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陸、抗戰中期後的轉型陣痛

前揭的萬歲劇團演出《野玫瑰》一劇,卻在文藝界內暴露了國共關係的緊張,

並非孤立現象。1941 年新四軍事件爆發後,政府當局已加強對左翼影人的監視,

解除中製編導委員會主委陽翰笙等人職務;又派中製副廠長羅靜予赴香港,招聘 無黨派背景的徐遲、張光宇、丁聰等,有改換新血的打算。130 本有「宣傳工具,

124 陳蘭蓀,〈我所知的「中製」和「中電」兩大影劇廠〉,頁 151-152、158;王玨口述,林德政 訪問記錄整理,《國際明星王玨先生演藝生涯訪談錄》,頁 58-59、62-63;國防部中國電影製 片廠編,《國防部中國電影製片廠廠史》,頁19。

125 中國現代文學館編,《陳銓代表作.野玫瑰》(北京:華夏出版社,2009 年)。

126 王玨口述,林德政訪問記錄整理,《國際明星王玨先生演藝生涯訪談錄》,頁 63。

127 陳蘭蓀,〈我所知的「中製」和「中電」兩大影劇廠〉,頁 153、156。

128 舒文,〈抗日戰爭中的電影放映隊〉,《新文化史料》,1994 年第 3 期,頁 57。

129 陳訸瑋,〈特殊的傳播者:中國電影放映隊發展史簡述〉,《福建論壇(社科教育版)》,2009 年第6 期,頁 80。

130 羅卡,〈何非光側影〉,收入黃仁編,《何非光:圖文資料彙編》,頁 72。

以影戲為中心」之認識的蔣介石,嘗言:「電影與戲劇為本黨宣傳最有效之方法,

然近來審閱本黨所編製之影片與話劇,無立場、無重心、無對象、無目的,非為 三民主義而宣傳,非為本黨而宣傳,亦非為國民政府而宣傳」。131 蔣並未明指對 象,但中製身為國民黨政權麾下的最大影片廠,豈有可能置身於外?

然而,應非親共人物的中製廠長鄭用之,面對層峰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似 乎不滿意上級對自己左傾下屬的處置,乃採取消極應付的手段。132 有見及此,1942 年 6 月,軍委會政治部部長張治中以強硬手段撤換鄭。鄭平日甚受下屬擁戴,一 遭撤換,繼任者難以維繫團結。133 其後至遷臺前,中製歷經四任廠長,皆不久其 任,諒非無因。抑且,人事的浮動,又勢必造成若干人事派別,以及人員龐雜的 問題。這看在競爭對手中電眼裡,中製有「意見紛歧,亦不能發揮效能」之弊。134

3、「中製」遷臺前歷任廠長一覽

姓名 官階 任期 備註

鄭用之 少將 1933 年 8 月至 1942 年 6 月 1937 年以前為政訓處電影股股長。

吳樹勛 少將 1942 年 7 月至 1944 年 7 月 蔡勁軍 中將 1944 年 7 月至 1945 年 10 月

羅靜予 少將 1945 年 11 月至 1948 年 4 月 曾任中製技術副廠長。

袁留莘 少將 1948 年 5 月至 1949 年 8 月 曾任勵志社總社處長職。

資料來源:姓名、官階、任期見《國防部中國電影製片廠廠史》書前頁。

無獨有偶地,物質因素也造成中製在1942 年陷入困境。「一寸膠片一寸金」,

中國電影從攝影器材、膠捲、放映設備,全賴海外進口。這是上海淪陷之後,中 製刻意在香港設立分廠大地公司的重要考量。因膠片取得不易,廠方交給導演8000 尺膠片,就是一部電影僅有的資源。任何的鏡頭、對話長度,都得精確設計,「一

131 蔣中正,〈指示本黨宣傳業務應改進之事項〉,收入秦孝儀主編,《先總統 蔣公思想言論總集》

(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84 年),第 37 卷別錄,頁 264-265。

132 陳蘭蓀,〈我所知的「中製」和「中電」兩大影劇廠〉,頁 156。

133 王玨口述,林德政訪問記錄整理,《國際明星王玨先生演藝生涯訪談錄》,頁 38。

134 「陳果夫呈蔣中正檢討電影事業創辦十餘年之工作報告」(1950 年 12 月),〈專件(三十三)〉,

特交檔案─一般資料,《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典藏號:002-080200-00387-011,頁 11。

條過」,盡可能不造成「廢片」。135 及至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於 1941 年底淪陷,

電影物資的輸入管道斷絕。隨著膠捲庫存逐漸耗盡,中製趨於停產邊緣。而放映 隊亦因機件來源枯竭,油料供給困難,影片陳舊破壞,遂無從發揮效力。136

所幸太平洋戰爭的爆發,也意味美援的到來。美國對於亞洲盟友中國的援助,

本來就預定含括「文化」方面,電影亦屬其一。137 1942 年 9 月底,蔣介石敲定利 用租借法案(Lend-Lease Program)向美方爭取擴充國軍電影事業的清單,擬議:

(一)設立一百個放映單位,分配於各軍部;(二)設立50 個放映站;(三)添設

「小型影片」製片設備;(四)訂購足敷 3 年生產之製片材料;(五)擴充中製的 設備。再加上保險、運輸費用,政府當局向美國提出了金額達100 萬美元的計畫。138 這份清單倘能實行,頗為可觀;例如當中計畫「設立一百個放映單位」,而此時國 軍僅剩下10 支苦撐待變的放映隊。

中製聯繫美援業務的靈魂人物,是副廠長羅靜予。羅靜予早年在上海、南洋 學習無線電工程,通曉數種外語,被視為當時影壇不可多得的人才。139 1941 年,

羅赴美國參加電影工程師年會,同時攜帶中製影片在美複製上映,爭取合作。留 美期間,最重要的任務是,協助兵工署駐華盛頓的中國國防物資供應委員會人員,

利用租借法案辦理電影器材的供應。140 經羅靜予奔走,美援器材、物料、軍教影 片少部分抵華。而中製人員的赴美技術交流,也緊鑼密鼓地進行。141 羅的雄心壯 志是,以好萊塢及美國軍方製片廠為標準,建置包括彩色影片印製設備的全套機 件。但笨重機件的運輸問題,羅頗感躊躇,遂擬議「暫時先在印度設廠辦理,本

135 陸弘石訪問,〈為了「忘卻」的紀念:何非光訪談錄〉,收入黃仁編,《何非光:圖文資料彙 編》,頁62。

136 國軍政工史編纂委員會編纂,《國軍政工史稿》,頁 897。

137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Diplomatic Papers, 1942.

China (Washington: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42) , pp. 697-727.

138 「蔣中正致宋子文電」(1942 年 9 月 30 日),〈對美關係(三)〉,特交文電─領袖事功─

革命外交,《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典藏號:002-090103-00004-110。

139 袁叢美口述,黃仁編撰,《袁叢美從影七十年回憶錄》,頁 87-88。

140 高思伯,〈為進步電影而獻身的羅靜予〉,收入四川省政協文史資料硏究委員會編,《四川近 現代文化人物》,第三編,頁264-265。

141 〈簡訊:「中製」派員赴美〉,《電影與播音》,第 2 卷第 7 期(1943 年),頁 23。

部並代辦各機關之洗印配及避免內景工作。俟交通改良,再行內運。」142

羅靜予在美國影壇觸目所及,應有興致勃勃的心情。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

首先就改善了紀錄片的地位。而參戰各國的軍事機關,往往徵召電影工作者,中 國如此,美國更不例外。1942 年起,Frank Capra 為軍方攝製《我們為何而戰》系 列影片。另一位好萊塢導演John Ford 則加入海軍戰地攝影小組(Field Photographic Branch),最後完成《中途島戰役》(The Battle of Midway)這部重要的彩色作品。

其餘影片,族繁不備載。143

耐人尋味的是,中國軍方並重紀錄片與劇情片的模式,實與美國軍方大異其 趣。無獨有偶地,掌理美國在華租借法案監督事宜的史迪威(Joseph W. Stilwell),

正與蔣介石趨於不和。這個史冊上著名的「史迪威事件」,也波及到國軍電影事業 的經營。史迪威聲言,中製屬「民用宣傳」,與軍事無關。又以運輸困難為由,將 原訂的100 萬美元援助,縮減為 30;原訂的 100 個放映單位,縮減為 40。及至 1944 年春,史迪威已明確拒絕印度設廠方案,就連待運之小型放映機40 部,亦要求改 撥美軍監督。144

美方的「誤會」,經當局極力交涉,似得緩解。而杯水車薪的美援,對苦撐維 持的中製來說,仍是久旱後的甘霖。1943 年底,中製已能恢復拍攝新片。當中最 重要者,是與 Frank Capra 合作,製作紀錄片《中國之抗戰》。145《中國之抗戰》

英文版即Why We Fight: The Battle of China,至今仍受重視。時中製副廠長羅靜予 仍滯留美國,進修化工知識(有關膠片等感光技術),實際參與該片工作。146

美國對國軍電影事業的影響,在戰爭結束前後,進一步趨於頂峰。1945 年 8 月,日本無條件投降,旋羅靜予奉軍委會政治部長張治中命,回國擔任中製廠長,

142 「羅靜予致張治中電」(1943 年 11 月 8 日),〈對美關係(三)〉,特交文電─領袖事功─

革命外交,《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典藏號:002-090103-00004-193。

143 Kristin Thompson、David Bordwell 著,廖金鳳譯,《電影百年發展史》,頁 464-466。

144 「羅靜予致張治中電」(1944 年 3 月 14 日),〈遠征入緬(四)〉,特交文電─領袖事功─

對日抗戰,《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典藏號:002-090105-00009-169。

145 國防部中國電影製片廠編,《國防部中國電影製片廠廠史》,頁 59-63。

146 高思伯,〈為進步電影而獻身的羅靜予〉,收入四川省政協文史資料硏究委員會編,《四川近 現代文化人物》,第三編,頁265。

同行者有新聘之美籍顧問賈德漢(Donald Gledhill)。147 賈德漢是美國電影藝術與 科學學院(The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總幹事,於 1946 年 初提出10 萬字的研究報告,仍建議參照美軍辦法,中製改組為「純粹軍事教育」

電影機構。有鑑於蔣介石亦已指示迅速擬定軍隊電影教育方案,張治中乃參酌美 方意見,就「製片」與「放映」工作進行規劃。依照計畫,除組設中央軍事教育 影片館之外,當局擬官商合製含有「政治教育意義」的娛樂影片,並持續擴充四 十支國軍放映隊。148

旋中華民國進入預備實施憲政的階段,依照美式軍政制度,軍事委員會改組 為行政院國防部;軍委會政治部亦告撤銷,業務分入國防部新聞局、民事局、監 察局。值此國軍政工系統再陷低潮之際,中製不免妾身未明。1946-1949 年間,中 製幾經改隸,先後隸屬於聯合勤務總司令部特種勤務處新聞局、聯合勤務總司令 部通信署、國防部新聞局、聯合勤務總司令部特種勤務署。1949 年秋,聯勤總部 併歸國防部,原特種勤務署改組為國防部特勤處,中製隨隸之。中製的規模抑有 縮減,部分員工遭到資遣,放映隊、中國萬歲劇團劃歸國防部新聞局管轄。149

從此觀之,1946-1949 年間,中製有較多的時間隸屬於聯勤總部。聯勤總部是 國軍新組建的單位,某種意義上,也是戰前勵志社系統部分的延續。150 1930 年代 曾有勵志社與政工系統爭奪電影事業權的往事,這時有若風雲流轉。聯勤總部對 於國軍電影事業的經營,確有一份宏遠的藍圖。151 但值處戰後國共詭譎對峙的政 局,國軍又因改制帶來的混亂,難免造成「機械化宣傳部隊」再度陷於空轉。

從此觀之,1946-1949 年間,中製有較多的時間隸屬於聯勤總部。聯勤總部是 國軍新組建的單位,某種意義上,也是戰前勵志社系統部分的延續。150 1930 年代 曾有勵志社與政工系統爭奪電影事業權的往事,這時有若風雲流轉。聯勤總部對 於國軍電影事業的經營,確有一份宏遠的藍圖。151 但值處戰後國共詭譎對峙的政 局,國軍又因改制帶來的混亂,難免造成「機械化宣傳部隊」再度陷於空轉。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