詮釋這喜悅「仍然是依賴別人才擁有的」、「別人好像都能 接納你,但你就是不能接納你自己」。SB 指出這些看見,無非是希望當事人可以更獨立自主與自 我接納。SB 求助於我的諮商困境是:不明白當事人後面為何在他這樣表達後開始變得沉默?SB 說明他嘗試等待以及透過許多提問靠近當事人,但收到的都是「不知道」、「還好」等回應。我靜 靜聆聽SB 的諮商困惑,感受到 SB 的律己性格就正發生在這段諮商歷程中。

(17)

摘要SR 督導紀錄(2)-SB:評價性聆聽的諮商困境 心理師若臨在聆聽不足便無法與當事人同在。缺少對此時此刻的聯繫,便無法真實 關懷當下互動的關係(Lambert, 2013)。靜心投入當下方可提升自我覺察當下內裡感受與 觀點的可能(Clarkson, 1999/2002)。SB 的諮商困惑是當事人何以從歡喜分享經驗到出現 沉默反應。SB 因為缺乏臨在感受,在當事人喜悅時,便錯過了順勢在當事人的喜悅中 增進確實已被接納的新視野(有些當事人傾向懷疑或忽略被愛的客觀經驗);隨之SB 也 未能同步體會當事人在沉默裡其實又轉回自我封閉自我懷疑的痛苦慣性中。SB 也未能 覺察:原來他引導當事人看見的仍是無法自我接納的批判眼光,而自我批判亦正是當事 人的苦境源頭。此外,SB 缺乏對自己個人的臨在感受,自然也無法看見自己當下內裡 的批判觀點及其衍生的諮商語言。持續覺察練習是一項有效的專業發展策略(Osterman & Kottkamp, 2004);而正念靜心是減少阻礙自我覺察的策略(Hill, 2014/2017)。持續培 養覺察自我慈悲與否的態度,才能提升諮商中具專業覺察的習慣與敏銳度。 3. 接納不完美的當下 我靜靜聆聽SB 的晤談經驗,當下甚是心疼(因為臨在)。既心疼SB 的自我嚴厲性格,也心 疼他的求助者被他嚴厲對待。我把握機會與他討論性格如何影響諮商與晤談方向。我對可以邁入 更深的自覺之旅感到無比開心並且告訴他「這是新的里程碑耶!終於有此機會看見了!」。但性 格改變不會在探討後立即發生,我未見SB 的喜悅,他說「老師我不覺得開心耶!因為我不知道 要怎麼樣看見自己的思想正在影響當事人啊!?」,我對他的困惑仍抱持開心,因為又可更深入 前進。我微笑地帶領他繼續覺察「是啊!看見你此刻內在思維的慣性了嗎?我們兩個一起發現了 這個新的里程碑,我很高興,你卻仍然看見自己的不足!」。我知道友善督導氛圍才能讓他安心 探索自我。因此肯定他持續鞭策自己更加專業的用心;但也營造輕鬆氛圍,鼓勵SB 允許自己喜 悅,也讓他明白靜心覺察內裡訊息乃一輩子的事。持續正念練習並覺察當下,才有機會調整與改 變。 摘要SR 督導紀錄(3)-SB:擴展 SB 自我慈心 Segal、Williams 與 Teasdale(2013/2015)認為治療師可透過接納、開放與友善氛圍 體現正念,藉此影響當事人也以友善態度對待不完美的自己。在督導中 SR 帶領 SB 看 見嚴厲自我對待的性格及其影響晤談態度及諮商語言的實際現象;並指導 SB 學習正念 靜心以此作為增加當下自我覺察的策略。當心理師感到精神耗盡、情緒或狀態不穩定、 缺少自我慈悲心都可能對當事人做出不適當行為。Hill(2014/2017)鼓勵助人者在日常 生活中就練習正念靜心以提升自我覺察及自我慈悲。在晤談時,心理師若意識到正處於 阻礙性自我覺察的狀態中,例如無法同理、無法聆聽、感到批評等,皆可讓諮商歷程慢 下來,讓自己再次專注當下的呼吸,臨在調頻,不必急於回應,如此更能掌握自我覺察 的阻礙性,回到放鬆且專注的正念聆聽中。換言之,本研究督導希望藉由友善與溫暖的 督導氛圍,平行影響SB 也如此這般對待自己與他的當事人。

(18)

(二)心理師持續覺察當下感受及其影響 心理師的諮商聆聽與介入均有其後設思維的運作。每個試圖影響當事人的諮商介入, 均藏有心理師的價值與信念。受督者SB 問:如何看見自己的想法正在影響當事人呢? 研究者以為重點不在如何不影響,而是如何看見!亦即覺察介入的諮商意圖,是否足夠 尊重當事人存在的獨特性與喚醒內在渴望力量。心理師全心投入與當事人的諮商互動過 程本身就是最基本的尊重,也是建立真實關係的基礎(Egan, 2010/2012)。藉由臨在調頻 覺察是否投入當下?覺察當下抱持何種價值觀點影響當事人?覺察當下情緒感受,亦是 心理師可迅速看見是否全心投入當下以即時調頻路徑。以下試舉本研究心理師感受到自 身情緒差異很大的諮商經驗,並且說明如何即時調頻回到當下。 晤談前,我參與了學生諮商中心為特教生辦理的畢業感恩晚會。當晚與中心同仁一 起表演舞蹈,學生與家長們也熱烈參與演出,最後在晤談時間將至,我才帶著澎湃心情 離開,行進步伐都散發著歡快氛圍。回到學諮中心,空間顯得格外安靜。我以目光搜尋 當事人,待見著後,先以淺淺微笑表達歡迎,並邀請他一起進到晤談室。我的身體動作 和說話口氣已變得緩慢許多,不似晚會中那般雀躍,我知道自己已開始調頻了,但心理 的歡樂溫度還沒退去。進到晤談室後,我們各自坐進自己熟悉的位置。我先清淡說了自 己剛從哪裡回來,接著以好奇語調詢問:「這是我們第四次會談了(一點小停頓讓當事人 有時間回溯)。我們先來整理一下,你試著回想看看,這段期間,從我們這樣的談話,對 你來說有哪些幫助呢?」當事人開始進入思索,在短暫的靜默裡,我開始調頻將意識轉 向當下。隨著當事人開口說話,表達這段時間自己的進步,我則觀察他的口氣和語速, 這反映他此刻的情緒狀態。進步訊息可做為稍後諮商中「賦能」的材料;情緒訊息則讓 我知道此刻適合以哪一種「精神調性」與之呼應。隨著當事人開始描述,我靜靜聆聽, 讓臨在感受漸深,方才內外溫差很大的現象也逐漸散去。 CO-CA-2018 年 5 月 1. 臨在當下即時調節言行 前述中CO 未在晤談前進行「臨在調頻」,結果造成晤談初始「內外溫差很大」的感 受。晤談前CO 參與歡樂活動滿足人際互動需求,進到晤談場域前一刻,身心都還環繞 著歡樂氣息;然而身為心理師,CO 在見到當事人時,臨在聆聽模式慢慢啟動。CO 對比 活動會場的歡樂與學諮中心的安靜,覺察這兩個情境散發「鬧與靜」的不同元素,以及 覺察到內在歡樂的快節奏氣息需要調頻轉進平穩的較慢節奏。如何及時調頻呢?以下是 CO 對此經驗的覺察紀錄。 「待見著」CA 後「各自坐進自己熟悉的位置」前,我先讓身體動作與說話口氣「緩慢」一 些,這是對當事人的同理與尊重,因為還不清楚他今日的情緒狀態為何。就坐後,我以「清淡語

(19)

調」簡短揭露「剛從哪裡回來」的訊息,這是立即性自我呼應方才行動與心理的軌跡,以此釋放 自己的情緒,並為歡樂調性畫下句點。 摘要CO 諮商紀錄(1)-CA:內外溫差很大 在這裡心理師向內覺察到歡樂感受,為避免歡樂感受引發歡樂想法而不當影響 CA, 就先讓言行語調轉至平穩節奏,這是CO 向內覺察後自我引導回到當下的臨在作為。Hill (2014/2017)以為助人者須能覺察自己當下感覺,以及體察當事人對諮商介入的反應, 並根據當事人需求給予適當處遇,乃是建立治療關係的重要方法。因此,心理師需要臨 在當下及時調節言行。不同當事人需要不同的工作結盟關係(Egan, 2010/2012);心理師 唯有臨在當下方能真實接觸當事人當下狀態以調整合適的結盟關係。 2. 好奇當事人的正向差異 正向差異是指當事人於晤談後對諮商目標有益的正向發展(洪菁惠、洪莉竹,2013)。 這是本研究心理師聆聽時的關注焦點,也是諮商歷程中可茲運用的賦能題材。以下根據 前述CO 與 CA 的晤談經驗加以說明。 我邀請CA 進行「歷程性回顧」,「試著回想看看,這段期間,從我們這樣的談話,對你來說 有哪些幫助呢」。由於被詢問焦點是「有幫助」之處,CA 的回想自然就聚焦在感到已獲改善的正 向經驗上,即便仍有其他仍需繼續努力之處。但藉此我得以評估當事人的進步情形,CA 也能在 回顧與描述有幫助之處而增進更多信心與希望感。 摘要CO 諮商記錄(2)-CA:歷程性回顧 專注成功可以發展有助益的改變。藉由聚焦已達正向改變的諮商談話,可喚起當事 人更多信心與正向改變的可能(De Jong & Berg, 2013)。在回顧與描述正向改變的過程 中,當事人經由思索有幫助經驗,可建構新認知;藉語言描述,幫助當事人從模糊不甚 清楚或尚未清楚覺察的經驗記憶中搜尋正向差異資料,並在敘述中增強認知層次的自我 信賴與自我效能感,並擴大正向自我覺察範疇。當人們在意之事有成功經驗時,就能提 升自我效能感(Bannink, 2014/2015)。換言之,好奇當事人的正向差異並進一步討論, 便能引發正向改變的漣漪效應(Sklare, 2014/2019)。專注什麼,就越會得到什麼。 3. 連結當下身體覺受的好處 透過專注身體感受是幫助自己回到當下的正念方法。以下前述CA 在進行「歷程性 回顧」的描述時,CO 尋找與沙發椅更為舒適的觸覺感受之內在訊息。 在聆聽 CA 的歷程性正向發展時,我有了更充裕的心理時間調節呼吸,放鬆身體, 使臨在感受更加深刻。有趣的是,我看見此刻諮商室內的聆聽畫面,當事人進出記憶庫 捕捉資料娓娓道來,與寧靜的晤談空間非常一致。而我呢,身體動來動去,搜尋與沙發 布枕更為舒服的和諧關係。 CO-CA-2018 年 5 月

(20)

在任何諮商過程,當心理師感到分心無法專注的片刻裡、想要照顧好當下的自己時, 均可重新與身體建立連結,便能獲得真實鮮活的存在感與專注聆聽。以下是CO 針對前 述臨在調頻經驗的進一步說明。 我透過尋找與沙發和布枕更為融合的關係,以卸去從晚會活動帶來的緊繃與張力。我捕捉皮 膚觸覺的安適感,增進身體的放鬆感,讓呼吸節奏更加放鬆下來。專注當下的臨在感提升了,正 念聆聽也隨之到來。 摘要CO 諮商紀錄(3)-CA:增進當下身體舒適感 如何看見自己的想法正影響當事人呢?答案是持續覺察當下內在經驗的自己。在諮 商中創造正念空間,以開放態度,不帶評價地接納當事人所述經驗,並注意是否與當事 人經驗失去聯繫(Ciarrochi & Bailey, 2008/2016),便是臨在調頻回到當下的正念聆聽。 三、主題三:正念聆聽當事人非語言訊息 督導SR:當事人變得較輕鬆了,雙腳從原來一直靠攏到可以放鬆開來,也有手勢動作了。 受督者SC:哇!要這麼仔細觀察! SR-SC-2018 年 4 月 (一)當事人身體姿勢訊息 當事人身體姿勢若未刻意隱藏,一般會立即反映內在當下覺受。心理師可藉視覺, 聆聽坐在眼前當事人此刻內在真實的情緒狀態。心理師若僅倚賴當事人所述內容,則投 入的僅是認知層次的理解,缺乏來自當下五官感受的訊息。以上督導對話是SR 提醒 SC 需留意當事人身體姿勢的可能意義。以下是SR 還原這段督導脈絡的敘述。 我靜聽SC 敘說對自己晤談表現的不滿。他歸因於當事人強烈散發小心翼翼的氛圍,這讓他 感到被阻擋在外使得晤談無法深入。而我從晤談影片的觀察發現並非全如SC 所述。我指出當事 人身體姿勢的轉變,眼睛從原來只看向前方到能與心理師眼神短暫對視,雙腳膝蓋原來緊緊夾著 雙手掌到後來可以鬆開來,整個身體脊骨和雙肩從僵直到微微鬆垮一些等訊息。我告訴SC 別太 沮喪,這些身體訊息已反映當事人能更輕鬆地在諮商中互動。SC 關心的是尚未深入了解問題的 內容以及找到解決之道,並因此斷定自己的晤談表現不佳;但我希望SC 再增加一些輕鬆投入當 下的臨在感。我告訴SC 社交焦慮的當事人,平時大約都已用腦過多,他們非常需要直接體驗輕 鬆的談話氛圍。而當事人更為輕鬆的身體姿勢應被算入晤談成效裡。 摘要SR 督導紀錄(1)-SC:別錯過聆聽身體訊息 逃避眼神接觸的人,通常釋放出不舒服、焦慮或不想溝通的訊號(Hill, 2014/2017); 因此SC 對前述當事人互動中感到很難溝通也很正常。但督導方式不能僅依賴受督者的 自陳報告,就如前述SC 對當事人的觀察報告,明顯受限於他所能觸及的概念化與感受

(21)

框架。因此,SR 於督導中常就諮商錄音或錄影與受督者共同討論當事人;藉由聲音或 影像資料的補充,可看見受督者思維框架以外的重要訊息(Bernard & Goodyear, 2014)。 如前述SC 的當事人所傳達的訊息並非僅僅依賴語言,諮商聆聽須同時運用心理師的身 體五官感受。而正念靜心下的聆聽,可幫助心理師增加內在寧靜感,放鬆且專注地投入 當下,增進當下五官覺受的敏銳度(Segal, Williams, & Teasdale, 2013/2015)。五官覺受 可作為心理師擴展個案概念化的訊息來源;亦可改善心理師聽而未聞(僅在意言談內容 忽略語氣語調),或視而未見(未能留意身體語言和內在語言的同步性)的聆聽問題。 Erford(2015/2017)認為正念可以融入任何諮商取向中,可幫助心理師專注當下,並以 接納與開放態度影響當事人一起接納當下的自己。 (二)人際行為揭露性格特質 當事人的身體姿勢或動作並不完全受表層意識所控制或覺察;慣常的言行舉止早已 儲存為自動化反應,這標示出當事人的性格特質與困擾軌跡。以下藉CO 與 CB 初次相 遇時的觀察紀錄說明。 CB,女性,第一次晤談時,帶著親切笑容出現,規矩的年輕打扮,乾淨的淺色 T 恤, 牛仔褲,以及顯得筆直也十分乾淨的布質雙肩背包。我遠遠看見她與實習心理師的簡短 互動。當實習心理師拿著鑰鎖蹲至地面為中心玻璃大門上鎖時,她也跟著蹲下看著。CB 走到晤談室門口,我招呼她進來,直到她就坐時,臉上仍掛著笑容。她所坐位置是一條 三人坐的長型沙發,除一顆方形抱枕外,別無它物。而她坐定時,卻將肩上背包拿下, 放置她雙腳跟前,而非寬敞的沙發椅上。以上視覺訊息已形成我對CB 的初步印象〜「親 切、規矩、照顧人」。 CO-CB-2017 年 11 月 身體動作的訊息無法掩藏來自內心真正的想法。當事人在互動中如何使用空間距離, 臉部表情和聲音,手部姿勢等,也是在意識之外被自發呈現或自動維持(Hill, 2014/2017)。 因此,當事人的人際行為及穿著風格早在出現於晤談室前就已養成;CB 外顯可見的笑 容舉止、穿著打扮、與人互動的人際作為等訊息,均是正念聆聽時收集、組織、懸置的 材料。以下是CO 根據視覺訊息形成對 CB 性格特質與困擾議題的假設性理解。 我對CB 的「親切」感受來自她的禮貌性笑容。「規矩」的判斷來自她乾淨又筆直的穿著與 背包,以及將背包放在腳跟前側,而非寬敞的長沙發上。「照顧人」的理解是她隨著實習生一同蹲 下而非漠然視之的關心表現。這些訊息我都將之視為假設性資料。是否為真?是否有求證必要? 是否成為諮商中可用材料?全看諮商目標而定。 摘要CO 諮商記錄(1)-CB:懸置人際行為訊息 每個當事人都在成長文化脈絡中發展出文化規範的非口語人際溝通模式與觀點 (Sue, 2013)。因此,留意當事人非口語行為和習性線索的傳達方式,或許可看見困擾

(22)

議題的文化因素(Hill, 2014/2017)。本研究心理師經由感官覺受資料形成對當事人的初 步印象且先懸置於心。亦即單純接收訊息,也許形成假設,但不論斷為真,繼續暫存於 後,此為懸置。晤談初始,心理師的主要任務多為聆聽並懸置訊息為多。至於那些訊息 可用?如何運用?與心理師的人性觀、諮商理念與目標有關。 (三)性格特質的文化因素 當事人困擾議題的後設思維就展現在性格特質上。以下根據 CO 連結 CB 外顯氣質 與困擾議題的觀察紀錄進行說明。 我靜聽著 CB 描述在社團內因人際議題感到委屈的經驗,接著談及親密關係以及渴望父母 肯定卻無著落的傷心事。她排行長女,有兩個弟弟(分別小她三歲與七歲),父母皆忙於工作。她 自小就被期待要照顧好弟弟們,她服從父母期待,盡力扮演好長女角色,但也希望藉此獲得父母 的愛與肯定。然而,辛勞的父母返家後都已疲累不堪,根本無暇顧及CB 被愛被肯定需求。CB 講 起國中因課業表現不佳被母親指責為失敗品時仍淚流不止。她渴望母親的關心和讚美,但又自責 自己曾經不懂事的討愛,自覺這造成母親更多負擔,並自責行為幼稚且感到內疚。我感受著 CB 的痛苦與矛盾,也從她規矩和體貼人的性格特質中看到她的困擾軌跡。她規矩言行背後的慣性思 維是,「負起長女責任、照顧弟弟們以及體貼爸媽辛勞」。規矩、體貼和照顧人成了她言行與思維 的重要特質。這些思維讓CB 不敢滿足個人需求。她眼裡視滿足他人需求為理所當然,看重自己 情感需求則有罪惡感或自我評價為自私。有了前述訊息的理解後,我將諮商目標放在協助CB「覺 察」她的性格特質及其衍生的影響,例如「滿足失衡」而造成今日困擾;另外引導她同理自己, 也有渴望被愛被肯定需求。她需要的僅是平衡,從目前人際關係中落實自我關愛的理所當然態度 以及自我疼惜的實際行動。 摘要CO 諮商記錄(2)-CB:從性格特質看見困擾形成軌跡 心理師需考量文化因素對當事人困擾議題的影響(Sue, 2013)。CB 的性別與老大排 序都可能是她被期待須照顧與體貼他人的文化影響;同時,將滿足個人情緒需求視為自 私幼稚,或即便表達也自我譴責而感到內疚,於是這些原來在家庭內互動時的困擾軌跡 就將延伸至成人時期的社團網絡與親密關係中。因為CB 在家庭及文化的薰陶下,其思 維慣性早受文化及家庭的期待所制約,伴隨而來的行為和情緒也與陳年一再重複的思維 所左右。然而,困擾軌跡也透露出當事人的內在渴望。對CB 而言,就是認可被關愛的 需求以及自我關愛的重要性。這是當事人生命動力來源,也是本研究心理師重視的諮商 目標。 本研究心理師正念聆聽的態度是投入當下,接納、溫暖、開放與尊重當事人的情緒 感受與主觀理解;正念聆聽時的重要任務就是靜心、懸置訊息、求證訊息、並概念化當 事人困擾、形成諮商目標、與當事人核對目標與需求,並一起探索行動方向。

(23)

四、主題四:正念聆聽當事人當下需求 受督者SD:老師,我不知道要在哪裡深入探討耶!? 督導SR:確實不容易。你問的若是哪裡?就需要了解自己的人性觀。你問的若是如何? 那就要聆聽當事人當下諮商需求。 SR-SD-2017 年 11 月 (一)釐清諮商後設信仰與價值 每一諮商取向對應往哪裡深入晤談均有不同觀點。前述督導對話中的SD 常自評晤 談淺淺的不夠深入,希望老師指導他讓晤談深入些。以下摘要 SR 在這段督導對話後的 反思紀錄。 我與SD 一起討論了「在哪裡深入晤談」以及「如何深入晤談」兩個議題。二者背後意圖及 路徑並不相同。「在哪裡深入」是指心理師該選擇哪個晤談焦點以深入探討使之符合當事人利益 且具有價值,這與諮商目標有關,也與心理師信仰的人性觀及諮商哲學取向有關。至於「如何深 入」是指心理師該選擇什麼方法或策略以深入探討才能貼近當事人當下需求,這需要心理師臨在 當下,融入晤談情境氛圍,感受到當事人的困擾或喜悅,而自然能給出一種適合當下諮商需求的 臨在介入。督導過程,我向SD 舉例說明,心理師如何靜定聆聽當下當事人需求的諮商故事。 摘要SR 督導記錄(1)-SD:釐清深入晤談的後設思維 心理師在晤談前需自我釐清個人信仰的人性觀與看重生命成長的價值觀。心理師信 仰的人性觀與價值觀影響著晤談的發展方向以及如何深入的策略(Corey et al., 2019)。 例如 Carl Jung 沉潛於心靈積極想像後的神聖經驗後,他自述其工作興趣已非治療精神 官能症,而是走向神聖事物。他以為走向神聖事物才是真正的治療,當你得到神聖經驗 後,就脫離了疾病的詛咒(Von Franz, 1990/2011)。Von Franz 身為榮格分析師,同樣信 奉助人者能否真正助人的關鍵在於自我能與內在真我建立神聖連結,並以此作為帶領當 事人進入內在核心真我的指引。換言之,心理師的助人信仰與價值觀點深深影響助人歷 程。以下諮商故事說明本研究心理師如何在正念聆聽中深入照顧當事人當下需求而獲得 諮商效益。 (二)覺受內在需求的當下轉化 以下摘要 CO 與 CC 某次諮商單元即將結束前的自我轉化故事。 如同往常,諮商結束前我問了CC「今天的談話對妳的幫助是什麼?」。她談到方才 因傷心過往而淚流不止時,我的接納與等待讓她很感動。我微笑的點點頭,繼續聆聽她 想表達什麼。原來在她悲從中來時,我因不想打攪她描述的思緒和情緒,除少數語言外, 與她的溝通全倚賴身體動作了。我將整盒衛生紙放到她的眼前,告訴她「沒關係〜慢慢

(24)

來〜不必急著說話〜想哭就好好哭一哭〜好好照顧自己。不必理我喔,看著窗外的樹木 (就在我的正前方),我很享受的」,接著我就安靜了。我一面看向窗外在風裡搖曳的樹 木(這確實也是我的當下)覺得自然與自在,一面看著她繼續湧出淚水快速地用完一張 張面紙,留意她此刻可能的需求。待她伴著淚水又急著說話時,我以更慢語速引導她「沒 關係〜慢慢來〜注意自己的呼吸節奏〜隨著呼吸〜很真切的感受到妳自己〜慢慢的〜 吸氣〜慢慢的〜吐氣〜很好,隨著呼吸〜感受到此刻整個身體的存在狀態〜隨著呼吸〜 回到自己〜很好。」其餘時間,我也幫助自己放鬆地讓背部完全靠向沙發,靜看窗外隨 風搖擺的自在樹葉;待她想說話又被淚水給干擾時則以專注呼吸調節她的情緒;在她完 全可以說話時則身體前傾專注聆聽。 對CC 而言,她的感謝是「老師的不在意,但不是真的不在意,其實妳也在留意我。 就是老師的自在,妳停下來,看著窗外,慢慢引導我,回到此時此刻〜此刻我的情感宣 洩〜是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我很感謝老師等我,接受我這樣不好的自己,老師的等待讓 我覺得很被接納。因為我很急,急著想要填滿談話時間。但是妳很自在,看著窗外,沒 有因為我這樣而很緊張或皺眉啊!或覺得我在浪費時間。真的都沒有。因為以前的事, 會讓我很敏感。老師妳停下來,看著窗外,因為妳也說『看著窗外的樹木,我很享受的』, 我就沒有負擔了,不會覺得自己是在浪費時間,或者有想要照顧別人的心,此刻最重要 的就是照顧好自己的情緒。還有,老師剛剛這樣聽我說話(CC 模仿我身體前傾專注看 著她,右手掌靜托住下巴與手指貼著臉頰靜靜聆聽的動作),還有眼神表情都讓我覺得 很被老師關注」。這個CC 稱心理師不在意的聆聽姿勢,讓她深刻地觸及不被接納的過往 並同時改寫新的內在感受與產生新的作為了。 CO-CC-2018 年 10 月 以下分別從心理師與當事人的角度探討數項與諮商聆聽有關的重點。 (三)結束句的諮商意圖 「今天的談話對你的幫助是什麼?」,乃是CO 每次晤談結束前均會使用的結束句。 以下摘述CO 說明結束句的諮商意圖。 我喜歡在每次晤談結束前詢問當事人「今天的談話對你的幫助是什麼?」,這是對本次晤談 效益的評量,也是諮商介入的提問,對晤談雙方均很重要。這樣的提問源自我在SFBT 的學習。 當事人經由回憶再藉語言說出效益何在,可以增強他對晤談收穫的印象,並順勢在認知層次重新 整理出新理解。對身為心理師的我而言,從當事人的回答亦能:(1)立即了解當事人所重視的諮 商成果。他所提出認為有幫助的諮商經歷,其實也是他真正在乎之處。例如前述故事,CC 發現 原來她仍非常在乎被人「等待」,這形同被接納,以及不必再考量別人,只要照顧好自己當下情 緒,這被等待的晤談經驗似乎遠勝於當次晤談的其他議題了。(2)快速明白介入效能。我可立即 知曉觸動到當事人的介入成效。(3)我有機會核對當事人認定有幫助的重要經歷,與我自己認定

數據

圖 1  心理師正念聆聽的準備與狀態  (一)心理師正念聆聽的內隱經驗          本研究心理師正念聆聽的內隱經驗,起於看見對人性價值的信仰與信賴;包括信賴 個體本自具備優勢資源及渴望力量,這與困擾並存於人類生活中。換言之,啟動當事人 正念靜定智慧及內在渴望力量,乃是本研究心理師的諮商信念; 「覺察人性價值」 ,乃是 為正念聆聽的方向及介入行動提供重要指引,圖中標示為序號①。先存在於每次心理師 為諮商準備正念聆聽的臨在調頻之前。          序號②亦即「臨在調頻」 ,乃是協助本研究心理師真實地臨

圖 1

心理師正念聆聽的準備與狀態 (一)心理師正念聆聽的內隱經驗 本研究心理師正念聆聽的內隱經驗,起於看見對人性價值的信仰與信賴;包括信賴 個體本自具備優勢資源及渴望力量,這與困擾並存於人類生活中。換言之,啟動當事人 正念靜定智慧及內在渴望力量,乃是本研究心理師的諮商信念; 「覺察人性價值」 ,乃是 為正念聆聽的方向及介入行動提供重要指引,圖中標示為序號①。先存在於每次心理師 為諮商準備正念聆聽的臨在調頻之前。 序號②亦即「臨在調頻」 ,乃是協助本研究心理師真實地臨 p.39

參考文獻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