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此,尤其是明代出現了數十種的私家藏書目錄,值得進一步的探究。而清代的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也將月令書收錄在「史部時令類」。因此,本文的問題 意識在於:在圖書分類法上,從南宋末年起月令書大多不再收於子部農家類,

而是改置放在史部時令類,在此意義之下,晚明的月令書與歷代月令書在圖書 編纂發展與知識類型的異同為何?與時代背景有什麼關係?

其次,就月令書名來看,明代首次出現以日為名的月令書──陳堦《日涉 編》,之後清代以日命名之書才增多。7「日涉」乃「涉及每日」之意,書名清 楚點出編纂者之意圖,不僅如此,以月令為名之書的編纂體例也有涉及每日之 意涵,像是李一楫《月令採奇》就有每日逐日記載之體例。那麼,晚明的月令 書的時間單位從「月」精確到「日」,背後有什麼樣的意涵?又晚明月令書的 獨特性為何?

再次,延續圖書分類上演變的脈絡,從子部農家類到史部時令類,可謂深 刻反映出月令書內容除了天子大事、農事之外所增添的其它子目。因此,晚明 月令書的內容為何?月令書在晚明「增添或變化的子目」為何?舉例來說,晚 明月令書記載詳細的佛道教諸神誕辰、飛昇日,或是皇帝后壽誕與忌日,還有 豐富的節日飲食秘方或禁忌、名教古事等,這些都是相當有趣且值得進一步探 究的課題。

以上關於晚明月令書的諸多問題,便是本論文的研究核心。透過對晚明月 令記述之背景、月令書之獨特性的研究,希冀對晚明社會文化,能有更為深入 的理解與認識。

第二節 文獻回顧

關於月令書的學術研究,首先必須提到《禮記‧月令》的研究成果。據學 者考證,〈月令〉當成篇於戰國末年,與秦代呂不韋《呂氏春秋‧十二紀》之 首章、西漢淮南王劉安及其門客所撰《淮南子‧時則訓》內容大致相同,惟文

7 清代月令書以日為名的有蕭智漢《新增月日紀古》、朱濂《餘日事文》。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字略有出入。8由於《禮記》在中國歷史上的重要性,因此對於《月令》進行 研究者不乏其人,也有許多今人研究,其切入的角度不同,像是月令的成篇年 代、月令的哲學思想、月令的比較神話學以及月令的字義考證,且對於《月令》

的研究有更多的思想史意味,像是著重在《月令》作為天子指導民眾的生活指 南,或是《月令》的時間意識與思維模式,等等。9此外,二十世紀 70 年代以 來,記載月令的秦漢簡牘材料陸續出土,例如成帝元延年間(西元前 12-8)

東海郡《集簿》中有「以春令」的內容,甘肅敦煌懸泉置出土了平帝元始五年

(西元 5 年)王莽頒佈的《詔書四時月令五十條》等。10據邢義田、楊振紅等 人的研究,均同意漢代施行的月令是「今月令」,其時令宜忌的內容主要是經 過多方採擇、不斷改變調整並參雜現實的需要以及「祖宗故事」而形成的漢家 月令。11

再者,關於明代以前月令書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於以下五部著作,第一,

漢代崔寔的《四民月令》,著重其作為農書的性質、東漢「莊園經濟」的探討 等。12據學者研究,自東漢起,月令書記載的內容已慢慢改變;從《四民月令》

對於士農工商四民一年的生產行事與風俗活動多有著墨,可見月令體裁逐漸走

8 楊寬提出《禮記‧月令》上承《詩經‧七月》、《夏小正》,經春秋、戰國陸續增補而 成,作者可能是晉國人的後裔,且內容與戰國後期陰陽家的論述有關。王諤贊同楊寬 的考證。見楊寬,〈月令考〉,《齊魯學刊》,2(山東,1941),頁 1-36;王諤,〈月令與 農業生產的關係及其成篇年代〉,《古籍整理研究學刊》,5(長春,2006),頁 1-6。

9 除了楊寬、王諤對月令成篇年代的研究,其餘請見郭文韜,〈月令中的傳統農業哲學 略論〉,《中國農史》,2(南京,1998),頁 15-20;薛富興,〈《月令》:農耕民族的人生 模型〉,《社會科學》,10(上海,2007),頁 123-133;傅道彬,〈《月令》模式的時間意 義與思想意義〉,《北方論叢》,3(哈爾濱,2009),頁 125-134;孫長祥,〈《禮記‧月令》

的時間觀〉,《東吳哲學學報》,7(臺北,2002.12),頁 1-34。

10 參見連雲港市博物館、社科院簡帛研究中心、東海縣博物館、中國文物研究所編,

《尹灣漢墓簡牘》(北京:中華書局,1997);中國文物研究所、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 所編,《敦煌懸泉月令詔條》(北京:中華書局,2001)。

11 楊振紅,〈月令與秦漢政治的再探討──兼論月令源流〉,《歷史研究》,3 (北京,2004),

頁 17-18;邢義田,〈月令與西漢政治──從尹灣集簿中的「以春令成戶」說起〉,《新 史學》,9:1 (臺北,1998) ,頁 1-54。

12 參見李成貴,〈《四民月令》新論〉,《古今農業》,1(北京,1993),頁 48-51;李成 貴,〈《四民月令》探討〉,《中國典籍與文化》,2(北京,1994),頁 69-72;沈捷,〈《四 民月令》完整反映地主田莊經濟說質疑〉,《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6(長春,1996),

頁 64-6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向世俗化、民間化,也代表「政令」語意漸漸消退。13第二,魏晉宗懔的《荊 楚歲時記》,日本學者守屋美都雄(1915-1966)率先對此書進行校注,再對作者、

書名、該書在日本流行的情況作了深入研究。14後來學者的研究成果則在肯定

《荊楚歲時記》作為地方歲時民俗紀錄集的先例。15而大陸學者蕭放改以文化 學「時間生活」的角度來探究《荊楚歲時記》,認為歲時是中國傳統社會特有 的時間表述,但此書內容著重於歲時觀念與節日體系的關係,對於「時間生活」

一詞並無進一步的解釋,較為可惜。16第三為隋代杜臺卿的《玉燭寶典》,日 本學者石川三佐男曾對此書作者、成書、流傳和價值等進行探討。17第四為唐 代韓鄂《四時纂要》,主要從農業社會與生產的角度,顯示《四時纂要》作為 民俗學上的重要材料,所能反映唐代社會的文獻價值。作者的另一部著作《歲 華記麗》,學界同樣站在反映唐代節日與生活的民俗角度上。18最後為宋代陳 元靚《歲時廣記》,此部著作收入在明清的某些叢書中,因而在明清的影響較 大。19《歲時廣記》的今人研究較多,且常把《歲時廣記》視為具有類書性質 的月令書,因而學界多將其視為宋以前有關歲時風俗的總集成,由此肯定其在 月令書中的地位。20

綜上所述,關於明代以前月令書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上述五種文獻,

歸納學界的研究,可以分為兩方面,第一,著重各月令書作者、版本與流傳的

13 蕭放,〈《四民月令》與東漢貴族莊園生活〉,《文史知識》,5(北京,2001),頁 48-55。

14 (日)守屋美都雄,《中國古歲時記の研究》(東京:帝國書院,昭和三十八年,1963),

頁 48-130。

15 張紫晨,《中國民俗學史》(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3),頁 184-188。

16 蕭放,《〈荊楚歲時記〉研究——兼論傳統中國民眾生活中的時間觀念》(北京:北 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0)。

17 (日)石川三佐男,〈日中「書籍之路」與《玉燭寶典》〉,收入王勇等著,《中日「書 籍之路」研究》(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3)。

18 王福昌,〈《四時纂要)所見唐五代農村社會〉,《農業考古》,4(南京,2007),頁 67-76;

李浩,〈《四時纂要》所見唐代農業生產習俗〉,《民俗研究》,1(濟南,2003),頁 132-139;

王金躍,〈韓鄂與《歲華紀麗》考略〉,《傳承》,28(廣西,2011),頁 74-76。

19 此部著作在明清之所以具有影響力,與胡文煥《格志叢書》收入《歲時廣記》四卷 並圖說一卷本有關。曹溶《學海類編》也收入四卷本,後來《四庫全書》據以收入。

而陸心源《十萬卷樓從書》所收為四十二卷本,《續修四庫全書》據以影印,屬史部 時令類。

20 牛會娟,〈《歲時廣記》版本考〉,《中華文化論壇》,2(成都,2007),頁 42-45;王 坷,〈《歲時廣記》新證〉,《蘭州學刊》,1(蘭州,2011),頁 201-203。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考證,對於了解明代以前的月令書有所幫助,然而缺少各朝代月令書之間的聯 繫;第二,中國大陸學界主要從民俗學的角度,考察月令書與當代政治、經濟、

社會的聯繫,或是就月令書的某一內容項目進行探討,諸如農業、節日或風俗 等,缺少對於月令書內容發展的全面性探究。此外,中國大陸學者也曾將月令 書放在「月令體裁式之農書」來討論明以前的月令書,但多只是各書特點之介 紹而已,同樣缺少較大之歷史脈絡與問題意識。21

至於晚明月令書的研究,直接相關的研究可謂相當稀少。至目前為止,僅 有張勃《明代歲時民俗文獻研究》中的「附錄五」〈《月令採奇》及其歲時民俗 文獻價值〉,提及《月令採奇》的作者、體例和部分內容。雖然張勃提出《月 令採奇》的特點為逐日記的使用、具有強烈指導生活日用的意味,然而他並未 把《月令採奇》放在晚明月令書編纂的脈絡來探討,且因作者主要是探究晚明 其他八種歲時文本,月令書並不是其關注的焦點,因而只是於附錄中簡介。22 整體而論,可以發現月令書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於宋代以前,對於明代月 令書的研究,可說是相當缺少的。綜觀上述學者的研究成果,最大的貢獻在於 開啟學界對於月令書的注意,肯定這些資料的研究價值。惟學者們大多將其置 於民俗學的範疇裡,且為部分選取,欠缺歷史脈絡的探討。

若不談晚明月令書的整體形態,而從其記載的個別內容──諸如名教古事、

帝后壽誕、賢儒誕辰、民俗節日、諸神聖誕、身體攝養──而論,則學界既有 研究對這些議題多有觸及,可加強本論文的知識基礎與問題探討,或是作為比 較研究之根基,以利本文建構更為清楚的月令書之歷史圖像。

21 例如王曉燕,〈古代月令體農書淵源考〉,《安徽農業科學》,39:32(合肥,2011),頁 20293-20294、20298。目前惟一從歷代目錄書籍中梳理「農家類」文獻之著錄內容的 研究只有吳麗雯,〈從「農家類」論中國古農書文獻的發展〉(2011) 。但此篇文章為 會議論文,並無出版,其研究貢獻在於從歷代目錄書中去探究「農家類」的概念,有 一較大的歷史視野。

http://eportfolio.smc.edu.tw/blog/liwen/weblog/plugin.php?Action=nfuptdetail&Plugin=aca demic&seq=530 擷取日期:2014.06.08。

22 張勃,《明代歲時民俗文獻研究》(北京:商務,2011),頁 342-356。此書對明代八 種歲時文獻作一專題性研究,包括《宛署雜記》、《帝京景物略》、《酌中志‧飲食好尚 紀略》、《北京歲華記》、《松窗夢語‧時序記》、《西湖遊覽志餘‧西潮樂事》、《如夢錄‧

節令禮儀紀》和《武陵竟渡略》,以上文集是文人對於北京、杭州、開封和蘇州等大 城市生活的描述,這些文本都產生於 16 世紀之後,形成一種歲時民俗記述文本。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