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夫子的書寫:《春秋》中的「闕文」與「不書」

全文

(1)

孔 夫 子 的 書 寫 :

《 春 秋 》 中 的 「 闕 文 」 與 「 不 書 」

李 紀 祥

摘 要

本 文 將 「 闕 文 」 與 「 不 書 」 視 作 是 《 春 秋 》 中 「 空 白 敘 述 」 的 兩 種 表 述 形 態 。 前 者 係 一 種「 待 書 寫 」, 後 者 則 是 指 向「 空 白 」的「 已 書 寫 」, 而 非 「 未 書 寫 」。「 待 書 寫 」、「 已 書 寫 」、「 未 書 寫 」, 作 者 實 已 對

《 春 秋 》 本 文 進 行 出 對 於 「 空 白 」 三 態 之 區 分 。

「 闕 文 」語 出《 論 語 》,被 孔 子 用 來 指 稱 史 官、書 寫 與 傳 統 的 關 係 ;

「 不 書 」 則 係 出 於 三 傳 , 用 以 解 釋 《 春 秋 》 中 的 「 賦 義 」 何 以 與 無 形 之 文 的「 空 白 敘 述 」有 關 。 因 此 ,《 春 秋 》中 的「 空 白 」狀 態 是 可 以 被 解 釋 的,三 傳 後 學 能 在「 不 書 」與「 闕 文 」之 間 進 行「 空 白 」態 為「 待 書 寫 」 或 是 「 已 書 寫 」 的 意 義 認 知 轉 換 , 就 是 最 好 的 例 子 。

作 者 認 為 , 本 文 自 書 寫 學 上 對 《 春 秋 》 本 文 中 「 空 白 」 態 的 研 究 是 重 要 的 , 不 僅 是 對 「 空 白 」 三 態 的 區 分 , 尤 其 是 對 「 闕 文 」 與 「 不 書 」的 區 分,它 暗 示 了 早 期 有 一 種 書 寫 行 動,在 這 行 動 中,有 一 種「 空 白 」 意 識 之 察 覺 , 但 卻 沒 有 訴 諸 於 「 文 字 」 之 有 形 。 它 更 是 一 種 特 殊 的「 書 寫 」的 立 場 : 一 旦 我 們 在《 春 秋 》「 上 下 文 」間 揭 示 出 一 種「 空 白 敘 述 」時,「 空 白 」也 就 與 有 形 符 號 一 樣,也 是 一 種 書 寫 符 號, 必 須 加 以 閱 讀 及 解 讀 。

關 鍵 詞 :《 春 秋 》、 三 《 傳 》、 書 寫 、 空 白 敘 述 、 闕 文 、 不 書

(2)

孔 夫 子 的 書 寫 :

《 春 秋 》 中 的 「 闕 文 」 與 「 不 書 」

李 紀 祥

一 、 前 言

(一 ) 《 春 秋 》 與 “ annals"

波 蘭 學 者 Topolski曾 從 內 容 上 的 時 間 性 , 將 歷 史 敘 事 ( historical narratives) 區 分 為 三 種 理 想 型 ( ideal-type): 年 鑑 ( annals)、 編 年 史

( chronicles)、 及 一 種 更 為 嚴 謹 的 歷 史 敘 事 - - 編 史 學

( historiography), Topolski其 實 仍 認 為 annals是 較 初 始 的 , 它 在 結 構 上 由 單 一 事 件( isolated event or single record)構 成;相 較 於 此,chronicles 便 具 有 條 與 條 之 間 的 因 果 相 續 性 質 , 關 鍵 在 於 年 與 年 之 間 的 相 互 為 序,使 chronicles更 具 敘 事 性。雖 然 Topolski也 強 調 這 僅 是 一 種 Max Waber 義 下 的 理 想 型 區 分 , 實 際 上 這 三 種 型 皆 是 互 存 的 , 但 是 , 明 顯 的 , 他 確 實 將 annals視 為 僅 是 記 錄 的 單 純 屬 性 , 在 型 態 上 較 為 原 始 。 1

顯 然 地 , 如 果 如 果 我 們 用 他 的 觀 點 來 嘗 試 觀 看 《 春 秋 》 這 一 部 現 存 的 文 本 , 並 且 將 《 公 》、《 穀 》、《 左 》 的 經 傳 析 離 , 將 經 文 的 部 份 稱 之 為 孔 子 的 《 春 秋 經 》, 那 麼 , 在 表 象 上 ,《 春 秋 》 確 實 「 長 得 」 像 極 了 這 位 學 者 所 謂 的 年 鑑 (annals)。 但 是 , 這 個 中 國 的 古 老 文 本 , 在 面 對 西 方 近 代 歷 史 學 的 理 論 分 析 時 , 卻 讓 我 们 警 惕 到 , 在 這 個 「 長 得 像 」 的 表 相 之 後 , 支 持 「 長 相 」 的 歷 史 性 卻 極 為 複 雜 。 首 先 , 對 《 春 秋 》 稱 呼 的 文 本 屬 性 我 们 必 須 有 所 了 解 , 這 一 詞 固 然 可 以 作 為 一 個 單 純 指 涉 , 用 來 稱 呼 那 個 「 孔 子 的 」 書 寫 文 本 ; 但 在 許 多 場 合 , 它 指 涉 的 是 一 個 經 與 傳 的 合 成 文 本。正 是 因 為 有「 傳 」,才 有 被「 傳 」據 以 依 托 其

1 J e r z y T o p o ls k i, “ H is to r ic a l N ar r a ti v e s : T o w a r d a Co h e r e n t S tr u c tu r e ” , H i s t o r y a n d T h e o r y 3 5 ( 1 9 9 6 ) , p p . 7 5 - 8 6 .

(3)

存 在 的 來 源 ---「 經 」 的 稱 呼 之 出 現 ; 或 者 相 反 , 是 在 發 生 的 順 序 上 , 先 有 孔 子 的《 春 秋 》, 才 有《 傳 》的 出 現 ; 有 了「 傳 」的 稱 名 ,《 春 秋 》 才 能 相 對 於「 傳 」而 稱 之 為「 經 」。 其 次 , 在 當 今 的 現 實 上 , 傳 與 經 的 現 存 性 是 合 成 文 本 ; 但 是 , 顯 然 在 中 國 古 代 傳 統 上 , 傳 與 經 不 必 然 要 在 刊 印 或 抄 寫 上 合 為 一 冊 , 至 少 在 漢 代 , 經 與 傳 確 然 是 分 別 存 在 的 單 行 本 。 這 已 意 謂 著 : 不 論 是 單 行 本 還 是 現 存 的 合 成 本 , 經 與 傳 的 稱 呼 都 使 得 《 春 秋 》 不 再 只 是 如 其 長 相 般 , 只 被 單 純 地 視 為 是 單 條 紀 事 的 編 輯 本 。 這 也 說 明 在 經 、 傳 、 注 、 疏 的 互 文 系 統 與 脈 絡 中 , 今 日 所 見 的 宋 代「 單 疏 本 」, 即 使 沒 有「 注 」印 入 其 文 本 中 , 但 它 還 是 具 有「 疏 以 釋 注 」 的 互 文 本 質 , 互 文 性 使 得 單 獨 印 行 的 單 疏 本 也 能 連 繫 到 經 、 傳 的 解 釋 性 上 。 因 此 , 單 疏 本 不 是 單 獨 的 文 本 ---雖 然 它 的 外 觀 是 一 冊 單 獨 的 書 本 樣 式 。 僅 僅 視 其 「 長 相 如 何 」 確 實 會 使 我 们 抽 離 歷 史 與 文 化 的 脈 絡 去 作 出 錯 誤 的 文 本 形 式 分 析。總 言 之,《 春 秋 》在 形 式 上 極 簡 到 像 極 了 初 始 的 annals 大 事 記 , 然 而 卻 也 複 雜 到 出 現 了 千 年 以 來 綿 綿 不 絕 的 解 釋 傳 統 與 足 以 在「 圖 書 館 」中「 考 古 」一 輩 子 的 上 千 冊 的「《 春 秋 》 學 」 遺 典 。 古 人 並 不 比 今 人 笨 , 如 果 我 们 願 意 隨 著 生 命 與 年 齡 承 認 此 點 的 話,那 麼,古 人 顯 然 沒 有 認 為 孔 子 的《 春 秋 》「 長 得 像 」一 部 簡 單 的 大 事 記 文 本 。

《 春 秋 》在 作 為「 經 」上,有 著 三「 傳 」來 詮 釋 的 歷 史 學 術 現 象 , 使 我 們 必 須 面 對 《 春 秋 》 作 為 一 種 歷 史 文 本 的 敘 事 , 2及 作 為 「 經 」 的 文 本 時 , 探 詢「 義 」之 書 寫 , 是 否 亦 為 一 種「 敘 事 」。 然 而 , 在 表 象 上 , 如 上 述 ,《 春 秋 》有 類 於 Topolski的 annals型 , 亦 即 它 是 樸 型 的 、 初 始 的 文 本,然 而,這 並 不 能 解 釋 何 以 一 種 annals的 敘 事 能 具 有 一 種 供 需 意 義 之 「 原 」 的 「 經 」。 我 們 認 為 ,《 春 秋 》 的 作 者 在 「 書 寫 」 時 , 就 已 於 annals的 形 態 上 有 意 識 的 注 入 了 一 種 「 賦 義 」 的 書 寫 ; 因 而 ,「 釋 義 」者 才 能 探 及 於 文 本 中 所 蘊 有 之「 義 」。孔 夫 子 針 對 古 代 史 官 的《 魯 史 》而 進 行 了「 再 書 寫 」, 並 且 在「 其 義 則 丘 竊 取 之 」的 情 況 下 轉 變 了

2《 漢 書 》〈 藝 文 志 > 中 錄 《 春 秋 》 於 〈 六 藝 略 〉 中 , 然 仍 以 其 為 「 古 之 王 者 必 有 史 官 」 之 「 古 史 記 」 ; 《 隋 書 》 〈 經 籍 志 > 中 則 雖 錄 《 春 秋 》 於 「 經 」 部 , 仍 以

「 史 部 」 之 「 古 史 」 類 係 源 自 《 春 秋 》 。

(4)

原 來 史 官 的「 敘 事 」層,使 得《 春 秋 》成 為 一 部 新 的「 再 敘 事 」文 本 。 也 使 得 《 春 秋 》 從 《 魯 史 》 的 大 事 記 之 單 條 記 錄 性 而 轉 成 為 具 有 互 文 性 的 文 本 , 這 一 轉 向 , 正 是 在 孔 夫 子 筆 削 時 所 進 行 的 「 再 書 寫 」 及 其

「 賦 義 」 行 為 中 完 成 的 , 顯 然 《 春 秋 》 決 非 annals類 型 的 「 大 事 記 」。

孔 門 以 降 的 後 人 , 如 果 要 探 詢 孔 子 書 寫 的 《 春 秋 》 本 文 之 敘 事 意 義 , 皆 必 須 依 據 三 《 傳 》 來 進 行 ---而 不 是 依 據 古 代 史 官 書 寫 的 書 法 。 由 於

《 春 秋 》 與 三 《 傳 》 的 對 稱 , 漢 代 以 後 兩 者 形 成 了 的 正 是 在 經 學 體 系 之 內 的「 經 傳 關 係 」, 此 即《 春 秋 》之 為「 經 」( 賦 義 )、 三《 傳 》之 文 為 「 傳 」( 釋 義 ) 此 一 文 本 對 待 關 係 的 場 域 。

事 實 上 ,《 春 秋 》作 為 文 本 的 形 式 , 固 然 源 自 於 史 官 ,「 長 得 很 像 」 annals 或 大 事 記 , 但 卻 不 能 以 此 理 論 來 說 明 與 判 定 它 的 內 容 「 是 」 什 麼 與 「 有 」 什 麼 !

本 文 企 圖 自《 春 秋 》中 探 求 孔 夫 子 的 書 寫,特 別 是 其 中 有 關 於「 未 書 寫 」所 形 成 的「 空 白 」, 如 何 是 可 能 是 一 被 孔 子 所「 賦 義 」了 的「 敘 述 」, 進 行 研 究 。《 春 秋 》 的 作 者 ---孔 夫 子 , 在 進 行 一 種 自 《 魯 史 》 而 來 的 有 意 識 的「 敘 事 」與「 書 寫 」, 不 再 是 如 史 官 原 本 的 書 寫,每 日 每 月 每 時 依 據 著 史 官 的 書 法 傳 統 , 條 條 的 書 寫 與 記 錄 。 在 《 春 秋 》 中 , 經 過 了 孔 夫 子 的「 再 書 寫 」與「 賦 義 」的 行 動,《 春 秋 》已 然 從「 魯 史 」 而 轉 變 其 存 在 之 位 所。《 春 秋 》從 泛 稱 各 國 之「 史 記 」而 至 於 專 稱 孔 夫 子 所「 賦 義 」的《 春 秋 》,成 為《 漢 書 》〈 藝 文 志 〉中「 六 藝 略 」之「 經 」 的 源 頭 之 一,顯 然 其 初 始 行 動 正 是 緣 自 於 孔 子 的「 再 書 寫 」。無 論 考 證 孔 子「 有 無 」刪 作 作 為「 魯 史 」的《 春 秋 》,《 春 秋 》之 為 孔 門 諸「 經 」 之 一 的 認 知 , 卻 的 確 是 三 傳 或 五 傳 成 立 的 要 件 3。 經 過 孔 子 「 再 書 寫 」 與「 賦 義 」之 後 的 新 版《 春 秋 》, 內 涵 顯 然 已 經 轉 變,若 再 用 王 安 石 式 的「 斷 爛 朝 報 」的 觀 點 與 說 法 以 視 之,顯 然 是 類 比 於 上 述 以 annals的 單 條 書 寫 來 看 待 其 形 式 的 觀 點 , 認 為 這 種 單 條 式 的 流 水 記 載 而 且 是 斷 續

3 所 謂 三 傳 或 五 傳 , 乃 係 根 據 《 漢 書 》 〈 藝 文 志 〉 中 所 錄 , 〈 藝 文 志 〉 中 共 錄 了 五 種《 春 秋 》之 傳 , 其 中 傳 至 漢 代 的 只 有 三 種 ,《 左 傳 》初 始 即 為 書 寫 式 的 傳 本 ,

《 公 羊 》與《 穀 梁 》則 本 為 口 傳 式 的 傳 本 , 在「 書 於 竹 帛 」之 後 , 得 以 保 存 下 來 ; 另 外 的 夾 氏 與 鄒 氏 則 因 無 文 本 與 無 師 說 而 失 傳 。

(5)

式 的 文 本 , 在 時 間 與 意 義 上 均 不 能 趨 於 未 來 也 不 能 含 蓋 過 去 。 但 自 漢 代 以 下 , 或 者 我 們 如 果 能 對 春 秋 末 期 至 戰 國 時 期 的 儒 家 經 典 形 成 史 有 更 多 的 了 解 , 那 麼 從 「《 春 秋 》」 的 「 史 記 」 通 稱 到 《 春 秋 》 之 為 「 孔 子 的 」專 稱,顯 然 已 是 漢 人 的 歷 史 認 知。《 春 秋 》這 部 文 本 經 過 孔 子 的 再 書 寫 之 後 , 它 的 敘 述 意 義 已 經 轉 換 成 為 一 個 整 體 。 在 條 與 條 之 間 已 有 其 形 成 為 整 體 意 義 下 的 相 互 性 , 不 能 宣 稱 它 是 無 關 係 的 條 與 條 的 編 輯 簡 冊 而 已 , 年 代 較 早 、 排 列 在 前 的 經 文 , 反 而 可 能 在 「 再 書 寫 」 上 是 較 晚 的 「 書 寫 」, 因 此 《 春 秋 》 十 二 公 的 「 公 即 位 」, 反 而 以 年 代 上 最 早 發 生 的 隱 公 之 「 不 書 」 來 宣 示 其 整 體 性 , 含 蓋 到 了 其 年 代 後 發 生 的 莊 公 、 閔 公 、 僖 公 等 的「 不 書 公 即 位 」, 這 也 就 是 為 什 麼《 傳 》在 解 說 經 文 時 會 成 立「 經 」的「 義 例 」之 故,因 為 對《 傳 》而 言,《 春 秋 經 》 是 一 部 有 互 文 關 係 的「 孔 子 的 」著 作,而 不 是 一 部 史 官 條 條 記 錄 的「 現 在 敘 述 」。三《 傳 》的 注 家 之 解 經 傳,也 是 努 力 的 尋 求 經 文 之 間 的 互 文 關 係 以 為 解 經 傳 的 依 據 , 而 顯 然 許 多 注 家 的 相 異 觀 點 便 是 源 自 於 互 文 的 差 異 性 , 這 種 情 形 尤 其 在 《 公 羊 傳 》 的 何 休 注 與 《 穀 梁 傳 》 的 范 寧 注 那 裏 特 別 明 顯 , 很 足 以 讓 我 们 看 到 注 家 眼 中 的 《 春 秋 》 之 互 文 性 與 孔 子 的 書 寫 之 重 要 關 係 。 而 解 經 時 常 見 的 依 據 年 代 在 前 的 前 條 之 文 以 解 年 代 在 後 的 後 條 經 文 , 其 實 , 正 是 來 自 於 條 與 條 之 間 的 這 種 作 為 整 體 意 義 下 而 成 立 的 互 文 性 認 知 。 當 然 , 互 文 性 的 關 係 , 也 包 括 了 我 們 在 本 文 中 的 主 題 , 即 看 得 到 的 有 形 經 文 與 空 白 敘 述 之 間 的 互 文 關 係 。

(二 ) 「 闕 文 」 與 「 不 書 」 是 《 春 秋 》 中 「 空 白 」 態 的 兩 種 類 型

視 《 春 秋 》 為 有 「 大 義 」、 有「 微 言 」, 視 《 春 秋 》 為 有 「 義 例 」,

視《 春 秋 》為「 斷 爛 朝 報 」、「 流 水 賬 簿 」; 都 是 一 個 反 映「 怎 麼 讀 」的 問 題 。 因 而 「 不 書 」 也 就 是 對 《 春 秋 》 在 「 這 麼 讀 」 之 後 , 所 提 出 的 一 種 關 於 存 在《 春 秋 》之 中 的「 原 書 寫 」的 問 題 之 觀 點 。「 不 書 」如 果 被 提 出 來 , 就 表 示 它 曾 被 人「 這 麼 讀 」《 春 秋 》過 。 本 文 即 是 認 為 , 可 以 從 「 不 書 」 的 角 度 去 「 這 麼 讀 」《 春 秋 》, 冀 圖 通 達 《 春 秋 》 中 來 自

(6)

於 孔 子 的「 原 書 寫 」;並 會 通 存 在 於《 論 語 》中 被 揭 示 的「 闕 文 」觀 點 , 視 為 「 源 」 於 孔 子 所 書 寫 的 兩 種 有 關 「 空 白 」 之 表 述 。 說 「 源 」 於 , 是 因 為 不 論 從 現 存 的 三《 傳 》中 的「 經 文 」--《 春 秋 》, 還 是《 論 語 》,

---前 者 是 透 過《 傳 》之 傳 主 之「 以 文 為 釋 」,後 者 則 透 過 孔 子 之 弟 子 (及 再 傳 )之「 記 言 」; 雖 然 兩 者 皆 有「 子 曰 」或「 仲 尼 曰 」, 都 欲 表 示 其 所

「 記 言 」, 就 是「 孔 子 的 話 」; 傳《 傳 》者 更 認 為 ,《 春 秋 》不 論 是 作 或 還 是 述 , 都 來 自 於 孔 子 。 因 之 , 上 述 兩 種 孔 門 之 書 ---三 《 傳 》 與 《 論 語 》, 便 皆「 源 」於 孔 子 而 殆 無 疑 義 。「 闕 文 」與「 不 書 」雖 非《 春 秋 》 中 本 有 之 詞 彙 , 但 卻 被 解 經 者 用 來 指 涉 《 春 秋 》 中 本 有 之 行 文 狀 態 。 兩 個 詞 彙 皆 出 自 於 孔 門,前 者 首 見 於 孔 門 弟 子 所 編 纂 之《 論 語 》,後 者 則 見 之 於 三 《 傳 》 與 注 、 疏 。 在 「 闕 文 」 與 「 不 書 」 皆 「 源 」 自 於 孔 子 的 認 知 下 , 作 為 一 種 「 書 寫 」 的 符 號 呈 現 , 兩 者 皆 涉 及 到 了 敘 述 上 的 「 空 白 」 問 題 。 敘 述 上 的 「 空 白 」, 即 是 「 空 白 欲 述 」。 而 「 源 」 於 孔 門 的 認 知 ,「 源 」 於 孔 子 的 再 書 寫 行 為 ,「 源 」 於 孔 子 對 西 狩 獲 麟 的 一 歎 ,《 春 秋 》中 有 著 孔 子 對 於「 空 白 敘 述 」的「 原 書 寫 」。「 不 書 」與

「 闕 文 」, 便 是 本 文 意 欲 自「 書 寫 學 」探 究 的 主 題 : 孔 子 在《 春 秋 》中 的 「 書 寫 」 中 , 是 什 麼 讓 我 们 能 前 去 辨 識 出 他 老 人 家 所 注 入 的 「 空 白 敘 述 」 ?

《 春 秋 》 這 部 文 本 在 「 書 寫 」 意 義 上 的 特 別 處 , 正 在 於 我 们 不 能 僅 僅 將 閱 讀 的 目 光 指 向 文 本 中 可 視 見 的 有 形 書 寫 , 而 更 應 當 注 意 《 春 秋 》 文 本 中 不 可 視 見 的 字 裏 行 間 之 非 有 形 處 ---如 果 一 定 要 說 可 以 視 見,那 麼 便 是 在 印 刷 成 書 時 所 未 雕 版 成「 字 」的「 空 白 」處。透 過《 春 秋 》的《 傳 》,我 們 已 經 知 道 這 一 部 份 是 有 意 義 的;而 且 作 傳 者 也 認 為 這 正 是 孔 夫 子「 書 寫 」----作、述、刪、削《 魯 史 》的 精 義 與 微 言 所 在 。 那 些 字 裏 行 間 的 「 空 白 」, 並 不 能 因 為 沒 有 「 字 / 文 」 的 雕 版 , 就 視 為 是 一 種 「 未 書 寫 」, 相 反 的 , 這 正 是 孔 子 有 意 的 「 不 書 」。

《 孟 子 》 與 章 學 誠 均 以 「 文 、 事 、 義 」 三 者 以 言 孔 子 的 《 春 秋 》。

然 而,兩 人 均 未 曾 意 識 到「 不 書 」與「 闕 文 」的 問 題,故 他 們 用 了「 文 」 一 字 , 來 與 「 事 、 義 」 作 串 聯 時 , 在 彼 意 識 中 反 映 的 是 將 「 文 」 字 一 義 推 向「 有 形 」的 符 號 書 寫 性 格;而 尚 未 意 識 到「 無 形 」符 號 納 入「 文 」

(7)

的 涉 義 意 涵 中 。 這 樣 就 與 「 闕 文 」 及 「 不 書 」 成 為 一 對 立 態 , 而 不 能 括「 闕 文 」與「 不 書 」為 言,即「 無 形 之 文 」也 是「 經 之 文 」、也 有「 事 」 與「 義 」。 所 以 , 雖 然「 事 、 義 」一 定 要 透 過 某 種 符 號 來 呈 示 或 呈 現 , 但 卻 不 一 定 是 「 文 」 ---有 形 之 文 。 而 可 以 是 「 闕 文 」。「 闕 文 」 在 此 明 顯 地 與 「 文 」 相 對 立 。 此 一 符 號 , 也 可 以 是 「 言 」 ---即 「 口 說 」。 這 樣,就 更 不 必 是 有 形 書 寫 的「 文 」。這 些,都 可 以 與 孟 子 與 章 學 誠 的「 文 」 對 立 起 來 , 而 為 他 們 所 談 的 「 文 、 事 、 義 」 之 「 文 」 所 不 能 涵 括 。 也 表 示 , 在 他 們 的 「 文 」 之 外 , 也 尚 更 有 「 文 」 ---這 就 是 本 文 所 要 談 的

「 闕 文 」 與 「 不 書 」。

「 闕 文 」在 此 明 顯 地 與「 文 」相 對 立 。「 不 書 」則 與「 書 」形 成 了 字 面 上 的 對 立。既 然 如 此,「 闕 文 」與「 不 書 」何 以 能 是 孔 子 的「 書 寫 」?

有 其「 敘 事 」呢 ?《 孟 子 》談「 文、 事、 義 」處 在 < 離 婁 > 篇 下 , 云 :

孟 子 曰 : 王 者 之 迹 熄 而《 詩 》亡 ,《 詩 》 亡 , 然 後 《 春 秋 》 作 。 晉 之 《 乘 》、 楚 之 《 檮 杌 》、 魯 之 《 春 秋 》, 一 也 。

其 事 , 則 齊 桓 、 晉 文 ; 其 文 , 則 史 ; 孔 子 曰 :「 其 義 , 則 丘 竊 取 之 矣 。 」 4

《 孟 子 》此 處 的「 文 」義 , 趙 歧 注 云 :「 其 文 , 史 記 之 文 也 。 」孔 穎 達 疏 云:「 故 其 所 載 之 文,則 魯 史 之 文。」將「 文 」指 向「 史 書 」之「 文 」。

朱 子 則 注 云 :「 春 秋 , 魯 史 記 之 名 。 」又 云「 史 , 史 官 也 。 」不 論 是 史 官 還 是 史 記,然 則 孔 子 所 以 為「 義 」者,在 於 憑 取「 舊 史 之 文 」或「 史 官 所 記 」, 以 成 其 為 另 一 個 文 本 的「 再 書 寫 」與「 再 敘 事 」。 只 是 ,《 孟

4在 《 孟 子 》 的 〈 滕 文 公 〉 篇 中 , 有 另 一 段 對 於 孔 子 與 《 春 秋 》 關 係 表 述 的 文 字 。 其 云 :

世 衰 道 微 , 邪 說 暴 行 有 作 , 臣 弒 其 君 者 有 之 , 子 弒 其 父 者 有 之 。 孔 子 懼 , 作 《 春 秋 》 。 《 春 秋 》 , 天 子 之 事 也 。 是 故 孔 子 曰 : 「 知 我 者 , 其 惟 《 春 秋 》 乎 ! 罪 我 者 , 其 惟 《 春 秋 》 乎 ! 」

在 此 段 文 字 中 , 可 以 看 出 孟 子 對 孔 子 與 《 春 秋 》 之 關 係 , 乃 是 從 「 賦 義 」 行 動 , 也 就 是 從 對 魯 史 的 「 其 義 則 竊 取 之 」 來 理 解 孔 子 的 「 知 我 與 罪 我 」 。

(8)

子 》的「 文 事 義 」之「 文 」, 無 論 是 史 官 之 文 還 是 史 記 之 文 , 都 還 是 限 制 在 可 視 見 的「 有 形 之 文 」,而 尚 不 能「 及 」於 不 可 視 見 的「 空 白 敘 述 」。

(三 )「 文 」 之 書 寫 與 「 空 白 敘 述 」

案 、 孟 子 所 謂 的 「 文 」, 以 現 代 的 觀 點 而 言 , 實 應 有 三 種 「 書 寫 」 狀 態 可 以 指 出:一 是「 已 書 寫 」的「 文 」。二 是 以「 不 書 」為「 已 書 寫 」,

此 種 「 文 」 係 不 可 以 「 有 形 」 視 見 之 「 文 」。「 已 書 」 與 「 不 書 」 皆 是

「 已 書 寫 」。 三 是 「 史 之 闕 文 」 之 「 文 」。 這 三 種 「 文 」 均 與 早 期 史 官 之 書 寫 學 有 關,不 論 是「 書 」、「 不 書 」、「 未 書 」,皆 是「 書 寫 」之「 學 」。

尤 其 不 書 與 未 書,更 是 涉 及 史 官 之 專 門 之 學 的 傳 統,故 孟 子 曰: 「 其 文 則 史 」。孔 子 則 曰:「 其 義 則 丘 竊 取 之 」。蓋 史 官 之 書 寫 學,自 孔 子 以 下 , 發 展 成 為 以 《 春 秋 》 為 典 範 與 源 頭 的 經 傳 之 學 , 成 為 另 一 條 不 同 於 史 官 傳 統 的 學 術 路 線 與 學 問 體 系 。

然 而 , 無 論 是 史 官 之 書 寫 , 還 是 孔 子 之 書 寫 , 依 孟 子 之 言 , 其 書 寫 當 具 有「 事 與 義 」,其「 事 與 義 」在「 文 」,「 文 」則 在 於「 書 寫 」。「 文 」 之「 書 寫 」有「 有 形 」---即「 書 」;亦 有 以「 無 形 / 空 白 」而「 書 寫 」,

則 是「 不 書 」。而「 空 白 」之 敘 述 除 了「 不 書 」之 外 又 另 有 一 種,即「 待 書 寫 」 之 「 闕 文 」。 故 自 「 書 寫 」 言 , 有 二 焉 :「 已 書 」、「 未 書 」;「 已 書 」有 二 種:「 書 」與「 不 書 」,此 二 種 皆 是「 已 書 寫 」。自「 空 白 敘 述 」 言 , 亦 有 二 焉 : 一 是「 不 書 」, 一 是「 闕 文 」。 前 者 為「 已 書 寫 」, 後 者 為 「 待 書 寫 」, 即 「 傳 疑 」 或 「 闕 疑 」 之 義 。

二 、 論 「 闕 文 」

「 闕 文 」 一 詞 出 自 《 論 語 》 < 衛 靈 公 > 篇 , 曰 :

子 曰 : 吾 猶 及 史 之 闕 文 也 , 有 馬 者 借 人 乘 之 , 今 亡 矣 夫 。

《 論 語 》中 提 到「 文 」字 之 處 實 多 , 唯 以「 文 」「 史 」相 並 提 者 ,

(9)

僅 有 二 條 , 除 「 史 之 闕 文 」 條 外 , 尚 有 < 雍 也 > 篇 所 云 :

子 曰 : 質 勝 文 則 野 , 文 勝 質 則 史 。 文 質 彬 彬 , 然 後 君 子 。

先 說 此 條 , 依 朱 子 注 解 ,「 文 勝 質 則 史 」一 句 意 謂「 史 掌 文 書 , 多 聞 , 習 事 , 而 誠 或 不 足 。 」朱 子 係 以「 誠 」與「 質 」等 義 來 釋「 史 」, 無 論 是 否 原 意 , 似 乎 仍 算 是 講 得 通 ; 因 此 , 依 朱 子 之 釋 , 徒 「 誠 」 也 是 不 足 的,因 為 要 能 成 為 君 子,還 是 要 有「 文 」;「 史 」若 要 上 達 為「 君 子 」,

就 必 須 「 文 」「 質 」 兼 備 , 方 能 「 彬 彬 」。 以 「 書 寫 」 而 論 , 其 掌 文 字 及 記 事 之 工 夫 , 不 僅 須 有 「 文 」, 亦 須 有 「 質 」, 兼 備 方 為 是 。 而 或 者 孔 子 意 味 方 今 之「 史 」, 徒「 文 」為 多 , 而「 質 」卻 不 足 ; 此 即 包 咸 注 所 云 「 史 者 文 多 而 質 少 」 之 意 。 5

上 引 前 一 條 中 的 「 闕 文 」 依 近 人 胡 適 、 周 策 縱 、 沈 剛 伯 的 解 釋 , 是「 闕『 文 』」, 即 是「 文 勝 質 則 史 」之「 文 」, 其「 文 」義 等 同 , 上 述 諸 人 均 有 自 傳 統 上 漢 儒 之 注 的 主 流 ---以「 字 」訓「 文 」---而 轉 向 以「 文 飾 」 訓 「 文 」。 6 因 而 「 史 之 闕 文 」 照 周 策 縱 的 看 法 , 簡 單 的 說 , 就 是

5 何 晏 《 論 語 集 解 》 ( 台 北 : 新 興 書 局 , 校 永 懷 堂 本 ) , 卷 6 , 雍 也 篇 , 頁 2 9 , 包 咸 注 。

6 胡 適 的 論 文 〈 說 史 〉 本 為 「 釋 史 」 而 作 , 屬 於 晚 清 以 來 吳 大 澂 、 章 太 炎 、 王 國 維 、 朱 希 祖 、 勞 榦 等 學 者 脫 離 許 慎 《 說 文 》 「 釋 史 」 的 另 一 個 近 代 脈 絡 。 惟 其 中 因 有 引 證 《 論 語 》 之 言 「 史 」 處 , 而 提 出 了 「 我 以 為 『 史 之 闕 文 』 的 『 文 』 字 , 也 應 該 作 『 文 采 』 『 文 飾 』 解 」 , 又 曰 , 「 現 在 流 行 的 『 史 』 , 都 是 那 華 文 多 過 於 實 事 的 故 事 小 說 了 。 」 胡 適 關 於 「 史 文 」 的 解 釋 , 再 明 顯 不 過 了 , 充 滿 他 近 代 性 的 烙 印 , 以 致 於 從「 文 」想 到「 華 文 」想 到「 故 事 小 說 」, 與 他 釋 章 學 誠 的「 六 經 皆 史 」 正 好 可 以 相 參 。 周 策 縱 繼 承 了 胡 適 的 「 文 飾 」 新 解 這 一 方 向 , 雖 然 他 對 於 胡 適 的 古 典 功 力 稍 有 批 評 , 但 畢 竟 近 代 新 解 的 提 出 而 且 與 舊 解 「 以 字 訓 文 」 相 抗 , 周 策 縱 還 是 推 尊 並 繼 承 了 胡 適 ; 周 氏 進 一 步 的 將 「 有 馬 者 借 人 乘 之 」 這 一 未 能 徹 底 解 決 的 舊 題 再 度 與 「 史 之 闕 文 」 聯 繫 起 來 , 意 圖 在 新 解 上 釋 清 ; 接 下 來 的 沈 剛 伯 氏 , 很 明 顯 地 , 儘 管 他 在 論 文 中 完 全 沒 有 提 到 胡 適 與 周 策 縱 , 但 他 仍 是 繼 承 著 意 圖 重 解 《 論 語 》 中 「 史 之 闕 文 」 這 一 條 軸 線 上 的 後 繼 者 。 參 見 周 策 縱 〈 說

「 史 之 闕 文 」〉(大 陸 雜 誌,卷 37,第 4 期 ,頁 4-22。)及 其 文 中 提 及 引 述 胡 適〈 釋 史 〉 的 部 份 , 頁 14-16。

(10)

「 史 官 的 闕 少 文 飾 」; 沈 剛 伯 氏 亦 斷 其 義 為 「 文 飾 」, 而 非 「 文 獻 」 之

「 文 」。「 史 之 闕 文 」 在 沈 氏 看 來 , 就 是 「 史 」 已 闕 少 那 種 「 文 飾 」 之 書 寫 工 夫 了,因 此 是「 質 勝 文 」之「 史 」。沈 氏 顯 然 意 在 通 釋 二 者 之「 文 」 而 作 句 意 會 通 。 7則 在 沈 氏 ,「 質 勝 文 」 句 實 可 轉 換 為 「 闕 文 (飾 )」 一 詞,然 轉 換 中,「 闕 文 」一 詞 用 一「 闕 」字 以 表,殊 為 奇 特 不 倫;且「 質 勝 文 則 野 」一 句, 亦 不 似 孔 子 言「 吾 猶 及 史 之 闕 文 」之 嘆 詞。「 吾 猶 及 史 之 闕 文 」 既 是 一 嘆 詞 , 表 示 其 有 意 義 , 然 斷 不 會 言 其 「 野 」。「 史 」 與「 野 」當 如 何 連 繫,方 能 喚 起 孔 子 之 歎:「 吾 猶 及 史 之 闕 文 … 今 則 亡 矣 夫 ! 」 在 孔 子 之 歎 中 ,「 闕 文 」 當 有 其 意 義 , 要 之 , 沈 氏 以 「 文 飾 」 與 「 野 」 所 作 之 相 對 連 繫 , 實 難 「 及 」 於 孔 子 之 歎 。

上 述 胡 適 、 周 策 縱 、 沈 剛 伯 等 諸 氏 所 提 出 之 近 代 新 解 , 實 與 漢 儒 多 釋 「 闕 文 」 之 「 文 」 為 「 字 」, 意 已 有 不 同 。 要 之 ,「 史 之 闕 文 」 被 釋 係 史 官 為 文 時 之「 闕 文 飾 」,自 然 是 視 其 為 一 種「 史 官 」之 修 辭 的 學 問,修 辭 的 學 問 也 就 是 敘 事 與 書 寫 的 學 問,史 官 要 能「 文 飾 」,自 然 必 須 要 實 踐 到「 書 寫 」才 能 成 就 其「 敘 事 」; 而「 書 寫 」又 自 必 涉 及「 文 / 字 」, 是 故 從 這 個 角 度 來 說 , 先 不 論 「 史 之 闕 文 」的 「 文 」之 確 解 為 何 ,「 文 字 」與「 文 飾 」在「 書 寫 」與「 敘 事 」上 有 其 可 以 相 通 之 處 。 因 此 ,「 文 飾 」如 果 不 強 聯 繫 到「 文 勝 質 則 史 , 質 勝 文 則 野 」的 話 , 胡 適 與 周 策 縱 等 人 確 實 已 提 出 了 一 個 研 究「 史 之 闕 文 」的 書 寫 / 敘 事 學 的 新 看 法 。

「 文 」 的 解 釋 遂 與 此 有 相 互 關 係 , 漢 代 注 家 大 體 上 皆 是 訓 「 文 」 為「 字 」。「 文 」若 訓 指「 字 」, 則「 闕 文 」實 有 兩 義 可 說 : 其 一 , 係 以

「 闕 文 」 為 「 不 識 字 」 之 意 , 亦 即 「 書 寫 」 上 的 「 闕 疑 」 之 義 。 如 何 晏 《 論 語 集 解 》 所 引 包 咸 所 注 云 :

包 曰 : 古 之 良 史 , 於 書 字 有 疑 , 則 闕 之 , 以 待 知 者 。 8

7 參 見 沈 剛 伯 , 〈 論 語 上 所 說 的 「 文 」 、 「 史 」 與 「 文 學 」 〉 , 《 大 陸 雜 誌 》 卷 4 8 , 第 2 期 , 1 9 7 4 . 2 , 頁 1 - 4 。

8 何 晏 , 《 論 語 集 解 》 , 校 永 懷 堂 本 , 卷 1 5 , 頁 6 9 a 。

(11)

皇 侃 《 論 語 義 疏 》 亦 曰 :

史 者,掌 書 之 官 也。古 史 為 書,若 於 字 有 不 識 者,則 懸 而 闕 之 , 以 俟 知 者 , 不 敢 擅 造 為 者 , 孔 子 自 云 , 己 及 見 昔 史 有 此 時 闕 文 也 矣 … … 當 孔 子 末 年 時 , 史 不 識 字 輒 擅 而 不 闕 , … … 故 云 : 今 亡 也 矣 夫 。

此 即 訓「 文 」為「 字 」, 由 是 主 張「 闕 文 」乃 是 因「 不 識 字 」而「 不 書 字 」,「 懸 字 」而「 闕 」之, 以 謹 守 史 官 在「 書 寫 」上 的「 闕 疑 」原 則 。 其 二 則 為 「 闕 字 」 之 義 , 注 意 「 闕 字 」 與 「 懸 字 」 之 不 同 。 前 者 乃 是 緣 于 史 官 在 書 寫 上 的 「 不 識 字 」, 因 而 不 敢 下 筆 書 寫 以 「 待 知 之 者 」;

後 者 則 是 緣 於 史 官 對 傳 統 文 獻 的 閱 讀 有 了「 不 識 字 」,因 而 闕 之,亦 以

「 待 知 之 者 」。

尚 有 一 種 情 形,亦 可 歸 類 為 閱 讀 上 的 不 敢 擅 讀,因 而 謹 守「 闕 文 」 的 原 則 與 傳 統 。 此 即 在 已 經 完 成 的 文 字 作 品 中 , 有 「 字 」 因 「 殘 闕 」 而 呈 現 出 一 種 在 閱 讀 上 的 無 法 辨 識 , 此 種 狀 態 亦 復 可 以 解 釋 為 「 闕 文 」,良 史 在 閱 讀 時,若 遇 有 此 種 狀 態,則 亦 不 敢「 擅 識 」而「 擅 釋 」。

如 漢 代 石 碑 , 凡 遇 殘 片 剝 削 , 而 無 法 呈 現 原 本 文 與 字 之 狀 態 時 , 亦 即

「 殘 闕 」 時 , 則 「 闕 字 」, 在 校 讎 登 錄 上 便 以 「 □ 」 表 之 ,「 □ 」 正 是 一 種 「 闕 字 」 的 狀 態 之 表 示 符 號 。 今 傳 漢 代 石 經 拓 本 《 公 羊 傳 》 中 , 便 因 殘 片 剝 削 無 法 辨 識 , 或 是 其 字 已 脫 落 , 而 皆 以 「 □ 」 表 之 。 待 有 人 識 或 得 它 本 漢 代 本 文 足 能 證 時 , 便 能 補 之 , 是 故 「 □ 」 為 一 有 意 義 的 符 號 , 可 以 表 達 「 闕 文 」 之 狀 態 。 9

由 上 述 ,「 闕 文 」 之 「 文 」 若 訓 為 「 字 」, 則 「 闕 文 」 可 以 有 兩 種 緣 於 史 官 之 書 寫 與 閱 讀 而 來 的 「 闕 疑 」 之 狀 態 , 兩 者 所 緣 均 在 於 史 官 的 不 識 與 不 足 , 然 而 不 識 與 不 足 並 非 所 當 批 評 與 感 嘆 的 重 點 , 重 點 在

9 近 人 呂 振 端 撰 有《 漢 石 經 公 羊 傳 殘 字 集 證 》(新 加 坡:新 加 坡 文 化 研 究 會,1 9 8 5 . 1 2 ) 一 書 , 卷 3 為 〈 漢 石 經 公 羊 傳 部 分 復 原 圖 〉 , 其 中 不 可 識 者 , 則 以 「 □ 」 表 之 。 在 卷 二 〈 校 文 〉 中 相 對 於 公 羊 殘 片 圖 影 , 釋 文 (校 文 )對 於 殘 片 所 「 闕 」 的 部 分 , 則 直 以 空 白 來 表 示 。

(12)

於 不 能「 知 之 為 知 之 , 不 知 為 不 知 」的「 闕 文 」。 在 孔 子 之 時 ,「 識 字 」 顯 然 為 一 種「 文 化 」上 的 大 事,「 史 」則 與 此 有 關, 故 後 來 終 於 發 展 為 漢 代 以「 史 」為「 文 字 官 」、 為「 掌 書 令 」的 官 與 職 司 , 如 太 史 、 蘭 台 令 史 之 類 ;「 史 書 」 則 為 「 識 字 之 書 」。 孔 子 此 語 , 從 何 晏 與 皇 侃 所 注 的 脈 絡 來 理 解 , 意 謂 史 官 識 字 水 平 已 不 足 , 遇 有 書 寫 上 的 不 識 之 字 , 則 逕 隨 自 意 轉 換 為 其 它 能 識 之 字 或 當 今 用 字 , 造 成 認 知 上 之 懸 差 , 影 響 了 書 寫 的 品 質 。 包 咸 與 皇 侃 所 談 的 均 是 史 官 的 「 書 寫 」 之 「 不 識 」 所 必 須 的 「 闕 文 」 守 則 ; 筆 者 則 更 進 一 步 認 為 : 史 官 所 司 , 不 僅 為 書 寫 之 職 , 也 更 在 經 由 文 本 的 閱 讀 而 成 為 傳 統 的 解 讀 , 孔 子 所 談 的 「 史 之 闕 文 」 顯 然 涉 及 的 是 古 今 傳 承 與 轉 換 間 的 「 文 字 」 掌 控 能 力 與 詮 釋 能 力 以 及 其 中 所 累 積 出 的 書 法 規 則 之 智 慧 。 此 所 以 孔 子 主 張 要 「 闕 文 」,涉 及 的 正 是 文 化 傳 統 的 保 存 與 傳 承,不 僅 在「 文 」中,也 更 在 文 本 的「 字 」中 ,「 闕 疑 」正 是 遇 有「 不 識 」之「 字 」時 , 所 應 當 遵 行 的 有 關 「 書 寫 學 」 的 學 識 與 學 養 。 包 咸 、 皇 侃 所 談 的 是 孔 子 主 張 中 書 寫 的 一 面 ; 而 尚 有 閱 讀 的 一 面 , 如 此 方 能 構 成 史 官 在 傳 與 承 的 職 責 上 對 傳 統 與 文 化 的 承 擔 。 遇「 字 」不 識 , 應 當「 懸 之 」, 解「 闕 文 」為「 待 書 寫 」的「 闕 疑 」; 同 時,在 面 對 傳 統 傳 下 的 寶 書 與 文 本 時, 史 官 必 須 解 讀 之 , 在 閱 讀 之 際 , 遇 有 不 識 或 不 能 通 之 字 , 史 官 也 同 樣 必 須 要 能 遵 守 闕 疑 的 原 則 , 不 敢 擅 為 釋 之 , 作 當 代 語 言 文 字 的 隨 意 轉 換 , 以 待 知 者 。 而「 闕 字 」則 為 另 一 種 由「 已 書 寫 」而 至 於「 殘 闕 」, 以 是 必 須 要 以「 □ 」表 之 的「 待 閱 讀 」以「 補 之 」。 於 是 , 我 们 乃 可 以 了 解「 史 官 」進 行「 書 寫 」或 是 對「 古 書 」的「 解 讀 」時 , 必 須 有 一 種「 闕 文 」 的 謹 慎 與 認 知 , 傳 統 已 經 在 其 手 上 , 無 論 是 對 於 「 古 」 之 「 解 讀 」 或 是 對 於 「 未 來 」 之 「 書 寫 」 以 流 傳 , 一 字 之 異 , 都 有 可 能 牽 涉 到 其 所 承 擔 的 責 任 , 史 官 的 書 寫 學 於 是 在 「 不 識 」 或 是 「 不 足 」 時 , 皆 應 當 以「 闕 文 」的 態 度 來 面 對:或「 闕 疑 」而「 懸 字 」, 或「 闕 字 」以「 □ 」 表 之 , 以 待 後 之 識 者 與 足 者 。 清 初 顧 炎 武 《 日 知 錄 》 中 即 有 〈 春 秋 闕 疑 之 書 〉一 條, 即 以 為「 闕 文 」係 因 夫 子「 闕 疑 」謹 守 之 故。1 0其 云 :

1 0 顧 炎 武 , 《 日 知 錄 》 ( 台 北 : 明 倫 出 版 社 ) , 卷 4 , 頁 8 3 - 8 4 。

(13)

孔 子 曰 : 吾 猶 及 史 之 闕 文 。 史 之 闕 文 聖 人 不 敢 益 也 。 史 之 所 不 書 , 則 雖 聖 人 , 有 所 不 知 焉 者 。 … … 而 經 生 之 論 , 遂 以 聖 人 不 知 為 諱 。 1 1

綜 上 述 , 則 此 條 之 解 , 似 有 二 種 取 向 可 以 判 讀 出 : 1.「 史 」 為 文 書 或 文 字 , 2.「 史 」 為 史 官 。 無 論 是 前 者 或 是 後 者 , 「 闕 文 」 均 指 向

「 書 寫 」 、 「 書 寫 者 」 及 其 「 書 寫 成 品 」 之 關 聯 。 若 此 , 則 「 史 之 闕 文 」 一 句 , 誠 或 可 以 以 《 論 語 》 〈 八 佾 〉 篇 中 孔 子 所 云 的 另 一 句 話 聯 繫 與 理 解 。 孔 子 在 此 篇 中 所 云 為 :

夏 禮,吾 能 言 之,杞 不 足 徵 也;殷 禮,吾 能 言 之,宋 不 足 徵 也 。 文 獻 不 足 , 故 也 。 足 , 則 吾 能 徵 之 矣 。 1 2

孔 子 所 云,道 出 了 三 個 階 段 的 程 序:文 獻 - - 足「 徵 」- - 能「 言 」。 足 與 不 足 , 皆 與 文 獻 有 關 ,「 文 獻 足 」, 方 能 為 「 徴 」 1 3。 這 裏 的 「 文 獻 」, 依 注 家 之 解 , 是 「 文 」 與 「 獻 」 各 有 所 指 。 朱 子 注 云 :「 文 , 典 籍 也;獻,賢 也。」前 者 指 可 以 透 過「 閱 讀 」而 得 到「 能 言 」的 對 象 ; 後 者 則 指 可 以 透 過 「 口 頭 探 詢 」 而 得 到 「 能 言 」 的 對 象 ; 兩 者 皆 指 向

「 探 詢 」 的 所 在 則 一 。 通 過 「 文 獻 」 則 能 「 徴 」 之 的 意 思 , 依 朱 子 所 注 之 意,是 孔 子 認 為 在「 夏 禮 」、「 殷 禮 」那 裡 原 有 的「 空 白 」處 因「 文 獻 」的「 擁 有 」而 能「 徵 之 」,亦 即「 空 白 」透 過「 文 獻 」而 填 補 上 了 。 夏 禮 與 殷 禮 也 遂 「 能 言 之 」 矣 ,「 能 言 」 乃 成 為 真 正 的 「 能 言 」。 1 4

1 1 同 上 註 引 書 , 頁 8 4 。

1 2何 晏,《 論 語 集 解 》(台 北:新 興 書 局,校 永 懷 堂 本 ),卷 3,八 佾 篇,頁 15b-16a。

1 3何 晏 , 《 論 語 集 解 》 注 引 包 咸 曰 : 「 徵 , 成 也 。 」 朱 熹 , 《 論 語 集 注 》 (《 四 書 章 句 集 注 》 , 北 京 : 中 華 書 局 , 2001.1)則 注 為 「 證 也 」 , 頁 63。

1 4這 樣 的 解 讀 乃 是 依 朱 子 之 注 的 解 釋 , 是 故 朱 子 注 「 徵 」 為 「 證 也 」。 與 包 咸 注 的 用 字 頗 不 同 。 若 是 依 漢 儒 之 注 解 , 則 可 能 更 有 主 體 性 的 意 義 , 尤 其 「 文 獻 」 二 字 的 解 讀 , 與 近 代 對 「 文 獻 」 成 其 為 「 詞 」 的 印 象 , 有 著 相 當 的 差 距 。 在 校 永 懷 堂

(14)

注 云 :

徵 , 證 也 。 文 , 典 籍 也 。 獻 , 賢 也 。 言 二 代 之 禮 , 我 能 言 之 , 而 二 國 不 足 取 以 為 證 , 以 其 文 獻 不 足 故 也 。 文 獻 若 足 , 則 我 能

本 與 阮 元 校 勘 注 疏 本 的 何 晏 《 論 語 集 解 》 中 , 上 引 文 本 的 章 句 係 分 為 二 , 即 「 夏 禮 , 吾 能 言 之 , 杞 不 足 徵 也 ; 殷 禮 , 吾 能 言 之 , 宋 不 足 徵 也 。 」 為 上 句 ;「 文 獻 不 足 , 故 也 。 足 , 則 吾 能 徵 之 矣 。 」 為 下 句 。 上 句 何 注 引 包 咸 之 注 以 為 解 , 下 句 何 注 引 鄭 玄 注 以 為 解 。 何 晏 「 集 解 」 對 注 所 放 置 的 位 置 , 很 顯 然 是 將 孔 子 所 言 作 了 上 述 的 章 句 之 分 。 何 晏 的 集 解 本 後 來 為 皇 侃 的 《 論 語 集 解 義 疏 》 與 宋 代 官 定 本 邢 昺 之 《 論 語 注 疏 》 繼 承 , 由 是 , 我 们 認 為 , 古 義 遂 沒 。 何 晏 的 章 句 未 必 為 古 義 , 我 们 所 持 的 理 由 即 在 於 其 與 何 氏 所 自 引 的 鄭 玄 之 注 義 相 悖 。 案 、 鄭 注 云 :

獻 , 猶 賢 也 。 我 不 以 禮 成 之 者 , 以 此 二 國 之 君 , 文 章 、 賢 才 不 足 故 也 。 (何 晏 、 邢 昺 , 《 論 語 注 疏 》 , 阮 元 校 勘 本 , 台 北 : 大 化 書 局 , 卷 3, 頁 5b。

校 永 懷 堂 本 何 晏 《 論 語 集 解 》 , 卷 3, 頁 16a。 )

明 顯 地 ,「 文 獻 」一 詞 並 未 如 朱 子 與 馬 端 臨《 文 獻 通 考 》般 那 樣 的 使 用 , 並 具 有 自 足 意 含 , 更 遑 論 近 代 意 義 下 的「 文 獻 」一 詞 。 鄭 注 中 的「 文 獻 」, 必 須 要 聯 上 句 為 讀 ,「 文 獻 」一 詞 才 見 生 命 上 的 主 體 性 ,而 且 此 詞 決 不 指「 學 問 」, 乃 指「 杞 」「 宋 」 二 君 的 治 國 能 力 與 成 效 。 由 於 杞 、 宋 二 君 在 「 文 (章 )」、「 賢 (才 )」 上 的 不 足 , 使 得

「 杞 」「 宋 」 二 國 雖 為 夏 、 殷 之 後 , 卻 無 法 「 成 / 證 」 孔 子 的 「 能 言 夏 禮 」; 如 果 此 二 國 的 「 文 章 」、「 賢 才 」 皆 「 足 」, 那 麼 就 能 「 成 / 證 」 夫 子 「 吾 能 言 之 」 的

「 夏 禮 」 了 。 由 鄭 注 看 來 , 他 以 為 孔 子 之 意 仍 然 在 討 論 「 夏 禮 」 與 「 治 國 」 之 關 係 ,而 且 此 一 有「 文 」有「 獻 」的「 夏 禮 」,孔 子 是 能 言 的 ,顯 然 孔 子 對「 杞 」「 宋 」 二 國 的 「 文 獻 」 有 一 份 失 落 感 , 遺 存 在 鄭 注 中 的 孔 子 對 弟 子 的 言 談 中 。 由 是 , 筆 者 以 為 , 依 鄭 玄 之 注 ,「 文 」與「 獻 」應 有 一 個 主 格 , 鄭 玄 注 即 以 為 此 主 格 當 為 二 君 , 二 君 無 文 章 亦 無 賢 才 , 則 自 然 不 能 「 成 就 」 其 所 治 之 二 國 。 是 故 這 一 段 本 文 的 解 讀 應 當 是 上 下 兩 句 聯 讀,「 文 獻 不 足 故 也 」也 應 當 聯 上 句 而 不 應 斷 開。「 文 獻 」 與 「 杞 宋 」、「 足 徵 」 的 關 係 其 主 體 性 應 在 具 有 實 踐 可 能 的 「 杞 宋 二 君 或 二 國 」 在 當 時 孔 子 所 視 見 的 情 境 中 呈 顯 其 義 , 而 不 在 「 文 本 」 型 態 的 「 文 獻 」 之 中 來 「 證 明 」 孔 子 所 能 「 言 之 」 者 的 正 確 與 否 。 朱 子 與 馬 端 臨 的 讀 法 , 正 是 以 「 文 章 」 與

「 賢 者 」 為 一 具 有 自 足 性 與 對 象 性 的 的 客 體 而 可 待 他 人 來 探 問 者 。

(15)

取 之 , 以 證 君 言 矣 。 1 5

這 種 說 法,頗 令 人 聯 想 到 近 代 史 學 的「 史 料 觀 」,無 論 是 書 寫 式 史 料 或 是 口 述 式 史 料 , 得 到 史 料 便 能 進 行 研 究 上 的 徵 實 工 作 , 從 史 料 那 裏 展 開 「 歷 史 」 的 擁 有 過 程 。 惟 這 種 看 法 , 雖 然 頗 符 胡 適 釋 章 學 誠 「 六 經 皆 史 」的 以「 史 」為「 史 料 / 文 獻 」的 觀 點,卻 全 然 不 符 漢 儒 對 於「 文 獻 」 的 理 解 。

《 論 語 》中 的「 文 」與「 獻 」, 有 分 解 、 有 合 解 。 大 體 上 自 漢 儒 迄 宋 乃 至 近 代, 「 文 」與「 獻 」之 解 的 趨 向 乃 是 由「 分 解 」而 向「 合 解 」 演 變 的。在 漢 儒 那 裏,是 分 解;後 來 自 南 宋 朱 子、馬 端 臨《 文 獻 通 考 》 以 下,尤 其 是 近 代 以 來,漸 轉 成 為 一 個 同 義 詞 藻,有 專 指「 書 寫 成 品 」 的 意 思。朱 子 雖 仍 知 古 義,分 解「 文 」「 獻 」,然 在「 徵 / 足 」之 論 上 ,

「 文 獻 」已 是 作 為 取 證 的 合 詞 , 而 覺 無 鄭 玄 的「 杞 / 宋 」二 君 的 主 體 性。馬 端 臨 雖 也 區 別「 文 」為「 敘 事 」,「 獻 」為「 論 事 」,但 已 專 指「 文 獻 」 ---「 書 寫 成 品 」 的 意 指 則 一 。 逮 至 近 代 , 受 西 方 影 響 ,「 文 獻 」 即 「 史 料 」、「 史 料 」 即 「 文 獻 」,「 文 獻 」 仍 為 一 合 詞 之 義 , 而 與 「 史 料 」 一 詞 可 通 。 無 論 是 梁 啟 超 的 〈 新 史 學 〉 這 篇 具 近 代 里 程 碑 標 誌 性 的 文 章 , 還 是 他 在 清 華 國 學 院 授 課 的 名 著 《 中 國 歷 史 研 究 法 》 書 中 所 用 的「 史 料 」一 詞 之 出 現,或 是 傅 斯 年 創 辦《 史 料 與 史 學 》期 刊 之〈 發 刊 辭 〉中 所 述 的「 史 料 」之 義 ; 在 我 们 看 來, 都 與 張 舜 徽 的《 文 獻 學 》 或 是 其 它 尾 隨 著 作 的 「 文 獻 」 一 詞 可 以 相 通 互 用 , 顯 示 著 「 文 獻 」 一 詞 在 近 代 以 來 仍 為 一 合 詞 , 通 過 外 來 新 語 彙 「 史 料 」 來 成 就 其 新 的 內 涵 所 指 , 但 仍 保 留 著 「 書 寫 性 成 品 」 的 特 性 ! 這 樣 說 來 , 從 近 代 性 的 意 義 下 去 解 讀《 論 語 》中 的「 文 」與「 獻 」,必 然 就 是「 合 詞 式 」的「 文 獻 」 之 解 , 並 且 還 是 一 種 「 史 料 」 同 義 詞 下 的 解 釋 。 因 此 , 從 近 代 性 的 讀 法 切 入 , 則 「 文 獻 不 足 徵 」, 既 是 「 文 獻 不 足 」 的 「 史 料 不 足 」;

也 是 文 獻 /史 料 之「 不 足 徵 」;「 不 足 」的 意 含 相 當 明 確,都 是「 書 寫 品 」,

與 漢 儒 鄭 玄 之 指 向 以「 二 君 」為 主 體,顯 然 不 同。則 漢 儒 意 義 下 的「 史

1 5 朱 熹 , 《 論 語 集 注 》 (《 四 書 章 句 集 注 》 , 北 京 : 中 華 書 局 ), 卷 2, 頁 6 3 - 6 4 。

(16)

之 闕 文 」 與 「 文 獻 不 足 徵 」 之 聯 繫 , 與 宋 儒 解 注 中 對 此 二 句 的 聯 繫 , 及 近 代 學 人 對 此 二 句 從 「 文 獻 」 合 詞 以 及 「 文 獻 即 史 料 」 來 定 意 「 足 能 徵 之 」的 聯 繫, 若 從「 闕 文 」的「 不 識 則 闕 」與「 文 獻 」的「 不 足 / 足 徵 」之 解 義 以 觀,則 恰 好 反 映 的 是 源 自「《 春 秋 》學 」而 來 的「 空 白 」 態 的 「 闕 文 觀 」 與 「 文 獻 觀 」 的 聯 繫 大 要 史 略 。 顯 然 是 如 此 , 近 代 史 學 中 的 「 史 料 / 文 獻 觀 」 皆 可 在 解 讀 《 論 語 》 的 「 闕 文 」 時 仍 然 反 映 出 一 種 被 近 代 學 人 不 曾 言 說 過 的 有 關 「 空 白 」 存 在 的 問 題 , 被 「 蘊 藏

/ 遮 蓋 」在「 足 徵 / 不 足 徵 」的 討 論 中,近 代 學 人 尚 未 意 識 到 它 與《 春 秋 》 中 「 書 寫 學 」 的 聯 繫 。

進 一 步 為 言,既 然 孔 子 的 慨 嘆 來 自 於「 杞 宋 」之「 不 足 徵 」;那 麼 ,

「 吾 能 言 之 」的「 夏 禮 」,又 是 如 何 而 得 其 所 能 言 呢 ? 應 當 還 是 來 自 於

「 文 」與「 獻 」。「 杞 宋 」之 所 乏 與「 不 足 徵 」, 正 是 孔 子 之 所 能 言 及 其 能 言 者 之 所 從 來 的 「 足 徵 」:「 文 」 與 「 獻 」 之 於 孔 子 所 能 言 之 的 「 夏 禮 」,無 論 如 何,畢 竟 已 是 一 其 所 慨 嘆「 不 存 」,由 是 在 與 弟 子 談 到「 杞 宋 」 之 「 不 足 徵 」 時 , 其 失 落 益 深 。 而 「 夏 禮 」 既 然 已 非 孔 子 時 代 的 當 下 實 存,則 無 論 是「 杞 宋 」的「 文 與 獻 之 足 徵 」,或 是 孔 子 取 以 為「 能 言 」之 所 從 來 處,畢 竟 都 應 當 還 是 源 頭 於 已 經 非 實 存 的「 夏 禮 」。這 樣,

「 文 獻 」一 詞 的 意 義 轉 化,從 鄭 玄 的「 杞 宋 二 國 」至 於 朱 子 的「 文 獻 」,

而 更 至 於 馬 端 臨 的 以「 文 獻 」為「 敘 事 與 論 事 」,便 有 了 孔 子 慨 嘆 中 的

「 文 獻 」 成 其 為 「 文 本 化 」 的 必 然 性 , 畢 竟 「 歷 史 情 境 」 的 移 轉 已 在 孔 子 的 慨 嘆 中 發 生 與 面 對 。

在《 漢 書 》〈 藝 文 志 〉中 的 一 條 資 料, 也 可 以 作 為 佐 證 吾 人 由「 文 獻 足 徵 」 此 一 條 通 達 於 「 史 之 闕 文 」 理 解 的 進 路 。〈 藝 文 志 〉「 小 學 」 類 述 云 :

古 制:書 必 同 文,不 知 則 闕,問 諸 故 老。至 於 衰 世,是 非 無 正 , 人 用 其 私。故 孔 子 曰:「 吾 猶 及 史 之 闕 文 也。今 無 矣 夫 ! 」蓋 傷 其 不 正 。

此 處 極 為 明 顯 , 班 固 〈 藝 文 志 〉 中 論 及 小 學 , 以 為 《 論 語 》 中 的 「 史

(17)

之 闕 文 」,「 文 」當 為「 字 」訓 , 故 屬 列 小 學 類 而 論 之 。 而「 問 諸 故 老 」 以 求 之 , 正 是 引 述 與 聯 繫 了 《 論 語 》 中 的 「 文 獻 」 一 詞 , 可 見 班 固 對

「 文 獻 」與「 徵 」的 解 釋, 尚 不 同 於 後 來 的 包 咸 與 鄭 玄 , 仍 是 從「 史 」 與 「 闕 文 」 的 角 度 來 解 , 而 使 得 「 闕 文 」 與 「 文 獻 」 皆 可 以 在 〈 藝 文 志 〉 與 〈 七 略 〉 的 體 系 中 , 自 「 小 學 」 的 角 度 來 解 。 許 慎 《 說 文 》 亦 云 :

書 曰 : 予 欲 觀 古 人 之 象 。 言 必 遵 修 舊 文 而 不 穿 鑿 。 孔 子 曰 : 吾 猶 及 史 之 闕 文,今 亡 也 夫 ! 蓋 非 其 不 知 而 不 問「 闕 」;人 用 己 私,

是 非 無 正 , 巧 說 裦 詞 使 天 下 學 者 疑 。

可 見 許 慎 亦 以 為 如 果 「 不 闕 」, 便 會 造 成 「 亂 書 」 ---即 「 穿 鑿 」。 許 慎 的 理 解 是 一 種 「 闕 疑 不 識 」 的 路 子 , 與 〈 藝 文 志 〉 的 「 不 足 則 闕 , 問 諸 故 老 」 之 不 同 略 可 以 分 辨 出 : 後 者 實 是 一 種 「 文 獻 不 足 有 闕 」 的 路 子 。 但 無 論 是 前 者 的 「 闕 疑 」 或 是 後 者 的 「 闕 文 獻 」, 兩 者 皆 是 譏 評 一 種 「 不 肯 闕 」 的 態 度 ; 一 如 胡 適 解 「 闕 文 飾 」, 指 的 也 是 一 種 「 不 肯 闕 」 態 度 的 缺 乏 , 致 使 「 書 寫 」 成 為 益 趨 華 而 不 實 的 「 小 說 」 而 非

「 史 書 」, 也 仍 然 是 在 「 書 寫 」 與 「 敘 事 」 上 談 「 闕 」 !

關 於 《 春 秋 》 中 的 「 闕 文 」, 我 們 可 以 幾 個 比 較 為 人 所 熟 知 之 例 以 為 闡 述 。 其 一 為 「 夏 五 」。 魯 桓 公 十 四 年 ,《 春 秋 》 經 載 云 :

十 有 四 年 , 春 , 王 正 月 。 夏 五 。

先 看 《 左 傳 》 及 其 注 家 。《 左 傳 》 於 此 條 經 文 無 傳 。 杜 預 於 經 文 之 下 注 云 :

不 書 月 , 闕 文 。 1 6

1 6 杜 預 集 解 , 相 臺 岳 氏 本 《 春 秋 經 傳 集 解 》 , 卷 2 , 頁 6 4 b 。

(18)

明 白 以 「 闕 文 」 為 注 之 解 。 可 見 杜 預 極 為 明 顯 的 以 「 夏 五 」 為 「 夏 五 月 」之「 闕 」。 值 得 注 意 的 是 杜 預 在 表 達 此 一「 不 書『 月 』」的「 闕 字 」 之 義 時 , 用 的 正 是 從 《 論 語 》 那 裡 傳 出 而 經 漢 儒 在 前 述 脈 絡 中 使 用 著 的 「 闕 文 」 一 詞 。

《 公 羊 傳 》 云 :

夏 五 者 何 ? 無 聞 焉 爾 。 1 7

《 穀 梁 傳 》 云 :

立 乎 定 哀 , 以 指 隱 桓 , 隱 桓 之 日 遠 矣 , 夏 五 , 傳 疑 也 。 1 8

傳 文 反 映 的 , 正 是 過 去 與 現 在 的 時 間 距 離 已 經 久 遠 , 因 此 , 所 傳 當 有 其 「 闕 」 處 , 故 以 「 經 文 」 乃 是 一 種 保 存 「 闕 文 」 的 「 傳 疑 」 筆 法 。 范 寧 更 注 云 :

孔 子 在 於 定 哀 之 世 , 而 錄 隱 桓 之 事 , 故 承 闕 文 之 疑 , 不 書 月 , 明 皆 實 錄 。 1 9

范 寧 此 注 , 不 僅 表 明 了 《 春 秋 》 經 文 「 是 」 孔 子 所 書 、 所 著 的 一 種 注 解 經 傳 之 態 度 與 位 所 , 抑 且 , 注 文 中 還 用 了 傳 統 上 相 承 的 「 闕 文 」 之 辭 , 及 其 與 「 闕 疑 」 之 關 係 。 更 者 , 六 朝 時 在 「 史 學 」 中 興 起 的 「 實 錄 」 一 詞 , 也 被 范 寧 用 來 與 「 闕 文 」、「 傳 疑 」 作 了 直 接 的 聯 繫 。

其 次 為 經 文 莊 公 二 十 四 年 冬 書「 郭 公 」之 例 。 三《 傳 》於「 郭 公 」 之 經 文 斷 句 實 異 , 是 經 文 之 異 而 有 傳 文 之 異 。《 左 傳 》 依 杜 預 「 集 解 」 本 , 此 條 經 文 書 為 :

1 7 校 永 懷 堂 本 《 公 羊 傳 》 , 卷 5 , 頁 3 3 a。

1 8 校 永 懷 堂 本 《 穀 梁 傳 》 , 卷 4 , 頁 2 6 a。

1 9 同 上 註 。

(19)

(經 二 十 有 四 年 。 冬 。 )赤 歸 于 曹 。 郭 公 。 2 0

《 公 羊 》 與 《 穀 梁 》 之 經 文 則 同 , 同 斷 句 為 :

(二 十 有 四 年 。 冬 。 )赤 歸 于 曹 郭 公 。

案 、 此 條 經 文 之 書「 郭 公 」,《 左 傳 》與《 公 》《 穀 》最 大 之 歧 異 , 在 於 杜 預 使 「 郭 公 」 為 單 獨 一 句 , 並 不 聯 上 「 赤 歸 于 曹 」 為 句 。 以 是 杜 預 將 「 郭 公 」 視 為 經 有 「 闕 文 」。 杜 預 於 經 文 「 郭 公 」 下 注 云 :

無 傳 。 蓋 經 闕 誤 也 。 自 曹 羈 以 下 , 公 羊 、 穀 梁 之 說 既 不 了 , 又 不 可 通 之 於 左 氏 , 故 不 采 用 。 2 1

可 見 在 經 文 「 郭 公 」 此 處 ,《 公 羊 》 與 《 穀 梁 》 是 作 了 與 「 赤 歸 于 曹 」 的 聯 讀 , 因 而 不 僅 經 文 無 闕 亦 無 誤 , 反 而 皆 發 傳 言 釋 其 意 義 ; 而 《 左 氏 》 則 無 傳 , 杜 預 之 注 則 將 經 文 視 之 為 有 「 闕 文 」 之 誤 。 這 是 一 個 只 有 杜 預 與 《 左 氏 》 視 《 春 秋 》 經 文 有 「 闕 文 」 而 《 公 》、《 穀 》 不 與 之 同 的 可 對 照 之 例 。 由 於 涉 及 的 不 僅 是 傳 文 對 經 文 的 解 釋 差 異 , 而 更 因 此 而「 及 」於 三《 傳 》所 據 以「 發 傳 / 不 發 傳 」的「 經 」本 身 之 差 異 。 或 反 之 是 先 由 於 《 左 氏 》 與 《 公 》、《 穀 》 之 「 經 文 」 的 差 異 , 兒 後 始 有 三 傳 及 注 家 在 傳 釋 與 注 釋 理 解 上 的 差 異 。

第 三 個 例 子 , 為 桓 公 五 年 春 正 月 的 「 甲 戌 己 丑 , 陳 侯 鮑 卒 」 經 文 何 以 出 現 了 兩 個 「 日 」 ? 據 《 穀 梁 傳 》 傳 文 發 傳 所 釋 , 云 :

鮑 卒 何 為 以 二 日 卒 之 ? 春 秋 之 義 , 信 以 傳 信 , 疑 以 傳 疑 。 陳 侯 以 甲 戌 之 日 出,己 丑 之 日 得,不 知 死 之 日,故 舉 二 日 以 包 之 也 。

2 2

2 0 相 臺 岳 氏 本 《 春 秋 經 傳 集 解 》 , 卷 3 , 頁 7 8 a。

2 1 相 臺 岳 氏 本 《 春 秋 經 傳 集 解 》 , 卷 3 , 頁 7 8 a。

2 2 校 永 懷 堂 本 《 穀 梁 傳 》 , 卷 3 , 頁 2 0 a - b 。

(20)

是 《 穀 梁 傳 》 主 張 此 處 是 夫 子 的 「 闕 文 」 與 「 傳 疑 」 之 筆 , 故 為 「 闕 疑 」 之 書 寫 ; 且 將 其 「 傳 疑 」 之 「 闕 文 」 從 時 間 性 上 縮 限 在 甲 戌 、 己 亥 兩 日 之 間 。 故 曰 :「 舉 二 日 以 包 之 」。 范 寧 在 此 所 下 的 注 文 , 又 復 以

「 實 錄 」 一 詞 來 作 為 傳 文 「 信 以 傳 信 , 疑 以 傳 疑 」 的 同 義 詞 , 故 注 曰

「 明 實 錄 也 」。

而 《 公 羊 》 則 發 傳 云 :

曷 為 以 二 日 卒 之 ? 怴 也 。 甲 戌 之 日 亡 , 己 丑 之 日 死 , 而 得 君 子 疑 焉 。 故 以 二 日 卒 之 也 。 2 3

何 休 注 曰 :

君 子 , 謂 孔 子 也 , 以 二 日 卒 之 者 , 闕 疑 。 2 4

《 公 》《 穀 》 二 傳 所 釋 , 其 實 無 異 , 皆 以 「 闕 文 」 之 「 闕 疑 」、「 傳 疑 」 義 釋 之 。《 左 傳 》 與 杜 預 所 釋 , 則 以 「 再 赴 告 」 為 事 實 , 故 有 二 日 之 書 , 再 赴 之 故 , 則 以 陳 亂 也 。 顯 然 所 視 與 《 公 》《 穀 》 二 傳 不 同 。 2 5

三 、 論 「 不 書 」

2 3 校 永 懷 堂 本 《 公 羊 傳 》 , 卷 4 , 頁 2 6 b - 2 7 a。

2 4 校 永 懷 堂 本 《 公 羊 傳 》 , 卷 4 , 頁 2 7 a。

2 5 《 左 傳 》 載 云 : 「 傳 。 五 年 春 正 月 。 甲 戌 、 己 丑 , 陳 侯 鮑 卒 。 再 赴 也 。 」 杜 預 注 云 :

甲 戌 , 前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一 日 , 己 丑 , 此 年 正 月 六 日 。 陳 亂 , 故 再 赴 。 赴 雖 日 異 , 而 皆 以 正 月 起 文 , 故 但 書 正 月 。 慎 疑 審 事 , 故 從 赴 兩 書 。 (相 臺 岳 氏 本 《 春 秋 經 傳 集 解 》 , 卷 2, 頁 58a、 58b。 )

是 杜 預 以 為 經 文 書 兩 日 之 故 , 為 陳 亂 故 有 再 赴 。 然 杜 預 復 又 推 歷 以 為 兩 日 實 不 同 月 , 則 夫 子 何 以 將 不 同 月 之 兩 日 , 同 書 於 五 年 正 月 之 下 , 杜 預 所 釋 , 似 不 能 盡 解 經 文 。 但 以「 慎 疑 審 事 」為 說 , 實 無「 闕 文 」與「 闕 疑 」之 義 , 故 與《 公 》、《 穀 》 兩 傳 不 同 。

(21)

「 不 書 」 一 詞 並 未 出 現 在 《 春 秋 》 經 文 中 , 但 並 不 能 就 此 而 下 論 斷 曰 《 春 秋 》 中 沒 有 這 個 關 於 書 寫 學 上 的 現 象 , 否 則 三 傳 包 括 注 家 便 不 會 成 立 一 個 「 不 書 」 的 詞 語 , 來 揭 示 這 個 書 寫 學 上 稱 之 為 屬 於 孔 子 書 法 的 「 空 白 敘 述 」。 如 果 《 春 秋 》 與 孔 子 的 書 寫 /再 書 寫 無 關 , 那 麼

《 春 秋 》中 便 不 存 在 所 謂 的 以「 空 白 」為「 不 書 」的 書 寫 學 專 門 詞 彙 , 而 只 能 歸 類 為 一 種 史 官 或 流 傳 過 程 中 的 「 闕 文 」。 是 「 文 獻 不 足 徵 」 的 「 文 獻 學 」 問 題 , 而 不 是 經 學 上 的 「 不 書 / 書 法 」 的 「 書 寫 學 」 問 題 。

顯 然 因 為 《 春 秋 》 本 身 沒 有 這 個 「 不 書 」 的 詞 彙 之 出 現 , 而 被 稱 之 為 「 不 書 」 的 書 法 與 義 例 , 又 只 能 是 一 個 「 空 白 」 狀 態 的 現 象 , 要 將 遍 佈 於 有 形 字 彙 書 寫 之 外 ---而 又 隸 屬 於 《 春 秋 》 之 中 的 「 空 白 」 狀 態 之 現 象 , 轉 成 為 一 個 可 以 辨 識 的 「 已 書 寫 / 不 書 」, ---不 僅 不 是 古 史 官 的「 闕 文 」,還 得 是 出 自 於 孔 夫 子 的 有 意 圖 的 作 者 行 動 ---「 不 書 」,

三 傳 面 臨 的 , 正 是 這 樣 的 挑 戰 , 要 將 「 空 白 」 納 入 經 文 之 中 , 並 與 有 形 經 文 合 成 為 《 春 秋 》 的 意 義 整 體 。 三 傳 與 注 家 必 須 成 立 一 套 論 述 , 反 對 者 亦 然 。

「 不 書 」 一 詞 雖 未 出 現 在 春 秋 經 文 之 中 , 但 在 三 傳 的 傳 文 中 卻 皆 有 此 一 詞 彙 , 或 是 近 似 的 「 不 言 」、「 不 稱 」 等 。 2 6由 三 傳 之 傳 以 釋 經

2 6 《 公 羊 》 與 《 穀 梁 》 之 傳 文 雖 皆 有 「 不 書 」 之 詞 , 然 多 是 出 現 在 「 不 書 葬 」 之 傳 釋 脈 絡 中 , 未 見 有 以 「 不 書 為 書 」 之 用 法 。 兩 傳 中 以 「 不 書 為 書 」 義 之 用 詞 , 多 以 「 不 言 」 出 現 。 此 隱 、 莊 、 閔 、 僖 四 公 之 下 傳 文 所 用 詞 皆 然 。 推 其 故 , 或 與 兩 傳 之 「 口 傳 」 性 有 關 , 與 書 寫 性 文 本 的 「 不 書 」 義 , 似 可 以 相 照 。

其 次 , 《 左 傳 》 傳 文 中 所 使 用 的 「 不 書 」 一 詞 , 也 未 必 皆 是 本 文 中 所 謂 的 「 空 白 敘 述 」 之 意 涵 。 有 時 指 「 史 所 不 書 」 , 與 孔 子 無 關 , 孔 子 並 未 以 杜 預 所 謂 的 「 即 以 為 義 」去 承 擔 轉 化 。 這 種「 不 書 」, 對 孔 子 而 言 , 就 是 孔 子 的「 不 書 寫 」或「 未 書 寫 」 。 《 左 傳 》 傳 文 中 許 多 「 無 經 之 傳 」 的 傳 文 中 , 都 出 現 了 「 不 書 」 之 詞 , 但 並 不 能 視 為 是 經 文 中 的 「 空 白 敘 述 」 之 「 不 書 」 義 。 如 隱 公 元 年 經 文 無 「 夏 四 月 」 , 而 傳 則 有 之 , 曰 「 夏 四 月 , 費 伯 帥 師 城 郎 。 不 書 , 非 公 命 也 。 」 傳 文 所 言

「 不 書 」 雖 是 釋 經 文 何 以 「 不 書 」 夏 四 月 事 , 然 實 是 經 文 之 「 未 書 寫 」 義 , 與 本 文 中 所 謂 夫 子 以 「 不 書 」 為 有 義 之 「 空 白 欲 述 」 者 不 同 。 又 如 隱 公 元 年 經 文 亦 無

(22)

的 性 格 ,「 不 書 」 顯 是 後 起 , 由 傳 主 使 用 之 而 指 向 經 中 以 釋 其 義 。 前 節 中 筆 者 曾 謂 「 空 白 」 何 以 能 「 及 」 ? 則 三 傳 之 言 「 不 書 」, 正 是 為 了 成 立《 春 秋 》中 之「 空 白 」有 義 可 釋、有 意 可 言 所 成 立 的 一 個 詞 彙 , 用 此 詞 彙 來 通 達 夫 子 於《 春 秋 》中 之「 空 白 」處 有「 已 書 寫 」之「 在 」 的 表 述 語 言 。 換 言 之 , 在 筆 者 看 來 ,《 傳 》 中 「 不 書 」 一 詞 , 正 是 為 了 在 語 言 上 能 「 及 」 於 夫 子 之 「 空 白 」 狀 態 所 「 書 寫 」 的 意 義 。 有 了

「 不 書 」 一 詞 , 三 傳 與 注 家 便 可 據 此 以 言 諸 「 空 白 」 處 的 因 「 書 寫 」 而 來 的 「 敘 述 」 之 義 。 晉 代 杜 預 於 〈 春 秋 左 氏 經 傳 集 解 序 〉 中 云 :

其 發 凡 以 言 例 , 皆 經 國 之 常 制 , 周 公 之 垂 法 , 史 書 之 舊 章 ; 仲 尼 從 而 脩 之,以 成 一 經 之 通 體。其 微 顯 闡 幽,裁 成 義 類 者 , 皆 據 舊 例 而 發 義,指 行 事 以 正 裦 貶。諸 稱「 書 」、「 不 書 」、「 先 書 」、「 故 書 」、「 不 言 」、「 不 稱 」、「 書 曰 」 之 類 , 皆 所 以 起 新 舊 、 發 大 義 , 謂 之 變 例 。 然 有 史 所 不 書 , 即 以 為 義 者 , 此 蓋 春 秋 新 意 , 故 傳 不 言 凡 , 曲 而 暢 之 也 。 其 經 無 義 例 , 因 行 事 而 言 , 則 傳 直 言 其 歸 趣 而 已 , 非 例 也 。

杜 預 撰 有《 春 秋 釋 例 》, 今 有 輯 本, 2 7顯 然 杜 預 調 和 了 今 古 之 說, 而 歸

「 例 」於「 經 」, 然 又 不 謂《 春 秋 》每 條 經 文 皆 有 其 義 例 , 故 曰「 因 行 事 而 言, 傳 直 言 其 歸 趣 」。 在 其 言《 春 秋 》經 文 有 義 例 之 處, 有 意 思 的 是 他 對 孔 子 的 「 賦 義 」, 從 書 寫 學 的 角 度 作 了 一 次 歸 納 , 此 即 將 「 書 」

「 不 書 」「 書 曰 」「 先 書 」「 故 書 」 等 皆 曰 「 之 類 」, 統 視 為 是 孔 子 「 起 新 舊 、 發 大 義 」的「 變 例 」; 而「 史 所 不 書 」的 部 份 , 亦 有 孔 子 的「 即

「 八 月 」 之 書 事 , 而 傳 則 云 「 八 月 , 紀 人 伐 夷 , 夷 不 告 , 故 不 書 。 」 意 同 。

2 7 案 、 杜 預 專 治 《 左 傳 》 之 學 , 故 其 解 經 之 書 則 題 名 為 《 春 秋 左 氏 經 傳 集 解 》 , 是 現 存 合 「 經 」 與 「 傳 」 為 一 以 成 「 經 傳 集 解 」 文 本 之 始 , 迄 今 莫 能 廢 之 , 清 儒 雖 欲 回 復 其 前 經 自 為 經 、 傳 自 為 傳 之 獨 立 狀 態 , 終 不 能 成 , 故 阮 元 刊 印 十 三 經 暨 校 勘 記 , 仍 以 杜 預 本 為 左 傳 之 代 表 。 其 「 釋 例 」 之 書 , 則 有 《 春 秋 釋 例 》 , 由 孫 星 衍 與 莊 述 祖 自 《 永 樂 大 典 》 中 輯 出 , 此 書 題 名 「 春 秋 釋 例 」, 自 是 由 《 左 氏 傳 》 入 手 而 以 釋 《 春 秋 》 之 「 經 例 」 。

(23)

以 為 義 」, 稱 之 為《 春 秋 》「 新 意 」。「 變 例 」與「 新 意 」, 皆 是 孔 子 的 賦 義 , 杜 預 之 所 以 特 在 〈 序 〉 中 分 別 言 之 , 正 是 為 了 表 明 「 變 例 」 中 的

「 不 書 / 不 言 」 與 「 新 意 」 中 的 「 即 以 為 義 」, 兩 者 雖 然 皆 是 隸 屬 於 孔 子 的「 空 白 敘 述 」,但 從 書 寫 的 角 度,卻 仍 有 其 區 別,前 者 乃 是 孔 子 自 為 的「 不 書 」, 後 者 則 是 來 源 於 所 憑 藉 的「 史 所 不 書 」之 文 本, 不 去 進 行 「 不 書 」 的 「 書 寫 」 行 動 ---如 刪 、 削 等 , 而 是 直 以 文 本 中 的 另 一 種 「 空 白 」 態 轉 換 成 為 自 己 所 修 《 春 秋 》 本 文 中 的 「 空 白 」 態 : 前 者 即 是 史 官 的「 闕 文 」或 是 史 官 的 本 就「 未 書 寫 」, 孔 子 將「 未 書 寫 」轉 成 了「 不 書 」的「 已 書 寫 」, 但 在 這 個 孔 子 的 轉 換 與 賦 義 過 程 中, 孔 子 並 未 動 筆 ---包 括 增 字 的 「 書 」 或 是 減 字 的 「 刪 削 」, 杜 預 特 別 標 出 這 一 點,視 它 為「 春 秋 新 意 」。杜 預 雖 然 在 序 中 分 別 了 兩 者 而 言 之,一 置 於 「 變 例 」 為 言 , 一 置 於 「 春 秋 新 意 」 為 言 , 以 成 立 他 的 「 發 凡 」 之 周 公「 舊 章 」與「 不 言 凡 」的 孔 子 之「 新 意 」; 然 而 , 杜 預 既 然 以「 之 類 」為 孔 子 的《 春 秋 》中 之「 書 寫 」作 了「 類 聚 」,則「 變 例 」中 的「 不 書 / 不 言 」 與 「 新 意 」 中 的 「 史 所 不 書 / 即 以 為 義 」 從 書 寫 學 的 角 度 來 看 , 其 實 是 相 同 的 「 經 文 狀 態 」 ---即 皆 為 《 春 秋 》 中 的 「 不 書 」 之 「 空 白 敘 述 」,「 舊 章 」 或 「 新 意 」 皆 然 , 皆 須 向 「 空 白 」 處 求 之 。

因 此 , 杜 預 序 中 的 諸「 書 」字 皆 可 以 通「 書 寫 」為 訓 , 惟「 不 書 」 一 詞 為 特 例 , 在 其 文 脈 中 不 可 以 「 書 寫 」 訓 , 否 則 即 不 通 矣 。 杜 預 並 未 將「 不 書 」直 接 歸 屬 為 孔 子 之「 未 書 寫 」,而 以 為 係 史 官 之「 未 書 寫 」, 孔 子 的 行 動 在 其 用 詞 則 為「 即 以 為 義 」,這 是 一 種 間 接 型 的 賦 義,與《 公 》

《 穀 》 之 直 接 將 「 不 書 」 視 為 孔 子 的 「 筆 削 」 行 動 , 顯 然 有 著 直 接 與 間 接 的 不 同 意 會 。

在 杜 預 《 春 秋 釋 例 》 中 , 彼 實 已 知 「 闕 文 」 與 「 不 書 」 之 區 別 , 其 云 :

去 聖 久 遠 , 古 文 、 篆 、 隸 歷 代 相 變 , 自 然 當 有 錯 誤 , 亦 不 可 以 拘 文 以 害 意 。 故 聖 人 貴 聞 一 而 知 二 , 賢 史 之 闕 文 也 。 今 左 氏 有 無 傳 之 經 , 亦 有 無 經 之 傳 ; 無 經 之 傳 , 或 可 廣 文 , 無 傳 之 經 , 則 不 知 其 事 。 又 有 事 由 於 魯 , 魯 君 親 之 而 復 不 書 者 。

(24)

先 儒 或 強 為 之 說,或 沒 而 不 說,疑 在 闕 文,誠 難 以 意 理 推 之 。

2 8

「 闕 文 」 之 疑 ,「 事 」 不 可 見 , 則 「 義 」 亦 難 推 通 ; 故 杜 預 遂 以 「 經 有 闕 文 」視 之 , 以 闡 釋 經 中 之「 空 白 」態 , 其 一 即 為「 闕 文 」, 有 此 義 與 例 , 故 可 以 闕 疑 以 釋 經 , 而 不 必 曲 為 附 會 , 強 生 其 義 與 強 為 之 說 。 此 其 故 曰「 疑 在 闕 文 」,無 文 獻 可 為 徵,「 誠 難 以 意 理 推 之 」也。其 二 、 經 有 仲 尼 「 不 書 」 之 「 新 意 」。 杜 預 於 《 釋 例 》 中 曰 :

仲 尼 《 春 秋 》, 皆 因 舊 史 之 策 , 書 義 之 所 在 , 則 時 加 增 損 , 或 仍 舊 史 之 無 , 亦 或 改 舊 史 之 有 。 雖 因 舊 文 , 固 是 仲 尼 之 書 也 。 邱 明 所 發,固 是 仲 尼 之 意 也。雖 是 舊 文 不 書,而 事 合 仲 尼 之 意 , 仲 尼 因 而 用 之 , 即 是 仲 尼 新 意 。 2 9

一 如 杜 預 在 〈 春 秋 經 傳 集 解 序 〉 中 所 言 , 杜 預 仍 以 《 春 秋 》 中 所 出 現 的 、 且 由 舊 史 官 所 未 書 寫 而 留 下 的 「 空 白 」 態 , 經 歷 了 由 孔 子 所 承 擔 的「 再 書 寫 」此 一 程 序 而 方 始 能 稱 之 為「 孔 子 的《 春 秋 》」或「 孔 子 的 經 」;因 此,雖 是 舊 史 所 不 書,而 卻 已 在《 春 秋 》中 轉 成 為 孔 子 所 賦 義 的 「 新 意 」 ---即 是 「 不 書 」。

在 孫 星 衍 與 莊 述 祖 所 輯 校 的 《 春 秋 釋 例 》 十 五 卷 中 , 並 無 「 經 闕 文 」 例 之 名 目 , 但 在 《 春 秋 正 義 》 中 , 孫 、 莊 二 氏 自 《 正 義 》 所 引 用 之 杜 預 文 字 輯 出 了 一 卷 〈 終 篇 〉, 專 以 言 「 諸 雜 稱 」, 此 輯 篇 附 放 在 二 氏 所 輯 《 春 秋 釋 例 》 的 卷 十 五 之 末 。 其 中 有 一 條 與 「 闕 文 」 有 關 。 魯 莊 公 22 年 , 經 文 :

2 8孫 星 衍 、 莊 述 祖 輯 校 ,《 春 秋 釋 例 》 (台 北 : 台 灣 中 華 書 局 , 1980), 卷 末 ,〈 終 篇 第 四 十 六 〉 之 〈 諸 雜 稱 二 百 八 十 有 五 〉 , 葉 3a。 案 、 二 氏 於 〈 終 篇 第 四 十 六 〉 下 校 注 云 :

案 此 篇 永 樂 大 典 全 闕 其 篇 , 目 則 見 孔 穎 達 集 解 序 正 義 。

2 9 本 文 亦 是 孫 、 莊 二 氏 自 孔 穎 達 《 春 秋 正 義 》 中 所 引 述 之 〈 集 解 序 正 義 〉 輯 出 。 見 孫 星 衍 、 莊 述 祖 輯 校 , 《 春 秋 釋 例 》 , 卷 末 , 〈 終 篇 第 四 十 六 〉 之 〈 諸 雜 稱 二 百 八 十 有 五 〉 , 葉 3a。

(25)

夏 五 月 。 3 0

《 春 秋 釋 例 》〈 終 篇 第 四 十 六 〉 云 :

年 之 四 時 , 雖 或 無 事 , 必 空 書 首 月 , 以 紀 時 變 , 以 明 歷 數 。 莊 公 獨 稱 夏 五 月,及 經 四 時 有 不 具 者,邱 明 無 文,皆 闕 謬 也 。

3 1

是 杜 預 視 此 條 經 文 為 有 「 闕 文 」。 此 條 既 是 《 春 秋 正 義 》 所 引 自 《 春 秋 釋 例 》者 , 或 者《 春 秋 釋 例 》中 之「 釋 例 」原 即 有「 經 闕 文 例 」。 此 條 經 文 三《 傳 》皆 無「 傳 」,《 公 羊 》有 何 休 之 注,《 穀 梁 》有 范 寧 之 注 ,

《 公 羊 》 何 注 云 :

以 五 月 首 時 者,譏 莊 公 取 仇 國 女,不 可 以 事 先 祖、奉 四 時 祭 祀 , 猶 五 月 不 宜 以 首 時 。

范 寧 《 春 秋 穀 梁 傳 集 解 》 注 云 :

以 五 月 首 時 , 寧 所 未 詳 。 3 2

由 此 可 以 看 出 , 三 傳 之 注 家 注 義 並 不 相 同 , 旨 趣 大 異 。 杜 預 以 為 係 因

「 經 」 之 「 闕 文 」 故 無 「 傳 」 可 發 ; 顯 然 注 家 所 理 解 的 《 左 氏 》、《 穀

3 0 案 、《 春 秋 》經 文 中 三《 傳 》皆 以「 四 時 」為 一 重 要 的 必 須 記 載 , 是 故 或 謂「 編 年 」 、 或 謂 「 時 變 歷 數 」 , 而 有 「 夏 四 月 」 、 「 秋 七 月 」 的 「 無 事 亦 書 」 之 書 寫 認 知 與 傳 統 , 惟 此 條 經 文 為 「 以 五 月 空 書 首 時 」 , 於 《 春 秋 》 實 中 僅 此 一 條 , 且 三 《 傳 》 又 無 傳 文 , 故 有 正 文 中 所 引 述 杜 預 與 范 寧 的 難 以 理 解 之 說 法 。 惟 何 休 以

「 特 義 」 為 解 途 。 則 三 傳 之 主 要 注 家 間 , 確 實 有 著 「 闕 」 或 「 不 闕 」 的 問 題 , 以 及 由 此 而 來 的 「 闕 疑 」 還 是 「 特 義 」 的 異 趣 !

3 1孫 星 衍 、 莊 述 祖 輯 校 ,《 春 秋 釋 例 》 (台 北 : 台 灣 中 華 書 局 , 1980), 卷 末 ,〈 終 篇 第 四 十 六 〉 之 〈 諸 雜 稱 二 百 八 十 有 五 〉 , 葉 3a。

3 2 校 永 懷 堂 本 《 穀 梁 傳 》 , 卷 6, 頁 40a 。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