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第壹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2011 年 6 月 9 日《自由時報》的一則新聞標題如此寫道:

「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退役將領敵我不分 失言失格 朝野譁然同譴責

朝野聽聞此消息不管各黨都同聲譴責,台聯黨主席黃昆輝痛批,因為馬總統承認 一個中國,以及推動「親共」「容共」「納共」政策,才導致這些退役將領「敵 我不分」,和共軍唱和,與台灣人民為敵。民進黨立委痛斥,這種說法形同叛國,

憑什麼領台灣的終身俸?國民黨立委也痛責,退役將領此舉重創國家尊嚴。馬總 統更兩度強調,如果確有這樣的發言,「對台灣人民是一種背叛!」國防部則指出

,從未授權任何單位或個人與中共討論、交流或代表發言,近期多名退役將領到 中國大陸地區訪問,均屬個人行為,對於部分退役將領言論引發社會誤解與關切

,深表遺憾。1

1 中共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少將羅援在一場兩岸退役將領的聯誼活動上,引述一名臺灣退役 高級將領的話說:「今後不要再分什麼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隊。」羅援表示臺 灣將領的說法,是兩岸將領共同心願和共同心聲。其中羅援所引述的臺灣退役將領據臺 灣媒體指稱為國防大學前校長、退役空軍上將夏瀛洲;為此總統馬英九十分關切,而夏 則稱此言非其所說。〈「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退役將領敵我不分失言失格 朝野譁然同 譴責〉,《自由時報》,2011 年 6 月 9 日。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jun/9/today-t1.htm(2016/07/26)

《革命軍》中的革命軍人建構(1956-1970)

2

時至今日臺灣與中國的問題仍是難解的習題,兩岸長期的軍事敵對關係 在「漢賊不兩立,敵我不並存」的形塑力下深植於臺灣居民共同的歷史記憶

1952 年中國國民黨舉行第七次全國黨代表大會,會議中接受蔣介石所 提交的《反共抗俄基本論》要點為:一、俄國帝國主義的侵略傳統——中國 的世仇大敵;二、反共抗俄戰爭的特質;三、國民革命的本質與方略;四、

三民主義的哲學觀點—三民主義的新認識;五、三民主義現階段的提綱;六

、漢奸必滅與反共必勝、侵略必敗與抗俄必成。2反共抗俄思想言論及行動 即成為往後臺灣的基本國策。其中所言「漢奸必滅與反共必勝、侵略必敗與 抗俄必成」中,中共成為中國「漢奸」的代表。

1955 年更因「兩個中國」的問題重申中共與蘇聯與中華民國的關係為:

中華民國政府決不容許蘇俄與共匪保有其侵略中國大陸之成果。……,我國「漢 賊不兩立」的古訓,乃為中國人立身報國的基本教育,故承認外國侵略者與賣國 賊之統治,決為中國歷史所不許的。況且俄帝共匪之殘暴,史無其儔,如果承認 俄帝與共匪侵略中國的既成事實,是將我四億五千萬人民完全委棄於俄帝共匪的 暴政之下,聽其受奴役屠殺而不加援手,此將為人類有史以來空前的罪惡。所以 我中華民國政府與軍民,決不能放棄收復大陸、解救同胞的神聖責任。3

1960 年代中共與蘇聯的關係開始產生劇烈的變化,此時台美關係的亦 面臨新的轉變;面對此時期的變動,蔣介石在 1957 年後已不再以「反共抗 俄勝利」為口號,而國民黨政府更於 1969 年後全面停止以詞語謾罵蘇聯,

2 中國國民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第八次會議,通過蔣介石的《反共抗俄基本論》。此後

「反共抗俄」成為中國國民黨遵循準則。秦孝儀總編,《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台 北:中正文教基金會,2002),卷 11,頁 257-258。

3 秦孝儀主編,《先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 38(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 委員會,1983),頁 365。

第壹章 緒論 究所在職進修班碩士論文,2006),頁 54-55。陶涵(Jay Taylor)著,林添貴譯,《臺 灣現代化的推手—蔣經國傳》(臺北:時報文化出版,2000),頁 315-318。

5 郭鳯明,《中華民國史事紀要(初稿)民國 58 年 7 至 12 月》(臺北:國史館,2004),

《革命軍》中的革命軍人建構(1956-1970)

第壹章 緒論

5

,成為以基層部隊士官兵做為宣教對象的政教育輔助教材。11

不同於軍事院校有系統有組織的教育型態,初加入常備軍陣容的臺籍 士兵該如何建立「反共知識」無疑是軍隊政治教育新挑戰。雖說軍隊為封 閉性的環境國家意識等政治教育灌輸看似輕易,但面臨反攻時程一再拖延

,國軍兵力的更替勢在必行,此時的「新兵教育」突顯的問題是一向被視 為理所當然的「國家、人民、敵人、反攻復國」等觀念,必須在軍隊教育 中快速地建立和加強。這意味著在遷台十年後,國軍政治教育的現實挑戰 才真正展開。

1956 年以前,國軍在政治教育的教材上依軍士官的身份不同而將政治 教材分為甲種教材(基本教材)及乙種教材(補充教材)。甲種教材的內容 固定不變,依官佐士兵身份分別編印成書。乙種教材則不分官兵與級別,

內容包括國內外大事,總統最近訓詞及軍中實際問題等,針對軍中需要,

隨時頒發,但只專發長官而對士兵僅作口頭講述。12當時部隊的政治教育 在執行上因「識字率」不佳的問題,多僅能以長官口頭講述方式達成,但

「語言溝通」又因全面對「臺灣徵兵」後又再面挑戰時,政治教育在實施 上更顯窒礙。

1956 年總政治部針對基層部隊士官兵發行《革命軍》月刊以作為政治 教育的輔助教材,以利政教宣傳的執行;不同於「基本教材」的編印成書 的固定性,「月刊」能以較彈性的型態隨時因應國軍政策的變動而在內容上 有所調整;面對部隊士官兵條件不佳的困境,在月刊內容的展現手法上則 能以多樣性配合士官兵的個別差異,以達政治教育的目標。本研究即欲藉 國軍針對基層部隊官兵發行的刊物《革命軍》,了解在 1956 年國民黨政府

11 1956 年 1 月起,開始普遍徵兵,以梯次徵召及役齡男入伍服常備兵役,陸軍每週一梯 次服役兩年,海含(陸戰隊)、空軍每月一梯次役期三年。

12 國軍政工史編纂委員會,《國軍政工史稿》,第 6 編(臺北:國防部總政治部,

1960),頁 1605。

《革命軍》中的革命軍人建構(1956-1970)

6

在面對必須對臺灣實行全面徵兵的時刻,對於「重新」建構一支「理想國 軍」以及在長達三十年的兩岸敵對關係中使國軍成為「未見共卻知共」、「 未見國卻復國」、「未見戰而備戰」的「革命軍」而做的努力。

雖軍隊內部刊物不足以成為代表國家軍隊政治教育的成果,但或許可 藉由《革命軍》月刊的研究得以窺之國民黨政府如何利用「入伍服役」的 過程,企圖形塑出「理想革命軍」的國防兵力,對戰後動員戡亂時期的軍 隊政治教育也有進一步的理解。

第壹章 緒論

7

相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