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

(1)

阿公笑了

透析室 林妘 副護理長 抬頭看了看著時鐘指針已經指向下午一點三十分,忙碌的工作快要結束了,明 天該是快樂的星期天吧!突然急診室來電安排一位 83 歲阿公第二次緊急血液透析,

立刻通知請急診室將阿公送至透析室,等待了一個多小時後終於見到阿公,但令人 訝異的是阿公不是躺在推床上,也不是坐在輪椅上,而是神情憤怒的跨坐在推床,

床尾由二位家屬、護佐及志工共四人護送上來,阿媽及女兒沿路流著淚拜託阿公不 要生氣接受治療,但阿公大聲斥責家屬及所有醫護人員,阿公踩著浮腫雙腳步態不 穩堅持要離開醫院。

這時一位工務大哥剛好在維修工作椅主動過來規勸阿公說:「你好好配合醫生護 理師好嗎!這樣身體才會好,才能早一點出院。」我正要對這位大哥道聲感謝,結 果工務大哥說:「他是我外公,昨天晚上勸了三、四個多小時他才要洗第一次(洗腎),

但是插那個管子太痛了,今天怎麼勸他都不聽,一直罵我們為什麼要把他送醫院受 罪!」處理過程中,阿嬤一直牽者阿公的手低聲哭泣,阿公憤怒的大聲說對著家人 說:「又不是你們在痛,我身體好好的,我要回家!」並用生澀的台語對護理人員說:

「你們這姑娘啊!生嘎水水,為什麼要叫一個老人一直再拜託呢?拜託!請你們讓 我回去好嗎?」

看了看快三點了阿公還沒處理好要如何交班呢?想想辦法吧!突然間阿嬤小聲 的在阿公耳邊低語,隱約聽到是客家話,於是大膽的用我的母語客家話與阿公打招 呼,結果阿公笑了!露出一排菸燻過的黃牙齒!問我哪裡人?幾歲?做護士幾年 了?看見阿公笑,心中想應該有轉機了,拉著阿公一起坐在床旁,聊聊阿公的過去,

雖然北部、南部客家話有些差異,但我與阿公聊的很開心,阿公說年輕時讀了一些 書,到過很多地方(國外)當翻譯,也曾經在大陸待過一段時間,見過很多事面,

與家人從新竹搬到台南來住已經很久了,家裡只剩下哺娘(老婆)會與他說客家話,

(2)

其他人都不會說客家話了,好多年沒有人和他用客家話聊天了,趁著聊天的當下協 助阿公躺下,並用客家話告訴阿公我將為他做治療,每一個步驟都一一解釋清楚,

並保證會動作會很輕柔不會弄痛阿公,阿公已經一天一夜未入睡,進行透析治療過 程當中與阿公聊著聊著他竟然睡著了,阿嬤眼眶含著淚水感動對著我的說:「他終於 願意躺下來睡覺了!」

下班前,我幫阿公量血壓,叫醒阿公,告訴他我要下班了,介紹下一班照顧他 的護理師,並請一位會講客家話的同事協助照顧阿公,阿公聽了笑了笑揮揮手用客 家話說:「凍辛苦哦!快!快!下班去!不必愁阮。」當時心中非常感動,接下來幾 次透析治療同事們知道他是客家阿公,學了幾句簡單的客家話,每次都用生硬的客 家話主動與阿公打招呼:「阿公,你好,吃飽哞!」接著幾次的治療過程進行的非常 順利,經過幾二週的治療,醫師將阿公身上的臨時雙腔導管拔除停止透析治療,停 止透析那一天阿公很開心的對我們說:「這間醫院細阿妹凍得人惜哦!凍感心!」

回顧這個短暫的透析治療過程,所有的人向阿公解釋、講道理,每一個人都覺 得阿公很盧,其實阿公不是一個不合作的病人,阿公受過高等教育為怎會聽不懂?

大家都用專業術語來說服病人,沒有人停下來聽阿公想說心裡的話,沒有人用阿公 聽的懂的方式講清楚說明白,阿公沒有安全感,阿公擔心洗了腎就回不了家,阿公 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停下腳步聽聽病人需求,用他聽的懂、能了解的方式說明病情 過程,讓病人有安全感,對自己瞭解病情,自己決定未來這才是最重要的。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