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貳章 李斯特音樂與生平

第一節 李斯特生平

法蘭茲.李斯特1811年出生於匈牙利的小鎮—雷定(Raiding),1886年卒於拜魯特

(Bayreuth)。李斯特的父親亞當.李斯特(Adam Liszt, 1776-1827)是一位業餘的音樂 家,會演奏鋼琴與小提琴並且有作曲基礎,父系根植於德語系的匈牙利西部;母親瑪麗 亞.安娜.拉格爾(Maria Anna Lager, 1788-1866)則是一位相當虔誠的天主教徒,出生 於奧地利南部的下奧地利州(Lower Austria),因此李斯特的血統於母系這方也是屬於德 奧體系。李斯特傳奇的音樂生涯起源自於父親身旁的耳濡目染,而其母對宗教的奉獻也 深深影響著李斯特晚年的音樂。於翻閱許多李斯特的傳記及眾音樂學者的資料後,筆者 決定以李斯特作品風格的特色,將生平分為四期:早年神童時期、炫風時期、2威瑪時 期及晚年宗教時期:

一、早年神童時期(1811-1823):

李斯特幼年就展現極高的音樂天賦,其父親回憶:「他倚靠在鋼琴邊全憑藉著 耳朵聽著我演奏里斯3的升c小調協奏曲。傍晚時在草地上散步後,他哼唱著協奏曲 的主題…接著他央求我教導他彈奏鋼琴。4」,於是父親便成為了李斯特的啟蒙老師。

2 李斯特的舞台魅力於巴黎造成一股旋風,其風格又以華麗的技巧卓稱,成為紅極一時的炫技名家,

故稱為「炫風」。

3 費迪南德‧里斯(Ferdinand Ries, 1784-1838),貝多芬的學生兼助手。

4 Watson, 7。

5

1820年,在肖普朗(Sopron)5成功舉辦第一場音樂會,促使其父親為了要給李斯特 更加完整的音樂教育,於同年來到維也納向當時相當具有名氣的音樂家徹爾尼(Carl

Czerny, 1791-1857)和薩里耶利6(Antinio Salieri, 1750-1825)學習鋼琴及作曲。李 斯特的進步神速使得世人迅速地認識到這位天才。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也曾在一場私人聚會的演奏中,當李斯特演奏完他的C大調協奏曲

(Piano Concerto No. 1, Op. 15)的第一樂章後,他在眾人面前懷抱李斯特,親吻了 他的額頭,並說:「繼續吧!你這天之驕子,因你將帶給許多人快樂喜悅,這實在 是最好不過的事。7」李斯特自小就相當崇拜貝多芬,而這一吻似乎也見證了兩位 音樂巨擘的世代交替。

二、炫風時期(1823-1847):

1823年,李斯特聽從徹爾尼的建議到巴黎接受更完整、專業的音樂教育。出乎 意料地,時任巴黎音樂院(Paris Conservatoire)院長的凱魯碧尼(Luigi Cherubini,

1760-1842)以不收外籍學生的理由,阻止李斯特進入音樂院就讀。因此李斯特開 始在巴黎巡演,其魅力席捲整個巴黎社會、引起轟動,甚至到了倫敦演出,縱使當 時英國的社會風氣相當地看不起天資異稟的神童,李斯特也能令他們為之驚嘆,可

5 位於奧地利邊界的匈牙利市鎮。

6 同時為貝多芬及舒伯特的作曲老師。

7 Bryce Morrison, 《偉大作曲家羣像—李斯特》(Liszt, The Illustrated Lives of the Great Composers),

賴慈芸 譯。(台北:智庫文化,1995),7。

6

(Boulogne)8的海灘療養。當李斯特開始恢復健康後,父親的健康卻每況愈下,最 終不敵病魔,在1827年辭世。對李斯特而言,父親是照顧他一切生活起居、安排演

(Caroline de Saint-Cricq, 1812-1872),而「女人」正是李斯特父親臨終前最擔心的 事情:「父親說我心地善良,也不乏聰明才智,但他害怕女人會擾亂我的生活,支

7 1805-1876,以下簡稱瑪麗)。瑪麗是查爾斯.達古伯爵(Count Charles d’Agoult, 1790–

1875)的妻子,育有三子,她與李斯特於蕭邦的私人聚會中認識。這段公開的緋聞

8

生活無法讓他忘懷在巴黎舞台上的掌聲及歡呼。當時一位鋼琴家塔貝爾格

(Sigismond Thalberg, 1812-1871),趁著李斯特從舞台上離開後趁虛而上,在巴黎 造成一股旋風,1837年李斯特不顧瑪麗的反對,於巴黎與塔爾貝格出席一場競技晚 宴,最後以主持晚宴的克莉絲汀娜.貝吉歐荷索公主 (Princess Cristina Belgiojoso,

1828-1871)宣布:「塔貝爾格是世界第一的鋼琴家,李斯特則是獨一無二的鋼琴家。」

李斯特於成功贏回名聲後回到日內瓦。1838年,多瑙河氾濫,李斯特到維也納舉辦 替水災募款的音樂會,接連演出了十場音樂會;1839年,李斯特又受邀至維也納舉 行了六場貝多芬紀念音樂會,旨在為貝多芬建造紀念碑,12這些都是讓李斯特開始 蠢蠢欲動,無法拒絕舞台誘惑的導火線。果然在不久後,李斯特重回舞台,在1839 至1847年間形成了一股令觀眾瘋狂的「李斯特旋風」(Lisztomania)。13這股旋風唯 一的負面影響是瑪麗與李斯特之間的關係,雖於過程中曾一度移居義大利,並生下 他們的第二個孩子柯西瑪(Cosima Liszt , 1837-1930),然而兩人的關係並沒有好轉 的跡象,最終於1844年結束彼此關係。在義大利定居的期間,李斯特創作了《巡禮 之年》第二年〈義大利〉。之後,李斯特開始巡迴演出於歐洲各國,其足跡甚至遠 至俄國,所到之處無不受到觀眾的喜愛,演奏事業可說如日中天。

12 Alan Walker, "Liszt, Franz." Grove Music Online, Oxford Music Onli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3 「Lisztomania」這個名詞由海涅提出。用以描述 19 世紀的群眾對李斯特的瘋狂及熱烈,他說:「那

是一種極度熾烈高張的氛圍,女人們彷彿著了魔,陷入激情之中,不顧形象地爬上舞台爭搶任何可以和 李斯特沾上邊的紀念品:被他彈斷的鋼琴琴弦、因搶奪而撕毀成破布的天鵝絨手套、他捲曲的髮絲,甚 至是他抽過的雪茄菸屁股!」

9

三、威瑪時期(1847-1861):

1847年,李斯特在基輔(Kiev)演出時邂逅卡洛琳.馮.桑–維根斯坦公主(Princess Carolyne zu Sayn-Wittgenstein, 1819-1887,以下簡稱卡洛琳),巧的是卡洛琳也是三 個孩子的母親,兩人因社會觀感不佳,避居威瑪(Weimar),住進卡洛琳的阿爾登 堡別墅(Villa Altenberg),李斯特也決心於此地過上簡單平靜的生活。

李斯特居住的阿爾登堡別墅時,音樂家的登門拜訪紛至踏來,如: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 1833-1897)、姚阿幸(Joseph Joachim, 1831-1907)、華格納

(Richard Wagner, 1813-1883)、包羅定(Alexander Borodin, 1833-1887)、阿爾班尼 士(Isaac Albéniz, 1860-1909)…等,其中他對華格納提攜更是不遺餘力,直至離世 前仍念念不忘華格納作品的首演。

在威瑪的這段時間,李斯特曾野心勃勃地想將威瑪變成一個文藝發達的城市,

經過一番努力依舊不敵威瑪原先保守的民風而作罷。他藉由在宮廷裡受任樂長14的 同時擔任指揮的工作,並在各地舉辦音樂節,多采多姿的生活卻經常遭人惡意中傷 而被迫中斷,李斯特所認為的貴族朋友也不過是願意表面的贊助不需要花錢的活動,

一切都讓李斯特感到極大的壓力和落寞;儘管如此,在威瑪時的生活,李斯特的作 品豐富多產,作曲的手法也漸漸受到蕭邦內斂的音樂語法影響,呈現另一種風貌。

四、晚年宗教時期(1861-1886):

1861年,李斯特不堪在威瑪受到的屈辱,赴羅馬(Rome)居住並計畫與卡洛

14 許鐘榮,《浪漫樂派的旗手》(台北:錦繡出版,1999),130。

10

琳成婚,卻受到俄國沙皇的駁回,15兩人因而黯然分開;李斯特移居至羅馬近郊的 艾斯特別墅(Villa d’Este),並開始寫作《巡禮之年》第三年〈羅馬〉。這幾年間,

大女兒和母親相繼去世,李斯特大受打擊之下,重回年輕時便念念不忘的宗教的懷 抱中,1865年正式到梵諦岡(Vatican),成為神職人員。在這段時間,李斯特仍熱 衷於教學,開創了大師班課程(Master Class)概念之先河,無償替學生上課,但會 事先特別要求學生在克服了所有技巧上的問題後,以便能針對詮釋方式與風格,與 學生作溝通和討論。16

或許是李斯特血液中天生蘊藏著一種不受拘束的靈魂,1869年,李斯特放棄了 他的神職生活、回歸世俗,展開了他自稱的「三重生活」(法:vie trifurquée;英:

three-cornered life),往返於羅馬、威瑪及布達佩斯三地。晚年他不忘提攜後輩如如 鮑羅定、德布西、葛利格等人,並教授許多遠道而來的學生。1886年,於回到巴黎 參加拜魯特音樂節(Bayreuth Festspielhaus)的途中,因肺炎而辭世。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