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National University of Kaohsiung Repository System:Item 310360000Q/16826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1

Shar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Kaohsiung Repository System:Item 310360000Q/16826"

Copied!
44
0
0

加載中.... (立即查看全文)

全文

(1)

《高大法學論叢》 第8 卷第 1 期(09/2012),頁 173-216

美國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對

稅務實務影響之探討

吳德華

摘 要

「經濟實質原則」(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美國稅法領 域中最著名的司法原則(Judicial Doctrine)之一。自一九三五年聯 邦最高法院宣判Helvering v. Gregory 案以來,經濟實質原則成為法 院用以否決納稅義務人的無實質經濟效果交易、卻主張有減免稅賦 權利之稅務案件。雖然經濟實質原則影響稅法達七十五年之久,但 畢竟還是「司法造法」下的產物,並非是經過國會所通過的成文法。 蓋因法院對經濟實質原則要件及適用標準見解歧異,且在最高法院 傾向原文主義之風氣下,國會擔心有朝一日經濟實質原則會被廢 止,遂於二○一○年將爭議多年的經濟實質原則藉由通過「保健暨 教育法案」(Health Care and Education Reconciliation Act of 2010) 時

文藻外語學院國際企業管理系助理教授,美國羅格斯大學法學博士

投稿日期:07/22/2011;接受刊登日期:01/30/2012 責任校對: 莊婉婷、廖紫喬

(2)

增訂I.R.C. §7701(o) 予以成文法化,明確規範之,以期終結法院在 解釋經濟實質原則時不同見解之混亂,並將經濟實質原則「妾身不 明」之疑慮一併消除,就地「合法化」。對於已習慣判例法下經濟實 質原則的納稅義務人、國稅局及法院,成文法化將對三方產生重大 的變化。 I.R.C. §7701(o) 將對未來稅務實務發展產生重大之影響。經濟 實質原則成文法化是利是弊,尚待時間考驗;惟毫無疑問的是,經 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將納稅義務人、政府及法院三方推向另一個層 次的競技場。

(3)

Study of the Effects of the

Codification of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in the U.S.

Francis Wu

∗∗

Abstract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is one of the most famous judicial doctrines in the area of tax law. Since Helvering v. Gregory (1935), courts have been applying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to disallow the tax benefits generated by transactions that had no effect on the economic position of the taxpayers. Although,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has a great impact in the area of tax law, it is still a “judicially crafted doctrine”, not the law passed by Congress.

Courts are split o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Furthermore, the Supreme Court has grown increasingly in favor of textualism, Congress was worried that the Supreme Court may overrule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Therefore, Congress, as part of the Health Care and Education Reconciliation Act of 2010, codified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as new code section I.R.C. §7701(o). The codification of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clarifies its application which has been applied by courts for many years. However, for taxpayers, the 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and courts, the codification may bring many challenges.

I.R.C. §7701(o) will have a great impact in the area of tax law.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Wenzao Ursuline College of

(4)

Only time will tell how good or bad this new section was. However, without a doubt, the codification will push taxpayers, the 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and courts to another level.

(5)

美國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對

稅務實務影響之探討

吳德華

目次

壹、前言 貳、經濟實質原則背景起源 一、實質重於形式原則 二、經濟實質原則 三、小結 參、I.R.C. §7701(o) 一、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之原因 二、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對稅務實務之影響 肆、結論 關鍵字:實質重於形式原則、經濟實質原則、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經濟實質、 商業目的

Key Words: Substance-Over-Form Doctrin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The Codification of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Economic Substance, Business Purpose

(6)
(7)

壹、前言

「縝密制定的成文法應照字面解釋課稅政策,只留下小空隙給 予司法考慮的空間。」 葛雷哥里訴國稅局局長案1 約翰.史登哈根(John M. Sternhagen) 美國稅務上訴局委員/稅務法院法官 二○一○年十一月二日美國期中大選,執政的民主黨遭受挫 敗。在同時,美國愛荷華州司法界也發生一件史無前例的大事,愛 荷華人用選票驅逐三名最高法院大法官。2事情的導火線起因於去年 愛荷華最高法院七名大法官全體一致判決愛荷華州成文法有關於婚 姻之定義──「婚姻是一男與一女之間的結合」(Marriage is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無效,為同性婚姻合法化鋪路,因而引起 愛荷華居民的不滿而發起驅逐在他們眼中的「穿著黑袍的立法者」

(Legislators in Robes)。3愛荷華居民利用這次三名最高法院大法官

──其中包括首席大法官在內──尋求連任時,用選票傳達訊息, 並為法官上了一門最基本的課──法官的責任是解釋法律,而不是

1 Gregory v. Commissioner, 27 B.T.A. 223, 225 (1932).

2 Jason Hancock, Iowans vote to oust all three supreme court justices, The Iowa

Independent, November 2, 2010, available at http://iowaindependent.com/46917/ iowans-vote-to-oust-all-three-supreme-court-justices. (last visited 11/22/2011).

3 A.G. Sulzberger, Ouster of Iowa Judges Sends Signal to Bench,THE NEW YO

RK TIMES, November 3, 2010, available at http://www.nytimes.com/2010/11/04/ us/politics/04judges.html?scp=1&sq=iowa%20supreme%20court&st=cse. (last visited 11/22/2011).

(8)

伸張自己的理念或創造法律。眾所皆知,立法是議會的職權,而法 官的職責是解釋議會所通過的法律。然而美國係採普通法系司法制

度的國家,4因此法院不只是解釋法律,也會以案例事實中所作出的

判例─稱為「司法原則」(Judicial Doctrines)或「法律原則」(Legal

Doctrines)─作為往後判例的依據,且下級法院必須遵循上級法院 的判例,此即所謂的「依循先例原則」(Stare Decisis)5;當然,因 時空演變等因素,法院也會推翻先前的判例。6 在 美 國 稅 法 領 域 中 最 著 名 的 司 法 原 則 當 屬 由 Helvering v.

4 世界司法體系以大陸法系及海洋法系為兩大主要法系。前者又稱為民法法系

(civil law system);後者又稱為普通法系 (common law system)。兩大法系最大的 不同在於民法法系係以成文法為主,而普通法系係以判例法為主。香港中文大學 法學院教授Jefferson VanderWolk 解釋普通法系有一特徵,即法院不只具有跟隨 著非常相似的先前判決結果,還有先前判決之理由的傾向。VanderWolk 進一步 舉例說明:「如果第一個法院引用一條對狗適用的成文法﹙只有狗而已﹚,判定成 文法適用於某一種特定的動物,理由是該動物有四條腿、搖尾巴及會吠叫。下一 個法院考慮成文法是否適用於特定的動物時可能會採用三層分析:牠是否有四條 腿?牠是否會搖尾巴?及牠是否會吠叫?在後續案例,法院會進行仔細的審議什 麼是構成搖尾巴及吠叫,不可避免的,法院會有一些見解上的分歧。成文法還是 適用於狗,但法院不會總是同意如何判定四條腿動物是否就是狗。」Jefferson VanderWolk, Codification of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If We Can’t Stop It,

Let’s Improve It, 55 TAX NOTES INTERNATIONAL547, 549 (2009).

5 See Steven H. Gifis, BARRON’S LEGAL DICTIONARY, 461 (3rd Ed. 1991); see

also generally Michael Sinclair, Precedent, Super-Precedent, 14GEO. MASON L. REV. 363 (2007); Sydney Foster, Should Courts Give Stare Decisis Effect to Statutory

Interpretation Methodology?, 96 GEO. L.J.1863 (2008); David L. Berland, Stopping

the Pendulum: Why Stare Decisis Should Constrain the Court From Further Modification of the Search Incident to Arrest Exception, 2011 U. ILL. L. REV. 695

(2011).

6 例如在 Plessy v. Ferguson, 163 U.S. 537 (1896),最高法院宣判州法律的「隔離但

平等」 (Separate But Equal) 合憲,五十八年之後在 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9)

Gregory7(Gregory 案)所推論出的「經濟實質原則」(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經濟實質原則係指納稅義務人所進行的交易必 須要有經濟實質效果而非為減免稅賦之目的。8若是法院認為納稅義 務人所進行的交易只為減免稅賦之目的,並無經濟實質效果,法院 將引用經濟實質原則否決納稅義務人的稅賦結果。9因此,經濟實質 原則可謂是法院用以解決眼中的「脫軌」稅務案件,以達到法院認 為始符立法本旨及公平原則。Gregory 案是稅務案例判決意見書中 最常被引用的案例之一,自一九三五年至二○○五年間,Gregory 案 共被法院的判決意見書引用一千九百三十四次,10此一數字顯示經 濟實質原則精神在稅務案例所扮演的決定性角色。雖然經濟實質原 則影響稅法達七十五年之久,但畢竟還是「司法造法」下的產物, 並非是經由國會所通過的成文法。 自一九八○年中期起,原文的解釋法律方式成為普遍的趨勢, 法院對於由法官所制定的稅法政策漸漸地持保留態度。11而原文主

義最大推手屬最高法院大法官Antonin Scalia。自一九八六年 Scalia

成為大法官之後,帶進原文主義風潮,最高法院逐漸傾向原文主義。

12最高法院的原文風氣多少也吹向下級法院。納稅義務人在 IES

7 Gregory v. Helvering, 293 U.S. 465 (1935); also Helvering v. Gregory, 69 F.2d 809

(2d Cir. 1934); Gregory v. Commissioner, 27 B.T.A. 223 (1932).

8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157 F.3d 231, 248 (3rd Cir. 1998); also

Jacobson v. Commissioner, 915 F.2d 832, 837 (2d Cir. 1990).

9 See e.g.,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157 F.3d 231 (3rd Cir. 1998); also

Coltec Industries, Inc. v. United States 454 F.3d 1340, 1354 (Fed. Cir. 2006).

10 Tonya K. Flesher & Tina Quinn, Codification of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or

How Congress Commemorated the Seventy-Fifth Anniversary of the Gregory Case, at10, from the website of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 available at http://ssrn.com/abstract=1759569. (last visited 11/22/2011)

11 Brian Galle, Interpretative Theory and Tax Shelter Regulation, 26 VA.TAX REV.

357, 363 (2006).

(10)

Industries, Inc. v. United StatesCompaq Computer Corp. v. CommissionerTIFD III-E, Inc. v. United StatesBlack & Decker Corp. v. United StatesColtec Industries, Inc. v. United States 等案中成功地

說服法庭「規定就是規定」,如果國會認為有修補漏氣的輪胎之必 要,是國會而非法院要去修補。13而這些都是近十年的案例。由此 可見,法院對擴張非原文的解釋法律之方式漸持保留態度。且法院 的判決意見書引用Gregory 案次數亦有下降之趨勢,一九八五年至 一九九五年法院的判決意見書引用 Gregory 案共三百七十八次,但 一九九五年至二○○五年卻只引用一百九十次。14 因此,由司法造法下的產物──經濟實質原則──是否禁得起 目前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的考驗實有疑慮?有學者──例如:佛 羅里達大學法學院教授 Martin J. McMahon, Jr. 表示:「若有與 Compaq 或 AMC 事實類似的案例到達最高法院,最高法院非常有 可能會推翻 Gregory 案判例並廢止經濟實質原則。」15其實經濟實 質原則有被廢止之虞並非毫無根據,在二○○一年的 Gitlitz v. Commissioner 案中,最高法院以八票對一票撤銷第十巡迴上訴法院 判決納稅義務人敗訴之決議。最高法院在意見書揭示:「成文法明文

Doctrines in Tax Law, 43 SANTA CLARA L. REV. 699, 701 (2003).

13 Lawrence Zelenak & Marvin Chirelstein, A Note on Tax Shelters, Duke Law School

Legal Studies Research Paper Series, Research Paper No.67, at 1-2 and n1 (2005), from the website of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 available at http://ssrn.com/abstract=745385. (last visited 11/22/2011); IES Industries, Inc. v.

United States, 253 F.3d 350 (8th Cir. 2001); Compaq Computer Corp. v. Commissioner, 277 F.3d 778 (5th Cir. 2001); TIFD III-E, Inc. v. United States, 342

F.Supp.2d 94 (D. Conn.2004); Black & Decker Corp. v. United States, 340 F. Supp. 621 (N.D. Md. 2004); Coltec Industries, Inc. v. United States, 62 Fed. Cl. 716 (2004).

14 Flesher & Quinn, supra note 10.

15 Martin J. McMahon Jr., Beyond A GAAR: Retrofitting the Code to Rein in 21st

(11)

規定納稅義務人可以得到這些利益,最高法院不需要再表示有關此 政策。」而唯一投反對票的大法官 Stephen Breyer 之不同意見書表 示無法認同多數派的原文解釋主張,因為此舉會造成漏洞,非國會 立法之原意。16在 Gitlitz 案,最高法院表示法律解釋回歸到法律原 文,不須再進一步探討立法原意。雖然最高法院在Gitlitz 案中支持 原文主義,惟並未選擇進一步藉此重新檢視Gregory 案及經濟實質 原則。 蓋因法院對經濟實質原則見解歧異,且在最高法院傾向原文主 義之風氣下,國會擔心有朝一日經濟實質原則會被廢止,遂於二○ 一○年將爭議多年的經濟實質原則藉由通過「保健暨教育法案」 (Health Care and Education Reconciliation Act of 2010)時增訂 I.R.C. §7701(o) Clarification of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予以成文法 化,以確保經濟實質原則免於被推翻,並期望終結法院在解釋經濟 實質原則時不同見解之混亂。其實,早在二○○五年就有國會議員

提議將經濟實質成文法化,17雖然在二○○七年國會通過「農業、

營養暨生物能源法案」(Farm, Nutrition, and Bioenergy Act of 2007)

時,包括白宮(小布希政府)、財政部、業界、學界、稅政評論家, 甚至美國律師公會稅務小組、紐約州律師公會稅務小組以及美國會 計師公會對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均持反對的立場,18因此使得經 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提案無疾而終。但在三年後,Gregory 案七十五 年紀念日時,美國國會捲土重來將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 本文以為將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是務實之舉。法院的判案品 質之良窳牽動著納稅義務人的權益,因此成文法化可化解法院在解

16 Gitlitz v. Commissioner, 531 U.S. 206, 220-223 (2001). 17 Galle, supra note 11, at 360.

18 Dennis J. Ventry Jr., Save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form Congress, Vol. 118,

(12)

釋經濟實質原則的不同見解之混亂,讓法官有更明確判斷基準。本 文將先探討經濟實質原則,再試以分析I.R.C. §7701(o) 對未來稅務 實務可能之影響。

貳、經濟實質原則背景起源

一、實質重於形式原則

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 Frank Easterbrook 表示:「所有法官遵 守一條簡單的規定:當成文法是明確的,用它。但是很少人會帶著 毫無疑問的案件到法院來。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及金錢?」19在稅務 案件中,稽納雙方最常見的爭論莫過於納稅義務人主張其交易係依 法有據,因此減免稅賦效果應被承認;而國稅局則主張納稅義務人 的交易雖有依法,但乃形式上之交易,非實質交易,其結果並非立 法原意,因此減免稅賦效果應被剔除。不只是稽納雙方對如何解釋 成文法意見相左,甚至連法官們也見解分歧,各自表述。導致面對 類似案件及同一法律條文,卻因法官的見解歧異,作出的判決南轅 北轍;這種情況屢見不鮮。 法院應該如何解釋成文法?長久以來爭議不斷。有法官──包

括最高法院大法官 Antonin Scalia 及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 Frank

Easterbrook20──主張法官解釋法律應只以原文為主,不應該參考或

依賴立法過程、背景、國會記錄等資料來尋求立法原意,因為這些

19 Frank H. Easterbrook, Text, History, and Structure in Statutory Interpretation, 17

HARV.J.L.& PUB.POL’Y 61, 61 (1994).

20 Paul Killebrew, Where Are All The Left-Wing Textualists?, 82 N.Y.U.L. REV.1895,

(13)

資料並不可靠,21原因是立法機關並沒有集體意向。22另言之,持這 一觀點者認為法官應以「原文、全原文、只有原文」(“The text, the whole text, and nothing but the text.” )來解釋法律條文。23反之,另

有一派的法官──包括最高法院大法官 Stephen Breyer 及哥倫比亞 特區巡迴上訴法院法官 Patricia Wald──主張法官及行政機關應利 用所有可用的資料,包括國會委員會報告、議會上發言以釐清含糊 不清的成文法,藉以了解成文法之立法精神、原意或目的為何。24故 可謂,前者(稱為「原文主義者」)只關心成文法文字的「客觀」含 意;而後者(稱為「非原文主義者」)試著去辨認及執行立法機關的 「主觀」目的,25導致原文主義者法官及非原文主義者法官在面對 同一件訴訟案件所作出之判決有不同之結果。 當法官面對稅務案件,引用合適的成文法會達到適當的結果, 毫無疑問地,承上述 Easterbrook 法官所說的──「用它」。惟當結 果會造成法律漏洞時,又該如何處理呢?原文主義法官會秉持規定 就是規定,如果納稅義務人的交易實質結果並非立法機關的原意, 立法機關應修法;而非原文主義者法官則會深入去探討納稅義務人 的交易實質結果是否就是立法機關的原意,若法官認為納稅義務人

21 John C. Roberts, Are Congressional Committees Constitutional?: Radical Textualism,

Separation of Powers, And the Enactment Process, 52 CASE W. RES. 489, 491-492 (2001).

22 William Robert Bishin, The Law Finders: An Essay in Statutory Interpretation, 38

S.CAL. L. REV. 1, 14 (1965), Max Radin, Statutory Interpretation, 43 HARV. L. REV. 863 (1930) quoted in Madison, supra note 12, at 703.

23 William N. Eskridge, Jr., Textualism, The Unknown Ideal? A Matter of Interpretation:

Federal Courts and the Law, 96 MICH. L. REV. 1509, 1514 (1998).

24 Roberts, supra note 21, at 490; Stephen Breyer, On the Uses of Legislative History

in Interpreting Statutes, 65 S.CAL.L.REV.845 (1992); Patricia M. Wald, The

Sizzling Sleeper: The Use of Legislative History in Construing Statutes in the 1988-89 Term of the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 39 AM. U.L.REV. 277 (1990).

(14)

的交易實質結果並非立法機關的原意,法官將跳脫成文法之框架, 進而延伸法律條文之字義以達到「合乎正義」之結果。因此在稅法 領域,原文主義及非原文主義就形成所謂的「形式」(Form)及「實 質」(Substance)之分。26「形式」係指正式法律原文,也是原文主 義 者 所 喝 采 及 擁 立 的 解 釋 成 文 法 方 式 ;「 實 質 重 於 形 式 」 (Substance-Over-Form)係指傾向檢視交易實質而避開正式法律原 文,是非原文主義者所主張的解釋成文法方式。27 一九三四年的 Gregory 案被各界認為是開創實質重於形式的先

河。惟事實上,最高法院在一九二一年的United States v. Phellis 及

一九二四年的Weiss v. Stearn 案中,已提到「實質原則」(Substance

Doctrine)理論,其可說是法院最早肯定實質原則的案例。28 在Weiss 案,一家公司股東依照協議將代表公司所有股本(價 值五百萬元)的股份證明存放到一家信託公司。另外亦有其他個人 客戶也將金錢(共七百五十萬元)存放至這家信託公司。存款人成 立一家新公司,資本總額為二千五百萬元,新公司購買並接收了舊 公司的所有資產、財產和經營權,並且將新公司全部股份證明交給 信託公司,舊公司隨即解散。信託公司發給舊公司股東新公司的一 半股權及七百五十萬元,另一半股權給其他存款人。稅務機關裁定 每位股東出售其所有持股,並且徵課利得。股東不服,爰向法院提 出訴訟。下級法院判股東勝訴,最高法院維持原判。 最高法院判定﹙一﹚:「舊公司的股東所分配的新股──並非如

26 See generally Madison, supra note 12. 27 Id. at 739.

28 J. Bruce Donaldson, When Substance-Over-Form Argument is Available to the

Taxpayer, 48 MARQ. L. REV. 41, 42 (1964); United States v. Phellis, 257 U.S. 156

(15)

同金錢──不是出售股份所得到的獲利,而是原本的舊資本投資部 份,因此並無課稅利得。」﹙二﹚:「就整個安排而言,在財務重組下, 每位股東保留一半利益,並且處分剩下一半。因此,每位股東在交 換後所得到的新公司利益與其交換前的比率相同。」﹙三﹚:「有關課 稅的問題必須取决於實際完成之結果,而非參與者所宣稱的目的。 當引用憲法增修條款第十六條及稅法,法院必須檢視實質的問題而 不僅是形式而已。」29簡言之,最高法院認為股東實質上所得到的 在交易前後均相同,並無實質上之改變,故不應以其形式上之改變 而加以徵課。在本案,最高法院提到「實質原則」之精神──實質 重於形式。實質原則藉由後續最高法院所判決之案例發展、擴張, 並與稅法交織一起,30逐步地衍生出其他可識別的旁系,其中包含 經濟實質原則。31

二、經濟實質原則

根據史丹佛大學法學院教授 Joseph Bankman 表示,經濟實質原 則起源於案例,如:Frank Lyon Co. v. United States(1978)、Knetsch v. United States (1960)Goldstein v. Commissioner (1966)及 Gregory v. Helvering(1934)等案。32換言之,經濟實質原則是在許多案例中

29 Weiss v. Stearn, 265 U.S. 242 (1924). 30 Donaldson, supra note 28.

31 Id.; Donald L. Korb, Remarks At the 2005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Tax

Institute: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in the Current Tax Shelter Environment, at 6 (2005), available at http://www.irs.gov/pub/irs-utl/economic_substance_ (1_25_05).pdf. (last visited 11/22/2011) 其他可識別的旁系有商業目的原則、騙局 原則及步驟交易原則。有學者更進一步的再分類為經濟實質原則/騙局原則 ﹙商業目的原則為這兩原則之主觀要件﹚與步驟交易原則。 Yoram Keinan,

Rethinking the Role of the Judicial Step Transaction Principle and a Proposal for Codification, 22 AKRON TAX J.45, 47-48 (2007).

(16)

逐漸形成的,而非從單一案例所推論出來。Gregory 案被廣泛認為是

其他後續案例之先驅,乃因 Gregory 案提供(相對地)推論支持非

原文解釋稅法;而Frank Lyon Co.案、Knetsch 案、Goldstein 案則是

應用非原文解釋方式在避稅交易案上。33故可說Gregory 案提供經濟 實質原則形成之基礎,經後續法官之解讀,而逐漸脫離原本適用在 重組案情上之法理,進而延伸到避稅交易案例,再到目前幾乎可適 用在任何一類的稅務案件上,例如:遺產及贈與稅案等。34 惟在稅務實務上對於個案中有無經濟實質原則的適用,以及適 用標準為何,不同法院有不同之見解。以下依序以 Helvering v.

Gregory(1934);Rice’s Toyota World, Inc. v. Commissioner(1985);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1998)Compaq Computer Corp. v. Commissioner(2001);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 Inc. v. Commissioner(2001)等案例作為討論經濟實質原則標的。

(一)

Helvering v. Gregory

Gregory 案可謂是經濟實質原則最具代表性的判例。在本案,納 稅 義 務 人 Evelyn F. Gregory ( Gregory ) 是 United Mortgage Corporation(United Mortgage 公司)的唯一股東。United Mortgage 公司持有子公司 Monitor Securities Corporation(Monitor Securities 公司)一千股股份。Gregory 成立另一家公司 Averill Corporation (Averill 公司)。United Mortgage 公司將所持有 Monitor Securities

(2000); also Frank Lyon Co. v. United States, 435 U.S. 561 (1978); Knetsch v.

United States, 364 U.S. 361 (1960); Gregory v. Helvering, 293 U.S. 465 (1935); Goldstein v. Commissioner, 364 F.2d 734 (2d Cir. 1966).

33 Bankman, Id. at 8, n.4.

34 See e.g., Sather v. Commissioner, 251 F.3d 1168 (8th Cir. 2001); Vose v.

Commissioner, 284 F.2d 65 (1st Cir. 1960); Estate of Schuler v. Commissioner, T.C.

(17)

公司的一千股股份轉移到Averill 公司,以交換 Averill 公司將其公司

股份發給Gregory。四天後,Averill 公司清算並解散,故將其所有資

產──包括Monitor Securities 公司的一千股股份──全部分配給其

唯一股東Gregory。在分配當天,Gregory 將手上 Monitor Securities

公司的一千股股份全數賣掉,所得十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元。國稅局

認為 Gregory 所得的十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元是 United Mortgage 公

司所分配的股利,因此對Gregory 徵課一萬六百七十八元短報金。35 Gregory 不服,爰向稅務上訴局36提請上訴。國稅局承認如果 Gregory 正當而合法地引用稅法有關「重組」(Reorganization)的規 定,Gregory 所計算的利得是正確的,但國稅局主張 Averill 公司成 立唯一目的是為避免稅賦,因此並無實質目的,故應忽略Averill 公 司存在之事實。惟稅務上訴局認定雖然Averill 公司成立的目的是為 避免稅賦,但並不能因此否定其存在之事實,因為Averill 公司存在 的時間具有執行發行股份、持有Monitor Securities 公司股份、清算、

解散並分配Monitor Securities 公司股份之行為事實,且 Gregory 係

依法律所規定之程序合法成立Averill 公司;故不採納國稅局所主張 的實質理論,宣判Gregory 勝訴。37在這一判例中,稅務上訴局認為: (一)納稅義務人有權依賴法律尋求對其最有利之情況;(二)納稅 義務人所為乃是依法有據,並無不法之行為,因此就算成立的目的 是為避免稅賦,仍為納稅義務人之權利。在本案中,如同其他案例, 國稅局秉持一貫立場,即不反對納稅義務人有權依賴法律尋求對其 最有利之結果,但是如果納稅義務人交易行為最終目的是為稅賦考 量,則法院應忽視法律條文上之字義,因為立法者之立法原意並非 是讓納稅義務人減少稅賦。惟稅務上訴局並未採納。國稅局爰向第

35 Gregory v. Commissioner, 27 B.T.A. 223 (1932).

36 稅務上訴局 (Board of Tax Appeals) 於 1942 年更名為稅務法院 (Tax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18)

二巡迴上訴法院提起上訴。 第二巡迴上訴法院由Learned Hand 法官主筆的判決意見書指出 法院同意納稅義務人有權依賴法律尋求對其最有利之結果,且納稅 義務人有權依法規劃減少稅賦,而本案納稅義務人 Gregory 所有步 驟都是依法且真實的,唯一缺陷就是這些交易並非法律條文所指的 重組,因為這些交易並非商業的交易行為,而是為了符合成文法上 的重組要件所進行的交易,因此是一場騙局,故重組無效。第二巡 迴上訴法院改判國稅局勝訴。38換言之,第二巡迴上訴法院認為納 稅義務人是否可享有稅賦待遇是基於其所進行的交易型態必須是法 律所意欲的,而 Gregory 所進行的重組並非國會當初立法的原意, 也就是說 Gregory 所得到的稅賦待遇並非國會立法時所預見的結 果,故屬法律漏洞,因此就課稅而言,該重組行為被視為無效,當 然也就不能取得重組所附屬的稅賦待遇。 Gregory 爰向最高法院提請上訴,最高法院同意受理。最高法 院並不否定若是納稅義務人交易符合成文法上的要件,重組應為有 效;也不否定納稅義務人規避納稅的動機並不應改變重組有效的結 果之主張。反而最高法院認為問題的癥結在於除稅賦動機之外,納 稅義務人所為是否為成文法所意欲之事。最高法院認為 Gregory 利 用重組的形式來隱藏其真正身分,其交易除了減少稅賦動機之外並 無商業目的,這並非立法之原意,故維持第二巡迴上訴法院之判決。39 最高法院雖然維持原判,但並不著墨於Learned Hand 法官所主張重 組無效之見解,而是將重點放在納稅義務人的重組行為是否有實質 的經濟商業目的,因為這才是立法原意。若是重組只為減少稅賦, 就算重組因符合成文法上的要件而在形式上被視為有效,仍是無法

38 Helvering v. Gregory, 69 F.2d 809 (2d Cir. 1934). 39 Gregory v. Helvering, 293 U.S. 465 (1935).

(19)

享有稅法賦予之稅賦待遇;故交易本身必須要有經濟實質目的,方

可取得稅賦待遇。在本案,最高法院肯定「實質重於形式原則」,並

建立「經濟實質原則」,同時也肯定非原文主義在稅法上之運用。

(二)

Rice’s Toyota World, Inc. v. Commissioner

自 Gregory 案判決出爐之後,Gregory 案即成為稅務案例判決 意見書中最常被引用的案例之一。承上述,自一九三五年至二○○ 五年間,Gregory 案共被法院的判決意見書引用一千九百三十四 次,40雖然並非所有引用 Gregory 案的判決意見書都肯定經濟實質 原則,但不論正反兩方立場為何,該引用數字顯示經濟實質原則之 精神在稅務案件中所扮演的決定性角色。其中包括一九八五年第四 巡迴上訴法院的 Rice’s Toyota World, Inc. v. Commissioner41、一九九

八年第三巡迴上訴法院的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42、二○

○ 一 年 第 五 巡 迴 上 訴 法 院 的 Compaq Computer Corp. v.

Commissioner43以及二○○一年第十一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的 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 Inc. v. Commissioner44,因不同巡迴上訴法

院對經濟實質原則要件見解不一,因此對經濟實質原則近期發展影 響重大。

在 Rice’s Toyota 一案,納稅義務人 Rice’s Toyota World, Inc. (Rice 公司)主要業務是出售汽車,其主要負責人透過朋友獲悉有 關電腦「售後回租」交易,因此,Rice 公司向賣家 Finalco 公司購買

40 Flesher & Quinn, supra note 10.

41 Rice’s Toyota World, Inc. v. Commissioner, 752 F.2d 89 (4th Cir. 1985). 42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157 F.3d 231 (3rd Cir. 1998).

43 Compaq v. Commissioner, 277 F.3d 778 (5th Cir. 2001); also Compaq v.

Commissioner, 113 T.C. 214 (Tax Ct. 1999).

44 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 Inc. v. Commissioner, 254 F.3d 1014 (11th Cir.

(20)

一台舊電腦,要價一百四十五萬五千二百二十七元,並交付賣家一 張二十五萬三年期的有追索權票據及兩張共一百二十萬五千二百二 十七元八年期的無追索權票據,再將電腦租給賣家。Rice 公司付清 追索權票據,並主張因擁有電腦所有權,所以可扣除折舊費用及支 付票據所付的利息費用。國稅局不准Rice 公司扣除折舊費用及利息 費用,因為國稅局認為Rice 公司的交易是一場騙局。Rice 公司不服, 爰提起訴訟,稅務法庭同意國稅局的看法。本案經稅務法庭一審, 再上訴到第四巡迴上訴法院。 第四巡迴上訴法院認為Rice 公司與賣家 Finalco 公司的售後回 租交易,除了只為減免稅賦的扣除額之外,並無商業目的動機,且 雙方之交易對Rice 公司並無獲利的存在,因此是一場騙局,故對於 Rice 公司不得扣除其所主張之折舊及無追索權票據的利息費用部分 維持原判;但有關於有追索權票據的利息費用扣除部分,則撤銷發 回重審,因為第四巡迴上訴法院認為有追索權票據的利息費用是有 經濟實質。45在本案,第四巡迴上訴法院形容Rice 公司的交易是一 場騙局,因為納稅義務人進行交易除了取得減免稅賦效果,並無商 業目的動機;且交易並無經濟實質,因為其並無合理的獲利機會之 存在。換言之,第四巡迴上訴認為:(一)納稅義務人的交易必須要 有主觀的商業目的動機或客觀的經濟實質結果,以通過經濟實質原 則的檢驗;(二)納稅義務人只要證明交易有合理獲利之可能性就 足以滿足經濟實質要件。

(三)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在Rice’s Toyota 案越十三年,另一個巡迴上訴法院──第三巡

迴上訴法院在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案中持不同之見

解。在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一案,Colgate Palmolive

(21)

Company(Colgate 公司)因出售子公司(The Kendall Company) 而 認列一億四百七十四萬三千二百五十元長期資本利得,Colgate 公司

經由Merrill Lynch 公司(Merrill 公司)的業務代表所提之建議,成

立合夥組織──AMC Partnership(AMC)──進行一系列的交易以 產生資本損失,用以抵銷資本利得。

首先,Algemene Bank Nederland N.V. (ABN 銀行)在荷屬安

第列斯群島成立 Kannex Corporatoin(Kannex 公司);Colgate 公司

成立Southamption Company(Southamption 公司);Merrill 公司成立 Merrill Lynch MLCS, Inc(MLCS 公司),而後再由這三家子公司成

立 AMC 合夥組織。Kannex 公司擁有百分之八十二點六夥權,

Southamption 公司擁有百分之十七點一夥權,MLCS 公司擁有百分

之零點三夥權。AMC 向 Citicorp 購買二億五百萬元票券,而後再將

價值一億七千五百萬元票券賣給兩家銀行Bank of Tokyo (BOT)

及Banque Francaise du Commerce Exterieure(BFCE)以換取一億四

千萬元現金及三千五百萬元六年分期票券。

這椿買賣交易使得 AMC 獲得資本利得,但因為主要合夥人

Kannex 公司是外國公司,因此大部份資本利得並不課稅。之後, Colgate 公司及 Southamption 公司買下 Kannex 公司在 AMC 的夥權,

因此Colgate 公司及 Southamption 公司共有 AMC 百分之九十九點七

夥權。AMC 再將分期票券賣出,造成資本損失。Colgate 公司利用

資本損失抵銷資本利得。Colgate 公司引用「或有分期銷貨收入規定」

(Contingent Installment Sales Provisions) 及「按比例基礎回收規定」 (Ratable Basis Recovery Rule)申報出售 Citicorp 票券所得的一億一 千七十四萬九千二百三十九元分期利得以及八千四百九十九萬七千 一百一十一元的資本損失扣除額。

(22)

國稅局認為這一系列的交易是一場騙局,因為交易內容早已預先安 排及預先決定,故此交易只為達到減免稅賦效果之目的,並無任何 實際預期的獲利,因此並無經濟實質。稅務法院引用經濟實質原則, 贊同國稅局的主張。第三巡迴上訴法院肯定稅務法院運用經濟實質 原則,但表示探究納稅義務人的交易是否有足夠的經濟實質,必須 檢視客觀的交易經濟實質及主觀商業目的這兩大要件。 第三巡迴上訴法院同時也表示這兩大要件並非刻板的兩步驟分 析,而是必須考慮要件以決定交易是否有足夠的經濟實質。另言之, 在考慮交易的經濟實質時,必須將交易行為合而觀之,每一步驟由 始至終都必須考慮其關連性,而非只關注稅賦效果。第三巡迴上訴 法院同意稅務法院,AMC 並無合理的期望或有分期銷貨收入會產生 稅前獲利,因此交易並無經濟實質。但第三巡迴上訴法院判定 Colgate 公司可扣除 ACM 持有票券的實際損失之部分。46 在本案,第三巡迴上訴法院 1.重申肯定經濟實質原則;2.客觀 的經濟實質及主觀的商業目的為經濟實質原則的兩大要件,但同時 也表示這兩大要件只是相關考量的要素,其他要素亦必須考量;3. 採獲利分析說以判斷納稅義務人之交易是否達到經濟實質原則之要 求。

(四)

Compaq Computer Corp. v. Commissioner

在ACM Partnership 案宣判越三年,另一個巡迴上訴法院──第

五巡迴上訴法院──在 Compaq Computer Corp.一案中再度肯定經

濟 實 質 原 則 並 採 第 三 巡 迴 上 訴 法 院 之 見 解 。 在 本 案 ,Compaq

Computer Corp. (Compaq 公司)偶爾購買其他公司的股份。在一

46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157 F.3d 231 (3rd Cir. 1998); also ACM

(23)

九九二年,Compaq 公司出售其所持的 Conner Peripherals, Inc. (Conner Peripherals 公司)的股份,並認列長期資本利得二億三千

一百六十八萬二千八百八十一元。Twenty-First Securities Corporation

(Twenty-First Securities 公司)建議 Compaq 公司進行美國存託憑證 (American Depository Receipt (“ADR”) ) 交 易 , Twenty-First Securities 代替 Compaq 公司向指定賣家購買一千萬股皇家荷蘭美國 存託憑證(Royal Dutch ADR),並且立即售回給賣家。雙方交易的 購買價錢是八億八千七百六十萬有息;出售價錢八億六千八百四十 萬除息。Compaq 公司是美國存託憑證股利界定日名冊上的持股人, 故可取得股利約二千二百五十萬元,扣除繳給荷蘭政府的國外稅額 約三百四十萬元,故股利淨額約一千九百二十萬元。 Compaq 在一九九二年公司所得稅申報表上申報約二千七十萬 元資本損失、約二千二百五十萬元股利總額、約三百四十萬元國外 稅額扣抵。國稅局主張 Compaq 公司不應享有國外稅額扣抵,因為 Compaq 公司的美國存託憑證交易除了減少稅賦之外,並無客觀的 經濟實質結果或商業目的。Compaq 公司反駁其應享有國外稅額扣 抵,因為其遵從所實施的法規,交易有經濟實質,因此符合經濟實 質原則,故不應否定其國外稅額扣抵。 稅務法院計算Compaq 公司的交易是否有獲利,以決定交易是 否有經濟實質。稅務法院將Compaq 公司的二千七十萬元資本損失 從一千九百二十萬元股利淨額相扣除,而非從約二千二百五十萬元 股利總額扣除,並且不允許三百四十萬元的國外稅額扣抵,結果這 個交易產生淨損一百五十萬元,因此稅務法院判定 Compaq 公司的 美國存託憑證交易是一場騙局,故判Compaq 公司敗訴。47 第五巡迴上訴法院撤銷稅務法院的判決。第五巡迴上訴法院認

(24)

為稅務法院所採用的計算方式有錯,因為:1.稅務法院在計算稅前 獲利應從二千二百五十萬元股利總額減除二千七十萬元資本損失, 所以 Compaq 公司有稅前獲利一百八十萬元;2.稅務法院在計算稅 後獲利並沒有扣抵三百四十萬元的國外稅額扣抵。第五巡迴上訴法 院認為 Compaq 公司的美國存託憑證交易是有合理的獲利之可能性 及損失風險的套利交易,故依法有經濟實質與商業目的,不應該被 視為騙局。48 在本案中:1.第五巡迴上訴法院如同第三巡迴上訴法院重申肯 定經濟實質原則以及經濟實質與商業目的兩大要件;2.採獲利分析 說以判斷納稅義務人之交易是否達到經濟實質原則之要求。

(五)

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 Inc. v. Commissioner

在第五巡迴上訴法院宣判 Compaq Computer Corp.案的同一

年,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在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 Inc. v. Commissioner 一案中採與上述三個巡迴上訴法院不同之標準。

United Parcel Service(UPS 公司)是一家快遞和包裹運送公司,在 一九八○年前期已開始實施遺失或損壞賠償之政策。UPS 公司對於 每件託運物遺失或損壞賠償以不超過一百元為上限,但客戶得選擇 支付申報較高價值並支付相關費用(每一百元申報之價值,支付二

十五分錢),則UPS 公司之責任最高限額為申報之價值。UPS 稱此

費用為「超值收費」(Excess-Value Charge)。超值收費為 UPS 公司

賺取一筆可觀的收入,因為UPS 公司在運送過程提供防護及追蹤措

施,因此賠償請求金額總少於收費。

在一九八三年的公司所得稅申報表中,UPS 公司將收費申報為 收入,賠償請求金則列為費用。UPS 公司採取保險公司建議進行調

(25)

整超值收費方案。首先,UPS 公司成立一家百慕達的海外子公司 Overseas Partners, Ltd(OPL 公司),然後再向 National Union Fire Insurance Company(NU 保險公司﹚購買客戶的遺失或損壞賠償保 險,因此NU 保險公司必須負責 UPS 公司的客戶之超值遺失或損壞 請求賠償。UPS 公司向 NU 保險公司繳納的保險費用是從超值收費 而來的。依據合約,乃UPS 公司而非 NU 保險公司要負責處理客戶 的遺失或損壞賠償請求,但是由NU 保險公司負責賠償金部份。NU 保險公司再與 OPL 公司簽定轉保合約(Reinsurance)。依據轉保合 約,OPL 公司承擔 NU 保險公司對 UPS 公司的客戶之遺失或損壞請 求的責任。OPL 公司將收到 NU 保險公司從 UPS 公司所繳納的保險 費用扣除佣金、費用及貨務稅之後的金額做為轉保費用。 UPS 公司繼續向客戶收取超值收費,但在一九八四年的公司所 得稅申報表中,UPS 公司不再將收費申報為收入,亦不再將賠償請 求金列為費用。國稅局認為OPL 公司所收到的轉保費用應納入 UPS 公司的毛收入。稅務法院贊同國稅局,但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撤銷 稅務法院的原判。 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表示,就課稅原則,如果交易無商業目的 且動機是為了避免稅賦,就算交易有經濟實質,還是要作廢。首先, 就經濟實質效果層面,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解釋交易產生真實的、 有法律效力之責任即有經濟實質效果,而UPS 公司所進行的調整超 值收費方案與非關係人(NU 保險公司)產生真實的、有法律效力 之責任,即UPS 公司必須向 NU 保險公司支付保險費用,因此調整 超值收費方案有經濟實質效果。其次,就商業目的層面,第十一巡 迴上訴法院解釋UPS 公司向客戶超值收費原本就有商業目的,現在 只不過是改變應負賠償請求責任的對象,不能因此就否定其原本之 商業目的。故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認為UPS 公司所進行的調整超值

(26)

收費方案有經濟實質及商業目的。49

在本案,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肯定經濟實質原則,但表示納稅 義務人的交易必須同時滿足經濟實質及商業目的兩大要件,方符合

經濟實質原則。這與第四巡迴上訴法院在Rice’s Toyota World 案(納

稅義務人的交易只需滿足客觀的交易經濟實質或主觀商業目的這兩

大要件其中之一即可)、第三巡迴上訴法院在ACM Partnership 案(認

為客觀經濟實質與主觀商業目的要件是法院判決之相關考量要素而

已)、第五巡迴上訴法院在Compaq Computer Corp.案(同第三巡迴

上訴法院,認為客觀經濟實質與主觀商業目的要件是法院判決之相 關考量要素而已)所採用之標準不同。

三、小結

綜上所論,實務上的見解肯定經濟實質原則,並建立經濟實質 原則的兩大要件為:50

(一)客觀的經濟實質

(二﹚主觀的商業目的

客觀的經濟實質係指納稅義務人的交易要有合理獲利之可能 性;51而主觀的商業目的係指納稅義務人的交易要有商業目的,而

49 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 Inc. v. Commissioner, 254 F.3d 1014 (11th Cir.

2001).

50 Rice’s Toyota World, Inc. v. Commissioner, 752 F.2d 89, 91 (4th Cir. 1985);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157 F.3d 231, 247 (3rd Cir. 1998); Compaq v. Commissioner, 277 F.3d 778, 778 (5th Cir. 2001); 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 Inc. v. Commissioner, 254 F.3d 1014, 1018 (11th Cir. 2001).

(27)

非只為稅賦上之利益。52 法院在考慮納稅義務人是否有滿足經濟實質要件時,主要檢視 交易是否有合理或真實的稅前獲利之可能性。53但如何計算稅前獲 利?法院之間有不同的見解。54例如:規費、交易費用或繳納給外 國政府之稅額是否應納入計算稅前獲利?會計與稅法在計算稅前獲 利之際有所不同時,又應如何處理? 主觀的商業目的要件在檢視納稅義務人參與交易的動機。55法 院考慮納稅義務人是否有滿足商業目的要件之因素包括:56 1.是否有獲利之可能性 2.納稅義務人參與之交易是否有非稅賦的商業理由 3.納稅義務人或其顧問是否有考慮或調查參與之交易,包括: 市場風險 4.納稅人是否真正地承諾投入資本至交易

52 Id. at 91.

53 Korb, supra note 31, at 10., See also e.g., Compaq v. Commissioner, 113 T.C. 214

(Tax Ct. 1999); Compaq v. Commissioner, 277 F.3d 778 (5th Cir. 2001);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157 F.3d 231 (3rd Cir. 1998);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T.C. Memo. 1997-115.

54 See e.g., Compaq v. Commissioner, 113 T.C. 214 (Tax Ct. 1999); Compaq v.

Commissioner, 277 F.3d 778, 778 (5th Cir. 2001);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157 F.3d 231 (3rd Cir. 1998);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T.C. Memo. 1997-115.

55 Rice’s Toyota World, Inc. v. Commissioner, 752 F.2d 89, 91 (4th Cir. 1985);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157 F.3d 231 (3rd Cir. 1998); Compaq v. Commissioner,

277 F.3d 778, 778 (5th Cir. 2001); 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 Inc. v.

Commissioner, 254 F.3d 1014 (11th Cir. 2001).

(28)

5.參與交易的企業組織是否與納稅義務人分開,及在交易前後 是否有合理經營 6.所有預計應有的步驟是否皆依交易雙方預期的常規交易進行 7.交易是否行銷為租稅掩蔽所,以致預期租稅受益顯著的超出 納稅人的實際投資 這七項因素並非用以考量納稅義務人是否符合商業目的原則的 唯一因素。致於哪一項因素最為重要?或者滿足幾項因素即符合商 業目的?也需依個案事實及法官心證。總之,這七項因素只是法院 在考量納稅義務人是否符合商業目的原則時會仔細考慮的因素,而 非檢核表。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第一項因素──是否有獲利之可 能性──不只是商業目的考量因素,並且也是在分析交易是否會有 實質獲利之可能性時與經濟實質有關,故也是經濟實質要件考量因 素之一。因此獲利因素可謂是納稅義務人與國稅局的攻防重點。 雖然經濟實質與商業目的為經濟實質原則的兩大要件已是共 識,惟十一個巡迴上訴法院、哥倫比亞特區巡迴上訴法院及聯邦巡 迴上訴法院對這兩大要件所持見解標準迥異,共可分為三個標準:57 ﹙一﹚分離標準法(Disjunctive Test):認為納稅義務人的交易 必須要有客觀的交易經濟實質或主觀商業目的才能避免被視為 騙局。持這一見解的有第二、第四、第八與哥倫比亞特區巡迴 上訴法院 ﹙二﹚連結標準法(Conjunctive Test):認為納稅義務人的交易

57 Greenberg Traurig & Crowell Moring LLP,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Codified:

Surviving Scrutiny Under New IRC §7701(o), available at http://www.crowell.com/ documents/Economic-Substance-Doctrine-Codified.pdf. (last visited 11/22/2011)

(29)

必須要有客觀的交易經濟實質及主觀商業目的。持這一見解有 第一、第七、第十一與聯邦巡迴上訴法院 ﹙三﹚摺疊標準法(Collapsed Test):認為客觀經濟實質與主觀 商業目的要件是法院判決之相關考量要素而已。持這一見解 有、第三、第五、第六、第九與第十巡迴上訴法院 因為巡迴上訴法院對經濟實質原則適用標準分歧,以致同一案 例在不同巡迴上訴法院可能會造成不同之結果。例如:第一、第七、 第十一與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要求納稅義務人的交易必須同時符合兩 大要件才能被視為達到經濟實質原則,而第二、第四、第八與哥倫 比亞特區巡迴上訴法院卻認為納稅義務人的交易只需符合兩大要件 之一,即視為達到經濟實質原則。因此,法院之間的不同標準會對 納稅義務人形成天壤之別的結果。 有鑑於此,最高法院應做出統一解釋,使下級法院有更明確的 判斷依據。佛羅里達大學法學院教授 Martin J. McMahon, Jr. 就表 示:「這真的會是個福音──如果最高法院可以受理一個案件,可以 再度肯定Gregory 案之原則,並闡明商業目的與經濟實質適用標準; 或者,另一方面,可以告訴我們是要以 Gitlitz 案的原文解釋──不 論結果會是多麼荒謬。」58

參、I.R.C. §7701(o)

一、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之原因

經濟實質原則是否合憲?當判例法的司法原則與成文法競爭

58 Martin J. McMahon Jr., Economic Substance Purposive Activity, And Corporate Tax

(30)

時,何者優先?經濟實質原則並非經由國會立法通過的法律,而是 司法造法的產物。在美國三權分立之憲政體制下,立法權歸屬國會, 經濟實質原則是否侵犯到國會的職權而牴觸憲法?二○○四年的

Coltec Industries, Inc. v. United States 一案考驗這一問題。原告 Coltec

Industries, Inc. (Coltec 公司)為一家控股公司,替其子公司請求退 還稅額。Coltec 公司採用現成的避稅港計畫方案,通過預先的一系 列複雜安排,用以創造可抵銷的稅額損失。Coltec 公司主張其安排

符合26 U.S.C.S. § 351 的每一項要件,因此有權請求退還稅額。一

如既往,國稅局仰賴經濟實質原則反駁。聯邦賠償法院 (Court of Federal Claims)判原告 Coltec 公司勝訴,因為 Coltec 公司符合了國 會所通過的所有法定要件,因此引用經濟實質原則將違反憲法之權 力分立。59簡言之,賠償法院裁定如果納稅義務人有依成文法規定, 則引用司法造法的經濟實質原則是違憲。本案業經聯邦巡迴上訴法 院審理後,推翻賠償法院之判決。經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認為最高法 院多次肯定經濟實質原則,因此並無違憲之疑慮。60惟此一問題已 在聯邦法院間產生不同之立場。最高法院是否同意巡迴上訴法院之 見解或肯定賠償法院之判決?正反兩方並無十足之把握。惟依目前 最高法院的態度,若最高法院同意受理,61很有可能推翻聯邦巡迴 上訴法院之判決。但至少依司法體制,在最高法院尚未表示意見之 前,以第二順位的巡迴上訴法院層級之意見為主,故目前而言經濟 實質原則是合憲的。 雖然經濟實質原則合憲,但當經濟實質原則與成文法相牴觸 時,是否有優先適用權?這一問題,最高法院尚未表示意見,但從 最高法院在一九九三年Daubert v. 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Inc.

59 Coltec Industries, Inc. v. United States 62 Fed. Cl. 716 (Fed. Cl. 2004). 60 Coltec Industries, Inc. v. U.S. 454 F.3d 1340, 1354 (Fed. Cir. 2006). 61 Coltec Industries, Inc. v. U.S. 127 S. Ct. 1261, cert. denied (2007).

(31)

一案中裁定成文法優先於普通法來看,62若有機會,最高法院可能 同樣會裁定成文法優先於經濟實質原則。故可說在最高法院的眼 中,司法造法的效力仍比不上法律明文之規定。 綜上而論,這由司法造法所產生的經濟實質原則,在目前最高 法院保守的風氣下,實有被廢止之憂慮。而唯一可確保經濟實質原 則合憲且存在的方法,即是將其成文法化。 惟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並未受到各界一致的祝福。美國大學 法學院教授Dennis J. Ventry 表示:「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是一個糟 透的主意,因為將經濟實質原則降低到一個毫無彈性的行政規則, 會榨取它的力量,並且導致更多而不是更少的濫用行為,因為成文 法化提供聰明的税務規劃師機會來操縱在允許和不允許的行為之間 的法律底線。」63Ventry 進一步指出:「經濟實質原則的力量在於它 可運用在新的和未預見到的税務規劃。」64不只學者對將經濟實質 原則成文法化不以為然,白宮(小布希政府)也認為經濟實質原則 之解釋權應留給法院;財政部則認為受司法控制的原則提供法官工 具以保護財政收入;而包括美國律師公會稅務組、紐約州律師公會 稅務組以及美國會計師公會皆表達反對的立場。65反對經濟實質原 則成文法化的理由可能不盡相同,但有一共同點就是──最好還是 保持現狀。

62 Daubert v. 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Inc. 509 U.S. 579, 579 (1993); also

Howard E. Abrams, Did Codification of Economic Substance Repeal the Partnership Anti-Abuse Rule? Emory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Public Law & Legal Theory Research Paper Series, Research Paper No.10-131, at 2, available at http://ssrn.com/abstract=1693639. (last visited 11/22/2011)

63 Ventry, supra note 18, at 1406. 64 Id.

(32)

國會積極地想通過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之原因,不只是因為 深怕經濟實質原則有被最高法院廢止之可能性,有論者更認為真正 原因是為了增加稅收,66因為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可增加國庫收 入,67預計可帶進一百億元稅收。68財政委員會稅務法律顧問Joshua Odintzthe 就指出:「這是錢在桌上。」69財政部稅務立法處法律顧問 Michael Desmond 更直接指出,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受到立法者 的歡迎,是因為「它帶來很多錢。」70當然有國會議員指出他們支 持成文法化並非因為稅收,而是要修補漏洞。71雖然 Ventry 認為未 來可觀的收入並非將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的好理由,但無論如 何,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可增加稅收、對國庫財政為一大幫助仍 是個不爭之事實,並可終結法院在解釋經濟實質原則不同見解之混 亂,賦予明確之規定,讓法官有更明確的判斷基準,使法律歸於應 有的穩定性及延續性。因此,與Ventry 的看法相反,本文認為將濟 實質原則成文法化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且是務實的作法。

66 Bruce Givner,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Six Months After Codification, Vol. 12,

No. 5, JOURNAL OF TAX PRACTICE & PROCEDURE, 21 (2010); also Ventry,

supra note 18, at 1410.

67 Bruce Givner, id. at 21.

68 Chuck O’Toole, “Administration Threatens Veto of Farm Bill” ,TAX NOTES, Nov.

12, 2007, p. 645 quoted in Ventry (2008), supra note 18, at 1410.

69 Sheppard, “Beyond the Economic Substance Codification Provision” , TAX NOTES,

Oct. 15, 2007, p. 205 quoted in Ventry (2008), Id.

70 Coder, “Desmond Says Legislative Outlook Driven by Pay-Go” , TAX NOTES, June

11, 2007, p. 989 quoted in Ventry (2008), Id.

71 Heather M. Rothman, “Grassley Defends Farm Bill’s Language on Economic

Substance as Loophole-Closer”, 19 Daily Tax Rep. at G-4 (BNA) (Jan. 30, 2008)

(33)

二、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對稅務實務之影響

(一)經濟實質原則之要件及適用規定

I.R.C. §7701(o)(5)(A) 指出「經濟實質原則」一詞的意思係指依 普通法原則,如果交易無經濟實質或商業目的,減免稅賦效果將不 被承認。72經濟實質原則適用之規定,I.R.C. §7701(o)(5)(C) 指出如 同I.R.C. §7701(o) 從未制定頒佈。另言之,經濟實質原則適用與否 將採用目前普通法原則,I.R.C. §7701(o) 並未另外制定適用之標 準。I.R.C. §7701(o)(1) 指出任何交易在與經濟實質原則相關的情況 下,交易會被視為有經濟實質──如果:(A)除聯邦所得税因素之 外,交易有實質的改變納稅義務人的經濟地位;和(B)除聯邦所得税 因素之外,納稅義務人有重大目的進行交易。73前者是客觀的經濟 實質要件,後者是主觀的商業目的要件。綜上所論,成文法化的經 濟實質原則沿用普通法的適用標準,並且明確的採納普通法的經濟 實質原則兩大要件: 1.客觀的經濟實質 2.主觀的商業目的 析言之,I.R.C. §7701(o) 建立三部式分析:

72 I.R.C. §7701(o)(5)(A).

73 I.R.C. §7701 (o)(1) 原文為:(1) Application of Doctrine. In the case of any

transaction to which the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is relevant, such transaction shall be treated as having economic substance only if (A) the transaction changes in a meaningful way (apart from federal income tax effects) the taxpayer's economic position, and (B) the taxpayer has a substantial purpose (apart from federal income tax effects) for entering into such transaction.

(34)

﹙1﹚確定經濟實質原則適用於納稅義務人的交易 ﹙2﹚除聯邦所得税因素之外,納稅義務人有主觀的重大商業目 的進行交易 ﹙3﹚納稅義務人的主觀目的產生客觀經濟實質之結果 因此,首先,納稅義務人的交易必須確定經濟實質原則是否適 用。依照I.R.C. §7701(o)(5)(C) 規定,經濟實質原則適用與否將採用 目前普通法原則。國稅局指出其並無計劃發佈有關經濟實質原則適 用於哪一類交易的一般性行政指導。74換言之,國稅局不發佈所謂 的「天使名單」(Angel’s List) 告知哪一類交易符合或未符合國稅 局的經濟實質要求,納稅義務人必須依賴自己的判斷斷論交易是否 符合 I.R.C. §7701(o)(1)。惟從國稅局發佈給其審核員之指導函令中 可看出國稅局之立場。指導函令指示納稅義務人之交易類型,例如, 有不合常規交易或操控盈餘虧損與收入實現的行為或交易並無明顯 的虧損風險等等因素或事實,引用成文法化的經濟實質原則是適當 的。75其實,指導函令所列出的交易類型並無特別之處,因為所列 出之交易類型國稅局已在經濟實質原則尚未成文法化之前即以經濟 實質原則為由加以否定。例如,在上述幾個案例中即是如此。因此, 未 來 的 適 用 標 準 將 還 是 須 由 法 院 判 定 之 。 稅 務 法 院 在 ACM Partnership 案指出,經濟實質原則適用於納稅義務人利用無經濟實 質目的之交易以尋求租稅上之利益,76其他法院亦持相同見解。77故

74 Notice 2010-62, IRB 2010-40, Internal Revenue Bulletin (October 4, 2010).

75 The Large Business and International Division, Guidance for Examiners and

Managers on the Codified Economic Substance Doctrine and Related Penalties, available at http://www.irs.gov/businesses/article/0,,id= 242253,00.html. (last visited 11/22/2011).

76 ACM Partnership v. Commissioner, T.C. Memo 1997-115, 88-89.

(35)

國稅局將密切注意納稅義務人的交易所產生的稅賦利益是否合理, 特別是尋求稅賦損失之交易。雖然國會將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 惟事實上,何種案例類型是有或無經濟實質原則的適用問題,在短 期內可能無法獲得明確的答案,只能依賴後續法院之判決定之。 若國稅局提出經濟實質原則是適用,納稅義務人負有舉證責任 證明國稅局是錯的。納稅義務人必須證明其交易符合經濟實質原則 的兩大要件。然而,這兩大要件應採普通法的分離標準法、連結標 準法或者摺疊標準法?明顯的,依照 I.R.C. §7701(o)(1)條文應採連

結標準法。因此,第四巡迴上訴法院在Rice’s Toyota World 案所採

用的分離標準法、第三及第五巡迴上訴法院在ACM Partnership 案及 Compaq 案所採用的摺疊標準法將被推翻,而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 在UPS 案所採用之連結標準法將成為統一標準。另外,國稅局在二 ○一○年十月三日所發佈的公告中,亦告示國稅局未來檢驗納稅義 務人的交易將採連結標準法。78國稅局在公告中指出國稅局會繼續 仰賴相關的普通法下之經濟實質原則連結標準法來檢驗兩大要件, 並會挑戰納稅義務人主張交易有經濟實質,因為其符合了 I.R.C. §7701(o)(1)(A)與(B) 其中之一的要件。79因此,往後納稅義務人要 證明其有主觀的重大商業目的進行交易,且交易有經濟實質的結 果,方可說服法院其交易符合經濟實質原則。相反地,若是納稅義 務人的交易並無經濟實質,納稅義務人是否有主觀的重大商業目進 行交易已無實際意義。最後,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新法賦予個人交易 例外。I.R.C. §7701(o)(5)(B)指出,就個人而言,I.R.C. §7701(o)(1) 只適用在參與貿易或商務或生產收入之活動的交易。因此,在新法 下,經濟實質原則並不適用於個人遺產規劃。

Toyota World, Inc. v. Commissioner, 752 F.2d 89 (4th Cir. 1985).

78 Notice 2010-62, IRB 2010-40, Internal Revenue Bulletin (October 4, 2010). 79 Notice 2010-62, IRB 2010-40, Internal Revenue Bulletin (October 4, 2010).

(36)

(二)潛在獲利之特別規定

在普通法下,法院在考慮納稅義務人是否符合經濟實質要件 時,會檢視多項因素,其中一項重要因素為交易是否有合理或真實 的稅前獲利之可能性,例如:第四、第三及第五巡迴上訴法院在 Rice’s Toyota World 案、ACM Partnership 案及 Compaq 案。I.R.C. §7701(o) 並不強制要求納稅義務人仰賴稅前獲利來滿足經濟實質 原則要件,因此納稅義務人可繼續仰賴不同因素,特別是已為法院 所接受之因素來符合經濟實質及商業目的要件。

但 I.R.C. §7701(o)(2)(A) 有特別規定允許納稅義務人仰賴「潛

在的獲利」(Profit Potential)以符合 I.R.C. §7701(o)(1)(A)和(B) 兩大 要件。另言之,只要納稅義務人可證明其交易有獲利,即可同時符 合經濟實質原則的兩大要件。惟I.R.C. §7701(o)(2) 特別指出納稅義 務人希望仰賴交易潛在的獲利來符合 I.R.C. §7701(o)(1) 的兩大要 件,必須證實預期稅前獲利的「現值」(Present Value)實質上與預 期淨稅獲利的現值相比是合理的。80I.R.C. §7701(o)(2)(B) 規定納稅 義務人在計算稅前獲利時,須將相關費用及國外稅額扣除,因此, 推翻法院在 Compaq 案裁定在計算稅前獲利時國外稅額扣除不須扣 除之判決。至於「現值」,I.R.C. §7701(o)(1)並未賦予現值明確定義。 國稅局在公告中表示其計算現值時會採用現有的相關判例法及其他 公佈的指導。81

在Rice’s Toyota World 案,法院採獲利分析說,並表示納稅義

務人能證明其交易有獲利之可能性,即達到經濟實質原則之要求。 I.R.C. §7701(o)(2)(A) 要求納稅義務人必須要有合理的實質上之獲

利,單單的可能性並不足夠。惟 I.R.C. §7701(o)(2)(A) 並未明定最

80 I.R.C. §7701 (o)(2)(A).

(37)

低獲利或報酬率之要求。本文以為依實務之慣例,法院應會檢視納 稅義務人的交易所產生之獲利或報酬率與稅賦利益相比是否合理; 至於「合理」之標準,則依個案情況合而觀之而定。

I.R.C. §7701(o)(3)規定就符合 I.R.C. §7701(o)(1) 經濟實質要 件 而 言 , 州 及 地 方 所 得 稅 對 經 濟 實 質 要 件 之 影 響 將 與 I.R.C. §7701(o)(1) 處理聯邦所得税方式一致,以避免納稅義務人利用規劃 州及地方所得稅之以達到符合經濟實質要件。另外,為避免納稅義

務人利用稅務會計與財務會計之不同所產生的利益來滿足 I.R.C.

§7701(o) (1)(B)之規定,I.R.C. §7701(o)(4)規定如果起源是為了減少 聯邦所得税,納稅義務人所實現之財務會計利益將不予承認其為 I.R.C. §7701(o) (1)(B)所規定之納稅義務人有重大目的進行交易之要 件。

(三)交易規定

I.R.C. §7701(o)(5)(D) 指出「交易」係指包括一系列的交易。在 AMC 案,Colgate 公司利用一系列的交易以達到減免稅賦效果之目 的。重點在於,每一個交易都有經濟實質,但將這些交易一連串的 連接起來,可發現這一系列的交易最終的目標是為達到減免稅賦效 果之目的。第三巡迴上訴法院表示在考慮交易的經濟實質時,必須 將交易行為合而觀之,每一步驟由始至終都必須考慮其關連性。第 三巡迴上訴法院在 AMC 案的「合而觀之說」與最高法院在一九三

八年 Minnesota Tea Co. v. Helevering 案(最高法院表示一條直線道

路會達到之特定結果,不會因為採取迂迴道路而有所改變)82;一

九四五年 Commissioner v. Court Holding Co.案(最高法院表示交易

必須從整體觀看每一步驟,從交涉開始至銷售完成都有相關性)83及

82 Minnesota Tea Co. v. Helvering, 302 U.S.609 (1937). 83 Commissioner v. Court Holding Co, 324 U.S. 331 (1945).

(38)

一九八九年Commissioner v. Clark 案(表示交易必須被視為整體,

故應連接所有相互依賴的步驟,而非將交易的步驟個別分離對待﹚84

所採用的「步驟交易原則」(Step Transaction Doctrine)法理一致。

可謂I.R.C. §7701(o)(5)(D) 將第三巡迴上訴法院在 AMC 案的「合而

觀之說」成文法化。但,這並非意味著與上述案例相反──例如: 納稅義務人的一系列交易聚集起來有經濟實質且無減免稅賦效果, 但若是將這一系列交易分開,每一個交易都有減免稅賦效果之目的 ──就可逃離法院的權力範圍。因為,當成文法不夠明確時,法院 會仰賴先前判例判定。因此I.R.C. §7701(o)(5)(D)給予法院相當大的 彈性以決定何種交易是屬經濟實質原則所涵蓋之範圍。

(四)罰則規定

I.R.C. §7701(o)規定採連結標準法,因此納稅義務人必須證明其 交易符合經濟實質原則的兩大要件。在以往的情況,納稅義務人由 交易所產生的減免稅賦效果被國稅局引用經濟實質原則而拒絕,兩 造雙方對簿公堂,若是納稅義務人敗訴,所主張減免稅賦效果會被 剔除,並要求補稅;若是納稅義務人有合理的理由,法院或國稅局 少有會加處罰鍰,因此納稅義務人常會利用成本效益分析敗訴之風 險。 新法修正 I.R.C.§6662 對於短報稅額歸因於不具有經濟實質交 易之行為將裁處百分之二十之罰鍰;85而短報稅額若是歸因於「未

揭露不具有經濟實質交易」(Nondisclosed Noneconomic Substance

Transactions)之行為,則罰鍰增加至百分四十。86「未揭露不具有

經濟實質交易」係指納稅義務人未將不具有經濟實質交易之事實在

84 Commissioner v. Clark et ux, 489 U.S. 726 (1989). 85 I.R.C. §6662(b)(6).

(39)

其所得稅申報表中揭露。87因此,成文法化的經濟實質原則對納稅

義務人增加「嚴格責任」(Strict Liability),I.R.C. §6664(c)(1)「合理

理由例外」(Reasonable Cause Exception)將無適用之餘地。從政府

的角度來看,百分之二十及四十之罰鍰可遏阻或減少納稅義務人投 機取巧之行為,並可為國稅局鬆緩投入大量行政資源。但從另一角 度而言,「嚴格責任」迫使納稅義務人選擇較保守的交易方法,以避 免誤判受罰,因而相對的會阻礙大膽積進但正當的商業交易。另一 方面,為了有效打擊並嚇阻濫用租稅掩蔽區之活動行為,國稅局於 二○○七年公佈最新規範納稅義務人資訊揭露之規定,88規定納稅 義務人必須將所規範的五種應報告交易(Reportable Transactions)89 揭露在申報表中,並反應應報告交易的課稅結果或利益。因此,新 法所訂定的百分之四十罰鍰會迫使納稅義務人揭露。但因為目前揭 露機制對「過度揭露」(Over-Disclose)資料並無任何懲罰,因此, 保守的納稅義務人會因為小心謹慎而過度揭露資料;積極的納稅義 務人會因為試圖避開偵查濫用稅務規畫而過度揭露資料。90最終的 結果是「過度揭露」跟「未揭露」兩者到頭來並無兩樣,因為過度 揭露可以癱瘓整個揭露機制,並導致稅務機關無法有效的偵查納稅 義務人的交易內容。雖然嚴格責任會迫使納稅義務人揭露交易,但 實務上會引起執行上之困難及障礙,可能得不償失。因此,本文以 為「合理理由例外」是有其必要。

87 I.R.C. §6662(i)(2). 88 26 C.F.R. §1.6011-4(d); Treas. Reg. §1.6011-4(d). 89 這五種應報告交易分別為「上榜交易」(Listed Transactions)、「保密交易」

(Confidential Transactions)、「受契約保護交易」 (Transactions with Contractual Protection)、「損失交易」(Loss Transactions)、「利益交易」(Transactions of Interest) 等五種。

90 Joshua D. Blank, Overcoming Overdisclosure: Toward Tax Shelter Detection, 56

(40)

肆、結論

經過四分之三世紀,由 Gregory 案推論出的司法原則──經濟

實質原則,國會在多方反對之下,藉由通過「保健暨教育法案」 (Health Care and Education Reconciliation Act of 2010)時新訂定 I.R.C. §7701(o) 將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以期給予納稅義務人、 國稅局及法院三方明確之指標,終結法院在解釋經濟實質原則的不 同見解之混亂。 雖然經濟實質原則是否成文法化各有其支持者或反對者,然 而,法院的判案結果牽動著納稅義務人的權益,因此必須按明定的 標準進行,否則將不利於納稅義務人對司法之信心。就此著眼,修 法才能與時俱進,故經濟實質原則成文法化應予以肯定。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Reading Task 6: Genre Structure and Language Features. • Now let’s look at how language features (e.g. sentence patterns) are connected to the structure

refined generic skills, values education, information literacy, Language across the Curriculum (

好了既然 Z[x] 中的 ideal 不一定是 principle ideal 那麼我們就不能學 Proposition 7.2.11 的方法得到 Z[x] 中的 irreducible element 就是 prime element 了..

volume suppressed mass: (TeV) 2 /M P ∼ 10 −4 eV → mm range can be experimentally tested for any number of extra dimensions - Light U(1) gauge bosons: no derivative couplings. =>

For pedagogical purposes, let us start consideration from a simple one-dimensional (1D) system, where electrons are confined to a chain parallel to the x axis. As it is well known

incapable to extract any quantities from QCD, nor to tackle the most interesting physics, namely, the spontaneously chiral symmetry breaking and the color confinement.. 

• Formation of massive primordial stars as origin of objects in the early universe. • Supernova explosions might be visible to the most

This kind of algorithm has also been a powerful tool for solving many other optimization problems, including symmetric cone complementarity problems [15, 16, 20–22], symmetr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