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節 清代臺灣教育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1

Share "第三節 清代臺灣教育"

Copied!
32
0
0

加載中.... (立即查看全文)

全文

(1)

第二章 義篤甄陶

1

:時局與文教

本文所要討論的明志書院,創設的時間正值北臺移民社會的形成;遷校竹塹 後,對於竹塹地區的文教影響極大,故探討明志書院的發展,必須先瞭解北臺移 民社會中的情形,如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實況。首先聚焦至明志書院創設地點—

新莊,以及遷校位置—竹塹地區,以瞭解當地提供文教發展的條件為何。其次,

因明志書院創設者為客屬人士,且其身份為新莊墾首,故需說明墾首制。最後,

明志書院的設立也反映清代臺灣從移民社會轉型至文治社會的歷程,故本章亦述 及移民社會的特性。

第一節 移民的移入

臺灣社會的發展,植基於外地移民開發與移墾的血淚史。臺灣入清以後,人 口繁衍和土地開發頗受渡臺禁令的影響。但與地瘠民貧的福建相比,明鄭時期開 墾的結果,還是吸引人民冒險渡臺。2清代渡臺禁令實施期間,前後達一百九十 年,五次下達禁令。3即使之後清代開發進入鼎盛,但是對於大陸內地人而言,

渡臺仍是相當危險的。而對於渡臺晚於閩人的客家人來說,更是辛苦。〈渡台悲 歌〉中可見一斑,歌云:

勸君切莫過臺灣,臺灣恰似鬼門關,千個人去無人轉,知生知死都是難。

大船還在巷口據,又等好風望好天,也有等到二三月,賣男賣女真可憐。

衣衫被帳都賣盡,等到開船又食完,也有乞食回頭轉,十分冤枉淚連連。

4

來臺之後,居留身份是一大問題,當時即有許多偷渡來台,罔失住所的流民,

造成了相當的社會問題。藍鼎元在《東征集》說到政府處理流民居留的情形:

當即會商台鎮道府,開倉賑貸,設法安插,無致失所。願住某鄉、願入某 甲、農工負販、願何滋生,一一皆從其便。彼等皆自內地來台,父母、兄

1 乾隆二十九年(1764),福建分巡、臺灣道覺羅四明頒發匾額予胡焯猷,題辭「義篤甄陶」,以 昭獎勵(據《明志書院案底》),此處引用,用來遠眺明志書院的緣起背景。

2 參見葉振輝,《臺灣開發史》,(臺北:臺原,1995 年),頁 18。

3 第一次在 1684 年,後來分別是 1718、1729、1732、1735 年,這些禁令,或趨嚴,或放寬,大 抵在查驗的執行、攜眷限制、處罰輕重等方面,有所差異。參見莊金德,《清廷對臺灣實施禁海 政策的經緯》,(臺北:臺灣文物論集,1966 年),頁 95-120。

4〈渡臺悲歌〉是百年前,客家人來到臺灣,因為披荊斬棘、篳路藍縷地開發新生活的土地,在 辛苦之餘特別有感而發,寫下〈渡臺悲歌〉的感慨。參見黃榮洛,《渡臺悲歌--臺灣的開拓與 抗爭史話》,(臺北:臺原,1989 年),頁 10-14。

(2)

弟、妻子俱在原籍,變亂存亡、家莫聞知。5

此文寫出了流民的數量和身份是當時一大問題。而這樣的情形隨著聚落的形 成而有所改善。6當時臺灣村落的形成多依血緣而聚。唱一首移墾的詠歎調,若 吾人探究先民如何遠離家鄉、遍立臺地的歷程,或許更能領會文化衍生的痕跡。

壹、清以前的政經背景

介紹清代之前的臺灣歷史,大多從荷西時代至明鄭時期起,以下分別說明兩 政權的政治情形,並探討臺灣歷史的多元性特色。

由荷西時代的紛擾,到日本的叩關,臺灣由於位置的重要常為列強爭奪商權 之地。天啟二年(1622),荷人先入侵澎湖,旋即來台調查,以未獲良港而回。71642 年,荷蘭人驅逐走西班牙人。8荷蘭人當初據臺只想做與英國、日本貿易的轉口 地,但一登陸台灣就看重了地廣、氣候溫暖、土地肥沃、適於農業生產的條件,

重新決定了長久性的殖民地計劃。9為了鞏固統治,1624 年在鯤身築城,名為熱 蘭遮城或安平城或赤崁樓,在 1632 年完成。10臺灣的糖、鹿、硫磺輸出中國或日 本,荷蘭人極力搜括臺灣財富,徵收官租、人頭稅、狩獵稅、輸出稅。除了商業 利益,荷方教務干涉當時各原住民發展。11直到 1652 年郭懷一率眾反抗,因其弟 告密,被殘酷鎮壓與屠殺,12荷蘭人的統治轉為嚴密,但政策尚無大變革,惟態 度趨為謹嚴,可見就政權的維持上,荷人較為被動。

鄭氏王國在 1662 年驅逐荷蘭政權後,進行了臺灣全島的規劃與治理,除劃 分行政區、訂定官制、移植儒家文化外,也展開大規模的土地拓墾。在面對清朝 的武力威脅時,亦能以海外貿易來突破封鎖。然後來鄭經次子鄭克塽奪權、鄭成 功叛將施琅攻臺,結束明鄭王朝 22 年的統治。13

滿清治臺之初,行政區域,初循前制,僅改名稱。旋復劃分為:臺灣府、臺 灣縣、鳳山縣、諸羅縣,彰化縣等一府四縣。14戴炎輝指出:「清室之統轄台灣,

5 參見藍鼎元,《東征集》,(臺北:臺灣經濟銀行研究室,1958 年),頁 14。

6 參見陳其南,《臺灣的傳統中國社會》,(臺北:允晨,1987 年),頁 64。

7 參見連橫,《臺灣通史》,卷 1〈開闢志〉,頁 2-4。

8 同前引書,頁 19。

9 同前引書,頁 21-23。

10 同前引書,頁 11-14。

11 參見曹永和,《臺灣早期歷史研究續集》,(臺北:聯經,2000 年),頁 52-58。

12 同前引書,頁 60。

13 參見連橫,《臺灣通史》,卷 1〈開闢志〉,頁 21-23。

14 參見林熊祥、李騰嶽,《臺灣省通志稿》,卷 5〈教育志〉,頁 17。

(3)

志不在經世濟民,而僅消極的不使臺灣落於反清者手中,官斯土者,又視赴臺為 畏途,不存久居之思,一無建樹。」15清廷的初期治臺政策既然只在防臺而非治 台,自然對臺灣的開發毫無計畫,如行政上僅依明鄭基礎,將臺灣分為一府三縣,

然而不斷湧進的移民,積極開拓臺灣,以致行政區無法和開拓地並行發展,造成 管理上的空白。藍廷珍、陳夢林都注意到此問題,並建議增設行政區,但清廷並 未積極採行。可見清廷的治臺政策是呈現消極和被動。16

康熙六十一年(1722),朱一貴之亂後,為謀善後,始增北路之彰化縣和淡 水廳。直至光緒十年(1884),因中法戰爭才促成了臺灣建省,並作大幅度的添 改行政機構。17但此不代表清朝政府對於臺灣的開拓事業和對殖民的鼓勵在此時 是完全開放。

然而清廷的治臺政策,仍有其積極面。康熙年間,清廷將臺灣納入版圖後,

仍保有臺灣的郡縣行政制度,將之劃歸與廈門一區,設臺廈道,並推行科舉,即 是將臺灣當作中國內地同等看待,未曾將之納為東三省、新疆、西藏之列,本含 有積極性意義,對臺灣採取防範勝於經營的態度。18綜觀清代之前的台灣,明初 由於政策和移臺禁令,加上大陸和臺灣之間的交通不便,因此臺灣屬原始樣貌。

一直到明中葉,先人來臺趨於殷盛。19荷西等外權爭霸,臺灣才算正式進入歷史 時代,而鄭氏成功驅逐荷人後,漢人在臺灣的控制權始建立,使得外部政權及內 部文化皆移轉回漢人手中。清廷統治的策略,從禁止開墾到移民東進亦有所改 變。其實,朱一貴事變之後,有志之士即注意到台灣形勢的重要性,多次奏章請 求戍軍,20入台禁令才趨於緩和。

貳、北臺的開墾

由於明志書院的創始人胡焯猷是帶領移民的墾首,因此在分析書院發展情形 前,必須先瞭解北台的開墾情形及相關制度。

一、清以前少量開墾:

15 參見戴炎輝,《清代臺灣之鄉治》,(臺北:聯經,1979 年),頁 15。

16 參見謝宏武,《清代臺灣義民研究》,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臺北,未出版,1994 年,頁 60;劉妮玲,《臺灣民變研究》,(臺灣師範大學歷研所碩士論文,1980 年),頁 23-32。

17 參見陳其南,《臺灣的傳統中國社會》,頁 25。

18 同前引書,頁 26-30。

19 參見劉妮玲,《臺灣民變研究》,頁 95。

20 如藍鼎元多次上書請求官府派任更多駐兵於臺,但未獲回應。參見藍鼎元,《東征集》,頁 27、

33、46。

(4)

臺灣之西,密邇中國大陸,東則銜接琉球日本。通商貿易,均至便利。況此

「美麗之島」,其實荒昧未開,極富遠景。故當其據臺之後,旋即致力於原住土 著之教化,以鞏固其統治。21荷蘭人在臺灣的殖民政策純粹是商業性的,以能夠 取得貿易上的利益為主要的策略,土地的拓殖只是附帶的事業。22漢人移墾臺灣,

早在明代末年即已開始,荷蘭人招募中國人到安平種稻,1630 年前後鄭芝龍給 人銀三兩,三人給牛一頭,招饑民至北港開墾。23荷蘭人行結首制,組織中國農 民開墾,增加勞動力,節省監督開墾之煩及許多行政費用,但中國人開墾成的土 地,仍屬於荷蘭東印度公司。24

明鄭時期的社會延續各地開發移墾的特色,惟制度更為完善。於 1675 年更 訂定官制,陳永華助之,在東寧築柵,建衙署,規劃出行政中心,引進中國內地 里坊制,建議地方行系統,募民墾田,25提倡種甘蔗、種麻、製糖、製鹽,吸引 每年諸多移民移入。據《續修臺灣府志》之記載,明鄭時期規定「官私田園,悉 為民業,酌減舊額,按則勻徵。既以偽產歸之於民,而復減其額,以便輸疆。」

26可說是開始承認原來的佃戶為墾業主。

郁永河來臺期間,觀察到臺地尚未開闢,很少人敢來臺灣。藍鼎元於《平臺 紀略》提到:「前此臺灣止府治百里,鳳山、諸羅皆毒惡瘴地,令其邑者尚不敢 至,今則南盡郎嬌,北窮淡水、雞籠以上千五百里,人民趨之若鶩。前此大山之 麓,人莫敢近,以為野番嗜殺,今則群入深山,雜耕番地,雖殺不畏。」27至於 移民的身份,何素花認為移民是大陸各省的貧民,或是各地的無賴甚至認為是逃 走的戰俘。28如北臺雞籠淡水一處,在明鄭時期,原為罪人流放之所,亦有少數 漢人入墾,鄭經曾將洪世昌、洪世恩、楊明琅及其家屬共百餘人,流放到淡水、

雞籠。29使得臺灣移民擁有不滿現實,勇於批判,獨立自主、少依賴、積極進取,

及冒險犯難不安等移民的兩面性。30

21 參見黃秀政,《臺灣史研究》,(臺北:學生書局,1992 年),頁 1。

22 參見曹永和,〈從荷蘭文獻談鄭成功之研究〉,《臺灣早期歷史研究續集》,頁 369-397。

23 同前引書,頁 86。

24 同前引書,頁 88。

25 參見李棟明,〈臺灣早期的人口成長和漢人移民研究〉《臺北文獻》,14 期,1970 年,頁 134-161。

26 參見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卷 4〈賦役〉(臺北:臺灣經濟銀行研究室,1961 年),頁 241。

27 參見藍鼎元,《平臺紀略》,(臺北:大通,1987 年),頁 30。

28 參見何素花,〈清初大陸文人在臺灣之觀察〉《臺灣文獻》,53 卷 1 期,2002 年,頁 167-183。

29 參見莊金德,〈清代初期臺灣土地開發導言〉,《臺北文獻》,直字 15-16 期合刊,1973 年,頁 170。

30 參見尹章義,〈臺灣人發展的軌跡與臺灣人的精神特質〉,《臺灣文獻》,43 卷 2 期,1992 年,

頁 4。

(5)

二、北臺的開墾情形

歸清後,自康熙四十年代(1700)起,因諸羅縣易墾之地已經墾盡,墾民乃 大批越過濁水溪從事開墾,而臺灣盆地一帶的拓殖事業,還是從康熙四、五十年 間(1700-1710 年)方才蓬勃發展起來。康熙四十八年(1709),陳賴章墾號的

〈大佳臘墾荒告示〉申請獲准,墾拓「大佳臘」地區,也就是現今臺北盆地一帶 平原。臺北盆地終於進入正式、大規模的開墾。31標示了康熙四、五十年代正是 臺北盆地拓殖事業的關鍵時期。緊接著陳賴章的腳步,在康熙乾隆時期,許多臺 北縣的沿河地區都被開闢了。墾戶中以林成祖的開拓板橋、中和、永和、新莊,

胡詔、楊道宏與胡焯猷開闢新莊、張必榮的拓墾樹林、潘盛清的拓墾石門較為出 名。32由於移民的逐漸移入,北臺地區移民社會漸趨形成。

三、墾制與墾首

因明志書院的創制者胡焯猷是興直堡登記在案的墾首,故此處先論墾制和墾 首,以瞭解墾首在移民社會中的地位。

(一)墾制的轉變

清朝臺灣的開墾制度以業主為主,地方政府發放墾照為標準。移民的移入到 了清領初期,墾民面臨政府的渡臺三禁令的困境,33「非縣令給照,不得過境」。

34許多業主在限期報丈,陞科繳稅壓力下,不排斥異籍。墾戶為自衛與互助,按 照祖籍的界限選擇區位營生,畛域分明,而早期藉原鄉神祇來動員或組織鄉親,

後期建立家祠來組織。35清代拓墾,主要是業戶制度下的墾區莊,先由業戶向社 蕃取得墾批,向政府取得墾照後,為在公文書或契約上,便於稱呼墾地,將其墾 區定一個莊名。36業戶取得開墾權後,招募墾佃開墾,墾成後向官府報陞繳稅,

墾佃與業主訂約後,取得佃批才開墾。37

(二)墾首主控地方發展

31 參見尹章義,〈臺北平原拓墾史〉,《臺北文獻》,直字第 53-54 期合刊,1981 年,頁 46。

32 參見盛清沂,《臺北縣志》,卷 5〈開闢志〉(臺北:臺北縣文獻委員會,1957 年),引言部分。

33 參見曹永和,〈鄭氏時代之臺灣墾殖〉《臺灣經濟史初集》(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85 年),頁 70。

34 參見不著撰人,《清高宗實錄選輯》,(臺北:臺灣經濟銀行研究室,1964 年),頁 486。

35 參見陳板,〈在臺灣史中發現客家史〉,《臺灣臺家人新論》,(臺北:臺原,1993 年),頁 81。

36 參見黃秀政,〈清代臺灣書院研究〉,《臺灣史研究》,頁 125。

37 同前引書,頁 127。

(6)

臺北盆地早期的墾首,根據目前所留下的資料,約可分為三大類型,第一種 是通事型的墾首,擔任番漢的溝通,頗識番情,有的也從事番漢的貿易獲利,轉 而投資於土地的開墾。以賴科為代表人物,墾地於今北投一帶。第二類的墾首為 農民型,由於出身農民,在開墾事業往往顯露出刻苦奮發的進取精神,不斷的從 事土地開墾投資,林成祖是這一類的典型代表。第三類型,也是我們要特別注重 的一類,仕紳型墾首本身擁有公民和官府的關係密切,多透過交結機會,進行墾 照的取得,握有開墾大權,而臺北盆地的仕紳型墾首以開發新莊三重的楊道弘,

以及開發樹林的張必榮為代表人物。38胡焯猷亦屬此類,仕紳型墾首由於本身帶 有功名,在地方已有一定聲望,故取得墾照的過程具有利條件。

四、移民與開發

(一)移民類型

大約在明末清初之際,漢人才真正有較大量的移民往臺灣久居。在 1661 年 鄭成功攻臺之前,臺灣全島的漢人人口大約有 8 千至 1 萬名左右;少數的本島土 著人民,及數目不詳的荷蘭人與日本人。39明亡後,鄭成功與一群明朝遺臣避居 臺灣,以其為「反清復明」之根據地。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之《臺灣史》估計明 鄭一代的臺灣,由大陸移居人口大約在 15 萬至 20 萬之間。關於移墾社會人口移 動情形,就康熙晚期的諸羅縣而言,當時入籍的土著並不多,大半皆為行蹤不明 的流民,而流民當中,又以客家人最多,漳泉次之,興化、福州又次之。40

閩粵地區人口外移的原因,以經濟困難居首位。閩粵原本山多田少,土地貧 瘠,加上唐宋以後人口的大量增加和佛教寺田的過度集中,形成地狹人稠、謀生 不易的原因。臺灣的移民主要來自福建、廣東兩省,根據大正九年(1920)日人 所做統計,祖籍福建的佔總人口百分之七十六,祖籍廣東省的佔百分之十四。在 移民遷徙的背景,已經很多人做過探討,福建廣東兩省在明末,已形成強大的人 口壓力,以致人民鋌而走險,走私貿易,明朝政府因而實施海禁,使得人口壓力 更加的嚴重。41

早期閩粵居民來臺,很多都是搭乘雙桅帆船,必須和大自然做最大的配合才能

38 參見溫振華,《清代臺北盆地經濟社會的演變》,臺灣師大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臺北,未出 版,1978 年,頁 20。

39 參見陳紹馨,《臺灣的人口變遷與社會變遷》,(臺北:聯經,1979 年),頁 15-21。

40 參見周鍾瑄,《諸羅縣志》,卷 6〈賦役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2 年),頁 88。

41 參見溫振華,《清代臺北盆地經濟社會的演變》,頁 4。

(7)

順利到達目的地,可見在家鄉的生存不易,使得移民們寧願鋌而走險,渡海來台。

於康乾時期遷臺的大陸移民因屬經濟性移民,故聚落的形成偏向同船者就地形成聚 居,而一切制度尚未完備的艱難環境之下,多是族群交處,形成以墾首為中心,鄰 近地區為墾戶的聚落型態。如興直堡一帶,客閩雜居情形普遍,而明志書院的建造,

就性質而言,雖然胡焯猷為客屬人士,卻促成義學的興建,並不分宗族,福蔭鄉里,

實屬難得。而明志書院的創建,乃至於遷往竹塹的後續發展,其人事時地皆和客家 人有極大關係,故探討北台客閩移民的足跡及歷程,有助於瞭解明志書院的背景。

(二)各族群對北臺的開發 1. 泉漳人士

漢人對於北臺灣的墾殖,淡水盆地的部分約在康熙四十八年(1718 年)陳 賴章懇號向官方請得大加臘堡墾約之後。而竹塹地區地區則是自康熙五十七

(1718)王世傑開墾竹塹埔起。42雖然相傳康熙二十三年(1684)已有粵人入墾 鶯歌茶山,康熙二十四年(1685)已有泉人陳瑜入墾鶯歌南靖厝。43整個臺北地 區的開發,淡水河兩岸與大漢溪以西的地區,泉州同安人開墾最多,士林、內湖 以北的地區,及新店溪以南的地區漳人之功居多。44

2. 客家人

臺灣的客家人,以來自廣東的惠州,嘉應、潮州三府的佔絕大多數。45當時 政府甚至下令禁止客籍人士來台,因此客家人大受打擊,到了康熙末葉,朱一貴 作亂,清廷派藍廷珍率兵往剿,時鳳山客家人組織義民軍協剿,事後論賞因客家 人有功於朝廷,而作亂之朱一貴又是泉籍,藍廷珍乃奏請解除客籍人來台限制,

後來發生械鬥,客人多避向丘陵。46

客家人東移來臺的年代,較閩南人為遲。早期客家人的來臺,大約在清廷平定 臺灣之後兩、三年間(即康熙二十五、六年前後)。時海禁初開,閩粵人民因受生 活環境所迫,大量東移來臺謀生。47客家人的入墾臺灣,分兩個路線,一以屏東的下 淡水溪東岸近山平原為中心,到了雍正年代,由於嘉南大平原和下淡水溪平原的土

42 參見臺灣省文獻委員會,《足本合校新竹縣採訪冊》,(南投:臺灣文獻委員會,1999 年),頁 144。

43 參見潘英,《臺北拓殖史及其族姓分佈研究》,(臺北:南天書局,2000 年),頁 23。

44 同前引書,頁 25。

45 參見林再復,《臺灣開發史》,(臺北:作者自刊,1990 年),頁 205。

46 參見陳忠華,〈閩人移植臺灣史略〉,《臺北文獻》,直字 1-4 期合刊,1968 年,頁 69-81。

47 參見陳運棟,《臺灣的客家人》,(臺北:臺原,1989 年),頁 28。

(8)

地開發,已達到飽和點,未開發之地極為有限。48客家人入墾的中心,漸次移到彰化、

台中一帶。到乾隆年代,則北移至臺、桃、竹、苗。49當時墾伐的機制是發予墾票,

由首墾遞票,然後發給墾戶,承攬包墾。50這樣的制度使得同宗的客家子弟極易形成 聚落式的村落。另一條則是淡水廳的開發,此地的開發閩人和客家人的開發步調較 為一致,由鄉鎮聚落來看,是雜處的族群生態。

客籍人士對於臺北地區的開發亦頗有貢獻;八里、泰山、林口、五股、新莊地 區以永定生員胡焯猷貢獻為多,這些地區的客籍人士多半來自潮州府屬的饒平縣,

嘉應州的梅縣及閩省的永定縣,約於康熙末年移入,後因道光年間,發生閩粵械鬥,

客家人轉往桃園中壢一帶發展。51

康熙之後,由於臺灣墾地北移的關係,路線也逐漸北移。此時,移墾客家人 主要是福建汀州府屬,52早在康熙末年,胡焯猷、林作哲等人已到北台開墾。53 台北平原拓墾史上,汀州貢生胡焯猷是最常為人所稱道的拓墾者。康熙末年,胡 焯猷到興直堡一帶拓墾,乾隆十三年(1748),與林作哲、胡習隆三人合組「胡 林隆墾號」

胡林隆墾號拓墾的土地,大略分佈在成子寮、山腳、貴子坑、坡角,營盤一 帶,約在今五股鄉,泰山鄉及新莊市北邊,正是今日林口台地與新莊斷層的交接 處。54也正是擁有「天泉水堀」的易墾地。

胡焯猷,以生員捐納例貢,離開家鄉渡海到臺灣淡水興直堡,經當地官府同 意,張榜招募佃農,建築村落,修築陂圳,進行開荒種植。在十餘年時間裏,開 墾出田園數千甲(每甲合 10 畝 3 分 1 厘),每年可收租谷數萬石。乾隆十七年

(1752),胡焯猷曾獻地建大士觀於興直山西雲巖。55二十五年(1760)更以董事 身份獻建關帝廟於新莊街。56可見胡焯猷立根興直堡以來,長年扮演著貢獻鄉里 的角色,其墾號之名聲也在當時冠於群雄。57他們從韓江江口順著臺灣北部港口

48 參見葉振輝,《臺灣開發史》,頁 55。

49 參見陳運棟,《臺灣的客家人》,頁 30。

50 參見連橫,《臺灣通史》,卷 5〈疆域志〉,頁 175。

51 參見林再復,《臺灣開發史》,頁 126。

52 參見陳運棟,《臺灣的客家人》,頁 95。其中包括永定、上杭、長汀、寧化、武平等縣。

53 參見葉振輝,《臺灣開發史》,頁 180。

54 參見尹章義,《臺灣開發史研究》,(臺北:聯經,1988 年),頁 74。

55 參見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卷 4〈賦役〉,頁 18。

56 參見邱秀堂,〈新莊武聖廟木碑〉《臺灣北部碑文集成》(臺北:臺北市文獻委員會,1985 年) 頁 110。

57 參見陳運棟,《臺灣的客家人》,頁 110。依照陳運棟的說法,各地著名的墾號,興直堡而言胡 林隆墾號為不二之選。永 定 胡 氏 為 清 代 時 期 興 直 堡 一 帶 的 望 族 , 直 至 今 日 北 縣 泰 山 鄉 十 四 個 世 居 大 家 族 之 中 , 仍 有 五 個 屬 於 客 屬 。

(9)

上岸。其中從淡水河口八里坌登陸者,則大多沿淡水河上溯至興直堡墾殖。嗣後,

以新莊平原為中心,擴及整個台北盆地。58胡焯猷祖籍福建省汀州府,入宋(960)

之後,大量客家即入府積極開發。59可說是客籍原鄉。胡焯猷即為客家子弟,他 生於康熙二十三年(1684)。康熙末年來臺後,就一直在興直堡一帶從事開墾,60 七旬前後返鄉養老之前,在地方鄉里的回饋令人稱善。而返鄉前的家產捐獻,對 於北臺文教裨益極大。可說客屬移民中,對北臺極有貢獻之人,因其為首的胡林 隆墾號等以客家人為首墾的客屬團體,也為其客籍子弟在北臺的紮根立基。

只是到了嘉慶年間,因分類械鬥,多數舉家遷往竹塹以避禍,寄人簷下,家 徒壁立。客屬的南遷,逐漸匯集在桃竹苗的同鄉之中,形成臺灣最大的客家區,

稍後提到的明志書院重要山長---鄭用錫,其父鄭崇和亦因避禍定居竹塹。61之後 鄭家在竹塹的發展和明志書院的歷史更是息息相關,留後再述。可見客屬移民移 入臺灣,定居後形成的聚落,與原有住民兼蓄彼此風俗文化,一同為地方發展而 努力,使得地方文教因客閩族群的融合發展。明志書院遷校前後之時,時處臺灣 移民社會的形成,亦見證閩客族群,因為共謀生計而聚居,之後又同建地方文教 設施的情形。

(三)移民的社會問題

滿清初期海禁之後由東南沿海地區移臺之漢人絕大多數以漁耕為業,生活艱 苦,尤其臺灣孤懸海外,天高皇帝遠,地方官吏作威作福,欺壓良民。因此,有 清一代,臺灣地方亂事頻繁,有史可徵者至少有 40 次以上。62雖然作亂者大多以

「反清復明」為口號,但是究其起因,不外乎官逼民反、農民抗暴。實在是為求 生存而抗爭的群眾運動。其中尤以康熙六十年(1721)鳳山的朱一貴騷亂規模最 大。63臺灣有「五年一大亂,三年一小亂」的持續亂事之社會紛爭現象。

這樣的情況可能和移民社會的特質有關。康熙二十二年(1683),清廷領有 臺灣以後,廢除了鄭氏時期的官田、屯田、及文武官田等名目,准許個人私人開 墾,並佔有土地,而確立了土地私有制。閩粵內地移民更紛紛東渡,爭相開墾土

58 同前引書,頁 100。

59 參見劉良壁,《重修臺灣府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 年),頁 36。

60 參見林熊祥、李騰嶽,《臺灣省通志稿》,卷 7〈人物志〉,頁 325。

61 參見鄭用錫,〈浯江鄭氏家譜序〉,收於鄭用錫原稿,鄭鵬雲重修之《浯江鄭氏家乘》(臺中:

臺灣省文獻會,1978 年),頁 1

62 參見簡烔仁,〈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清據與日據臺灣社會發展模式互異之探討〉《臺 灣風物》,43 卷 4 期,1993 年,頁 113—194。

63 參見黃秀政,〈朱一貴的傳說與歌謠〉,《臺灣文獻》,26 卷 3 期,1975 年,頁 12。

(10)

地,臺灣移墾社會於是形成。但是移墾社會組織不健全,治安欠佳,加上公權力 薄弱,社會問題叢生,「番害」、民變、竊盜,分類械鬥,層出不窮,有清一代,

有史料可循的番害事件,共有 145 件,分類械鬥事件,共有 60 件,民變案件,

共有 73 件,竊盜案件,共有 403 件,和移墾社會的特質相關。64移墾社會的第一 個特質是「吏治不良」,公權力薄弱。65劉妮玲的研究指出,造成臺灣吏治不良的 原因可能有:「人事政策任期短、不准攜眷過臺、事權不專、薄俸與規費」66 墾社會的第二個特質是人口組織結構不定,清廷基於臺灣曾為明鄭反清的根據 地,且僻處海外,所以一直對臺灣抱著防範心態並不能放心的讓內地移民毫無限 制的渡臺開墾。67

第三個問題是缺乏宗族的血緣聯繫,因為偷渡盛行,而偷渡者又甚少舉族或 是舉家,多是一些富有冒險精神的青壯男子,缺乏以血緣做為聚落組成的條件。

通常是同一條船來臺的人居處一處,或依祖籍居地的關係,而形成了地緣村落,

基於祖籍的不同,益以習俗、語言等文化的差異,早期移民臺灣的主要份子漳州 人、泉州人、及廣東客家人。68地緣村落的優點是同鄉意識濃厚,但是缺點是偏 狹的地域觀念很強烈,不同移墾的人群各有領域,彼此為了爭奪生活空間,常有 互相欺凌的情形發生。

羅 肇 錦 的 研 究 指 出 , 族群的鬥爭,語言不通應是第一要素,泉州閩南話 與漳州閩南話可以互通,不可能造成這麼多的族群衝突,會造成衝突的像是閩南 話客家話之間差異很大,互相不能溝通,閩粵鬥是語言上的隔閡。然而,泉漳鬥 也是語言不通造成的。漳泉鬥應是漳州客家人和泉州閩南人之間的械鬥,這些漳 州客家人說的是閩西系統的客家話。69泉漳鬥的結果,使得台灣地區的權力結構 加以改變,甚至影響到群族的遷徙。

五、移墾社會的特徵

清代臺灣移墾社會的特徵有五,敘述如下:

(一) 屬地主義盛行

聚落方面,很少聚族而居,移民們常跟異姓的鄰家結拜為兄弟,不管年齡的

64 參見黃秀政,〈清代臺灣分類械鬥事件〉,《臺灣史研究》,頁 29-80

65 同前引書。

66 參見劉妮玲,《清代臺灣民變研究》,頁 21。

67 參見楊熙,《清代臺灣:政策與社會變遷》,(臺北:天工書局,1983 年),頁 85-88。

68 參見劉妮玲,《清代臺灣民變研究》,頁 23-28。

69 參見羅肇錦,〈漳泉鬥的閩客情節初探〉,《臺灣文獻》,49 卷第 4 期,1998 年,頁 173-185。

(11)

大小,只要推派一人為大哥,其餘的可依年次互相招呼,他們之間比同胞兄弟更 為親近,因此妻子和女兒也不必迴避,至於城鎮中的人,則幾乎沒有這種行為,

這顯示鄉野地區需要合作墾殖以便對外求取生存。70

( 二 ) 內 地 化

研究臺灣移民的文化觀點,認為「內地化」的說法以李國祁為首。另外一派 學者以中國內土著化為另一切入觀點,以臺灣做出發點,所談的是漢人本身移民 至台灣的過程中,過去認同的是祖籍而現在認同的是臺灣。兩者的觀點不太一 樣。71清代臺灣社會內地化作用的產生,在人為諸因素當中,以傳統文教制度的 建立,影響最大。對於李國祁的說法,陳孔立於〈清代臺灣社會發展的模式問題〉

一文中,評論說:清代台灣社會的發展是雙向型的,而不是單向的。一方面日益 接近大陸社會,一方面日益紮根於臺灣當地,還處在雙向發展的過程當中。72 所指陳的移民社會特徵結合了李國祁的說法,就史料來看,緩和了二元劃分或是 兩者融兼的特色,因為日本治臺以前,臺灣社會沒有明顯的土著化出現,也未到 和大陸一樣的社會的程度,故不算土著化過程已成。

(三) 經濟取向

蔡淵洯指出,臺灣移民大多來自閩粵地區,而且大多屬於經濟性移民,其渡 海來臺或遷臺後再移向邊墾區的動機,主要是謀求機計利益或希望改變生活情 況。無論是墾首或是墾戶,皆是圖利的目的。73可能造成兩種結果:

第一,造成高度的市場取向性格,即意味著移墾社會中經濟生活活動的理性 化,促使生產活動呈現明顯的區域分工專業生產方式。陳孔立研究邊墾區所生產 的物產,多是農產品,或農產加工品為主,而日常生活之所需,如紡織品、手工 藝品,仰賴外島輸入。所以「凡綾羅、綢緞、紗絹棉布、葛布、苧布、蕉布、麻 布、假羅市,皆至內地蓋各地支出,多數日常用品不可能自行生產,因為不合經 濟效益,故能取於外則盡量自行輸入,自己本身從事能獲去最大利潤之生產重財

70 參見張明雄,〈明清之際臺灣移墾社會的原型〉《臺灣文獻》,40 卷 4 期,1989 年,頁 25-39。

71 參見陳其南,〈清代臺灣社會的結構變遷〉,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碩士論文,臺北,未出版,

1981 年,頁 5;李國祁,〈近代臺灣的政治現代化--開山撫番與建省〉《中華文化復興月刊》8 卷 12 期,1985 年,頁 5。

72 參見李國祁,〈近代臺灣的政治現代化--開山撫番與建省〉,頁 31。

73 參見蔡淵洯,〈清代臺灣的移墾社會〉,《認識臺灣論文集》,(臺北:師大歷史系,1998 年),

頁 86。

(12)

之風,移民赴臺,大半多是趨利而來,清代臺灣各地,在初期有過一段顛峰之期。

74

第二,李國祁的研究指出了另一個移民社會的特點,即是活潑的社會流動。

由於富於流動不穩定性,原是移墾社會的一大特質,故清代臺灣各地在開發初期 都呈現出顯著的社會流動。不但人群的地理移動相當明顯,而且社會的上升相當 活潑。語言風俗的不盡相同,有不同的次級文化。李國祁說領導能力、精湛的武 力,及任俠精神,經營農商能力的優越能力,成為促使個人上升的重要條件。75

(四) 移墾社會的俗化趨勢

移墾社會的俗化,這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社會上陋俗盛行,一方面是文教 不興,精緻文化無從發展。進一步探討和其中因有關係,第一是「逐利」,第二 是短暫性移民,一般的人力皆投入勞工市場,年幼子女多不就塾讀書。師資缺乏 和師資素質不高,渡海來臺的移民中,鮮少有知識份子。76《鳳山縣志》云:「夫 服飾僭侈,婚姻論財,好飲酒、喜賭博,子不擇師,婦入僧寺,好觀劇、親異性」。

77文教不盛的部分,由於鄭氏治臺期間,文教事業在中央是由禮官負責,在地方 上是由府尹和知府知縣負責,其教育的重點主要是移墾者的漢民教育。78

(五) 文教興廢不定

與其說移民社會中文教不盛,不如說由於地方發展不均,故文教的興衰有 別。從臺灣實施科舉談起,初則出於陳永華的建議。《臺灣外記》記陳永華上書 建議一事:

永曆十九年…八月…華見諸凡頗定,啟經曰:「開闢業已就緒,當數建聖 廟,立學校」經曰:「荒服新創,不但地方侷促,而且人民稀少,姑且待 之將來」永華曰:「非此之謂也,昔湯以百里而成王,文王以七十里而興,

啟關地方廣闊?實在國君好賢能求人才以相佐理耳,今臺灣沃野數千里,

遠濱海外且其俗醇,使國君能舉賢以助理,則十年生長,十年教養、十年 成聚,三十年真可以與中原相甲乙。…使逸居無教,何異禽獸?需擇地建

74 同前引書,頁 361。

75 參見李國祁,〈在清代臺灣社會的轉型〉,《中華學報》,5 卷 3 期,1978 年,頁 141-143。

76 參見蔡淵洯,〈清代臺灣的移墾社會〉,頁 86。

77 參見陳文達,《鳳山縣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3 年),頁 23。

78 參見李國祁,〈清代臺灣社會的轉型〉,頁 146-155。

(13)

聖廟、設學校,以教人才。庶國有賢士,邦本自固,而世運日昌也。」經 大悅,允陳永華所請。令擇地興建聖廟,設學校於承天府。79

另吳子光《臺灣紀事》云:

永曆二十年(康熙五年,1666)正月,建立先師聖廟成,今台灣府學也。

旁至明倫堂。又各社另設學校延師。令子弟讀書。議:兩州(即天興、萬 年)兩年三試,照科、歲例開試儒童。州試有名送府,府試有名送院,院 試取中,准充入太學。仍按月月課。三年取中式者,補六官內嘟事,擢用 陞轉。三月,經以陳永華為學院,葉亨為國子監助教。教之養之,自此,

臺人始知學。80

自上引的紀事內容來看,明鄭時期的科舉,無論是形式上或是實質上的,都 已接近完備,但是史料中,較少關於明鄭「貢生、舉人的資料」。至於清初在臺 設學的情形,可以參考兩項文獻,一為季麒光的〈條陳台灣事宜〉,一是周昌的

〈詳請開科考試〉81。季麒光的條陳,是清代在臺設學的創議,並為之後的教育 行政,預鑄其模式。但重洋阻隔的滿清新貴,對於麒光的經營計畫似乎不表支持。

清代之異於明代,在於前者的教育政策是先計稅賦,稅賦足則建學校,反之不論。

明朝則不然,在太祖起事之初,即已注意到羅致人才,82因此限於經費,使得清 領臺灣之初官學未興。

第二節 淡北的發展

由於明志書院初設興直堡山腳下,後移至竹塹,因此須介紹兩地的發展情 形,始可對明志書院發展的背景有所瞭解。

壹、淡水廳的發展

明志書院無論遷校前後,所在之地就行政劃分而言常處當時淡水廳範圍,故 以下介紹淡水廳的發展,分為地理範圍及行政劃分兩項探討之。

一、地理範圍

本文所謂的淡北,指的是清代淡水廳北部。淡水原稱今淡水港一帶,「雞籠 淡水」之名,最早見於明嘉靖(1522-1566)時鄭舜功《日本一鑑》。其次,周寀

79 參見江日昇,《臺灣外記》,(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 年),頁 6,

80 參見吳子光,《臺灣紀事》,(臺北:臺灣經濟銀行研究室,1957 年),頁 235-236。

81 參見高拱乾,《臺灣府志》,卷 10〈藝文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 年),頁 41。

82 參見謝浩,〈科舉制度在臺述略〉,《臺灣文獻》,36 卷 4 期,1985 年,頁 397。

(14)

於萬曆十七年(1589)曾稱臺灣為小番,名雞籠淡水。83在大陸移民移入之前,

今日臺北縣地區實際上為凱達格蘭平埔族(Ketagalan)。雞籠、外北投、大洞山

(皆在今日的淡水),峰子峙(在今汐止)等社以及現在所謂山胞所居住的居地,

原來籠統的被稱為雞籠、淡水,後來通稱淡水,所以淡水廳北部,今日臺北縣至 桃園一帶,又有淡北之名。84

而淡水自明中葉(1600 年左右)以來,即是內地漁民、海盜出沒之地,西 班牙人佔領淡水之時,還無記載是否有漢人聚落的出現,拓墾的紀錄亦少。十七 世紀中葉(1642),荷蘭人驅逐西班牙人後,對於北臺的建設多重採礦方面和傳 教事業,對於拓墾荒野和開發平地亦不積極,惟未禁止漢人拓墾,故有零星的開 墾活動出現。如明永曆二年(1648),淡水一帶已經有漢人入墾。85

二、行政區劃

「淡水」一名正式成為行政區劃,起自雍正元年(1723)增設的淡水廳,其 轄區,東至南山十里,西至大海七里,南至大甲溪一百一十九里,北至大雞籠城 二百七十五里。86淡水廳城,原來在竹塹三台山下。淡水廳設置及各項管理事務,

和設廳的時間點有所落差,雖在雍正九年(1731)淡水廳就已經成立,廳治仍在 彰化縣治辦理。清治早期臺灣北部皆在彰化縣的管轄之下。雍正十一年(1733),

廳治移竹塹,徐治民築竹城,87但是由於設備未全,初期同知衙門仍在彰化。88 到乾隆二十一年(1756)才正式移遷至竹塹。89

一般相信,清領時期臺灣地區漢人聚落的開拓路線,為由南往北走。前節所 述清代臺灣的景況可知,臺灣的開發先後順序亦影響了文教設施的發展,明志書 院的捐建過程與整個清代臺灣的開發息息相關,只是北臺灣幅員廣大,清代以淡 水廳統稱之,其發展直接間接影響到明志書院的成立。故明志書院既為北臺第一 座書院,應先理解整個淡北的發展,再理解北台文教發展的軌跡。以下就針對北 臺的開墾,再聚焦至新莊地區的發展,以勾劃出明志書院發展的地區背景。

83 轉引自潘英,《臺灣拓殖史及其族姓分佈研究》,頁 129。

84 同前引書,頁 134。

85 參見尹章義,〈臺北平原拓墾史〉,頁 7。

86 參見林熊祥、李騰嶽,《臺灣省通志稿》,卷 1〈土地志〉,頁 26。包括今苗栗縣以北廣大地區,

因為廳治設於竹塹,所以竹塹以北包括包括今桃園、臺北二縣大部分地區又有「淡北」之名。

87 參見不著撰人,《淡水廳築城案卷》,(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3 年),頁 10。

88 參見不著撰人,《新竹縣志初稿》,卷 1〈建置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 年),

頁 13。

89 參見陳培桂,《淡水廳志》,卷 5〈學校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6 年),頁 120。

(15)

全臺的開墾事業從康熙、雍正年間,歷經了禁止移民和開放的過程。由於清 朝治台的政令多變,使得先民開墾之路走的可說是舉步維艱。開發較早的鳳山、

諸羅縣,自有其歷史的淵源,前章已詳述,不再多論。而書院的興建就年代來說,

配合雍正、乾隆時期對於內地的書院政策,其數量雖然遠不及大陸各省,但是就 有清一代,臺灣書院興建的總數來看,在雍正、乾隆的書院創建數量,相對於其 他時代的比例,可謂鼎盛,詳列於附錄一。

只是就地域的分佈來看,全臺書院分佈不均的情形嚴重,大多是集中於南 部,直至乾隆中期,北臺灣才創建第一所書院,即是明志書院。而淡水廳雖然開 發較晚,其幅員廣大、山川縱橫,何以明志書院出現於興直堡山腳下,而非他處。

原因除了和創建者有極大的關係之外,也和興直堡一帶的地理優勢有關。

當時淡水廳包括了大甲溪以北到臺北平原一帶,康熙年間雖然已有不少私墾 地,但仍屬邊陲未全部陞科,故所載的甲數特少。康熙五十年(1711)「調佳里 興分防千總移駐淡水,增設大甲溪至淡水八里坌七塘」90,這為清代經制兵駐防 臺北的開始。據《臺灣府志》所載,康熙二十四年(1685)到雍正十三年(1735)

所開墾的甲數約為 34910 甲 6 分 1 釐。91其在各廳縣的分佈如表 2-1:

表 2-1 清代初期臺灣各地開墾土地甲數(1685-1735)

行政區 甲

臺灣縣 4620 甲 7 分 1 釐

鳳山縣 6740 甲 9 分 1 釐

諸羅縣 12271 甲 5 分 2 釐

彰化縣 13548 甲 4 分 9 釐

淡水廳 520

資料來源:高拱乾,《臺灣府志》,卷 7〈田賦志〉,頁 51-62。

淡水廳開拓的極盛時期乃是乾隆以後的事,可能原因之一是臺灣濁水溪以南 多已開發完全,居住型態的逐步完整使得晚來的移民只好另尋出路,因此乾隆中 期,當諸羅、鳳山縣書院興建正趨鼎盛之時,整個濁水溪以北地區的開墾土地仍 然很少,於是吸引移民前來開墾。

貳、新莊平原的發展

90 參見周鍾瑄,《諸羅縣志》,卷 7〈兵防志〉,頁 116。

91 參見高拱乾,《臺灣府志》,卷 7〈田賦志〉,頁 56。

(16)

因新莊平原的興衰變化影響明志書院設置及遷校,故說明如下:

一、肥沃的西部平原

新莊平原位處臺北盆地,臺北盆地是臺灣北部最大的平原,四周山嶺環繞,

淡水河和其支流貫穿其間。淡水河的三大支流,一為大漢溪、一為新店溪、一為 基隆河,十七世紀初,臺北盆地的自然環境大概如此。92《諸羅縣志》有記載:「潮 流分為兩支,東北從麻少翁(士林附近)搭搭悠(松山)凡五曲至蜂仔峙(汐止)

西南由武澇灣(新莊)至擺接(土城)各數十里,包括原野,山環水聚,洋洋乎 巨觀」93淡臺偏北一帶,包括新莊平原。因荷蘭人入駐,起用漢人與原住民交涉,

雖然並不熱衷農耕,亦間接的引進了漢人進行開墾。94由於荷人無心建設臺灣,

僅以經濟利益優先,透過中間人與原住民和平相處自是無可厚非。到了清領時期 的臺灣,亦是透過漢人和與臺灣原住民溝通。當時的移民沿著八里坌山(今觀音 山)麓順著山勢向東南而因其位於橫直山下故依其地理形勢而取名為「山腳」95 新莊於康熙時設社,新莊位於臺北盆地之西,濱淡水河左岸,是一塊土地肥 沃的平原。根據《裨海紀遊》的記載,康熙三十六年(1697)淡北平原尚無寶里 村莊之設,僅有「番社」散佈,新莊附為「武澇灣社」所在。雍正五年(1727),

福建貢生楊道弘請准官照開墾「興直埔」96即為新莊平原。

二、因舟運而興起

淡北在交通興起初期,全賴舟運,淡水河及其支流是臺北盆地的主要交通路 線,其發展對漢人在盆地初期的發展具有密切的關係。當時臺北盆地對外的交通 以港口為主,康熙二十二年(1683),清朝領有臺灣。次年,派撥水師駐紮於港 南八里坌。雍正九年(1731),開淡水港供台灣貿易之用。乾隆五十五年(1790),

更准許和福建五虎門(今福州)通商。其間船隻皆泊八里坌,可見港勢已從雞籠 南移。97但是淡水河由於自然淤淺,進行較緩慢,在漢人開墾台北盆地之初,雖 然都維持著相當的水深,利於航行。但是隨著漢人平原的拓墾,人為因素加速淡 水河的淤積,以港口為主的交通方式,使得急需要一位置優良之內港來紓解水

92 參見溫振華,〈淡水開港與大稻埕的形成〉,收於《認識臺灣論文集》,(臺北:國立台灣師範 大學中等教育教育輔導委員會,1996 年),頁 175-198。

93 參見周鍾瑄,《諸羅縣志》,卷 12〈雜記志〉,頁 23。

94 參見盛清沂,《臺北縣志》,卷 5〈開闢志〉,頁 56。

95 參見林滿紅,〈板橋新莊史蹟調查〉,《臺灣文獻》,24 卷 4 期,頁 34-35。

96 參見不著撰人,《清代臺灣大租調查書》,(臺北:臺灣銀行銀行研究室,1963 年),頁 7-8。

97 參見溫振華,〈淡水開港與大稻埕的形成〉,頁 179。

(17)

運。而八里坌一帶即具有優良的條件。

臺灣於康熙年間進入清領時期,初期因清朝實施海禁,許多移民不會走正口 上岸,所以三芝海邊的小雞籠才會一度發展成偷渡的港口,接納了不計其數的大 陸移民。由於八里坌曾被指定為來往台灣的正口之一,所以該地的繁華,要早淡 水好些年。當時八里坌,已有城牆,有店鋪林立的街道,還有清廷的軍事機關,

人群攘來攘往,非常熱鬧。98溫振華研究指出,若以寺廟的建立作地方開發的指 標,新莊的開發很早即完成。99

在漢人尚未到新莊以前,新莊地區最早的居民是武澇灣社的凱達格蘭族人。

100而凱達格蘭族平埔人是有文字記載最早的臺北居民,狩獵是他們主要的生產方 式,農業僅採簡單的休耕法,農具只有簡單的鋤頭。他們的人口不多,農耕面積 亦少。101根據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到臺北盆地採硫磺的杭州人郁永河的記 載,武灣社人的生活以打獵、捕魚為主,耕作上則停留在「鋤耕」「刀掘」的階 段,是相當原始的自給自足式經濟。102康熙三十三年(1694),新莊平原(今日 的新莊、泰山、蘆州、三重和五股一帶)因地震而陷落,形成一個湖泊,使得外 地的船隻可直溯淡水河而到新莊。新莊從此成為淡水的內港,開啟了新莊的繁榮 與興盛。加上康熙年間,臺北湖形成後,新莊成為新莊平原唯一的凹岸,使得淡 水港進入關渡口之後,有一個可以泊大船的內港,極具港埠之利。使得外地進口 的貨物,可以經八里坌進入淡水河,在新莊卸貨,再由新莊輸往各處渡頭。103

康、乾年間,在臺灣南部拓墾區已近飽和的背景下,淡北的漢移民因此增加,

新莊平原的平埔人有的被迫退到丘陵;或和漢人合作一起開發土地;或是把土地 包租給漢人開墾。經過了陳賴章、胡焯猷、楊道弘和郭宗嘏的開墾後104,平埔人 漸漸退出新莊平原的農業生活,並逐漸的漢化,新莊平原的農業也進一步的發 展。臺北地區在乾隆時期便以大致開拓完成了,而乾隆五年(1740),劉良壁《重

98 參見富田芳郎,〈臺北州新莊街的聚落地理特徵〉《臺灣地學記事》,8 卷 5、6 號,1937 年 5、

6 月,頁 59。

99 參見溫振華,〈淡水開港與大稻埕的形成〉,頁 179。溫振華研究指出,「墾民開墾略有成果,

則建廟感恩,因此寺廟的建立,可視為開墾有成的表徵。臺北盆地內最早建立的寺廟新莊慈佑宮,

建於康熙二十五年(1686 年)。」

100 參見張勝彥,《臺灣歷史系列演講專輯》,頁 82。

101 參見林英彥,《臺灣先民在狩獵時期的經濟生活》,(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74 年),

頁 21-40。

102 參見郁永河,《稗海紀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 年),頁 85。

103 參見洪英聖,《情歸故鄉總篇》,(臺北:新莊文史工作室,1995 年),頁 144。

104 關於三大墾戶在當地的墾業,參見陳宗仁,〈新莊平原的開墾〉《從草地到街市—十八世紀新 莊街研究》,頁 75-127。

(18)

修臺灣府志》記載,當時移墾新莊的人日多,興直莊、興仔莊的住宅區,商業區 成一片,形成了鼎盛新莊街,是淡北一帶最早的新興都市,故名「新莊」。到新 莊也在乾隆中期(1750-)成為今日臺北盆地地區最早的市街,稱為中港街。105 隆十五年(1750),八里坌巡檢司移駐新莊,新莊便一躍成為北台的行政和商業 中心。直到嘉慶年間大嵙崁溪河床淤積,新莊的地位才被艋舺所取代。由郭芬芝 的訪問可得知當時情形:「在咸豐以前,大船還可以駛到新莊這新莊和附近稱為海 山口。本來有三邑人的大航商 56 間,也有同安人的行商到了漳泉拼後三邑人才 多數遷到艋舺來」106

由上可知,新莊的繁榮是早於淡水港的。因為淡水是在嘉慶以後才成為大港 口的,新莊則早在康熙年間,也就是清廷剛領有台灣不久,便開始繁榮。107林衡 道認為當年造成新莊興盛的原因,大致上有兩個。當時的淡水河仍暢通無阻,大 陸的來船抵達正口八里坌之後,可以進一步沿河上溯至新莊,使新莊成了淡水河 的內港,旅客、貨物皆集散於此,此為因素之一。台灣歸清後,全島被劃分為兩 大區,大甲以南為臺灣府,府治於今日的臺南市,大甲以北為淡水廳,廳治置於 竹塹,由於淡水廳地廣人稀,為了便於治理,官府就在新莊設了一個分衙門,稱 為「新莊縣丞」,並駐有重兵守衛,使新莊成為當時的政治軍事中心。此為因素 之二。108

當時新莊的街市,沿著淡水河修築,東至王爺廟,西至土地廟,街道滿布屋 舍,船隻停泊的碼頭今慈祐宮前,向外的通路,以狹巷為主,遇有禍事,將巷子 用木柵圍起,就足以防禦。109又提到說新莊街的繁華景緻,「商販雲集、煙戶甚 眾,凡內地人民赴台貿易,由郡來北路,必至於是。」110因此新莊雖然繁榮,卻 沒有築城。加上新莊一邊是街道兩旁的緊密房屋,一邊則是河流,自然形成防衛 網,根本沒有築城的必要。111「艋舺縣城,在新莊。舊八里坌皆為巡檢署,雍正 十一年(1933)建。」112港口性質的優越,加上漢人所帶來的水利、農墾技術,

105 參見宋增璋,《臺灣撫墾記》上冊,頁 201。

106 參見王一剛,〈臺灣懷古談〉,《臺北文獻》,5 期第 1 卷,1957 年,頁 46-52。

107 此為新莊市耆老之說法。參見新莊慈祐宮管理委員會編,《新莊慈祐宮沿革誌》(臺北:新莊 慈祐宮管理委員會,1980 年),頁 14。

108 參見施添福,〈清代臺灣是接的分化與成長:行政、軍事和規模的相關分析〉(上),《臺灣風 物》,39 卷 2 期,頁 20-25。

109 參見尹章義,《新莊志》,卷 2〈新莊發展史〉,(臺北:新莊市公所,1980 年),頁 35。

110 參見不著撰人,《臺灣教育碑記》,附錄〈明志書院案底〉,卷 1,頁 65。

111 同引前書,頁 66。

112 參見陳培桂,《淡水廳志》,卷 2〈封域志〉,頁 34。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臺灣史 經濟與文化的多樣性 經濟活動 臺灣歷史上的商貿活動 世界史 文化的交會與多元世界.. 的發展

1922 年日本帝國在殖民地臺灣設立第 一所高等學校─臺北高校,目的為開啟

(A)新一代設計展創辦時間應為 1981 年非 1991 年。2020 年 2 月臺灣成立國 家級設計研究院「財團法人臺灣設計研究院」(Taiwan Design Research

各位老師,您聽過「臺灣文史教學研習」嗎?國立臺灣圖書館(以

為釐清中華民國(臺灣)對第 12.04 條所為之承諾,提供金融服務之法人機

臺灣研究 參考工具 電子期刊 報紙 社會科學 文學 綜合. 國中小 高中職

臺北市松山文創園區在 16

Śāriputra āha: katamaḥ punar āyuṣman Subhūte bodhisattvasya mahāsattvasya nyāmaḥ. 44 參見《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第二會)卷 408〈入離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