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只有靠這些音樂工作者奉獻愛心與熱忱。至於當前文建會 獎勵音樂班資優生參加國際音樂大賽,希望提高國內音樂

水準或知名度。在這方面研究參與有兩極的看法。大多數

的研究參與者對此持肯定的看法,覺得寂寞的演奏之路至

少獲得重視與鼓勵,也許真的能發現一顆樂壇新星;但是

他們也頗保留的表示這對國內古典音樂的市場的提昇或古

典音樂樂迷的增加,事實上是蠻有限。持相反意見者認為

要從國內音樂家晉身為國際級音樂家,獲得國際大賽獎僅

是一個敲門磚,還需有許多條件的配合。諸如:師承、國

籍、種族,尤其重要的是「時機」 ,掌握「天時、地利與人

和」,還需要「運氣」。而且台灣是以英才教育方式培養音

樂資優生,為什麼培養國際級的明日之星的成效不佳?缺

少國際級大師的指導是原因之一,音樂本身的主觀性及門

戶之見都是原因的一部份。我們看到一般人聽懂一些古典

音樂名曲的主題,只是無法增加深度,這種現象和這塊土

地從以前到現在的歷史脈絡是密不可分。參加國際音樂大

賽根本不可能影響這樣的脈絡,意即這是一種「台灣本土

的生態」 ,根深蒂固,難以撼動。當然這些現象能「和平共

處」表示台灣是一個包容力很強的社會,而如何團結,共

創古典音樂的契機,這些研究參與者也提出他們努力的歷

程。

「 台 灣 並 沒 有 國 際 演 奏 級 的 人 來 教 , 沒 有 這 樣 的 師 資,你怎麼可能培育出這樣的學生?所以林昭亮、胡乃仁 他才會那麼小出國才有可能。…音樂家就是這麼少人。我 覺得這個是比例上有很大的關係。…時機的影響—商業行 為、才能、背景、正確的時間、憑本事和運氣…小圈圈假 如能夠融合起來變成一個大的範圍,那當然是很好,只是 不可能,很難。不是說不可能很難這真的是亂象。但是每 個人都是在這個亂象,說實在話,每個人都在這個亂象裡 面活得很好,只是,不能交集。人人都能活得下去嘛,這 也是蠻奇怪。(0012,8/6/2002,11 頁,15 頁)」

「環境限制有些人是需要補助,對經濟不佳的個人來 說是有幫助,他們有這樣的能力去外國去浸染那種環境的 話,對這些人是一個很大幫助。…要非常好的機運,跟非 常好的的人際關係的條件…比賽得大獎,但比賽得獎也不 見得真正可以把你推上舞台,機緣是很重要,一種獨特個 人魅力、音樂會看那個人演奏就覺得畫面,事實上是很吸 引人。(0021,5/9/2002,19-20 頁,30 頁)」

「運氣也是蠻重要,就是遇到貴人。剛好有機會受到 某些知名的人發掘的話,也許他成名機會比較高。…參加 國際比賽是很很容易就會有名會跟原來差很多。(0031,

6/5/2002,22 頁)」

「得獎,台灣沒有得獎機會,可是在國外,又非常非

194

常困難。(0041,8/5/2002,21 頁)」

「 要 成 為 一 個 很 有 名 的 音 樂 家 常 要 培 養 好 自 己 的 實 力,天時、地利、人和都要有,剛好這個時間還有剛好有 人可以幫忙。…他的個性對自己的要求高,所以他都是會 自己很努力地去練習,一直開音樂會。(0051,8/7/2002,

25 頁)」

「這是蠻好的啦,其實這樣子反而是一個比較直接幫 助到能夠成就一個音樂家的路,這是比較直接的方法。…

對整個古典音樂的環境當然是有幫助。可能會讓我們這個 環境比較健康一點。環境現象是許多人學了也不知道在做 什麼,學了老半天可能學到一半,忽然發現不是那麼一回 事就放棄掉了或怎麼樣,也很多。(0071,9/12/2002,22 頁)」

「政府能為音樂作什麼事情,以前文建會剛開始有這 種補助的時候,確實對藝文團體,是有一點點幫助。企業 都是贊助一些大的愛樂團體、合唱團,我們是不可能有這 種機會去接觸這些大企業。…我們台灣音樂必須要結合不 同的層面,我覺得音樂太自我,完全就是自己覺得想什麼 樣 , 可 是 別 人 感 受 不 到 。 你 必 須 要 突 破 各 種 的 演 奏 的 方 式,讓別人更瞭解你的思想。…現在的觀眾,包括我們自 己都是很白痴,都是要開門見山跟你講什麼東西,我們沒 辦法去靜靜的思考一件事情。好像我現在拉巴哈,人家就 要馬上看到解說我在拉什麼。我覺得沒有辦法,現在的心 態,就是這樣。…戲劇表演他可以馬上就告訴你他的情感

他的故事,相同舞蹈我們也看不懂,繪畫要是有人解說,

就 能 瞭 解 , 沒 有 人 解 說 你 還 是 不 曉 得 在 做 什 麼 , 音 樂 也 是這樣,太抽象了。(0081,9/17/2002,9 頁,18-19 頁)」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