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查士丁尼的瘟疫 (Plague of Justinian, 541–542):

高峰期首都每日死亡50,000人,全市人口共死亡百分之四十,東地中海 人口銳減四分之一,令羅馬帝國中興的事業功敗垂成

567年,阿瓦人與倫巴德人合擊葛丕

阿瓦人

(pseudo-Avars) 之疑案。

查士丁尼也是神學家,他面臨必須調和羅馬教廷和亞非教會的任務, 後者多具「一性論」傾向,不接受賈賽東信條,而且這些不穩份子又 處在受薩珊帝國威脅的東部省份,因此皇帝於533年一度贊助來自多 瑙河下游省區的一群「斯基泰修士」(Scythian monks)提出的「三位 一體中只有一位肉體受難說」(Theopaschite formula)。於543與 544 年之間,他又發通諭開除已死的三位教父的教籍,將其著作列為禁書, 裁決他們為聶斯托里派的祖師爺,史稱「三章案」(Three Chapters Controversy)。此案造成了大譁,認為整個教會已經聶斯托里化的東

查士丁尼重新征服義大利,也開 始了羅馬教廷史上一段「拜占 庭任命教皇時代」(537-752),中 央多從羅馬教廷駐君士坦丁堡 答問使(apocrisiarius)或拜占庭屬 土希臘、敘利亞、西西里人中 選出教皇。說希臘語者常取代 羅馬城的顯赫世家成為牧首。

Pope Vigilius (r. 537-555)

混合了西方與拜占庭風格的拉

Raphael’s The School of Athens

(1510-1511)

查士丁尼以反異教為名,

倫巴德王艾爾帛因(Alboin)進入帕維亞(Pavia) 573/574年越過多腦河; 他在突

厥人調唆下,停止支付歲貢給 薩珊人,後者發動攻擊,東羅馬

連敗兩仗。查士丁二世發瘋 ,他的繼承人恢復了納貢,才

暫時解除了阿瓦人之威脅。

查士丁二世在喪失理智前已任命大將軍提庇 留為副帝,任攝政,後者繼位後,納巨額金幣給阿

瓦人,以購買和平,以便對付東西兩方的敵人。

他在西線與西哥特王國議和,騰出手來平定北 非的柏柏爾人的叛亂,與墨羅溫法蘭克人結盟,

對付倫巴德人,卻無法阻止他們在義大利大肆 擴張。在東線他致全力擊敗薩珊人,卻因此沒 有餘力阻擋斯拉夫人對巴爾幹半島的侵略,

580前後,他們有開始大量定居的趨勢 Tiberius II Constantine (r. 574-582)

查士丁尼以來,帝國一直對東西兩線採積極

591-595的討伐斯 拉夫人戰役中, 近畿 的色雷斯大行政區 (道)成為主戰場

Flavius Mauricius Tiberius Augustus (r. 582-602)

提庇留的繼承人莫里斯(Maurice) 暫時解決了薩珊問題: 他扶植一位 廢帝復位,並使其成為女婿,後者割 阿美尼亞與伊比利亞之地為酬勞。

Phocas (602-610)

Khosrau II (r. 590-628)

莫里斯皇帝任內曾實施行政創新: 為了應 付義大利的危局,他在584將該地的軍政民

政合併於一個首長底下,成立拉凡拿遠方 總管府(the Exarchate of Ravenna),於同一 年代末成立非洲或迦太基遠方總管府(the

Exarchate of Africa or Carthage), 以拯救 帝國在西部的殘存領土。此「戴克理先 模式」重新播下帝國東西兩端的戰機。

608年,

迦太基遠方總管老赫拉克略

(Heraclius the Elder)起兵討伐福卡斯

皇帝 ,他的兒子赫拉克略 (Heraclius)

從海路進攻君士坦丁堡 ,憑內應奪取

首都 ,誅殺福卡斯,於610年繼任為新帝,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