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PDF 排灣族的名制

排灣族的名制

排灣族的名制

「姓名」是「」裡一種比較晚近產生,與氏族社會相配合,而極適用 於複雜社會(現代社會)類」。臺原住民各族,從上述不同型式 結構來看,只有幾已經朝向這種「類」發展,即賽夏、布農、鄒 等;另外,、魯凱與卑南等三,雖屬「非永續性」 ,因其 家具有「類似姓氏」之功能,可算是比較進步一種制度,較符合複雜社會 需求;雅美親從子,因個人名字不穩定,不容易適應現代社會;至於 其他親子聯民族,因為沒有「姓」觀念,所以不會產生到底是要「姓前 列」或「姓後列」困擾,人全名是由「己」和「親」兩部分所構成,
顯示更多

24 閱讀更多

排灣族的名制 - 政大學術集成

排灣族的名制 - 政大學術集成

145 第四章 人名登記:面對國家變遷 姓氏是人與人之間倫理、血脈、根源聯繫重要依據,所謂「行不改,坐 不改姓」 ,也就是以自身所擁有的姓氏為傲,這個制度建立可以視為「追本溯 源、數典念祖」觀念濫觴。其實,臺原住民族,亙古以來就有一套自己傳 統命名制度,從創生造社 Milimilingan(神話傳說)時期,當家人正在 商討如何為嬰孩命名時,聽到聲音從天而降,族人命名因此源自於神賜、蛇賜與 祖先賜下名字。族人認為人從一出生投胎進入這個世界開始,家族就要為這 位剛加入家族體系嬰兒命定一個屬於他(她)自己個人名字,所以每個人都 擁有屬於自己名字,代表自己與家族與部落連結,像臍帶一樣連結母體,這 一生養分從開始,並且延續下去。關於為孩子命名事情,對原住民家族 而言,是給新生嬰孩生命意義。所以,長期以來就已經建立了ㄧ套完整 傳統,其稱隨著自己在部落裡身分、地位與輩分,井然有序代代相 傳使用,所以每個人名字,除了體現原住民與大自然關係,也標示了社會 分工,並且是族群認同重要維繫。但是,由於歷史更迭,族人喪失自己主 權地位,淪為被統治民族,受到統治民族強勢文化宰,透過「賜姓」 、 「改姓 名」等姓名政策,對之傳統及社會文化,產生全面性破壞,其命名 方法改變,影響原住民族社會深遠。
顯示更多

271 閱讀更多

ngadang nua umaq na paiwan(排灣族的家屋名制)

ngadang nua umaq na paiwan(排灣族的家屋名制)

(naming system)是指人類用來辨識個人而採行對個人賦以各自標 記符號一種度 1 。從遠古時期神話傳說(milimilingan),即出現許多 重要,例如:ljemetj,被神界招喚學習祭儀,成為人間祭儀來源始祖, 並且為人間帶來糧食和作物;drengelj 是神界女神,即是招喚 ljemetj 至天界 神;puljaljuyan 是賜農作物種子和創造人類神;muakai 是創人身子之骨骼之神 等不勝枚舉,但是卻沒有發現有關家屋類似傳說,直到人口愈來越多,形成 一個又一個聚落時,部落房屋越來越多,對於每一家屋識別自然就成為一 件重要事情,尤其屬於頭目家屋,不僅著重在空間與裝飾上特色,在家屋 命名方面更需要與眾不同。所以,長期以來,就已經建立了一套完整命 名度,不管是個人名字或是家屋,其稱隨著自己在部落裡身分、地位 與輩分,井然有序代代相傳使用。
顯示更多

18 閱讀更多

當代東排灣族

當代東排灣族

demaramau (巫師) ,耳濡目染環境成長及神靈牽引之下,成為 pulingau ,對親人及 族人而言,多半並未感到訝異,反之認為「 qinati 」 (命中註定) 。 但吊詭是,在這之前我並没有任何習巫動機。但回溯起「巫」緣時,似乎早己 安排註定,從有記憶起,發現夢境裡常伴隨著影像,且出現頻率隨著部落大小事物 或增或減,如:部落青年山難協尋、己故族人請託、祭儀前徵兆、祭典儀式教 導……等,異於常人夢境,似乎無形中訓練了我 pulingau 需具備過人膽識,但始終 還是没有習巫跡象或是機會。直到 2007 年台東縣達仁鄉公所開辦「傳統祭儀 文化人才培訓班」 16 課程,母親逕行代為報,以解她擔憂已久 pulingau 存續問題,至 此我巫緣於焉展開。但是屢屢受挫習巫歷程,焦慮、惶然、恐懼、疑惑、憤怒,五 味雜陳情緒,無時無刻在心中盤旋、激烈交戰著,時而萬念俱灰;又時而莫名觸 動而淚流滿面。幸而親支持及已故 vuvu tawan 及 vuvu pawles 二人常在夢裡與我交 會,常常握著我手教我執行祭儀、教我練唱祭歌,漸漸平復了我交雜情緒,也讓 我建立起信心,並欣然接受自我轉變,不再畏懼及抗拒。2008 年我晉昇封立 pulingau , 2014 年成為 pulingau ,而今躍升族群儀式中核心人物,各項歲時祭儀活動及族人生命 儀禮,已是我義不容辭責任。這一路走來,我從懵懵懂懂、跌跌撞撞到現在可以獨當 一面執行儀式,當我一次次追尋祖先智慧,一步步發現 vuvu 世界及了解其深 度意涵,進而去實踐祖先記憶和傳承遺留下來文化時,內心早已跳脫使命及責任 感,取而代之是無法抗拒戀上祭儀文化,至高完美無形文化資產,深感「口述」
顯示更多

165 閱讀更多

一個排灣族教師的生命故事

一個排灣族教師的生命故事

平衡親密感和距離感,開啟理解獨特個人如何達到從對話之旅中出現認 知、情感和價值方式,它也是一趟建構意義旅程(黃惠雯等,2003)。 訪談與日常談話有所區別,訪談具有是人們交談一種真實社會事件; 是一個各部分言語之間有意義聯繫有機整體;訪談雙方能夠以言表意、以 言行事、以言取效等多層含意,在訪談前需做好相關準備工作,如確定訪談 時間與地點、研究者與受訪者事先協商取得共識、設計適當訪談題綱、注 意訪談記錄方式、詳細捕捉訪談中非語言行為;在訪談中,研究者需注 意訪談提問類型、適當運用追問策略、安排訪談問題順序、傾聽受訪 者敘說、選擇適當回應方式等等(陳向明,2002)。個人生命故事訪 談有兩個目的:1、訪談可以是以探索和蒐集經驗述說素材一種手段,而這 可成為發展對人類現象有更豐富和深入理解資源;2、訪談可以當作一種工 具使用,用以和夥伴(受訪者)一同發展有關經驗意義會話關係(高淑清,
顯示更多

156 閱讀更多

排灣族木雕家林新義的生命故事

排灣族木雕家林新義的生命故事

二、安貧樂道─方福明(嘎木里‧伯冷) 方福明,:嘎木里‧伯冷,屏東縣春日鄉古華村部落出生,國小畢業。 民國 65 年小學畢業後因家境不好無法繼續升學,先後在屏東縣枋寮鄉東興餐廳 當洗碗工、臺南市民族路青竹林學烹飪及彰化公園路海霸王海產餐廳學廚藝 ,由於從小對畫畫很有興趣,加上在餐廳工作日子裡,大部份是在冷、拼盤裡 工作,而盤子上食物不同,就會用不同雕飾呈現,因而從那幾年學習當中 讓他當了廚師,也學會了果雕和冰雕,但是因為餐廳老闆倒閉,加上家裡急需要 錢,跑船有安家費和紅利可拿,所以就跟著親戚當漁夫,跑了三趟近洋,二趟 遠洋,其間認識了菲籍艾琳小姐,之後娶妻相伴,小孩陸陸續續出世,生活 重擔更加沈重,為了基本生活需求就到老家附近永樂餐廳工作,工作量少時就 跟著族人到高雄市綁鋼筋做建築相關工作,1990 年許多鄰近族人紛紛成立木雕 個人工作室,但是礙於經濟壓力不敢想也不敢說要從事木雕工作,直到 1993 年 三十歲那一刻起生活壓力減緩了,才開始一心想要嘗試木雕創作工作,也許 是因為受過冰雕與果雕技巧磨練,所以在木雕上製作和構想上就容易多了。 50 伯冷很自負說:第一次參加木雕比賽作品「生命之髮夾」就得到首獎,在嚐 到甜頭加上優越感無限滿足後,自此視比賽為年度大事看待,個人努力和不 同於一般鏤空創作手法,成績也相當亮眼,每每獲獎,在人才濟濟原住民木 雕領域裡是一個難能可貴人才,也是未來明日之星。
顯示更多

176 閱讀更多

   東排灣族部落的形成與遷徙—

東排灣族部落的形成與遷徙—

綜上所述,研究者在公部門服務約30年,其中大部分時間約20年在本鄉 服務,我必須很感慨說,本鄉在農業輔導方面實在做不夠,與地區農會 和專家學者互動幾乎是沒有,不像其他鄉鎮有自己特色農業發展,例如鄰 近太麻里鄉釋迦及金峰鄉洛神花;在行銷方面也束手無策,鄉民所種植 之農作非但沒有輔導,任由族人盲目種植作物,更不用說是幫助族人行銷確 保利益,很多種植生薑之薑農常常訴苦自己辛苦所種植之生薑銷不出去,全 都爛在泥土裡面。因此,鄉公所或農政單位須因應市場需要推廣各種農產 品,並給予技術輔導及行銷網絡建立,提高部落經濟收益。誠如部落族人 敘述如下:D1-10-1:(5)造林補助之我所見,保護林帶不能落實,就像本 村有一例,既不准砍伐又不補助,原住民生活無著落痛苦不堪。(101/3/15)
顯示更多

159 閱讀更多

日治時期排灣族雕刻圖像的變遷

日治時期排灣族雕刻圖像的變遷

原住民仍十分謹慎戒備,很多時候還需靠當地頭目 保護,派「番丁」在派出所站哨(郭錦慧,1998,p.90)。 為避免在部落中官方與頭目權力衝突,有助於警察 日後在山地間自身安全保護及執行職務便利,日 警在形式上仍很尊重頭目並儘量籠絡討好他們,最普 遍方式是送禮物、酒等來連絡感情。除了對擁有極 大影響力頭目或勢力者表現較為尊敬外,警察常以 很不人道方式來處罰犯法或違反規定原住民,如 把人用繩子綁著吊起來打 45 、或關在監牢中不供給食 物 46 、或將淫亂女子赤裸地綁在台上示眾 47 等。 族人出入部落都要受到監控 48 ,規定集體工作時常 因一點小錯或偷懶就招致嚴厲打罵 49 ,這種對嚴刑峻 罰及警察威權畏懼,使各部落治安良好,沒有人 敢做壞事,部落間紛爭戰事也減到最少。此外,也 因為對警察執法及命令畏懼與服從,塑造警察在部 落中新統治者權威形象。
顯示更多

30 閱讀更多

再寫排灣族口傳詩歌

再寫排灣族口傳詩歌

«達瓦蘭傳說»是我採集編撰原住民文學第一本。Tjvalan 音譯中文為 【達瓦蘭】,位於屏東大姆姆山,是 raval【拉瓦爾】亞發源地,也 就是現今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舊部落。母親典雅秀麗,來自達瓦蘭部落 madaralap【馬達拉拉貝】貴家系。孩提時光,我最愛聽媽媽「達瓦蘭傳 說」。在我小小的心靈世界裡,達瓦蘭是遙遠、古老又神秘故鄉,也是我 童話世界。那兒有美麗多情公主,也有英勇雲豹王子;那兒有鬼湖仙境,也 有俊俏蛇郎,還有皇宮貴,陶壺、百步蛇……也有浪漫婚禮。師專畢 業,很幸運被分發來此教書。六十八年中秋,山野芙蓉綻放季節,我終於 來了。母親老家就在大社國小旁,屋前有棵大榕樹。我以校為家,也以部落 為校,生活、學習都與族人溶成一片。活生生地體驗了我童話世界裡文 化! 原始石板屋下,有說不完神話傳說,俊男美女也有訴不盡情歌,多才 多藝百姓有繁多禮俗;榕樹下孩子 16 、唱起童謠琅琅上口,說起母語字正 腔圓。我又驚又喜、熱情開啟了我對口傳文學學習之旅。七十五年仲 夏、梧桐花白一片片,我離開達瓦蘭部落。下山時曾經行囊盈盈、滿懷期 待……
顯示更多

295 閱讀更多

排灣族兒童教養之研究

排灣族兒童教養之研究

在與教師對談過後,研究者反思過去我們常以年齡和各項能力指標做為發展 依據,使我們忽略了文化對於人類發展影響(Rogoff, 2003) 。在與教師對談後更 發現自己過去所忽略文化因素,其實是相當重要。 研究者在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發表資料中發現,在民國53年至54年 間,學者吳燕和(1993)在太麻里溪流域做了一系列田野調查,於民國82年發 表。在報告中,有一章專門針對兒童教養部份。吳燕和(1993)在其田 野期間,訪問了6位媽媽,並以教養中兒童訓練為訪問主軸,想要了解該 區媽媽是如何訓練兒童行為。雖然在40年前吳燕和曾經做過田野調查,範圍 也包含了兒童教養。但研究者嘗試以做關鍵字搜尋全國碩博士論文資訊網 後發現,近年來對於兒童教養文獻嚴重不足。對於研究者想要了解這個 族群教養近況狀況來說,文獻不足情況是相當嚴重。研究者發現近十年以 為對象研究大致上分成4個主題,一是傳統民族文化相關探究包含音樂、
顯示更多

163 閱讀更多

家與權:排灣族古樓村的當代政治

家與權:排灣族古樓村的當代政治

體驗過去生活。該活動引發不少迴響,原民台也前往採訪和紀錄。狩獵在此成 為一種相當具有傳統氛圍文化傳承,而不只是傳統生業活動。 民國四十六年,舊古樓人們陸續遷村到現址,一直到四十九年才全數搬到 新居處。到了這裡,房屋要重建、田地要重新耕耘,一切生活都重新開始。人們 生活非常清貧,新古樓耕地也相當貧瘠、面積有限,難以農耕維生。而資本 主義進入,則使得部落原本自給自足農業生活受到衝擊,必須向外取得貨幣 方能換取生活用品。同時也製造更多生活需求,讓人們無法脫離資本主義生 活方式。當時屬於青壯年村人開始陸續到外地工作,主要從事建築工人、特別 是綁鋼筋工作,亦有人從事工廠技術人員。在一般經驗中,建築工多是男性 為主,但古樓也有不少女性從事該行業。現在五十歲左右女性都會提及自己以 前和丈夫或親戚一同去工地綁鋼筋、搬東西經驗。她們為了掙錢照顧家裡和蓋 房子,幾乎沒有甚麼工作不能做。當然女性體力上可能和男性有些落差,因此 男女工人薪資也有所不同。村人表示當時男性一天有一千八百元,女性則是一 千五百元。而回到家中,男女也都同樣要進行家務勞動。像是筆者家裡 kina 總是懷念地說「我先生很愛乾淨,衣服都折好好,斯斯文文」 。我們可以 看到,舊古樓世代人,無論男女都會在外工作,同樣要操持家務。人們為了生 活,甚麼都必須學著做。這些舊古樓世代長輩們,即便因年紀和身體關係退 休在家,也仍習慣勞動,每天還是要上山耕作,或是忙碌家務,總是停不下來。
顯示更多

133 閱讀更多

宜蘭泰雅族的傳統名制變遷與復名問題探討

宜蘭泰雅族的傳統名制變遷與復名問題探討

,全部改成中國式漢姓漢。宜蘭縣泰雅改中國式姓名經過,因為水災淹水 和大樓新建搬遷,兩個戶政事務所已找不到完整光復初期山胞回復原有姓名申請書來 整理原住民改中國式姓名情況了,但根據根據 1962 年政大邊政系《宜蘭縣大同鄉、 南澳鄉社區研究實習報告》頁 46-47: 「現在山地同胞不論男女老幼,都有他們中文名 字,此一中文姓名,是光復後辦理戶籍時,由戶籍人員替他們取定,當時取名時,以 戶為單位,即每戶給予一姓,而未曾注意到他們親屬關係。因此,分家後兄弟姊妹 就有不同姓。所幸,山胞人口不多,且戶籍資料尚稱完備,人口亦不太分散,現在重 新整理,還不算困難,亡羊補牢,猶未為晚,但望主政者有以顧之。例如:武塔村彭 細月,其父是彭漢黨,而其祖父則稱為陳乃干,這就是因為當時其父獨立一戶,而其祖 父其叔父又另立一戶,所以有不同之姓氏」 。該報告書在 1962 年即提出需針對原住民 姓名問題重新處理,當時「亡羊補牢,猶未為晚」建議言猶在耳,卻又已經流逝了四十 年光陰。
顯示更多

23 閱讀更多

排灣族鼻笛文化之民族誌調查 - 平和排灣的個案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排灣族鼻笛文化之民族誌調查 - 平和排灣的個案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國立政治大學 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英語碩士學程 碩士論文 THESIS Submitted to IMTS Program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In Partial Fulfillment of the Requirements for the Degree of MASTER OF ARTS..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一月 January[r]

1 閱讀更多

臺灣排灣族七佳石板屋文化空間之研究

臺灣排灣族七佳石板屋文化空間之研究

(關於建材取得,部落有一套規則遵行,如果要開採石板,必須要在大雨 過後,洪水淘刷岩盤後,容易發現堅硬石板;秋冬乾旱季節,通直林 木、茅草及竹子,含水較少,質地堅韌易乾燥。) umaq(石板屋)在建築過程中表現在基地選擇、材料辨識與取得、空間格 局設計等都是傳承自先人對於自然環境考量與生活經驗積累,於是族人 在家屋中對於所應用自然資源都是物盡其用。尤其自 umaq(石板屋)建築地 景所發展出來自然智慧,從地基選擇必須是水性佳、不易受水侵蝕、視 野遼闊、不易察覺、通風衛生條件好、謀生資源豐富等,揭示出族人敬畏 自然與協調智慧。
顯示更多

27 閱讀更多

我愛數學─兩位排灣族學童的數學世界

我愛數學─兩位排灣族學童的數學世界

記得在讀小學時,每次只要上了數學課,老師總是氣火冒三丈,對我們 這群在數學課堂聽得茫茫然小鬼完全沒辦法。而在就讀普通高中時, 發現校園裡原住民學生與平地學生比例差異很大。在我就讀班級裡,一共 四十人,但原住民籍只有我和ㄧ位阿美同學。到了高二分組,身旁原住 民同學也大多選擇了社會組,原因大多是「數學不好所以選擇社會組」 。到了自 己從師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服務,也總會聽見老師抱怨「原住民怎麼會這麼難 教?」當自己上起數學課時,也發現與其他課相比較之下,數學科總是要花許 多時間以及費很大力氣做教學準備,課堂上更是要有一股極大耐心來應 付學生突如其來問題,而這些問題常常是與數學課堂所教沒有關係。種種 自小到大經驗,讓身為教育工作者我不禁開始想,原住民是不是真與數 學「無緣」?如果是族群形成問題,可用學校教育方法解決嗎?或是原住民 學生在數學學習上,存有一條跨越不過鴻溝?如果確實有鴻溝存在,這鴻 溝形成是因為社會文化因素造成,或是另有其它原因?成為研究者亟欲探究 原住民學童數學學習動機之一。
顯示更多

150 閱讀更多

排灣族古樓部落Maljeveq祭歌調查研究

排灣族古樓部落Maljeveq祭歌調查研究

【附錄 9】:洪國勝訪問洪宋網市 Maljeveq 由來之口述 古樓村 qamuljilje 家系在卅六代前之先祖 ljemedje,有一次在燒柴火時,縷縷 燃煙輕輕穿過樹梢、飄向天空,讓神界(pidi)裡住在 tualivu 女神 Denger 無意 中瞧見,Denger 很好奇,於是燃起小米梗,乘著小米梗青煙來到燃煙升起地 方。Ljemedje 為陌生女子突然出現而驚訝,問她: 「妳從何處來?有什麼目?」 , Denger 告訴 Ljemedje 說: 「我是造物者 na qemati 女兒,我名叫 Denger,住在 神界 tualivu;只是被妳所燃燒濃煙吸引而來。」Denger 反問 Ljemedje: 「你們 人界(kacauan)靠什麼過活?」 ,Ljemedje 告訴 Denger,只有野生瓜果蔬菜。Denger 頗為同情人界糧食如此貧乏,告訴 Ljemedje: 「我要幫你們人界獲得更多、更好 食物,並讓你瞭解這種儀式;現在我留下一束小米梗,跟你約定,第三天早晨太陽 剛升起時妳就燃燒它,乘著輕煙到神界往 tualivu 休息站,我會等你。」第三天 早晨,Ljemedje 依照 Denger 指示去做,來到往 tualivu 休息站,Denger 隨即帶 Ljemedje 到她居住處。Denger 準備小米、芋頭、地瓜、紅藜、樹豆…等給 Ljemedje 並教導種植及烹煮方法,Denger 還叮嚀,煮小米時,煮一粒就夠了;又準備兩分 乘著豬骨屑、祭葉化成活豬方法。豬骨只限頭骨、脊椎骨(含勒骨) 、右前小腿 骨(含腳趾骨) 。Denger 給 Ljemedje 一束小米梗,以便他燃煙來回人界與神界,再 約定十天后到神界,學習 Maljeveq 儀式。
顯示更多

176 閱讀更多

日本時期排灣族「南蕃事件」之研究

日本時期排灣族「南蕃事件」之研究

壹、前言 「南蕃事件」 1 發生在 1914 年末,是佐久間總督「理蕃五年計畫」執行 最後一年,也就是日本領臺近 20 年執行「理蕃」政策無以見效後,全面以武力 討伐之歷史事件。日本掃蕩北部原住民族地區後,認為臺全境原住民族之 槍枝都已押收告成,未料在計畫結尾之際,「南蕃」布農、魯凱及掀 起武裝抗拒繳械事件。本文即以為範疇。押收槍枝是全面實 施,但是並未全面抗拒繳械,僅是在恆春半島及其周邊酋邦起 義抗拒繳械。蕃務總長大津麟平認為:「理蕃政策要成功,根本之處就是沒收 原住民槍枝,讓其專心農業。」 2 然而,原住民槍枝不僅是基本生活必需 工具,更是被賦予文化意義,要從其手中奪取,絕非容易之事,若不靠強大 軍警武力,實難達成。此衝突事件中,日本動用了近 2,000 警力,並獲得海 軍 2 艘驅逐艦「薄雲」和「不知火」在近海砲火支援,終於在 5 個月後(1914 年 10 月 6 日起至 1915 年 3 月 8 日止)平定。死亡人員,日警有 107 人(含隘 勇及搬運工,傷亡 158 人),死亡人數難以估計。本事件是近代 社會變遷轉折點,影響深遠。又,當時日本刻意淡化及後來政治因素影響,
顯示更多

34 閱讀更多

人、空間與認同:一個排灣族部落的實踐

人、空間與認同:一個排灣族部落的實踐

步蛇與基督故事裡,百步蛇能力與神性,因為閃電與其他禁忌事務未遭到處 罰,因而削弱了其能力與神性,被百姓質疑無法繼續保護部落,因而遭到離棄。 所以在平和部落階序關係裡,權力除了來自神性外,能力本身亦是重要因 素,但必須是全體議決。而從這裡例子裡,提供給我們一個看待階級 新思維,階級流動,固然藉著婚姻與天生賦予有所流動,但個人 能力亦是可以爭取到某種社會位置,並獲得社會全體成員認可。因此 社會是會流動,而絕非固定不變階級。因此,信仰如同社會組織一樣,是 會因為外在因素與內在因素而有所改變,信仰象徵固然有所替換,但做為保護 家園角色依然不變,並成為社會全體認同象徵。回到第四章中,筆者提到 百步蛇例子。筆者原以為早上學生醒來就會把蛇放走,因為百步蛇是族人 精神象徵!也是平和村神。但事實不然,百步蛇已成為佳餚,年輕人說禱告 就好了嘛!這樣回答讓筆者思考到, 「變遷」確是平和人在階序社會生活上 一種實踐。許多報導人都談到信仰基督之後,發生許多神蹟。許多傳統禁忌 都被打破,人們生活更為快樂、自在。也因為信仰基督宗教,使得平和團結在一 起不置於分崩離析,且現在平和也是上帝特別安排地方。筆者認為基督宗教 在平和成為各項活動主要思維,是因為階序社會中,唯有具有力量保護居民 神或人,才能使聚落強大。因為這樣思維,使平和部落在面對傳統與信仰 衝突時,有了與其他部落不同經驗與過程,透過階序與權力,平和人 轉化了主與蛇不對稱,主成為信仰依歸與象徵,取代了能力不足百步蛇,
顯示更多

121 閱讀更多

台灣東部山地原住民(排灣族、布農族和阿美族)弓蟲抗體陽性率與

台灣東部山地原住民(排灣族、布農族和阿美族)弓蟲抗體陽性率與

mountain aborigines (Paiwan, Bunun, and Ames) in eastern Taiwan. 中文摘要 自 1997 年 2 月至 1999 年 2 月間陸續至台東縣金鋒鄉、海端鄉布農和長濱鄉阿美 地區以隨機抽樣方式分別採集成人(金鋒鄉 390 人;海端鄉布農 62 人;長濱鄉阿美 99 人)和學童(金鋒鄉 174 人;海端鄉布農 363 人; 長濱鄉阿美 1 人)計 1089 個血液檢 體,先以乳膠凝集反應法(Latex Agglutination Test; Eiken, Japan)進行血清弓蟲抗體篩檢,
顯示更多

2 閱讀更多

日治時期排灣族「南蕃事件」之研究

日治時期排灣族「南蕃事件」之研究

【要旨】 日本統治期の 1914 年に起こったパイワンの「南蕃事件」は、佐久間左馬太 総督による五箇年計画理蕃事業推進の際、銃器を押収したことで起こった事件 である。当時、パイワンの住む地域で全面に銃器押収が行われたが、銃器押 収に武力で抵抗したのは南部の超集落型首長国のパイワンだけであった。なぜ なら、首長国は膨大な人や物資を比較容易に動員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うえ、戦 争経験も豊富なため、日本の武力による威嚇を恐れなかったからである。事件 発生の原因を文献や口承から分析すると、日本の観点から見れば、パイワン側 が銃器の受け渡しを拒否したからであり、パイワンの観点から見れば、銃器押 収は導火線で、それに火をつけたのは親が受けた辱めへの報復や日本が禁忌 を犯したことへの不満、そして首狩りと ilavas(戦利品)についての文化実 践を行ったからだ、と読み取れる。事件は 5 ヶ月に及び、日本側は 2000 人近 くの警察を動員して、山砲、野砲、臼砲を使用し、海軍の駆逐艦「薄雲」 「不 知火」の 2 隻により近海からの砲撃の支援を受けて攻撃を行った結果、パイワ ンの首長国はその尊大な眉間から悲しみの涙を流した――日本に「帰順」した のである。事件中に日本側が押収した銃器は、銃 4865 丁、銃砲身 1094 本に上 った。また、日本人警官の死亡者数は 107 人(隘勇と運搬工を含めると 158 人)であるが、パイワン側の死傷者数は不明である(日本による統計がないた め) 。本論では歴史人類学の方法論によって論述を進める。つまり、史料と現 地で口承されている歴史から得た資料によって、パイワンの社会文化構造との 対話を行い、パイワンの「南蕃事件」に対する見方とその社会文化への影響を 分析、描写する。それによって、パイワンを主体とした歴史観を構築する一方 で、パイワンの人々が健全な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を持つのに役に立てれば、と考 える。
顯示更多

16 閱讀更多

Show all 10000 docu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