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1

Share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Copied!
169
0
0

加載中.... (立即查看全文)

全文

(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研究生:劉貽萍 指導教授:施志汶 中 華 民 國 一 ○ 一 年 六 月.

(2) 摘要 本文透過分析各式描寫劉永福的文本,來解析劉永福「民族英雄」形 象建構的過程與時代背景。 劉永福在臺灣民主國當中身居要員和日本對峙,也是後來民族英雄形 象著墨最多的地方,也是形象建立之基礎,1895 年當時與其後都有人著書 描寫該事件。時人著述如《瀛海偕亡記》 、 《臺海思慟錄》 、 《割臺記》 、 《讓臺 記》 、 《魂南記》等乙未割臺前後知識份子的紀錄便對劉永福產生兩種不同的 評價。與此同時,通俗作品如《劉大將軍平倭戰記》、《劉大將軍臺戰實記》 等民間文本則以誇張渲染的方式描寫劉永福攻克日軍的情況。其後歷史學者 如羅香林、曾廼碩、梁華璜、黃秀政、吳密察、張守真等人對該段歷史展開 研究。這些研究成果直接或間接成為每一代人對於劉永福的集體記憶,而劉 永福的形象也在國族主義昂揚以及政府推展「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有意的操 弄之下,從抗法禦日的將軍成為抗日民族英雄,僅呈現正面形象在世人眼 前。隨著臺灣中心史觀逐漸確立且蔚為潮流,若以臺灣主體意識觀之,劉永 福在臺灣無任何實際戰績,學者們對於劉永福開始有不同於過去的看法。 除了史學研究之外,教科書是形塑國人共同歷史記憶最佳的工具,影 響力最普遍也最大。因此教科書的內容是經過一定標準與價值的篩選最後保 留下來的,分析教科書的內文可以了解國家想要傳達的教育內涵,對於劉永 福形象的形塑有極大的影響。劉永福在國中小教科書中一律以正面形象呈 現,足見政府致力將大中國史觀植入教科書編寫並且打造社會集體記憶。. 關鍵字:劉永福、乙未戰役、形象、集體記憶.

(3) 目錄 第一章 緒論. 1. 第一節 問題的提出. 1. 第二節 史料探討. 5. 第三節 前人研究回顧. 8. 第四節 研究方法與步驟. 13. 第五節 章節安排. 16. 第二章 劉永福與乙未戰役. 19. 第一節 中法戰爭初試啼聲. 19. 第二節 臺灣民主國的抗日與內渡. 26. 第三章 劉永福形象的建構. 51. 第一節 時人紀錄. 52. 第二節 民間文本. 69. 第三節 今人史學研究. 77. 第四章 歷史教科書中的劉永福—以國中小教科書為例. 105. 第一節 教科書的外部分析. 105. 第二節 國小社會(歷史)教科書內容分析. 109. 第三節 國(初)中歷史科教科書內容分析. 122. 第五章 結論. 147. 參考文獻. 151. I.

(4) 表次 表二-1:1894 年臺灣佈防情形. 33. 表二-2:1895 年劉永福在臺南軍力部屬. 41. 表四-1:戰後國小社會科課程標準一覽. 109. 表四-2:戰後國小社會(歷史)課本有關劉永福書寫一覽. 114. 表四-3:國中課程標準(課程綱要)目標一覽. 122. 表四-4:戰後國(初)中歷史(社會)課本有關劉永福書寫一覽. 126. 表四-5:社會領域歷史科七年級基本內容. 136. 表四-6: 國中社會課本有關劉永福書寫一覽(基本內容修訂版). 139. 圖次 圖二-1: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進軍行程一覽圖. II. 50.

(5)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問題的提出. 筆者為現職國中歷史教師,對於臺灣史課程並不陌生,也一定會教到「臺 灣民主國」這個主題。教科書經常提到臺灣民主國的三要角:唐景崧、丘逢 甲、劉永福。過去總是對學生強調劉永福帶領著黑旗軍,曾經是中法戰爭的 主力戰將,對抗法國大獲全勝,來到臺灣鎮守臺南,是三人之中最堅持到底、 最後離開臺灣的抗日領袖,好似劉永福較其他兩人更加「英雄」,這種觀念 其實是本著筆者過去所受到的教育,以筆者國中時期的課本為例:「甲午戰 起,清廷為加強臺灣防務,派抗法名將劉永福(廣東南澳鎮總兵)等率軍渡 守。…丘逢甲等倡議自主,組織「臺灣民主國」 ,推臺灣巡撫唐景崧為總統, 聲明事平之後,再回歸中國。於是日本派兵登陸臺灣,攻陷臺北,唐景崧等 渡海至廈門,由鎮守臺南的劉永福繼續領導抗日行動,雖屢創日軍,終因寡 不敵眾,臺灣陷入日本手中;但臺灣同胞始終心向祖國,英勇的抗日事件層 出不窮,留下許多可歌可泣的歷史事實。」 1 這樣的想法後來受到兩個挑戰,其一是電影《一八九五》的上映,其二 則是筆者進修時接觸到的「新文化史」這個史學新潮流。電影《一八九五》 描寫 1895 年日軍接收臺灣的過程,學界稱這場抗爭為「乙未戰爭」或「臺 灣攻防戰」,片中以桃竹苗的客家子弟抵抗日本為故事主軸。這場「乙未戰 爭」既是臺灣史上的重大事件,而且它還是「臺灣史上最大的一次戰爭」 。2 這樣重大歷史事件卻從未在教科書中完整的呈現,事實上國中小教科書從未 出現這個名詞。范振乾認為,對於「乙未戰爭」沒概念者,涵蓋老中青三代, 1. 胡平生等編, 《國民中學歷史教科書第三冊》(臺北:國立編譯館,1985),頁 16-24。該版 本有試用版和正式版,文字上沒有差別,只有劉永福圖片不同。 2 吳密察, 〈 《攻臺戰紀》與臺灣攻防戰〉 ,收錄於許佩賢譯、吳密察導讀《攻臺戰記:日清 戰史 臺灣篇》(臺北,遠流出版社,1995),頁 23。以下簡稱《攻臺戰紀》。 1.

(6)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其中不乏知識分子。知識分子都如此,一般民眾的認知情況不會更好。此一 現象是一個全民問題,不是個別問題,影響所及,社會大眾對於臺灣歷史, 以及對臺灣各族群關係的認知,容易產生誤解與偏差。 3電影《一八九五》 帶來的影響是令人震撼的,這場「乙未戰役」是教科書從來沒教過的,電影 中那些客家義民們,其實也鮮為人知。對於一般人而言,歷史教科書是了解 民族歷史最基本的工具,教科書基於「某種選擇機制」未提及的那些乙未抗 日的客家義民們,是否,也基於「某種選擇機制」塑造出劉永福「民族英雄」 的形象? 第二個挑戰來自於新文化史。新文化史自 1980 年代興起,研究方法與 研究內容都與過去不同,新文化史研究的主題大致可歸為五類:一、物質文 化的研究,如食物、服裝等;二、身體、性別研究;三、記憶、語言的社會 歷史;四、形象的歷史;五、政治文化史。 4形象研究成為史學研究的新方 向,歷史人物的形象,形塑民族歷史集體記憶的一部分。這種形象如何被塑 造出來,成為廣大人民的集體記憶,是新文化史所關注的課題之一。英國史 學家彼得‧柏克(Peter Burke)在《製作路易十四》(The Fabrication of Louis XIV) 一書中,巧妙的藉由文字、詩、戲劇以及石雕、銅像、油畫、蠟像與宮庭儀 式、紀念幣等,「再現」了路易十四在十七世紀的形象,說明路易十四形象 是由眾多畫家、雕刻家、版畫家縫師、假髮製造人、舞蹈老師、詩人、典禮 儀式主持人和設計者等共同創造出來的。 5彼得‧柏克指出,這本書的研究 取向為「再現」(representation),這個詞不但是指國王的畫像與文字描述, 以及用各種媒體塑造的形象,這個字也可以指路易十四在當時「民眾心中」. 3. 范振乾〈乙未戰爭與臺灣認同—從中小學歷史教科書的記載說起〉 ,收錄於《乙未戰爭與 客家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臺北:行政院客家委員會,2005),頁 10-2 4 楊豫、李霞、舒小昀 著, 〈新文化史學的興起———與劍橋大學彼得‧伯克教授座談側記〉 , 《史學理論研究》 ,第一期(北京:2000),頁 143-144。 5 蕭新煌,〈導讀:十七世紀的造神運動〉,收錄於彼得‧柏克(Peter Burke)著,許綬南譯, 《製作路易十四》(The Fabrication of Louis XIV)(臺北:麥田出版社,2005),頁 Vii-3。 2.

(7) 第一章 緒論. 的形象。 6赫赫有名的路易十四是經由眾人之手塑造出來的,所謂的「國父 孫中山」也是如此,李恭忠在〈孫中山崇拜與民國政治文化〉提到,孫中山 崇拜的興起純為國民黨中央的創制、發動,其由「黨」 、 「國」一體的國民黨 統治當局所主導、推動。 7潘光哲也指出,晚清以來逐漸形成的「華盛頓神 話」為孫中山走向「國父」聖壇非常重要的思想動力,為「孫中山崇拜」(the cult of Sun Yat-sen)的問世提供了思想基礎;並在國民黨於 1920 年代末期建 立的黨國體制之下,廣泛傳布,孫中山的「國父」地位,逐乃打造而成。中 國人將孫中山尊稱為「國父」,在孫中山去世未幾,已成為一股風潮,造成 這樣的結果,是過往中國人知識世界裡積蘊已久的,華盛頓等於美國國父的 形象,這樣的認知形成廣大的思想基礎,使孫中山等於「國父」這個等式得 ,都可以是被塑造的(或者 以成立。 8 若吾人所認知的「國父」和「太陽王」 說被塑造出來的),那麼,劉永福,以一個「民族英雄」的角色出現,即使 後來退走臺灣,仍然是「永福守臺南數月,以饟糈並絕而敗,世猶諒之」 。9 並且以這種形象入忠烈祠供民眾景仰膜拜,以這樣的形象寫入教科書中傳授 給一代代民眾,是否也經過「塑造」? 沈松橋對於晚清國族主義的研究顯示,晚清知識份子在國族主義的浪 潮下,為了「喚醒國魂」、「振興民族」,他們透過特定的「框架、聲音與敘 事結構」所構成的論述策略,著手編造了中國「民族英雄」的光榮系譜。10 黃帝在晚清階段,透過「黃帝神話」的大量編製與散布,成為中國人進行國 族建構的基礎工程,最終讓黃帝成為「中華民族始祖」而為我輩所共同尊崇, 6. 彼得‧柏克(Peter Burke)著,許綬南譯, 《製作路易十四》(The Fabrication of Louis XIV)(臺北: 麥田出版社,2005),頁 12-14。 7 參閱李恭忠, 〈孫中山崇拜與民國政治文化〉 , 《二十一世紀》 ,86 期(2004 年,12 月),頁 101-110。 8 潘光哲,《華盛頓在中國:製作「國父」》(臺北:三民出版社,2006),頁 139-172。 9 羅惇融,〈割臺記〉 ,收錄於《割臺三記》(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臺灣文獻叢刊第 五十七種),頁 5。 10 沈松橋,〈振大漢之天聲—民族英雄系譜與晚清的國族想像〉, 《近代史研究所集刊》33 期(1990 年 6 月),頁 88。 3.

(8)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誠如「國父」一般,這一連串的建構過程,最後成為「約定俗成的事實」 。11 劉永福的形象又是透過什麼樣的論述策略,在什麼情況下形成的呢? 電影與新文化史的刺激,促使筆者試著從新的角度切入,重新審視歷 史人物的評價如何成為「約定俗成的事實」。一如彼得‧柏克所強調的,把 書名取為「製作」(fabricatiom),表示一種過程、發展。12形象非一時的創造, 而是社會長久以來的文化累積,路易十四如此,劉永福也是如此。 綜上所述,本文的目的並非要重新評價劉永福,更不是試圖作翻案文 章、或者辨別文人記載的真偽,而是想要透過對於劉永福相關記載文本的分 析與探討,嘗試回答以下這些問題,即為何劉永福在臺灣民主國期間與內渡 中國之後,最後是以一個「民族英雄」的形象出現在眾人的記憶中?這個形 象的建構是從哪時候開始,採用何種敘事手法,又是如何被建立起來。. 11. 潘光哲, 《華盛頓在中國:製作「國父」 》 ,頁 139。關於黃帝與國族建構,可參閱:沈松 橋〈我以我血薦軒轅—黃帝神話與晚清的國族建構〉 ,收錄於盧建榮主編,《性別、政治與 集體心態—中國新文化史》(臺北:麥田出版社,2001),頁 281-364。 12 彼得‧柏克(Peter Burke)著,許綬南譯,《製作路易十四》(The Fabrication of Louis XIV), 頁 15 4.

(9) 第一章 緒論. 第二節. 史料探討. 劉永福在臺灣的期間,最關鍵也最重要就是參與乙未戰爭與臺灣民主 國,一般通論性的臺灣史著述或專著探討 1895 年臺灣民主國事蹟等相關研 究都會論及劉永福,由於本文的研究範圍著重在乙未之役與劉永福形象的關 係,因此將把資料收集的焦點放在討論臺灣民主國或乙未之役的相關資料。 1895 對臺灣人而言是一個歷史重大的轉折,當時即有部分知識分子與 官員留下不少相關記載,如戰記、日記、電報公牘,等於是戰爭經過的紀錄, 也是時人對於劉永福評價與觀感的第一手資料,一般認為較具有可信度,具 有史料價值者有: 《瀛海偕亡記》是鹿港生員洪棄生所著,原名洪攀桂,學 名一枝,在臺灣割讓後以「棄生」為名,該書分為上下兩卷,上卷記載 1895 年的抗日,下卷記迄至 1902 年的土匪蜂起反抗。 13《臺海思慟錄》作者並 未具名,自敘因「生於臺、長於臺,身受臺之創鉅痛深、親見臺之同遭蹂躪 而痛定思痛也」 ,自稱「思痛子」 。 《臺海思慟錄》分為〈臺防篇〉 、 〈臺北篇〉、 〈臺灣篇〉、〈臺南篇〉和〈澎湖篇〉。對於臺灣防務或各地區的抗戰情形描 寫極為詳盡,推測可能是當時相當程度關涉高層事務的上層士紳。此書應寫 於割臺前後不久, 〈自敘〉寫於 1896 年,開宗明義批評「摭拾浮詞、鋪張揚 厲」的寫作方式,並表明「無褒譏,無隱諱、無飾詞而阿好」,以撰作「實 錄」為目標,記錄詳細周到,是很具參考價值的史料。14吳德功的《讓臺記》 同樣也相當具有史料價值,吳德功是彰化貢生,乙未之役曾經參與彰化地區 的聯甲局協助籌防事宜,臺灣淪日後並未內渡,其後更被任命為彰化參事。15 因此書中對於彰化地區記述詳盡,且多為親身經歷,是了解中部地區戰守的 重要史料,尤其彰化八卦山戰役的描寫,非其他中文資料可望其項背。16《讓. 13. 吳密察,〈 《攻臺戰紀》與臺灣攻防戰〉,收錄於許佩賢譯、吳密察導讀《攻臺戰記:日 清戰史 臺灣篇》(臺北,遠流出版社,1995),頁 23。以下簡稱《攻臺戰紀》 。 14 吳密察,〈 《攻臺戰紀》與臺灣攻防戰〉, 《攻臺戰紀》,頁 19。 15 吳文星,《日治時期臺灣的社會領導階層》(臺北:五南出版社,2008),頁 32。 16 吳密察,〈 《攻臺戰紀》與臺灣攻防戰〉, 《攻臺戰紀》,頁 19-20。 5.

(10)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臺記》與羅惇曧《割臺記》、俞明震《臺灣八日記》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合 編為《割臺三記》 。 17其中《臺灣八日記》作者俞明震 1895 年時在唐景崧側 近,更受命總理全臺營務、接掌布政使司,所述皆親歷之事,雖然內容記述 劉永福事蹟較少,但該書是了解臺灣民主國成立至唐景崧離臺期間,臺北城 內及北部海岸地區戰鬥重要的資料。18羅惇曧《割臺記》綜述臺灣割讓與人 民抗日的經過,相當簡略,內容節略自姚錫光《東方兵事紀略》, 19惟羅氏 在極短的篇幅之中,於劉永福多有著墨,是本文研究重要文本。而姚錫光《東 方兵事紀略》通記甲午戰爭經過,內有公文、軍電、信函等,臺灣戰役的記 載並非親歷親見,但此書是清末記述甲午戰爭全貌的極少數書籍之一,因此 廣為流傳。《魂南記》記載作者易順鼎於 1895 年兩次渡臺赴援之事,從 5 月初唐景崧內渡至 8 月底劉永福棄守,其間作者與劉永福關係頗近,並與沿 海各督撫迭有來往,透過《魂南記》可側面了解中國疆吏大臣對於援臺一事 的處理態度,而易順鼎本人更與劉永福有直接接觸,返回中國之後也與抗日 勢力有聯繫。親身經歷的記述還有吳桐林的《今生自述》、《臺灣戰爭記》, 吳桐林即吳質卿,劉永福的文案,對於劉永福南臺灣抗日的情況知之甚詳, 並曾奉命前往中國求餉。20以上所述對於乙未抗日的了解以及本文的研究內 容來說,都是相當重要的史料文本。其他如臺灣唐景崧、劉永福匯報清廷的 奏摺、張之洞與之往來公牘電報等,收錄於《清季外交史料》 、 《清光緒朝中 日交涉史料》、《清史稿》、《張文襄公全集》,與連橫《臺灣通史》等,也是 重要史料之一。 外文資料方面,如英籍商人W. A. Pickering,返國後寫於 1898 年,距臺. 17. 《割臺三記》(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臺灣文獻叢刊第 57 種。 吳密察,〈 《攻臺戰紀》與臺灣攻防戰〉, 《攻臺戰紀》,頁 20。 19 吳密察,〈 《攻臺戰紀》與臺灣攻防戰〉, 《攻臺戰紀》,頁 22。 20 吳桐林,《今生自述》部分收錄於羅香林所著《劉永福歷史草》252-254,吳密察認為文 中有刪減與遺誤之處,見吳密察,〈 《攻臺戰紀》與臺灣攻防戰〉 ,頁 21-22。《臺灣戰爭記》 收錄於《近代史資料》第三期(1962 年)。 18. 6.

(11) 第一章 緒論. 灣割日未久的Pioneering in Formosa一書。21此篇資料掌握並不充足,Pickering 誤以為劉永福是「臺灣民主國」成立的主導者,卻不知唐景崧,即使如此, 仍可以做為了解南臺灣的梗概,以及對於劉永福的另一種看法。美籍記者 James W. Davidson 1903 年的The Island of Formosa , Past and Present,該書 的第 18 章到 22 章有關臺灣割讓與臺灣民主國抗日的重要史料。James W. Davidson曾經跟隨日軍一路南下,所述頗值得參考,其中廿二章為「日軍佔 領臺灣南部」 ,對於劉永福的著墨不少,是本文重要文本。22日文資料部分, 如《日清戰史》,這是日本參謀本部編纂的正式官方戰史,雖然有所謂的官 方立場,但時日、數字記載精確,對戰役全面性的描寫,是其他文本沒有的 優點。而各篇文本中提及卻缺乏完整內容的臺灣總督樺山資紀勸降與劉永福 致日本投降文書與經過,也可從《日清戰史》窺得全貌。 23. 21. 參閱 W. A. Pickering, Pioneering in Formosa: Recollections of Adventures Among Mandarins, Wreckers, & Head-hunting Savages(London: Hurst & Blackett, 1898) (臺北:成文出版社,1972 影印本)中譯本見陳逸君譯, 《歷險福爾摩沙》 (臺北:原民文化,1999)。 22 參閱 James W. Davidson, 蔡啟恆譯, The Island of Formosa , Past and Present, (臺北:臺灣 銀行經濟研究室,臺灣研究叢刊,1972),頁 239-255。 23 參閱中譯本,許佩賢譯、吳密察導讀《攻臺戰記:日清戰史 臺灣篇》(臺北,遠流出版 社,1995),頁 23。 7.

(12)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第三節. 前人研究回顧. 學者研究的部分,較重要的早期如曾廼碩〈中華民族乙未抗日史導 論〉 、 〈吳湯興事蹟考證〉 、 〈乙未臺澎交接文獻之考訂〉 、 〈乙未之役丘逢甲事 蹟考證〉等相關論文。24梁華璜先生著有〈光緒乙未臺灣的交割與保臺〉範 圍自臺灣交割開始至劉永福潛返中國為止期間,討論五個問題。其一李鴻章 之子李經方的行徑,作者援引日文資料,對於李經方言行加以批判。其二討 論「臺灣民主國」成立的動機與經過,認為「臺灣民主國」是「商結外援」 的權宜之計,當中論及民主國兩大要角——唐景崧與丘逢甲。梁氏對於唐景 崧大加撻伐,認為即使清廷不傳旨內渡,唐景崧也不可能留滯臺灣領導抗 日。丘逢甲面對割臺雖然慷慨陳詞,實則與唐景崧無異,這與其「官紳」身 分及特性有關。其三分別在第三章、第四章討論劉永福與張之洞保臺言行的 轉變,張之洞在唐景崧內渡之後態度的轉變造成劉永福在臺灣從相信「守臺 兩月,俄即出援」到孤立無援的窘境,最後論及臺灣義民抗日與評價劉永福 的地位與領導抗日戰爭的功勞。 25 黃秀政的《臺灣割讓與乙未抗日運動》, 對於劉永福的描寫主要在第五章日軍南下與中南部的抗日運動,與梁氏採用 類似觀點,認為唐景崧內渡後,全臺(包含中南部抗日)因劉永福領導的臺南 抗日政府,結合義軍、新楚軍、黑旗軍的力量,迫使日軍投入大量的人力、 物力,才佔領臺灣。26黃氏另外也發表類似觀點的文章如〈劉永福與乙未反 割臺運動〉 、 〈光緒乙未臺灣中南部抗日運動研究〉 、 〈光緒乙未臺灣抗日運動 的性質與影響〉等。 27施家順《臺灣民主國的自主與潰散》,主要討論「臺 24. 曾廼碩, 〈中華民族乙未抗日史導論〉 , 《臺灣文 獻 》 ,6 卷 3 期(1955 年 9 月),頁 1-28; 〈 吳 湯興事蹟考證〉 《臺灣文獻》,9 卷 3 期(1958 年 9 月),頁 43-60;〈乙未臺澎交接文獻之考 訂〉 《臺灣文獻》,8 卷 2 期(1957 年 2 月)、〈乙未之役丘逢甲事蹟考證〉 《臺灣文獻》,7 卷 3/4 期(1956 年 12 月),頁 65-72。 25 梁華璜, 〈光緒乙未臺灣的交割與保臺(上)〉 , 《國立中央圖書館館刊》 ,新 7 卷,1 期(1974 年 3 月),頁 44-56: 〈光緒乙未臺灣的交割與保臺(下)〉 , 《國立中央圖書館館刊》 ,新 7 卷, 2 期(1974 年 9 月),頁 120-136。 26 黃秀政,《臺灣割讓與乙未抗日運動》(臺北:臺灣商務出版社,1992),頁 333-340。 27 黃秀政, 〈劉永福與乙未反割臺運動〉 ,收入《甲午戰爭一百週年紀念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8.

(13) 第一章 緒論. 灣民主國」成立的背景、經過與最後潰敗原因,並兼論「臺灣民主國」的倡 立者與其成立性質。28吳密察著有〈一八九五年「臺灣民主國」的成立經過〉 、 〈乙未之役中的劉永福〉,前者利用唐景崧與張之洞往來電報,勾勒出臺灣 一步步走向自主的背景,後者則延伸論述劉永福在乙未之役中扮演的角色, 後者闡述劉永福與臺灣民主國抗日之間的關聯,說明劉永福南部抗守、求和 到內渡的經過。29作者另外在《攻臺戰記:日清戰史 臺灣篇》導言〈《攻臺 戰紀》與臺灣攻防戰〉,從不同角度看待乙未戰役,並重新審視對劉永福的 評價。 30 外文研究部分,日文有黃昭堂著,廖為智翻譯的《臺灣民主國研究: 臺灣獨立運動史的一斷章》,該文為黃氏在東京大學的博士論文,該書主要 探討三個面向,其一是清廷方面對於臺灣割讓予日本的反應,其二是「臺灣 民主國」創立到崩潰以及其與武裝抗日之間的關聯,最後則討論「臺灣民主 國」的歷史意義。31許世楷《日本統治下的臺灣》以台灣人的主體性活動作 為敘述的主軸,台灣人為書寫的主體而非被日本統治的客體。該書將日治時 代的臺灣民族運動分為兩部分,從 1895 到 1902 年「確立統治期間的抗日運 動」 ;第二部自 1913 到 1937 年「日本統治確立後的政治運動」 ,針對臺灣抗 日行動做出精闢的分析。32與本文重點相關的部分在第一章「阻止日本領臺 運動」,作者指出所謂以臺灣人「公議」為基礎而成立的「臺灣民主國」政 府,臺灣人的色彩其實非常淡薄,而來自中國的清軍與在對戰的過程中抵抗 (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1994) , 頁 439-463; 〈光緒乙未臺灣中南部抗日 運動研究〉 , 《興大歷史學報》 ,創刊號(1991 年 2 月),頁 175-211; 〈光緒乙未臺灣抗日運動 的性質與影響〉 ,《思與言》,26 卷 1 期(1988 年 5 月),頁 39-80。 28 參閱施家順, 《臺灣民主國的自主與潰散》(高雄:復文出版社,1992)。 29 吳密察,〈一八九五年「臺灣民主國」的成立經過〉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學報》 ,8. 期(1981 年 12 月),頁 83-108; 〈乙未之役中的劉永福〉 ,收錄於鄭欽仁教授榮退紀念論文集 編集委員會編,《鄭欽仁教授榮退紀念論文集》(臺北:稻鄉出版社,1999) 。 30 吳密察,〈 《攻臺戰紀》與臺灣攻防戰〉, 《攻臺戰紀》,頁 44-50。 31 參閱黃昭堂著,廖為智譯, 《臺灣民主國之研究--臺灣獨立運動史的一斷章》(臺北:前衛 出版社,2005 年) 32 許世楷著,李明峻、賴郁君譯, 《日本統治下的臺灣》(臺北:玉山社,2005 年),頁 5-24。 9.

(14)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日軍的強度遠遠遜於本地臺灣人所組成的義勇軍。導致這種抗日行動力道不 同的最大癥結,在於雙方動機根本上的不同。33西文方面則以藍厚理(Harry J. Lamley)發表The 1895 Taiwan Republic——a Significant Episode in Modern Chinese History為代表,該文將「臺灣民主國」視為中國改革潮流中的一環, 並特別強調唐景崧在整起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與影響。 34 近年來在政府著力於客家文化的提倡之下,其中由行政院客家委員會 主辦「『乙未戰爭與客家』學術研討會」發表一系列論文,如范振乾〈乙未 戰爭與臺灣認同———從中小學歷史教科書對乙未戰爭的記載說起〉,文中 指出乙未戰爭在教科書中呈現的字句,認為統治當局刻意漠視、忽略乙未戰 爭,描寫的也極盡簡略空洞。李喬、薛雲峰合著〈「乙未抗日」史觀的重建: 義民史觀——從吳湯興殉難談起〉,採用布勞岱爾的觀點,將「乙未戰役」 視為短時段的事件,其基礎是在臺灣長時段兩百年來貫穿的「義民精神」所 導致,劉永福則被描繪成一個講求「義氣」的外省客家人。 35 以上是關於乙未抗日的研究成果,重點大多側重「臺灣民主國」成立 的原因與性質分析,或是抗日經過等。而與劉永福相關性較高的,傳記類有 羅香林的《劉永福歷史草》、李健兒《劉永福傳》 36、張守真《劉永福與臺 灣》等。其中以羅香林的《劉永福歷史草》成書時間最早,根據劉永福口述 資料而撰寫,羅香林教授在書中強調:「永福抗法禦日為民族精神所寄,今 茲《史草》實即吾華民族史一頁也」。該書廣為相關研究者參考,也對劉永. 33. 許世楷著,李明峻、賴郁君譯,《日本統治下的臺灣》,頁 70-110。「清軍」除了舊清軍 之外,也包含唐景崧與劉勇福用官費新招募的傭兵,頁 70。 34 Harry J. Lamley,” The 1895 Taiwan Republic——a Significant Episode in Modern Chinese History”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Vol.XXVⅡ,No.4 1968。蔡志祥、吳密察譯〈一八九五年之 臺灣民主國——近代中國史上一段意味深遠的插曲〉 ,收錄於黃富三、曹永和編,《臺灣史 論叢》第一輯(臺北:眾文圖書公司,1980)。 35 范振乾(乙未戰爭與臺灣認同—從中小學歷史教科書的記載說起) ,頁 10-1~10-29;李喬、 薛雲峰合著〈「乙未抗日」史觀的重建:義民史觀——從吳湯興殉難談起〉,頁 4-1~4-37, 以上收錄於《乙未戰爭與客家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臺北:行政院客家委員會,2005) 36 李健兒撰述, 《劉永福傳》 (臺北:商務印書館,1970 年臺 2 版) ,原書於 1930 年代問世。 10.

(15) 第一章 緒論. 福的形象建構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37李健兒撰述,《劉永福傳》也是本於劉 永福的口述資料而成,但一般認為,羅香林所著學術價值較高,引用率也遠 高於李氏所著。而張守真的《劉永福與臺灣》則是使用以往中外學者從未使 用過的劉永福義子劉成良《公牘稿簿》、《函稿簿》(國立歷史博物館未刊檔 案),余饒理(George Ede)牧師文件(私立長榮中學未刊檔案)等各種重要文 件、珍貴史料鉤稽整理,38拓展了對劉永福與臺灣民主國等相關研究史料的 範疇。張守真也發表〈乙未之役劉永福議和始末〉 、 〈乙未之役南臺灣的抗日〉 等文章。 39 碩士論文如謝佳卿的《光緒乙未之役與劉永福》 ,該文以臺灣民主國的 展開,描寫劉永福在臺北的民主國潰敗之後,繼續在臺南維持民主國的政 權,當中作者比較臺南、臺北民主國政權的優劣,認為劉永福的南臺灣民主 國從維持時間到政權組織都較臺北民主國優。同時也分析了南臺灣民主難以 維持之處,例如軍隊和糧食問題。關於劉永福和清廷、日軍之間的往來,作 者釐清劉氏對日軍和臺灣戰事態度的轉變,強調劉永福是守勢重於攻勢,等 待強於開創。最後以劉永福秘密內渡,南臺灣民主國政權遂告潰敗,臺灣民 主國結束作為終結。 40 此外,與本文切入點相同,從形象方面著手的,目前有許旭輝於《臺 灣風物》發表的〈「歷史」的建構與想像—以「臺灣民主國」史事為例〉也 是在從形象建構層面著手,尋找對於「臺灣民主國」歷史解釋的變化。指出 即使是同一件史料,經由一群歷史家的解讀後,也可能因為彼此持的看法不 同,產生不同的歷史論述。在民族主義的影響之下,臺灣民主國以「抗日」 37. 陳佑慎, 〈抗日英雄的建構與記憶--試釋《劉大將軍平倭戰記》的史料意義〉 , 《臺灣風物》 , 卷 56 期 2 (2006 年 6 月),頁 172-173。 38 張守真,《劉永福與臺灣》(高雄:高雄文獻會,2003),頁 4。 39 張守真, 〈乙未之役劉永福議和始末〉 , 《史聯雜誌》 ,26 期(1995 年 11 月),頁 71-100; 〈乙 未之役南臺灣的抗日〉 ,收錄於《「乙未戰爭與客家」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臺北:行政院客 家委員會,2005),頁 6-1~6-28。 40 謝佳卿,〈臺灣民主國與劉永福〉, 《臺灣文獻》52:2(2001)。該文係以謝佳卿之碩士論文 為基礎,參閱氏撰,《光緒乙未之役與劉永福》(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1998)。 11.

(16)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為世人所理解,而抗日與不抗日的臺灣民主國,都建立在一定史料基礎上, 但是經由人們不同的「想像」後,這段史事被建構起來,產生不同史觀的「臺 灣民主國」。 41此文雖是討論臺灣民主國,不過在研究取經值得筆者參考, 同樣材料如何被運用和省略,當中實有值得玩味之處。陳佑慎的〈抗日英雄 的建構與記憶-試釋《劉大將軍平倭戰記》的史料意義〉。該文將佚名所編 的《劉大將軍平倭戰記》視為文本,和同時期的《劉大將軍臺戰實記》 、 《劉 大將軍平倭百戰百勝圖說》互相參照。這些書有相同的敘事觀點和社會文化 情境,內容都顯示出盼望劉永福於臺南抗日能克敵制勝的心情,反映的是中 國人心所繫之意象。而隨著民國肇建、以及近代中國國族主義的昂揚,劉永 福似乎不再是過去「報答君父之隆恩」、「保境安民」的劉大將軍。「民族英 雄」語彙,逐漸成為最常見的形容詞。42作者更進一步點出了可以延伸的部 分,例如從小說方面著手,一探庶民對於劉永福的觀感,不使拘泥於知識份 子觀點。惟該文僅探討 1920 年代以前,之後面臨現代中國的國族主義日漸 激昂,再加上 1930 年代後反日情緒逐漸高漲,都促使劉永福形象產生若干 變化,寫進教科書中的劉永福,也與《劉大將軍平倭戰記》所描寫的大異其 趣,這也是本文因此有可以著力的地方。. 41. 許旭輝,〈「歷史」的建構與想像——以「臺灣民主國」史事為例〉 ,《臺灣風物》卷 55 期 3(2005 年 9 月),頁 135。 42 陳佑慎,〈抗日英雄的建構與記憶--試釋《劉大將軍平倭戰記》的史料意義〉 ,頁 193。 12.

(17) 第一章 緒論. 第四節. 研究方法與步驟. 本文欲透過各式文本的分析與探討,希望能夠解答為什麼劉永福會以 一個「民族英雄」的形象出現在眾人的記憶中?這個形象的建構是從哪時候 開始,採用何種敘事手法,又是如何被建立起來。 筆者將蒐羅清末與劉永福有關之著作,從各方資料著手。包括前述提 及劉永福相關史料,以及後人對劉永福的評價與研究,都是筆者欲分析的對 象之一。而以往史料的使用,向來會屏棄有記載不實情況者,但陳佑慎的〈抗 日英雄的建構與記憶-試釋《劉大將軍平倭戰記》的史料意義〉給了筆者相 當大的啟發,本文的研究將試著會把這類民間文本,如《劉大將軍平倭戰 記》 、 《劉大將軍臺戰實記》 、 《劉大將軍平倭百戰百勝圖說》 、 《繪圖劉永福鎮 守臺灣始末記》等,作更進一步的分析,試圖找出是在怎樣的歷史脈絡之下 與社會期待之下,會出現這樣記載。 研究劉永福形象建構過程,其實就是在研究社會的集體記憶。社會學 家郝爾巴克(Maurice Halbwachs)提出「集體記憶」的概念,認為記憶是一種 集體社會行為,每一種集體記憶皆有其對應的社會結構。而且為了強化某一 社會人群的凝聚,該社會人群不斷以某種媒介(文物、儀式或文字)來重複強 調此集體記憶。43 貝瑞史華慈(Barry Schwartz)以林肯形象為例,說明一個社 會對英雄人物的歷史記憶,是「建構的過程」(constructive process) ,而非 「恢復的過程」 (retrieval process) 。換句話說,每一代的美國人,都擁有不 同於前代形象的林肯。44這說明了,所有在「社會架構」裡形成的集體記憶, 由於社會價值與意識形態的影響,未必能完全代表過去的真相,所以法國史 家勒高夫(Jacques Le Goff)的話說: 「記憶可以接近歷史,也可以遠離歷史。」. 43. 王明珂,〈過去、集體記憶與族群認同:臺灣的族群經驗〉該文收錄在中央研究院近代 史研究所編, 《 「認同與國家:近代中西歷史的比較」論文集》(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 究所,1994),頁 250。 44 參閱 Barry Schwartz, “The Reconstruction of Abraham Lincoln”, in David Middleton & Derek Edwards , ed. Collective Remembering (Newbury Park: Sage Publications, 1990). 13.

(18)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Memory can lead toward history or away from it) 45 史學研究的根本意義在求真,史家經常被要求保持客觀按照史料證據 說話。但歷史教育並非僅單純傳授歷史知識而已,歷史教育使受教者獲得歷 史知識,進而培養歷史意識,歷史意識使作為歷史主體的人或團體在思想、 生活、行動上形成意義網絡,對於社會民族文化的傳承與國民精神的塑造有 密切關係。中國自清末以來,國家多難,因此歷史教育隨時代進程而調整, 力求配合國策與適應時代需要,著重於喚醒民族意識與培養民族精神。46同 時也希望藉由對歷史因果的分析、歷史人物的評價與介紹,培養受教育者分 析和判斷能力,進而獲得正確的價值觀與歷史意識,產生對國家、民族、文 化的認同。47由此可知,歷史教育與史學研究的鴻溝,在於歷史教育扮演民 族社會集體記憶的載體,有特殊目的性,與求真客觀的史學不盡相同。也因 此,即使學界對劉永福者,其評價有其他的看法與研究,卻與歷史教科書的 書寫毫不相關。 48 而對於一般沒有機會接觸更多歷史著述的人而言,教科書中所沒寫的 歷史就差不多等於不存在。歷史教科書是形塑一代人歷史記憶最重要的讀 物,所以教科書中所承擔的歷史記憶非常值得深入分析。而且,自從教科書 出現以來,讀者所讀到的不只是歷史。在歷史敘述中,同時也表現了豐富的 政治觀念、公民概念、道德觀念,與對未來的想法等。它們形塑了一代又一 代人的理念世界,而歷史教科書中所傳遞的各種理念,遠比其他教科書要來 得有影響力,值得從各個角度加以分析。 49由此可知,歷史教科書的內容, 45. 汪榮祖, 〈記憶與歷史:葉赫那拉氏個案論述〉 , 《中研院史語所集刊》第 64 期(2009 年 6 月),頁 2。 46 戴寶村,〈國民小學社會科臺灣史教材之檢討〉, 《臺灣風物》38 卷 2 期(1988 年 6 月), 頁 33。 47 王仲孚,《歷史教育論集》(臺北:商鼎文化出版社,1997 年),頁 526。 48 吳密察先生認為,劉永福在臺灣民主國的抗戰,與唐景崧之「臺灣民主國」不旬日而潰, 實不相讓。詳細可參閱:吳密察, 〈《攻臺戰紀》與臺灣攻防戰〉 ,收錄於許佩賢譯《攻臺戰 紀:日清戰史.臺灣篇》(臺北:遠流出版公司,1995)。 49 王汎森,〈歷史教科書與歷史記憶〉 ,《思想》9 期(2008 年 5 月),頁 134-137。 14.

(19) 第一章 緒論. 不僅是單純傳達歷史知識,以歷史人物為例,教科書中透過特定框架的敘述 所形成的評價或形象,便成為一般民眾的集體記憶傳承下去。在國小、國中 階段的學生,從皮亞傑(J.Piaget)的認知發展理論來看,分別處於「具體運思 期」、「形式運思期」的過渡階段,因此皆須藉由具體的事物來輔佐學習知 識。50歷史人物正是一個時代具體表徵,教科書對於歷史人物的書寫也最容 易為學生所吸收。因此,除了史料與民間文本、史家研究之外,筆者擬以戰 後國(初)中、小歷史教科書中對於劉永福的書寫作一整理,希望能了解透過 國家力量介入編寫的歷史教科書呈現出劉永福的形象為何?又是如何被形 塑? 51. 50. 張春興、林清山,《教育心理學》(臺北:臺灣東華書局股份有限公司,1991),頁 42。 國中小課程有時別立一科歷史,有時則與公民、地理並入社會科,但是仍能一目了然辨 別科目,此處的歷史教科書指歷史或社會課本中傳達歷史知識的章節。 51. 15.

(20)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第五節. 章節安排. 在章節的安排上,除了緒論和結論之外,本文主要分為三個章節。緒 論中將就研究動機、目的作一交代。接著將介紹有關人物形象的研究,研究 方法與對於時代的歷史意義,這是值很得闡發的一點,這也是本文寫作的要 義所在,也藉此點明研究人物形象塑造的過程對於歷史的了解之意義,讓我 們可以更了解歷史記憶的建構。接著將對前人研究作一簡單回顧並介紹本文 所使用的資料。 第二章從劉永福一生影響最大的兩場重要戰役著手。吾人所認識的劉 永福多半和「抗法」、「抗日」有關,在此以史實為基礎,會較為詳細的介 紹劉永福在這兩的事件所扮演的角色與行動。劉永福在臺灣民主國當中身居 要員和日本對峙,也是後來民族英雄形象著墨最多的地方,也是形象建立之 基礎,1895 年當時與其後都有人著書描寫該事件,由此可看出清末知識分 子對於劉永福的觀感。惟臺灣民主國成立的經過與性質以及北部與其他抗日 勢力並非本文關心重點,僅簡略介紹之。 第三章則以時間為序,第一小節以時人著述如《瀛海偕亡記》、《臺海 思慟錄》 、 《割臺記》 、 《讓臺記》 、 《魂南記》 、 《臺灣戰爭記》 、 《臺灣通史》等 乙未割臺前後知識份子的紀錄為主,兼採外人紀錄;第二小節以通俗作品如 《劉大將軍平倭戰記》、《劉大將軍臺戰實記》、《劉大將軍平倭百戰百勝圖 說》、《繪圖劉永福鎮守臺灣始末記》等民間文本為資料,此二小節為探討 1895 前後人們對於劉永福不同的角度的描述與看法。第三小節探討今人史 學著述與研究,如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以及曾 廼碩、梁華璜、黃秀政、 吳密察、張守真等,前述提及的研究成果。以這些紀錄與研究資料輔以時代 背景為經緯,觀察在不同的社會氛圍之下,劉永福的形象是否發生轉變。 第四章則由教科書著手,教科書是形塑國人共同歷史記憶最佳的工 具,影響力最普遍也最大。因此教科書的內容是經過一定標準與價值的篩選 最後保留下來的,分析教科書的內文可以了解國家想要傳達的教育內涵,對 16.

(21) 第一章 緒論. 於劉永福形象的形塑有極大的影響。第一小節分析教科書歷年改版的時代背 景,並以此為經緯,於第二、三小節分別呈現國小、國中教科書內容有關關 劉永福的部分,包括「中法戰爭」 、 「甲午戰爭」 、 「割臺」 、 「劉永福」 、 「黑旗 軍」的內文與圖片,並分析在不同時期課程綱要的轉變與內容編寫的差異, 藉以觀察政府力量介入教科書編寫如何打造社會集體記憶。 第五章結論將就前幾章的論述作一回顧與整理,闡述劉永福形象建構 與時代脈絡的關係。 本文目的並非要重新評價劉永福,或是分辨文本記載的虛與實,而是 希望藉由新文化史的觀點,透過對於劉永福相關記載文本的分析與探討,對 於劉永福在臺灣民主國期間與內渡中國前後,為何從「眾說紛紜」到最後以 「民族英雄」的形象出現在眾人的記憶中,能夠理出一些頭緒。並且對於了 解劉永福形象形塑的過程與社會歷史脈絡的關聯性有所助益。. 17.

(22)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18.

(23) 第二章 劉永福與乙未戰役. 第二章 劉永福與乙未戰役 第一節. 中法戰爭初試啼聲. 劉永福,廣東欽州人,一名義,字淵亭,入越南後,更名永福。 1自幼 家貧,生活艱困。咸豐七年(1857),留長髮投太平軍。2先隸太平軍吳元清旗 頭鄭三,後投王士林、黃思宏等部。 3與劉永福一生起伏有重大關係的黑旗 軍,便是在這段顛沛流離的過程中建立。根據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描述, 時永福 29 歲,隸吳亞忠麾下,帶著追隨者約兩百多人,在安德的北帝廟神 前製作七星黑旗,此為黑旗軍之始。 4清廷掃蕩太平軍,劉永福輾轉逃入越 南,隨後建立中和團黑旗軍聚集勢力,擊敗占領六安洲的白苗,這是劉永福 與越南發生關係的開始。 5之後更與黃崇英的黃旗軍纏鬥,終於佔領紅河上 游的保勝作為地盤,在越南儼然成為盤據一方的勢力。6英人麥士尼(William Mesny)曾謂黑旗軍中老者與兒童耕種,丁壯則狩獵以麝香象牙出售,婦女看 守家庭並營商。軍士們分邊營哨,輪流守衛。粵人以棉布、鹽、菸草輸入雲 南,以鴉片、銅、錫向北圻輸出,均由黑旗軍徵過境稅,劉永福實際為不受 越南管轄之獨立小王國。 7劉永福黑旗軍勢力之養成,可說是從入越之後才 開始,然而黑旗軍要揚名天下,則是因為助越抗法。 法國早在 18 世紀時便有入侵越南的企圖,1858 年利用英法聯軍,一 方面追隨英國與中國開戰,另一方面伺機入侵越南西貢等地。1862 年,越. 1. 參見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臺北:正中,1970),頁 30。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 ,頁 31。但羅香林認為其實天地會與太平天國同以反清為號召, 雖然記載劉永福投太平軍,但亦為天地會一分子,見頁 32。 3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12。 4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54。 5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74-75。 6 在此曾經和清軍將領馮子材合作,夾擊黃崇英(盤輪四)的勢力,但現階段仍不能說劉永福 為清廷所用,只是順應時勢的合作關係。見羅香林, 《劉永福歷史草》 ,頁 102。 7 龍章, 《越南與中法戰爭》,臺北:臺灣商務,1996,頁 31。 2. 19.

(24)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南被迫與法國簽訂條約,割地賠款,北圻開港,湄公河通航。越南想要收復 失地不成,南圻也在 1867 年被法國佔領。1866 到 1868 年間,法人安鄴(Francis Garnier)率領探測隊由西貢自湄公河北上,深入雲南四川等地。法人透過此 行了解到湄公河不利航行,而雲南、越南的交通孔道時以紅江(富良江,紅 河)為主,法人的注意力遂移轉至北圻。1873 年,法軍襲擊河內,與盤踞桂 越邊境的黃旗軍聯合滋事。越南則找來與黃旗軍勢不兩立的劉永福黑旗軍來 支援。同年 12 月 21 日,劉永福抵河內城外,率軍攻打西門,安鄴應戰,進 至距城一公里半之紙橋附近河堤時被黑旗軍射殺。 8河內一役,大敗法軍, 擊殺法將安鄴。劉永福本欲繼續圍城河內,使法軍投降,但是後來越法開啟 議和談判,只得退兵。 9這是與法軍的第一次接戰。 越法的協議內容(此稱西貢條約) ,承認越南為獨立國,也否定了中越 關係,更加深法國對越南的侵擾。而越法關係也落入外交角力中。1857 年, 法國趁著中、英滇案告急,將越法西貢條約內容通知當時負責外交事宜的總 理衙門,並要求中國軍隊不得進入越境,開雲南一處作為通商口岸。總理衙 門回應說明「越南自昔為中國藩屬」,拒絕雲南通商。而法人將「自昔」譯 為「昔」,區解為中國自行放棄對越南的宗主權。 10由此可見法國欲將越南 8. 龍章, 《越南與中法戰爭》,頁 31。 羅香林, 《劉永福歷史草》 ,頁 122。越法議和,羅香林注 1874 年成立《法越親善條約》, 內容主要有一、法國承認越南為獨立國。二、越南遇有內憂外患,法國當盡力助之,不索 償給。三、嗣後越南一切外交事務,需受法國監督。四、下交趾六洲,割讓與法。五、開 河內、東京、甯海三處為通商口岸,且沿河至中國蒙自線之河道,皆許通航。六、在越南 之法人與其他外人、法人雨越人、其他外人與越南土人,其訴訟及犯罪事件,概歸於法領 裁判。此後越南成為法國之保護國。(頁 123-124)而郭廷以在《近代中國史綱》中則將此次 越法議和結果稱為「西貢條約」(法越和平同盟條約),龍章在《越南與中法戰爭》則稱為「越 法甲戊條約」(頁 42)。 10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頁 272。關於譯文錯誤與曲解,龍章在《越南與中法戰爭》 第三章「一八七四年後之中法越關係」引用中法越南交涉檔,提到恭親王回覆法國要求: 「滇 省本非通商地方,是以貴國及各國約內均未載有該省准停泊船隻明文,至於交趾又稱越南, 本係中國屬國,中國邊境人民向來有無與屬國人民如何定期交易之處各省情形不一,應由 本衙門咨查滇省,俟聲覆到日,再行酌核辦理。再查交趾國前因匪徒蜂起,迭經該國遣人 至中國乞援,中國因其久列藩封,不能漠視,遴派官員往剿,俟匪類剿平,自然凱撤」 。文 中強調中國對越南宗主權,但法譯文並未將「久列藩封」的「久列」二字譯出;並將「俟 9. 20.

(25) 第二章 劉永福與乙未戰役. 視為獨立國,藉此排除中國勢力,達到法國入侵越南的目的。 1879 年,已革廣西總兵李揚才叛變,入侵北圻,越南向中國乞援,中 國再度派兵平亂,越南再度入貢中國。此時曾紀澤也於 1881 年再度向法國 重申「越南係中國屬邦,地連中國三省邊界」且強調中國無法承認越法條約 內容。為了抵制法國入侵越南,曾紀澤同時也發文建議總理衙門應派官員前 往越南,並且告知越南若無力肅清紅河盜匪可請中國協助。而李鴻章則傾向 於避免與法國起爭端,越南紅河肅盜問題則可由雲南省派幹員往北越相機處 理。11雖然總理衙門並未對曾紀澤的建議有具體行動,大臣對於是否要對法 國採取積極防範措施也有爭議,但基於越南與中國長久以來的宗藩關係,大 臣們一致認為應解決越南肅盜的需求。 12 法國在李揚才事件,以西貢條約為藉口欲趁機進佔北圻,越南等於是 腹背受敵,因此商請曾經擊斃法將安鄴的劉永福前來協助。13中法對於越南 事務僵持不下, 1882 年,在不觸及宗主權與保護權的前提下商討邊界與商 務,決定中國撤回北圻駐軍,法國不侵佔越地,亦不損礙越南主權,於滇、 桂、紅江之間劃界,北歸中國巡查保護,南歸法國,這是中法針對越南問題 的第一次協議。然則此一協議卻在法國國內政變後又生變化,清廷要求雲 南、廣西兩省原駐北圻軍隊停止後撤,並派李鴻章往廣東督辦越事,左宗棠 籌畫江南防務,顯示對越南問題的重視。當時劉永福得雲貴總督岑毓英支 援,廣西吏部主事唐景崧更以劉永福「越南撫以禦法,屢戰皆捷」且「敵人 憚懾,疆吏薦揚,其部下亦皆驍勇善戰之材」,力薦清廷收之為用。唐景崧 更並親至越南,強調要排除法國勢力非永劉永福一軍別無良策。14劉永福因. 匪類剿平,自然凱撤」譯為「匪類已平,自無留住越南之理由,故已召回」。 11 龍章,《越南與中法戰爭》,頁 72-74。文中說明越南紅河的盜匪是劉永福的黑旗軍,法 國必欲除之而後快。 12 劉永福在此時的定位並不明確,紅河的盜匪是法國欲除之而後快的黑旗軍抑或是李揚才 的叛軍亦未可知。龍章在書中寫到李鴻章覆文所提到的盜匪是劉永福的黑旗軍,頁 74。 13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149-150。 14 唐景崧,〈請纓日記〉 ,收錄於《中法戰爭文獻彙編》,第二冊(臺北:鼎文書局,1973), 21.

(26)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而第二次進軍河內與法軍對戰,結果再度獲捷,擊斃法國大佐李威利 (H.Rivière)。劉永福在此役之中除了法將之外,更幾乎使法軍全軍覆沒,聲 勢大振,中越皆然。唐景崧更特地為劉永福起草檄文〈黑旗檄告四海文〉 , 從指責法國侵犯越南是「不獨虐越南,實欺中國也」,而劉永福為「中國廣 西人,當為中國捍蔽邊疆,越南三宣副提督,當為越南削平敵寇。」有十足 的抗法動機和正當目的,內容更詳細的描述戰爭過程,從與法人血戰三時之 久,礟聲雷動,人肉星飛,到士兵奮勇向前,以一當十,最後使法軍傷亡慘 重。 15此文一出,劉永福與黑旗軍更是名震中外,更多人投奔黑旗軍陣營, 越南對於劉永福也更加禮遇。16兩次河內之役,法國損兵折將,黑旗軍名震 宇內,劉永福從暗助清廷轉變為對抗法軍的主力,甚至在湖廣總督張之洞的 推薦之下,受封為「記名提督」,至此,劉永福可說已受撫成為滿清官員, 為朝廷所用。17這也意味著劉永福不再是協助越南與中國抗法,而是受清廷 節制的將領。 然而劉永福這樣的戰績並未對中法越南之爭有太大的幫助。中法在越 南僵持不下,法國早有占領中國沿海土地,以迫使北京屈服之意。1884 年, 法國為了不引起中立國怨言,又能補給煤礦,試圖仿照日軍侵臺模式迫使中 國軟化,於是決定進攻基隆。18是時臺灣守軍由劉銘傳指揮,堅強抵抗法軍。 中法戰爭的主戰場還是在北圻,中法在北圻之爭互有往來,在黑旗軍與桂軍 合作,在自廣東來援的提督馮子材指揮之下,大破法軍,克復諒山,是為諒 山大捷,雙方僵持不下。但因朝鮮亂事爆發,清廷為了避免兩面受敵,因此 必先了結與法國之間的紛爭,以保全臺灣,更能專心對付日本。 1885 年中法代表於天津簽訂和約,結束中法戰爭,法國除達成其兼併. 頁 41-61。 15 唐景崧,〈黑旗軍檄告四海文〉 ,收錄於《中法戰爭文獻彙編》 ,第一冊,頁 304。 16 唐景崧,〈請纓日記〉 ,收錄於《中法戰爭文獻彙編》第二冊,頁 78。 17 張守真,《劉永福與臺灣》,頁 7。 18 龍章, 《越南與中法戰爭》,頁 273-274。 22.

(27) 第二章 劉永福與乙未戰役. 越南的目的之外,雙方並約定:「法約定一月內退還澎湖,如劉永福不退保 勝,澎湖亦須遲退」,也就是「法以澎湖為質,劉一日不離越,中國海防一 日不能結局」。 19 在中法戰爭中扮演重要抗法角色的劉永福,至此陷入進退兩難的窘 境,清廷為了保全澎湖臺灣,勢必要求劉永福退出越南,而保勝是劉永福黑 旗軍二十多年來苦心經營的地盤,而黑旗軍士兵連同眷屬的安置也是一大工 程。20而清廷除了面臨法國的要求之外,另一方面還必須考慮到,劉永福之 所以入越是因為參與太平軍的叛黨,入越之後佔地為王,且連敗法軍,這樣 的軍事實力將來亦有可能成為反清勢力,因此當 1885 年 3 月停戰協定在巴 黎簽署時,雲貴總督岑毓英即致電湖廣總督張之洞詢問如何安置劉永福,岑 毓英認為劉永福「若留在北圻,弭患不足,啟釁有餘」。 21劉永福抗法的盛 名,也成為必須撤離保勝的原因。若留在越南則可能繼續助越抗法,戰勝, 法國必指稱中國破壞和約;戰敗,則將入關請求支援。給了支援又將得罪法 國,不給則是罔顧藩屬宗主之義,因此只能加緊要求劉永福退出保勝,以免 法國藉此再起兵事。 22 於是清廷自 4 月 7 日起,不斷諭電調劉永福入關,有時祕密照會,有 時是岑毓英、張之洞催調入關。起初劉永福不以為意,置之不理。張之洞的 照會越來越頻繁,且不斷強調清廷因為已經簽訂和約,必須遵守約定撤兵, 若不撤兵將危及臺灣,且越地終非我有,而全臺隸我版圖,若不撤兵導致局 勢生變,將惟劉永福是問。23雖然幾天內就接到數次照會,但劉永福仍猶豫 不決。張之洞也電諭唐景崧盡速辦妥內撤事宜。24唐景崧接獲電諭後便抄錄 19. 張之洞, 《張文襄公選集》 , 〈至龍州李護撫臺、唐主政〉(光緒 11 年 4 月 29 日),頁 87。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臺灣文獻叢刊第 97 種,頁 87-88。 20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22-223。 21 張守真,《劉永福與臺灣》,頁 7。 22 唐景崧,〈請纓日記〉 ,頁 196。 23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19-220。 24 張之洞, 《張文襄公選集》 , 〈至龍州李護撫臺、唐主政〉(光緒 11 年 4 月 29 日),頁 87-88。 23.

(28)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並派員轉交劉永福,內容:「李護院唐主政:總署二十四來電,本日奉旨, 李鴻章電奏,林樁來言,法約定一月內退澎湖;如劉永福不退保勝,澎湖亦 須遲退,等語。現在詳約將訂,中外交涉,惟重信義。劉永福一軍,亟應如 期撤回。著岑毓英、張之洞懍遵。十八日電旨:嚴催該提督,即率所部,迅 回雲界,再赴思、欽,不准稍有延遲,致令藉口。其起程抵雲日期,仍速電 聞,欽此。法以澎湖為質,劉一日不離越,中國海防一日不能結局,斷無延 遲之策 。」25這裡已經說得很明白,若劉永福不撤離保勝,將危及臺灣安全, 更甚影響整個中國海防,而且若和談再有變動,或法軍遲退澎湖,這後果將 可能要劉永福來承擔。唐景崧更致切函,若劉永福得信時還留在保勝,務望 遵旨立即拔隊離開保勝訴進雲南,切不可再留連越地,致令法人藉口,不肯 退出澎湖,貽誤大局。這是「閣下前程之所係,香帥之所切屬,鄙人之所急 勸」若再滯留越地,禍將立至。若真因此而延誤澎湖撤兵,也將無人敢繼續 贊助糧餉軍火,「違旨且身不保,更有何於保勝」。 26 除了張之洞外,岑毓英與唐景崧以及粵督派來的孫鴻勛等人皆屢次催 速入關,劉永福亦覺不可逆旨,但仍無法棄守保勝。27劉永福為求保全自己 實力所作的努力,若能繼續持有保勝一地是最好的,若不能,則希望三千黑 旗軍與軍火裝備皆可隨行。張之洞則以留守保勝可能帶來後患無窮為由拒 絕,僅允劉永福可攜兩千人入關,不足部分或到粵再行召募不足,眷屬部分 也有賞銀安家,同時不斷強調應斟酌辦理,不需要全部偕行,想必是希望加 快劉永福內撤的腳步,反覆叮囑應盡速內徹,不可延緩。 28 清廷為免法國藉口滋事,對於劉永福內撤一事非常重視,劉永福總計 25.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21。 唐景崧,〈請纓日記〉 ,頁 200。 27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22-223。劉永福向張之洞提出以其子劉成良居留保勝, 安頓家屬並且保持抗法實力,以固雲南門戶。如此一來讓法國無法順利窺伺雲南,也無法 以劉永福不徹兵為由與清廷詰難,若能無法留守保勝,則希望軍火砲船等物資能夠慢慢一 同撤走。第二,希望三千黑旗軍均能偕行,保持戰力。 28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24-227。 26. 24.

(29) 第二章 劉永福與乙未戰役. 收到十多件相關文件照會,張之洞與岑毓英也不斷派員催促成行,1885 年 7 月 6 日,劉永福正式起程入關,最後隨行者連同其眷屬等,總共一千四百人。29 1886 年 4 月 23 日,清廷正式授劉永福為南澳鎮總兵。6 月,張之洞又 調劉永福署理碣石鎮總兵。1890 年又再奉調回任南澳鎮總兵。而兵力也從 原先的一千多人,裁減為三個底營,每營兩百人,外加親兵差委將弁等,計 七百一十人。清廷一方面更動其職務,使其無法在當地生根,形成力量,另 方面則裁撤其兵力,以削弱其實力。軍容壯盛,三千軍力的黑旗軍盛況已不 復見。30而劉永福在此期間也未有其他重要軍事任務與表現機會,度過了平 靜的幾年。此後便要面臨的是他人生中另一個挑戰與困境,也就是協防臺 灣,並且在臺灣民主國的建立與乙未臺灣保衛戰中扮演重要角色。. 29. 羅香林, 《劉永福歷史草》 ,頁 228-231。關於軍隊人數削減,書中記載為: 「公在南甯因 與委員孫鴻勛與劉永福屢有齟齬,鴻勛密電粵督,謂公野性未改,不可與他帶如此多人, 祇好帶一千人便是」又說「先是,未入關之前,張督對公所派之人,面言入關不需多帶人 來,祇挑三千精壯已足,一俟出來天朝,招選補足十營與他帶是耳。」(頁 231)這與前面張 之洞照會文內的兩千精銳,甚至「以精為貴,千人即不為少」有所差距。再者張之洞也僅 允諾入關後可招募兵力五營,一營五百,共兩千五百人,與十營的五千人相差一倍。而劉 永福在一開始起程就選定三千人隨行,也與張督說的兩千不符,這或許是劉永福為了保全 自身兵力的一種方式。 30 張守真,《劉永福與臺灣》,頁 11。 25.

(30)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第二節. 臺灣民主國的抗日與內渡. 1894 年 3 月,因朝鮮東學黨之亂大起,中日兩國關係惡化。有鑑於 1874 年日軍侵臺的教訓,3 月 28 日軍機處與總署會議中,決議應付日本事宜的 對策中,認為「臺灣孤懸可慮,擬請派唐景崧、劉永福,同(臺灣巡撫)邵友 濂辦理軍務。」31隨著中日兩國因朝鮮逐漸升高對立,清廷也催促邵友濂加 強臺灣防務,並命劉永福與福建水師提督楊岐珍酌帶兵勇,迅赴臺灣。32當 時臺灣官民對於可能來襲的日本都抱著恐懼的心裡,但一直到 1895 年 3 月 日本進佔澎湖之前,中日兩國的戰爭始終局限在北方。 33 一如清廷所料,日本早有南進的意圖,自從 1874 年入侵臺灣之後,對 臺灣的興趣始終未減,因此在北洋水師降服後,日軍即刻佔領澎湖,要領有 臺灣的企圖非常明顯,因此 1895 年 2 月,張蔭桓、邵友濂赴日講和未果, 即是因日本當時根本無議和之心。日本當局在等待和談時機,企圖在和談時 由具有全權代表身分,且對割讓領土問題能說服清廷的重量級人物出現,例 如恭親王奕訢或直隸總督北洋大臣李鴻章。34因此劉永福來臺時,馬上需得 加強臺灣防務,面對隨之而來日本的軍事攻擊。 時劉永福年五十八歲,隨即調帶三營,削去老弱,招補缺額,新招共 足四營,從汕頭出發到臺灣駐防,領有「幫辦臺灣防霧閩粵南澳鎮總兵關 防 」。35臺灣巡撫邵友濂以「楊岐珍淮軍宿將,如令其總統各軍,呼應較靈。」 而以「臺南兵力尚單,恆春為日人曾至之地,尤宜嚴備。劉永福已行抵汕頭, 如先到臺北,再到臺南,頗多周折;已囑其逕赴臺南,與鎮、道妥商布置, 31.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 《清季外交史料選輯》 , 〈軍機處與總署惠易應付日本事宜概略〉 (光緒 20 年 2 月 22 日),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臺灣文獻叢刊第 198 種,頁 210。 32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 《清光緒朝中日交涉史料選輯》 ,卷 15,〈軍機處寄李涵章諭旨〉 (光緒 20 年 6 月 22 日)、〈軍機處寄譚鐘麟諭旨〉(光緒 20 年 6 月 22 日),臺灣銀行經濟研 究室,臺灣文獻叢刊第 210 種,頁 108-109。 33 吳密察,〈一八九五年「臺灣民主國」的成立經過〉,《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報》第八期 (1981 年 12 月) , 頁 85。 34 黃昭堂,《臺灣民主國之研究--臺灣獨立運動史的一斷章》 ,頁 13-16。 35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237-238。 26.

(31) 第二章 劉永福與乙未戰役. 兼可就進策應澎湖。」36因此劉永福抵臺後先赴臺南,並在該地築泥營礮壘 駐紮。原本劉永福的想法,認為臺灣勢處孤懸,四面受敵,必南北聯絡一氣, 臨時堵禦,呼應方靈。37而在清廷與日本開戰後,臺灣情勢更緊張時,軍機 處也曾諭令邵友濂傳劉永福北上會商防務,但邵友濂仍以劉永福僅新募兩 營,未經訓練,且慣用粵人,難改帶他勇等理由冷落劉永福。38俟唐景崧代 邵友濂成為臺灣巡撫兼督辦軍務,劉永福才又北上會商,並偕同唐景崧一起 巡查營地人馬。 39劉永福給與建議:「中丞這個駐所,建築不妥,且人馬多 有懦弱;何不我亦過來,與中丞同住,更改營盤,裁去老弱,添補精壯;且 得近與商量辦理,豈不兩有裨益耶!且中丞辦理民政,日不暇給,其軍政事 宜,千頭萬緒,如絲之亂;鄙意過來相幫,由為妥善,不知公易以為然否?」 劉永福想移防北部與唐景崧共同承辦軍防業務,甚至是分工合作唐理民政, 劉主軍務。但這個建議被唐景崧拒絕了,仍然囑付劉永福待在南部。「老兄 在臺南,獨當一面,節制南方各統領,任便行事,已成專閫;弟雖督辦之名, 亦不為遙制,且鞭長莫及;臺南地方,實為扼要,非有威望大員,不足以資 鎮懾;老兄即係臺南,毋庸再多一樣思想!又況老兄顧臺南,弟顧臺北,南 北兩處皆有備敵之對付,聲勢壯大,諺云: 『先聲奪人』 ,日本豈無聞風而生 畏乎!弟意已決,兄勿多疑為是!」劉永福的提議被打回票,最後只得再度 回到臺南。40由此可見劉永福與唐景崧之間非但不能合作,反而是互有心結。 丘逢甲對於劉唐的心結這樣的描述:「……即景崧與永福交惡,分兵而 守,逢甲又引以為憂。景崧者,古所謂處士虛聲者也。初為吏部主事,喜談 兵,有知兵之名。……中、法和議成,張之洞薦永福於朝,受南澳總兵,旋 36. 《清季外交史料選輯》, 〈臺撫邵友濂致樞桓電〉(光緒 20 年 8 月 1 日),頁 218。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36-237。 38 張守真,《劉永福與臺灣》,頁 13。 39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38。關於邵友濂調任湖南巡撫,而唐景崧署理臺灣巡撫 一事,書中說明是因為唐景崧上奏邵友濂辦理不善。張守真在《劉永福與臺灣》一書中亦 引用唐景崧奏文「邵友濂諸事把持」 、「一切軍事不令與聞」等證實。 40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38-239。羅香林批註中直指劉永福渡臺後與唐景崧意見 相左,寖至交惡。 37. 27.

(32)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移駐臺灣,景崧亦以功授臺灣道,旋擢藩司。兵事將起,清廷以景崧知兵, 特命代友濂為巡撫。然景崧既與永福共事於越南,意見不同,怨仇日深。既 為臺撫,遂自守臺北,移永福軍於臺南。」41由此可看出劉唐之間的確有不 合之處,而顯然丘逢甲對於劉永福評價還高於唐景崧。事實上,兩人早在越 南共事時,唐景崧因軍費分配問題,對劉永福早有不滿。唐景崧稱:「永福 多疑善忌,駕馭殊難,財入彼手,欲其分濟守忠,萬不能期其痛快。若我另 濟守忠,彼又生疑忌,守忠轉皇然不安。」守忠是劉永福的部下黃守忠,清 廷助餉以防禦法國,卻因糧餉分配問題使唐景崧對於劉永福相當不滿,且評 價甚低,更批評劉永福是「梟雄器識,固不能以聖賢之道相繩以。」42在加 上催促劉永福退出保勝一事,劉永福拖延甚久,唐景崧的照會的措詞越來越 嚴厲,更加深劉唐嫌隙。 對於臺灣佈防,丘逢甲支持劉永福的意見,認為臺灣形勢,以臺北最 重要,臺北若失守,將牽動全臺局勢,唐景崧無劉永福協助,一人守臺北, 恐非易事,若臺北一破,擁有臺南也無法扭轉。丘逢甲曾從中協調,唐景崧 仍不為所動,最終還是分兵二地。43劉永福既負責南部防務,11 月起從臺南 出發前往打狗、東港、恆春等地視察當地軍營與戰備情形,並嘗試設法增添 粵勇於恆春,以鞏固海防。黑旗軍總部設在臺南府城靠近西門處,稱軍裝總 局,有一軍火庫與軍火工廠。1895 年 1 月,由「駕時」號輪船陸續載運士 兵與軍火,南臺灣的兵力在劉永福的主導下逐漸增強中。 44 劉永福防守南部,受到唐景崧的排擠與冷落,兩江總督的張之洞曾意 圖調解,本有意派遣劉永福前往山東。隨著日軍佔領澎湖,劉永福只得留在 臺灣協助防務。張之洞也努力協調,曾致電唐景崧,言劉永福「其人雖有偏 處,短處,究係曾經百戰之將,較之尋常提鎮,之未見陣戰、習氣太深者, 41 42 43 44.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中節錄《丘逢甲傳》內容,頁 239-240。 唐景崧,〈請纓日記〉 ,頁 153-154。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39-240。 張守真,《劉永福與臺灣》,頁 16-17。 28.

(33) 第二章 劉永福與乙未戰役. 勝之遠矣。」強調劉永福除了作戰經驗之外, 「素有虛聲」 ,可藉以定民心、 壯士氣。希望唐景崧能夠略其所短,曲意聯絡,優加鼓舞。況且「其人吝嗇 而重利,此病甚易治;公長於馭將,籠絡劉永福何難哉?渠此次係幫辦,公 似宜稍予面子,彼便顛倒奔走矣。」45而張之洞本人也如此示範了,在給劉 永福的電文中大力褒獎劉永福之帶兵的本領與忠勇的性格,並勉勵其為國立 功,至於與唐景崧之間的委屈,張之洞也表示已知梗概,希望劉永福忍小任 大,和衷共濟,兩人同心,破賊建功。 46 正當臺灣內部唐景崧與劉永福因為不合而南北分守之際,日清的談判 也正在進行。1895 年 5 月 2 日,馬關條約簽訂,割讓臺灣成為既成事實, 這讓臺灣紳民感到相當憤憤不平。反割臺運動曾經獲得朝廷重視、地方大吏 支持,甚至企圖爭取列強支援最後仍告失敗,最後只能以獨立國家之姿爭取 國際認同與外交支援。475 月 15 日,在丘逢甲等臺灣紳民奔走拜訪唐景崧之 後,發布〈臺民布告〉 ,宣稱臺灣人民無法接受割臺的決議, 「願人人戰死而 失臺,決不拱手而讓臺。」將採取自救措施「惟有自主,推擁賢者,全攝臺 政」 ,並向各國發聲, 「如肯認臺灣自主,公同衛助,所有臺灣金礦、煤礦, 以及可墾田、可建屋之地,一概租與開闢,均霑利益。考公法:讓地為紳士 不允,其約遂廢,海邦有案可援。如各國仗義公斷,能以臺灣歸還中國,臺 民亦願以臺灣所有利益報之。」 48〈臺民布告〉說明臺灣自主計畫的概略, 第一要招攬人才,協力抗戰;借資內地,籌集餉械,準備與日本作戰。第二 給與列強各項利權,以換取各國承認援助。第三,若能成功避免割地命運, 再請命清廷作處理。這樣的設計主要是因為清廷已和日本簽訂條約,只好由 臺灣自己出面反對,如此臺灣抗日行動「與中國無涉」,且使西方各國有插 45. 張之洞,《張文襄公選集》, 〈致臺北唐撫臺〉(光緒 21 年 2 月 23 日辰刻),頁 161。 張之洞,《張文襄公選集》, 〈至臺北劉永福〉(光緒 21 年 2 月 23 日巳刻),頁 161-162。 47 黃秀政, 《臺灣割讓與乙未抗日運動》(臺北:臺灣商務,1992 年),頁 122。關於反對割 讓臺灣清廷與臺灣紳民的努力在此書第三章「割臺與朝野的肆應」有詳細的說明。 48 王曉波編, 《乙未抗日史料彙編》(臺北:海峽學術出版社,1999 年), 〈臺灣自主文牘〉, 頁 72-74。 46. 29.

(34) 劉永福形象研究——以乙未戰役為中心. 手干預的餘地。這樣的想法很可能是受到與臺灣相當親近的張之洞所影 響。49張之洞曾數次奏請清廷爭取英、法等支持,希望臺灣能夠比照遼東情 況辦理借住外國勢力脅迫日本歸還清廷。50但是臺民誓言抗日之行為,又與 清廷無法完全切割,這也讓清廷陷入尷尬的局面,無法正面支持臺灣自主, 因此下令唐景崧以及臺灣文武官員內渡,已表示清廷與臺灣抗日無關。51這 也宣告清廷方面不便再給與臺灣餉械援助。 5 月 19 九日,法國巡洋艦來到臺灣,陳季同副將前往與艦長晤談,提 及臺灣,法艦長表示日本強烈反對,且法國正在他處用兵,無力護臺,但「臺 能自立,較易辦」,意為「為中國爭回土地則難,為臺灣保民則易;必須臺 自立,有自主權」。 52這樣的說法更確立臺灣走向自主之路。於是即使唐景 崧並非心甘情願,但仍留在臺灣見證歷史性的一刻。5 月 25 日,臺灣紳民 舉行呈印典禮,經過遊街儀式後將「臺灣民主國總統之印」交給唐景崧,訂 年號為「永清」,國旗為藍地黃虎旗,臺灣民主國正式成立。唐景崧受任總 統之後,以「臺灣民主國總統‧前署臺灣巡撫布政使」的名義發表布告,除 了重申臺灣紳民面對割讓悲憤的心情,強調臺灣自主乃權宜之計,仍應以清 廷為大,「恭奉正朔,遙作屏藩,氣脈相通,無異中土,照常嚴備,不可稍 涉疏虞。」 53 同時立即致電總署並各省宣稱: 「臺民自立,萬不得已;非此不足拒倭, 免其向中國饒舌。且冀自立後,或求外國保護、或求各國公評。但有一線轉 機,仍歸中國,斷不肯自居化外。換用旗式,為開仗計。」說明臺灣民主國 成立的動機,是為了要避免清廷為難,並且為臺灣抗日尋求一線希望。而唐 景崧自己則是「為民劫迫,無計脫身,權宜留此」,只要「一息尚存,未敢 49. 黃秀政,《臺灣割讓與乙未抗日運動》 ,頁 125-126。 張之洞,《張文襄公選集》, 〈致總署〉(光緒 21 年 4 月 19 日),頁 195。 51 《清季外交史料選輯》,〈旨著臺撫唐景崧開缺來京及文武各員內渡電〉(光緒二十一年四 月二十六日),頁 310。 52 張之洞,《張文襄公選集》, 〈唐撫臺來電〉(光緒 21 年 4 月 27 日、29 日),頁 204。 53 王曉波編,《乙未抗日史料彙編》, 〈臺灣自主文牘〉 ,頁 72。 50. 30.

(35) 第二章 劉永福與乙未戰役. 稍逾臣節」。 54上述這兩篇可清楚的表達唐景崧的想法,雖不願臺灣被割讓 給日本,但又害怕清廷對於總統一直心有忌憚,既無法內渡,更推不掉總統 一職。因此再三強調臺灣獨立自主之萬不得已,獨立無非謀求外援,而自己 乃身不由己。唐景崧的心境如此,那鎮守臺南的劉永福呢?起初劉永福並未 在臺灣民主國的成立扮演重要角色,僅致電唐景崧表示「願與臺共存亡」 。55 唐景崧也稱劉永福「頗有同心」。 56但仍然是一南一北的駐守。 57 臺灣民主國成立後,願留任者照舊,部分官員依令內渡,則另行遞補, 布政使顧肇、臺灣鎮總兵萬國本、臺灣道陳文騄等人相繼內渡。而地方官員 除了已經落入日本手中的澎湖廳之外,臺灣三府、三廳、一直隸州、十一縣 等十八位首長,願意留任的只有五名。其中一名臺東直隸州同知胡傳,還是 因為位在遠隔之地,尚未接到內渡令而留下。當他接獲消息知道已發佈內渡 令後,也立刻內渡。 58 與劉永福一起奉命前往臺灣協防的楊岐珍也率領麾 下十二營內渡,此舉對於臺灣北部的防守帶來極大影響。 臺灣在當時究竟有多少實力可以抵抗日軍呢?以邵友濂擔任巡撫的時 期的北臺佈防:駐防在基隆、淡水、蘇澳三港口舊勇九營,新勇十五營;林 朝棟四營駐守獅球嶺,唐景崧新募三營駐守關渡,另有新竹新募一營固守。 南部的部分,臺南安平與旗後各有砲臺,恆春由都司邱啟標率新舊共兩營駐 紮,臺灣鎮總兵萬國本帶領舊勇四營、新勇五營分防安平、旗後兩口,兼顧 府城。嘉義新募一營協力防守。臺灣舊有、新募約六十餘營的兵力,加上楊 岐珍與劉永福到臺支援,總共約有八十營。59 至 1984 年 8 月初,北部的兵 54. 張之洞,《張文襄公選集》, 〈唐撫臺來電〉(光緒 21 年 5 月 7 日) , 頁 216。 羅香林,《劉永福歷史草》,頁 242。 56 張之洞,《張文襄公選集》, 〈唐撫臺來電〉(光緒 21 年 5 月 9 日) , 頁 216。 57 劉永福的頭銜也有臺灣民主國「軍務總統」或「臺灣民主國大將軍」。但因時局混亂, 且臺灣民主國成立也僅為一種形式,無關要旨。參見《攻臺戰紀:日清戰史‧臺灣篇》 ,頁 102。 58 黃昭堂,《臺灣民主國之研究--臺灣獨立運動史的一斷章》 ,頁 62。黃秀政在《臺灣割讓 與乙未抗日運動》一書中寫到留任者有六位,應該是把胡傳也算進去了。(頁 135) 59 《清光緒朝中日交涉史料選輯》 , 〈臺灣巡撫邵友濂奏布置海防情形並請飭撥的款以資接 55. 31.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為辦理國軍退除役官兵就醫及社會醫

49 參看氏著“Two problems in the history of Indian Buddhism: the layman/monk distinction and the doctrines of the transference of merit.”(1985) Bones, Stones, and Buddhist Monks:

威夷大學社會心理學博士。曾任 國家科學委員會特約研究員。榮 獲國家科學委員會優良研究獎、美國東

131 佐藤哲英〔1972〕 〈俊芿律師帶回日本的天台文獻〉 (石田充之《鎌倉佛教成

形成 形成 形成 研究問題 研究問題 研究問題 研究問題 形成問題 形成問題 形成問題 形成問題 的步驟及 的步驟及 的步驟及 的步驟及 注意事項 注意事項 注意事項

 1968 年出土於 滿城 陵山 中山靖王 劉勝 墓。為劉勝金縷玉衣,現藏河北省博物館。.  1969

港大學中文系哲學碩士、博士,現 任香港中文大學人間佛教研究中心

中三 中二+實用課程 中四 中二+實用課程 中五 中三+實用課程 中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