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參 參、 、 、循環型城市建設評估指標體系框架 、 循環型城市建設評估指標體系框架 循環型城市建設評估指標體系框架 循環型城市建設評估指標體系框架

貳 貳

貳、 、 、評估指標選擇的原則 、 評估指標選擇的原則 評估指標選擇的原則 評估指標選擇的原則

根據社會經濟系統的層次特點,在系統目標原則基礎大觀點下,逐層的分析 及具體化,循環型城市的建設就是把國民經濟系統的目標原則呈現城市具體化的 表現,也涵蓋了包括資源利用規劃、生態產業園區的建設,而生態產業園建設又 涵蓋了生態企業規劃。因此提出了以下指標選取的原則。

第一、評估指標的選擇應具有代表性,社會經濟涉及的範圍十分廣泛,包括 農業、工業、服務業等各行業,他們有各自的行業標準和資源利用特點,指標體 系要能夠科學地反映區域循環型社會各層次目標、基本特徵、效率、進度和過程 等要素。

第二、評估指標的選擇應具有動態性。循環經濟發展是依個持續改進的動態 過程,因此所建構的指標體系應能充分反映這一一過程,以便預測和管理,指標 體系本身必須具有一定的彈性,能夠反映城市中不同階段的發展特性,也能夠反 映出循環型區域的建設發展和達到動態的穩定中的階段性及代表性。

第三、評估指標的選擇應具有尺度性,具有衡量區域循環經濟在時間、空間 和數量上的進展與程度。提供達到目標衡量尺度的功能。

第四、評估指標的選擇應具有系統性,循環經濟涉及自然資源、生態環境、

社會、經濟等各方面,是具有多層次的系統集合,所以指標系統必須能夠全面地 反映循環經濟的各種方面,既要反映經濟、社會、環境各種子系統發展的指標,

又要能有反應子系統之間相互協調的指標。

第五、評估指標的選擇應具有可操作性,由於需要對採集的數據進行和評 估,所以對指標體系不僅要具有代表性、動態性、尺度性和系統性,而且可能具 有可操作性,在建構循環經濟指標體系的過程中,指標既能全面地反映根本特 徵,且數據及訊息不宜繁瑣,應該要可方便了解。

參 參

參 參、 、 、循環型城市建設評估指標體系框架 、 循環型城市建設評估指標體系框架 循環型城市建設評估指標體系框架 循環型城市建設評估指標體系框架

指標體系框架有助於選擇和管理指標所要測量的問題,也提供了一種便於研 究各城市的機制,而不同指標體系框架之間的區別在於他們可以鑑別出測量的問 題以及選則的方法,還包括每一個指標的概念。在建構循環型城市指標體系時,

可以借鑑以較為成熟且可持續發展評估指標類的種類,由於可持續發展指標的廣 泛性和複雜性,至今提出的可持續發展其指標類型可有多種多樣,從不同地研究 角度來看,可持續發展的指標體系也可有不同的分類,而分類的依據有:指標的 功能、指標的計量單位、指標的集大成度、指標與時間的相關性、指標的空間尺 度、指標的重要性、指標學術屬性、指標體系框架模式、指標可持續發展的涵蓋

程度等,如表 4-1。

(stress-response model)、基於經濟的模式(economics-based model)、社會經濟

環境三分量和主題模式(tree-component or them model)、人類與生態系統福利模 式(linked human-ecosystem well-being model)、多種資本模式(multiple capital model)等

(一)壓力迴響模式(stress-response model)

壓力迴響模式最經典的案例就是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壓力狀態迴 響模式(PSR)指標框架模式,該框架模式的結構是當人類活動對環境施以壓力 而影響到環境質量和自然資源數量(狀態)進而社會通過環境政策、一般經濟政 策和部門政策以對這些變化所做的迴響反應。PSR 的框架模式在建構環境指標時 發展起來的,對於環境類指標他能表現出環境受到壓力和環境消長之間的因果連 繫,從過過相關的政策手段來維持環境的質量,因此可持續與環境做相關聯,但 對社會和經濟類的指標就沒有相關的聯繫。依據 PSR 框架模式使用目的不同,

進而調整能反映更多細節或針對專門的特徵去做改變,如歐洲環境局(EEA)使 用的「驅動力-壓力-狀態-影響-迴響(DPSIR)」框架模式

(二)基於經濟的指標體系框架模式

基於經濟的指標體系框架模式反應的是投入與產出模式,這首模式主要主導 著當代的思想概念,西方經濟學家所提出的真實發展指數(GPI)、聯合國統計 局的環境與經濟綜合核算體系(SEEA)等,就是這種指標體系框架模式的典型 代標,這種模式也為生態足跡指數的計算提供了基礎。

(三)社會、經濟、環境三分量和主題框架模式

社會、經濟、環境三分量指標體系框架模式或主題指標體系框架模式在可持 續發展研究中佔了不少份量,也常常存在變化和不一致性,例如:就社會主題而 言,可能涉及社會、文化、健康等方面,就環境主題方面,可能涉及產業與環境 問題、也可能涉及生態自然資源何環境發展等問題。就許多可持續發展指標體系 最常用的是主題發展體系框架模式,而這些模式中的指標一般並非相互關聯但卻 構成反映社區關注的不同問題的一組指標。

(四)人類與生態系統福利指標體系框架模式

人類與生態系統福利指標體系框架模式的提出是為了將系統思想應用於維 持和改善人類與生態系統福利的目標,這種模式有四種指標:生態系統指標(用 於評估生態系統的福利)、相互作用指標(用於評估人類何生態系統介面所產生 的效益和壓力)、綜合指標(用於評估系統各特徵以及為當前和預測分析提供綜 合觀點)、人口指標(用於評估人們福利)。

(五)多種資本指標體系框架模式

多種資本模式最為典型的應用實例是世界銀行的國家財富指標體系,世界銀

行於 1995 年提出了以國家財富作為度量各國可持續發展的依據,對傳統資本概 念進行了創造性的擴展,也試圖通過測量自然資本、人為資本、人力資本、社會 資本等指標來測量國家財富和可持續發展能力隨時間的動態變化,但是由於貨比 市場化存在著不同程度的困難,使得若以單一貨比尺度來衡量一個國家的財富的 方法會受到限制。

人的開發是城市不同於自然界生態系統的概念,在城市系統中缺乏自然界所 謂的分解者,而加上都市生態系統經濟與社會人文的考量,使得城市循環系統更 複雜,因此循環型城市就是將城市視為一種「環境-社會-經濟」的復合系統,

其追求的就是環境的永續、社會的永續、經濟的永續發展,將三者之間存在著相 互依存、共生互惠的關係,而在本研究中,便將採取社會、經濟、環境三分量和 主題框架模式,去建構出循環型城市指標系統,將利於各城市不同地理與環境上 的差異比較,而此模式也較符合針對於城市指標系統的規劃,所提出的數據變化 較具為真實表達,所能真實的反應出目前可能的問題所在。

第三節 第三節

第三節 第三節 循環型城市指標之篩選原則及過程 循環型城市指標之篩選原則及過程 循環型城市指標之篩選原則及過程 循環型城市指標之篩選原則及過程

首先對過內外相關城市指標做統整,包含永續西雅圖、OECD 環境指標、走 向永續歐洲、聯合國永續發展指標系統、英國永續發展指標、以及台灣學者所提 出的城市指標系統、永續發展指標做統一統整,以做為事後建構指標前的候選指 標清單。

目前對於生態都市、永續城市發展指標體系的研究,可大致分為四大類。第 一類是通過對都市的經濟、社會、自然個子系統的分析,將指標體系分為經濟生 態指標、社會生態指標和自然環境指標,這些指標是較為常見且與大多人所認同 採用的。第二類是為議題及單元的探討,如 OECD 的環境指標等…。第三類是 基於對都市生態系統的分析。第四類是以生態、生活、生產作為生態都市指標之 分類為依據。藉由國內外各類指標系統的參考與比較,以其中使用率最高的評估 指標因子,作為循環型城市評估指標所選取的優先考量指標因子。

我國學者吳定等(1996:74-75)認為,指標選取主要有十個原則:清晰性、

一致性、廣博性、有效性、可信度、適時性、客觀性、可操作性、獨特性及功能 性。而學者葉俊榮等(2003)則認為指標系統之建構,主要是為了提供政策制定 者決策預警、決策檢討及決策引導。因此,指標建構上須遵循五項選取原則:

1.代表性:治理指標必須要以有限之資訊來表彰背後寬廣之訊息,因此指標是否 具代表性,是否足以代表『善治』理念,則成為設計上最優先考量。

2.區別性:在指標體系下,尚可分成許多不同面向,而面向彼此間區別也是指標 設計重要議題。

3.可行性:治理指標需要具備可行性,即為在現有條件下可以進行施測。然而,

支持指標的資訊或有常態性的累積運用,或開發完成但未運用、甚至根本沒有任 何建制,在判斷是否納為指標時,則必須進行成本效益分析。既有資訊能表彰『善 治』者,應優先利用但仍有開發新指標之必要性。

4.精確性:衡量具代表性之指標,未必可估算或是具足夠精確性。而能精確估算 之指標,卻不一定能充分代表所要衡量之目標。如何建構兼具有代表性與精確性 的指標,是指標建構研究最重要焦點。

5.整合性:單項指標所能衡量的程度,在經過整合後,還能否呈現所欲衡量之 目 標特性,及指標該如何整合並設定權重,皆是指標研究的另一重要議題。

但針對循環型城市指標之特性,是未來治理城市規劃的性質,將保留學者所 提出之可行性,但由於環境保護是國際化,並是個不可預知未來之規劃方式,將 透過指標選取原則,包括可行性、國際性、應用及評估性、前瞻性、重要性等五 原則,來建立出循環型城市評估指標系統,並藉由循環型城市評估指標的建立,

但針對循環型城市指標之特性,是未來治理城市規劃的性質,將保留學者所 提出之可行性,但由於環境保護是國際化,並是個不可預知未來之規劃方式,將 透過指標選取原則,包括可行性、國際性、應用及評估性、前瞻性、重要性等五 原則,來建立出循環型城市評估指標系統,並藉由循環型城市評估指標的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