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作品

在文檔中 舒曼《幻想曲集》作品十二音樂分析與詮釋 (頁 17-23)

第二章 舒曼之幻想作品與其雙重性格之探討

第一節 幻想作品

2 Stanley Sadie, 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London: Macmillan, 2001), 559.

3   同上註。

可知,舒曼對於「幻想」的鍾愛程度不容小覷。

【表2-1】舒曼與「幻想」有關的作品

作品名稱 演奏樂器 創作年代

Fantasiestücke, Op.12

鋼琴 1837

Kreisleriana, Op.16

鋼琴 1838

Fantasia, Op.17

鋼琴 1839

Fantasiestücke, Op.73

單簧管,鋼琴 1849

Fantasiestücke, Op.88

小提琴,大提琴,鋼琴 1850

筆者針對舒曼鋼琴作品中與「幻想」有關的三首樂曲—作品十二《幻想曲集》、作 一首音樂術語標示「極富於內涵性地演奏」(Sehr innig zu spielen)(譜例 2-1)與《克萊 斯勒魂》第二首音樂術語標示「極富於內涵性但不過於急促的」(Sehr innig und nicht zu rasch)(譜例 2-2),兩首皆利用「深切地」(innig)呈現歐塞必斯害羞、內向的性格。

【譜例2-1】 舒曼《幻想曲集》第一首,第 1-4 小節

【譜例2-2】 舒曼《克萊斯勒魂》第二首,第 1-4 小節

《幻想曲集》第七首音樂術語標示「盡量生動地」(äußerst lebhaft)(譜例 2-3)與《克 萊斯勒魂》第五首音樂術語標示「非常生動地」(Sehr lebhaft)(譜例 2-4),兩首皆利用

「生動地」(lebhaft)呈現佛洛斯坦熱情、外向的性格。

【譜例2-3】 舒曼《幻想曲集》第七首,第 1-5 小節

【譜例2-4】 舒曼《克萊斯勒魂》第五首,第 1-5 小節

作品十七《幻想曲》第一樂章,音樂術語標示「完全的幻想和熱情的演奏」(Durchaus phantastisch und leidenschaftlich vorzutragen)(譜例 2-5),呈示部第一主題,上聲部八度 下行的旋律結合下聲部快速的十六分音符,呈現如佛洛斯坦澎湃熱情的情緒。

【譜例2-5】 舒曼《幻想曲》第一樂章,第 1-3 小節

三、克拉拉動機:

舒曼對克拉拉的深情,透過音樂表露無疑,其克拉拉五度下行動機正是具代表性的 象徵。在舒曼的許多作品中,皆可見五度下行動機的使用,而筆者在與「幻想」有關之 作品中,同樣發現克拉拉動機的使用。例如,《幻想曲集》第八首的尾奏樂段(譜例2-6)

與《幻想曲》第一樂章的開頭主題(譜例2-7),兩首樂曲皆有克拉拉動機的使用。

【譜例2-6】 舒曼《幻想曲集》第八首,第 83-117 小節

【譜例2-7】 舒曼《幻想曲》第一樂章,第 1-6 小節

下行五度之克拉拉動機

下行五度之克拉拉動機

筆者將舒曼鋼琴作品中與「幻想」有關的三首樂曲比較後,整理成以下三點:

(1) 此三首與「幻想」有關之鋼琴曲在創作上沒有固定的曲式。《幻想曲集》與《克 萊斯勒魂》是採套曲的形式創作,而《幻想曲》則是使用三個樂章奏鳴曲的架構 創作,因此舒曼表現「幻想」的曲式是相當自由的。

(2) 以音樂術語做為呈現雙重性格的一種方式。在三首樂曲中,皆可發現舒曼透過音 樂術語呈現佛洛斯坦與歐塞必斯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亦即在具「幻想」的樂曲 中舒曼常以不同的情緒表達,呈現佛洛斯坦與歐塞必斯的雙重性格。

(3) 克拉拉動機暗藏於樂曲之中。在《幻想曲集》與《幻想曲》當中,皆暗藏五度下 行動機於其中,明顯的表達對克拉拉真摯的愛。且兩首樂曲皆寫於結婚前幾年,

顯現出舒曼對克拉拉的愛慕之情。

第二節 雙重性格—佛洛斯坦 (Florestan)與歐塞必斯 (Eusebius)之探討

在文檔中 舒曼《幻想曲集》作品十二音樂分析與詮釋 (頁 1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