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人員在安寧緩和醫療的角色

全文

(1)

護理人員在安寧緩和醫療的角色 文/黃美玲 護理師 太陽緩 緩升起,溫暖了整個大地,一切也開始忙碌起來,美德病房也一如往昔,陽光晒在交 誼廳中的黃金葛身上,發亮的露珠在每片葉子的末梢閃閃發光,顯得特別有精 神。轉個彎進 入會議室中,大夜班小姐正在交班,疲憊的眼神中,知道昨晚必是忙碌的一晚。王媽媽喘得 厲害,氧氣、嗎啡、指壓、精油全用上了,但效果有限,只 好給了鎮定劑,好不容易才小睡 2小時。陳阿公因日夜顛倒,徹夜未眠,直喊他思念的妹妹名字,陪著護士小姐上夜班。林 伯伯血壓、血氧降低,出現明顯的瀕死症 狀,已送入佛堂,由家人陪伴中…交班聲中,又揭 開一天的開始。 曾有安寧的前輩提到「病人是安寧病房中的主角,家屬是配角,而團隊人員是跑龍套的」, 而跑龍套的當中,護理人員是靈魂人物,當人生的這場戲 將近尾聲,身上承擔著身、心、靈 的痛苦,如何完美的謝幕,達到善終,是需要許多專業人員的協助的。在住院期間,24 小時 陪伴在旁就是護理人員了。她們照顧 病人,傾聽家屬的心聲、協助醫師症狀控制,當中扮演 著各種的角色,如何扮演好這麼多種角色,需具備豐富的學識、純熟的技術、一顆敏感的心 及 彼此間的相互支持。護理人員既然扮演如此多種角色,以下就一一介紹之。 照顧 者: 癌末患者因疾病的進展,到後來身體都已相當虛弱。大部份的身體清潔必須仰賴他人的協 助,甚至一般人視為最平常的洗澡,對他們而言都是一個奢 求,因長期的臥床只能用“乾 洗",就是用擦澡的方式代替。來到美德病房,因有洗澡的設備,病患在症狀控制穩定狀況 下,就能到瀰漫著精油香味的洗澡間享受個 舒服的按摩浴缸之旅,從浴室出來後,大部份患 者就呼呼大睡,家屬心疼的說:「他已經好久沒睡得如此安穩了。」身體的照顧還包括如何 舒適的擺位、翻身、移 位…等等,使瘦弱的肢體得到適當的照顧。對於腫瘤潰爛性的傷口, 「換藥」對護理人員而言也是一大挑戰,除刺鼻的異味外,深怕因換藥而導致疼痛或出血, 所以 會用上許多的道具,加上一雙巧手及細膩的心,換個藥下來往往要超過一個小時。「遺 體護理」對大部份的人而言是遙遠而陌生的,甚至有些畏懼、害怕,但對這群 天使而言是需 要常常面對的。協助及引導家屬為摰愛的親人做最後的身體清潔,用恭敬的心,感謝病患一 生為家人為社會的付出,引導家屬和病患作告別、道別,感 人的一幕常常令人動容,且深深 刻入家人的心底,在如此平靜、安詳氣氛中去世,而達到我們希望的「生死兩相安」。 溝通協 調者: 安寧緩和照顧注重的是團隊運作,因全人、全家及全程的照顧單靠少數一、兩個人是無法辦 到的,需各專業人員協同照顧病患,中間的溝通就更顯得 重要。護理人員最瞭解病患及家庭 的狀況,故在團隊中就擔任穿針引線的工作。而在病患心裡、靈性的照顧上,更需具備傾聽、 溝通的技巧,來舒解對方內心的壓 力,在描述過程中,自我整理問題所在。透過此角色的發 揮,讓病患及家屬深深覺得被了解、被支持、並非孤單的一個人。 代言 者:

(2)

護理人員是病患權利的維護者,有責任解釋並維護病人應獲得的醫療照護、權利與機會。安 寧緩和照顧的原則中提到:減少診斷性與侵入性之檢查或 措施,避免試驗性的治療方法,永 遠以病患之利益為治療選擇的取捨點。在照護過程中,也許病患僅是發出微弱的需求訊息, 我們也要具備高敏感度去瞭解他,並代 為說出來,和家屬及團隊作溝通,尊重其自主權。 教育 者: 對於如何照顧末期且有許多症狀的病患,家屬通常是陌生且害怕的。當病情趨於穩定時,出 院準備對家屬又是一大挑戰,藉由平時的護理過程中,指 導家屬如何照顧他的家人,來學習 每一項技術,使病患回家後仍能妥善受到照顧。除此之外,對於臨終瀕死的相關訊息,也需 在適當的時機,適時地教導家屬,使他 們知道如何陪伴家人。對社會大眾而言,「死亡」一 直是我們忌諱的話題,事實上,「死亡」提醒我們更該珍惜每個當下,而它是生命時序中的 一個自然過程,「死 亡教育」有其正向的意義面。 夕陽西下,紅霞映入了佛堂的玻璃窗上,多美的一刻,真想時光就停留在此時此刻,如同照 顧臨終病患,在生命盡頭,正發揮著光和熱,有其感人之 處。此時白班的護理人員也卸下如 此多重的角色,回到了為人女兒、為人妻、為人友…的角色,變成另外一個需要受到呵護的 人,為明天的工作儲備能量。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