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數定義

在文檔中 幸福感與所得不均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1-15)

本文的資料主要取自社會學家 Veenhoven 所建立的 World Database of Happiness (WDH),

該資料庫的國家幸福感資料皆為世界各國問卷調查後的結果,截至 2015 年,WDH 已經搜集 並整理全世界約 155 個國家的幸福感資料。本文採用資料庫中 HappinesLSBW 作為幸福感變 數,該變數為綜合生活滿意度 (life-satisfaction) 和滿足感 (contentment) 的調查結果,我們取 其中最近的的年代:1990、2000 年代的資料,這兩個年代分別涵蓋 72 及 153 個國家。 告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中之資料,該報告之資料皆取自世界銀行 (World Bank)。而 社團參與程度和相互信任程度則是 Indices of Social Development 的資料,這兩類資料皆為問 卷調查所得到的結果。

2.2 變數定義

1. 幸福感 (Happiness)

根據定義,幸福感為評估個人對自己整體生活品質的滿意程度,而本文中的幸福感為平 均幸福感,以十年為一個期間,分別為 1990–1999 年的 1990 年代 (1990s) 平均幸福感 和 2000–2009 年的 2000 年代 (2000s) 平均幸福感,根據荷蘭社會學家 Veenhoven,本 文的整體幸福感可分解為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為情感 (affective) 層面,指的是大部分 時間對生活的感受,作者稱之為心境 (mood);第二個部分為認知 (cognitive) 層面,指 的是生活達到心目中理想生活水平的程度,作者稱之為滿足感 (contentment)。因此,整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體幸福感呈現出該國人民心境與滿足感的整體感受。幸福感、心境、滿足感三者之結果 皆由問卷所得,三者的衡量方式如下:

幸福感的衡量方式為回答問題—「整體而言,自己最近對整體生活的滿意程 度為何?」,評分方式為最高 10 分(非常滿意)到最低 0 分(非常不滿意),而 一國的幸福感即為該國所有問卷結果的幸福感平均值。

心 境 的 衡量 方 式 為 回 答 14 個關於最近個人情感、情緒之相關問題,典 型的問題如「最近在生活上是否有下列的情緒?愉悅?」,須以有和沒有 做答,最終心境結果為回答「有」的數量減去回答「沒有」的數量,而一 國的心境分數為該國所有問卷測試者回答「有」和「沒有」之數量差距的平均值。

滿足感的衡量方式為回答問題—「假設梯子的最頂層代表最好的生活,分數 為 10 分,而最底層代表最差的生活,分數為 0 分,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你覺得 自己在梯子的哪一層?」,相同的,一國的滿意度即為該國問卷測試者的所有 分數平均值。

2. 實質國內生產總額 (Real Gross Domestic Product)

理論上,個人效用部分取決於個人的絕對所得,而實證上也證實絕對所得顯著的影響 幸福感 (Ball and Chernova, 2008;DiTella and MacCulloch, 2008;Eyunni, 2011)。因 此,本文加入經購買力平價 (Purchasing Power Parity, PPP) 計算的實質人均 GDP。此 外,由於一國的幸福感可能受該國發展程度的影響,貧窮國家的幸福感比富有國家來得 低,所以必須以各國實質人均 GDP 作為控制變數。本文中的變數皆以十年為一期間,故 將 1990–1999 年和 2000–2009 年的人均實質 GDP 分別予以平均,而此資料來自世界 銀行 (World Bank),為避免數值過大,我們已先將 GDP 取自然對數才進行操作。

3. 所得不均 (Income Inequality)

自 Easterlin (1974) 提出相對所得的觀念以來,許多文獻以不同方式衡量相對所得,其 中部分研究得到顯著的結果 (Tomes, 1986; Clark and Oswald, 1995; Ball, 2001; Clark, 2003; Frey and Stutzer, 2003; Luttmer, 2004; Clark and Senik, 2010)。本文以吉尼係數 (Gini-coefficient) 來衡量一國所得不均的情況,吉尼係數由羅倫斯曲線 (Lorenz curve) 而來,用來衡量所得分配的平均程度,此係數之數值介於 0 到 1,數值越小表示所得分配 越平均。而這部分的資料取自 World Bank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4. 醫療支出 (Health Expenditure)

Nordhaus (2002) 指出醫療支出占 GDP 的比例逐年上升,而良好的健康狀況是經濟福利 提高的主要原因;Eyunni (2011) 則實證發現健康是影響幸福感最重要的因素;Graham (2010) 針對開發中國家進行分析,得到越健康的人幸福感越高的結論。因此,我們須考 慮健康對幸福感的影響,本文以醫療支出佔 GDP 的比例作為衡量健康的標準,同樣的,

我們將從世界銀行得到的資料分別以十年為基礎取平均。

5. 貿易依存度 (Foreign Trade Dependence)

DiTella & MacCulloch (2008) 發現貿易開放程度和 GDP、GDP 成長率皆呈現正相關,

而預期一個國家的貿易開放程度可透過提高產出進一步增加幸福感,但實證上卻發現幸 福感和貿易依存度存在顯著的負向關係。考慮一國對國際市場的依賴程度或一國對外的 開放程度都可能影響一國的整體幸福感,本文加入對外貿易依存度此變數。貿易依存度 指一國進出口總額佔國內生產總額 (GDP) 的比重。從世界銀行的資料庫中,我們取得 1990–2009 年進口和出口佔 GDP 的比例,接著將此二十年的資料分為 1990–1999 年及 2000–2009 年,加總後再分別求其平均做為解釋變數。

6. 幸福感不均 (Happiness Inequality)

在聯合國 2016 年的 World Happiness Report 中,特別針對世界各國的幸福感不均程度 進行分析,發現大部分國家的幸福感不均度逐漸擴大,此外,該報告更指出幸福感不均 度的上升將降低人民的幸福感。Veenhoven and Berg (2010) 卻研究指出幸福感不均對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幸福感有顯著的正向影響,即幸福感不均度的上升將提高幸福感。因此,本文加入幸福 感不均度作為重要的解釋變數,此變數為各國幸福感的標準差,用來衡量幸福感的分散 程度。此變數資料來自 WDH 資料庫。

7. 社團參與程度 (Clubs and Associations)

文獻上,社會連結 (social connection) 程度往往會影響個人的幸福感 (Helliwell, 2003;

Helliwell, 2006;Stiglitz et al., 2009;Bartolini et al., 2011)。首先,我們以社團參與程 度來衡量一個人的社會聯繫程度,此變數不僅衡量是否參與自發性組織、教會、運動性 社團、社區活動等,更將參與的頻率和參與的積極程度等列入考量,藉此評估出各國人 民參與社團或活動的程度,此項數值以百分比表示,從 0% 到 100%,數值越大表示越 積極參與社團活動,本文使用的資料來自 Indices of Social Development,分為 1990 年、1995 年、2000 年和 2005 年共四年,我們將 1990 年和 1995 年的資料取平均,作 為 1990 年代的平均社團參與度,而 2000 年和 2005 年的的平均則為 2000 年代的平均 社團參與程度。

8. 安全及相互信任程度 (Interpersonal Safety and Trust)

另一個衡量社會聯繫程度的標準為安全及相互信任程度,此變數衡量人民主觀認為的社 會安全程度及彼此的信任程度。問卷內容為回答「大部分人民是否值得相信?」、「晚上自 己獨自走在街上是否覺得安全?」及對社會不信任感評分等,而最終的分數為綜合所有 問題答覆後的結果,此數值為 0% 到 100% 之百分比,數值越大表示社會安全及信任程 度越高,本文使用的資料來自 Indices of Social Development,1990 年代的信任程度為 1990 年和 1995 年資料的平均,而 2000 年代的信任程度則為 2000 年和 2005 年資料的 平均。

題,我們採 Variance Inflation Factor (VIF) 來做檢定,若 VIF 值大於 10,則可能存在線性重

在文檔中 幸福感與所得不均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