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生涯決定困難與生涯自我效能對焦慮憂鬱情緒之 預測分析

本節主要目的是在了解高中生生涯決定困難與生涯自我效能對 高中生焦慮憂鬱情緒的預測情形,以多元逐步迴歸分析,了解生涯決 定困難之「缺乏動機」、「猶豫不決」、「錯誤觀念」、「不清楚決定的步 驟」、「對自己認識不足」、「職業資料不足」、「不知如何取得資料」、「資 料來源不可靠」、「內在衝突」、「外在衝突」、「文化及環境因素」分量 表,以及生涯自我效能量表中的「生涯計畫」、「目標選擇」、「生涯資 料的蒐集」、「職業的自我評量」、「問題解決」、「能力與人格自我評量」

分量表,共17 個變項,在焦慮憂鬱情緒之預測力,考驗研究假設 5-1 至5-2,茲分別就對焦慮情緒與憂鬱情緒之迴歸分析結果加以說明。

一、生涯決定困難與生涯自我效能對焦慮情緒之迴歸分析

為探討高中生的生涯決定困難與生涯自我效能對其焦慮情緒之 迴歸預測情形,本研究根據高中生在「生涯決定困難量表」、「生涯自 我效能量表」、「曾氏心理健康量表」的得分之積差相關矩陣(表 4-1), 以「缺乏動機」、「猶豫不決」、「錯誤觀念」、「不清楚決定的步驟」、「對 自己認識不足」、「職業資料不足」、「不知如何取得資料」、「資料來源 不可靠」、「內在衝突」、「外在衝突」、「文化及環境因素」、「生涯計畫」、

「目標選擇」、「生涯資料的蒐集」、「職業的自我評量」、「問題解決」、

「能力與人格自我評量」為預測變項,以「焦慮情緒」為效標變項,

進行多元逐步迴歸分析,迴歸分析結果如表4-24 所示。

由表4-24 可知,投入的變項依序為「猶豫不決」、「文化及環境 因素」、「職業的自我評量」、「職業資料不足」、「不知如何取得資料」

「缺乏動機」、「外在衝突」,F 值均達.05 顯著水準,此七個變項共可 解釋「焦慮情緒」分數總變異量的10.1%,解釋量不高,以 F 考驗結 果,此一解釋力具有統計意義,達顯著水準F(7,902)=14.439,p=.000,

支持研究假設5-1:高中生生涯決定困難與生涯自我效能可預測其焦

慮情緒。

4-24 高中生的「生涯決定困難」、「生涯自我效能」預測「焦慮情緒」之逐步 迴歸分析表

R² 未標準化係數 標準化係數

投入變數順序 R² 增加量 F 值 p 值 B 之估計值 標準誤 Beta 分配 t 值 1.猶豫不決 .040 .040 37.784*** .000 .601 .098 .200 6.147 2.文化及環境因素 .058 .018 17.388*** .000 .288 .069 .143 4.170 3.職業的自我評量 .070 .012 11.933** .001 -.248 .072 -.112 -3.454 4.職業資料不足 .082 .011 11.162** .001 -.298 .089 -.120 -3.341 5.不知如何取得資料 .091 .010 9.867** .002 .557 .177 .123 3.141 6.缺乏動機 .097 .005 5.290* .022 -.236 .103 -.075 -2.300 7.外在衝突 .101 .004 3.987* .046 .151 .076 .067 1.997

***p<.001;**p<.01;*p<.05

就解釋量而言,首先進入的變項是「猶豫不決」,其可解釋的變 異量是4.0%;其次進入的變項是「文化及環境因素」,可解釋的變異 量增加1.8%;第三個進入的變項是「職業的自我評量」,可解釋的變 異量增加1.2%;第四個進入的變項是「職業資料不足」,可解釋的變 異量增加1.1%;第五個進入的變項是「不知如何取得資料」,可解釋 的變異量增加1.0%;第六個進入的變項是「缺乏動機」,可解釋的變 異量增加0.5%;最後進入的變項是「外在衝突」,可解釋的變異量增 加0.4%,七個變項共可解釋 10.1%的變異量。其中「猶豫不決」、「文 化及環境因素」、「不知如何取得資料」、「外在衝突」的得分越高時,

其焦慮情緒得分也越高;當「職業的自我評量」、「職業資料不足」、「缺 乏動機」的得分越高時,其焦慮情緒得分越低。

二、生涯決定困難與生涯自我效能對憂鬱情緒之迴歸分析

為探討高中生的生涯決定困難與生涯自我效能對其情緒憂鬱之 迴歸預測情形,本研究根據高中生在「生涯決定困難量表」、「生涯自 我效能量表」、「曾氏心理健康量表」的得分之積差相關矩陣(表 4-1),

以「缺乏動機」、「猶豫不決」、「錯誤觀念」、「不清楚決定的步驟」、「對 自己認識不足」、「職業資料不足」、「不知如何取得資料」、「資料來源 不可靠」、「內在衝突」、「外在衝突」、「文化及環境因素」、「生涯計畫」、

「目標選擇」、「生涯資料的蒐集」、「職業的自我評量」、「問題解決」、

「能力與人格自我評量」為預測變項,以「憂鬱情緒」為效標變項,

進行多元逐步迴歸分析,迴歸分析結果如表4-25 所示。

4-25 高中生的「生涯決定困難」、「生涯自我效能」預測「憂鬱情緒」之逐步 迴歸分析表

R² 未標準化係數 標準化係數

投入變數順序 R² 增加量 F 值 p 值 B 之估計值 標準誤 Beta 分配 t 值 1.職業的自我評量 .082 .082 81.317*** .000 -.594 .066 -.287 -9.018 2.猶豫不決 .130 .048 50.086*** .000 .616 .087 .220 7.077 3.內在衝突 .144 .014 14.405*** .000 .266 .070 .121 3.795 4.缺乏動機 .153 .009 9.859* .002 -.285 .091 -.097 -3.140 5.目標選擇 .162 .009 9.611* .002 -.152 .049 -.132 -3.100 6.職業資料不足 .171 .009 10.306** .001 -.254 .079 -.110 -3.210 7.不知如何取得資料 .187 .016 17.735*** .000 .667 .158 .158 4.211 8.問題解決 .192 .005 5.280* .022 -.199 .087 -.085 -2.298 9.文化及環境因素 .196 .004 4.705* .030 .150 .069 .080 2.169

***p<.001;**p<.01;*p<.05

由表4-25 可知,投入的變項依序為「職業的自我評量」、「猶豫 不決」、「內在衝突」、「缺乏動機」、「目標選擇」、「職業資料不足」、「不 知如何取得資料」、「問題解決」、「文化及環境因素」,F 值均達.05 顯 著水準,此九個變項共可解釋「憂鬱情緒」分數總變異量的19.6%,

解釋量不高,以F 考驗結果,此一解釋力具有統計意義,達顯著水準

F(9,900)=24.431,p=.000,支持研究假設 5-2:高中生生涯決定困難與

生涯自我效能可預測其憂鬱情緒。

就解釋量而言,首先進入的變項是「職業的自我評量」,其可解 釋的變異量是8.2%;其次進入的變項是「猶豫不決」,可解釋的變異 量增加4.8%;第三個進入的變項是「內在衝突」,可解釋的變異量增

加1.4%;第四個進入的變項是「缺乏動機」,可解釋的變異量增加 0.9%;第五個進入的變項是「目標選擇」,可解釋的變異量增加0.9%;

第六個進入的變項是「職業資料不足」,可解釋的變異量增加0.9%;

第七個進入的變項是「不知如何取得資料」,可解釋的變異量增加 1.6%;第八個進入的變項是「問題解決」,可解釋的變異量增加0.5%;

最後進入的變項是「文化及環境因素」,可解釋的變異量增加0.4%,

九個變項共可解釋19.6%的變異量。其中「猶豫不決」、「內在衝突」、

「不知如何取得資料」、「文化及環境因素」的得分越高時,其憂鬱情 緒得分也越高;當「職業的自我評量」、「缺乏動機」、「目標選擇」、「職 業資料不足」、「問題解決」的得分越高時,其憂鬱情緒得分越低。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