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別效果顯著與否

在文檔中 幸福感與所得不均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9-2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係。從最後的實證結果來看,兩種不同的估計方式會有不同的結果,因此,本文必須確定各國 家間的個別效果是否存在顯著的差異。

檢定個別效果顯著與否的方法有二,第一,由於追蹤資料迴歸式的截距項即反映出各國的差 異,因此,我們可以先分求出各國的截距項,再檢定該截距項是否顯著異於零。第二,我們可以 採用 R 統計軟體的 pFtest 對個別效果進行聯合檢定,虛無假設為個別效果皆為零,若 p-value 小於顯著水準,則表示拒絕虛無假設,代表各國間存在顯著的個別效果。

第一種檢定方法的完整結果如表 12所示,每個模型內國家個別效果的顯著程度大致相同,

從結果來看,大部分的截距項皆顯著異於零,也就是國家間存在顯著的個別效果。而表 13為聯 合檢定的結果,四個模型都拒絕虛無假設,表示國家間的個別效果顯著。綜合兩種檢定,我們 可以確定各國間存在顯著的個別效果,而透過追蹤資料分析控制異質性後,結果傾向支持所得 不均會產生比較心理,進而降低幸福感。

表 12、表 13 置於此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 實證結果分析

本節進行所得不均對幸福感影響的實證分析,而實證結果可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我們先 不考慮國家異質性,直接以 OLS 估計 1990 年代和 2000 年代幸福感資料。第二部份則進一步 考慮國家異質性,我們分別以將國家分群及追蹤資料分析兩種方式探討幸福感和所得不均間的 關係。

4.1 未考慮國家異質性

本文中,各國平均幸福感為被解釋變數,所得不均為主要解釋變數,另外加入實質 GDP、醫療 支出、貿易依存度、幸福感不均、社團參與程度及相互信任程度為其他解釋變數。在此,我們 以 OLS 進行估計。

表 6、表 7 置於此

表 6、表 7分別代表 1990 年代和 2000 年代的估計結果。由 Model 1,我們知道兩個年 代的實質人均 GDP 在 1% 水準下和幸福感呈現顯著正相關。接著在 Model 2 中,我們加入 所得不均作為解釋變數,結果顯示,在控制國家實質人均 GDP 後,兩個年代所得不均的係 數在 5% 水準下為顯著的正值。Model 3 更加入醫療支出、貿易依存度、幸福感不均三個變 數,除實質人均 GDP 和所得不均的估計係數仍為顯著正值外,1990 年代的估計結果顯示,

在 5% 水準下,醫療支出及貿易依存度都和幸福感為顯著負相關,而幸福感不均的估計係數 也在 1% 水準下為顯著的負值;而雖然 2000 年代的估計結果仍顯示醫療支出、貿易依存度 和幸福感不均三者之估計係數皆為負值,但僅幸福感不均在 1% 水準下對幸福感有顯著的影 響。最後,Model 4 再加入兩項衡量社會連結程度的指標,分別為社團參與程度和相互信任 程度,而 Model 4 為本文完整迴歸式的估計結果。1990 年代的估計結果顯示,在 1% 水準 下,實質人均 GDP、所得不均、社團參與程度和幸福感呈現顯著正相關,而幸福感不均則呈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現顯著負相關。而 2000 年代的估計結果則顯示,在 1% 水準下,實質人均 GDP 和社團參與 程度的估計係數為顯著正值,幸福感不均的係數為顯著負值;在 5% 水準下,幸福感和醫療支 出、相互信任程度有顯著的負向關係;而在 10% 水準下,所得不均和幸福感呈現顯著的正向關係。

表 8 置於此

表 8為使用 pooled OLS 對兩個年代進行估計的結果。由於結合 1990 年代和 2000 年代的 資料,共涵蓋 155 個國家,有較大的樣本數。Model 1 中,實質人均 GDP 在 1% 水準下顯著和 幸福感正相關。而 Model 2,於 1% 水準下,實質人均 GDP 和所得不均的係數皆為顯著的正 值,表示在控制實質人均 GDP 後,幸福感會隨著所得不均擴大而上升。在 Model 3 加入醫療 支出、貿易依存度、幸福感不均後,所有解釋變數都呈現顯著,在 1% 水準下,實質人均 GDP 和所得不均的係數為顯著正值,而醫療支出和幸福感不均的係數顯著為負值;另外,貿易依存 度則在 5% 水準下和幸福感呈現顯著負相關。最後,完整迴歸式 Model 4 的估計結果顯示,除 相互信任程度外,其他解釋變數皆和幸福感顯著相關,在 1% 下,實質人均 GDP、所得不均、

社團參與程度三者的估計係數為顯著的正值,醫療支出和幸福感不均的係數則為顯著負值;而 在 5% 水準下,貿易依存度的係數為顯著的負值。

綜合以上,我們發現在未考慮各國異質性的情況下,估計絕對所得的實質人均 GDP 在 1%

水準下顯著和幸福感呈現正相關。而在控制實質人均 GDP 後,所得不均在 1% 水準下和幸福 感存在顯著的正向關係。即使加入其他解釋變數,在 1% 水準下,所得不均仍對幸福感產生顯 著的正向影響。

在文檔中 幸福感與所得不均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