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民初桂系治粵時期的廣東省議會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1

Share "民初桂系治粵時期的廣東省議會"

Copied!
62
0
0

加載中.... (立即查看全文)

全文

(1)

民初桂系治粵時期的廣東省議會

陳惠芬

*

摘要

本文以 1916 年 10 月復會的第一屆廣東省議會的活動為中心,探討袁 世凱帝制運動結束後,其與治粵桂系強權的互動關係,並進一步考察民初 民主政治實施的問題。此一時期政治形勢多變,舊國民黨色彩濃厚的廣東 省議會,熱情支持孫中山提倡的護法運動,並且成為國會非常會議的重要 催生者。另一方面,桂系宣佈廣東「自主」,藉機壟斷廣東更多的資源;倚 附桂系之政學會對廣東省政的參與,則對省議會的運作造成深刻的影響。 由於桂系政權面臨嚴重的財政困難,急於籌措經費。廣東省議會嚴格監督 徵稅,使得雙方的關係益形緊張,進而發生彈劾財政廳長楊永泰的事件。 此外,桂系為了爭奪廣東的軍權和財政權,使得廣東省長更換頻仍,引發 不少風潮。在這個過程中,廣東省議會始終堅持「省長民選」和粵人治粵 的理念,這個理念也逐漸成為廣大粵人的共識。然而,1919 年初開幕的第 二屆省議會,卻已是交通系和政學會的天下。 桂系失敗後,國民黨取得廣東政權。陳炯明的「聯省自治」計畫,曇 花一現。陳失敗後,孫中山逐漸將中國政制帶向一黨專政的新模式。當其 他省份的省議會還在進行議事活動時,廣東省議會早已為國民黨所拋棄。 如此看來,桂系治粵時期的廣東省議會,尚能伸張民權,維護人民利益。 雖然成就有限,卻是廣東民主史上一段重要的經驗。 關鍵詞:廣東省議會、桂系、護法運動、研究系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2)

一、前言

1914 年 2 月 28 日,袁世凱頒布解散各省省議會的命令。事 實上,作為二次革命的「倡亂附逆」機構,廣東省議會早在 1913 年 8 月 8 日即被解散。 1916 年 6 月袁世凱去世後,黎元洪繼任大總統,宣佈恢復臨 時約法,重開國會。國會恢復之後,各省要求恢復省議會的聲浪 也逐漸昇高。和江蘇、浙江、四川等省一樣,廣東省議會在 7 月 也通電發表了自行集合、發表意見的「宣言」,其中痛陳龍濟光督 粵的劣跡,並表示前此所以捨法律而參與二次革命,實是為了 「驅逐逆賊,澄清國政」。然而幾年來,「民意屈於強權,正論淆 於邪說,少數不肖紳商冒稱團體,假造輿論,…已無代表輿論之 資格」,「本會前為非法解散,今民賊既死,當然恢復。」1在恢復 共和時刻,廣東省議會宣稱它作為廣東民意機關的正當性與恢復 議事的合理性。 1916 年 7 月 7 日,在各省恢復省議會的要求下,國務院將此 案提出參議會。各參議認為省議會為一省議事機關,有關一省之 治亂不少,既號稱尊重民意,此舉自不容緩;且國會中之參議員 即由省議員互選,設不回復省議會,參議員即失其根據,因此一 致主張回復。2此議一出,各省無不積極準備。唯當時廣東省滇、 濟二軍衝突猶未止息,且因龍濟光之濟軍佔據廣州,議員不欲回 去廣州集會而多滯留香港。 1916 年 7 月 22 日,國務總理段祺瑞召開特別會,欲解決省 議會復會問題。8 月 4 日國會復會後,各省省議會議員更紛電中 央,認為國會省議會既同時停止開會,自應同時復活。唯北京政 府認為各省秩序粗定,省議會復活固不可緩,但須斟酌盡善,使 1 〈廣東省議會宣言〉,《申報》(上海),1916年7月3日,3版;〈廣東省議會請 撤龍濟光職致黎元洪電〉、〈廣東省議會聲討龍濟光宣言〉,見湯銳祥編,《護法 運動史料滙編(四)─粵督省長更迭篇》(廣州:花城,2003),頁4-7。 2 〈回復省縣議會之議決〉,《申報》,1916年7月12日,6版。

(3)

行政官不致與省議會發生意見。3 國務院一面把省議會復會的問題交付國會決議,一面又以各 省秩序未定作為暫緩復會的託詞,使省議會之復會滋生困難。即 使如此,有些省份之省議員已逕自召集議員要求復會;4有些省 份,則對政府遲不召集表達了不滿。在其看來,省議會之復會由 政府明令已足,且省議會暫行法第 22 條之規定,常年會由省行政 長官或議員半數以上之請求時召集之,袁世凱解散省議會時並未 廢止該法;5有些省份,除以省議會選舉法暫行法力爭外,還表 示,參議員既由省議會推出,國會恢復,省議會自然進行復會。6 幾番爭取後,1916 年 8 月 15 日,國會終於議決恢復省議會。7 中央公布各省第一屆省議會於 1916 年 10 月 1 日重新開幕, 然而,在此之前,不少省議會已有實際活動。8 10 月 1 日,各省 省議會紛紛開幕。9輿論稱許江蘇省議會正式開幕典禮較前更為生 色;湖南省議會則有「各界快愉之狀現於面色,咸以為不料中國 竟尚有此一日」之語。10廣東省議會前因排拒龍濟光,故未召集議 員至廣州。9 月初,龍、李(烈鈞)軍事紛爭漸告一個段落。10 月 1 日,廣東省議會亦重新開幕。議員到者 61 人,有因事請假 者。省長朱慶瀾登台演說,強調議會與政府必貴相輔相行,立法 與行政,其權能分立而精神必須相通,「數年來中國政象之反覆, 3 〈省議會與省官制〉,《申報》,1916年8月3日。3版。 4 如湖南、浙江、四川等省。以浙江省為例,1916年4月1日即有議員致電要求恢復省 議會;又有議員向都督屈映光要求組織臨時省議會,未成。7月11日,督軍呂公望 函告省議員預備召集。沈曉敏,《處常與求變:清末民初的浙江諮議局和省議會》 (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5),頁164-167。. 5 如湖北省。見〈湖北之省議會問題〉,《申報》,1916年8月8日,6-7版。 6 如直隸省。見〈直省議員請開臨時會〉,《申報》,1916年8月10日,6版。浙江省 於國會召集後,旋即根據約法定期9月1日召集。見〈浙人又請恢復地方議會〉, 《申報》,1916年8月9日,7版 7 〈北京電〉,《申報》,1916年8月16日,2版。 8 如湖北、山東、吉林、直隸等省向國會提出請願案;江西、安徽省議會對該省軍政 首長提出彈劾案;江蘇省已擬定省議會暫行法,省長亦已將提案備妥;四川省議會 於9月2日正式召開臨時會;浙江省議會則於9月4日開幕,次日開始第一次常會。 9 如山東、直隸、湖北、湖南、安徽、江西、江蘇等省。 10 〈江蘇省議會開幕〉,《申報》,1916年10月3日,6版;〈湘鄂省會之本體問 題〉,《申報》,1916年10月7日,6版。

(4)

實黨見之誤」,議員「以後對於一切建議,專注於國家地方之福 利,永以不黨為標準。」 11他期勉議員不要只圖擴張權力,亦不 要重蹈黨派鬥爭覆轍。 廣東省議會開幕後,以出席者尚不足法定人數,只能開談話 會。在此期間,除要求政府解決龍濟光任內在廣東各處密佈之地 雷及危險之物外,其最要者,則是對於未到議員中,有病故或不 願就職者,備文省長分別飭催,並將候補當選名冊發送,俾得查 明辦理。12至 10 日,議員總人數 120 名中,報到者已有 80 餘人, 達到法定開會人數。廣東第一屆省議會終於開始繼續它未走完的 旅程。 廣 東 第 一 屆 省 議 會 復 會 期 間 , 由 於 反 袁 護 國 之 役 的 軍 事 動 員,自 1916 年 7 月,廣東已成為桂系控制的省份。未及一年,西 南各省展開「護法」運動,亦是以廣東為中樞,廣東更進入桂系 標榜的「自主」時期。唯因南北對抗,廣東雖以維護約法,恢復 共和為號召,卻已是武人天下,軍隊雲集,派系紛爭不斷。面臨 各種政治變局,廣東省議會在武人竭力擴張的縫隙中尋找安身立 命之處,並在桂系治粵的最後階段,經歷了第一屆省議會到第二 屆省議會的過渡。 1920 年 10 月陳炯明率領粵軍回粵,結束桂系在粵的統治, 開啟粵人治粵階段。1921 年 7 月李培生利用桂系控制軍政府時期 的各種檔案及密電,將桂系「據粵」之由來、經過以及各方面之 措施編撰成書。作序諸人回顧及此,亦感痛心,孫科直稱此一時 期為「桂逆寇粵時代」,並謂:「其壟斷軍權,摧殘民治,搜括與 擾亂吾粵財政,視吾地幾如被征服之地,視吾民殆如被征服之 民。」鄒魯則稱桂系「據粵」時期,其表現不只「禍粵」,同時還 是「禍國」。二人皆為粵籍國民黨要人,在粵人治粵理念及黨派意 識高漲時刻,有此激烈反桂情緒自是無足為奇。不過,唯恐他人 視其為褊狹的省籍觀念者,鄒魯在〈序〉中特別強調,其並非排 11 〈粵省議會開幕紀〉,《申報》,1916年10月8日,6版。 12 〈粵省會議請清龍氏遺禍〉,《申報》,1916年10月13日,6版。

(5)

斥粵籍以外之人,實是排斥粵籍以外禍國之人。13然而,在告別帝 制運動後,共和體制重建,第一屆廣東省議會恢復了運作。作為 全省最高民意機關,其與主粵桂系強權的互動關係為何,頗堪玩 味。 大體而言,桂系治粵時期的廣東省議會,經歷了 1916 年 10 月復會的第一屆與 1919 年 4 月開議的第二屆二個階段。前者係於 1913 年 4 月開幕,同年 8 月即被解散,1916 年 10 月再度復會, 議員大多為國民黨員;後者則是桂系主粵多年後,在政學會強大 影響下產生,於 1919 年 4 月開幕,兩屆省議會的性格已有極大的 差異。因此,本文擬以復會的第一屆省議會作為討論的中心,首 先觀察此一時期省議會所面對的廣東政治形勢,特別著重「護 法」與「自主」所帶來的衝擊或影響;其次分別從此一時期廣東 省議會最受外界矚目的兩項議題:有奬義會的開辦以及省長選任 問題,考察廣東省議會的議事特色及其與桂系政權的互動關係; 最後簡單討論因為第二屆省議會的選舉所引發的新舊省議會之爭 及其衍生之問題,期能透過以上問題的探討,了解此一時期廣東 省議會的運作特色,且能進一步掌握民初軍閥政治的內涵以及中 國試行民主政治所遭遇到的問題。而關於民初桂系治粵時期的廣 東省議會,至今學界尚未有專門研究者。第一屆省議員王鴻鑑曾 經寫下〈清末民初的廣東省議會〉一文,收入《廣東辛亥革命史 料》14一書中。此文乃屬回憶錄性質,篇幅甚短,僅摭拾某些片斷 加以記載,惟其中敘及本文相關之處,仍可供為參考。

二、面對廣東多變政局—從桂系入主到「護法」與「自主」

(一)桂系入主 1915 年 12 月,由於袁世凱企圖恢復帝制,西南各省陸續發 動恢復共和體制的護國運動。1916 年 5 月 1 日,梁啟超與陸榮廷 13 李培生,《桂系據粵之由來及其經過》(北京:中華書局,2007),頁9-11。 14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廣東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編,《廣東辛亥革命史料》(廣 州:廣東人民,1981)。

(6)

等人在廣東肇慶設立兩廣都司令部,作為統轄粵、桂兩省護國軍 隊的機構,岑春煊被推為都司令。此時,除粵省各地民軍,滇、 桂軍隊也大量湧入廣東。值此政局異動,原廣東省議會副議長羅 曉峰偕議員發表宣言,忠告各路護國軍及中華革命軍,謂其應該 一面會議署名,宣告聯合;一面籌劃統一,設員辦公,聯絡進 行;軍事上應彼此會商,互相歸併。15 為了防範軍隊滋擾,1913 年 8 月解散了的廣東省議會現身,以全省民意代表之立場向「起 義」諸軍表示了維護秩序的要求。 1916 年 5 月 8 日,兩廣都司令部改組為軍務院,由滇、桂等 外省軍事力量主持。護國之役結束後,李烈鈞所率之滇軍與龍濟 光之濟軍仍爭戰不休,岑春煊令桂軍前往助李。戰事結束後,桂 系陸榮廷取代龍濟光,掌控了廣東。7 月 6 日,北京政府改各省 督理軍務長為督軍;改民政長官為省長,繼而任命陸榮廷為廣東 督軍,朱慶瀾為省長,自此開始了桂系在廣東的統治。 (二)孫中山來粵「護法」 1917 年 5 月下旬,北方政局異動,大總統黎元洪免去國務總 理段祺瑞之職,安徽督軍倪嗣沖首先宣佈獨立,其他親段督軍響 應。黎不得已,電邀張勳入京調停。 倪嗣沖抗命事發後,1917 年 4 月改任兩廣巡閱使之陸榮廷, 其態度頗為中外注目。岑春煊、李烈鈞電請陸使裁示戡亂方針, 副總統馮國璋亦商請陸使暨雲南、湖南、貴州、兩廣一同聯名通 電。對此變局,1917 年 6 月 7 日廣東省議會開會時,也表現出極 度的關切。議員陸孟飛提議速電大總統國務院聲罪討倪,勿為調 和退位之說所誤。楊吉、李濟源、關越傑等議員贊成。議長謝己 原等乃致電北京政府,謂「逆賊叛國,罪無可逭,征誅而外,無 他可言」,請號令全國人民,聲罪致討。簡經綸則動議重組省議會 聯合會,為國會後援。16 6 月 8 日,省長朱慶瀾致電大總統表示 15 深町英夫,《近代廣東的政黨.社會與國家─中國國民黨及其黨國體制的形成過 程》(北京:社會科學文獻,2003),頁150-151。 16 〈警訊中之兩粵聯防計畫〉,《申報》,1917年6月9日,6版;〈粵省各方面進兵

(7)

擁護中央,督軍陳炳焜宣佈廣東戒嚴。同日,陳炯明受朱慶瀾之 邀前來廣州,除接受陳炳焜之請,與李烈鈞、胡漢民等人磋議討 倪辦法,亦與省議會正副議長及要人開時局會議,討論廣東大計 及財政、民政兩大問題。17為制止倪嗣沖等藉口調和破壞民國,孫 中山亦致電廣東及其他各省都督、省長,指出「民國與叛逆不能 兩 存 , 擁 護 民 國 與 調 和 不 可 兼 得 」, 呼 籲 「 剋 日 誓 師 , 救 此 危 局」。18 1917 年 6 月 12 日,張勳自徐州率軍入京,強迫黎元洪解散 國會,積極準備復辟。駐粵滇軍第三師師長張開儒通電全國,指 出「欲保障和平,必先保障國會」,並要求西南各省「速興義師, 大張滅討」,全力擁護國會。19國會存廢成為共和存廢關鍵。14 日,在南方討逆聲中,孫中山派胡漢民到廣州與督軍陳炳焜等商 討聯絡討伐張勳之護法力量。18 日,廣東召開公民大會,到會者 數萬餘人,群情激憤,一致聲討督軍團禍國,並通過召開非常國 會及興師討賊等要求。20在強大的討逆輿論聲中,廣東督軍陳炳焜 與廣西督軍譚浩明於 20 日聯名致電,正式宣佈:「國體既號共 和,首當尊重國會」,「以當此立國大本而可以武力左右之,則尚 何事不可為?」該電同時聲明,在「國會未經恢復以前,法律既 失 效 用 , 即 無 責 任 可 言 」, 所 有 兩 廣 軍 民 政 務 , 暫 由 兩 省 「 自 主」,「遇有重大事件,逕行稟承大總統訓示,不受非法內閣干 涉。」21而在另一方面,粵中各界熱血潮湧,以為出師一舉不可稍 說之激昂〉,《申報》,1917年6月12日,6版。 17 〈警訊中之兩粵聯防計畫〉,《申報》,1917年6月9日,6版;〈粵東之時事影 響〉,《申報》,1917年6月13日,6版;〈廣東宣佈戒嚴〉,《申報》,1917年6 月15日,6版。 18 《民國日報》(上海),1917年6月9日;陳錫祺主編,《孫中山年譜長編》(北 京:中華書局,1991),頁1028。 19 廣州市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廣州百年大事記(上)》(廣州,廣東人民, 1984),頁153-155;〈張開儒對於解散國會之憤電〉,《申報》,1917年6月27 日,3版。 20 〈紀粵省之出師問題〉,《申報》,1917年6月26日,6版。 21 〈兩廣宣告自主之要電〉,《申報》,1917年6月25日,3版;〈陳督軍對於全粵之 布告〉,《民國日報》,1917年6月30日。

(8)

緩,省議會亦動議咨行軍民兩署,請即剋日出師討逆,以維共 和。22復會未久之第一屆省議會,和當年支持二次革命一樣,再度 「為共和而戰」。 南方蓬勃的「討逆」活動給予舊國民黨恢復元氣的機會,孫 中山亦以之為東山再起的舞臺。自倪、張稱兵北犯後,廣東固是 民氣激昂,民黨(舊國民黨)方面,更是無日不開會,無日不有沉痛 之電文。23胡漢民、陳炯明及李烈鈞等昔日國民黨籍都督亦陸續到 廣東,籌劃興師討逆一事。其中胡漢民在國會復會後,為廣東省 議會舉為參議院議員,因此省議會特在 6 月 15 日歡迎胡漢民。胡 在會中表示,民國以國會為最高機關,今解散國會,直蔑視法 律。國家與法律並存,無法律即無國家。24辛亥革命後胡漢民督粵 期間,曾與廣東省議會發生激烈衝突,25如今事過境遷,在「討 逆」之前,同仇敵愾。 自各省獨立以來,廣東民黨與駐粵滇軍已主張聲討,至復辟 問題發生,要求出師益切。唯兩廣巡閱使陸榮廷及兩粵督軍有出 師事宜,概聽臨時政府之指示,民黨對此頗不為然,出師遲緩尤 為滇軍所不滿。261917 年 7 月 4 日,孫中山特電廣東等西南六省 都督及各界,要求「火速協商,建設臨時政府,公推臨時總統, 以圖恢復。」13 日,復派陳炯明,朱執信,章炳麟三人到廣東晉 謁督軍省長,傳達孫中山反對國會解散、內閣改組、復辟後段之 復出與馮之繼位等看法,謂其均超出常軌,無約法之根據,對兩 廣「自主」則深表同情,並認為西南諸省不可無切實聯絡之計 劃 。 三 人 與 督 軍 陳 炳 焜 、 省 長 朱 慶 瀾 磋 商 切 實 進 行 之 法 。2717 日,孫中山抵達廣州,陳朱前往歡迎。當晚,孫發表護法演說, 22 〈紀粵省之出師問題〉,《申報》,1917年6月26日,6版。 23 〈粵省對待時局之籌備〉,《申報》,1917年6月16日,6版。 24 〈粵省護法中之法團與要人〉,《申報》,1917年6月23日,6版。 25 王家儉,〈民國元年廣東省的府會之爭〉,收入中華民國歷史與文化討論集編輯委 員會編,《中華民國歷史與文化討論集》(臺北:中華民國歷史與文化討論集編輯 委員會,1984),第二冊,頁49-53。 26 〈粵省出師聲中之隱憂〉,《申報》,1917年7月17日,6版。 27 〈孫中山蒞粵之先聲〉,《申報》,1917年7月21日,6版。

(9)

指出:「中國共和垂六年,國民曾未有享過些許共和幸福,非共和 之罪也,執共和國政之人以假共和之面孔行真專制之手段也。故 今日變亂,非帝政與民政之爭,非新舊潮流之爭,非南北意見之 爭,實真共和與假共和之爭。」因此,「非得強大之海陸軍,為國 民爭回真共和,無以貫徹其救國救民之宗旨。」「唯有以廣東為海 軍策應,然後一切大計畫,可以發展。」孫要求廣東各界即日聯 電,「請海軍全體艦隊來粵,然後即在粵召集國會,復請黎元洪來 粵執行大總統職務。」28同日,孫中山與陳炳焜、朱慶瀾商討邀請 國會議員來粵以召開國會和組織護法政府等問題。朱表贊同,陳 以「南方力薄、財政困難」為辭推託,後勉強同意。29 1917 年 7 月 19 日,廣東省議會舉行全體會議,歡迎孫中山 蒞粵。議長羅曉峰在歡迎致詞中,推崇孫中山辭退總統,足見其 思想高潔,癸丑之役,擁護共和之心未嘗稍懈,毅力勇氣尤不可 多得。孫在演講中,則是再次提出「再造政府」、「恢復國會」兩 項 辦 法 。 他 建 議 以 省 議 會 名 義 , 邀 請 國 會 議 員 來 粵 ,「 以 決 要 政」。陸孟飛、伍于簪等議員表示贊同;督軍陳炳焜當場表示國會 地點宜慎重討論,免有敵者侵入廣東之慮;議員譚民三則謂北方 民窮財盡,廣東必可無慮;朱慶瀾省長極力贊成。與會之舊國民 黨員粵籍國會議員鄒魯起而表示,國會依法可自行召集,在粵開 會,於法絕無不合,且外國承認我中華民國,亦因有國會之故。 國會如不復,則北方假共和之徒將設立臨時參議院供其利用,俱 為至危險之事。30孫、鄒二人極力向省議會宣揚維護共和體制與國 會議員南下開會的關係。21 日,孫中山在廣東全省學界歡迎會上 發表題為〈行之非艱,知之惟艱〉之演說。他稱當時北京政府的 統治為「虛假的共和」,而「今日之患,非患真復辟者之眾,正患 偽 共 和 者 之 多 」, 為 了 實 現 真 正 的 共 和 , 他 仍 然 呼 籲 「 再 造 政 28 〈孫中山抵粵後之主旨〉,《申報》,1917年7月25日,6版。 29 廣州市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廣州百年大事記(上)》,頁156。 30 陳錫祺主編,《孫中山年譜長編》,頁1039-1040;《民國日報》(上海),1917 年7月25日;〈孫中山抵粵後之主旨〉,《申報》,1917年7月25日,6版。

(10)

府」、「恢復國會」。31藉著這些論述,孫中山再次營造共和革命的 氛圍,舊國民黨的力量在廣東也逐漸重新匯集。原本國民黨屬性 濃厚的廣東省議會實是這場運動的積極參與者。 繼護國運動後,孫中山亦是以廣東作為其維護共和以及革命 再出發的據點。1917 年 7 月 21 日,海軍由滬至粵,響應護法。 25 日,海軍發表護法宣言,廣東省議會去電歡迎。時馮國璋特任 劉承恩為廣東省長、朱慶瀾為廣西省長。朱慶瀾以廣東「自主」 為由,聲明非法內閣之命令無效,省議會亦電京反對。32海軍起義 與兩廣倡行「自主」,使孫中山和舊國民黨之護法行動具備了有利 的條件。雖是如此,為爭取恢復「真共和」之據點,廣東「民 意」的表態支持實不可免。27 日,孫中山致電廣東省議會,反覆 陳述護法任務之迫切,希望省議會「協力主張,俾早做決定」。33 在孫的催促下,廣東省議會以「廣東民意代表」的身份對國會議 員南下廣州護法表示歡迎之意。8 月 2 日,省議會更決議請羅、 陸兩位副議長和各團體代表,前往勸請兩廣巡閱使陸榮廷至粵。 346 日,廣東各界召開大會歡迎海軍艦隊,眾推省議會議長謝己原 為主席。358 月中旬,國會議員陸續至粵,省議會選定林堉等 6 名 議員負責招待。36此時,至粵之國會議員已達 150 餘人。由於尚不 足開議之法定人數,只得仿效法國國變之例,於 8 月 25 日借用廣 東省議會議場舉行「非常會議」開幕典禮,由省議會議員行歡迎 國會禮。27 日,國會非常會議召開第一次會議,議決〈國會非常 31 孫中山強調,共和政治已成時代潮流,「帝制實不能與共和競爭」,反復辟之段祺 瑞、倪嗣沖等係「假共和」,張(勳)、康(有為)等係「真復辟」,「假共和之 禍尤甚於真復辟」,復辟事件既已結束,「自今之後,所患者,真共和與假共和之 爭。」〈孫中山在粵之時局主張〉,《申報》,1917年7月29日,6版;陳錫祺主 編,《孫中山年譜長編》,頁1038。 32 廣州市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廣州百年大事記(上)》,頁157;〈廣東 電〉,《申報》,1916年12月3日,2版。 33 廣州市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廣州百年大事記(上)》,頁157-158。 34 〈廣東兩日之省議會〉,《申報》,1917年8月10日,7版。 35 〈廣東各界歡迎海軍情形〉,《申報》,1917年8月11日,6版。 36 此外,尚有易仁善、王宣猷、曾國琮、宋以梅、譚民三等人。見〈粵省招待議員籌 備記〉,《申報》,1917年8月15日,7版。

(11)

會議組織大綱案〉。9 月 1 日,選出孫中山為大元帥,同時推舉陸 榮廷和唐繼堯為元帥。廣東省議會議場儼然成為「護法」聖地。 孫中山在廣州以大元帥之尊籌劃西南的護法運動,認為軍政 府(護法軍政府)之成立,「內足以攘寇亂,外足以示友邦」,37換 句話說,獲得一種合法化的中央政府權力。然而,事實卻遠非如 此,其最大的困難來自內部的抵制。誠如學者所言,孫的軍政府 係嫁接在其他權力結構上,而這個權力結構他既無法整合,也無 法移植。38時人有謂當時廣東之趨勢實分三方面:一為北京注視之 廣東;一為當道自主之廣東;一為民黨藉手之廣東,三者各有主 義。39徵諸軍政府人事,成立之初,桂、滇兩系領袖陸榮廷、唐繼 堯均不就元帥職。40各部總長,亦多未就任。國會非常會議的議員 雖說多為原來的國民黨系統,但是屢經分合,並非孫中山所能掌 控。其欲以大元帥之尊駕御整個護法運動的進程,實無足夠的實 力作為支撐,廣東軍政府遂成「影子政府」,41「號令不出士敏土 廠」。42 (三)桂系倡行「自主」 孫中山不僅在軍政府內部無力施展,即使是廣東軍政當局, 對孫中山主持的軍政府亦是不予尊重。國會非常會議得以在廣東 召開,桂系督軍陳炳焜之支持絕對是重要因素,然而,其護法宗 旨未必相同。如前所述,孫初到廣東時,陳炳焜已對孫在南方組 織政府表示了疑慮。1917 年 9 月 8 日,他對各報記者說明「自 主」之作用與執政者之用意,再次強調其對成立軍政府不予認 同。他指出,今日欲求與北方對抗,其取善政策莫如「自主」。舍 「自主」政策別謀組織軍政府,有三可慮:(一)法律上之可慮。 37 《軍政府公報》(軍政府公報處發行),1917年9月17日,頁5。 38 白吉爾著,温洽溢譯,《孫逸仙》(台北:時報文化,2010),頁292。 39 〈廣東最近之趨勢〉,《申報》,1917年9月20日,6版。 40 孫中山後來解釋陸之作為,以其只是「欲分中央專制全國之權,俾彼得專制於二、 三行省」而已。〈馬鳳池密報〉,《近代史資料》,1978年第1期;劉景泉,《北 京民國政府的議會政治》(天津:天津古籍,1996),頁577-578。 41 胡漢民,《總理全集》(上海:民智書局,1930),第三冊,頁311。 42 朱鏡宙,《夢痕記》(臺中:樂清朱氏詠莪堂,1976),頁223。

(12)

南方以護法為揭櫫,今日於約法外另有組織軍政府大綱,於總統 存在時而另舉元帥,其不適法;(二)軍事上之可慮。因西南各省 勢力渙散,斷不能將北洋勢力一掃而空。「自主」轉圜易,立軍政 府則轉圜難;(三)外交之可慮。立軍政府勢難外交上之承認,僅 自主無此問題。43不數日,他在軍署宴請到粵之國會議員時,亦向 議員表示,最好能湊足法定人數開一正式國會,以解決總統、內 閣、憲法諸問題。陳炳焜同時澄清外界對於「廣東自主」一事的 疑惑,強調「自主」與「獨立」不同,兩者範圍有所區別,獨立 係與政府立於反對之地位,「自主者也,若有合法者,則以己意從 之;不合法者,則以己意拒之之謂也。」44故亦可知,桂系之「自 主」乃係依據桂系「己意」之所向。 自 廣 東 宣 佈 「 自 主 」 後 , 由 於 粵 中 黨 派 紛 歧 , 政 局 變 化 莫 測,各要人態度亦多瞹眜不明。45事實上,桂系在「護法」旗幟下 的所謂「自主」,除了不願使自己的地盤「統一」到段祺瑞手裡, 亦是不願使其控制下的廣州出現一個為自己所無法控制的軍政 府,其與「維護共和」本無甚相關。1918 年初,廣東警廳曾頒布 〈暫行報紙條例〉,以其對輿論箝制取締過嚴,報界群起抗議,表 示政府既宣佈自主,則事事當以法為據,該暫行條例既未經正當 之手續,其內容之規定又沿襲袁政府專制壓抑之舊,既非共和國 所宜,尤與督軍省長尊重輿論之素心相背。46而正當報界質疑廣東 「自主」與「護法」兩相悖離之際,即有《民主報》編輯陳耿夫 未經審訊而遭槍決之事發生。不加審問即加槍斃,此為武人政治 最為人所詬病者,在標榜護法之廣東,實屬不宜,省議會因有轉 43 〈督軍粵報界之談話〉,《申報》,1917年9月16日,7版。 44 陳並謂:前此自主宣言有「重要事件仍秉承總統命令」一語,故廣東對德奧亦有一 致宣戰之事。但於段祺瑞,「則始終未嘗私幹一事,謬通一電」,「數月來雖經波 折極多,然此志斷不少懈,可以自信。」〈陳督軍招待議員之大宴會〉,《申 報》,1917年9月22日,6版;〈粵督招讌新聞記者〉,《大公報》,1917年9月23 日,第三頁。 45 孫中山亦有「滇、桂之師…所以宣告自主者,其態度猶屬曖昩。」一語。〈孫中山 辭大元帥職通電〉,1918年5月10日,《軍政府公報》,第78號。 46 〈粵報界抗議報紙條例〉,《申報》,1918年1月11日,6版。

(13)

由省長質問督軍之決議,47其無法獲致滿意的答案自是可想而知。 《申報》〈時評〉嘗謂:「質問雖然質問,解釋自有解釋,以勢力 不 敵 之 故 。 無 論 若 何 質 問 , 必 有 法 以 解 釋 之 , 使 質 問 歸 於 無 效。」48「法規」可有不同的解釋,「自主」一義又何嘗不能? 1917 年底,陸榮廷辭兩廣巡閱使,北京任命龍濟光接任。龍 濟光通電就職後,立即分電粵桂督軍,表示段內閣已倒,兩省 「自主」應予取消。廣東軍署則堅持目前仍在「自主」時期,內 閣任命龍濟光係為非法,命令當然無效,決不承認,49再度宣示其 「自主」的立場。可以肯定的是,不論「自主」與「護法」關係 若何,廣東軍政當局所標榜的「自主」,其意義至少在反對孫中山 成立軍政府一項已是非常清楚,亦是此一時期桂系的立場。其仍 以北京政府為中央,擁護大總統黎元洪,只是反對段祺瑞內閣; 不歡迎孫中山或舊國民黨員的力量進入廣東,並以軍政府、大元 帥之姿淩駕其上,分享其在廣東的資源。50孫中山自居「正統」, 且宣稱各省軍民承認軍政府者甚多,然亦有「獨吾粵官民,冷淡 視之」之憾。在廣東桂系當局決定讓軍政府「自生自滅」且進一 步「愈逼愈緊,只許自滅,不許自生」之情況下,孫中山也唯有 「自闢其生路」。51 相較於實力派軍人藉「自主」對抗北方政府,在缺乏足以依 恃之武力的情況下,孫中山更加重視國會的法理作用。1917 年 9 月,北京政府發出成立臨時參議院的命令,負責修改《國會組織 法》及參、眾兩院《議員選舉法》,準備改造國會。5210 月上旬, 孫中山以軍政府大元帥名義,頒令討伐段祺瑞。他強調國會、約 47 〈香港電〉,《申報》,1918年6月28日,2版。 48 〈槍斃〉,《申報》,1918年6月28日,2版。 49 〈龍濟光就任後之粵瀾〉,《申報》,1917年12月23日,6版。 50 莫世祥,《護法運動史》(廣西:廣西人民,1991),頁101。 51 廣東督軍莫榮新於上任未及2個月,即將軍政府衛隊數十人視為匪徒,逕自逮捕, 孫中山出面保釋無效,兩名軍官遭到槍決。孫怒率海軍炮擊督軍署,謂之為「所以 表公道伸不平,而使軍政府自闢其生路者也。」《民國日報》,1918年1月17日。 52 關於改造之新國會的組織法,見張朋園,〈安福國會選舉—論腐化為民主政治的絆 腳石〉《中央研究近代史研究所集刊》,30(1998年12月),頁154-156。

(14)

法代表人民主權,並痛陳從袁世凱到段祺瑞破壞約法、解散國會 之罪行,而「少數奸人」若「梁啟超、湯化龍輩」之倡議改造國 會,其野心亦為「不認人民主權」。531918 年初,孫中山發出致西 南各軍將領等電及通告全國電。在前一電文中,他再一次強調: 「民主主義是世界自覺國民信奉之正義,議院政治為近代國家共 由之正軌。民國精神既在於斯,則擁護民國之志士仁人更應以此 為唯一之標幟。」在後一電文中,他強烈批判武力政治:「操政者 苟能尊重民國之國本,則其政治生命可全;反是,則未有不踣 者。以項城之雄,不免於自斃,不如項城者,又何足言?執權者 能共喻斯旨,棄其非法亂命,戰戰罷兵,一切解決悉聽國會,則 國是既一,大亂立定。」54唯就事實言之,由於經費拮据,國會非 常會議實有朝不保夕之苦。55 為使國會非常會議得以早日召開正式會議,孫中山向廣東省 議會求援。1918 年 1 月 14 日,孫中山召集省議會議員開茶話 會。由於適值省議會閉會期間,議員不過 40 餘人,孫中山在會上 發表演說。首先,孫中山肯定省議會去年首先發起迎接國會議員 到粵,以其對護法事業責任至大至重。他要求省議員仍須繼續邀 請國會議員到粵,俾能早日達到法定人數,召開正式會議。接 著,孫中山表示,正式會議須要開會經費,聽聞廣東今年開放番 攤及山鋪票後,收入多了千餘萬,省議會應有權在此款項內指定 一筆為國會經費。他更語重心長地說,國會能否恢復,責任即在 發起歡迎國會之省議會,議員們自今日起,要發奮為強,認定此 為解決中國糾紛之不二法門。省議會副議長陸孟飛聞此表示,廣 東省政府尚未將預算結算移至省議會審查,因此亦無從預知省庫 有無存款。今日為武人世界,省議會實無力要求省行政機關執行 53 廣州市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廣州百年大事記(上)》,頁163。 54 〈孫中山最近兩電〉,《申報》,1918年2月2日,10版。 55 廣東軍署曾允在某項收入中撥岀萬元以為經費,然而從未兌見,頗有以經濟封鎖軍 政府意味。〈國會非常會議之經過〉,《申報》,1918年1月29日,3版;另見林能 士,〈經費與革命─以護法運動為中心的一些探討〉,《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 報》,12(1995年5月),頁129;謝本書,〈西南軍閥與西南地方實力派〉,《國 史館館刊》,復刊25(1998年12月),頁182。

(15)

省議會決議之案,故亦無力要求省行政機關提出該款,以充國會 開正式會經費。其他議員則紛紛提出解決方案:曾國琮主張運用 「自主」後未繳交之國家稅;范洪疇主張此項經費應由西南各省 協商分擔,多人附和。孫中山則以清季時期,廣西、雲南、貴州 三省行政經費尚須他省解協,如今要此三省協助,其力恐有不 逮。他還是要求廣東省議會設法解決:「吾粵三千萬人民代表之省 議會視其力之所及,救一已死之國會,焉有不成功之理?」最 後,他保證,如果國會在粵開會,各國必爭先恐後承認,軍政府 即有權提用廣東截留應解中央海關稅及鹽稅餘款。他希望省議會 能和各社團磋商,協同墊款數十萬以供國會開會之用,國會恢復 後即在截留海關稅及鹽稅餘款內提還。56 由上可知,在軍政府財力困絀之時,孫中山選擇了透過廣東 省議會來籌款。他希望省議會能夠指定廣東自主後停解中央的款 項以及新增如賭捐諸款,並利用其社會網絡向社團尋求借款,解 決國會的經費問題。在孫中山的茶話會後,省議會召開了談話 會,孫中山亦蒞席其間。會中,孫中山除再次提出他的籌款構想 外,也重申國會是全國人民代表,苟能召開正式國會,事無大 小,悉待解決,何患大局不趨於平和?顯然,面對省議會,孫中 山企圖喚起同為民意機構的同情。雖然軍政府設立後,唐繼堯派 兵入川,陸榮廷派兵入湘,實已兼具武力解決時局的態勢,但他 仍利用省議會議員渴望和平的心理,說明正式國會召開的必要。 他進一步表示,在大局紛擾日甚,幾乎全國用兵的時刻,徒以武 力解決,究不如仍以法律解決之為愈。羅曉峰議長表示:以情 論,國會既為本會歡迎,當然始終全其事;以理論,本省「自 主」之後,中央解款一概截留,在承平時代,此款既解中央,亦 須此款以濟國會。今既截留,就地移撥,亦屬近理。會中議員亦 多表同情,乃有提議召開臨時會者,經眾人簽名,贊成開會者有 68 人,已過議員半數,遂決定於 1 月 22 日召開臨時會,咨請行 56 〈粵省議會之兩茶話會〉,《申報》,1918年1月24日,6版;林能士,〈第一次護 法運動的經費問題─(1917-1918)〉,《近代中國》,105(1995年),頁147。

(16)

政長官召集。57廣東省議會對孫中山的護法運動表示了強烈的支 持,與其舊國民黨的色彩實不無關係。然而,省議會憑其社會網 絡籌措款項,或許可行,至於向「自主」的廣東當局索款,殆無 可能。孫中山顯然過於樂觀,甚至昩於事實。 (四)軍政府改組與桂政合作 國 會 非 常 會 議 的 議 員 雖 然 同 聚 於 廣 州 護 法 旗 幟 之 下 , 期 能 「昭蘇民治,再造宗邦」,58然其內部並非和諧一致。自開議之 初,議員已就組織西南政府或軍政府爭論不休。59 軍政府成立 後,各方抵制,效能全無。為使軍政府得以正常運作,1917 年 10 月以後,護法運動各派乃有另立聯合會主張。60 1918 年 1 月 15 日,中華民國護法各省聯合會議在廣州正式成立。孫中山則指其 為「督軍團第二」,「於約法無根據」。61 西南聯合機構的主張原隱含合議制的構想。62然而,由於桂系 對聯合會議的操控,成立後即遭到籌議各方的抵制。63為謀權力平 衡,1918 年初,政學會、益友社及伍廷芳、唐紹儀、程璧光等提 出軍政府改組方案。64 2 月 2 日改組軍政府討論會中擬定的軍政 57 〈粵省議會之兩茶話會〉,《申報》,1918年1月24日,6版。 58 鄒魯,《中國國民黨史稿》(台北:商務印書館,1965),第3篇第4冊,頁1074。 59 〈粵省非常會議之開幕〉,《申報》,1917年9月2日,6版。 60 初有政學會和益友社國會議員以及滇系唐繼堯主張在軍政府內部另設「各省軍事聯 合會」。唐繼堯進而主張組織西南軍事聯合會政務委員會。嗣後,以滇黔全權代表 李烈鈞為首策劃的聯合會,隱有與軍政府對峙之意,甚至有從中操縱跡象。與此抗 衡,桂系籌謀成立湘桂粵三省大都督府,粵督莫榮新亦通電主張組織湘粵桂三省都 司令部,因湖南戰局逆轉而止,嗣後桂系積極參與籌劃組織西南聯合會議。此外, 關於地方實力派醖釀改組軍政府的過程,可參考汪朝光,〈南北對峙中的護法運 動—兼論護法時期的孫中山與西南地方實力派〉,《史學月刊》,2008年第1期, 頁75-77。 61 劉景泉,《北京民國政府的議會政治》,頁588-589。 62 譚群玉,〈陸榮廷與西南聯合會議〉,《學術研究》,2003年第5期,頁84。 63 譚群玉,〈轉型時期武力派與國會政派的政治較量─陸榮廷、桂系與1918 年軍政 府改組〉,《廣西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9:5(2007年9月),頁 124-125。 64 誠如政學會議員湯漪所言:軍政府有政府名,而亡其實;聯合會有政府之實,而名 不符。主張統一護法各派,將二機關合而為一。見譚群玉,〈轉型時期武力派與國 會政派的政治較量─陸榮廷、桂系與1918年軍政府改組〉,頁124-125。

(17)

府修正大綱,其中最要者,即是改軍政府原來的「元首制」為 「委員制」,亦即將大元帥一職改為政務總裁若干人組成政務委員 會。4 月 10 日,國會非常會議通過改組軍政府大綱,多數議員認 為此乃時勢之要求,有成立之必要。65儘管民黨要人對軍政府改組 一事屢有抨擊,66 1918 年 7 月 20 日國會非常會議仍選舉西南聯 合政府政務總裁七人,宣示新政府將「繼軍政府未竟之功,回復 約法之效力。」粵督莫榮新特命財政廳撥洋二萬元以充軍政府成 立經費。8 月 19 日的首次政務會議中,岑春煊被推舉為主席總 裁。67 22 日,孫中山搭船離粵。 當初南下護法的國會議員,在孫中山的極力宣傳與經費的承 諾下,成為孫的有力支柱。然當國會非常會議成立後,卻與孫中 山漸行漸遠。其在北京的國會派系活動蔓延到廣州,除積極參與 軍政府的改組工作,也影響到廣東省政的運作,廣東省議會亦受 波及。 和廣東省議會一樣,國會非常會議議員大多為舊國民黨員。 唯自袁世凱逝世後,各界反思民初政局,認為政黨惡性競爭,致 使國事紛亂,此次倒袁成功,實是合力有以致之,因而倡導不黨 主義者甚多。68 1916 年 7 月 13 日,舊國民黨諸領袖在上海歡送 駐滬國會議員北上時,黃興期勉諸議員:「此後不樹形式上之黨 別,而為精神上的結合。」69 8 月 4 日,復會的參議院副議長王 正廷在接受英文京報記者訪問時,更表示國民黨今已不復存在, 今以自稱為國民黨而在各省倡亂者並非真正國民黨員,而「民 65 關於滇、桂系、政學會與軍政府的關係及與孫中山的矛盾,見謝本書、馮祖貽主編, 《西南軍閥史(第一卷)》(貴州:貴州人民,1991),頁313-320。汪朝光,〈南 北對峙中的護法運動—兼論護法時期的孫中山與西南地方實力派〉,頁76。 66 如陳炯明為改組一事指責西南武人、非常國會,並以此項合議制之組織,「不倫不 類,將來結果適得其反。」見〈公電〉,《申報》,1918年5月19日,3版。 67 〈香港電〉,《申報》,1918年7月13日,3版。 68 如湯化龍認為「今日誠毀黨之日,而非造黨之日」,「今當構造國家之際,強樹政 黨,或反為政治之阻障。」另外,大總統黎元洪也指示段祺瑞速告京外行政機關, 凡置身政界曾隸黨籍者,一律宣告脫黨。分見〈湯化龍宣言不黨〉,《申報》, 1916年7月1日,6版;〈北京電〉,《申報》,1916年7月13日,6版。 69 〈歡送國會議員補誌〉,《申報》,1916年7月15日,10版

(18)

黨」即「前國民黨」者,今皆力求和平愛護秩序,凡倡亂之謀, 實與「民黨」領袖孫中山、唐紹儀等政策與志願大相逕庭。前國 民黨籍議員谷鍾秀等擬籌組議員俱樂部,亦是以消弭國會黨派分 立為宗旨。70然而,國會開議之後,議員們即發現,由於不黨,使 議事呈現散漫,復黨之議乃漸興起。71不久,舊國民黨與進步黨及 共和黨由張繼、孫洪伊等人倡導,在促進憲法速成的宗旨下籌組 憲法商榷會;梁啟超、湯化龍等人亦聯合組成憲法研究會,政黨 形式隱然再現。 不黨的呼籲雖然隨處可聞,事實上派系活躍依舊。舊國民黨 以憲政商榷會為名後,再度分化為政學會、益友社、民友社、政 餘俱樂部等。此時,國會非常會議中的議員黨派約分為三:政學 會、益友系(政餘俱樂部附之)、民友社,無一派居於絕對優勢。 72 在政治主張上,政學會屬緩進;益友系以立場較為溫和,四席議 長(正、副)中佔有三席。其與唐紹儀相近,桂系甚表同情,與 劉黔亦關係菲薄,海軍更與之相倚;激進的民友社中,孫中山一 派位列其間,其護法立場最堅定,在會議中雖常取優勢,但鮮外 力支援。73如此看來,黨派之形式固無,實質上之界畫仍不能免。 政學會雖屬少數,與軍政府的實力派卻頗具淵源。當國會於 北京解散後,政學會雖不堅持恢復國會,但反對北京馮段政府召 集臨時參議院修法以根本改造國會的作法,主張按舊有國會組織 法和選舉法進行改選。在北京未獲認同後,該會議員大多加入了 非常會議。由於政學會領袖李根源向來擁護岑春煊,陸榮廷又為 岑春煊舊屬,桂系岑、陸與滇系唐繼堯在過去護國運動中即有合 作經驗,廣東且駐有李烈鈞統率之滇軍。政學會另一領袖谷鍾秀 則是欲以馮制段,與直系深相結納,而在護法時期,陸、唐亦有 70 〈北京電〉,《申報》,1916年8月7日,2版。 71 有舊國民黨議員表示:「雖承明教旨,脫離黨派關係,但若政府提議為其所不能贊 成,則與政府鬥,將如無統率之散兵;且各大國之立法機關皆有黨派,中國何能獨 無?」見〈春明珍聞九〉,《申報》,1916年8月21日,3版。 72 楊幼炯,《中國政黨史》(台北:商務印書館,1979),頁100-103。 73 劉景泉,《北京民國政府的議會政治》,頁579-581。

(19)

與直系謀求妥協之意。74以上種種關係,使政學會與滇、桂二系在 廣東聲氣相通。其內部大體分為兩派:一由楊永泰主持,以岑春 煊為首;一由李根源主持,有滇系作背景,兩派相互呼應。75 有了桂、滇兩系的奧援,政學會在廣東遂有舉足輕重之勢。 其不僅推動軍政府改組,起草軍政府改組案,拉攏其他國會議 員,使修正案通過,迫使孫中山從獨裁制中退出,其骨幹成員更 先後被委以廣東省政要職。76尤可注意者,該會領袖對於廣東省長 一職更有勢在必得之志。其途徑,除由督軍推舉或軍政府任命 外,由於廣東省議會選舉地方最高長官前例甚多,在標榜「自 主」、「護法」時期,如能同時透過民選的方式取得,自然更具正 當性。由於深刻參與省政,政學會與廣東省議會遂有了特殊的互 動。其中,政學會領袖楊永泰擔任廣東財政廳長期間和省議會發 生的激烈衝突,以及與楊永泰間接相關、綿延多時、糾紛迭起的 新舊省議會之爭,和第二屆議長選舉風潮,均為此一時期輿論矚 目的焦點。

三、籌款與財政監督—以有獎義會的爭議為中心

(一)財政拮据 辛亥革命以前,廣東尚為中國富庶省份。自辛亥光復後,財 政却是廣東省政的最大難題。民初廣東的國民黨政權,極力整頓 財政,僅紙幣低折一事已使其精疲力竭。77二次革命後,龍濟光督 粵,為籌措經費,大量發行紙幣,苛捐雜稅無以復加。反袁討龍 之役發生時,龍濟光更是竭搜力掘,府中金庫為之一空。1916 年 恢復共和後,財政支絀愈益嚴重。 民初廣東財政的急遽惡化,實與頻繁的軍事動員有絕對的關 聯。辛亥光復以及癸丑二次革命的發動都還只是省內的軍事動 74 劉景泉,《北京民國政府的議會政治》,頁579。 75 張玉法,《近代中國民主政治發展史》(台北:東大,1999),頁135-136。 76 汪建剛,〈國會生活的片斷回憶〉,《文史資料選輯》,總82,頁189。 77 詳見邱捷,〈1912-1913年廣東紙幣的抵折問題〉,《中山大學學報論叢》,1994 年第1期。

(20)

員,至反袁護國之役,抗爭的聯合政權選擇立足廣東,各方軍隊 乃藉護國之名湧向此一「財富之區」,廣東遂為中國西南護國各省 之廣東。至護法運動發生,西南再進行新一波的動員,其情況愈 益複雜。唯經由護國之役的動員,桂系取得了優勢,逐漸掌控了 廣東的軍政大權。1916 年,陸榮廷、朱慶瀾抵省後,雖逐漸清理 財政,力謀統一,然條緒紛繁,解款寥寥,課稅收入僅用於軍費 支出,已呈不足。78 財政混亂已然成為 1916 年後廣東省政的當務之急。為支付沉 重的開銷,廣東政府竭力開源。除了變賣公產,籌借內外債,以 及大量提請中國銀行現款外,更有歷來政府所最習用之加捐加 稅。然而,既是恢復共和,政府財政稅收方案自須經由省議會的 審議或監督,如何處理政府交議的種種挹注財政方案或監督政府 的財政措施,遂成為廣東省議會復會以來所面臨最嚴重之考驗, 雙方交鋒頻仍。其中徵收賭捐以其影響經費鉅大,79且又涉及自清 末以來即為社會所關切的禁賭大事,其過程更是一波三折,足以 作為觀察議會監督桂系政府之代表。 (二)有獎義會展延之爭議 廣東賭博名目繁多,80賭風熾盛,甲於全國,不僅影響人民生 計,亦且製造無數治安問題。清末諮議局開議後,禁賭即是議會 最重要的議題。議員陳炯明首議禁賭,官廳藉口籌抵賭餉,故為 拖延。81在賭商大肆運動下,禁賭案遂不通過,輿論嘩然。贊成禁 賭之議員憤而辭職,陳炯明等乃聯合同志,發行《可報》。82至張 78 林能士,〈第一次護法運動的經費問題(1917-1918)〉,《近代中國》,105 (1995年2月),頁133。 79 齊錫生也指出,在賭博普遍地區,徵收賭稅是軍閥增加收入的重要途徑,甚至不管

政 治 傾 向 如 何 。Hsi-Sheng Ch’i ,Warlord in China, 1916-1928 (台北:虹橋,

1976),p. 166。 80 廣東賭博名目極多,詳見毛克明,〈賭博與清末廣東社會〉,《河北學刊》,2009 年第2期,頁112。 81 李培生,《桂系據廣東之由來及其經過》,頁39;彭建新,〈陳炯明廣東禁賭 記〉,《廣東史志》,2002年第2期,頁20-22。 82 諮議局表決時,贊成禁賭者在名片上書一「可」字,反對者書一「否」字,因而有 所謂的「可」議員發行之「可」報。陳定炎,《陳競存(炯明)先生年譜(上)》

(21)

鳴歧總督兩廣後,決定在廣東煙酒鹽斤等稅項下加價,以抵賭 餉,將番攤、山票、舖票禁絕。83禁賭儼然是廣東社會之最大要 求,當時《華字日報》〈社論〉有謂粵人要求政府禁賭者三事,其 中之一為:「嗣後吾粵無論遇何事故,需何等款項,但為粵督者, 應永遠不准假借開賭。」84辛亥革命後,國民黨人胡漢民、陳炯明 相繼督粵,嚴厲禁賭,違者以軍法從處。省議會也通過禁賭案, 賭風為之歛跡。迨二次革命後,國民黨政權潰敗,省議會亦被解 散。嗣後龍濟光督粵,藉口救濟水災,開放賭禁,自此而後,各 種名目之賭博全部規復,賭餉成為粵省財政的主要收入。85 1916 年國會復會後,粵籍議員極力推動粵省禁賭案,於 10 月 16 日通過。86廣東省議會於 10 月 23 日接到參議院粵籍議員鄒 魯電告此事,並謂已由國務院轉內務部查照辦理。督軍陸榮廷、 省長朱慶瀾乃聯銜出示嚴禁。唯不數日,廣東卻見督軍省長訓 令:廣東全省有獎義會因貽餉需,逕招各屬分商承辦,並由廳擬 定辦法大綱條例,令各分商到廳分訂承辦。87有獎義會即山鋪票之 變相。比起私賭猖獗情況,山鋪票稍勝於此。然在議員看來,既 同屬賭博,自當在禁止之列,當局一面出示禁止番攤牛牌等賭, 一面又出示招商分承山鋪票,且將分商之價格列出宣示,未免矛 盾;至於財政廳所擬辦法大綱條例,亦未交會議決。議員以其藐 視省議會暫行法第 16 條第 1 項「議決本省單行條例」及第三項 「議決省稅及使用費規費之徵收」之規定,實已侵奪議會權限, 因此紛紛提出質問案,咨行省長,限三日內答覆。此外,議員黃 (台北:桂冠,1995),頁39-41。 83 關於番攤、山票、鋪票之賭法及所繳納之賭餉,可參見周國平,〈晚清廣東賭餉探 析〉,《廣東史志》,2001年第3期,頁28-29。 84 《華字日報》,1911年3月28日。轉引自陳定炎,《陳競存(炯明)先生年譜 (上)》,頁39-41。 85 彭建新,〈陳炯明廣東禁賭記〉,頁20-22。 86 鄒魯於國會復會後,在國會中提出廣東禁賭案。國會通過後,政府提交廣東實行。 鄒魯並邀請在京同鄉會議,全力督促此事。見鄒魯《回顧錄》(臺北:文海, 1971),頁82。 87 〈粵議會與禁賭〉,《申報》,1916年11月1日,6-7版。

(22)

蓉弟再提出請禁賭博案。88 廣東有獎義會,原名有獎義票,本為賑災而設,後因救濟範 圍非僅水災,乃更名為有獎義會,奉總統袁世凱命令准行,於 1915 年 1 月 5 日給諭廣利麥商承辦,以三年為期。其後財政部規 定,廣東為剿匪所添練之新軍十營,其所需餉項由有獎義會經項 下支出。朱慶瀾向省議會表示,此項經費若遽而停止,新軍譁餉 堪虞;且東西各國亦有因災荒而允許地方發售彩券者。除了說明 辦理善後有獎義會實非得已,朱亦承諾此僅治標之策,必當嚴定 限制,該會原定章程既以三年為期限,則所有不敷款項自當由財 政廳等迅速籌備,以便屆期停止。對於禁賭一事,他也表示,在 與陸督商榷後,定將白鴿、番攤、花會、牛牌、雀牌等項毅然禁 絕,僅留此有獎義會作為地方善後之需。他再三保證,此係「官 廳痛心茹淚,忍辱負重為之,非有所戀」,倘若未及期滿,官廳或 議會另有特別籌款方法,仍當立時停罷。至於條例未經議會審議 一事,朱亦解釋,由於此次招承辦法係按原有商承條例進行,並 非現今籌款事項,與省議會章程所指本省單行法等性質並不相 同,是以未曾專案交議。89 朱慶瀾在回覆關於請禁有獎義會山鋪票一案咨文中,語氣婉 轉誠懇,力陳此係不得已之措施,省議會為此召開了一次談話 會。不少議員惟恐一旦軍隊嘩餉,局面堪憂,加以體諒行政官之 難為,有主張暫行弛禁者。然因國會議員前已通過禁賭案,又不 能證明有獎義會非賭,因此議員態度多所分歧,出現兩派意見相 左的情況。 由於向為革命策源地,加以辛亥革命後國民黨執掌政權,因 此廣東第一屆省議會選舉當選者大多為國民黨員。二次革命後, 由於被指為「亂黨」,廣東國民黨支部解散。事隔多年,此次復會 的廣東省議會,黨派痕跡已不若從前。唯因改選議長,分裂為 88 〈粵省當今之難題〉,《申報》,1916年11月4日,6版;〈粵議會與禁賭〉,《申 報》,1916年11月1日,6版。 89 〈粵官廳與省議會爭執禁賭案〉,《申報》,1916年11月6日,6版。

(23)

三:一派擬舉容伯挺;一派擬舉羅曉峰;一派擬舉陳鴻銓。其 中,陳因「帝制」嫌疑90為輿論攻擊,不欲出面,改擁嫌疑較輕之 林正煊。不久,容羅兩派決定聯合。91此後議事,派系分野依稀可 見,在禁賭一案中可見端倪。 容羅一派於當日(11 月 3 日)會議時,即有體諒行政官立 場,主張立即表決,似有贊成弛禁之意;陳林一派則主張交付審 查。二派爭辯,互不相讓,甚至互指受到廣東、澳門賭客之運 動。92緩禁者提議請省長來會說明,即禁者以省長已有代表到會, 應無此必要。除了派系相持,對於禁賭一事,該著重事實需要, 抑或從法律考量,亦使議會陷入兩難,最終仍是決定請省長到會 說明。次日,省長朱慶瀾偕財政廳長嚴家熾出席議會。多數議員 仍主張禁賭原係根據法律,既有國會成案,自無弛禁之理;省長 仍力言省庫奇絀,籌款艱難,此項賭餉業經部令批准辦理,亦是 屬實。最後議會議決:俟將來籌得抵款時再行禁絕。雖是如此, 主張即禁之議員究佔多數,加上國會議員督促嚴禁,數日後政府 只得頒布嚴禁令。93 有獎義會山鋪票賭餉遭到禁革後,廣東財政愈益困頓。省長 倍感棘手,省內甚至出現朱慶瀾電京辭職的傳言。94除政府力謀開 源,省議會為根本解決財政問題,亦有減少軍備的提議案。95然 而,裁兵必先清餉,此又一大難題。根據廣東財政廳報告,至 1917 年 4 月底止,積欠緊要軍警餉項已達 4,055,896 元。政府借 90 當袁世凱解散省議會命令下,非國民黨籍議員陳鴻銓極力辯解:由於陳炯明「威脅 獨立,逞強凶橫」,自己唯有「蜷伏於淫威之下」,以保身家性命;政府不分青紅 皂白,謂全體助逆,是已「墮亂黨術中」,主張對於議員分別汰留,以彰公道。 〈粵議會尙思續命湯耶〉,《申報》,1913年8月29日,6版。 91 〈粵省會議長之前途〉,《申報》,1916年10月19日,6版。 92 〈粵省會禁賭兩派之激戰〉,《申報》,1916年11月21日,6版。 93 〈粵禁賭令下前之省會爭執〉,《申報》,1916年11月23日,6版;〈粵賭案與朱 省長〉,《申報》,1916年11月20日,6版。 94 當時省庫決算,尚欠外債400餘萬,有獎公債700餘萬,又9月以前積欠餉薪各費百 萬;10月份支出207萬,而收入僅50餘萬;11月預計應支170餘萬,而收入至多百 萬。〈粵賭案與朱省長〉,《申報》,1916年11月20日,6版。 95 根據外電,僅以廣州論,在1916年底即有軍隊75,000餘人,月需維持費250萬元,見 〈廣州電〉,《申報》,1916年11月18日,6版。

(24)

款雖二次告成,唯皆用於恢復中國銀行。金融復活後,政府雖可 挹注其中,唯欠餉太繁,又不得不取之於捐項。然而零星捐項過 手輒盡,毫不足靠,其他最可恃者實為沙捐、田畝捐。議會否定 田畝捐,然而通過沙捐,激起絕大風潮。96在政府方面,不只沙捐 案不能停止,對於民田捐一案,亦是志在必行。1917 年 5 月 21 日,省議會公議民田捐案,作了第三次的否決。97事實上,解決鉅 大欠款,政府最有把握的來源便是弛賭。無如迫於輿論,迫於議 會,未能遽行。 (三)臨時籌餉局之籌設 由於正式管道籌措經費動輒遭阻,且緩不濟急,省府決定籌 設臨時籌餉局解財政問題,並召集各社團在軍署集議。籌餉局, 顧名思義,係為籌餉而設,前清軍興後曾有此項措施,然流弊百 出,民怨沸騰,此時卻是政府別無他法的一項選擇。 在取得各界共識後,1916 年 12 月,廣東當局擬定善後籌餉 局章程,並交付省議會審查。其內容要點如下:廣東善後臨時籌 餉局係為籌措安插軍隊,速辦清鄉,籌備一切善後需用款項而 設;其組織包括執行、評議兩部,評議員不過 40 人,其中省議會 舉出 4 人;本局籌款不得逾善後需款,定額由督軍省長協定,開 列用途提交省議會承認;督軍省長於預定用途支領本局籌定之款 項時,評議部切實審查之,必要變更用途時,須會咨省議會通 過;本簡章得隨時由省議會或咨請省議會增設等。98 事實上,籌餉局之設,係以善堂商會人員為主體。章程一方 面將省議會議員納入該組織,一方面又表示必須接受省議會監 96 省議會審議加捐案,承受之社會壓力不小。如沙捐一事,即有國會議員、業佃各戶 激烈反對,甚至上京請願亦所在多有。〈粵省沙捐通過省會〉、〈參議員反對沙 捐〉、〈粵省沙捐案之風潮〉、〈粵省對待時局之籌備〉。以上分見《申報》, 1917年1月16日,6版;1917年3月27日,6版;1917年4月6日,6版;1917年4月19 日,6版。 97 省長將此案咨交省議會,強調該捐事屬一次過,非為永久,且粵省田賦本較他省為 輕,他省如閩、蘇、皖、湘等省均已照辦,粵局已危如破室,對於此項捐輸,不必 以事類加賦為慮。〈粵田捐案撤回修正〉,《申報》,1917年5月29日,6版。 98 〈粵省議會財政上之三要案〉,《申報》,1916年12月4日,6版。

(25)

督,其欲減少省議會掣肘之心態可見。省議會財政法律兩股合併 審查後,覺察該局組織設計上的矛盾。審查會議員認為設立籌餉 局確為刻不容緩,唯其分執行評議兩部門,而以議會與社團共同 運作,實將立法行政混為一途,職權範圍廣漠無限,「揆之理法既 相背馳,按之事實尤多流弊」。審查報告認為,為解決一時之財政 計,本案不能不成立;然而,為維持三權分立計,章程不能不修 正,以議決權屬之議會,以執行權歸諸官廳,此項機關應只為補 助行政而設,其職權在研究籌欵各種方法,呈由官廳採擇以為提 案交議之準備而已。在此前提下,「善後臨時籌餉局」改名為「善 後財政研究會」。修正後的章程,其內容改變較大者有:本會會員 由督軍省長擇有財政學識經驗者擔用之,但現任省議會議員不得 兼充;本會專為研究本省財務上一切增加收入之方法,如有會員 過半數之同意,得建議於行政長官,茲交省議會議決之;本會研 究期限暫定為六個月,如本會認為需延長時,得呈由省長轉咨省 議會議決之;本簡章得隨時詳請督軍省長轉咨省議會修改之。99由 此可知,審查會除修改該組織名稱外,也變更了該會性質。簡言 之,即使設立,亦不過是研究善後籌款方法之機關,與官廳先前 之構想實有天壤之別。惟省議會討論後,聲明只作建議,比起廣 西省議會力抗設立籌餉局,其對政府已是極大優容。此與廣東籌 餉無著,中國銀行猶未復業,紙幣低折,致使商界恐慌,軍界發 餉受到牽動屢有不穩傳聞等事,自是不無關聯。 籌餉局之設,無異為政府籌款大開方便之門。輿論即認為其 預為復開番攤,甚至盡弛賭禁作準備。100對於輿論的質疑,督軍 通飭聲明,斷不開攤以禍粵民;省長亦登報,言無批准包賭事。 101 然而不久,卻發生《南越報》編輯李匯泉遭人殺害事件。李被 殺之因,言人人殊,報界中深知李氏者,則斷言該案確因反對開 99 〈粵省議會財政上之三要案〉,《申報》,1916年12月4日,6版;〈粵中財政困難 與朱陸去志〉,《申報》,1916年12月8日,3版。 100 〈記廣東臨時籌餉局〉,《申報》,1916年11月28日,6版。 101 〈廣東電〉,《申報》,1916年12月16日,2版。

(26)

賭所致,且兇手為軍人裝扮,與桂軍有關。102陸督以報界公會呈 文措辭於軍人名譽大有妨礙,特發出佈告,除說明未派人拘拿李 匯泉外,並賞銀 600 大元緝凶,更限 5 日內破案,103軍事強人陸 榮廷顯然急於自清。在激昂輿情中,省議會反對弛賭之議員亦有 質問李匯泉被害疑案者。104議長謝己原則在所發公函中,直指李 匯泉反對開賭最力,致有此事之發生。 李匯泉事件說明即使桂系以強權治粵,濫殺仍嚴重牽動社會 視聽,弛賭一事,在省議會外,輿論更是時刻關注監督。唯廣東 當道屢有並無弛賭之聲明,而外間亦屢有官廳准許開賭之謠。105 籌餉局既被人指為開賭番攤而設,其阻力自是所在多有,因而遲 未成立。籌款一事只得回歸原有軌道,先前議會通過禁止的有獎 義會,在省長屢次要求准許暫緩議禁以資挹注的情況下,議會終 於「姑為遷就」。開辦既屬萬不得已,省議會對開辦的情形乃格外 注意。當議員謝榮欒、林鏡清聞知有商人向財政廳總承廣東全省 有獎義會,並以三年為期時,大感駭異。蓋因有獎義會期限原定 三年,今至滿期之日不過一年,且省長有滿期決不再延之聲明, 中央亦有暫緩三個月限期之命令,然財政廳於商人承包期限仍為 3 年,且承包方式改分商為總商,未能依法辦理,議員甚為不 滿,乃有質問案之提出。106 賭禁一開,賭捐的收入果然使政府的財政危機大為紓緩,在 無其他款項足以替代時,再禁本非易事。果然,當有獎義會已屆 102 〈李匯泉被戕之因果〉,《申報》,1916年12月27日,6版。 103 〈李匯泉案與禁賭之關係〉,《申報》,1916年12月31日,6-7版。 104 簡經綸請省長嚴飭警廳查緝真兇,按法懲治,並懲處該管警察失職者,請於5日內 答覆。〈粵報記者被戕案續誌〉,《申報》,1916年12月26日,6版。 105 如旅京粵同鄉會有再三電詢此事之確否,而旅京廣東禁賭公會亦曾函責軍民兩當 道。陸督軍、朱省長答覆,表示對於賭博,自始至終查禁,未曾稍懈。〈粵禁賭案 之近聞〉,《申報》,1917年1月14日,6版。 106 議員質問:(一)財政廳何以不明白批駁,究竟該商所稟定是否定期三年?財政廳有 無默認該商所定之期限?(二)省長原定分商分投,縱分投未能完全收效,財政廳即 欲改批總商,亦應照分商分投之例,定期投筒,今財政廳率行批准,是使分商變為總 商,以多餉變為少餉。〈粵議員質問新承有獎義會〉,《申報》,1917年1月17日,6 版。

(27)

期滿,省議會咨請省長即行禁止時,朱省長仍以財政萬分困竭, 而鹽欵籌抵緩不濟急,應俟籌抵的欵收入有著再行禁絕為由回覆 省會。107 在粵籍國會議員催禁甚緊的情況下,省議會只得議決: 一面覆電國會粵籍議員,謂已咨請省長將有獎義會嚴行禁絕;一 面仍咨請省長照前案嚴禁。108然而,承辦義會總商業已預備繳餉 續辦,官廳也有遲禁打算。因此,當國會議員鄒魯等人因有獎義 會期限將滿,再度提出質問時,廣東當局再電政府表示有其困 難:「如果停辦,每月收入驟減三十餘萬元,從何支拄用去?按餉 七八十萬元即須發還,從何措辦?」109局外者或急於禁賭,廣東 當局卻實有難禁之苦,省議會更是無可奈何。 1917 年 6 月,北方政局異動,此後南北劍拔弩張,戰爭一觸 即發,此一形勢,使設立籌餉局之議再度復活。1917 年 6 月 7 日 省議會會議中,議員們決定聲討倪嗣沖:江秉乾建議組織籌餉局 附設招兵局110,謝己原等議員連署。迨國會被解散,粵督陳炳焜 在軍署召集各界要人,宣佈六省同盟宗旨,擬開軍事聯合會議, 並表示要進行此事,必先解決餉與械,籌餉則必須設立籌餉局。 省議會議長謝己原當場表示,省議會認為軍事須得陸巡閱使到粵 決定;至於特別之經費,應當設立籌餉局,或由義會扣款,或募 集國債,至於法律外之籌款,則不敢贊同。副議長陸夢飛則表 示,廣東現於戒嚴時期,籌餉一事,當由督軍全權負責。111換句 話說,省議會同意設立籌餉局,但規範經費來源,並認定其屬特 殊時期的軍事用途,主張由督軍負責。 廣東宣佈自主後,南北形勢驟緊。趁此時機,粵督陳炳焜以 籌措防務經費為由,決定開番攤以籌餉。其辦法為先從省外辦 起,劃分七區,共籌正餉 400 萬元,特別費 50 萬元;至廣屬正 107 〈粵省財政現狀〉,《申報》,1917年3月25日,7版。 108 〈粵省會與財政(二)〉,《申報》,1917年3月16日,6版。 109 〈粵當道禁賭之為難〉,《申報》,1917年6月22日,6版。 110 〈粵省對待時局之籌備〉,《申報》,1917年6月16日,6版。 111 〈紀粵省十二日之軍事會議〉,《申報》,1917年6月21日,6版。

(28)

餉,共籌 600 萬元,特別費若干萬元,由籌餉局直接辦理。112如 此一來,藉維護共和之名,廣東賭捐順勢復活。其情形果如輿論 所預料者,而與省議會原先所設定的籌餉局規範已然背離。 事實上,省議會支持設立籌餉局,確有體諒行政當局困難之 意,故而准予在緊急時期便宜行事且由督軍自行負責,不意在權 責未清情況下,枝節橫生。由於督軍自行負責,陳督開放番攤遂 未交予省議會核議。不料承捐商人以為不經省議會通過,根基不 固,於是具咨交由省議會提議,省議會乃特地延長會期 20 日審議 該案。議長謝己原在擬議籌餉局之初,已明確將賭捐排除在籌餉 辦法之外,如今以開賭一事交付議會討論,通過實有未甘,不通 過卻是勢難抵擋,無可如何下,謝預先辭職以示抗議,簡經綸、 伍于簪等人繼之。113未料,有議員謊稱督軍交議,於會議前一日 到議會疏通,謂不贊成者可和謝一樣請假避席,每位議員並送公 費三千,王姓議員且將提議案印好。次日,副議長羅曉峰將弛賭 案交由臨時審查會,擬將弛賭案快速成立。事為江秉乾、林商 翼、吳偉康、曾國琛、成孟符、林正煊等議員知悉,即提出抗議 書交議事課分發。王姓議員見之,阻其發表,並要求議員不要出 席。江等大怒,痛斥王等,幾至用武。反對議員又責難議長將此 違法害粵之案提出議會。王姓議員只得將議案撤回。嗣後議會推 舉代表李國鈞等人入謁督軍,備述不可交議理由。督軍聞之,表 示絕不交議。不數日,卻又將原咨送會,列入議事日程。114在籌 餉的急迫需求下,省議會最終讓步。 省議會阻絕開賭多時,卻在籌餉局設立期間,在職權模糊未 清之際,為督軍強渡關山,取得合法化,此為始料未及。嗣後, 由於輿論大嘩,咸認此非立法機關所當作為,加以承商裹足,但 見私賭林立,籌餉則毫無成果,部分議員擬將前案推翻。李冠 112 〈粵省宣布自主之因果〉、〈廣東羅掘軍餉之形形色色〉,分見《大公報》,1917 年7月7日、9月26日,第六頁。 113 〈張康叛逆前之粵省消息〉,《申報》,1917年7月5日,6版;〈廣州電〉,《申 報》,1917年6月28日,2版。 114 〈粵省出師聲中之賭案風潮〉,《申報》,1917年7月8日,6版。

(29)

華、蕭世芬二議員以開放賭禁原係以出師討逆為條件,當局雖已 招商承辦,而粵省義師未有一兵出發,以致外界或有認為當局並 無出師決心,乃係藉出師之虛名,而實行開賭為由,提出咨催督 軍剋日出師討逆案,並且表示,如出師條件已不成立,賭案自當 取消。115提案自提案,和有獎義會展延不止情況一樣,在財政拮 据的壓力下,廣東仍於 7 月實行開賭。 省議會通過之開賭案,係指名番攤而已,然在賭博名目繁多 之廣東,賭禁既開,遂有一洩不可遏止之勢。一時間,雜賭百 出,無所不備,均非正式承餉,而軍隊林立,各分山頭,更時有 衝突。諸多「後遺症」,亦使省議會應接不暇。如 1917 年 8 月 1 日,議員王育初提議嚴禁牛牌啤牌雜賭案。討論結果,咸謂弛賭 原屬萬不得已,似此雜賭為害更烈,應咨督軍嚴行禁絕,議會並 通過王育初所提限制開賭地點案。又如議員盧伯寅,以省城及南 番順屬各番攤館中多有婦女聚賭其間,逐隊呼群,夜以繼日,賭 而獲勝,固導淫恥之風,而連負或則自尋短見等為由,提議咨請 通飭各番攤館嚴禁婦女賭博以維風俗。116 徵收賭捐衍生出來的問題亦為省議會所關注。在議員提禁啤 牌鬬牛諸雜賭案未久,報上又載利源公司承收省佛汕三處麻雀捐 一項,認明年(1918 年)餉 4 萬元,稟承籌餉局批淮,並已開 辦。聞此,議員王迺勤等人大為反對,除認為其與前案決議有違 外,更指出該項牌捐略計省佛汕三處,每月徵收不下 4、5 萬,該 商認年餉僅區區 4 萬元,其中弊竇不言可喻,且對社會貽害甚 大 , 應 該 取 消 。117事 實 上 , 議 員 對 於 承 收 賭 捐 過 程 中 之 黑 幕 重 重,感歎尤深,有謂「自主」時期,秕政百出,「吾不暇為自主 哀,不暇為廣東哀,而為中國哀。」118 115 〈粵省會議翻賭案之動機〉,《申報》,1917年7月23日,6版。 116 〈廣東兩日之省議會〉,《申報》,1917年8月10日,7版。 117 該建議案同時指出,此風一長,其他雜捐必相率效尤,至遍地皆賭;更有甚者,麻 雀最為各種社會廢時失業之資,一經承餉,貽害殆有過於他項者。見〈粵議員反對 烟賭〉,《申報》,1917年9月21日,6版;〈粵議員反對烟賭〉,《大公報》, 1917年9月30日,第六頁。 118 〈粵議員反對烟賭〉,《申報》,1917年9月21日,6版。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 Informants: Principal, Vice-principals, curriculum leaders, English teachers, content subject teachers, students, parents.. - 12 cases could be categorised into 3 types, based

Wang, Solving pseudomonotone variational inequalities and pseudocon- vex optimization problems using the projection neural network, IEEE Transactions on Neural Networks 17

volume suppressed mass: (TeV) 2 /M P ∼ 10 −4 eV → mm range can be experimentally tested for any number of extra dimensions - Light U(1) gauge bosons: no derivative couplings. =>

We explicitly saw the dimensional reason for the occurrence of the magnetic catalysis on the basis of the scaling argument. However, the precise form of gap depends

Define instead the imaginary.. potential, magnetic field, lattice…) Dirac-BdG Hamiltonian:. with small, and matrix

incapable to extract any quantities from QCD, nor to tackle the most interesting physics, namely, the spontaneously chiral symmetry breaking and the color confinement.. 

• Formation of massive primordial stars as origin of objects in the early universe. • Supernova explosions might be visible to the most

The difference resulted from the co- existence of two kinds of words in Buddhist scriptures a foreign words in which di- syllabic words are dominant, and most of them are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