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外籍配偶低體重新生兒發生率相關文獻探討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三節 外籍配偶低體重新生兒發生率相關文獻探討

由於外籍配偶的原生國與台灣有著不同的環境、文化和氣候,往往使得外籍配偶生 活的某些方面有適應的困難,甚至進而對於自身生理或心理上造成負面的影響。有研究 指出,懷孕的外籍配偶可能因食物口味差異過大而導致外籍新娘在懷孕過程中體重不增 反減,進而影響腹中胎兒的生長發育(戴君倚、鍾聿琳,2002)。此外,通常迎娶外籍

配偶的台灣男性大多屬於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弱勢族群,有部分健康狀況差或帶有遺傳 性疾病者,較容易生育出不健康或有特殊障礙的新生兒。為了避免生育出不健康或有特 殊障礙的新生兒,孕婦應有足夠的產檢次數,以便隨時追蹤胎兒在母體中的發育狀況。

但根據高雄長庚醫院 2000 年的研究統計發現,外籍配偶通常產檢次數較少。估計從懷 孕到生產,產婦至少要做 10 次產檢,外籍配偶產檢次數平均只有 7 次,因此生下早產 兒的機率是 10%,明顯高於本地新生兒的 7%,外籍配偶新生兒的體重平均也比一般胎 兒輕 100g。專業醫生也指出,產檢時若發現胎兒有異,如基因缺陷或發展遲 等情況時,

還能及時補充營養或給予專業醫療;但受限於外籍配偶產檢次數較少,如果她們胎兒有 發育問題時,較難及時發現與處理(鐘重發,2003)。

行政院衛生署所委託之外籍與大陸配偶健康問題及需求評估研究發現,大多的東南 亞籍與大陸配偶除有結婚年齡和教育程度偏低之情況外,還發現東南亞籍配偶之新生兒 身長、Apgar Score2、出生體重及產婦妊娠週數分別都顯著小於本國籍婦女之新生兒。

其中,低出生體重比率以東南亞籍配偶所生之新生兒最高(10.68%),而早產率也以東南 亞籍之新生兒最高(16.50%)(鄧秀珍,2004)。蘇斌光的研究也顯示,在產婦及新生 兒健康的評估中,若以妊娠週數、體重、身長、頭圍及胸圍為指標評估下,與本國籍相 比,東南亞籍(例如:泰國、菲律賓、柬埔寨等國籍)配偶的新生兒均較差(蘇斌光等,

2004)。

林美惠的研究發現,低體重的發生與母親的種族有關,越南籍配偶所產的新生兒體 重較低,低體重發生率為 7.14%,其次為大陸籍配偶的 5.26%,台灣籍的為 4.81%為最 低。在社會心理因素篩選後,越南籍配偶產下低體重新生兒的危險率為台灣籍母親的 1.75 倍,似乎可發現種族的差異對於新生兒的低出生體重的確有影響。若比較越南籍

2 Apgar Score:即新生兒一出生 1 分鐘和 5 分鐘時,判斷寶寶是否需要立即急救的一個評分標準。8、9、

10 分是指有活力且數秒內即有宏亮的哭聲。5、6、7 分代表新生兒有輕微窘迫。4 分以下代表有嚴重的 新生兒窘迫。詳見徐任甫,2006,新生寶寶健康嗎?認識新生兒 APGAR 評分法,8 月 10 日,網址:

http://www.enfamama.com.tw/main/newtec/newtec154.htm 。

與台灣籍母親的身高分布情形,兩者間的確也有顯著差異,越南籍配偶在體型上屬於較 嬌小的群體,因此母親的體型高矮對於新生兒出生體重也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林美 惠,2004)。

雲林縣的訪查也發現,外籍配偶生下發展遲緩兒的比率高出全縣平均的三倍左右。

不管是新生兒死亡率、早產兒發生率、低體重新生兒發生率等,外籍配偶的比例都比全 縣平均稍微高,特別是發展遲緩兒,全縣比例是萬分之十五,外籍配偶的比例則是萬分 之五十九(中廣新聞網,2005)。

然而也有研究指出,跨國婚姻下低體重新生兒發生的原因,可能不完全是外籍配偶 所造成,也有可能男方本身的身體缺陷。因為臨床上發現,不少跨國婚姻的下一代若患 有遺傳性疾病或兒童發展遲緩時,一般民眾大多都把問題歸罪於外籍配偶身上,而忽略 到新生兒父親特質對新生兒健康的間接影響。在經過遺傳諮詢及檢驗後發現,發現某些 危險新生兒的發生為男方的問題,例如男方本身有不良的生活習慣,包括抽菸、嚼檳榔、

酗酒、賭博、吸毒等;另外,也有年紀較大、身心缺陷、智障、精神疾病或其他先天性 遺傳疾病者。也就是說,男方本身就是高危險群,但為了傳宗接代卻還是冒險生育,導 致孕婦產下的新生兒不少是低體重兒或有先天性遺傳疾病(莫藜藜、賴佩玲,2004)。

甚至也有研究指出,外籍配偶並無較高的低體重新生兒發生率(廖宗志等,2006)。 台北市立婦幼醫院指出,其實近年外籍配偶的孕前健檢、產前檢查等醫療觀念已經比以 往普遍,加上外籍配偶本身較為年輕的生育優勢,使得外籍配偶產出死胎、早產、先天 性畸形兒的比率其實低於本地婦女(中國時報,2004)。研究顯示外籍配偶的生育、基 因遺傳等整體缺陷比率不高;至於新生兒生理狀況方面,雖然這些外籍配偶所生育的新 生兒平均體重比一般胎兒少了一百公克,但這只是因營養不良、心理壓力及相關醫療保 健知識的不足所致,同樣的情況也可能出現在本地的年輕孕婦身上,而且外籍配偶遭遇 的知識不足、適應問題也多僅集中在第一胎生產時發生(中國時報,2004)。

根據苗栗縣衛生局的統計數據顯示,外籍配偶的新生兒其實比本國籍配偶生下的新 生兒更健康。在健康狀況評估上,外籍配偶的新生兒在最近三年無論是早產兒、低體重

兒或先天性缺陷兒的比率,都低於本國籍婦女的新生兒(李信宏,2006)。原因可能是 外籍新娘懷孕時普遍較年輕,身體也比較健康。外籍配偶家庭只是在社會經濟地位上較 不如本國籍配偶家庭,只要能在社會問題與醫療照護上多費心思,外籍配偶生下來的新 生兒一樣很健康(程炳章,2007),台灣部分民眾會認為外籍配偶子女可能常有發展遲 緩的問題,所反映的其實是台灣社會對外籍配偶既存的偏見(陳怡君,2006)。

針對外籍配偶與低體重新生兒的相關研究中可看出,雖大多研究顯示外籍配偶較易 產下低體重新生兒,但仍有些研究僅持保守態度,甚至反駁其二者之相關性。在眾多研 究中,學者不是大多以醫院為研究對象,就是以地區性的抽樣訪談或問卷調查進行研究 分析。若以醫院為研究對象而言,往往受到醫院層級與規模之影響;而地區性之調查也 因為範圍過大而不得不採取抽樣調查,可能存在較多誤差。因此,外籍配偶到底是否比 較容易產下低體重新生兒的議題目前仍然無法得到確切的證實。

表 2-3-1 外籍配偶低體重新生兒發生率文獻列表

普遍,加上外籍配偶本身較為年輕的生育

問題探討

鐘重發 2003 外籍新娘的困境 根據高雄長庚醫院 2000 年的研究統計發 現,外籍配偶通常產檢次數較少,平均只 有 7 次,因此生下早產兒的機率是 10%,

明顯高於本地新生兒的 7%,外籍配偶新 生兒的體重平均也比一般胎兒輕 100g。

戴君倚、

鍾聿琳

2002 影響週產期外籍新 娘適應之因素及護 理省思

指出外籍配偶的原生國與台灣有著不同 的環境、文化和氣候,往往使得外籍配偶 生活的某些方面有適應的困難。另,懷孕 的外籍配偶可能因食物口味差異過大而 導致外籍新娘在懷孕過程中體重不增反 減,進而影響腹中胎兒的生長發育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