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初期台馬新舊體文學之比較研究

全文

(1)
(2)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補助專題研究計畫成果報告

※※※※※※※※※※※※※※※※※※※※※※※※※※

※ ※

※ 二十一世紀初期台馬新舊體文學之比較研究 ※

※ ※

※※※※※※※※※※※※※※※※※※※※※※※※※※

計畫類別:■個別型計畫 □整合型計畫 計畫編號:NSC 90-2411-H-431-002-

執行期間:90 年 08 月 01 日至 91 年 07 月 31 日

計畫主持人:龔鵬程 共同主持人:楊松年 計畫參與人員:徐錦成

本成果報告包括以下應繳交之附件:

□赴國外出差或研習心得報告一份

□赴大陸地區出差或研習心得報告一份

■出席國際學術會議心得報告及發表之論文各一份

□國際合作研究計畫國外研究報告書一份

執行單位:佛光人文社會學院文學研究所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十 月二十九 日

(3)

一、摘要 中文摘要

本研究工作重在發掘新加坡,馬來亞和臺灣在五四新文化運動發生生前,以及新文化運 動發生之際,三地的舊體文學的情況。它們如何抒發當時知識份子的心聲,當時的知識份子 所關心的各種各樣的課題,他們又如何通過媒體的運作來實現他們心上的願望。這裏頭又包 括他們如何通過報紙的經營來提出他們的主張,如何通過各種不同類型的文體的創作來抒發 他們的意見。研究報告也將探討這些知識份子在當時的文化情況中是如何進行他們的文學活 動。本報告將分成以下幾個部分論述:一。研究的意義與方法。二。研究的發現與三地舊體 文學的比較。三。結論。

研究與比較了 1900 年至 1920 年新加坡、馬來亞和臺灣的舊體文學之後,深深感到:環 境的不同,空間的變化,會使得在同一時段的不同地區的文學,不論在文學經營上,文學創 作上,都會出現不同的內涵與樣式。

雖然新加坡、馬來亞和臺灣的舊體文學都原自於中國大陸,然而二十世紀初,新加坡和 馬來亞是一個華人開始大量移居的社會,英國殖民主義主義政府對新馬的華人移民是持著歡 迎放心但寬鬆看守的政策,所以文學的經營和創作是一個樣式:華人的移民文化程度低,文 學書籍的出版不蓬勃,知識份子在文化宣傳上重視報紙的任務。所以報紙的出版非常蓬勃,

副 刊 重 視 大 的 趣 味 , 舊 文 體 作 品 中 不 乏 民 間 文 學的形式。同時,文人剛從中國南來,對故 鄉,故鄉中的家人親友的懷念,感情至深。也非常關心中國所發生的一切事務,特別是外交

和政治的變化。

臺灣的情況就不同了。馬關條約帶來臺灣驚天動地的變化。臺灣這塊土地竟然在一夜間 落入日本人的手中。失去土地的苦痛,被殖民的哀傷,被強力管制的痛苦,充滿在當時知識 份子的心中。因此臺灣局體文學所關心的課題,會和新加坡和馬來亞的作者所關心的方面截 然不同,是可以理解的。

日本管理層管理臺灣,採用強力和懷柔的雙重政策。文化、教育上強調日文、日語的 政策。華文報紙的出版受到限制,傳統文化的流傳受到威脅。所以在這時段的臺灣文學,不 得不另找出路,一則維持傳統文學、文化以求接續;一則尋找空間以繼續展開過往的文學活 動。詩社、文社就是在這背景下蓬勃的發展起來了。日本在過去的歷史上是承受中國文化的 影響的,因此日據時期在臺灣的日本人也能組織詩社、文社,創作舊體文學,這又提供了和 英國管制下的新加坡和馬來亞不同的情況。在新加坡和馬來亞的英國人,不懂得舊詩詞,不 能創作舊文學作品,更別希望他們會成立詩社文社,提倡各種類型的華文文學活動了。

新加坡和馬來亞的報紙,由於獲得英國政府的有效率的收集,絕大多數都獲得完好的保 存,反觀許多臺灣的報紙,由於有關方面沒有好好的保管,散失的多,留存的少,在研究工

作上,資料沒有獲得妥善的安置和保存,是令 人 非 常 感 慨 的 事 , 因 這限了 局 整

理 過 去文學

歷史的工作。

關鍵詞:臺灣文學、新加坡文學、馬來亞文學、副刊、欄位、文社、傳統文學。

Abstr act

The purpose of this research project is to investigate the classical literature of Taiwan,

(4)

Singapore and Malaya before the May-fourth movement. The study will concentrate on study of the situation of the classical Chinese literature of these three regions and find out the concerns of the intellectuals, and how they utilized the literary societies and the literary columns or literary supplements of the newspapers to express their concerns and to promote the literature.

The classical literature is the area often neglected by the present historians of Chinese literature, both in Taiwan and Singapore and Malaya. It is also hoped that the result of this study would help the historians of literature to include this area of study when they re-write the history of literature of the three regions in future.

This report contains three parts: firstly, the significance and method of the study, secondly, the finding and 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classical literature of the three regions.

The study finds that although Taiwan was the colony of Japan, Singapore and Malaya were the colonies of British, different policies of the colonial governments have caused different ways of promoting literature by the respective writers in the three regions. British government so far did not interfere much on the literary activities of Singapore and Malaya, as such, the publication of Chinese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were prosperous in these two places. Many literary columns and supplements appeared in the newspapers. On contrary,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took a strong stand and control on the publication of Chinese newspaper, the writers of Taiwan with not much choice, changed to establish literary societies to promote Chinese literature.

In view of the above, the researchers of this study made a careful and thorough study on the literary columns and supplements set up by the intellectuals of Singapore and Malaya and found out their concerns in their literary works. While in the case of Taiwan literature, the research made careful study of the literary society set up by the Taiwan intellectuals and analyzed the issues of their concerns from the literary books published by them.

Keywor ds:Taiwan Literature、Singapore Literature、Malayan Literature、Literary Supplements、

Literary Columns、Literary Society、Traditional Literature.

二、緣由與目的

五四新文化運動之前,不論是臺灣,新加坡或馬來亞,舊體文學是當時文藝界的主要文 學類型。報章的社論,評論,副刊欄的各類文學創作,都是以舊文體為主,新文學在新馬文 藝界偶爾出現,但數目不多。以上所說,主要在說明舊體文學在五四新文化運動前的重要性。

可是目前的學術界,特別是新馬文學研究界,在論析文學發展時,總是談及新文學的情況,

而忽視在當時雄踞一時的舊體文學。而傳統論析臺灣文學發展史的,也是以新文學為主。舊 體文學,尤其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發生前或發生之際的舊體文學,是一塊被許多忽略的研究板 塊。研究自 1900 年至 1920 年臺灣,新加坡和馬來亞的舊體文學的首要意義,就在於此。

中 國 人 移 民 臺 灣 , 期 極 早 , 明 以 前 已 有 移 民的 鄭 記 , 錄 功 成 陸臺登 , 灣 數目 帶領 極 多

的中國人移居在這寶島上,更是大量中國人移民臺灣的空前記錄。也就是說,中國移居臺灣,

至 1900 年 止 , 至 少 有 兩 百 多 年 的 記 錄 。 這 情 況 和 新加坡,馬來亞不同。中國人第一度大量 移民新加坡和馬來亞,卻是始於這個時候。十九世紀末,清政府腐敗,外國勢力入侵中國。

中 國 沿 海 各 地 , 被 外 國 割 裂 多 個 勢 力 範 圍 。 社 會動蕩不安,經濟破。沿海地區,特別是 閩 粵 人 民 , 紛 紛 移 往 他 地 。 加 上 這 時 期 的 新 馬 殖民地政府,開闢新馬,發展新馬的經濟,

需要大量的勞工,遂造成大量的閩粵人民移居這兩個地方,特別是當時仍屬海峽殖民地的新

(5)

加坡,檳城,以及馬來亞的中心地,吉隆坡。三地的移民中當然有一些知識份子。這些知識 份子,對故國,對原居地的感情究竟如何呢?有著兩三百年移民歷史的,和剛剛移居新的土 地的心態當然不同。前者已是第一代移民後的第五六代,甚至更晚,他們對原居地的鄉情,

可以說非常的薄弱,不過,民族感情呢?這當然是希望瞭解的課題。

新加坡和馬來亞是英國的殖民地,中國也在馬關條約時把臺灣割讓給日本。同是殖民地,

但受到不同殖民主義者的統治。在不同殖民主義者的統治下,三地的文化運作,三地的知識

份 子 所 關 心 的 課 題 又 有 什 不 同 呢 ? 這我 是 也

們 很 有 興 趣 探明的問題。

南來新加和馬來亞非的中國人,多是閩粵人士;早往臺灣的,絕大多數是福建,特別是 來自泉州和彰州。來自不同地區的中國知識份子,所帶來的文學,是否有不同的特色呢?

在新加坡和馬來亞。英國政府對華人的文化和教育的管制,還是相當寬鬆的。於是受 到中國政治影響的各黨派,也通過報章的控制,發表代表他們立場的言論,希望得到海外的 支援。於是各黨派人士,紛紛在新加坡和馬來亞辦報,如《天南新報》是一份支援維新運動 的報紙,《總匯報》是支援保守力量的報紙,《中興日報》、《南僑日報》、《光華日報》

是支援國民黨的喉舌。各報紙背後既然有政治力量的支援,其報章會顯露濃厚的中國政治色 彩,自可想見。

中國人還沒有到達臺灣前,臺灣已有不少原住民,經過多個世紀,許多原住民已經和中 國人混居,甚至漢化了。在新加坡和馬來亞,基本上是一個移民社會。這兩個地區的主要居 民,如中國人主要來自中國,印度人主要來自印度;馬來人來自雲南。除了馬來人外,華印

兩 族 的 大 量 移 民 的 歷 史 都 不 太 長 。 因 此 , 剛 來 新馬的知識份子,面對這一個多元種族的社 會 , 他 們 的 感 受 怎又樣 是 怎 樣有 的 呢 ? 與 臺 灣 又 的 不 同呢?

1919 年中國發生五四文化運動,文藝界提倡白話文,提倡新思想,攻擊舊體文學。這運 動不但在中國起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對中國以外地區的影響也是非常重大的。本報告也將探 討五四文化運動在臺灣、新加坡、馬來亞的傳播與影響的情況。

選取 1900 年至 1920 年這段期間的文學位研究對象,也是有原因的。1900 年,是臺灣在 馬關條約下割讓給日本的後六年,也是戊戌變法發生後的第二年;1900 年是義和團亂事發生 的年份。1900 年之後,更是中國多事之秋,八國聯軍入北京,辛亥革命結束清人統治,外蒙 與西藏問題,國民軍北伐問題,袁世凱稱帝問題,軍閥割據鬥爭問題,等等。這些事件的發 生對臺灣與新加坡、馬來亞的知識份子究竟造成怎麼樣的影響,是研究界關心的課題;這是 本文選擇 1900 年為上限以及探討 1900 年後至 1920 年三地文學的原因。以 1920 年為下限,

主要原因是 1919 年發生對臺灣、新加坡、馬來亞三地的文學都有重大與深遠影響的五四文化 運動,本報告以 1920 年為下限,希望探討在這影響下,五四新文化運動在三地的傳播與影響 的具體情形,而在它的影響下,舊文體的運作與命運究竟如何?

本報告作者越來越相信,探討一個地區的文學狀況,單是從作品的文本來論析是絕對不 夠的。“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的文學史,應當是那個國家或地區人類文化活動史的部分。它 絕對不是作家或作品史。它除了論析文學作者與文學作品之外,還包括多方面問題的探討:

如文學的經營的問題,其中又包括報章副刊與雜誌的編者為何創辦有關的副刊或雜誌,他們 容納稿件的標準為何?取稿的原則又是如何?他們的編輯方針對當時和以後的文壇、社會有 著怎麼樣的影響?當時的文學團體的運作情況又是如何?對當時與以後的文壇、社會又起著 怎麼樣的作用?此外,也包括文學消費的課題,如當時讀者的興趣與需要如何左右文藝的出

(6)

版 與 發 表 ? 編 者 如 何 考 量 與 照 顧 讀 者 的 興 趣 與 需 導 要 引 來 讀 者 ?”在 的研究 行 進 題 時本課 , 更堅定我對上述研究方法的認識。因為不從文學經營、文學作品、文學消費入手,將無法比

較清楚地論析三個地區的文學情況,更遑論比較它們的異同。

要 知 道 新 加 坡 和 馬 來 亞 當 時 文 學 經 營 與 消 費 的情 瞭 形 非 , 解 當 時兩地 報 的 可 章不 。 因

推動新加坡和馬來亞當時的文學的,主要依賴保障,這和臺灣的文學經營與消費有明顯不同 之處,因此要瞭解與比較新加坡、馬來亞和臺灣的文學,清楚三地文學經營與消費的不同,

是研究上非常重要的一環。

報 紙 的 出的歷 版 , 在以史新 加 坡 和 馬 來 亞 有 相 當 悠 久。可 說 , 第一份 不 中文 , 報紙

是出版於中國或臺灣,而是在馬來亞的馬六甲。之後中國才後來居上。在十九世紀末,上海

與 北 京 是 中 國 報 紙 的 重 鎮 , 後 來 上 海 與 北 京 報 紙的表現,反過來影響新加坡和馬來亞,使

到新加坡 和 馬 來 亞 的 報 紙 , 成 推 動 當 地 文展的主要 藝 發

中 心 力 量。因此探討 1900 年至 1920

年的新加坡和馬來亞的舊體文學,不能離開新加坡和馬來亞早期華文報刊的研究,不能不研 究當時的報紙,探討上海與北京的報紙如何影響新加坡和馬來亞,新加坡和馬來亞的報紙如 何在上海和北京的影響下如何經營文藝的工作。英國殖民主義地政府在保存新加坡和馬來亞 早期的文獻上,很有規劃,特別仔細,大部分早期新加坡和馬來亞的中文報紙都相當完整地 保存在大英圖書館中,新加坡國立大學中央圖書館也購買及保存了這些報刊的縮微膠捲,本 研究計劃主要利用這些膠捲,搜集與掌握了這段時期新加坡與馬來亞的古典文學資料。

在分析這些資料時,我們密切注意當時的知識份子如何通過報刊的主要喉舌“社論”

發表報紙對當時政治,社會,教育,經濟,文化等等課題的見解與立場;通過編者所設立的 容納文稿欄位和副刊的審察,來論析他們處理文稿的情況。在文學作品方面,我們將在當時 的歷史,社會的架構上,分析文學作者當時所關心的問題,他們的感受,他們的關懷。

而臺灣,在研究的時期中,是屬於日據的前一個階段。日本對臺灣的占領,是採取強力 的政策與手段。對中文報刊的出版是嚴密控制的。所以當時出版的中文刊物不多,加上日本 政府對中文出版文物的保存不如英國政府,現在要閱讀當時的報刊,有一些已經沒有辦法看 到了,這對整理與分析早期臺灣的古典文學,是一大障礙。還好近來臺灣學術界與文化界,

在整理區域文學上,做了大量的工作,挖掘不少早期的寶貴資料,使我們得以知道早期蓬勃 發展的詩社與文社的情況,瞭解早期出版的詩集,把握早期的文學作者的生平與活動的資料。

我們就根據所能閱讀的報刊,分析當時編者經營文學的視角,運作的方式,內心的企求;根 據當時文學作者的活動和創作,瞭解他們的心靈世界,分析他們所關懷的課題,這些課題和 當時政治,文化,社會的交叉關係。

在 1900 年至 1920 年間,於新加坡創設的報刊有:《醫學報》(1901)、《圖南日報》

(1904)、《南洋總彙報》(1906)、《中興日報》(1907)、《解毒報》(1907)、《西 中星報》(1908)、《七州府法政憲報》(1908)、《晨報》(1909)、《南僑日報》(1911)、

《振南日報》(1913)、《國民日報》(1914)、《國民雜志》(1915)、《新華僑》(1917)、

《養正學校月報》(1917)、《養正學校季刊》(1918)、《南洋育華》(1918),等等。

在馬來亞創設的報刊有:《吉隆坡日報》(1909)、《四州七日報》(1910)、《光華日報》

(1911)、《僑聲日報》(1911)、《南洋華僑雜志》(1917)、《益群報》(1919),等 等。1900 年至 1920 年間臺灣文藝界經營文藝的情況和新加坡與馬來亞有很大的不同。在這 期間,臺灣報界創辦的報紙,有《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新聞》、《鵬南日報》、《東臺 灣日報》、《新高新報》、《臺灣經世新報》、《臺南新報》、《臺灣新民報》。然而這些 報紙,多是日文報紙。而刊載中文文學作品的,有《臺灣日日新報》,《臺南新報》等。但

(7)

這段期間的《臺南新報》已經沒有保存。《臺灣日日新報》是由日人經營的,目前臺灣圖書 館所藏的這份報紙,也是從 1924 年起才能得見其中的一些報章。與新加坡和馬來亞不同的 是,當時臺灣出版的期刊雜誌比新馬多,有《臺灣文藝》(1902)、《相思樹》(1904)、

《新泉》(1905)、《新星》(1905)、《蛇木》(1915)、《綠珊瑚》(1907)、《新學 叢誌》(1909)、《經鹿》(1915)、《新生》(1915)、《紅塵》(1915)、《熱》(1917)、

《若草》(1917)、《紅檜》(1917)、《月桃》(1917)、《南方》(1918)、《人形》

(1918)、《木瓜》(1918)、《臺灣俳壇》、《臺灣文藝叢誌》(1919)、《曙》(1919)、

《諸羅》、《南方藝術》(1920)、《荊棘之座》(1920)、《潮》(1920),其中最需要 仔細探究的是《臺灣文藝叢誌》。但是除了《臺灣文藝叢誌》外,多數是日文刊物,有中文 作品的,又多沒有存藏。可以說,臺灣的報紙,不象新加坡和馬來亞的報章,由於英殖民地 政府的善妥保存,目前大部分早期新加坡和馬來亞的中文報紙都相當完整地保存在大英圖書 館中,新加坡國立大學中央圖書館也購買及保存了這些報刊的縮微膠捲,這使得新加坡和馬 來亞的副刊文學有很好與寬闊的研究空間。

三、研究報告

推動新馬華文文學發展的動力,是當時出版的報章與雜志,因此,要探討 1900 年至 1920 年的新馬舊文體文學,必須先瞭解當時報章與雜志的出版情況。

1900 年之後,新加坡和馬來亞報章對文學作品越來越重視了。在 1900 年至 1920 年間,

於新加坡創設的報刊有:《醫學報》(1901)、《圖南日報》(1904)、《南洋總彙報》(1906)、

《中興日報》(1907)、《解毒報》(1907)、《西中星報》(1908)、《七州府法政憲報》

(1908)、《晨報》(1909)、《南僑日報》(1911)、《振南日報》(1913)、《國民日 報》(1914)、《國民雜志》(1915)、《新華僑》(1917)、《養正學校月報》(1917)、

《養正學校季刊》(1918)、《南洋育華》(1918),等等。在馬來亞創設的報刊有:《吉 隆坡日報》(1909)、《四州七日報》(1910)、《光華日報》(1911)、《僑聲日報》(1911)、

《南洋華僑雜志》(1917)、《益群報》(1919),等等。這些報紙多有文學的欄位或副刊,

如《叻報》有副刊《叻報附張》。

《南橋日報》有文學欄位“諧文”、“粵謳”、“班本”,“小說”、“ 記事小說”、

“孽情小說”、“神怪小說”、“談叢”,“文苑”、“南音”、“雜文”,等等;《振南 日報》的欄位有“小說”、“粵謳”、“趣聞”、“雜文”、“雜錄“、“談叢”、“新談 叢”、“諧著”、“調查”、“班本”、“文苑”、“燈謎”、等。《益群報》更精彩,有

欄 位 和 副 刊 。 其 欄 位 元 和 副 刊 及 其 中 的 作 品 : “教育部,主要刊登與教育問題有關的作 品,其中有論及教育思想,教育制度,或者介紹各地區的教育情形的,如劉經庶的《新教育

的目的》,葉紹鈞的《今日中國的小學教育》,;“作述家”,是讓作者登載比較長篇的議 論作品,如曾厚錄的《記南洋錫礦開采法》就連載多期;“新思潮”顧名思義,是刊載提倡

新 思 想 的 篇 章 , 如 我 的 《 社 會 主 義 與 國 家 主 義 》,佚名的《什是思想》,;“自由神也 提供作者發揮自由思想的版位元元元元,作品有譚鳴謙的《德謨克拉西之四面觀》;“小說

界”或“小說”欄登載的是文言小說,作品有厚祿的《餘之斷腸史》,悲天的《復仇》,其

後 編 者 提 倡 白 話 小 說 , 另 辟 有 “ 新 小 說 欄 , 作品甚多,有楊振聲的《一個兵的家》,予 的《斷手》,大鍾的《祖家貨與唐山客》;“蕊珠宮”刊載舊詩詞,作者有星若,王培元,

林健侯,湘濤,頑空,林詞,梁春雷,流水,海外護花者,河心穀,滄痕生,鄭子瑩,詹受

天 , 李 鐵 民 , 等 等 。 “ 采 風 篇 , “ 問 俗 篇 取 用的是述各地民生民風的作品,這時段前 者 的 作 品 李 悲 影 的 《 荷 屬 先 達 埠 調 查 記 》 。 後 者的作品如每日的《南洋旅行談》,一些欄 位元的內容比較繁雜,“妙蓮台”登載的有銘文,粵謳,笑話,等等。粵謳如梁春雷的《抵

(8)

制劣貨》,散文如振家的《忠告南洋之華僑》,笑話如佚名的《諧電》,銘文如駱炯雄的《暗 度陳倉銘》,系仿《陋室銘》而作。

《益群報》至 1920 年 4 月,仍沒有副刊的推出,欄位多依照以前的形式,不過增加少 數的欄位,如“隨感錄”,內容蕪雜,多雜感趣談,作品如舍我的《做事,人格,奇談》,

芙蓉武王的《男女輕重辨》,笑少的《中國人的天性嗜賭》,等等。一些欄位的名稱略有改

變 , 如 “ 小 說 易 “ 小 說 海 。 “ 小 說 海 的 作 品都是白話,有老談的《電影夢》,馬二 先 生 的 《 一 個 不 幸 的 女 郎 》 , 玄 廬 的 《 怎 樣 好 》,《哥哥不曉得》,佚名的《香港最近之 大 騙 案 》 ( 被 列 實 事 小 說 ) 卓 俺 的 《 民 國 九 年 新語》;“新思潮也刊登白話之作,針對 生活,思考方式,教育問題,軍人的態度,政治等各方面問題提出意見,作品有其尤的《生

活問題》,陳獨秀的《新教育的精神》,金雲的《打破因襲論》,祖基的《怎樣才算做個圓 滿的丈夫和妻子》,CYP 的《軍人對於服從的觀念》,李問範的《人類鬥爭形態的變遷》,

高元的《民主政治與倫常主義》,兩極的《我之波爾色維克觀》。其後《益群報》改變做法,

推出副刊《自由談》,而將上述的欄位收納在這個副刊內,雖然增添了一些新欄位,而一些 欄位的名稱沒有較大的改變。以 1920 年 6 月份的這份報章來說,《自由談》所容納的欄位有:

“新思潮”,“讀者意見”,“新文藝”,“隨感錄”,“新歌謠”,“遊記”,“學生界”,

“譯述”,“演講”,“新思潮”,“問題討論”,“小說”,“新小說”,“教育界”,

“讀者俱樂部”,“新劇本”,幾個冠以新字欄位元的增加顯示白話文的勢力越來越大。就

作 品 內 容 來 看 , 這 時 期 “ 新 思 潮 刊 登 的 作 品 有 :季陶的《國家主義之破與社會的革新》,

陳維原的《實行平民教育的第一步》,仲明的《女子問題》,光典的《男女社交公開底我見》,

“ 新 文 藝 登 載 的 作 品 : 杜 淩 宵 的 小 說 《 欠 阻 的農人》,陳錦的小說《快起來》,佚名的 詩歌《窮人語》,“新小說”和“小說”欄所發表的小說作品其實都是白話之作,作品有雲

孫的《一個私生女》,劉複重譯的《人的生活》,佚名譯的《鄰妻》,佚名的《催租的差人》;

“新劇本”只刊登一個白話創作劇,佚名的《一個兵士的家庭》和一個翻譯劇,佚名的《三 個問題》。“譯述”欄位元元元元的作品只有一篇獻書翻譯的論文《盧梭人類不平等之原由 與基礎論》,但是連載多期。“演講”欄內的作品有佚名的《現代青年應持的態度》,張錫·

的《平民的責任》,佚名的《戴季陶先生對日本學生之演講》,蔡元培的〈以美育代宗教說〉,

也連載多期。“讀者意見”,“讀者俱樂部”與“問題討論”欄的性質接近,是提供讀者討 論各類現實問題的版位。從所發表的作品可以看到其中的情形。如上文女士的《我的女子解

放觀》,可拗的《南洋教育回宜附設 《南洋辦學者進注 音 字 母 傳 習 所 之 商 榷 》 , 高敦 的 和 一言》,友仁的《同活的女同胞談談》,陳魁求的《南洋各教育會宜辦教育研究報告意見書》,

上問女士的《對於華僑女學的意見》,鍾鑒衡的《和青年男女談談》(以上“讀者意見”,

除了友仁的文章外,其餘的都是以古文書寫),吟風的《女子解放的商榷》(“讀者俱樂部”), 克非的《論女子剪發》(“問題討論”)。妙蓮台中的粵謳,也是《益群報》文學作品中非 常豐富的一環。仁甫是該報的一位重要、活躍的粵謳作者,作品有《十大願》、《求福得禍》、

《斷腸詞》、《青樓妓》、《解心》、《風聲甘緊》、《擬祭風流逸文》、《愁到極地》、

《風猛燭》、《送秋》,等等。

1900 年至 1920 年間臺灣文藝界經營文藝的情況和新加坡與馬來亞有很大的不同。在這 期間,臺灣報界創辦的報紙,有《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新聞》、《鵬南日報》、《東臺 灣日報》、《新高新報》、《臺灣經世新報》、《臺南新報》、《臺灣新民報》。然而這些 報紙,多是日文報紙。而刊載中文文學作品的,有《臺灣日日新報》,《臺南新報》等。但 這段期間的《臺南新報》已經沒有保存。《臺灣日日新報》是由日人經營的,目前臺灣圖書 館所藏的這份報紙,也是從 1924 年起才能得見其中的一些報章。與新加坡和馬來亞不同的

(9)

是,當時臺灣出版的期刊雜誌比新馬多,有《臺灣文藝》(1902)1、《相思樹》(1904)、

《新泉》(1905)、《新星》(1905)、《蛇木》(1915)、《綠珊瑚》(1907)、《新學 叢誌》(1909)、《經鹿》(1915)、《新生》(1915)、《紅塵》(1915)、《熱》(1917)、

《若草》(1917)、《紅檜》(1917)、《月桃》(1917)、《南方》(1918)、《人形》

(1918)、《木瓜》(1918)、《臺灣俳壇》、《臺灣文藝叢誌》(1919)、《曙》(1919)、

《諸羅》、《南方藝術》(1920)、《荊棘之座》(1920)、《潮》(1920),其中最需要 仔細探究的是《臺灣文藝叢誌》。但是除了《臺灣文藝叢誌》外,多數是日文刊物,有中文 作品的,又多沒有存藏。可以說,臺灣的報紙,不象新加坡和馬來亞的報章,由於英殖民地 政府的善妥保存,目前大部分早期新加坡和馬來亞的中文報紙都相當完整地保存在大英圖書 館中,新加坡國立大學中央圖書館也購買及保存了這些報刊的縮微膠捲,這使得新加坡和馬 來亞的副刊文學有很好與寬闊的研究空間。

《臺灣日日新報》在前一個階段設有文藝欄位“詞林”來刊登詩詞作品,“詞林”的欄 位設在報紙的第一版,和新加坡、馬來亞情況不同的是,作者不是清一色的華人。由於臺灣 是日本統治地,日人中有不少喜愛中國詩詞,也擅長中國詩詞的寫作,所以欄位中自然也出 現日人的作品,如 1908 年 5 月 10 日館森鴻發表了舊詩《贈柳城先生》,同月 19 日有新井菫 陵的《閨怨》,23 日有豬口鳳庵的《晚春夜坐偶記所見》和簑島肱塘的《濁水汽車中口號》,

30 日有山口樵夫的《春日赴蔡振芳君招飲席上附贈》,31 日有永井甃石的《仙臺藩祖公祭日 賦此以獻》和新井菫陵的《偶成》、《梅花吟》、《送大成君轉任臺北》,等等。是這時期 臺灣文學的特色。1908 年中《臺灣新新日報》的副刊欄位稱“詞林”,這名稱後來有所更易,

如 1919 年 這 份 報 紙 刊 登 詩 詞 的 欄 位,就稱“詩壇、“南瀛詩壇”、“ 瀛桃竹吟壇”等。

同版位還另設有“紀實小說”、“小說“、”諧文”、“文苑”等來刊登其他文類的作品。

詩人雅集,古已有之,然而從未像日據時期之台灣,如火如荼的蓬勃發展,其原因 在於甲午之役,清廷割臺,台灣同胞成為「無天可籲,無人肯援」之孤兒。滄桑句變,家國 巨痛,無人無之。昔日努力於科舉之遺漏,此時學已無用。失落知情,油然而生,傷古弔今,

唯有相率為詩,或自我解嘲,或抒寫鬱悶,或其望中興。各地詩社,應時而相繼成立,互通 聲氣,以期保存國粹。2考其原因,一。與當時的文人的需要有關,如由於政權轉移,一些像 林癡仙一樣擁有傳統功名的士紳人物,一夕之間變成無用之人,既然現實社會沒有用處但是 滿腹的才學怎麼辦?許多人為了謀求生計開設私塾書房,林癡仙則倡議成立詩社,聚集文人 相互唱酬。二。實與日本政府在台所實施之教育有極密切之關係。日人愈苛,則詩社愈多。3 規模較大,最具代表性的是有“台灣三大詩社”之稱的:臺北“瀛社”、台中“櫟社”、台 南“南社”。4

文社雖然沒有詩社的蓬勃,但也是當時文人的活動組織。第一個文社是成立於 1917 年 由彰化縣士子發起成立的崇文社。“崇文社徵文的內容包括:表彰忠烈節孝、強調男兒婦人 須愛國、討論人材無新舊說,凡一切朝綱風紀之所關,禮樂文章之所系,都是他們所討論的 物件。他們通常透過各大報刊登徵文消息,並公佈名次,代表了舊文人在時代變遷下試圖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詳可參閱許俊雅,http://ws.twl.ncku.edu.tw/hak-chia/k/khou-chun-nga/phok-su/appe-6.txt,搜尋日期:民國 91 年

(2002)4 月 30 日。

2 廖一瑾《日據時期台灣瀛三大詩社》,《古典文學》,第 12 期,1992 年 10 月,頁 225-241。

3 廖一瑾《台灣詩史》,臺北:文史哲出版社,初版,1998 年,頁 24。

4 廖振富《日據時代櫟社詩人二家:賴悔之、莊雲從詩析論》,《台中商專學報》,第 27 卷,1995 年 6 月,頁 95-127。

(10)

有傳統文化的用心。”5

詩社文社多,詩文活動也多, 以詩文活動來說,詩人文人唱酬、月課非常之頻繁,如

宜 蘭 仰 山 吟 社 之 創 社 , 即 每 月 集 士 子 月 課 、 唱 和;大小型的雅集,更時時舉行。嘉義白玉 簪等創立羅山吟社,即設有例會,月恆數次雅集;連橫所說的浪吟詩社的活動,很能反映當

時喝類活動的情況: “浪吟詩社,凡十人月必數會,會則賦詩,春秋佳日,復集於城外之古 剎。”瀛社也月開吟會一次,且出宿題,年開一次全省大會。西瀛吟社每月也有詩會。南社 每與命題征詩,春秋佳日,假開元寺、竹溪寺、西華堂、三官等勝地擊缽催詩。1912 年夏,

臺灣全省詩人聯唱大會在新竹縣北郭園舉行,各詩社如台中櫟社、臺北瀛社、台南南社、新 竹竹社等都有派員參加,是一時盛事。詩集的出版踴躍,是這時期臺灣文學的特色。在這時

期披晞集出 版 的 有 洪 攀 桂 的 《 詠 李 烈 姬 詩 集、《 灣擊缽吟集》、莊及峰》 、 蔡禮的《臺》 的 《 仰 山 吟 社 詩 草 》 、 雲 年 的《環

鏡 樓

唱 和

》 , 等 等 。

擊缽詩的寫作活動是當時臺灣盛行的作詩方式。擊缽詩有六項限制:一限時交卷:即在聲響起前必須 交卷。限詩韻:由德高望重的公開拈韻,抽到什麼韻,就以該韻作詩;限詩體:規定作兩題,

首唱限制作五律或七律,次唱作七絕。平仄規定極嚴,不得有拗句。限詩題:依以下數類題 材出題:天文類,如夕照、春雷、苦旱等;時令類,如早春、秋興、新寒等;地理類,如杜 鵑花城、五峰瀑布、楓橋等;寺觀類,如靈岩參禪、聽經、古寺聞鐘等;宮室類,乳赤崁樓、

題環翠樓、宿指南宮等;慶喜類,女國父頌、端午節懷屈原、新婚宴等;送別類,如重逢、

餞歲、機場送別等;集會類,人日雅集、登高會、春宴等;遊眺類,如夏遊日月潭、阿里山 觀日出、海天秋望等;人事類,如話舊、鄉夢、師門感舊等;人物類,如岳飛、杜甫、文天 祥等。限詞宗:由有名望且具才學者擔任詞宗評選作品;限交一首,每人作兩題,一題律詩,

限坐一首;一題絕句,亦限作一首。當時許多詩社都是以擊 缽 詩 主 要 工活 的 作

和臺灣的情況恰恰相反,新加坡和馬來亞的報業發達,刊載詩文作品不少,不是臺灣所 能比擬,但是在文社和詩社的創設上,是遠遠不及臺灣。

在新加坡和馬來亞,文社之社,主要在讓士子有一些互相切磋學問的機會,也和臺灣詩 社和文社成立的目標不太一樣。在這時段之前,當左秉隆和黃遵憲擔任新加坡領事之際,曾 先後創立會賢、圖南二社。其間 1889,王會儀、童梅生也曾成立會吟社,黃遵憲(1848-1905)

來新加坡,曾出任會吟社的評稿工作。但後繼不力。直到丘菽園,才另有創立詩社之想。邱

菽 園 所 創 立 的 詩 社 麗 澤 社 。 麗 澤 社 的 活 動 顯 然 是有其作用和效果的,邱菽園曾反省其活動 時說:“乃以季秋舉辦初課,一時聞風奔輳,得卷千四百有奇。揭曉流寓十之九,土著十之

一,亦雲盛矣。嗣是有增無降,丹黃雨 下 , 猶 難 日 給 , 始 議 間 月 , 一課 季 或 以期。由

於 麗 澤 社 的 成 績 , 邱 菽 園 乃 進 而 有 將 此 社 擴 充 文 社 的 構 想。所擬擴充的文社定名樂群文

社。

由於當時新加坡和馬來亞華人多是剛從中國南來的移民,因此早期新加坡和馬來亞作品 非常關心中國政治與社會,特別是政治問題是這個時期新加坡和馬來亞華文報章與文學作品 的主要內容。日本和俄國在中國土地開戰,而中國卻表示中立。這種令國人感到恥辱的訊息 傳到當時文人的耳中,都讓他們寫下動人的詩章。”五四學生運動發生,新加坡和馬來亞的 作者也給予高度的關懷和同情。對故鄉的思念與關心也是這個時期的作品經常可以看到的主 題。而一些作者如楊雲史喜愛南洋,作品就有表示關心當地土人和他們的生活的描寫。如《宿

巫 來 人 野 舍 夜 雨 》 : “ 我 愛 番 人 家 , 醉 後 清 眠 足。雷雨到天明,屋後一峰綠。“巫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 頁 112-117。

(11)

“馬來”(MALAY)之另稱。

日軍進入臺灣,臺灣悲憤異常,一些文人也和當時的一些臺灣人一樣,強力的抗拒日軍 的入侵。洪月樵的長詩《臺灣淪陷紀哀》,悲憤地哀訴了當時的情況。詩中有悲哀的控訴,

有對抗敵無能的哀歎,也有對日人的政策,以及亡國的處境,詩人更由衷地唱出:“豈知過 眼盡煙雲,荊棘銅駝起夕氛。國已就衰偏割地,天之將喪在斯文。忍看聖域賢關地,更駐韋 韝 幕軍。浩劫茫茫空浩嘆,頓令筆硯欲長焚。”(《過廟有感》)連雅堂的《八卦山行》

也歌頌了敢於抗日的義士:“萬雷澎湃撼孤城,八卦山頭雲漠漠。霍染一騎突圍來,左甄右

甄 相 刺 。 鼻 頭 出 火 耳 生 風 , 五 百 健 兒 齊 踴 躍 。 是何意態偉且雄,延陵季子神磅。書生抵死 在疆場,志士不忘在溝壑。城存與存亡與亡,萬民空巷吞聲哭。”文人作者也關注中國的局

勢,林幼春詩中批評外國之欺淩中國,如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德國、俄皇等國家與日 本藉機圖利中國的行為6

研究與比較了 1900 年至 1920 年新加坡、馬來亞和臺灣的舊體文學之後,心中更堅定了 這樣的看法。環境的不同,空間的變化,會使得在同一時段的不同地區的文學,不論在文學 經營上,文學創作上,都會出現不同的內涵與樣式。

雖然新加坡、馬來亞和臺灣的舊體文學都原自於中國大陸。不論是長篇歌行、古詩、近 體律、絕,甚至是竹枝詞,都是沿著傳統的樣貌,然而二十世紀初,新加坡和馬來亞是一個 華人開始大量移居的社會,英國殖民主義主義政府對新馬的華人移民是持著歡迎放心但寬鬆 看守的政策,所以文學的經營和創作是一個樣式:華人的移民文化程度低,文學書籍的出版 不蓬勃,知識份子在文化宣傳上重視報紙的任務。所以報紙的 出 版 非 常 蓬 勃 ,刊 副 重

視 大



的趣味,舊文體作品中不乏民間文學的形式。同時,文人剛從中國南來,對故鄉,故鄉中的 家人親友的懷念,感情至深。也非常關心中國所發生的一切事務,特別是外交和政治的變化。

臺灣的情況就不同了。馬關條約帶來臺灣驚天動地的變化。臺灣這塊土地竟然在一夜間 落入日本人的手中。失去土地的苦痛,被殖民的哀傷,被強力管制的痛苦,充滿在當時知識 份子的心中。因此臺灣局體文學所關心的課題,會和新加坡和馬來亞的作者所關心的方面截 然不同,是可以理解的。

日本管理層管理臺灣,採用強力和懷柔的雙重政策。文化、教育上強調日文、日語的政 策。華文報紙的出版受到限制,傳統文化的流傳受到威脅。所以在這時段的臺灣文學,不得 不另找出路,一則維持傳統文學、文化以求接續;一則尋找空間以繼續展開過往的文學活動。

詩社、文社就是在這背景下蓬勃的發展起來了。日本在過去的歷史上是承受中國文化的影響 的,因此日據時期在臺灣的日本人也能組織詩社、文社,創作舊體文學,這由提供了和英國 管制下的新加坡和馬來亞不同的情況。在新加坡和馬來亞的英國人,不懂得舊詩詞,不能創 作舊文學作品,更別希望他們會成立詩社文社,提倡各種類型的華文文學活動了。

即使是同受中國大陸五 四 文 化 運 動 的 影 響 , 新 加的反映是較溫和的。坡 和 馬 由 亞 來 於新加坡和馬來亞當時的多數移民,是受較低程度的教育,文字的理解和掌握的能力不強。

當 時 在 這 兩 地 的 報 人 要 有 效 地 通 過 文 字 傳 達 訊 息,結果出現的情形是由深諳舊文學的文化 人來提倡白話文。臺灣則不一樣,由於日本的管制,宣傳白話文的主力是在日本留學的臺灣

青 年 , 而 了 有 效 的 推 行 白 話 行 , 他 們 用 強 烈 的 語氣來提倡這文體,甚至不惜與寫作舊文體 的文人,展開激烈的爭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林幼春《南強詩集》,王國璠總輯,高志彬主編,臺北:龍文出版社,1992 年重印初版。

(12)

新加坡和馬來亞的報紙,由於獲得英國政府的有效率的收集,絕大多數都獲得完好的 保存,反觀許多臺灣的報紙,由於有關方面沒有好好的保管,散失的多,留存的少,在研究

工 作 上 , 資 料 沒 有 獲 得 妥 善 的 安 置 和 保 存 , 是 令人非常感慨的事,因這局限了整理過去文 學歷史的工作。

計劃成果自評:

本計劃擬達到的目標有以下幾方面:

一、發覺舊體文學在臺灣、新加坡、馬來亞的情況

二、比較在大環境下臺灣、新加坡和馬來亞文學經營的同與不同的情況 三、比較臺灣、新加坡和馬來亞當時知識份子關心的課題

可以說,研究結果都能夠達到上述的目標。可以強調的是,這樣的研究不論是從臺灣、

特別是新加坡和馬來亞來說,是開創的嘗試,研究計劃的發現將有助於新加坡和馬來亞的學

者 撰 寫 更 全 面 的 , 包 含 舊 體 形 式 , 特 別 民 間 文 學形式的文學史來,這是過去文學史著所忽 略的一環。

四、參考文獻 報紙、雜誌:

新加坡

《叻報》

《日升報》

《天南新報》

《圖南日報》

《南洋總彙報》

《中興日報》

《晨報》

《南僑日報》

《振南日報》

《國民日報》

《國民雜志》

《新華僑》

《養正學校月報》

《養正學校季刊》

《南洋育華》等等。

馬來亞

(13)

《檳城新報》

《益群報》

臺灣

《臺灣日日新報》、

《臺灣新聞》

《鵬南日報》

《東臺灣日報》

《新高新報》

《臺灣經世新報》

《臺南新報》

《臺灣新民報》

《臺灣文藝》

《相思樹》

《新泉》

《新星》

《蛇木》

《綠珊瑚》

《新學叢誌》

《南瀛集》

《經鹿》

《新生》

《紅塵》

《熱》

《若草》

《紅檜》

《月桃》

《南方》

《人形》

《木瓜》

《臺灣俳壇》

《臺灣文藝叢誌》

《曙》

《諸羅》

《南方藝術》

《荊棘之座》

《潮》

(14)

專書 臺灣

林朝崧,無悶草堂詩存,。王國璠總輯,高志彬主編,臺北:龍文出版社,1992 年重印初版。

林幼春,南強詩集。王國璠總輯,高志彬主編,臺北:龍文出版社,1992 年重印初版。

林獻堂,灌園詩集。王國璠總輯,高志彬主編,臺北:龍文出版社,1992 年重印初版。

賴子清,臺灣文獻。臺灣文獻委員會。

廖一瑾,臺灣詩史。文史哲出版社。

王 文 臺灣詩社之研究。政大碩士學位論文。

東海大學中國文學系編,臺灣古典文學與文獻研討會論文集。文津出版社。1999。

葉石濤,臺灣文學史綱。文學界雜誌社。

林瑞明,臺灣文學的本土觀察。允晨文化出版社。

林瑞明,臺灣文學的歷史考察。允晨文化出版社。

龔鵬程,臺灣文學在臺灣。駱駝出版社。

洪銘水,臺灣文學散論:傳統與現代。文津出版社。

陳昭英,臺灣文學與本土化運動。正中書局。

陳昭瑛,台灣詩選注。臺北:正中,臺初版。,1996 年。

陳明台,臺中市文學史。臺中市:中市立文化中心。

吳福助主編,臺灣漢語傳統文學書目。文津出版社。

吳福助主編,台灣漢語傳統文學書目續編。文津出版社。

江寶釵,等編,臺灣的文學與環境。高雄:麗文出版社。

龔鵬程,臺灣的社會與文學。東大書局。

施懿琳、楊翠,彰化縣文學發展史。彰化:彰化縣立文化中心,1997。

施懿琳、鍾美芳、楊翠等編,臺中縣文學發展史。豐原:臺中縣立文化中心,1993。

江寶釵,嘉義地區古典文學史。臺北:裏仁書局,1998。

彭瑞金,臺灣新文學運動四十年。臺北:春暉出版社,1998。

黃美玲,連雅堂文學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2000。

翁聖峰,清代臺灣竹枝詞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1996。

秦賢次,張我軍評論集。臺北縣立文化中心,1993。

葉連鵬,澎湖文學發展之研究。澎湖:澎湖縣文化局,2001。

程玉鳳,洪棄生傳。臺北: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8。

陳益源,臺灣民間文學採錄。臺北:裏仁書局,1999。

楊碧川,日據時代臺灣人反抗史。臺北:稻香出版社,1998。

陳丹馨,台灣光復前重要詩社作家作品研究,私立東吳大學,碩士論文,1996。

林政華,臺灣文學汲探。臺北:文史哲出版社,2002。

劉登翰等編,臺灣文學史。福州:海峽文藝出版社,1991。

汪毅夫,臺灣近代文學叢稿。福州:海峽文藝出版社,1990。

連 橫,雅堂先生餘集,台灣省文獻會。

(15)

陳逸雄,陳虛谷,彰化縣立文化中心。

瀛社創立六十週年紀念集編輯委員會,瀛社創立六十週年紀念集,李建興。

李漁淑,三台詩傳,學海。

朱學瓊,劍花詩研究,台灣省文獻會。

張純甫,張純甫全集,新竹市文化中心。

許俊雅,台灣寫實詩詩作抗日精神研究:(一八九五~一九四五年 之古典詩歌) ,國立編譯館。

呂新昌,鐵血詩人吳濁流,前衛出版社。

林獻堂,灌園先生日記,中研院。

劉登翰,台灣文學史,海峽文藝。

藍博洲,日據時期台灣學生運動─一九一三~一九四五,時報文化。

蘇雪林,燈前詩草,正中書局。

陳昭瑛,台灣詩選注,正中書局。

台灣總督府,台灣文學史綱,前衛詩。

施懿琳,從沈光文到賴和:台灣古典文學的發展與特色,春暉。

呂新昌,鐵血詩人吳濁流,前衛。

楊護源,邱逢甲傳,省文獻會。

曾迺碩,連橫傳,省文獻會。

新加坡、馬來亞

李鍾玨,新加坡風土記。新加坡南洋書局有限公司,1947。

李慶年,馬來亞華人舊體詩演進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楊松年,戰前新馬文學本地意識的形成與發展。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東南亞研究叢書第一 種。2001 年。

楊松年,大英圖書館所藏戰前新華報刊。新加坡:新加坡同安會館。

王慷鼎,新加坡華文報刊史論集。新加坡:新社。

崔貴強,新加坡華文報刊與報人。新加坡:海天文化事業私人有限公司,1993。

楊進發編,吳鈍民政論集,新加坡:新加坡亞洲研究學會,1995。

葉鍾鈴編,陳省堂文集。新加坡:新加坡亞洲研究學會,1994。

Chin Mong-Hock, TheEarly Chinese Newspapers Of Singapore, 1881-1912, University Of Malatya press, 1967.

Yen Ching Hwang, The Overseas Chinese and the 1911 Revolution, Kuala Lumpu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6.

論文

劉伯鑾,臺灣詩歌的發展紀要。1980 年 7 月 8 日《中央日報》。

許俊雅,http://ws.twl.ncku.edu.tw/hak-chia/k/khou-chun-nga/phok-su/appe-6.txt,搜尋日期:民

(16)

國 91 年(2002)4 月 30 日。

瀛社成立、鼓吹漢詩, http://203.70.126.4/NewsProg/TWNotes/0215.htm,搜尋日期:2002.07.20。

陳國威,台灣詩社初探,《壢商學報》,第 2 期,1994 年 5 月,頁 1-23。

廖一瑾,日據時期台灣瀛三大詩社。《古典文學》,第 12 期,1992 年 10 月。

廖振富,日據時代櫟社詩人二家:賴悔之、莊雲從詩析論,《台中商專學報》,第 27 卷,1995 年 6 月,頁 95-127。

林資修,櫟社二十年間題名碑記,《櫟社第一集》。

鍾美芳,林獻堂與櫟社,《台灣文獻》,第 50 卷第 4 期,1999 年 12 月,頁 111-112。

吳毓琪,台灣南社研究,國立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1997 年。

吳毓琪,台南“南社”初探,《雲漢學刊》,第 4 期,1997 年 5 月,頁 125-146。

陳長城,宜蘭仰山吟社沿革,《臺北文獻》,直字 109 號,1994 年 9 月,頁 141-144。

施懿琳,臺灣古典文學的蒐集、整理與研究,《文學臺灣》第 40 期。2001 年 10 月。頁 28-45。

施懿琳,台南府城古典文學概述,《國文天地》第 16 卷第 7 及 8 期。2000 年 12 月及 2001 年 1 月。

賴美惠,臺灣文學的點燈人:葉石濤先生專訪,《國文天地》第 18 卷第 2 及 3 期,2002 年 7 月,頁 80-86。2002 年 8 月。頁 61-66。

劉叔慧,沒有盡頭的臺灣文學之路:訪葉石濤先生,《文訊月刊》第 64 卷第 103 期。頁 83-86。

鍾肇政,臺灣文學的坎坷歲月:從葉石濤的榮耀說起,《國文天地》第 16 卷第 5 期。頁 5-9。

餘昭,瞭解與再思:評葉石濤對臺灣文學的評論。《新地》第 1 卷第 6 期。頁 6-23。

許俊雄,日據時期臺灣文學研究概況。《臺灣文學觀察雜誌》第 6 卷。1992 年 9 月。頁 3-25。

廖一瑾,臺灣古典詩社、詩社現況,《文訊月刊》第 188 期。2001 年 6 月。頁 44-46。

翁聖峰,臺灣古典詩的研究概況。《文訊月刊》第 188 期。2001 年 6 月。頁 40-43。

黃得時作、葉石濤譯《臺灣文學史序說。《文學臺灣》。第 18 期。1996 年 4 月。頁 59-74。

黃得時作、葉石濤譯《臺灣文學史。《文學臺灣》第 21 期。1997 年 1 月。頁 26-47。

林美琴,日據時代臺灣文學的寫實精神。《臺灣文藝》第 6 卷第 146 期。頁 10-16。

林政華,臺灣古典韻文的發展與賞析舉隅。《淡水牛津臺灣文學研究集刊》第 1 期。1998 年 12 月。頁 15-52。

廖振富,臺灣中部地區的古典詩人及其作品。《國文天地》第 16 卷第 9 期。頁 56-60。

彭瑞金,葉石濤的臺灣文學評論和文學史。《中外文學》第 27 卷第 6 期。1998 年 11 月。頁 8-28。

陳惠茵,在挫折中的堅持:論葉石濤的臺灣文學路,《臺灣人文》第 5 期。2000 年 12 月。

頁 105-122。

謝崇耀,當前臺灣古典文學史研究的方法探討與現象省思,《臺灣文學評論》第 2 卷第 2 期。

2002 年 4 月。頁 57-61。

張靜二,臺灣地區中國古典文學理論研究書目,《中國書目季刊》第 26 卷第 4 期,頁 3-55。

胡先驌,中國文學改良論,見鄭振鐸《中國新文學大系· 導言》。《中國新文學大系二:文 學論爭集》,香港:香港文學研究社。頁 119 至 123。

梅光迪,評提倡新文化者,見鄭振鐸《中國新文學大系· 導言》。頁 143 至 148。

章士釗,評新文化運動,見鄭振鐸《中國新文學大系· 導言》。頁 207 至 213。

(17)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