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劑應用於韮蘭屬栽培之雜草防治研究 Weed control by herbicides on 5 species of Zephyranthes.

155  Download (0)

全文

(1)

國立宜蘭大學園藝學系研究所 碩士論文

Department of Horticulture National Ilan University

Master Thesis

除草劑應用於韮蘭屬栽培之雜草防治研究 Weed control by herbicides on 5 species of Zephyranthes.

指導教授:黃志偉博士 Supervisor: Ji-Wei Huang Ph. D.

研究生:莊惠嫻

Graduate Student: Huei-Hsien Chuang

中華民國 99 年 01 月

(2)
(3)
(4)
(5)

致謝

本論文承蒙老師 黃志偉教授於求學期間教誨與指導,仔細進行論文相 關修正校閱。論文審查期間,復蒙 國立台灣大學園藝系所李 哖教授、張 育森教授、國立中興大學園藝系所朱建鏞教授與農委會苗栗區農業改良場 場長侯鳳舞博士給予精闢建議及指正,特製卷首,以致由衷謝意。

試驗期間感謝學長李宗志給予實驗與技術傳承指導和幫助,以及實驗 室的夥伴正德、郁蓁長期的陪伴與協助實驗的進行,宗韋、恩宇、玉勤、

翊涵、淑娟、婉君、鈺婷、國瑋等學弟妹在實驗種植與採收期間犧牲許多 時間與辛苦的幫忙。此外並感謝勁予、勝文在撰寫論文時期指導與陪伴,

還有紋卿學姐、崇憲學長、建研所同學與其他好友們的鼓勵,再一次的由 衷感謝,因為大家我才能順利的完成論文。

論文研究兩年半期間,感謝家人的支持與容忍,得以在求學間無後顧 之憂,以及一路相伴的柏允,持續的給予精神上的刺激與鼓勵,讓我更努 力完成論文。

(6)

內容目錄

壹、 前言... 1

一、 研究動機與目的 ... 1

二、 研究議題 ... 2

貳、 前人研究... 2

一、 韮蘭屬生長與發育 ... 2

二、 球根花卉自然化栽培 ... 2

三、 球根花卉自然化栽培對生育之影響 ... 3

四、 雜草對植物的影響 ... 4

五、 化學藥劑(除草劑)防治 ... 5

六、 除草劑於景觀植物之應用 ... 10

參、 萌前藥劑處理對韮蘭屬雜草防治之效果評估... 13

一、 試驗目的 ... 13

二、 材料與方法 ... 13

三、 統計分析(STATISTICAL ANALYSIS) ... 15

四、 結果 ... 18

五、 討論 ... 20

肆、 萌後除草劑在韮蘭屬雜草防治之應用評估... 40

一、 試驗目的 ... 40

二、 材料與方法(MATERIALS AND METHOD)... 40

三、 統計分析(STATISTICAL ANALYSIS) ... 41

四、 結果(RESULT) ... 43

五、 討論 ... 46

伍、 不同濃度萌後除草劑對大花咸豐草防治及韮蘭應用評估 ... 65

一、 試驗目的 ... 65

(7)

二、 材料方法 ... 65

三、 統計分析 ... 67

四、 結果一: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對韮 蘭屬盆內雜草大花咸豐草之防治... 67

五 、 結 果 二 : 不 同 濃 度 本 達 隆 (BENTAZON) 與 環 磺 隆 (CYCLOSULFAMURON)對韮蘭屬盆內雜草大花咸豐草之防治 ... 85

六、 討論 ... 86

陸、 雜草的化學與栽培密度綜合防治... 104

一、 萌前、萌後除草劑綜合防治 ... 104

二、 栽培密度與萌前、萌後除草劑綜合防治 ... 116

三、 討論 ... 119

柒、 結論... 132

參考文獻 ... 134

(8)

表目錄

表 3.1 五種蔥蘭、韮蘭一般基本資料 ... 16

表 3.2 試驗用八種萌後除草劑名稱成分及特性………17

表 3.3 第一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對五種蔥蘭、韮蘭盆內雜草乾重之影響 ... 31

表 3.4 第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對五種蔥蘭韮蘭盆內雜草乾重之影響... 31

表 3.5 萌前除草劑對四種蔥蘭、韮蘭到花日數及開花率之影響... 34

表 3.6 萌前除草劑對白花蔥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35

表 3.7 萌前除草劑對淡黃蔥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36

表 3.8 萌前除草劑對黃花蔥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37

表 3.9 萌前除草劑對小韮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38

表 3.10 萌前除草劑對大韮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39

表 4.1 試驗用十四種萌後除草劑名稱成分及特性... 42

表 4.2 萌後除草劑對韮蘭屬尖葉雜草之防除效果 ... 49

表 4.3 萌後除草劑對韮蘭屬闊葉雜草之防除效果 ... 50

表 4.4 萌後除草劑對韮蘭屬雜草乾重之影響... 51

表 4.5 萌後除草劑在白花蔥蘭藥害變化... 52

表 4.6 萌後除草劑處理在淡黃蔥蘭藥害變化... 53

表 4.7 萌後除草劑處理在黃花蔥蘭藥害變化... 54

表 4.8 萌後除草劑處理在小韮蘭藥害變化... 55

表 4.9 四種韮蘭屬施用萌後除草劑後之存活率比較 ... 56

表 4.10 萌後除草劑對白花蔥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61

表 4.11 萌後除草劑對淡黃蔥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62

表 4.12 萌後除草劑對黃花蔥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63

表 4.13 萌後除草劑對小韮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64

表 5.4-1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除草劑處理對四種 蔥蘭、韮蘭盆內雜草乾重之影響... 71 表 5.4-2 白花蔥蘭施用巴拉刈(PARAQUAT)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

(9)

表 5.4-3 黃花蔥蘭施用巴拉刈(PARAQUAT)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 之皮爾森關聯表... 74 表 5.4-4 小韮蘭施用巴拉刈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聯

表 ... 75 表 5.4-5 大韮蘭施用巴拉刈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聯

表 ... 75 表 5.4-6 白花蔥蘭施用嘉磷塞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

聯表 ... 76 表 5.4-7 黃花蔥蘭施用嘉磷塞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

聯表 ... 76 表 5.4-8 小韮蘭施用嘉磷塞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聯

表 ... 77 表 5.4-9 大韮蘭施用嘉磷塞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聯

表 ... 77 表 5.4-10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除草劑施用對白

花蔥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81 表 5.4-11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除草劑對黃花蔥

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82 表 5.4-12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除草劑對小韮蘭

營養生長之影響... 83 表 5.4-13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除草劑對大韮蘭

營養生長之影響... 84 表 5.5-2 白花蔥蘭施用本達隆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間之皮爾森

關聯表 ... 93 表 5.5-3 黃花蔥蘭施用本達隆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間之皮爾森

關聯表 ... 93 表 5.5-4 小韮蘭施用本達隆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聯

表 ... 94 表 5.5-5 大韮蘭施用本達隆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聯

(10)

表 ... 94

表 5.5-6 白花蔥蘭施用環磺隆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 聯表 ... 95

表 5.5-7 黃花蔥蘭施用環磺隆不同濃度、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 聯表 ... 95

表 5.5-8 小韮蘭施用環磺隆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聯 表 ... 96

表 5.5-9 大韮蘭施用環磺隆不同濃度與藥害、雜草控制與時間間之皮爾森關聯 表 ... 96

表 5.5-10 不同濃度本達隆與環磺隆除草劑對白花蔥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100

表 5.5-11 不同濃度本達隆與環磺隆除草劑對黃花蔥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101

表 5.5-12 不同濃度本達隆與環磺隆除草劑對小韮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102

表 5.5-13 不同濃度本達隆與環磺隆除草劑對大韮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 103

表 6.1-4-1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白花蔥蘭雜草防除之效果... 106

表 6.1-4-2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淡黃蔥蘭雜草防除之效果... 107

表 6.1-4-3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黃花蔥蘭雜草防除之效果... 108

表 6.1-4-4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小韮蘭雜草防除之效果... 109

表 6.1-4-5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大韮蘭雜草防除之效果... 110

表 6.1-4-6 萌前除草劑對白花蔥蘭植株外觀藥害情形... 111

表 6.1-4-7 萌前除草劑對淡黃蔥蘭植株外觀藥害情形... 111

表 6.1-4-8 萌前除草劑對黃花蔥蘭植株外觀藥害情形... 111

表 6.1-4-9 萌前除草劑對小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情形... 112

表 6.1-4-10 萌前除草劑對大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情形... 112

表 6.1-4-11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白花蔥蘭生長之影響... 113

表 6.1-4-12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淡黃蔥蘭生長之影響... 113

表 6.1-4-13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黃花蔥蘭生長之影響... 114

表 6.1-4-14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小韮蘭生長之影響... 114

表 6.1-4-15 萌前添加萌後除草劑對大韮蘭生長之影響... 115

(11)

... 121

表 6.2-4-2 施藥前後對蔥蘭、韮蘭不同栽植距離採收雜草總數及乾重變化 121 表 6.2-4-3 不同栽植距離之淡黃、黃花蔥蘭及小韮蘭除草劑使用前採收之雜草 種類 ... 122

表 6.2-4-4 不同栽植距離淡黃、黃花蔥蘭及小韮蘭除草劑使用後採收之雜草種 類 ... 123

表 6.2-4-5 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對淡黃蔥蘭三次採收雜草數與雜草乾重 之關聯性 ... 124

表 6.2-4-6 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度對黃花蔥蘭三次採收雜草數與雜草乾 重之關聯性 ... 124

表 6.2-4-7 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對小韮蘭三次採收雜草數與雜草乾重之 關聯性 ... 125

表 6.2-4-8 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對淡黃蔥蘭、黃花蔥蘭與小韮蘭累積開花 數量(單位面積)之關聯性... 127

表 6.2-4-9 栽植距離對三種蔥蘭與韮蘭球根產量之影響... 128

表 6.2-4-10 不同栽植距離對淡黃蔥蘭株高、大、小球生長之影響 ... 128

表 6.2-4-11 不同栽植距離對黃花蔥蘭株高、母、子球生長之影響 ... 128

表 6.2-4-12 不同栽植距離對小韮蘭株高、母、子球生長之影響 ... 128

表 6.2-4-13 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與淡黃蔥蘭總鮮重、總球數、總球重、 大球數及小球數之關聯性... 129

表 6.2-4-14.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與黃花蔥蘭總鮮重、總球數、總球重、 大球數及小球數之關聯性... 129

表 6.2-4-15.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與小韮蘭總鮮重、總球數、總球重、大 球數及小球數之關聯性... 130

表 6.2-4-16 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度與單株淡黃蔥蘭株高、大球重、大球 葉數、大球葉重、小球重、小球葉數及小球葉重之關聯性... 130

表 6.2-4-17 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與單株黃花蔥蘭株高、大球重、大球葉 數、大球葉重、小球重、小球葉數及小球葉重之關聯性... 131 表 6.2-4-18 皮爾森相關分析栽植距離與單株小韮蘭株高、大球重、大球葉數、

(12)

大球葉重、小球重、小球葉數及小球葉重之關聯性... 131

(13)

圖目錄

圖 3.1 植物藥害程度評估(0 為無藥害;9 為死亡) ... 15

圖 3.2 五種韮蘭屬花色型態示意圖... 16

圖 3.3 第一次施用萌前除草劑 2 週後對五種蔥蘭、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情形.22 圖 3.4 第一次施用萌前除草劑 8 週後對五種蔥蘭、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情形 23 圖 3.5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白花蔥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 24

圖 3.6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淡黃蔥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 25

圖 3.7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黃花蔥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 26

圖 3.8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小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 27

圖 3.9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大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 28

圖 3.10 萌前除草劑對五種蔥蘭、韮蘭雜草抑制效果(施藥後 10 週採收) ... 29

圖 3.11 除草劑達有龍與復祿芬使用八週後與對照組比較小韮蘭植株與雜草萌 發之影響 ... 30

圖 3.12 萌前藥劑復祿芬使用後八週對黃花蔥蘭植株與開花毒害癥狀 ... 30

圖 3.13 萌前除草劑處理對白花蔥蘭開花數之影響 ... 32

圖 3.14 萌前除草劑處理對淡黃蔥蘭開花數之影響 ... 32

圖 3.15 萌前除草劑對黃花蔥蘭開花數之影響 ... 33

圖 3.16 萌前除草劑對小韮蘭開花數之影響 ... 33

圖 4.1 萌後除草劑施用第四週對尖葉及闊葉雜草控制情形 ... 48

圖 4.2 十四種萌後除草劑對白花蔥蘭開花率之影響 ... 57

圖 4.3 十四種萌後除草劑對淡黃蔥蘭開花率之影響 ... 58

圖 4.4 十四種萌後除草劑對黃花蔥蘭開花率之影響 ... 59

圖 5.4-1 不同濃度巴拉刈與嘉磷塞除草劑施用後 2-8 週對大花咸豐草之控制效 果變化 ... 69

圖 5.4-2 四種巴拉刈(PARAQUAT)濃度施用後 5 週大花咸豐草生長情形... 70

圖 5.4-3 四種嘉磷塞濃度施用後 5 週,四種蔥蘭、韮蘭生長情形... 70

圖 5.4-4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處理後 2-8 週白花 蔥蘭外觀藥害評估 ... 72

(14)

圖 5.4-5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處理後 2-8 週黃花

蔥蘭外觀藥害評估 ... 72

圖 5.4-6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處理後 2-8 週小韮 蘭外觀藥害評估 ... 73

圖 5.4-7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處理後 2-8 週大韮 蘭外觀藥害評估 ... 73

圖 5.4-8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施用對白花蔥蘭 8、9、10 月平均開花數之影響... 78

圖 5.4-9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 施用對黃花蔥蘭 8、9、10 月平均開花數之影響... 79

圖 5.4-10 不同濃度巴拉刈(PARAQUAT)與嘉磷塞(GLYPHOSATE)施用對小韮蘭 8、9、10 月平均開花數之影響... 80

圖 5.5-1 不同濃度本達隆(BENTAZON)與環磺隆(CYCLOSULFAMURON)除草劑施 用後 2-8 週對大花咸豐草之控制效果變化 ... 88

圖 5.5-2 三種本達隆()濃度施用 5 週對四種蔥蘭、韮蘭生長之影響... 89

圖 5.5-3 三種環磺隆濃度施用 5 週對四種蔥蘭、韮蘭生長之影響 ... 89

圖 5.5-4 不同濃度本達隆與環磺隆對白花蔥蘭外觀藥害評估... 91

圖 5.5-5 不同濃度本達隆(BENTAZON)與環磺隆(CYCLOSULFAMURON)對黃花蔥 蘭外觀藥害評估 ... 91

圖 5.5-6 不同濃度本達隆(BENTAZON)與環磺隆(CYCLOSULFAMURON)對小韮蘭 外觀藥害評估 ... 92

圖 5.5-7 不同濃度本達隆與環磺隆對大韮蘭外觀藥害評估... 92

圖 5.5-8 不同濃度本達隆與環磺隆對白花蔥蘭 8、9、10 月平均開花數之影響 ... 97

圖 5.5-9 不同濃度本達隆與環磺隆對黃花蔥蘭 8、9、10 月平均開花數之影響 ... 98

圖 5.5-10 不同濃度本達隆(BENTAZON)與環磺隆(CYCLOSULFAMURON)對小韮蘭 8、9、10 月平均開花數之影響... 99

(15)

圖 6.2-4-2 三種栽植距離對黃花蔥蘭開花數之影響(試驗期:6/10~12/22) ... 126 圖 6.2-4-3 三種栽植距離對小韮蘭開花數之影響(試驗期:6/10~12/22) ... 127

(16)

摘要

本論文探討五種韮蘭屬(Zephyranthes spp.)植物(白花蔥蘭、淡黃蔥蘭、

黃花蔥蘭、小韮蘭、大韮蘭)應用除草劑控制雜草的效果與其對開花生長之 影響。結果顯示,萌前除草劑(pre-emergence herbicides)與萌後除草劑於韮 蘭屬栽培管理中均具潛力,八種萌前除草劑以達有龍(Diuron)、丁基拉草 (Butachlor)對五種蔥蘭、韮蘭的除草效果佳且不造成明顯傷害,其營養生長 與人工除草對照組比較並無差異。

十四種萌後除草劑中綜合評估雜草控制效果與營養生長,其中以選擇 性闊葉型除草劑本達隆(Bentazon)、環磺隆(Cyclosulfamuron)最能有效防治 雜 草 同 時 不 影 響 生 長 。 非 選 擇 性 除 草 劑 巴 拉 刈 (Paraquat) 與 嘉 磷 塞 (Glyphosate)依推薦劑量降低濃度(100%、50%、25%、12.5%)施用確實減緩 對蔥蘭、韮蘭藥害,低濃度營養生長較高濃度佳,但同時也降低雜草防治 效果,且生長仍低於人工處理對照組。萌後除草劑中挑選出本達隆(Bentazon) 與 環 磺 隆 (Cyclosulfamuron) , 依 推 薦 施 用 劑 量 提 高 與 降 低 濃 度 (200%、

100%、50%)未對四種蔥蘭、韮蘭外觀造成傷害,且均能有效控制大花咸豐 草生長。但於球根產量各處理與品種間互異。本達隆以原推薦劑量濃度對 韮蘭屬生長最佳,環磺隆以 200%與 50%濃度對白花、黃花蔥蘭與小韮蘭營 養生長影響最小,兩種藥劑處理皆降低大韮蘭之營養生長。

萌前除草劑與萌後除草劑綜合防治雜草於盆栽試驗顯示,丁基拉草添 加本達隆對五種蔥蘭、韮蘭外觀與生長最佳,另外添加環磺隆之組合也對 白花、淡黃及黃花蔥蘭生長良好,且同時能有效控制雜草。田間密度栽培 與除草劑綜合處理結果顯示,以不同栽培密度控制雜草具有潛力。不同密 度比較,栽培密度越高,對蔥蘭、韮蘭球根生產單位面積總產量越高,但 單株產量(球徑、球重)則會減少。萌前除草劑達有龍(Diuron)與萌後除草劑 環磺隆(Cyclosulfamuron)前後施用,能顯著減少雜草生長,有效控制達 3 個 月,同時不影響蔥蘭、韮蘭外觀、開花與營養生長。

(17)

Abstracts

This study was aimed to assess both on effects of weeds control and plant performance growth by herbicide for landscape use and pure crop production.

The results showed potential use in both per-emergence herbicides and post-emergence herbicide. Diuron and Butachlor gave good weed control with neglectable crop toxicity on 5 Zephyranthes species among 8 pre-emergence herbicides. The vegetative growth of treated plants showed no difference from those of hand weeded counterparts. The selective broad-leaved herbicide Bentazon and Cyclosulfamuron were the most effective ones among 14 post-emergence herbicide in terms of weed control and vegetative growth.

To lower the dose (100%、50%、25%、12.5%)of non-selective post-emergence herbicide Paraquat and Glyphosate did alleviate the crop toxicity and gave better vegetative growth, nevertheless lower the effects of weed at the same time, further more, the growth was worse than the hand-weeded control group. To change the dose of selective post-emergence herbicide Bentazon and Cyclosulfamuron(200%、100%、50%)might control the Bidens pilosa var. radiata without noticeable harm on 4 Zephyranthes species, and their vegetative growth responded differently. Bentazon performed best by recommended dose while 200% and 50% Cyclosulfamuron showed better results on Z. candida、Z. citrina、Z. rosea. Both herbicides showed negative result on vegetative growth of Z. carinata.

Application of pre- emergence herbicide followed by post-emergence herbicide showed Butachlor and Bentazon were the best combination for 5

Zephyranthes species. Addition of Cyclosulfamuron also gave good results for Z.

candida、Z. citrina、Z. “Ajax” with good weed control. Field experiment showed

Diuron and Cyclosulfamuron might control weed up to 3 months without negative effects on plant growth and flowering. Changing planting density showed potential on weed control. Further, denser planting gave higher bulb yield and more flowers although each bulb gave lower proliferation rate.

(18)

壹、前言

一、研究動機與目的

台灣近年來在各地大力推動提昇環境及民眾的生活品質,利用許多觀 賞植物大面積綠化,因此為維護及延續視覺上的美感,解決衍生出來的各 種維護問題刻不容緩,本研究鑒於多年生草花,尤其是球根類具花色多樣 性、良好栽培特性、低病蟲害、低需水性等等種種好處,但大量栽培時所 產生的雜草問題,一直未廣泛研究,雜草的存在與球根競爭陽光、水養分 及空間,甚至導致病蟲害,因而造成球根產量減少、球根縮小等後果 (Richardson et al., 2006;Manuja et al., 2005)。常用的人工除草方式雖能有效 防治雜草,但若用在大面積栽培管理則過於耗費時間及人力,不符合經濟 效益。若以化學除草劑代替人工除草,可大幅減少人事成本。

韮 蘭 屬 (Zephyranthes spp.) 原 生 地 分 布 南 美 洲 至 美 國 南 部 地 區 (DeHertogh & Le Nard, 1993),南、北美洲草原區(Cathey, 2004)及智利、瓜 地馬拉、蓋那亞、墨西哥等地區,為多年生草本球根花卉,種類繁多超過 70 種(Bryan, 2002)。

韮蘭屬植株生性強健、耐旱性強、半遮蔭也生長良好,適合各種栽培 土質,以砂壤土營養生長最佳。花期長、花色多,部分品種葉片可終年常 綠,且栽培不需特別維護,適合應用於公園綠地、庭園、花壇邊緣、地被 植物等。在美國南美地區及澳洲、墨西哥,韮蘭屬亦推薦可供運用的園藝 景觀植物(Gilman, 1999; Howard, 2001; Leszczyñska et al., 2000;Ogden, 1994)。長期應用於花壇邊境栽植,也因具豔麗多樣之花色,近年開始也有 盆栽種植(森源和今西, 1997)。美國原生地多平坦森林、洪氾森林地或路邊 (Lorenzen, 2003),而在夏威夷更有野生於公路邊坡上形成的公路景觀(Forest, 2002)。澳洲新南威爾斯除自然栽植外,還應用於庭園景觀中(Csurhes and Edwards, 1998)。

台灣也同樣適合栽培韮蘭屬植物,而韮蘭屬葉片屬狹線形,覆蓋密度 較低,更易使雜草入侵,增加管理的困難,本研究希望能從化學除草的各 層面探討最佳的防治與管理政策。

(19)

二、研究議題

(一)市售萌前與萌後除草劑對韮蘭屬生長各有何影響?

(二)除草劑施用後是否影響開花與營養生長?

(三)除草劑施用不同劑量對開花及生長之影響為何?能否減少劑量,減 少環境衝擊。

(四)種植密度是否影響雜草發生與除草劑防治效果?

(五)萌前與萌後除草劑搭配組合是否能有更好的效果?何種組合較 佳?

(六)五種韮蘭屬間對除草劑之耐受性與效果是否相同?

貳、前人研究

一、韮蘭屬生長與發育

韮蘭屬(Zephyranthes spp.)為單子葉,石蒜科植物(Herklots, 1980;

Howard & Ogden, 1990)。降雨後即開花因此有風雨蘭(Rain lily)之稱(Chrisian, 1999;Meerow, 1984)。韮蘭屬植物,葉片呈線形且光滑,直立或斜立,部 分與基部重疊;頂生花序,通常為單朵,花朵壽命約 1-3 日,花被呈漏斗狀 或筒狀,筒狀合生至基部,具白、粉紅、紅、黃或橘色等花色(Gilman, 1999)。

Zephyranthes 經 Hartsema(1961)依球根花卉花芽分化與形成時期分類,屬於

每形成一定葉片數便能形成花芽。De Hertogh & Le Nard(1993)則歸類為冬 天休眠落葉型,於秋冬季休眠,春天長葉、花芽及鱗片形成,夏天莖部伸 長期並開花及生成子球。韮蘭屬開花機制在熱帶地區是受到降雨頻率控 制,漸歇性交替潮濕與乾旱環境可刺激其開花(Meerow, 1984),Gilman(1999) 指出若保持乾濕交替處理韮蘭屬應可周年開花,且經研究證實韮蘭屬因花 期與降雨(涼溫)之關係,雨後約 6~8 天開花(邱士華,2007)。

二、球根花卉自然化栽培

多年生球根花卉,常為商業景觀、高速公路、路邊及庭院裡增添色彩 及多樣性(Skroch et al., 1994),早在二十年前美國、加拿大等地應用春季開 花 的 球 根 花 卉 如 百 合 (Lily) 、 鬱 金 香 (Tulip) 、 水 仙 (Narcissus) 、 番 紅 花

(20)

達 75% (Skroch et al., 1988)。歐美、澳洲等地區的自然條件下,番紅花、西 洋水仙可應用在樹下或灌木叢旁、草地上開出美麗的花朵。台灣的氣候環 境適合高溫的生長環境,多屬春、夏季開花,對栽培土壤之適應性極廣的 熱帶及亞熱帶球根花卉生長,如石蒜科、百合科等球根花卉,同樣地也非 常適合提供在景觀與草坪配置上應用(蔡月夏,2008)。

三、球根花卉自然化栽培對生育之影響 (一)雜草競爭之影響

雜草危害分為競爭及非競爭兩種。雜草吸收養分、水分、遮蔽光線、

佔據空間,造成作物產量及品質的損失,屬於競爭性危害。非競爭性危害 的種類很多,如分泌剋他化合物、增加病蟲危害、干擾田間作業及採收後 處理、導致人畜中毒、影響景觀等。蘇(2001)指出,彩色海芋(Zantedeschia

hybrida)混植小糠草時,植株初期之生長較一般栽培慢,且葉片數較少,推

測由於小糠草混植其中造成水、養分的競爭而影響塊莖的生長,但在開花 數上並無明顯差異。另外Mackay and Harrington(1994)亦指出雜草的存在會 減少彩色海芋產量約50%。Richardson(2006)和Manuja(2005)等人研究顯示,

雜草存在會競爭水、養分,因而造成唐菖蒲球根產量減少、球根縮小等情 形(Richardson et al., 2006;Manuja et al., 2005)。西洋水仙自栽培第一季混生 雜草競爭下,會減少其花數產量、球根大小及球根總產量。密集的雜草在 西洋水仙花期後造成加速老化的負面影響(Lawson and Wiseman, 1978)。

(二)種植密度、方位與球根大小之影響

栽培密度是影響石蒜屬植物如金花石蒜,切花品質的重要因素之一。

栽培密度過大,雖可提高單位面積的切花產量,但因生長空間受限,切花 長度反而下降。相反栽培密度過小,切花長度有所上升,但又降低了單位 面積的切花數量(劉青等,2007)。李玉萍(2004)認為栽培密度對石蒜的營養 生長的影響並不顯著,對切花品質的影響較大。15 cm×20 cm 為較適宜的栽 培密度,在該密度下,切花的品質和數量均有良好的生長。薑荷花種植密 度愈高,切花及種球的單位面積產量愈高,單株產量反而降低(張錦興,

1996)。喇叭水仙(large-cup Narcissus cv.)種植 1 年後發現兩倍大的球根葉面

(21)

直線相關,高密度栽培時花數隨之減少,特別是大球。花數與種植前的球 數及球根平均重量有直接相關(Rees et al., 1973)。

四、雜草對植物的影響 (一)雜草種類

雜草通常是指對人類利益造成負面影響之植物,但其認定常隨人類之 主觀價值而不同。同一種植物可因時空之差異,被視為有害之雜草或蔬菜

(鴨舌草、甕菜)、藥草(香附子、菟絲子、咸豐草)、地被(毛穎雀稗、

狗牙根)、牧草(象草、大黍)、觀賞花卉(馬櫻丹、布袋蓮)、保育對象(雲 林莞草)等有價值之植物。生態及保育界對雜草有不同之看法。生態意涵 之雜草,通常是指環境中之非栽培植物(野草、野生植物),不一定與正面 或負面之價值有關連。重要文獻(蔣及蔣,1982;蔣等, 1996;袁及蔣,

2003;徐及蔣,2000;蔣慕琰,2006)計列有超過 600 種之雜草,雜草屬 蕨類、雙子葉、單子葉植物者分別有 26、414 及 359 種。包含種類數較多 的為禾本科、菊科、豆科、莎草科、蓼科、大戟科、旋花科、唇形科、玄 參科、莧科、錦葵科、繖形科及茜草科等(蔣,2004)。主要分成兩大部份:

1.水田雜草

水稻田內所發生重要雜草多為水生或耐濕的植物。常見且重要的雜草 屬禾本科者有稗草、芒稷、千金子、雙穗雀稗及毛穎雀稗;屬莎草科者有 球花蒿草、木蝨草、螢藺、碎米莎草及雲林莞草;一般闊葉性者則有鴨舌 草、野茨菰、瓜皮草、水莧菜、尖瓣花、滿天星、鱧腸及喇叭草等。

2.旱地雜草

旱地是指水田以外,所有雜糧、特作、蔬菜、果樹等農地及非耕地。

旱地發生的雜草多屬陸生性植物,由於環境差異大,其種類遠比水田者多;

台灣有記錄之旱地雜草超過 400 種(蔣,1983;蔣及蔣,2006)。台灣旱 地主要一年生雜草牛筋草、芒稷、馬唐、馬齒莧等多滋生於高溫的季節;

而山芥菜、小葉灰藋、早苗蓼、鵝兒腸、小葉碎米薺、看麥娘、早熟禾,

則主要發生於冬季至初春的冷涼季節或高冷地果菜園中。多年生雜草包括 狗牙根、匍黍草、大黍、白茅、雙穗雀稗、毛穎雀稗、香附子、節節花、

滿天星、火炭母草、扛板歸等。

(22)

(二)雜草防治方法

除加強植物檢疫及種苗檢查的預防性防治。常見的人力、機械及物理 性防治,包含人力除草、剪草機、整地及中耕、水管理、火燒及熱處理、

覆蓋。另外可利用競爭性品種如具有萌芽整齊、生長快、成株形成的遮蔽 較大、剋他等特性。改變栽培方式如移稙栽培、密植、窄行距。利用輪作 可減弱雜草對不同輪作物之適應性,或是種植覆蓋作物(cover crop)等栽培 管理方式防治;生物防治則利用病原、昆蟲或其他生物對植物作生物防除,

是自然界早已存在之現象。雜草的生物防除法利用之生物種類繁多,包括 昆蟲、魚、蝦、螺、草食性動物、真菌性除草劑等;化學防治主要使用於 消滅或抑制雜草生長的化學藥品,稱為殺(除)草劑(Herbicide)。在景觀的雜 草管理上,無法使用機械式的器具,人工拔除雖然可以達到良好的效果,

但連根拔起的動作或許會造成球根植物根部的損害,而且大面積的景觀使 用人力不但耗時費力也提高管理成本。因此,目前景觀的管理上,偏於使 用快速、便利且符合經濟效益之化學防治(即除草劑)來達到防治雜草的目 的。

五、化學藥劑(除草劑)防治

除草劑在農田施用之效果,主要與藥劑對不同種類植物作用之選擇性 有關。依藥劑特性、作物及環境三者間做適當的調配,以發揮除草劑最大 效益及降低藥害的發生。

(一)除草劑特性

1.選擇性藥劑與非選擇性藥劑

大多數除草劑均具有選擇性,2.4-D、氟氯比及三氯比等,對闊葉雜草 之效果良好,但對禾草之效果差。禾本科除草劑伏寄普、快伏草、環殺草、

西殺草等僅對禾本科植物有效。免速隆、百速隆等硫醯尿素類藥劑,對莎 草科及一般闊葉雜草之效果高於禾草。因此,對目標區植物產生不同程度 之影響,故可利用在作物田中防治雜草。然而如巴拉刈、嘉磷塞及固殺草 屬於非選擇性藥劑,在正常用量下可對目標區內植物(包含作物及雜草)造成 類似程度之傷害。

(23)

2.萌前(pre-emergence)或萌後(post-emergence)藥劑

依雜草的生育期可分為萌前藥劑,在雜草從土裡萌發前施用的除草 劑,抑制幼株的生長,使它們在萌芽前即死亡(Ohio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2001;蔣永正、蔣慕琰,2006) 主要藥劑為草殺淨、施得圃、草脫淨、達有 龍、拉草、復祿芬。旱地萌前藥劑須用於雜草發芽至萌芽初期,藥效易受 施用方法及土壤物化性質所影響;萌後藥劑,主要應用於現行存在的雜草,

經由植物之葉部吸收,對已超過苗期(3~4 葉以上)而生長旺盛之雜草效果良 好,可用於防治田間較大之雜草。景觀管理上可應用在街道、花壇、樹及 灌木的栽培(Ohio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2001;蔣永正、蔣慕琰,2006)。

適於萌後施用,如芳烴氧羧酸類、芳烴氧苯氧羧酸類、巴拉刈、嘉磷塞、

固殺草、環殺草、本達隆、克草等藥劑(蔣永正、蔣慕琰,2006)。

3.接觸型與系統型藥劑

又稱葉面施用型藥劑,包含接觸型及系統型兩類,接觸型除草劑如巴 拉刈及固殺草對植物之傷害,侷限於藥液接觸到之部份。藥液須要噴到莖 葉各部位及芽體,才能殺死雜草;適於 1 年生草本雜草之防治。對多年生 草,僅能殺死其地上部份。芳烴氧羧酸類、芳烴氧苯氧羧酸類、硫醯尿素 類、環殺草、西殺草及嘉磷塞均為良好之系統型除草劑;這些藥劑可經導 管及篩管,輸送至藥劑未接觸到之部位發生作用。系統型除草劑,不必對 莖葉全面噴施,仍然可充分發揮藥效。

4.短效性與長效性藥劑

除草劑施用於田間後,會因蒸散、流失、被土壤固定、為植物所吸收、

受光照、微生物分解等途徑,失去生物活性。一般用量下,多數除草劑之 土壤殘效,在 1~2 個月間。巴拉刈及嘉磷塞可被土壤微粒強力固定,而不 為植物之根所吸收。此 2 種藥劑幾無土壤殘效,施藥後可隨即種植作物,

不致發生藥害。三氮苯類、依滅草、達有龍、滅落脫的土壤殘效性超過兩 個月,防治有效期長為其優點,但是使用不當,亦會造成輪作田後作之藥 害(蔣永正、蔣慕琰,2006)。

(二)除草劑作用機制

行政院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研究整理,依據除草劑被植物吸收後,在

(24)

植體內傳導及作用,導致死亡之過程,分為生長調節劑型除草劑、胺基酸 合成抑制劑、脂質合成抑制劑、幼苗生長抑制劑、光合作用抑制劑、細胞 膜破壞劑、色素抑制劑及其他等八類(蔣永正、蔣慕琰,2005)。

1.生長調節劑型-常見藥劑為代表性藥劑

2.4-D、氟氯比(Fluroxypyr)、三氯比(Triclopyr)、快克草(Quinclorac)主 要類似荷爾蒙(如 Auxin 類)之人工合成生長調節劑。干擾細胞內荷爾蒙平衡 及蛋白質合成之調控,抑制細胞伸長及分裂等。藥害大部分發生在新生組 織,造成生長與繁殖之異常。施用後 12~24 小時內,就會造成闊葉植物莖 扭曲及上偏,葉呈杯狀皺縮捲曲、畸形。使禾本科植物葉鞘基部肥大成鱗 片狀,莖節膨大傾斜易脆。另外可能使花形成不孕小花或多重小花率增加。

2.胺基酸合成抑制型

分 為 抑 制 ALS (AHAS) 酵 素 活 性 , 阻 斷 纈 胺 酸 (valine) 、 白 胺 酸 (Leucine)、異白胺酸(Isoleucine)支鏈胺基酸之合成的支鏈胺基酸合成抑制劑 (Branch chain amino acid inhibitors)及抑制苯丙氨(Phenylalanine)、酪胺酸 (Tyrosine)及色胺酸(Tryptophan)三種芳香族胺基酸之生成,影響蛋白質之生 合成的芳香族胺基酸合成抑制劑(Aromatic amino acid synthesis inhibitors)兩 大類。支鏈胺基酸合成抑制劑型在處理後生長立刻停止,會造成葉展開異 常、葉脈紅化、脈間出現黃化條帶、植株矮化、上位節產生叢生現象。禾 草的新生葉片由黃轉至半透明,闊葉植物黃化或紫化。根生長抑制及呈深 紫 紅 色 。 其 徵 狀 約 於 1 ~ 2 星 期 後 出 現 。 在 台 灣 常 應 用 的 為 環 磺 隆 (Cyclosulfamuron)、依滅草(Imazapyr)、百速隆(Pyrazosulfuron-ethyl)、依速 隆(Imazosulfuron)、免速隆(Bensulfuron-methyl)、亞速隆(Ethoxysulfuron)。

芳香族胺基酸合成抑制型則是施用後 3~5 日,新葉最先出現黃化。徵狀包 括生長抑制,葉褪色,褐化壞疽,至植株慢慢死亡約需 10~14 日。禾草曝 露在半致死量時,輪生鞘葉呈黃色條帶。較大植株會從腋芽再生。常見的 藥劑為嘉磷塞(Glyphosate)其因具吸收迅速、不殘留、用量低及對環境影響 小等特性,佔除草劑市場銷售量及金額 38%以上(方麗萍,2003)。

3.脂質合成抑制劑

(25)

制脂肪酸合成之關鍵酵素ACCase 活性,破壞細胞膜系完整性,影響禾本 科植物分生組織之生長。藥劑吸收後植株即停止生長,徵狀於7~14日後出 現。新葉黃化或褐化後壞疽,葉基部組織腐爛且易斷裂。植株有紫化現象,

老葉徵狀不明顯。常見藥劑有伏寄普(Fluazifop-P-butyl)、甲基合氯氟 (Haloxyfop-Rmethyl)、環殺草(Cycloxydim)、快伏草(Quizalofop-Pethyl)、

剋草同(Clethodim)、普拔草(Propaquizafop)、西殺草(Sethoxyim)、得殺草 (Tepraloxydim)等。

4.幼苗生長抑制劑 (Seedling growth inhibitors)

一種為根抑制劑(Root inhibitors)作用機制為阻擋細胞分裂,來抑制植物 生長。通常會造成禾草之芽鞘及闊葉植物之下胚軸腫脹,形成棒狀根。由 於根系發育不佳,造成營養缺乏或缺水逆境之生長抑制現象。植株矮化,

無 法 從 土 壤 中 正 常 萌 發 。 常 見 藥 劑 為 施 得 圃 (Pendimethalin) 、 比 達 寧 (Butralin)、倍尼芬(Benefin)。另一為芽抑制劑,利用抑制蛋白質、脂質及勃 激素(GAs)之合成,干擾細胞正常發育。常見的有丁基拉草(Butachlor)、拉 草 (Alachlor) 、 殺 丹 (Benthiocarb) 、 左 旋 莫 多 草 (S-metolachlor) 、 得 拉 本 (Dalapon)、滅草胺(Metazahlor)。施用後使禾本科葉片捲縮於莖基中無法正 常展開,幼苗無法從土中正常萌發。闊葉植物之葉片中肋縮短,葉身縐縮 或產生皺摺,呈暗綠色,葉尖向內扭曲或呈心形,芽呈細線狀。莖節呈階 梯狀、花芽無法正常抽出等症狀。

5.光合作用抑制劑 (Photosynthesis inhibitors)

可移動(mobile)型將干擾光合作用中電子傳遞及光能之轉換,產生自由 基攻擊細胞膜。活性與光照有關。土壤施用型藥劑產生的藥害於子葉或第 一真葉產生,開始行光合作用後才會出現受害徵狀。敏感闊葉植物呈脈間 黃化至壞疽,成熟葉上沿葉緣開始黃化或壞疽,逐漸向葉中心進展。敏感 禾草由葉尖開始黃化及壞疽,逐漸向葉基進展。受傷葉組織最終即褐化死 亡,在 pH 較高之土壤(>pH7.2)傷害較大。葉面施用型藥害為細胞膜破壞出 現類似接觸性灼傷,葉組織呈古銅色或產生斑點及壞疽。常見藥劑有草脫 淨(Atrazine) 、克草(Bromacil)、達有龍(Diuron)、理有龍(Linuron)、滅必淨

(26)

具傳導作用之藥劑,傷害侷限於葉片接觸之部位,低劑量類似傳統光合作 用抑制劑,高劑量類似細胞膜破壞劑,作物油及其他添加劑會強化受害徵 狀。代表藥劑為本達隆(Bentazon)。

6.細胞膜破壞劑 (Cell membrane disrupters)

因化學類別不同具有不同的作用機制,Bipyridyliums 會破壞正常電子 流,產生自由基。活性與光照有關,徵狀出現快速 1~2 小時即發生,首先 為接觸藥液之葉片呈鬆軟水浸狀之外觀,接著葉組織褐化壞疽,光照會加 速徵狀之出現,藥斑開始發生在葉緣。藥液飄散引起之微量傷害為葉表出 現紅褐色似灼傷之斑點。代表性藥劑為巴拉刈(Paraquat)。Diphenylethers、

Oxadiazoles 及 Triazolinones: PPO 抑制劑,導致 Proto IX 累積,產生活 化氧,破壞細胞膜引起細胞質滲漏。導致葉片黃褐及死亡,噴後在葉表快 速出現胡蘿蔔色斑點,未死亡之植株有矮化現象,代表藥劑為樂滅草 (Oxadiazon)。Phosphorylated amino acids:氮代謝抑制劑,降低 glutamine synthetase 酵素活性,增加 ammonium 的累積,減少 glutamine 的產生,導 致植物體內發生氨毒害,及引起代謝過程所需之胺基酸缺乏。施用後 3~5 日內發生黃化萎凋,1~2 星期內褐化,在高濕高光照下之徵狀出現更為快 速。固殺草(Glufosinate-ammonium)、復祿芬(Oxyfluorfen)、必芬諾(Bifenox)、

亞喜芬(Acifluorfen)。

7.色素合成抑制劑 (Pigment inhibitors, Bleaching herbicides)

代表性藥劑為可滅蹤(Clomazone),主要作用在干擾光合色素之形成及 保護作用,導致葉綠素生成受限,造成新葉或接觸部位之白化至半透明現 象及抑制類胡蘿蔔素(Carotinoid)之生合成。敏感植物會萌發出白化苗,若 白化程度低於 50%通常可恢復正常。

8.其他

化學分類為有機砷(Organoarsenicals),接觸型除草劑,在植體內以砷取 代磷,干擾糖代謝,由木質部或韌皮部移動,但大部分隨光合產物在韌皮 部轉運,移動有限。主要施用於葉面,防除一年生雜草。受害徵狀為葉片 呈上偏性,組織黃化、壞疽。土壤殘效長。無光分解,易被土壤吸附,不

(27)

六、除草劑於景觀植物之應用

國外有植物應用手冊推薦幾種可使用之除草劑,景觀球根與球莖使用 為 CIPC、Cyanazine、甲氯酰草胺(Pentanochlor)、本達隆(Bentazone)。二氯 苯腈(Dichlobenil)異惡草胺(isoxaben)、莫多拉草(Metazachlor)與甲氯酰草胺 (Pentanochlor)、樂滅草(Oxadiazon)可應用於景觀苗木、樹木與灌木,CIPC、

Cyanazine 在台灣已被禁止使用(James H. and Ken F. 2004)。

國外許多景觀球根花卉研究報告顯示水仙施用除草劑後對於滅落脫 (Napropamide)、歐拉齡(Oryzalin)、三福林(Trifluralin)、DCPA、CIPC、CNBP、

施德圃(Pendimethalin)、莫多拉草(Metolachlor)、拉草(Alachlor)、達有龍 (Diuron)、Isoxaben、Thiazopyr、Propyzamide 應用於種植後或是萌芽前只有 造成稍微甚至沒有藥害的發生(Peabody, 1953, 1981;Smith and Treaster, 1982,1984;Bing and Macksel, 1984;Skroch et al., 1988;Skroch et al., 1994;

Al-Khatib, 1996)。但也有報告指出歐拉齡(Oryzalin)會暫時阻礙水仙的生長 (Smith and Treaster, 1982)。

鳶尾也對多種萌前除草劑具良好的耐受性,如莫多拉草(Metolachlor)、

拉草(Alachlor)、達有龍(Diuron)、Isoxaben、CIPC、CNBP、Thiazopyr、

Propyzamide、DCPA (Peabody, 1953, 1981;Skroch et al., 1988;Skroch et al., 1994;Al-Khatib, 1996)。其他報告指出Isoxaben、Fenoxan、Imazethapyr使 鳶尾產量減少,造成球根嚴重的傷害 (Howard et al., 1990)。

另外,國外常應用的鬱金香也有許多相關報告顯示較不適用除草劑來 防治雜草,拉草(Alachlor)、Dithiopyr、達有龍(Diuron)、Isoxaben, Napropamide, 歐 拉 齡 (Oryzalin) 、 樂 滅 草 (Oxadiazon) 、 復 祿 芬 (Oxyfluorfen) 、 施 德 圃 (Pendimethalin)、Pronamide and Thiazopyr 皆會影響鬱金香初期的生長,樂 滅 草 (Oxadiazon) 及 複 祿 芬 (Oxyfluorfen) 減 少 鬱 金 香 產 量 , 樂 滅 草 (Oxadiazon)、複祿芬(Oxyfluorfen)、Pronamide 及 Dithiopyr 則會降低其開花 品質(Peabody, 1981;Smith and Treaster, 1982,1984;Bing and Macksel, 1984;Skroch et al., 1988;Skroch et al., 1994;Al-Khatib, 1996;Howard et al., 1990)。

東方百合於 1958 使用達有龍(Diuron)、DNBP、滅草隆(Monuron)、得

(28)

拉本(Dalapon)等萌前藥劑沒有造成顯著的毒害,CIPC、2.4-D 萌後除草劑則 對東方百合葉片及花朵造成部分傷害(Gentner, 1958)。

唐菖蒲栽培文獻顯示拉草(Alachlor)、歐拉齡(Oryzalin)及Pronamide能有 效抑制雜草且不會減少球根產量,EPTC、拉草(Alachlor)、達有龍(Diuron) 也 不 會 對 開 花 球 造 成 毒 害 。 Flumioxazin 、 理 有 龍 (Linuron) 、 歐 拉 齡 (Oryzalin)、施德圃(Pendimethalin)、Prometryn、左旋莫多草(S-metolachlor) 和Sulfentrazone對植株的傷害低於6%(Ahrens, 1972, 1975;Burgis and W. E.

Waters, 1963 ; Gilreath, 1984, 1985 ; Richardson et al., 2006) 。 但 是 Gilreath(1985)指出拉草(Alachlor)、莫多拉草(Metolachlor)及Pronamide會造 成唐菖蒲球根產量減少。Imazamox、 Imazapic、 Rimsulfuron和三氟啶磺 隆(Trifloxysulfuron)使唐菖蒲植株黃化並阻礙生長的情形,Mesotrione和 Clomazone則出現白化癥狀。Manuja等人報告顯示,萌前藥劑施用複祿芬 (Oxyfluorfen),接著90天後施用萌後藥劑嘉磷塞(Glyphosate)能有效控制唐菖 蒲田間的雜草(Manuja et al., 2005)。

常應用於景觀宿根性草花有許多相關除草劑管理的研究,萱草曾被許 多報告指出對於除草劑耐受性強,田間種植`Downy'品種能耐DCPA,不 過對2.2及4.5kg a.i./ha歐拉齡(Oryzalin)有短暫性的傷害,’Aztec Gold’對 DCPA 及 莫 多 拉 草 (Metolachlor) 具 耐 性 , 而 歐 拉 齡 (Oryzalin) 及 莫 多 拉 草 (Metolachlor) 則對`Sammy Russell'品種沒有顯著傷害(Ahrens, 1981;

Bing, 1983;James et al., 1996;Whitwell, and Kelly, 1989)。莫多拉草 (Metolachlor)、施德圃(Pendimethalin)、DCPA、異惡草胺(Isoxaben)、汰硫草 (Dithiopyr)、歐拉齡(Oryzalin)等除草劑對於美人蕉(Canna L. 'Firebird')、伯 利恆之星(Omithogalum umbellatum L.)、鼓槌報春花(Allium sphaerocephalon L.)的開花天數無顯著影響(Skroch, et al., 1994)。

在台灣目前市面上除草劑沒有針對花卉而發展的除草劑,一般祇針對 水稻、雜糧之類而發展的殺草劑,花卉殺草劑目前研究比較少。而在景觀 實際應用上,推薦58.8%丁基拉草(Butachlor)、24%巴拉刈(Paraquat)溶液、

44.5 % 三 福 林 (Trifluralin) 乳 劑 適 用 於 菊 花 之 雜 草 防 治 , 5 % 二 氯 達 龍

(29)

用的殺草劑,以巴拉刈(Paraquat),年年春(Glyphosate)較多(許謙信、賴建旗,

1989)。草坪使用之殺草劑,經合法登記者為百速隆(Pyrazosul- furon-ethly) 及 快 克 草 (Quinclorac) 二 種 , 另 外 百 慕 達 草 坪 亦 有 推 薦 滅 落 脫 (Napropamide)、10%伏速隆(Flazasulfuron)可濕性粉劑、45%甲基砷酸納 (Monosodium methanearsonate)溶液、32%汰硫草(Dithiopyr)乳劑等除草劑使 用(蔣永正、蔣慕琰,2006)。除草劑廣泛應用於蔬菜作物的管理,應用的除 草劑研究使用較少,必須試驗除草劑的使用有無造成球根的毒害影響。因 此,本研究以不同除草劑型、濃度及混合施用等方式,利用實際田間盆栽 與露地栽培試驗來調查是否會對韮蘭屬球根及外觀生長型態造成影響及雜 草之防治成效。

(30)

參、萌前藥劑處理對韮蘭屬雜草防治之效果評估

一、試驗目的

韮蘭屬葉片多為狹線型,植被覆蓋密度低,易使雜草入侵,造成競爭 生長及空間問題,甚至視覺上的不美觀。萌前除草劑主要於植物種植後,

欲萌發雜草生育前(pre-emergence) ,藥劑可經根及幼莖進入植體內,進而 抑制生長,在生長初期使用,不但可有較長之控制時期,同時可減少作物 幼苗期競爭而影響發育。本試驗主要探討市售萌前除草劑對韮蘭屬生長各 有何影響?除草劑施用後是否影響開花與營養生長?

二、材料與方法 (一)植物材料

白花蔥蘭(周徑: 1.2-1.5cm)、淡黃蔥蘭(周徑: 1.2-1.5cm)、黃花蔥蘭(周 徑: 1.4-1.7cm)、小韮蘭(周徑:0.8-1.0cm)、大韮蘭(周徑:1.4-1.7cm)等五種 蔥蘭、韮蘭商業球根(表 3.1、圖 3.2)。單植於口徑 9 公分黑軟盆,栽培 介質以利於韮蘭屬球根生長良好之砂壤土。肥料在種植前均勻混入介質 土壤中,採用好康多 1 號緩效性肥料 180 天型,依栽培盆土壤容積量每 盆約施用 3.5g。病蟲害管理,對於蝸牛與蛞蝓類,以聚乙醛粒劑於試驗 種植時,每月以藥劑灑放,進行防治。每種韮蘭屬各 25 重複。

(二)處理方法

八種萌前除草劑,丁基拉草 Butachlor (草全除,興農公司)、丁拉樂 滅草 Butachlor + Oxadiazon (蓋好除,興農公司)、止草素 Butralin(比達 寧,台灣日產化工)、達有龍 Diuron (克草必斯,利台化學工業)、樂滅草 Oxadiazon (滴滅草,台灣嘉泰企業)、復祿芬 Oxyfluorfen (草無影,六和 化工)、滅草胺(圃地善,德國 BASF)Metazachlor、施得圃 Pendimethalin(巴 斯夫公司) (表 3.2)。與人工除草對照組即每週一次以人工除去盆內所有 雜草(Hand weed free; H. CK)、不除草對照組即試驗期間完全不除草 (CK)。

(31)

(三)試驗設計與資料收集

2009 年 3 月 8 日定植,定植後一週後噴灑除草劑,7 月 30 日去除 地上部雜草作植株調查評估並記錄種類與乾重,隨後再度噴施除草劑。

11 月 4 日試驗結束。採收行植物生長性狀調查與雜草生長調查。

(四)除草劑藥效評估

以雜草控制與控制效期為依據。除草劑施用後每兩週記錄一次每盆 雜草萌發數量,採收後記錄雜草總數(no./per pot)及總乾重(每盆所有地上 部雜草移至烘乾箱 80℃下 48 小時後取出秤得之重量,單位: g/per pot)。

(五)除草劑藥害評估

以試驗植株外觀、開花與生長狀況綜合評估。

1.開花數及到花日數

每日記錄開花株數,到花日期以植物定植至第一朵花計算。

2.植物採收調查

(1)總鮮重(每盆生長完整植株秤得之重量,單位: g/per pot)

(2)大球數(白花與淡黃蔥蘭單球徑大於 0.9cm,黃花蔥蘭與大韮蘭單球徑 大於 1.2cm,小韮蘭單球徑大於 0.8cm)

(3)小球數(白花與淡黃蔥蘭單球徑小於 0.9cm,黃花蔥蘭與大韮蘭單球徑 小於 1.2cm,小韮蘭單球徑小於 0.8cm)

(4)大球重(最大母球秤得之重量,單位: g) (5)大球直徑(最大母球測量之寬度,單位: mm)

(6)株高(取植株莖基部至全株最高葉片之平均高度,單位: cm) (7)葉鮮重(植株成熟完全展開之葉片秤得之重量,單位: g/pot)。

3.植物藥害評估(Scale)

以肉眼觀察植物全株黃化、萎凋、死亡等損害之分布,依嚴重程度 分 0 至 9,0 為無藥害,9 為全株地上部死亡,評估準則如圖 3.1。

0: no injury (excellent), 1-3: good, 3-5: fair, 5-7: poor, 7-9: unsalable, 9:

dead).

(32)

三、統計分析(Statistical Analysis)

資料分析以 SPSS 13.0 版進行統計分析,以 Duncan’s 檢定各處理間差 異顯著性(P<0.05、0.01、0.001),統計圖片以 Sigma Plot 10.0 版與 Excel 繪

Fig 3.1 P a~j:Scale

製。

圖 3.1 植物藥害程度評估(0 為無藥害;9 為死亡)

lant injury scale.(0:no injury, 9:dead).

0~9. 0: no injury (excellent), 1-3: good, 3-5: fair, 5-7: poor, 7-9: unsalable, 9: dead).

(33)

種或品種 學名 原生地 花色 花期 引入台灣年代

白花蔥蘭

Zephyranthes candida (Lindl.) Herb.

祕魯、阿根廷、南美 白 3-11月 1865

淡黃蔥蘭

Zephyranthes 'Ajax'

- 淡黃 4-11月 -

黃花蔥蘭

Zephyranthes citrina Bak. Cv.

英領圭亞那 鮮黃 7-10月 -

小韭蘭

Zephyranthes rosea Lindl.

瓜地馬拉、西印度 濃桃紅 8-10月 1968

大韭蘭

Zephyranthes carinata Herb.

牙買加、古巴、墨西哥 粉紅 4-9月 1908

表 3.1 五種蔥蘭、韮蘭一般基本資料

Table 3.1 The information of 5 Zephyranthes species/cultivar.

圖 3.2 五種韮蘭屬花色型態示意圖 (A)白花蔥蘭 (B)淡黃蔥蘭 (C)黃花蔥蘭 (D)小韮蘭 (E)大韮蘭

Fig 3.2 Appearance of 5 Zephyranthes species/cultivars flower. (A) Z. candida. (B) Z. ’Ajax’ (C) Z. citrina (D) Z. rosea(D) Z. carinata.

(34)

藥劑名 外國普通名 劑型及含量 推薦用量 作用機制 化學類別 (kg a.i./ha)

草全除(丁基拉草) Butachlor 32%乳劑 1.92 幼苗生長抑制劑 醯胺

蓋好除(丁拉樂滅草) Butachlor+ 20%混合乳劑 1.2 雜類

止草素(比達寧) Butralin

52.6%乳劑

2.84 幼苗生長抑制劑 二硝基苯胺(甲苯胺)

草霸王(達有龍) Diuron 80%可濕性粉劑 2.4 光合作用抑制劑 尿素

滴滅草(樂滅草) Oxadiazon 12%乳劑 0.24 細胞膜破壞劑 雜類(Oxadiazole)

草無影(復錄芬) Oxyfluorfen 23.5%乳劑 0.6 細胞膜破壞劑 聯苯醚

圃地善(滅草胺) Metazachlor 43.1%水懸劑 0.65 幼苗生長抑制劑 二硝基苯胺(甲苯胺)

施得圃 Pendimethalin 38.7%膠囊懸著劑 0.97 幼苗生長抑制劑 二硝基苯胺(甲苯胺)

表 3.2 試驗用八種萌後除草劑名稱成分及特性

Table 3.2 The information of 8 pre-emergence herbicides used in this study.

(35)

四、結果

(一)單次及連續施用萌前除草劑對韮蘭屬外觀之影響

第一次施用藥劑,復祿芬、樂滅草及丁拉樂滅草施藥後兩週對五種蔥 蘭、韮蘭造成視覺上嚴重的損害,滅草胺對白花、淡黃、黃花及小韮蘭也 有部分藥害發生。處理後八週,大部分藥害情形明顯降低,但復祿芬、樂 滅草及滅草胺對白花蔥蘭及小韮蘭仍有藥害殘留的情形(圖 3.3、3.4)。二次 施藥後評估具相似的結果,但施得圃在二次施用後對五種蔥蘭韮蘭造成較 嚴重的毒害。藥害情形隨時間逐漸減緩,但以復祿芬處理恢復最緩慢,八 週後仍有部分藥害癥狀,而其他藥劑均可恢復至可接受之觀賞品質。相對 的,達有龍對白花、淡黃及黃花蔥蘭及丁基拉草與止草素對大、小韮蘭之 葉片造成部分黃化,但未對整體觀賞品質造成太大影響。藥害最嚴重的為 復祿芬和樂滅草,其次為丁拉樂滅草、施得圃。藥害情形隨時間逐漸減緩,

但以復祿芬處理恢復最緩慢,八週後仍有部分藥害癥狀,而其他藥劑均已 恢復至可接受程度(圖 3.5~3.9)。

萌前除草劑對蔥蘭、韮蘭毒害徵狀為葉片產生橘、紅色斑點或葉片黃化至 萎凋等,複祿芬甚至造成黃花蔥蘭地上部葉片死亡。在花朵也造成顯著的 傷害如花梗彎曲、產生紅斑、花瓣畸形、燒傷狀、無法完全盛開等癥狀(圖 3.11)。

(二)八種萌前除草劑對雜草之控制效果

施藥後萌發雜草數量評估,所有藥劑與未除草對照組比較對五種蔥 蘭、韮蘭雜草萌發數量減少皆有顯著差異。但在處理 6 週後發現施得圃與 丁拉樂滅草分別對淡黃蔥蘭與黃花蔥蘭之雜草失去控制,雜草迅速萌發(圖 3.10)

雜草乾重方面,第一次採收雜草乾重評估,大部分藥劑處理均已失去 雜草控制效果,其中仍維持低雜草乾重處理為施得圃處理白花、淡黃、黃 花蔥蘭及大韮蘭雜草乾重顯著低於對照組,達有龍也同樣降低白花、淡黃 與大韮蘭之乾重。大韮蘭只有樂滅草無效。二次採收雜草乾重結果與第一 次相異,白花蔥蘭及淡黃蔥蘭施用復祿芬雜草乾重高於其他處理與對照 組,其他藥劑仍低於未除草對照組。所有藥劑中只有達有龍及施得圃能控

(36)

制黃花蔥蘭之雜草。所有藥劑對小韮蘭雜草均無效,止草素使用後甚至提 高雜草乾重量。大韮蘭以達有龍、復祿芬及滅草胺處理較佳。在雜草生長 與乾重結果顯示,復祿芬及止草素在乾重上有顯著性差異,數量上則沒有 呈現,推測可能於生長初期即未達到控制效果而長成大型雜草。施得圃及 丁拉樂滅草在施用後期雜草才迅速增加,因此多為小型雜草,顯示其藥效 已開始消退(表 3.3、3.4)。

(三)萌前藥劑對五種蔥蘭、韮蘭開花之影響

白花蔥蘭與淡黃蔥蘭開花趨勢以八月開始至十月逐日增加,黃花與小 韮蘭平均花數則以九月最多,十月開始下降。藥劑處理復祿芬與施得圃對 四種蔥蘭、韮蘭開花數量最少。其他處理對各蔥蘭、韮蘭開花影響則不盡 相同。白花蔥蘭韮蘭處理萌前藥劑後顯示八、九月時以丁拉樂滅草使用開 花數量最多其次為丁基拉草,其他處理間無顯著差異。十月也以丁基拉草 處理開花數量最多,其次為丁拉樂滅草;淡黃蔥蘭八、九月以止草素處理 開花數量最多其次為丁拉樂滅草,十月以達有龍處理開花數增加最多;黃 花蔥蘭八月間,滅草胺處理開花數量多於人工除草對照組,九月間以達有 龍花數最多。十月平均花數以滅草胺處理數量最多,其他處理均下降;小 韮蘭八月以丁基拉草花數最多,九月為人工除草對照組及丁基拉草其次是 未除草對照組與止草素處理,十月開花也以人工處理組最多其次為止草 素。樂滅草在試驗期間完全沒有開花(圖 3.13~3.16)。

五種蔥蘭、韮蘭在所有藥劑處理中,皆以施得圃處理到花日數最久。

白花蔥蘭藥劑處理中到花日數最短的為丁拉樂滅草、復祿芬、丁基拉草、

止草素及達有龍。淡黃蔥蘭以止草素處理最短,黃花蔥蘭為滅草胺處理,

小韮蘭為復祿芬(表 3.5)。

(四)萌前藥劑對五種蔥蘭、韮蘭營養生長之影響

八種萌前藥劑處理,對白花蔥蘭總鮮重、總球數、母球數及葉鮮重與 人工除草對照組比較無顯著影響的藥劑有丁基拉草、達有龍及丁拉樂滅 草,滅草胺對總球數並未減少。降低總鮮重、總球數、葉重、母球數、母 球重、母球徑藥劑為復祿芬、樂滅草及施德圃,與未除草對照組比較有顯

(37)

著差異。小球產量方面,施用除草劑處理者除復祿芬外,與對照組比較均 顯著增加(表 3.6)。

丁基拉草與人工除草對照組比較,未對淡黃蔥蘭總鮮重、株高及葉重 造成影響。施得圃使用後與未除草對照組比較顯著降低總鮮重及葉重,而 其他藥劑地上部生長仍優於未除草之對照組。球根方面,丁基拉草在母球 數尚無顯著差異,所有藥劑與人工除草比較皆減少總球數、母球數與小球 數的產量,但對丁基拉草、達有龍、丁拉樂滅草及滅草胺處理單顆母球重 量與球徑沒有影響。另外施得圃與復祿芬在總球數、母球數與小球數低於 未除草對照組,明顯造成球根產量減少(表 3.7)。

黃花蔥蘭短期鮮能分生大量球根,球根產量與八種藥劑無顯著差異。

在總鮮重、葉重、母球重、母球徑營養生長,滅草胺及達有龍與對照組無 差異。黃花蔥蘭營養生長低於未除草對照組為復祿芬(表 3.8)。

小韮蘭使用施得圃、滅草胺與達有龍比較未除草對照組顯示無差異甚 至有減少總鮮重、葉重、總球數、母球生長等營養生長。另外與人工除草 對照營養生長無顯著差異之處理為丁拉樂滅草、止草素及樂滅草,未減少 或降低植株總鮮重、葉重及球根產量(表 3.9)。

比較人工處理對照組顯示,所有藥劑對大韮蘭生長造成影響,但大部 分處理生長仍能高於未除草對照組。有兩種藥劑在總鮮重及母球重生長受 到抑制而低於未除草之對照組,分別為施得圃及丁拉樂滅草(表 3.10)。

五、討論

本研究結果顯示,韮蘭屬種間對萌前藥劑反應相似,除草劑藥害減輕 及雜草數萌發約在施藥後六週,藥效開始消退。八種處理中,達有龍與丁 基拉草對五種蔥蘭、韮蘭外觀無顯著傷害,營養生長方面也未減少,甚至 有增加產量的趨勢,且對雜草控制效果可維持約 3 個月。此結果和鳶尾及 水仙應用多種萌前藥劑評估,結果同樣顯示對達有龍具良好的耐受性,且 能有效控制雜草(Al-Khatib K., 1996;Peabody, D. V., 1981)。依除草劑使用 分類上,達有龍屬於長效性藥劑,在土壤中殘效超過兩個月,應用在作物

(38)

上有殘毒的疑慮,景觀植物栽培須以長期具觀賞價值為主要目標,日後可 就是否對韮蘭屬具有殘效問題作深入探討。

五種韮蘭屬試驗期間顯示復祿芬(Oxyfluorfen)、樂滅草(Oxadiazon)對外 觀品質造成嚴重傷害及營養生長降低,球根產量減少的情形,此兩種藥劑 具嚴重毒害情形也有報告指出,Skroch et al. (1988)試驗結果兩藥劑對番紅 花、鳶尾、紫燈花及百合球根葉片造成顯著的傷害、開花數減少及球根產 量降低等毒害。Bing, A. and M. Macksel(1984)報告指出樂滅草對百合造成嚴 重的傷害,一般推薦劑量也會造成鬱金香部分損害。Manuja 等人(2005)應 用複祿芬於唐菖蒲研究結果顯示未對其球根生長造成影響,且具良好的雜 草控制效果,與其它報告和本研究結果不同。施得圃(Pendimethalin)二次施 用時五種蔥蘭韮蘭外觀有明顯的藥害,Skroch et al. 1988 及 1994 年試驗,

施得圃對鬱金香生長初期造成傷害。但 Richardson et al. (2006)試驗中,連 續施用藥劑三年,對唐菖蒲球根無顯著傷害。推測可能與其他環境(溫度、

降雨)等外在因子不同,進而影響藥劑發揮之效果。

經由驗證,萌前藥劑於景觀管理上的確具使用潛力,達有龍(Diuron)與 丁基拉草(Butachlor)在整體表現尚未對植株造成太大傷害,試驗期間能有效 控制雜草,推薦可用於韮蘭屬的雜草萌前處理。復祿芬(Oxyfluorfen)、樂滅 草、施得圃(Pendimethalin)顯示並不適於韮蘭屬雜草防治。止草素(Butralin) 雖未對植株造成顯著傷害,但雜草防治未能達到良好成效,亦不適合。具 相同作用機制的丁基拉草與施得圃,施用於韮蘭屬上效果卻有差異,可能 與化學成分不同有關。

(39)

圖 3.3 第一次施用萌前除草劑 2 週後對五種蔥蘭、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情形 A:未除草對照組、B:丁基拉草、C:丁拉樂滅草、D:止草素、

E:達有龍、F: 復祿芬、G: 樂滅草、H:滅草胺、I:施得圃

Fig 3.3 The phytotoxicity shown on 5 Zephyranthes species 2 weeks after 1st time pre-emergence treatment.

A:CK, B:Butachlor, C:Butachlor + Oxadiazon, D:Butralin, E:Diuron, F:Oxyfluorfen, G:Oxadiazon, H:Metazachlor, I:Pendimethalin.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Plant injury scale: ‘0’ = excellent (no injury), ‘9’=very poor (dead).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40)

圖 3.4 第一次施用萌前除草劑 8 週後對五種蔥蘭、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情形

A:未除草對照組、B:丁基拉草、C:丁拉樂滅草、D:止草素、E:達有龍、F: 復祿芬、G: 樂滅草、H:滅草胺、I:施得圃 Fig 3.4 The phytotoxicity shown on 5 Zephyranthes species 8 weeks after 1st time pre-emergence treatment.

A:CK, B:Butachlor, C:Butachlor + Oxadiazon, D:Butralin, E:Diuron, F:Oxyfluorfen, G:Oxadiazon, H:Metazachlor, I:Pendimethalin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Plant injury scale: ‘0’ = excellent (no injury), ‘9’=very poor (dead).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41)

圖 3.5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白花蔥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A:未除草對照組、B:丁基拉草、C:丁拉樂滅草、D:止草素、E:達有龍、F: 復祿芬、G: 樂滅草、H:滅草胺、I:施得圃 Fig 3.5 The phytotoxicity shown on Z.candida 2-8 weeks post 2nd time pre-emergence treatment.

A:CK, B:Butachlor, C:Butachlor + Oxadiazon, D:Butralin, E:Diuron, F:Oxyfluorfen, G:Oxadiazon, H:Metazachlor, I:Pendimethalin

Data were mean of 25 replications.

Plant injury scale: ‘0’ = excellent (no injury), ‘9’=very poor (dead).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42)

圖 3.6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淡黃蔥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A:未除草對照組、B:丁基拉草、C:丁拉樂滅草、D:止草素、E:達有龍、F: 復祿芬、G: 樂滅草、H:滅草胺、I:施得圃 Fig 3.6 The phytotoxicity shown on Z.’Ajax’ 2-8 weeks after 2nd time pre-emergence treatment.

A:CK, B:Butachlor, C:Butachlor + Oxadiazon, D:Butralin, E:Diuron, F:Oxyfluorfen, G:Oxadiazon, H:Metazachlor, I:Pendimethalin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Plant injury scale: ‘0’ = excellent (no injury), ‘9’=very poor (dead).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43)

圖 3.7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黃花蔥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A:未除草對照組、B:丁基拉草、C:丁拉樂滅草、D:止草素、E:達有龍、F: 復祿芬、G: 樂滅草、H:滅草胺、I:施得圃 Fig 3.7 The phytotoxicity shown on Z. citrina 2-8 weeks after 2nd time pre-emergence treatment.

A: CK, B:Butachlor, C:Butachlor + Oxadiazon, D:Butralin, E:Diuron, F:Oxyfluorfen, G:Oxadiazon, H:Metazachlor, I:Pendimethalin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Plant injury scale: ‘0’ = excellent (no injury), ‘9’=very poor (dead).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44)

圖 3.8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小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A:未除草對照組、B:丁基拉草、C:丁拉樂滅草、D:止草素、E:達有龍、F: 復祿芬、G: 樂滅草、H:滅草胺、I:施得圃 Fig 3.8 The phytotoxicity shown on Z. rosea 2-8 weeks after 2nd time pre-emergence treatment.

A: CK, B:Butachlor, C:Butachlor + Oxadiazon, D:Butralin, E:Diuron, F:Oxyfluorfen, G:Oxadiazon, H:Metazachlor, I:Pendimethalin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Plant injury scale: ‘0’ = excellent (no injury), ‘9’=very poor (dead).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45)

圖 3.9 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後 2-8 週對大韮蘭植株外觀藥害比較

A:未除草對照組、B:丁基拉草、C:丁拉樂滅草、D:止草素、E:達有龍、F: 復祿芬、G: 樂滅草、H:滅草胺、I:施得圃 Fig 3.9 The phytotoxicity shown on Z. carinata 2-8 weeks after 2nd time pre-emergence treatment.

A: CK, B:Butachlor, C:Butachlor + Oxadiazon, D:Butralin, E:Diuron, F:Oxyfluorfen, G:Oxadiazon, H:Metazachlor, I:Pendimethalin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Plant injury scale: ‘0’ = excellent (no injury), ‘9’=very poor (dead).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46)

圖 3.10 萌前除草劑對五種蔥蘭、韮蘭雜草抑制效果(施藥後 10 週採收) Fig 3.10 The Effects of pre-emergence herbicides treatment on weed control of 5

Zephyranthes species/cultivars post application 4-10 weeks.

WAT:Weeks after treatment.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47)

圖 3.11 除草劑達有龍與復祿芬使用八週後與對照組比較小韮蘭植株與雜草萌發之影響 Fig 3.11 Effects of Diuron and Oxyfluorfen treatment on weed emergence application 8 weeks in Z. rosea.

圖 3.12 萌前藥劑復祿芬使用後八週對黃花蔥蘭植株與開花毒害癥狀 (a)和(b)植株型態扭 曲、(c)花苞無法正常展開、(d)葉片具褪色斑點

Fig 3.12 The injury symptoms shown on Z. citrina 8 weeks post Oxyfluorfen pre-emergence treatment.(a) and (b) plant distortion, (c)flower stunting (d)nectrotic lesion

(48)

Treatment Dose

Z. candida Z.' Ajax' Z. citrina Z. rosea Z. carinata

(kg a.i./ha) DW/per pot(g)

Butachlor 1.92 0.82ab 0.2ab 0.68a 0.36a 0.17b

Butachlor + Oxadiazon 1.20 0.27ab 0.24ab 0.66a 0.45a 0.01b

Butralin 2.84 0.27ab 0.32ab 0.11ab 0.2a 0.21b

Diuron 2.40 0.04b 0.01b 0.13ab 0.4a 0.03b

Oxyfluorfen 0.24 1.22a 0.08b 0.12ab 0.08a 0.06b

Oxadiazon 0.60 1.04ab 0.27ab 0.47ab 0.34a 1.15a

Metazachlor 0.65 0.35ab 0.03b 0.06ab 0.02a 0b

Pendimethalin 0.97 0b 0b 0b 0.41a 0b

CK - 0.86ab 0.67a 0.13ab 0.38a 0.87ab

H.CK - 0b 0b 0b 0a 0b

表 3.3 第一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對五種蔥蘭、韮蘭盆內雜草乾重之影響

Table 3.3 The Effects of 1st time pre-emergence herbicides treatment on weed dry weight of 5

Zephyranthes species/cultivars.

Treatment Dose

Z. candida Z.' Ajax' Z. citrina Z. rosea Z. carinata

(kg a.i./ha) DW/per pot(g)

Butachlor 1.92 0.14b 0.02c 0.31ab 0.39b 0.48bc

Butachlor + Oxadiazon 1.20 0.02b 0.18bc 0.45ab 0.41b 0.74abc

Butralin 2.84 0.16b 0.35abc 1.32a 3.06a 1.41ab

Diuron 2.40 0.04b 0.00c 0.10b 0.05b 0.01c

Oxyfluorfen 0.24 1.02a 0.7a 0.72ab 1.29b 0.09c

Oxadiazon 0.60 0.03b 0.00c 0.68ab 0.45b 0.67bc

Metazachlor 0.65 0.06b 0.06c 0.6ab 0.23b 0.14c

Pendimethalin 0.97 0.3b 0.2bc 0.09b 0.09b 1.48a

CK - 1.01a 0.56ab 0.51ab 0.95b 0.69abc

H.CK - 0.0b 0.00c 0.00b 0.00b 0.00c

Data

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3.4 第二次施用萌前除草劑對五種蔥蘭韮蘭盆內雜草乾重之影響

nd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w T

Table 3.4 The Effects of 2 time pre-emergence herbicides treatment on weed dry weight of 5

Zephyranthes species/cultivars

(49)

圖 3.13 萌前除草劑處理對白花蔥蘭開花數之影響

Fig 3.13 Effects of pre-emergence herbicides on flower count of Z. candida.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圖 3.14 萌前除草劑處理對淡黃蔥蘭開花數之影響

Fig 3.14 Effects of pre-emergence herbicides on flower count of Z. ‘Ajax’.

Data were means of 25 replications.

The same letters within a column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y Duncan’s multiple range test at 5% level.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1. Al-Khatib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