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愛的力量—從經歷哥哥車禍死亡看見自己及家人的哀傷與韌力之自我敘說研究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1

Share "愛的力量—從經歷哥哥車禍死亡看見自己及家人的哀傷與韌力之自我敘說研究"

Copied!
197
0
0

加載中.... (立即查看全文)

全文

(1)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研究所 在職進修碩士班碩士論文 指導教授:李佩怡 博士. 愛的力量— 從經歷哥哥車禍死亡看見自己及家人的 哀傷與韌力之自我敘說研究. 研究生:黃小玲. 中華民國九十八年六月.

(2) 謝 辭. 能完成這份論文,我心中充滿了感恩。雖然研究過程較曲折與煎熬,但走 過之後,回頭去審視研究過程,我看到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有意義的,每個階段 都提供了我珍貴的體驗與成長。我珍惜兩年的經驗,更感謝一路陪伴我的老師、 家人與朋友。 在第三章我的研究旅程中有細細說明老師、家人與朋友提供給我的協助, 老師的部份我已經有詳述,但朋友與家人的部份我並未一一點出有誰,所以,在 這裡我要好好介紹我的貴人團組成。 我的老師:謝謝指導教授李佩怡老師、口試委員成虹飛老師和許維素老師、 以及中原大學心理系的孫蒨如老師,謝謝你們在論文上的指導,更感謝你們對我 生命提供的滋養。 我的家人:謝謝爸爸、媽媽、大姊、二姊、三姊、妹妹,是你們無條件的 愛讓我勇敢,能跟你們當一家人真的好幸福,我好愛你們,我下輩子還想繼續當 你們的家人,謝謝三位姊夫及妹婿加入我們,共同為這個家出力與付出。謝謝我 的老公養我兩年讓我專心寫論文,謝謝婆家的公公、婆婆、大哥、大嫂、二哥、 二嫂、姊姊的照顧,雖然沒有緣份再當一家人,我還是很珍惜我們曾是一家人。 我的朋友:謝謝我的好朋友楊雅雯、中文、靜宜的一路陪伴,這兩年還好 有你們三個隨時聽我傾訴,不時給我打氣,並偶爾帶我吃喝玩樂,放鬆緊繃的情 緒與壓力,你們對我好重要。謝謝怡群、莊敬、景文、秀如、美慧、宏茂、文章、 雅真、秀慧、淑敏,聽我敘說生命故事與提供鼓勵,謝謝誼文百忙之中協助我訪 談家人,真的超感動。 桃園區高中職輔導夥伴:謝謝徐雅雯、美綨、佩綺提供的論文寫作的歷程 分享與幫助,謝謝焦點解決團體督導的輔導夥伴們素琴、永悌、秝語、瓊儀、美 珍、秋燕、智華的支持與鼓勵。 新生醫專的同事:謝謝董事長與校長提供我留職停薪的工作保障,讓我專 心寫論文。謝謝瑞玲、文博、麗芬、立勢、秀英、慧芳持續的關心與陪伴,特別 謝謝愛貞多方的提供協助與支持,謝謝天欣幫我翻譯摘要。 學弟妹:謝謝中原心理系的學弟志遠、學妹婉榕,窩在 828 研究室的四個 月期間謝謝你們的照顧。謝謝師大心輔系的學弟心田、學妹馨如,謝謝你們一直 以來提供的貼心幫助。 謝謝成虹飛老師帶領的敘說團體的夥伴們提供的回饋與激盪,謝謝魔獸世 界的網友兩光兄、航海、取命、小搞的陪伴與支持。 最後,要特別謝謝我的研究夥伴豐毓,這一年半來還好有豐毓跟我一起並.

(3) 肩作戰寫論文,我們一起開車北上、一起討論、互相幫忙與打氣,我們一起畢業 了,真的超級高興,豐毓真的非常謝謝你。 能完成這份論文,能有這麼多貴人陪伴我成長,我心中真的充滿感恩。論 文完成了,我會繼續帶著你們給我滿滿的愛,邁向我未來的人生,也希望你們能 感受得到我對你們的愛和衷心祝福,好好迎向你們的人生。.

(4) 愛的力量— 從經歷哥哥車禍死亡看見自己及家人的 哀傷與韌力之自我敘說研究. 摘. 要. 本論文是研究者以車禍遺族的身分,透過「自我敘說」的方式,探究二十一 年前哥哥車禍死亡的衝擊,對其本身及家庭造成的影響,是一趟個人和家庭的哀 傷療癒之旅。 研究者從回溯自己對哥哥車禍喪生的記憶、個人的成長故事、及生命中的其 他親友死亡經驗,重新審視自己,理解到陪伴是滋養他生命的泉源,引發其對疏 離現代人缺乏支持網絡的擔憂,以及面對他人的喪慟,我們似乎選擇沉默以對的 社會現象反思;對生命無常及哀傷調適,從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 的體驗過程,理解喪親是整個世界觀的瓦解,哀傷調適是意義重建的過程,然而, 對於某些人將生命意義建構在社會文化對角色的認同時,面臨喪親會阻礙其意義 的重建,導致哀傷療癒的路變得更漫長;對家庭共同經歷喪慟後,用「愛」療癒 彼此創傷的體會,看到家庭韌力的展現;最後,回顧自己成長故事發現自己生命 韌力,重新得力的過程。 研究者透過自我敘說體會到,喪親的哀傷是需要談的,然而,反觀我們的生 活環境似乎還是禁忌談論「死亡」,也許該從基本的生死教育做起,才能營造一 個能談論死亡、能療癒哀傷的環境。有了這樣的環境,喪親遺族才能在準備好談 論哀傷時,不用因為太多的顧忌與擔心而繼續壓抑,以致於阻礙了自己步上哀傷 療癒的道路。. 關鍵字:自我敘說、車禍、車禍遺族、失落、哀傷、創傷、韌力、家庭韌力.

(5) The Power of Love— A Self-Narrative Research of Experiencing Self and Family’s Grief and Resilience after Brother’s Death from a Car Accident Huang Shiao-Ling. Abstract. In this thesis, the researcher, a bereaved family of a car accident, adopts “self-narrative” approach to explore the impact of her brother’s death twenty-one years ago on herself and the whole family. It is a course of grief healing for her and the family. The researcher re-examines herself by looking back to her memory about the death of her brother, her personal life story and the experience of other relatives or friends’ death in her life. She then realizes that being accompanied is the source that nourishes her life. The researcher also worries about the lack of support network in this alienated modern society. She reflects the social phenomenon that people seem to choose to remain silent when facing others’ deep grief. Facing the unforeseen nature and grief adjustment, the researcher experiences the change of mindset: it is simple and direct in the beginning, and then it changes to be more complicated and bewildering, and finally it becomes mature and broad-minded. She comprehends that bereavement means the disruption of the entire world outlook, and grief adjustment is a process of meaning reconstruction. For some people, however, when they construct the meaning of life upon social culture’s identification with their roles, bereavement may then hinder the reconstruction of the meaning, which may prolong the process of.

(6) grief healing. After experiencing the deep grief, the family use “love” to heal the trauma, which demonstrates the tenacity of her family. In the end, the researcher discovers her own resilience to life by retrospecting to her grow-up stories. Through self-narrative analysis, the researcher realizes that the grief of bereavement needs to be articulated. Nevertheless, discussion of “death” seems to be a taboo in our living environment. Probably by starting from the promotion of life and death education, we can establish an environment where people can discuss death and heal grief. In this kind of environment, when the bereaved family are ready to talk about grief, they don’t need to keep oppressing themselves because of the scruple and worry, and the road of grief healing will not be blocked.. Key Words: self-narrative; car accident; bereaved family of a car accident; loss; grief; trauma; resilience; family resilience.

(7) 目. 錄. 我的研究緣起………………………………………………………. 01. 第二章 我的文獻閱讀……………………………………………………… 第一節 失落、悲傷與創傷…………………………………………… 第二節 車禍遺族的創傷性失落與哀傷調適………………………… 第三節 家庭的創傷調適與韌力………………………………………. 05 05 16 28. 第三章 我的研究旅程……………………………………………………… 第一節 我的研究方法的選擇………………………………………… 第二節 我的研究歷程與轉折………………………………………… 第三節 我的研究限制與挑戰………………………………………… 第四節 我的研究支持與資源…………………………………………. 42 43 47 54. 第四章 我的生命故事……………………………………………………… 第一節 生命的劇烈撞擊:哥哥車禍喪生…………………………… 第二節 我是這樣長大的:物質匱乏的年代,力求上進…………… 第三節 死亡並非偶然:我生命中的其他死亡事件…………………. 60 60 86 110. 第五章 我的看見與轉化…………………………………………………… 第一節 陪伴,是貫穿我整個生命的重要支柱……………………… 第二節 生命無常,是早逝的親人教我認清的真實生命樣貌……… 第三節 碰觸哀傷與面對哀傷,是逝去親人給我的遺愛…………… 第四節 我的家庭真可愛,是失去親人後學會珍惜親情的結果…… 第五節 重新得力,是回顧生命成長歷程的收穫……………………. 121 121 132 146 155 163. 第六章. 我的實踐與期許……………………………………………………. 173. 參考文獻………………………………………………………………………. 185. 表一 歷年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統計…………………………………… 表二 一般的悲傷反應……………………………………………………… 表三 創傷的普遍反應……………………………………………………… 表四 車禍遺族的獨特悲傷反應……………………………………………. 02 09 14 19. 第一章. 56.

(8) 第一章. 我的研究緣起. 深深啜泣--抽搐來自心底, 緊緊揪得我身體發痛。 喉嚨裡腫著一個硬塊, 引來令人窒息的痛楚。 然後淚水流下臉頰--我將頭垂落在空虛的雙掌, 縱容自己陷入深深的哀悽, 心中卻明白, 隨著時光流逝, 痛苦會減輕。 雖然傷痛依舊在, 很快會有那麼一天, 我可以平心靜氣 說出他的名字。 -----列尼(林秀梅譯,2006). 列尼這首詩,真實的描繪出失去親人的哀傷,以及對自己哀傷調適的期許,會引 起我的共鳴是因為,我也曾經歷失去親人的喪慟,民國 76 年的一場車禍,奪走了我哥 哥(22 歲)的生命,這樣的噩耗衝擊著我的家人,讓原本明亮、有活力的家庭,整個 籠罩在烏雲密佈的愁雲慘霧之中。喪禮期間家人的哀慟情緒,喪禮結束後轉變成令人難 以忍受的沉默,整個家像是隨著哥哥一起死去般,了無生意、一片死寂。民國 80 年考 完期末考,同學們紛紛整理行囊,準備回家過暑假,我的同學甲(20 歲)才步出校園 不久,就傳來車禍死亡的噩耗;大學畢業後幾年,我從同學那裡輾轉得知同學乙(不到 30 歲歲)車禍死亡的消息;民國 93 年再次的車禍奪走了我大姐的兒子(19 歲)的生命, 讓我和家人再度陷入深深的喪慟之中。 我不懂「車禍」怎麼會如此可怕,就像怪物一樣一再的從我身邊奪走年輕的生命; 我不懂,老天爺為什麼會這麼殘忍,我的家人都如此善良,怎會接二連三受到這樣的打 擊。因為我經歷過兩次車禍事故的喪親之痛,也經驗到車禍喪親事件對整個家庭的衝擊.

(9) 與影響,更看到生活周遭車禍事故一再的發生,而且幾乎都是奪走年輕的生命,許多家 庭因此陷入極大的困境,我卻不知如何幫助他們走出傷痛。讓我興起想訪談家人喪親經 驗的念頭,想徹底了解哥哥車禍死亡,對於我及家人的衝擊為何?為何經歷一再的打 擊,我們家沒有被擊垮?我們是如何化悲憤為力量,而讓家庭慢慢發展出新的圓滿?. 壹、國內車禍事故頻仍,更是青年的頭號殺手 我開始搜尋國內外有關車禍死亡相關議題的資料與研究,我發現依據行政院衛生署 衛生統計資訊網的資料顯示,國人十大死因排名,民國 75 年到民國 96 年「事故傷害」 都是排在前五名之列。若以年齡來看 15-24 歲的青年十大死因排名第一位是「運輸事故」 傷害,以民國 96 年統計資料為例,青年死亡人數 1,662 人,前三大主要死因依序為(1) 事故傷害 797 人占 47.95%;(2)自殺 238 人占 14.32%;(3)惡性腫瘤 162 人占 9.75%, 其中,事故傷害又以「運輸事故」為主要死因。依據內政部警政署全球資訊網的 96 年 道路交通事故分析,民國 82 年到民國 96 年的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數如表一,資料顯示 近 15 年來,每年有四千人到七千人不等,死於道路交通事故,以民國 96 年統計資料為 例,死亡人數 4007 人,也就是平均每天約有 11 人因為車禍喪生。看到這樣的統計資料, 更印證了「車禍」的確是年輕人的頭號殺手,車禍致死事件對個人及家庭的衝擊及哀傷 調適是値得研究的議題。 表一:歷年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統計 年度. 死亡人數. 年度. 死亡人數. 年度. 死亡人數. 82. 7367. 87. 5903. 92. 4389. 83. 7250. 88. 5526. 93. 4735. 84. 7427. 89. 5420. 94. 4735. 85. 7077. 90. 4787. 95. 4637. 86. 6516. 91. 4322. 96. 4007. 資料來源:行政院衛生署、交通部、內政部戶政司。 說. 明:道路含國道、省道、縣道、鄉道、專用道路及市區道路。. 1.

(10) 貳、國內外車禍遺族個人與家庭的哀傷調適相關研究欠缺 然而,國內外針對車禍的研究,大多是車禍肇事原因的相關分析研究。有關哀傷 調適的研究相當多,但是研究對象大多是個人,如喪子女的父母的悲傷反應與調適(張 藝馨,2007;何美蓮,2006;葉何賢文,2003;林家瑩,1998)、喪父母的子女、喪偶 的悲傷調適(蔡文瑜,2001;郭淑娥,2000)、喪失手足的悲傷經驗(巫志忠,2006) 等,只有蔡素妙(2002)921 受創家庭復原力之變化分析研究,是有關於重大災難對家 庭系統影響的研究。對於導致喪親的形式,較多是 921 地震造成的意外死亡、自殺遺族 的悲傷反應與調適(呂欣怡,2006;呂蕙美,2005;蔡松芬,2005;蔡素妙,2002)、 疾病(癌症),對於車禍遺族的研究,國內目前只有「車禍遺族的悲傷反應與調適歷程 之研究—以喪子母親為例」(張藝馨,2007)。 所以,針對喪親原因是車禍、喪親角色是手足的個人或家庭哀傷調適的相關研究 是欠缺的,我期待從研究哥哥車禍死亡對我及家庭的影響出發,能夠提供車禍遺族個人 及家庭哀傷調適的資料,幫助社服機構及助人工作者更知道如何協助與輔導車禍遺族及 其家庭。. 參、名詞的理解 一、車禍遺族:所謂的「遺族」在台灣是指,某位家人的死亡,稱呼家庭中其他成員為 遺族(李佩怡,2000) 。本研究的「車禍遺族」所指的是某位家人因為車禍事故喪 生,該家庭的其他成員稱為車禍遺族。 二、生命韌力:Walsh(2006)認為韌力是從困境中站起來,而且變得更強壯,更有資 源應用能力,這是一種面對危機與挑戰時,忍耐、自我修正與成長的積極過程(江 麗美等譯,2008) 。本研究的「生命韌力」即為我經歷哥哥車禍死亡的創傷事件及 生命成長過程的挑戰,而產生的自我修正與成長。 三、家庭韌力(family resilience) :Walsh(2006)認為家庭韌力是指以家庭為單位, 發揮因應與適應功能的過程(江麗美等譯,2008) 。本研究的「家庭韌力」指的是 我的核心家庭遭遇喪親事件後,如何因應此創傷事件、如何悲傷調適、及如何適 應創傷後新生活的過程。 2.

(11) 四、自我敘說(self narrative) :Crossley(2000)認為個人敘事(personal narrative) 就是一種故事,是我們透過敘事來組織和建構個人生活的方式(朱儀羚等譯, 2004) 。本研究的「自我敘說」指的是我透過文字或口語的方式敘說個人的過去經 驗與現在的體驗,進而組織和建構個人生活的方式。. 我在第一章我的研究緣起中,介紹了我的研究初衷;第二章我的文獻閱讀中,探 討失落、哀傷、創傷、哀傷調適、生命韌力與家庭韌力相關資料,試圖幫助我理解自己 與家人的哀傷經驗;第三章我的研究歷程,記錄了研究過程的轉折與突破困境的經過; 第四章我的故事,是回溯我經歷親人死亡及成長過程的原始故事;第五章我的療癒與體 會,則是記錄我實際經歷自我敘說探究過程的發現與轉化,並試圖與文獻對話及提出相 關討論;第六章我的實踐與期許,則是整個自我敘說研究之後自己的成長與實踐。. 3.

(12) 第二章. 我的文獻閱讀. 決定做車禍遺族個人與家庭的哀傷調適研究之後,我開始大量閱讀文獻,試圖理 解自己與家人的哀傷,本章分三節,第一節簡單的介紹失落、哀傷與創傷,第二節聚焦 於車禍遺族的創傷性失落與哀傷調適,第三節則是家庭的哀傷調適與韌力的相關研究。. 第一節 失落、悲傷與創傷 所有改變都會帶來失落, 就如同所有失落都造成改變。 --Neimeyer(章薇卿譯,2007). 這一節將針對什麼是失落?什麼是悲傷?什麼是創傷?做簡單的概念釐清,包括 定義和類型的介紹,幫助我們對這些基本概念有簡單的認識、區分與理解。. 壹、失落(loss) 一、失落的定義 「loss」一字在近千年前為「死亡與毀滅」的同義字,目前英文意思是指「被剝 奪的東西」 ,也就是指不再擁有曾經擁有的人或物(黃君瑜,2002) 。有關失落的定義國 內外學者有相當多的說法,大致上都是從失落的形式與對象去定義失落,我整理了一下 國內外學者提到的失落形式大概就是失去、分離、破壞、被搶奪或剝奪、減少、中止, 而失落對象有人、事、物、階級、關係、生活、自我、重要意義或熟悉的、具體或心理 的情感依附、具體或抽象的個人資源等(Viorst,1986;Weenols,1988 ;D'Andr, 1990;Worden,1991;Weiss,1993;Harvey,1996;Miller&Omarzu,1998;黃淑清, 1998;李宗燁,1999;張淑美,1999;李佩怡,2000;吳秀碧,2001;王純娟,2002; 張靜玉等譯,2004) 。然而,我認同 Neimeyer(1998)提出的多重意義觀點,將「失落」 定義為失落有多重意義包括被剝奪的、無法做到的、減損的以及受到破壞的,以及非常 4.

(13) 個人化的認定,甚至可能是我們生命中從過去到現在無法表達出意義的失落(章薇卿 譯,2007)。 綜合上述,我將「失落」定義成,失落是包括被剝奪的(失去、分離、中止)、 無法做到的、減損或受到破壞的,以及非常個人化的認定,無論是關於具體的人、事、 物或象徴性的關係、自我,只要是有重要意義或情感依附的都包括在內,甚至可能是我 們生命中從過去到現在無法表達出意義的失落。. 二、失落的類型 有關失落的類型國內外學者也有幾種不同的說法,Lagrand(1981)將失落被區分 為「預期及意外的失落」 、 「具體及象徵的失落」 、 「最初及次要的失落」等三種(李佩怡, 2000) 。Weenolson(1988)認為失落可分為「較大與較小的失落」 、 「最初與次級的失落」 、 「實際與威脅的失落」 、 「內在與外在的失落」 、 「選擇與被迫的失落」 、 「直接與間接的失 落」等六種。其中,只有最初及次要的失落是重複的,我將其整併成下列八種,幾乎就 可以涵蓋所有失落的類型。 1. 預期的失落及意外的失落:預期的失落多為生命發展過程的自然轉變,如斷奶、離 家就學或就業、結婚;意外的失落通常是突發的事件,讓人毫無防備,如意外、災 難、自殺。 2. 具體失落及象徵失落:具體失落是指失去實際的物品、身體部位或朋友家人;象徵 失落是指社會心理層面的失落,如離婚、降職、落榜。 3. 較大與較小的失落:較大和較小的失落不是二分法,而是一個連續的向度,有些如 親人死亡是很明顯的較大失落,但有些是相對的,如相較於截肢,戒指丟了可能就 是較小的失落,還有失落大小的判斷是主觀的,有可能表面上看起來是較小的失落, 如戒指丟了,但實際上那戒指的象徵意義的失落是很大的。 4. 最初與次級的失落:伴隨最初失落產生的叫次級的失落,通常次級失落帶來的傷痛 比最初失落的還大,如生病失去健康的身體是最初的失落,伴隨的次級失落是失去 所有擁有健康身體才能做的事:不能散步、打球、工作...等。 5. 實際與威脅的失落:實際的失落是你知覺到的失落,但可能生活中還有一些威脅的. 5.

(14) 失落是你沒有知覺的。例如地球暖化持續在發生或新流感(H1N1) ,它也許還讓人感 受不到立即實際的失落,但它卻一直存在著某些威脅的失落,可能是一種安全感或 相信自己不會受傷的失落。 6. 內在與外在的失落:外在的失落就像是失去擁有的東西、關係或成就等生活上的失 落,而內在的失落則是個人自尊或自我的失落,每個外在失落都會伴隨有內在失落 的產生,所以,沒有一個失落能明確的歸類是外在失落還是內在失落,也就是很難 明確的歸類是生活上的失落還是自我的失落,例如失業造成經濟或成就上的外在失 落,但也會伴隨失去自尊的內在失落。 7. 選擇與被迫的失落:失落並不是都是被強迫的,有些失落是你主動選擇的,如失去 體重,我們可能選擇某些失落去避免其他的失落,所以,失落是有可能伴隨滿意或 愉悅的心情而不是都是不快樂,自願選擇的失落通常涉及自我與生活的重建。 8. 直接與間接的失落:同一個失落對我們而言是直接失落,對其他人而言可能是間接 失落,如小孩受傷,對小孩而言是直接的失落,然而,父母通常更心痛就是間接的 失落。我們越付出的愛越深,失落帶給我們的傷痛就越深,但是當我們越少經驗失 落,也就越少有機會去學習超越失落。. Humphrey 和 Zimpfer(1996)是視失落發生的過去、現在、未來時間序,將失落分 為「先前失落」 、 「目前失落」 、 「次級或象徵性失落」三個面向,並將伴隨親人死亡而來 的次級性失落歸納為「關係的失落」 、 「珍愛物的失落」 、 「成長發展上的失落」 、 「部份自 我的失落」等四類(李玉嬋,2003)。 1. 關係的失落:指關係的改變,如失去父母、孩子或配偶的關係。 2. 珍愛物的失落:失落親人,可能伴隨失去與之共同參與的活動或嗜好。 3. 成長發展上的失落:如失去父母意味著自己必須長大且自己負責一切。 4. 部份自我的失落:如失去他對自己肯定的部份。. 三、失落的因應 前面介紹了什麼是失落及失落有哪些種類,接下來來我們要知道面對失落該如何. 6.

(15) 因應,Neimeyer(1998)認為對於要如何處理生活中的各種失落,提出了十個較為實際 的建議,其中某些策略可在重大失落發生前就預先訓練,而另一些只能用在失落發生時 的因應,說明如下(章薇卿譯,2007): 1. 認真看待微不足道的失落:對於生活中看似平常的失落如畢業、搬家、寵物死亡 等,要善用這樣的機會「演練」 ,以備因應生命中的重大失落。 2. 花一些時間去感受:盡量讓自己有獨處的機會,記錄自己的感受與自我的轉化, 將有助於情緒的釋放與理解。 3. 尋求健康的方式來解壓:尋求不傷人、不傷己的方法來處理壓力,如參加活動、 運動、爬山、放鬆訓練、祈禱等。 4. 瞭解自己的失落:與其想把失落推出心中,只會更加迷惑,倒不如好好正視自己 的失落經驗。 5. 找一個值得信任的人聊一聊:找個家人、朋友、牧師或諮商師聊一聊,自己的負 擔才不會太沉重。 6. 放開想要掌控他人的需求:不要強迫其他受失落事件影響的人,要遵照你的個人 經驗來進行哀悼。 7. 用自己覺得有意義的方式來為失落進行儀式:尋找符合你的個人風格與適合你的 轉化過程的方式來紀念失落。 8. 允許自己有所改變:欣然接受失落帶給我們的必然改變,從中發覺成長的機會, 認知到自己被瓦解的部份,並致力於在失落經驗中增強自己的方向。 9. 從失落中有所獲得:重新評估人生目標的先後順序,並將失落中學到的東西,應 用在未來的行動或關係中。 10.把重心放在靈性的信念:把失落的發生當作是一次機會,讓我們回顧和重新看待 理所當然的宗教信念或哲學思想。. 貳、悲傷(grief) 一、悲傷的定義 有關 grief 這個字有人翻譯成「悲傷」 ,也有人翻譯成「哀傷」,所以,我在文中 7.

(16) 提及的「悲傷是等同於哀傷」,Praagh(2000)引用英文韋氏辭典對哀傷的定義為由於 噩耗或類似於噩耗的情況,產生的一種深刻又尖銳的苦惱;引起這種痛苦的原因是一種 不幸、厄運、困難、煩惱;引起這種不幸的結果是災難。 (胡英音、張志華譯,2004), 然而,有關悲傷的定義國內外學者提出的看法幾乎都認為「哀傷是一種經歷失落後的反 應」 ,而這反應包括了生理、心理、情緒、認知、行為、社會、靈性等(Worden,1991; DeSpelder&Strickland,1992;Jacob,1993;Goldman,1994;Fulton 等,1995; Vanderly,2000;侯南隆,1999;李佩怡,2000;陳重仁譯,2001;張叔美、劉玲君, 2001;楊志偉、陳泰瑞,2004;王純娟,2006;鄔佩麗,2008)。少數學者將悲傷定義 成「一種經歷失落後的反應及心理歷程」,而心理歷程則包括對失落的認知和因應,是 對失落的一種處理、成長、認知及調適的內在過程,如果將失落比喻成傷口,哀傷則是 傷口癒合的過程(Engel,1964;Martocch,1978;葉月珍、馬素華,2001)。 綜合上述,我認同將悲傷的定義單純化,認為「悲傷是一種經歷失落後的反應」, 而把經歷失落後的心理歷程獨立出來,當成是哀傷調適。. 二、悲傷的種類 (一)單純的悲傷(uncomplicated grief) Worden(2001)認為單純的悲傷又稱正常的悲傷(normal grief),是指遭遇失落 後常見的許多感覺和行為。綜合國內外學者的研究,Worden(2001) 、Stroebe 和 Stroebe (1987)將一般常見的哀傷反應分成情緒、生理、認知、行為四方面,Corr、Nabe 和 Corr(1997)增加了社會、靈性二方面,我將其整併成下列六個方面陳述(李佩怡,2000; 黃君瑜,2002;李開敏等譯,2004;張藝馨,2007;鄔佩麗,2008),如下表:. 表二 悲傷層面 情緒. 一般的悲傷反應 悲 傷 反 應. 悲哀、憤怒、愧疚感與自責、焦慮、孤獨感、疲倦、無助感、驚嚇、渴 念、解脫感、放鬆、麻木、罪惡感、空虛、情緒低潮、孤寂、震驚、埋 怨、呆滯、沒有情緒、害怕或恐慌、憂鬱、快樂不起來、寂寞、難過、. 8.

(17) 敵視、無望感、沮喪、缺乏興趣、後悔。 生理. 胃部空虛、胸部緊迫、喉嚨發緊、對聲音敏感、一種人格解組的感覺、 呼吸急促有窒息感、肌肉軟弱無力、缺乏精力、口乾、胃不舒服、肌肉 不適或僵直、容易疲累、睡不好、沒胃口、神經質、頭痛、胃痛、皮膚 出現疹塊、身體抱怨、容易生病、抱怨疾病、藥物改變、對生病及死亡 敏感、氣喘。. 認知. 不相信、困惑、沉迷於對逝者的思念、感到逝者仍然存在、幻覺、拒絕 接受事實、現實失真、組織能力降低、思考受限、低自尊、記憶變遲滯、 注意力變遲緩、自我輕視、疑神疑鬼、人際問題、對死者的態度改變、 企圖了解整個事件。. 行為. 失眠、食慾障礙、心不在焉的行為、社會退縮行為、夢到逝去的親人、 避免提起逝去的親人、尋求與呼喚、嘆氣、坐立不安或過動、哭泣、舊 地重遊及隨身攜帶遺物、珍藏遺物、退化行為、失控行為、過度投入工 作、躁動不安、疲憊、不斷尋找離去者、心神不寧、行動遲緩。. 社會. 人際關係的困難、在組織中有功能的問題。. 靈性. 追尋意義感、對神的敵意、了解個人的價值體系無法因應特殊失落。 資料來源:Worden,2001;Stroebe 和 Stroebe,1987;Corr、Nabe 和 Corr,1997;李佩怡,2000; 黃君瑜,2002;李開敏等譯,2004;張藝馨,2007;鄔佩麗,2008. 然而,單純的悲傷和複雜性的悲傷的分界點在那,其實沒有一個明確的分界點, 有些學者從悲傷時間長短來畫分,認為人在經歷死亡事件或親密關係的失落,需要半年 以上至兩年的時間,才能從逃避社交、社會退縮的情況,轉變成建立新的社會關係和社 會興趣(Spangler,1984;Despelder 和 Strickland,1991;Worden,2001;黃天中, 1991;羅家玲,1998;李開敏等譯,2004),某些喪親型態的悲傷,會延續到五年甚至 更久(鈕則誠等,2001)。所以,我綜合大家的觀點,認為要以悲傷時間的長短來劃分 單純的悲傷或複雜性的悲傷是困難的,要視失落的對象、關係、資源及人格特質…等綜 合來判斷。. 9.

(18) (二)複雜性的悲傷(complicated grief) 與死亡有關的失落,無可避免的,牽涉了結束、分離及其他的失落,所以,死亡所 帶來的失落有時是很複雜的,如:當瀕死的時間拖得很久且辛苦時,或者死亡是突如其 來、沒有預期的、或造成創傷性時,死亡所帶來的失落就可能變得複雜(引自張靜玉等 譯,2004) 。Worden(2002)將複雜性的悲傷反應或有人稱為病態的悲傷(pathological grief),分成四類(張靜玉等譯,2004;黃君瑜,2002;連廷嘉,1998): 1. 慢性化的悲傷反應:指過度延長,永難達到滿意結果的悲傷,如長期的愧疚感與 低落的價值感或憂鬱現象、不願意搬動遺物、一直在談話中出現哀傷主題、各種 未解決哀傷的跡象。 2. 延宕的悲傷反應:指當事人在失落發生的當時,情緒未充份紓解,日後再遭遇失 落產生過多過強的悲傷反應,如看似無關小事便引發強烈悲傷反應、談論到逝者 就感到無可抑制的強烈哀傷、每年於固定的某段時間內有巨大的哀傷。 3. 誇大的悲傷反應:指當事人經驗到強烈的悲傷,超過其所能負荷,而造成在某些 方面有恐慌或不合理的害怕,生理或心理的症狀,或不適應的行為,如酗酒、對 疾病與死亡的恐懼、自毀與自殺傾向、生活有重大改變。 4. 偽裝的悲傷反應:指當事人出現生活困難的症狀或行為,但他不認為其症狀和不 適應行為和失落有關,此種偽裝或潛抑的悲傷常以生理症狀或適應不良行為顯現 出來,如身心症、出現逝者生前類似的生理症狀、常有模仿逝者行為及人格特質 的衝動。 有學者提出與複雜性的悲傷有關的癥兆是:憂鬱症候群、焦慮反應、創傷後壓力 症候群、身心症、以及人格障礙問題(鈕則誠等,2001)。我認為這是從臨床診斷的觀 點提供複雜性的悲傷的判斷參考。而 Neimeyer 則是從諮商輔導的觀點來看待悲傷, Neimeyer(1998)認為伴隨喪慟而來的痛苦、寂寞和崩潰感,並沒有所謂「不正常」的 說法,但是,遇到下列情況時,還是應該為自己或他人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章薇卿譯, 2007): 1. 實質的罪惡感:除了死者在死時你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造成的罪惡感之外,還有 其他實際事件讓你有罪惡感。. 10.

(19) 2. 自殺意念:自動化的會想以死解脫,或期望可以跟死者同去的想法。 3. 極度的無望:覺得無論你做了多少努力都無法回復生命的價值感,對未來不報任 何的期望。 4. 長期的不穩定感或憂鬱:一種持續了數月的「上緊發條」或「原地踏步」的感覺。 5. 身體上的症狀:像是胸口刺痛、明顯的體重下降等,威脅到身體健康狀況。 6. 無法控制的怒氣:無法控制的忿怒造成親人朋友的疏離,或讓自己不知不覺中對 失落做暗地報復的事情。 7. 持續的發生失能現象:使你無法達成工作要求,或無法完成日常生活的例行事務。 8. 物質濫用:高度依賴藥物或酒精來麻醉失落帶來的痛苦。. 參、創傷(trauma) 一、創傷的定義 創傷根據韋氏大辭典(1987)的解釋是外在情境觸發了心理或情緒壓力,或者生 理傷害而產生的心理及行為疾患狀態,此狀態稱之為創傷(許玉來等譯,2004) 。ICD-10 (1992)創傷是指會對任何人造成全面痛苦的,極具威脅或災難性的短期或長期壓力事 件或處境。 (鄔佩麗,2008) 。DSM-IV(1994)創傷是指此人曾經驗到、目擊、或被迫面 對一或多種事件,這些事件牽涉到實際發生或未發生但構成死亡的威脅或嚴重身體傷 害,或威脅到自己或他人的完整性,此人的反應包含強烈的害怕、無助感或恐怖感受(陳 美琴,1999)。還有一些學者試著去定義創傷,綜合這些學者的定義大致上創傷是經歷 一個難以抗拒的壓力事件(異常的、災難的致命經驗、天災、暴行、活體組織遭外力傷 害等)而產生不舒服或失序的情緒或行為(極度恐懼、無助、失去掌控力和面臨毀滅威 脅的感覺、精神層面或行為舉止失序),這個經驗粉碎了一個人原有的不會受到傷害的 感受,擊潰了一個人現在的因應機制(Figley,1985;Van der Kolk&Fisler,1995; Figley,1996;Herman,1997;周月清、葉安華譯,1997;許玉來等譯,2004;施宏達、 陳文琪譯,2004;鄔佩麗,2008)。 綜合上述,我將創傷定義成「創傷」是個體經歷一個已發生或未發生但對個人造 成嚴重威脅的壓力事件,這事件擊潰了個體現在的因應機制,而產生失序的情緒或行為。 11.

(20) 二、創傷事件(traumatic events) DSM-IV(1994)對創傷性事件的描述為個人直接經歷、目睹、或面對實際上會造 成或會威脅到自己或他人的死亡,或嚴重受傷,或是一種威脅自己或他人身體完整的事 件,因而個人產生了嚴重害怕、無助、恐懼的反應。這類的創傷性事件分類如下(leenaars &Wenckstem,1998;孔繁鍾譯,1997;吳秀碧,1999) 1. 直接親身經歷的創傷事件:戰場戰鬥、被暴力攻擊、被綁架、被扣作人質、被恐 怖份子攻擊、被拷問折磨、被當戰俘監禁於集中營、遭受天災人禍、嚴重的車禍、 或被診斷已罹患致命疾病,及未列於此的其他重大創傷事件。 2. 目賭的事件:看到他人由於暴力攻擊、意外、戰爭、或災難而受傷或非自然性死 亡,或出忽意料之外的看到死人或部份屍體殘肢,及目睹未列於此的重大創傷事 件。 3. 得知他人所經驗到的事件:家人或好友被暴力攻擊、嚴重意外事件或嚴重受傷; 得知家人或好友突發意外死亡;得知自己的孩子罹患致死疾病。 Herman(1997)認為創傷事件通常會威脅到生命或身體,甚至直接面臨暴力和死 亡,創傷事件會將人們逼到無助與驚恐的牆角,並激起人們大禍臨頭的反應。創傷事件 的不尋常處,並不在於它少見,而在於它粉碎了人們對日常生活的適應能力。創傷事件 對生理激發反應、情緒、認知和記憶都造成嚴重而長期的改變。(施宏達、陳文琪譯, 2004). 三、創傷反應 (一)創傷的普遍反應 Rosenbloom& Williams 認為面對創傷會引發的反應很多,包括覺得自己瘋了,或 是跟以前感覺不一樣。每個人都以他獨特的方式反應創傷,取決於創傷的特殊性質以及 當事人獨特的自我和歷史。創傷可能會影響整個人,包括生理、心智、情緒與行為上的 改變,下表即為面對創傷的一些共同反應(許琳英等譯,2003):. 12.

(21) 表三. 創傷的普遍反應. 創傷層面. 創 傷 反 應. 生理反應. 神經亢奮、神經過敏、肌肉緊繃、胃不舒服、心跳加速、暈眩、缺乏活 力、疲倦、磨牙。. 心智反應. 對自己、對別人及對世界的想法改變、對周圍環境高度警覺、意識模糊、 自我游離、難以專注、注意力欠缺、記憶困難、難以下決定、腦海中闖 入影像、夢魘。. 情緒反應. 恐懼、沒有安全感、悲傷、憂傷沮喪、罪惡感、憤怒、焦躁、麻痺、沒 有感覺、無法享受任何事、失去信任、失去信心、感覺無助、與別人保 持情感上的距離、激烈或極端的感受、長期感覺空虛、延宕表現出極端 的感受。. 行為反應. 變得退縮或孤立自己、易受驚嚇、逃避特定場所或環境、變得敵對和咄 咄逼人、飲食習慣改變、體重減輕或增加、靜不下來、性行為增加或減 少。. 其實,創傷的普遍反應跟一般的悲傷反應是有部分重疊的,生理反應部分有神經 過敏、肌肉緊繃、胃不舒服、缺乏活力、疲倦;而心智反應的差別較大,只有注意力欠 缺、記憶困難是跟悲傷反應相似的;情緒反應部分:悲傷、憂傷沮喪、罪惡感、憤怒、 麻痺、沒有感覺、無法享受任何事、感覺無助、長期感覺空虛;行為反應:飲食習慣改 變、靜不下來是較重疊的,如此看來,我們其實不用去區分何者是悲傷反應或創傷反應, 重點是對於一般的悲傷反應跟創傷反應都要有基本的概念,因為,對喪親遺族而言常常 是悲傷與創傷同時兼具的。. (二)創傷的病態反應 創傷後的病態反應主要有創傷後壓力疾患(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簡稱 PTSD)和急性壓力疾患(Acute Stress Disorder,簡稱 ASD),都是屬於焦慮性疾 患的一種,然而兩者的差別在發生時間長短,ASD 是在創傷事件發生障礙延續最少兩天. 13.

(22) 最多不超過四週,而 PTSD 則障礙延續要一個月以上。有關 PTSD 根據 DSM-IV(1994) 及 Herman(1997)的整理是個體經歷創傷事件後有強烈的害怕、無助感或恐怖感受, 且有下述的參方面症狀,而造成臨床上重大痛苦,或損害社會、職業、或其他重要領域 的功能。(孔繁鍾譯,1997;施宏達、陳文琪譯,2004): 1. 過度警覺(hyperarousal) :持緒不停地預期將面臨危險。有過創傷經驗後,他們 的身體一直保持在高度警戒狀態,就好像危險會隨時再出現一般,因此,它讓個 體非常容易受到驚嚇,一點小小的刺激就暴躁不安或易怒,對聲音敏感及難以成 眠或睡眠容易中斷,難保持專注或完成工作。 2. 記憶侵擾(intrusion):受創傷時刻的傷痛記憶縈繞不去。受創者還是會不斷在 腦海中重新經歷創傷事件,時間彷彿凍結在受創的那一刻,並變成了變調記憶中 的一道符咒,隨時闖入受創者的意識中。醒著的時候,受創片段在腦海中一幕幕 閃現;睡覺時,則成為揮之不去的夢魘。 3. 禁閉畏縮(constriction) :持續逃避與此創傷有關的刺激,並有著一般反應性麻 木。他們的感知能力可能已麻木或受到扭曲,伴隨某些感官功能的部份麻痺或喪 失,如冷漠的感覺、情緒上的疏離和全然被動與不再抗拒,即是放棄所有自主與 掙扎行為。對外界的反應減少,如原先喜愛的活動顯著降低興趣或減少參與,感 覺疏離或與他人疏遠,感受情緒的能力減少(尤其有關親密關係、溫柔及性) ,感 到前途無望(如不期待自己有事業、婚姻、小孩或正常壽命) 。. 了解了失落、悲傷與創傷,我想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失落事件,都會引發我們不同 程度的哀傷反應,但是,當失落事件涉及對生命及身體的傷害或威脅時,如車禍意外身 亡,這樣突發的死亡事件,所引發的就不僅僅是劇烈的哀傷,還伴隨著創傷。對於車禍 遺族而言,哀傷調適跟創傷因應同樣重要,下一節我們要進一步去了解,對於車禍這樣 的意外死亡事件,車禍遺族將可能面臨那些創傷性的失落與哀傷調適的議題。. 14.

(23) 第二節 車禍遺族的創傷性失落與哀傷調適 她的死讓我從此永遠的離開了她, 並且經歷了所有的痛苦。 我變得更加敏感、不尋常地緊張, 我變得瘋狂,有時頭腦卻異常可怕的清晰。 在這樣不自覺的情況下, 大概只有老天爺才知道我喝了多少酒。 那是在希望與絕望之間,永不停息可怕的來回擺盪, 而我真的再也受不了,因此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我面臨自己的死亡…… --摘錄自 Edgar Allen Poe 於 1848.1.4(張靜玉等譯,2004). 這封信的主角在遭遇喪妻的失落後,因無法調適這樣巨大的喪慟,而選擇酗酒, 最後走上自我毀滅一途,可見早夭的喪親事件往往是極具創傷性的。這一節要介紹車禍 遺族遭受創傷性失落之後,會出現怎樣的創傷性的悲傷反應與哀傷調適。. 壹、車禍遺族的創傷性失落與悲傷 一、創傷性失落(traumatic loss) Neder(1997)精簡的指出「創傷性事件導致的死亡,為創傷性死亡。」其中的創 傷性事件指的就是 DSM-IV(1994)中所列舉的(吳秀碧,1999)我因此將創傷事件引 起的失落稱之為創傷性失落。親人車禍意外死亡是符合 DSM-IV(1994)中的創傷事件 的(得知家人或好友突發意外死亡),所以,對車禍遺族來說就是面臨了一個創傷性的 失落。 然而,要如何評估一個死亡事件造成的創傷性呢?Howarth(1993)認為所有的死 亡都具創傷性,Rando(1993)則建議我們可從下列五項因素來評估特殊死亡事件的創 傷性,這些因素包括:1.死亡是突發的而我們沒有機會預期失落;2.死亡包含肢體殘缺、 暴力或殺人等;3.死亡是可預防的或本質上是隨機發生的;4.多人死亡:車禍意外、爆 炸或其他情境;5.哀悼者與死亡有親身接觸,包括發現他人受殘害及死亡,或當時個人 15.

(24) 生存受到嚴重威脅。Doka(1996)則更進一步提出判定死亡是否具創傷性,除了要看個 人情況和死亡的性質之外,違反自然律以及挑戰我們的掌控感、威脅個人安適的死亡, 也屬於創傷性的死亡。因此,孩童的死亡,顯示出和自然律相互矛盾。此外,孩童的死 亡挑戰我們的控制感和威脅我的內心安適。愈是無法預料和非自然的創傷性死亡,愈讓 我們去質疑宇宙的定律,並體驗到失控的難受(摘自許玉來等譯,2004)。. 二、創傷性的悲傷 吳秀碧(1999)指出創傷性的悲傷,往往是因創傷性事件的失落所引起。Neder (1997)指出創傷性死亡容易造成倖存者有創傷、悲傷及兩者交錯的症狀,若未注意這 種創傷性死亡的性質,即便只引發個人一般悲傷,因只注意創傷未注意悲傷,或只處理 悲傷未處理創傷,其悲傷之解決可能會有障礙(吳秀碧,1999),所以,對於車禍遺族 而言,很可能兼具有悲傷與創傷交錯的症狀。 Parkes(1975)提出突然的死亡與其他有警訊、知道死亡即將來臨的情況相比, 前者的悲傷解決較後者困難。車禍意外就是屬於這樣非預期性的死亡,所以要特別注意 遺族家屬,可能出現下述的創傷性的悲傷反應:(摘自李開敏等譯,2004) 1. 不真實感:感覺麻木、茫然、如夢如幻,也可能做惡夢或出現與死亡相關的侵入 影像。 2. 愧疚感:突然死亡遺留的愧疚感比一般死亡更深重,生者會設想各種「若是…」 的可能性。 3. 指責的需要:突然死亡的情況下,家屬會巴不得為出事找一個指責的對象,這時 家中往往會出現一個代罪羔羊。 4. 醫療或法律權威介入:因為突然死亡需要調查,可能有驗屍、偵訊、審判等程序, 容易延緩悲傷過程,其中法律部份若懸宕不決,家屬的悲傷就很難平息。 5. 無助感:突然死亡嚴重破壞我們的權力感與秩序感,所以,這種無助感常伴隨很 大的忿怒。 6. 激動焦慮:突然死亡的壓力可能觸動個人內心「戰鬥或逃避反應」(flight or fight),而引發一種激動的憂鬱。. 16.

(25) 7. 未竟之事:突然死亡使得很多話沒說、很多事沒做而空留餘恨。 8. 需要去了解事件發生的原因:對任何的死亡我們都會想探究原因,對突然死亡, 這種需要更為明顯。 Doka(1996)提出意外失落、無預警的死亡會帶給遺族特殊困擾,三種最普遍的 現象是:強烈的悲傷、個人日常生活的瓦解,以及一連串同時引發的危機和次要失落, 這種悲傷過程,簡單的說,非常複雜及強烈,說明如下(許玉來等譯,2004): 1. 強烈的悲傷:因為完全沒有機會準備面對失落、向罹難者道別,或完成未竟之事, 悲傷經常更強烈。 2. 個人日常生活的瓦解:失落本身導致悲傷反應,如憤怒、罪惡感、無望等,同時 沉溺於對死者的思念無法自拔,以致生活持續陷於解組。 3. 一連串同時引發的危機和次要失落:歷經此類意外失落的喪親者經常內心極端脆 弱、容易受傷害,而且有強烈的焦慮,再也沒有任何事情讓他們覺得有安全感; 以前輕易能做到的事,例如開車,現在做起來好像充滿危險。喪親者有可能要處 理媒體干擾以及警方或司法糾纏的壓力,他們也可能面臨後續的失落,如經濟來 源斷絕。 理解了上述車禍遺族可能的創傷性悲傷反應及特殊困擾,Prigerson 等(1997)發 現創傷性悲傷的症狀和哀傷相關的憂鬱症狀不同,前者主要是尋找、思念、想死者想的 出神、迴避反應症狀等;後者以無價值感、感覺動作遲滯、冷漠、悲傷情緒等憂鬱症狀 及害怕、緊張、出汗等焦慮症狀為主(吳秀碧,1999)。. 三、車禍遺族的獨特悲傷反應 然而,上述的資料都有關「突然死亡」的創傷性失落的研究資料,車禍意外符合 突然死亡及早夭等創傷性失落,所以,很可能符合上述的狀況,實際針對車禍遺族的研 究資料,目前國內只有張藝馨(2007)針對車禍遺族的悲傷反應與調適歷程之研究,以 三位喪子母親為研究對象,歸納出其研究中較有別於文獻探討的獨特的悲傷反應,分別 就生理、認知、感覺、行為四方面的反應呈現如下:. 17.

(26) 表四 反應類別. 車禍遺族的獨特悲傷反應 車禍遺族的獨特悲傷反應. 生理反應. 無法進食、一夜之間頭髮變白。. 認知反應. 對社會的負面觀感、寬恕肇事者與否、同理弱勢族群、有穩定心情及思 緒的需求、顏色喜好的改變、在意事故後的行為決策。. 感覺反應. 鎮靜。. 行為反應. 吶喊並拉扯頭髮、全天素食、不敢獨處、無法翻閱照片、改變穿著。. 貳、哀傷調適(grief accommodation) 一、哀傷調適理論 調適(accommodation)按皮亞傑的說法是指個體為順應環境要求而形成心理改變 的歷程;亦有將其視為與適應(adjustment)同義,是指個體在社會生活中,為求與別 人或團體間保持和諧關係而所作的自我改變(張春興,民 89) 。悲傷調適的概念與哀悼 (mourning)相近,Siggins(1966)認為哀悼是指個人在因應失落或悲傷的過程,並 嘗試將這些經驗納入自己往後的生活中(Corr,Nabe and Corr,1997;李佩怡,2000)。 也有些學者稱此過程為悲傷歷程(grieving process)或悲傷工作(grief work),其 實,若取其意譯,應譯為悲傷調適的過程。哀悼可以說是人類試圖學習由失落、喪慟和 悲傷中生活下來,而努力適應失去自己生命中重要人事物的歷程(李佩怡,2000)。因 此,我認為「哀傷調適」是指個體為了適應失落事件造成的悲傷反應與生活環境改變而 做的自我改變歷程。 國內外研究悲傷調適的學者相當多,其提出來的論述,大致上可歸納成四類,即 將悲傷調適過程分成不同的階段或歷程的階段(歷程)論;將悲傷調適視為需要去完成 某些哀悼任務的任務論;認為悲傷調適是擺盪於「失落導向」和「重建導向」之間的雙 軌擺盪模式;還有強調悲傷調適歷程中以重建個人意義架構為中心任務的意義建構論。. (一)階段(歷程)論 Kubler-Ross(1969)提出瀕臨死亡的五個階段也被用來描述悲傷調適的過程,這 18.

(27) 五個階段是否認與隔絕、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李開敏等譯,2004)。 Parkes(1970)以及 Bowlby(1980)將悲傷調適分成麻木、渴念、解組和絕望、 重組期四個時期:1.麻木期:拒絕相信失落的事實,但時而伴隨著苦悶與憤怒。2.渴念 期:希望失去的親人能夠回來,想回到不曾發生失落的時刻,但當一切努力都是枉然, 會伴隨著憤怒、抗議、痛苦、害怕與焦慮。3.解組和絕望期:個體持續活在望想逝者回 來中,逐漸轉為絕望,這時期很難發揮正常的生活功能。4.重組期:開始有相當程度的 重新組織自我,逐漸接受事實,展開新的生活。(李開敏等譯,2004;王純娟,2002) Kavanaugh(1972)提出悲傷調適的七個階段是震驚及否認、解組、不安定的揮發 反應、罪惡感、失落與寂寞感、解脫感、重新建立。1.震驚及否認:不論死亡事實是預 期或意外的,對悲喪者而言,第一個反應都是震驚,然後轉而否認,否認有時是暫時的 防衛機轉。2.解組:悲喪者會面臨個人生活常態與社交現實的瓦解,同時面臨社會角色 的解組與破壞,所以會感到困惑與混亂,覺得昏暈與行為自動化,覺得生活沒意義。3. 不安定的揮發反應(volatile reactions):當個人的自我認定與社交生活面臨瓦解, 悲喪者出現複雜的情緒反應(如:挫折、生氣、無助等) ,並對他人發洩,也有些人會 出現身體上的不適。4.罪惡感:當個人的怒氣對內發洩時,成為自我貶抑、自責及沮喪 的反應,覺得自己要為死亡負責。5.失落與寂寞感:每天生活中規律的不復出現,讓人 有「有些東西不見了」的感受,失落感和寂寞感經常轉變為沮喪、傷心和自憐。6.解脫 感:在喪慟的過程的中期會出現解脫感,但隨即伴隨覺得自己奇怪或罪惡感。7.重新建 立:悲喪者經驗悲傷之後,逐漸走向重新建立,即了解唯有對自己生命懷抱希望,也就 是允諾給自己一個新的生活,才能逐步重新站起來。(李佩怡,2000). (二)任務論 Worden(2001)以為階段或時期的意涵是被動的經歷這些悲傷過程,而任務的概 念是主動的,強調要有所行動來調適悲傷,認為悲傷的人需履行四個任務,1.接受失落 的事實;2.經驗悲傷的痛苦;3.重新適應一個逝者不存在的新環境;4.將對逝者的情感 重新投注在未來的生活上;才能完成哀悼的過程,不完全的悲傷調適可能會損害更進一 步的成長和發展(李開敏等譯,2004;李佩怡,2000)。Neimeyer(1998)參考 Worden. 19.

(28) 等一些學者對悲傷調適的見解,將悲傷調適的任務擴充成五個,並強調這裡的任務並非 依照固定的順序來達成,也不能用結束或完成來評估,而是將它視為一種挑戰(章薇卿 譯,2007)。 1. 承認失落的事實:承認失落的事實須要從深度情感的角度去學習失落課題,並要 經過一連串的對抗,對抗那些因所愛的人缺席而造成的種種阻礙,而且,這個承 認失落的事實與討論的行為,應該發生在家庭裡所有受到影響的個體之間。 2. 讓自己願意面對痛苦:持續的逃避面對失落的痛苦,就可能產生延宕或慢性化的 悲傷反應,所以,如果沒有意願用長足的時間去擁抱痛苦,從這個課題中尋求收 穫的話,我們就會在失落的歷程中盲目的追尋外在需求。但是,如果我們不間歇 的將焦點放在失落的痛苦中,就會像是直視太陽而不眨眼般受到傷害,故建議間 歇性的面對痛苦。 3. 修訂自己的假設認知架構:重大失落經驗,不只掠奪了我們的財物、能力或所愛 的人,同時也破壞了我們的信念和假設認知。在重新看待一切時,我們可能會發 現有些被失落摧毀的假設,其實是作繭自縛的假象,因此,重新修定我們的假設 認知,讓自己「愈受創,愈有智慧」。 4. 與失去的人重建關係:死亡是關係的轉化而非結束,因此,不需要隔離自己對死 者的種種懷念與記憶,而是接納它們並轉化關係,使原來的實體互動變成象徵的 連結,這通常可以透過保存珍貴的連結物來進行,如保存死者喜愛的衣服、吉他 玩具等。 5. 重新定位自己:因為人類是群居的動物,藉由與生命中重要他人的連結來建構對 自己的認同,所以,當我們失去一位所愛的人,我們的一部份就跟著死了。然而, 無論我們喜不喜歡,都不可能在重大失落後,再回到從前的自己,但只要願意努 力,就能夠對我們的新角色,重建與從前的自己保有連續性的自我認同。. (三)雙軌擺盪模式 Stroebe 和 Schut(1999)較強調喪親者的個別差異,認為處理喪慟時應注意性別、 文化、個體、時刻的差異,不同意喪親者一定要接受失落才能走出悲傷,而是認為喪親. 20.

(29) 者每日的生活其實是處於接受失落事實與逃避失落事實之間來回擺盪的,因此提出雙軌 擺盪模式,認為悲傷調適的過程是來回擺盪於「失落導向」和「重建導向」之間的(張 靜玉等譯,2004;鈕則誠等,2001;章薇卿譯,2007)。 1. 失落導向:是指喪親者進行情感上的悲傷工作,主要關注在如何因應失落,此時 會出現較強烈的悲傷及傷痛,並且會否認、逃避與復原相關的改變,因此,要盡 量尋求情緒宣洩情緒的管道、轉化與逝者的連結、以及克服對改變的抗拒。 2. 重建導向:是指喪親者以實際行為來因應失落引起的生活或角色上的改變,其將 所有的活力專注於生活問題的改變和解決,並會嘗試新的活動使自己從悲傷中分 散注意力,或發展新的社會角色、新身份及人際關係等來逃避悲傷的情境。 其實不管是「失落導向」或「重建導向」都是在做悲傷調適,只是處在不同導向, 其關注的焦點不一樣,「失落導向」是以情感為主,關注於處理悲傷情緒;而「重建導 向」是以認知為主,關注於如何重建生活。. (四)意義建構論 Neimeyer 提及人們會去建構意義的特質系統,一種圍繞著一套假設核心而整理出 來的信念,這信念一方面掌控著他們對生活事件的認知,一方面引導著他們的行為朝向 自我期許的方向而行。人們傾向於建構一個具有內在一致性、社會支持性的意義系統, 而且這個意義系統要能提供一定程度的安全感,以協助他們能夠預期並融入那些成就其 人生故事的重要經驗。 當失落使我們發現原來對生活看似非常個人化的假設認知架構失效了的時候,這 便挑戰了我們因應調適主觀經驗與客觀需求之間的衝突,而必須重新建構一個可以再度 合理化的架構,而這個架構可以使我們從此轉變的生命意義、人生方向,以及對生活的 詮釋有所復元。Neimeyer 將試圖重建個人意義架構的工作視為悲傷歷程中的中心任務, 並提出一些意義建構在悲傷調適的相關論述: 1. 死亡事件證實我們已生活經驗為基礎的架設認知架構是否有效,或也可能是一種 不在我們架構中的全新經驗。 2. 悲傷是一種個人歷程,一種感受到我是誰,既熟悉又錯綜複雜的獨特經驗。. 21.

(30) 3. 悲傷是我們可以自己作主,而非受制於人的事情。 4. 悲傷是一種確認或重建個人意義架構的行為,因為這個架構受到了失落的挑戰。 5. 原來平穩的架構受到挑戰所產生的情緒波濤是有功能的,應將之解讀為努力維護 此意義架構所釋放的訊號。 6. 在失落的困境中,我們一再建構對自己的認同以與他人協調。 總而言之,當失落發生後,個人意義架構的重建必須要納入我們與真實生活中以 及象徵意義上的持續關係,此外還有哀悼者他們自身的資源。最終,我們還要面對自我 認同轉變的任務,也需要重新定義我們與死者之間的抽象關係,而另一方面仍能維持與 其他活著的親友的關係。(摘自章薇卿譯,2007). 二、複雜性哀悼(complicated mourning) 前面我們討論了車禍致死事件是屬於創傷性的失落事件,也說明了經歷創傷性失 落事件的車禍遺族可能會有的創傷性悲傷反應有那些,我們介紹了哀傷調適的理論,接 下來我們要介紹經歷創傷性失落所引發的「複雜性哀悼」 。. (一)引發複雜性哀悼的壓力反應 Rando(1993)指出經驗創傷事件,幾乎對每一個人都會造成創傷後症狀,除非有 明確的證據指出,哀悼者在創傷事件發生前就有明顯的不正常反應,否則我們盡量避免 作心理病態的解釋。並指出當經驗創傷事件後,容易導致複雜性哀悼的八個壓力反應: 1.焦慮。2.對創傷經驗的核心現象產生無助及無力感的反應。3.倖存者的愧疚。4.單一 或多層面的心理麻木。5.對創傷的重複反應:如創傷後影像的侵入。6.被侵犯的預設世 界。7.找出創傷意義的需要。8.人格混亂(許玉來等譯,2004)。. (二)突發性死亡引發複雜性哀悼的重要議題 突發性失落的震驚之後,受創的調適能力會阻礙悲傷過程的完成,也就是突發性 死亡的震驚效果,讓自我和自我的資源無以招架,因此,具體提出會引發複雜性哀悼的 十二個和突發、未預期的死亡相關議題(Rando,1996;Redmond,1989;許玉來等譯,. 22.

(31) 2004)。 1. 喪親者的因應能力降低,因死亡的震驚效果及各種新壓力,使自我負荷過重。 2. 喪親者所預設的世界(如有秩序的、可預期的、不易受傷害的等)被粉碎了。 3. 失落是荒謬且令人無法了解或接受的。 4. 沒有機會跟逝者道別及完成未竟之事。 5. 急性悲傷以及身體和情緒震驚狀況持續延長。 6. 喪親者會強迫性的重新建構事件,企圖理解死亡。 7. 喪親者深切感受到生活中安全感和信心的失落,這失落影響到生活的每個層面。 8. 失落貫穿了和逝者的關係歷程,並會凸顯死亡前後發生的狀況。 9. 突發性的死亡引發喪親者較為強烈的情緒反應,如強烈的憤怒、內疚、無助等。 10.非預期的死亡,導致重大的次級失落接踵而至,如經濟困境、失去住所等。 11.死亡會激發創傷後壓力反應,如侵入性畫面、麻木或過度警覺等。 12.司法詢問或其它過程,如果迫使喪親者有意的壓抑、或接觸到死亡的某些情境而 造成二度傷害,也會導致複雜性哀悼。. (三)複雜性哀悼的歷程 Rando(1996)認為當親人死亡發生在創傷的情境時,遺族的哀悼一定會因對特殊 情境的反應而變得複雜。然而,要了解創傷性死亡如何造成複雜性哀悼,就必需先了解 何謂「複雜性哀悼」 。Rando 提出了「三期六 R」的接受創傷性失落必須之健康哀悼過程, 複雜性哀悼就是描述死亡後一定時間內,以下的六 R 哀悼過程中有一個或多個遭到妥 協、扭曲,或者失敗的一種狀態。有關「三期六 R」哀悼過程說明如下(許玉來等譯, 2004;吳秀碧,1999;李玉嬋,2003): 1.逃避期-(1)Recognize the loss:認知失落-即承認死亡、了解死亡。 2.面對期-(2)React to the separation:對分離的悲傷反應-指經驗痛苦,感受、 指認、接受及表達失落的心理反應,指認並且哀悼次級失落。 (3)Recollect & reexperience:回憶和再體認與死者的關係-符合現實 的回顧與回憶,回想且重溫感受。. 23.

(32) (4)Relinquish:對死者的關係和依附能夠放手。 3.調適期-(5)Readjust:重新適應新環境-修正預設的世界,和逝者發展新關係, 採納新的處世方式,建立新認同。 (6)Reinvest:重新投入新生活。 Rando(1993)指出所有形式的複雜性哀悼,都只有兩個目的:1.否認、壓抑及逃 避失落和失落的痛苦,以及不想面對失落對哀悼者的意義。2.想繼續抓著死去的親人不 放。因此導致哀悼過程的複雜化(許玉來等譯,2004)。. 三、車禍遺族的哀傷調適 根據張藝馨(2007)針對三位車禍遺族(喪子母親)的研究結果,提出的車禍遺 族的悲傷調適策略與調適歷程摘述如下: (一)車禍遺族的悲傷調適策略 計畫、問題解決、轉向宗教、宣洩情感、接受、否認、抑制因應與心理分離是悲傷 調適策略的主題。 1. 行動取向的調適策略:辦理喪事且進行儀式祈福、持續並定期探視且祭拜逝者、 為逝者做功德;提告並進行訴訟、執意要肇事者服刑、與肇事者和解、進行調解 並尋找肇事者;至醫療院所就診、接受心理諮商;撰寫畢業論文、出租房屋;閱 讀書籍、看電視、聽演講、參與課程及團體;堅持再續前緣、度日子並為了懷孕 而搬家、命名。 2. 情感取向的調適策略:宣洩情緒、與心痛共處、接受死亡的事實;與先生一同回 想逝者並互相安慰及扶持、情感支持及談論逝者; 3. 壓抑取向的調適策略:搬家、保持忙碌而寄情於工作、非獨處時壓抑悲傷情緒、 不願與新朋友談論逝者、不願訴說心事;持續否認且無法接受死亡的事實、使用 酒精及藥物;不敢獨處、不願且無法翻閱照片。. (二)車禍遺族的悲傷調適歷程 1. 情緒宣洩:首先出現悲傷情緒的宣洩,包括難過、心痛、哭泣、掉眼淚、傷心等. 24.

(33) 情感反應。 2. 辦理喪葬事宜及關係連結:情緒宣洩之際,著手進行喪葬事宜並企圖用各種方式 來維繫或重新定位與逝者的關係。 3. 否認、抑制因應:處於悲傷急性期時會否認逝者死亡的事實,並運用不同的壓抑 調適策略來抑制因應逝者死亡一事。 4. 體驗傷痛:處於復原導向而否認、逃避悲傷體會時,亦會專注於失落親人的悲傷 並體驗悲傷的痛苦。 5. 計畫、問題解決:時間是重要的悲傷調適因子,隨著時間的流逝,計畫與問題解 決的悲傷調適策略是逐漸被使用在復原導向中,以從悲傷中分散注意力。 6. 重生:對死亡事件有進一步的體認後,便重新尋找生活的目標,並對生命產生新 的見解或詮釋,可稱之為「重生」。. 四、具體的哀傷自我調適方法 上述有關車禍遺族可能面臨的複雜性哀悼的重要議題與歷程,以及車禍遺族的哀 傷調適策略與歷程,有助於我們理解車禍遺族的狀態與協助創傷性悲傷的處理架構,然 而,實際可提供的悲傷調適方法,我以為可以採用李佩怡(1999)提出的悲傷自我調適 的概念,認為人是身心靈及社會層面的整合體,故對於悲傷調適,也可從這四個層面來 著手,具體做法如下: (一)身體層面的自我調適:悲傷時對自己身體的照顧是很重要的,需要維繫自己 日常生活的規律性,留意我們攝取的營養,偶爾也讓自己做放鬆活動。 (二)心理層面的自我調適:心理層面的自我調適可從想法、情緒、及意念行為上 著手。 1. 想法的自我調適:看有關悲傷主題的資料、接受他人給的正向回饋與鼓勵、把一 些正向標語貼在自己每天會看到的地方、寫日記或寫下自己嘗試的活動及完成的 好事、寫信給去逝的親人、諒解每個人都會犯錯、決定自己未來想做什麼。 2. 情緒的自我調適:允許自己好好的大哭、找信任的親友傾訴宣洩情緒、原諒自己 的情緒與尊重我們悲傷方式、參加支持團體、透過書寫宣洩情緒、允許自己再度. 25.

(34) 擁有美好的感覺。 3. 意念行為的自我調適:有生活或經濟上的需要要向他人尋求實際的協助、維持工 作、一次只做一件事、展開新生活、寫下自我期許、嘗試新的挑戰、建立支持網 絡、與親友一起去墓園並在記念日或節日安排簡單的記念儀式。 (三)心靈精神層面的自我調適:心靈層面包含宗教信仰,及個人對生命意義與生 活信念,故要定期參與宗教聚會處理對信仰及生命的質疑、定期閱讀所信仰的宗教經 書、把自己的信念與宗教導師討論、為逝者祈禱和祝福、尋找個人與逝者間某種在精神 層面的持續關係。 (四)社會層面的自我調適:我們都是生活在人際網絡中,處於喪慟期時,更需要 家人、親朋好友及專業人士的協助,所以,要多和友善積極的人在一起、維持平日的社 交活動、學習新事物和結交新朋友。. 然而,車禍致死事件的影響不只是個人,對整個家庭而言都是一個震撼彈,會造 成整個家庭的崩解,家庭也是非常需要被幫助與重建,所以,下一節將介紹車禍事故對 家庭的創傷與影響,家庭又該如何哀傷調適與因應。. 26.

(35) 第三節 家庭的哀傷調適與韌力 日升日落,我們想起他們。 風吹冬寒,我們想起他們。 花開春臨,我們想起他們。 天藍夏暖,我們想起他們。 葉吟秋好,我們想起他們。 新春歲末,我們想起他們。 困乏無力時,我們想起他們。 迷失消沉時,我們想起他們。 渴望與人共享歡樂時,我們想起他們。 只要我們活著,他們便也活著, 正因為我們記得他們, 如今他們已是我們的一部份。 ---猶太教(林秀梅譯,民 95). 失去親人就如同上面這首詩一樣,親人雖然實質的形體已經不存在,卻時時會不 自主的出現在我們的腦海中,尤其是一些家庭聚會或重要的節日時,這一節我們將從死 亡事件對家庭造成的創傷性悲傷及家庭的哀傷調適談起,進而介紹遭逢困境,如何不被 逆境打敗的個人韌力及家庭韌力的概念。. 壹、家庭的哀傷調適 一、家庭的創傷性失落 Figley(1989)提到「受創傷的家庭」是指一個家庭遭遇企圖破壞其正常例行生 活的不尋常壓力源,也就是處在壓力下,日常生活受到非預期破壞的家庭(周月清、葉 安華譯,1997)。對車禍遺族家庭而言,突發的車禍致死事件就是導致家庭創傷的壓力 源,家庭會因為突然喪失一位成員而失去平衡,並帶給家庭痛苦,是屬於家庭的創傷性 失落。 家人的死亡,不僅對某些成員造成影響,它同時牽動整個家庭系統,是屬於整個 家庭的危機事件,死亡的確會擾亂家庭體系,且家庭成員必需處理這種失序。死亡影響 27.

(36) 著一系列避諱說出來的假設,像是生命應該如何過,固定的角色及關係,和每日的責任 與例行家事,家庭中的這些假設與其他層面會因此被重整。在家庭中,死亡涉及了多重 的失落:個人的失落、多重角色和關係的失落、家庭單位完整性的失落,和所有曾經擁 有的希望和夢想的失落。所以,這樣的失落不僅會改變家庭的結構,更會推動家庭系統 作重大的組織變革,尤其以孩子的死亡父母所經驗到的喪子之痛,以及對其他手足的影 響,是一種很嚴重的失落,會對家庭的平衡造成重大的衝擊,有時甚至會導致複雜的悲 傷反應,這個失落對家庭的影響會持續多年(Jensen&Wallace,1967;Lamberti& Detmer,1993;Worden,2001;Walsh,2006;林杏足,1996;張靜玉等譯,2004;李 開敏等譯,2004;江麗美等譯,2008) 。. 二、家庭的創傷性悲傷 Bowen(1989)認為家庭在每一個成員發揮合理有效的功能時,家庭系統會處在一 個平衡穩定的狀態,死亡使家庭被剝奪一個重要角色,會導致家庭失衡,會使其他成員 產生情緒上的震驚與波動。家庭是個互動單位,所有的成員會彼此影響,因此,不把喪 慟者的個別關係及其悲傷,放在整個家庭的運作網絡來處理是不夠的。家庭的悲傷反應 要和個別成員的悲傷反應分開來評估,家庭的悲傷和個人的悲傷同樣重要。一個家庭成 員死後發生的每一個改變,都象徵著家庭本身的某種死亡,留下了一個任務,是要從舊 的型態中重建一個新家庭(Creaves,1983;Rosen,1990;Worden,2001;李開敏等譯, 2004)。. (一)家庭的創傷性悲傷評估 Worden(2001)提出在評估悲傷和家庭系統時,要考慮三個主要範圍(李開敏等 譯,2004) : 1. 逝者在家中所扮演的地位或角色功能:逝者的功能和地位若具重要意義者,他的 死亡會為家庭帶來相當程度的失衡。 2. 家庭情緒的整合情形:整合愈好的家庭,即使逝者為重要成員,當外在支持不多 的時候,也能幫助家人彼此之間因應死亡。整合不好的家庭,死亡發生之際表現. 28.

(37) 的悲傷反應可能較少,但成員於日後會出現不同的生理、情緒症狀,或某些社會 性不良行為。 3. 家庭如何催化或阻礙情緒表達:在哀悼的過程中,情感表達非常重要,故要了解 家人賦予情緒的價值,及家庭的溝通型態是否允許個人表達感受。. (二)家庭在四個向度的悲傷反應 然而,面對家人的死亡,個體會因為失落而引發的正常悲傷反應;家庭系統跟個人 一樣,也會經歷悲傷過程,遭遇家人死亡創傷的家庭所產生的症狀或改變有下列四個向 度(Bowlby-West,1983;Lamberti&Detmer,1991;林杏足,1996): 1. 溝通型態:因應死亡此一重大壓力事件,成員彼此在談話與溝通頻率上可能會明 顯的增加或減少。同時,隨著死者的脫離原本的角色,其他成員為遞補其功能, 原本的溝通互動型態也會隨之轉變。 2. 家庭結構:家人死亡,直接對家庭結構造成影響,原本夫妻、親子及手足間次系 統的界域會因為遭受悲慟而較為鬆動。為重回家庭的平衡,死者遺留下來的角色 空缺及功能,需由其他家庭成員來填補,將帶來一連串角色重組的過程。家庭中 的二人關係及三角關係的個數,也會因為家中失去一個成員後而有所變動。 3. 核心家庭的情緒歷程:由於死亡帶來的情緒張力,直接衝擊核心家庭的功能運作。 Detmer 和 lamberti(1991)認為家庭系統要處理死亡的悲傷與失落,包括引發情 緒疏離、夫妻間的婚姻衝突、配偶的功能不良及子女在生理上、情緒上或社會人 際上出現的病症等機制。代罪羔羊是家庭成員無法有效處理死亡,帶來的憤怒及 罪疚感的替代性出口,如此,可讓家庭維持某種程度的病態平衡。 4. 家庭外的關係:基於死亡事件的性質,失落家庭可能會自朋友或支持網絡中撤離, 形成緊密但孤立的系統。也可能害怕再次的失落,而過度保護家庭成員,隔絕與 外界的接觸。. 三、家庭的哀傷調適 Walsh 和 McGoldrick(1991a;2004)認為家庭面臨創傷性失落(如:死亡)的哀. 29.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You are given the wavelength and total energy of a light pulse and asked to find the number of photons it

Reading Task 6: Genre Structure and Language Features. • Now let’s look at how language features (e.g. sentence patterns) are connected to the structure

 Promote project learning, mathematical modeling, and problem-based learning to strengthen the ability to integrate and apply knowledge and skills, and make. calculated

Now, nearly all of the current flows through wire S since it has a much lower resistance than the light bulb. The light bulb does not glow because the current flowing through it

When making life plans, we need to know ourselves very well (Self-awareness) and master relevant information about ways to pursue further studies, the trend of the

Wang, Solving pseudomonotone variational inequalities and pseudocon- vex optimization problems using the projection neural network, IEEE Transactions on Neural Networks 17

volume suppressed mass: (TeV) 2 /M P ∼ 10 −4 eV → mm range can be experimentally tested for any number of extra dimensions - Light U(1) gauge bosons: no derivative couplings. =>

Define instead the imaginary.. potential, magnetic field, lattice…) Dirac-BdG Hamiltonian:. with small, and matr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