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市南寮地區聚落變遷及變 遷過程所顯現之人地關係意涵

全文

(1)

新竹市南寮地區聚落變遷及變 遷過程所顯現之人地關係意涵

智 欽    韋 煙 灶 **

*  

國立宜蘭大學通識學教育中心副教授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系副教授

摘 要

本文以臺灣西部沿海地區具有特殊的生態環境背景及發展軌跡,

作為論述的基礎,以新竹市南寮地區作為研究的個案區域,探討百年來 新竹市南寮地區之聚落變遷及變遷過程所顯現之人地關係意涵。西臨潟 湖、東靠平原、沿海浮復地持續陸化的生態環境特質,形塑南寮地區強 烈而獨特的人地互動關係。傳統聚落的空間結構深受自然環境影響,傳 統聚落的血緣性及地緣性特徵顯著。

關鍵詞:傳統聚落、宗族、南寮地區、人地關係

(2)

Settlement Change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at Nanliao, Hsinchu City

Chih-Chin Chang Yen-Tsao Wei **

* Associate Professor, Center For Liberal Education, National Ilan University

**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Geography, National Taiwan Normal University

Abstract

In this paper, we investigate the formation and changes of settlements, migration and progression of families, and man-land relationships at Nanliao, Hsinchu City in the last century. References are made to the special ecological environments and developmental progression traits unique to the western coastal line in Taiwan. Nanliao is bordered by lagoons to the west and a plain to the east. The continuing disappearance of wetlands has helped to form a special kind of man-land relationships that are uniquely Nanliao. We found that the spatial structure in traditional settlements is greatly influenced by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kindred relationship.

Key Words:traditional settlement, lineage, Nanliao area,

man-land interaction

(3)

一、前 言

本文所指之「南寮地區」(以下簡稱本區)係指新竹市頭前溪以 南、空軍機場以西、客雅溪以北與臺灣海峽之間所包圍的範圍(如圖及 圖所示),其地理形勢頗為獨立,總面積約.平方公里,是一個完整 的地理區。本區雖地處平原,與新竹市區間的直線距離不過-公里,原 本不會構成開發時程的空間障礙,但自從年新竹空軍基地(以下均 簡稱「機場」)興建以來,機場阻斷了市區向西發展的機會,間接使得 本區向東發展受到相當程度的限制,加上行政區劃、河川的阻隔,使得 本區的聚落結構基本上能維持鄉村聚落型態,都市化程度不明顯。

本區做為聚落變遷的個案研究區所具有的研究價值如下:

. 南寮地區到目前為止一直維持著鄉村景觀(郊區景觀),從日治時期 以來的地理環境雖有變化,但大體尚能維持舊有的聚落結構,不致過 度重組得面目全非。

. 「機場」自昭和年()興建,歷經、、及年 等多次的擴建,,使其鄰接的聚落消失或發生局部重組,自然也衝擊到 周邊聚落,藉此可以觀察本區在外力介入的遽變衝擊下聚落系統如何 調整。

. 日治中期以後,由於防洪工程介入(主要是堤防的修築),頭前溪之

「行水區」範圍由不穩定趨向固定,歷來的河道變遷,重組了河岸兩 側的局部聚落

 計算自:聯勤第0廠,《新竹市行政區域圖》(新竹市政府,新竹,)。

 筆者田野訪問調查。

 楊曲昌,〈塹港富美宮之祭祀圈演變探討〉《臺灣人文》(臺灣師大人文教育研究中 心,臺北,)第期,-00頁。

 所 謂 「 行 水 區 」 在 《 水 利 法 施 行 細 則 》 ( 民 國   年  月   日 修 正 公 布 ) 的 第 一百四十二條中定義如下:.已築有堤防者,為兩堤之間之土地;.未築有堤防者,

為尋常洪水位達到地區之土地。

 韋煙灶,〈新竹平原沿海地區生態環境的變遷與居民維生方式的轉變〉,《地理研究 報告》,第期(臺灣師大地理系,臺北,)第頁。

(4)

. 本區光復前後經歷多次大規模、大面積海埔地的開發,短期陸續增加 了許多新生土地(對比圖及圖),這些廣袤的新生地可作為近期聚 落形成及變遷的觀察樣本。

綜合言之,本區聚落結構的變遷,屬於緩慢的質變與量變過程,

 韋煙灶,〈臺灣西部沿海區域發展模式之探討-新竹市油車港地區的個案研究〉,《社 會教育學報》(新竹師院社教系,新竹,00)第-0頁。

圖、南寮地區之傳統聚落分布與百年來海岸之變遷

資料來源:《臺灣堡圖》及田野調查

(5)

傳統社會所遺留下的「文化殘丘」景觀,仍然十分顯著,就地理景觀而 言,可謂傳統與現代並存,這種地理景觀特質有利於野外調查及對比研 究的進行。本文所探討的時間脈絡,起自於土地拓墾之初迄今而止。

富田芳郎認為地理學的重要研究目的,在詮釋地表的區域性差異。

而一地的地域性,主要透過該地的景觀而具體的呈現出來。既然景觀為 人地交互作用結果在地表的呈現,因此,他認為以地表的景觀為對象或 手段,以探索一地的地域性是一項有效的研究方法。對於景觀的研究,

他特別強調三點:()景觀的研究應始於地圖式的觀察;()觀察 的重點應擺在景觀的調和,即所謂「調和景觀」;()探索「調和景 觀」,應對構成景觀的各要素作綜合性的觀察,並探究這些要素之間的 有機關係

年Steward提出文化生態學(Cultural ecology)的研究法,其基 本假設是:在特定的環境狀況下,利用特定的開發技術和組織,加諸於 一個群體的社會組織,將形成一定的「文化核心」(制度的型態),特 別強調社會文化組織是適應環境的的過程。此方法設定三個分析步驟,

首先分析環境和開發的關係;其次為分析開發環境所涉及的的人類行為 類型;最後探討這些行為類型和其他文化特徵的關係

Duncan, O. D.於年提出「生態複合體」(Ecology complexity)

研究觀點來強化論點。所謂的生態複合體(Ecology complexity)的 研究方法,認為所謂生態系意指在一定的時空條件下,存在於生態複 合體中的四大成分:人口(Population)、技術(Technology)、組織

(Organization)與環境(Environment)(簡稱POET)之間相互依賴,

相互影響的關係。本區的區域結構完整,可視為個一生態複合區,在這

 施添福,〈臺灣聚落研究及其史料分析:以日治時期的地形圖為例〉《臺灣史與臺灣 史料》(自立晚報文化出版部,臺北,)第頁。

 施添福,〈地理學中人地傳統及其主要研究主題〉《地理研究報告》(臺灣師大地理 系,臺北,0)第-頁。

 陳惠滿,《北投聚落景觀變遷的研究—人文生態觀點之探討》(臺北:臺灣師大地 理學研究所碩論,)第頁。

(6)

四大因素相互依賴、相互影響之下,對本區具有不同程度的塑造力。日 本地理學者滿田久進一步對生態複合體提出修應正模式,滿田認為:

一個村落社會體系面對經常變化的外部環境,村落為了存續、發 展,自身的社會組織、技術、文化、人口、自然環境,一方面要變動,

一方面也要適應環境。所以外部環境和村落社會是相互影響且動態變 化。

亦即將內、外部環境分離,以互動回饋方式連結內外關係,形成一 種動態的生態複合體模式。0

透過對人地關係(man-land relation)理論架構的澄清,本文所設定 之基本假設為:本區在:()內部環境基本構造及()外部環境變遷 的雙重影響之下(前者包括:自然環境、族群及方言、區位等;後者包 括:社、經環境變遷、機場興建、海埔地開發、水利工程(防風林、河 海工程、灌溉工程),探討透過上述之「人地辯證關係」(dialectic of man-land relation)的運作下,形塑聚落景觀的主要動力為何?

本文具體的研究目的有三:

.分析本區聚落的區位特性。

.探究形塑本區聚落景觀的主要動力。

.釐清本區之人地關係形式。

0 同註,第-頁。

 張智欽,〈宜蘭自然環境特徵與人地關係〉《宜蘭社區大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宜 蘭社區大學,宜蘭,00)第-頁。

(7)

圖、南寮地區00年之聚落分布及階層性

資料來源:實地調查

二、土地的拓墾與傳統聚落的形成

新竹市古稱竹塹,原為道卡斯族竹塹社民所居之地。康熙年

(),臺灣為清廷佔領,設臺灣一府,臺灣、鳳山、諸羅三縣。理 論上,本區應歸屬府下之諸羅縣。康熙年()郁永河奉命來臺到 北投採硫磺,途經竹塹留下一段紀錄:(郁永河著《裨海紀遊》):

自竹塹迄南嵌(在今桃園蘆竹)八九十里,不見一人一屋,

求一樹就蔭不得;掘土窟,置瓦釜為炊,就烈日下,以澗水

(8)

沃之,各飽一餐。途中遇麋、鹿、□、□逐隊行,甚夥。⋯

既至南嵌,入深箐中,披荊度莽,冠履俱敗:直狐貉之窟,

非人類所宜居也。⋯故至今大肚(今臺中大肚)、牛罵(今 臺中清水)、大甲、竹塹,林莽荒穢,不見一人,諸番視為 畏途 

康熙年()出版的《諸羅縣志》中描寫竹塹到南崁的地理景觀:

竹塹過鳳山崎,一望無蕪;捷足者窮日之力,乃至南嵌。時 有野番出沒,沿路無邨落,行者亦鮮;孤客必倩熟番持弓矢 為護而後行。野水縱橫,或厲、或揭,俗所云九十九溪也。

遇陰雨,天地昏慘,四顧淒絕;然諸山秀拔,形勢大似漳、

泉。若碁置邨落,設備禦,因而開闢之,可得良田數千頃 

就兩文中所描述,遲至康熙末年,竹塹地區大致是草原的景觀,除 了竹塹社在此插竹為籬而居,逐獸捕鹿與游耕之外,是一片荒蕪人煙稀 少之景象;本區當然亦屬草萊未闢的蠻荒之地,或者部分土地根本尚未 陸化沼澤溼地。

雍正元年()分諸羅縣虎尾溪以北之地設彰化縣,同時在大甲 溪以北設淡水海防廳(辦公地點附署於彰化縣衙),雍正年()

分彰化縣大甲溪以北設淡水廳,廳治遷移設在竹塹,此為新竹成為行 政中心的開始。其後0餘年間,本區的行政歸屬一直不變。光緒元年

()全臺設府廳,北臺設臺北府,光緒年()正式設省,

本區均歸臺北府下新竹縣竹北一堡(又稱竹塹堡)管轄

 郁永河,《裨海紀遊》(臺灣歷史文獻叢刊,臺灣省文獻委員會,台中,)第

、頁。

 周鍾瑄,《諸羅縣志》(國防研究院,臺北,)第頁。

 前者屬分防廳形式;後者屬常設廳形式。分防廳及常設廳之差異,請參韋煙灶,《鄉 土教學與教學資源調查》(臺灣師大地理系,臺北,00)第頁。

 王世慶,《重修臺灣省通志(卷七)—政治志:沿革篇》(臺灣省文獻委員會,南 投,)第-頁。

(9)

.頭前溪口兩岸一帶(萃豐庄之部份)

鳳山溪與頭前溪兩溪出海口間的範圍,包括舊港、白地粉、新庄 子、溪州、麻園(以《臺灣堡圖》上之行政村〔庄名或大字名〕名為 準,臺灣堡圖之稱呼,以下敘述逕以「堡圖」稱之)(只有舊港在本 區)等,為雍正年()汪東文(按:應為汪文東)所墾殖)  。 頭前溪南岸的大店、苦苓腳相傳為汪淇楚墾戶於康熙末年所墾殖(萃豐

庄部份) 0,兩汪所墾之地在雍正年()以後稱為萃豐庄

.隆恩庄(南庄之部份) 

康熙0年()前後,泉州府同安縣人王世傑率子姪鄉親百餘人 入墾竹塹東門街至暗街仔(以今日新竹市東前街巷為中心)一帶,繼 向北、西發展,而於康熙末年,在今新竹市東勢以西,頭前溪以南,客 雅溪以北的新竹平原區,建立南庄個聚落和北庄個聚落。南庄之地 在康熙末年間歸於王佐掌管,於乾隆初年,王氏子孫因分管大租權發生 糾紛,訴諸於官府,經數年仍無法解決,最後將爭端的大租權賣給臺灣 城守備營,而更名為隆恩庄(或稱隆恩南庄、隆恩息庄,簡稱息庄)。臺

 盛清沂,〈新竹、桃園、苗栗三縣地區開闢史(上)〉,《臺灣文獻》(臺灣省文獻 委員會,南投,)第卷,第期,第頁。

 吳學明,《金廣福墾隘與新竹東南山區的開發(-)》(臺灣師大歷史研究 所,臺北,)第頁。

 施添福,〈清代臺灣竹塹地區的「墾區庄」:萃豐庄的設立和演變〉,《臺灣風 物》,第卷第期(臺灣風物雜誌社,臺北,)第0-、頁。

 黃奇烈,〈新竹市文獻採訪錄〉,《新竹縣文獻會通訊》,第號(新竹縣文獻委員 會,新竹,)第頁。

0 陳國川,《臺灣地名辭書(卷十八):新竹市》,(臺灣省文獻委員會,南投,

)第0頁。

 同註第頁。

 臺灣地區取名「隆恩(庄)」的地名〔或水圳名〕,皆屬駐臺綠營之土地(即以駐臺 部隊為地主),供作部隊給養之需。字義上,「隆恩」係取謝主隆恩,以為皇恩澤民 之意。同註,第、0頁。

 同註第0頁;同註第頁;同註0第頁。

 陳金田譯,《臺灣私法(第一卷)》(臺灣省文獻委員會,南投,0)第0頁。

(10)

灣城守營獲得竹塹南庄的大租權後,憑藉官營的優勢,持續擴張領域。

乾隆末年時,隆恩庄已大為擴展,其範圍北起自頭前溪南岸的槺榔,南 至鹽水港溪(今鹽港溪)北岸間的沿海地帶

以堡圖上的小字聚落為準,包括:槺榔、鳧(hut)湖、田庄、下過 溝子、萬興、南寮、十塊寮、蟹仔埔、草厝、樹林(ham)仔、外湖、

雙寬(huan)竹圍、北油車港、南油車港、下罟寮、海口南岸的大店屬 萃豐庄,故基本上,本區可以視為「南庄之地」,整個發展與後來之隆 恩庄的脈動息息相關。其次,本區合計有個小字聚落,分屬舊港、槺 榔、十塊寮、油車港及楊寮個大字。

 新竹沿海隆恩庄擴張的事實與其所屬的領域,可由以下的史料得知:

. 「虎仔山庄的隆恩租地本來為張合顯所有,因與相鄰地業主發生糾紛,結果被官府沒收充為隆 恩租地」(參註24,第231頁)。

. 「臺灣城守營參將府,⋯於雍正十三年,向石邦瑞等置竹塹南庄水田三百一十一甲五分,旱田 六五甲五分,並草埔、山崙、港渡等處。⋯東至隙仔山口山上車。⋯西至海,南至黃顯郎屋南 山腳;北至上崙莊、下崙莊各厝前往港口渡頭車路為界。⋯前據管莊把總黃三達查稟,買息莊 界內有鹽水港海墘一帶荒埔,東至山,西至海,南至鹽水港溪,北至香山莊飯店前熟園止,堪 以開墾。及南勢莊魚寮厝溪畔有小港一口,土名中港仔堪築魚塭。⋯未具有人投墾。⋯茲據 竹塹莊民陳璋琦具呈認佃,愿自備資本傭工前往開墾。⋯。(乾隆三十七年二月 日給)」 參見:()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清代臺灣大租調查書》(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第-頁;()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臺灣私法物權偏》(臺灣省文 獻委員會,)第-頁。

作者按:按地名、方位、地形與《臺灣私法物權篇》中另兩篇字契的內容推斷,「中 港仔」之座落似為下洋寮、瓦厝、罟寮等處(今新竹市虎山里罟寮一帶)。(參見:

同上註之()第-頁)也就是說陳璋琦所請墾之地,是兩處不連續的地區。若 說中港仔在罟寮一帶,則罟寮之開發年代應當就在乾隆年()前後。

 依上述黃奇烈()與盛清沂()的說法,南庄個聚落包括:小南勢、拔仔 林、瓦厝、浸水、中庄、虎仔山、樹仔腳、上下羊寮(羊寮)田庄雙寬竹圍 油車港(油車港)下罟寮海口外湖槺榔十塊寮蟹仔埔南寮、大南勢、上、下 九甲(九甲)、上、下沙崙(沙崙)、上、下六甲(六甲)、蘆竹湳、吉羊崙(細明 體字者位於本區)。(參見:註、及註0)然而,據作者的研究顯示:黃文與盛文 中所列舉的個庄名,可能由臺灣堡圖上的小字拼湊出來的,然其分佈的範圍應當與 上述聚落相去不遠。(參註第0頁。)

(11)

三、聚落之階層性及其變遷

.聚落的階層關係

日治時期臺灣之土地調查事業於明治年(0)結束,土地登記 亦自次年開始,也就是說,地籍與戶籍在明治年(0)以後才有一 致的指稱系統;然而在此之前,日本官方所用的戶籍系統,乃是沿襲清 代以來的土名,為其最小的行政系統。大正九年(0)以後臺灣最小 的行政單位為大字或小字,分析各大、小字聚落系統的結果,一個小字 下含數個土名,一個土名下又可分化成數個角頭,角頭之下為家戶,居 民點以集村或散村展現聚落的幾何空間型態

資料來源:轉繪自楊幸雪,:,同註。

圖、臺灣聚落空間的組織意象

 楊幸雪,《漢人血緣聚落的分化與整合:以彰化縣溪湖鎮湖仔內地區為例》(臺灣師 大地理研究所碩士論文,臺北,)第-頁。

(12)

.自然村的指標

土地公廟

潘朝陽認為明的「里社」,已是後來村莊土地公崇拜的穩定結構,

其土地神,一方面是村莊的土地生養功能的象徵;一方面則又成為村莊 社區及其空間領域的「神聖中心」。土地神之祭祀範圍與「里」生活範 圍之吻合,即古代「里社」的基本空間形式。史籍所記載的社是指土地 神,里是基層聚落,社里則是相依存在的。

林美容認為:「臺民每以廟宇來組織地方社區,土地公廟即用以組 織最底層的地方社會—聚落,由土地公廟不只可以定義一個聚落的範 域(territory),而且可看出聚落內人群組織與活動樣貌。」許淑娟也 提到類似的論點:「村落(自然村)祭祀圈之空間分布,所顯示的意義 為:在拓墾過程中,當先民形成聚落意識後,基於信仰之宇宙觀,所以 共同奉祀土地公(或家鄉神明)。奉祀土地公是村莊與土地關係密切之 表現;奉祀家鄉神明意味人群的結合更加鞏固0」。

按土地公的守護區位,可以將之區分為:田頭(田尾)土地公、庄 頭(境頭)土地公、圳頭(埤圳)土地公、守墓土地神(后土)。在本 區並未見到田頭及圳頭土地公,其次,守墓土地神與聚落無關,可以排 除。不過二個特徵倒是相當顯著,就是:絕大部分的土地公廟位於聚落 邊緣(庄口)或庄外田間;絕大部分座西方向朝東北、東南或東,面向 水源地(水圳),「把水尾」守護村莊的態勢十分顯著。故本區內的土 地公廟,可視為庄頭土地公與圳頭土地公的混和體,亦即兼具屬圳頭土

 潘朝陽,《臺灣傳統漢文化區域構成及其空間性—以貓裡區域為例的文化歷史地理 詮釋》(臺灣師大地理系博士論文,臺北,)第頁。

 林美容,〈聚落的指標—土地公廟:以草屯鎮為例〉,《臺灣風物》(臺灣風物雜 誌社,臺北)第頁。

0 許淑娟,《蘭陽平原祭祀圈的空間組織》(臺灣師大地理研究所碩士論文,臺北,

)第-頁。

 同註,第-頁。

 研究區直接面向河川的土地公廟只有舊港里安瀾宮,從廟名即可瞭解村民的企求。

(13)

地廟的性質。

本區並未見超行政村祭祀圈的土地公廟;其次,本區距離都市不 遠,鄰近新竹科學園區及湖口工業區,就業機會充裕,尚無人口外流到 致使村落空洞化,土地祠無人祭祀而形成土地公「合祠辦公」的現象,

特殊區位土地公廟只有草厝之「福德石頭公」。排除少數特殊區位土地 公廟的干擾混淆,本區屬「里社」(自然村)性質的土地公廟共有間 土地公廟。檢視其與小字聚落的相容性,祭祀圈及廟名可與小字對應的 有間(.%),可見本區小字所反映之底層聚落地理系統,到目前 仍然大部份適用。

表、南寮地區的土地廟及其地理區位特性(由北而南排列)

(14)

資料來源:田野調查。

表先將「廟仔」形式的小廟排除在村廟之外,也剔除土地公廟,

理由是本區的土地公廟均屬於廟仔格局,且未見超行政村祭祀圈的土地 公廟。其次,根據臺灣民間信仰的特性,庄頭改信奉神格較高的神祇成 為村廟,村廟之中必定留有土地公的神位。所以,即使該聚落僅有村廟 而未見土地公廟,等同於村廟取代了土地公廟的功能,這樣的聚落自是 應歸類於自然村。()有土地公廟之聚落、()聚落所在地有自然村 級以上之村廟,或者()現存地名仍沿用日治時期小字名者,以此三個

 研究區內民眾所稱之「廟仔」的格局大致為:僅有一扇門,門面寬度及縱深均不大超 過m,屋高不過m。研究區內的應公廟頗為常見,但這裡的應公廟均屬「廟仔」格 局,而祭祀圈多半屬於獨立居民點或角頭級規模,排除它對於村廟的界定就好處理多 了。一般村廟通常具備三川門,廟身及廟埕佔地寬闊,自是需要較多的財力興建及維 護,是角頭級以下聚落居民的能力較難以達到的,故本文將廟仔形式的廟宇排除在村 廟之外。

(15)

原則來作為自然村判定的依據。對照表,僅有「海埔地」不符合這三個 原則,可解釋率達到.%(/)。

.本區各自然村聚落的更迭及變遷

從日治初期(以小字聚落為主)到現今(以村廟及土地廟有來無確 認)一百餘年間,本區內聚落及行政區劃的更迭,整理如表所示。百餘 年來,本區之自然聚落,其變遷可分為以下幾種情形:

坽 聚落因機場遷村完全消失或部分消失:完全廢庄的有槺榔大字之下過 溝仔及田庄;楊寮大字之上洋寮、下洋寮及瓦厝。部分消失的有十塊 寮大字之十塊寮;槺榔大字下的萬興、槺榔、大店、鳧湖;油車港大 字之雙寬竹圍;楊寮大字之南油車港等聚落。

夌 因河道變遷使聚落更替:十塊寮大字下之船頭小字一部份沒入溪中;

另一部份變為南寮公墓。其西邊約00m處的塚地,反而因為佔據地 利,逐漸發展成本區唯一的中地型聚落—王爺宮

奅 因機場遷村使聚落發生重組(圖及表所示):如楊寮大字之南油車 港,因部分位於機場內而遷至下罟寮,兩個聚落合而為一,下罟寮地 名為南油車港喧賓奪主,已逐漸被當地人遺忘。槺榔大字下之萬興小 字逐漸為王爺宮所涵蓋,降為角頭級聚落。至於萬興小字,則降根據

「南寮福德宮」廟誌記載:「南寮福德宮(舊地名萬興)源系清朝時 代至今已百餘年歷史⋯。」透露萬興及王爺宮兩個聚落已經合而為一 的端倪;此外,陳國川()也提及「⋯萬興地名亦因而漸漸被遺 忘」

妵 聚落更名:槺榔大字下之鳧湖更名為牛埔,牛埔則分化為頂牛埔(頂 埔)及下牛埔(下埔)兩個自然村。臺灣堡圖上有鳧湖聚落而無牛 埔,現今卻只聞牛埔而不知有鳧湖。牛埔聚落在《新竹縣采訪冊》中

 從堡圖上的圖例上觀察,王爺宮聚落所在範圍仍是一片塚地,故王爺宮聚落之成莊當 不足百年。南寮地區居民為了區隔南寮漁港所在的「南寮」聚落,而將此新興聚落稱 為「王爺宮」,顧名思義取自三王爺宮(現稱「塹港富美宮」),外地人則稱統南 寮。(田野調查資料)

 同註0第頁。

(16)

已有頂牛埔及下牛埔的庄名,目前仍沿用這種稱呼。南寮國小後方之

〈開鑿烏瓦窰塹誌〉碑文中記載前清歲貢彭廷選生平事蹟,彭廷選 著有《鳧湖居筆記》四卷及《傍榕小築詩文集》傳世,若《鳧湖居筆 記》為彭廷選自己取名,則鳧湖聚落在清咸豐年間已經存在。因此,

牛埔與鳧湖應是一個聚落的兩種稱呼或新地名取代舊地名的情況。

妺 新興聚落:又可區分為兩類,其一為海埔地開發所形成之新興聚落,

如罟寮及海埔地;另一為聚落分化所產生之新興聚落,如鄭厝、頂牛 埔(頂埔)、下牛埔(下埔)等。海埔地所涵蓋的空間範圍相當廣 袤,土地開發及居民組成具有一定的獨特性;區內已經出現涵蓋自然 村、角頭、獨立之小居民點等層地名階層結構(參見圖);附近村莊居 民已經約定俗成地使用這個地名。雖然尚未發展出自己的土地公廟或 村廟,未形成獨立的村落意識,但仍應將之視為自然村聚落。牛埔的分 化與南寮地區之幹道—東大路修築的切割有關;鄭厝為鄭姓絕對優 佔之單姓聚落,聚落形成年代約在道光初年。人丁旺盛及處於具有陸

 陳朝龍,《新竹縣采訪冊》(國防研究院暨中華學術院,臺北市,)第頁。

 〈開鑿烏瓦窰塹誌〉為天祿(開閩始祖彭子安之父)派下世孫玉振及0世孫炳章,

年所撰刻,碑文中對彭廷選開鑿烏瓦窰圳之貢獻有詳細的記述:「烏瓦窰塹之開 鑿乃彭公廷選之德,澤我海口宗親至今感念。彭公廷選字祖澤,竹塹槺榔莊人⋯生於清道光甲申

(1824)年,三月卅日,同治丙寅(1866)年八月二十五日去世⋯著有《鳧湖居筆記》四卷及

《傍榕小築詩文集》傳世。⋯供既絕仕途之念,乃一心捐輸造福桑梓,時海口一帶常苦乾旱,種 植匪易,公於縣北四里處鳩工開鑿烏瓦窰圳,自金門厝溪引水瀦為陂,南行一里至過溝仔莊,又 二里至田莊,二里至雙圈竹圍。又於故溝仔莊分圳西北行一里許至萬興莊,折而南行二里許至頂 油車港莊,灌溉田畝96甲。自此荒埔曠野變易為沃土良田,海口鄉親之有今日,皆公之恩惠,特 為文誌之以為後人存念。」。參彭氏族譜編修委員會,《彭氏祖譜》(彭氏祖祠管理委 員會,新竹,)第0頁)

 海埔地是光復後才開發的新生地,面積約有平方公里,其聚落形成最晚。按其開發 年代,於年開發的「新竹海埔地實驗區」(內海埔);年所開發的「新竹海 埔地北區」(外海埔)。海埔地內的聚落分為好幾個居民點:冠軍食品公司西側的 民居點稱為山本;港南國小北側一帶,海埔地未開闢前稱為「五層坅」(go-can- gim),現稱「海埔兮」,兩處居民均為0年移入的客家人;港南國小南側及西 濱公路兩側大抵為客家人與0-0年間移入中南部移民混居的狀態。(參註,第

頁)

 據《港北鄭氏家譜》,為手抄生庚簿,作者及撰寫年代不詳。

(17)

化潛力的區位,是鄭厝能在不長的時間內發展成自然村的重要原因。

.行政村及區域級地名的階層性

本區之自然村級以上的地名階層可分為:自然村地名、行政村地 名、區域地名等三個階層。由於本區未發展出超行政村的聚落,故這三 個階層中,後者均可以包含前者。

坽 區域級地名系統及中地型聚落:本區之超行政村(區域)級的地名只 有一個:南寮。本區是以王爺宮聚落為節點所構成的節點區域。本區 在-0年間設置舊港庄,舊港之名起源於「竹塹舊港」的簡稱,

溪州為頭前溪河口沙洲,該聚落在清代斷斷續續為竹塹港的泊地,清 末至日治中期一直為竹塹港主要泊地,從清代中葉以後一直為繁榮的 港市,也是舊港庄役場所在地。在日治中期以前,本區的區域級地名 被慣稱為「舊港」而非「南寮」,所對應的中地型聚落為溪州,而非 王爺宮。昭和年()竹塹港廢港、昭和年()舊港庄取 消,庄役場隨之廢止。日治時期除戶簿資料顯示,舊港派出牀於昭

()改櫻派所映整本暄區域核心已經移轉到新興的王爺宮。

從日治中期到現在,本區之區域級地名及中地型聚落,均經過微妙的 轉換。今日之王爺宮,除了擁有本區位階最高的廟宇—富美宮作鎮 象徵外,銀行、郵局、小學、公有市場、派出所、超市、診所及消防 隊等公部門及各型服務業均匯集於此,王爺宮已發展成為南寮地區的 中地型(Central place type)聚落。

夌 行政村級地名系統:日治時期及目前本區之行政區的隸屬請參見表所 示。康樂里轉化自槺榔大字、港北里轉化自北油車港大字。海濱里及 港南里的前身雖然不是大字行政區,但從日治時期的《土地申告書》

以及派出所的《除戶簿》、《戶口調查簿》檔案,均將蟹仔埔(含草 厝)及南油車港(含海口),分別自十塊寮大字及楊寮大字獨立出,

自成一冊;更早出版的《新竹縣采訪冊》則已同列十塊寮庄與蟹仔埔 庄0。舊港里轉化自舊港大字的溪州小字,是竹塹港及舊港庄役場所在

0 同註,第頁。

(18)

地,聚落呈現典型之集村型態。光復初期為竹北鄉舊港村,年

月日改隸新竹市迄今。舊港里所在是一個島嶼,加上特殊的歷史發展 背景,行政區劃自成一格。較為例外的是南寮里,南寮里繫自槺榔及 十塊寮劃分出來,由原為人口最少的里,受惠於位於交通樞紐位置,

如今反成為人口多、密度最高的行政村。故本區現今之行政村空間結 構,大體仍反應日治時期行政村(大字)級行政區的空間結構。

表 、本區非「廟仔」格局之村廟及其祭祀圈(由北而南排列)

* 表中「原鄉神祇」係指「廟宇之主神『直接』來自原鄉」,臺灣各地廟宇或神壇分香 則不列入。

** 國府於年月自大陳撤軍時,隨同島民之一群,在南寮所建立的大陳移民村稱 為「信義新村」。移民村原建於今南寮公墓旁,由於洪水為患,乃請當時政府覓地 建村,建於今址,居民之主要祖籍地為浙江省溫嶺縣上大陳島。(韋煙灶,00:

0)由於信義新村並不是「自然發生」的聚落,居的維生方式未必與土地發生關 係,加上其略顯封閉及面積狹小等地理特性,故本文認為將其聚落視為「角頭」等級 較為恰當。

資料來源: 實地調查。

(19)

表、南寮地區各聚落行政區劃歸屬的更迭及聚落之變遷

(20)

註: 日治時期的行政區劃分為置縣(-0)、設廳(0-0)及設州、廳

(0-)三個階段,置縣時期本區曾先後隸屬於臺北縣新竹支廳及新竹縣轄下 之新竹辨務署(轄原竹北一堡之西半部),由於此時期行政區劃變動頻繁,本表不 列出說明。竹北鄉舊港村於民國年月日改隸新竹市。

資料來源: 王世慶():-0、0-、、、、-、

-、、-、;田野調查;新竹北區戶政事務所日治時 期戶政檔案。

表、年以前位於新竹機場內的聚落名稱

(以日治時期大、小字為準)

資料來源:田野調查(圖所示)對照《臺灣堡圖》。

四、自然環境變遷與聚落發展的關係

. 本區沿海地區在拓墾之初處於農業氣象條件的邊陲性

新竹平原的形狀為喇叭狀,平原沿海地區位於喇叭之開口,缺乏地 形屏障,冬半年(0-月)期間東北季風長驅直,農曆九月起的飆起的

「九降風」,風勢尤為強勁。由於冬、春季節氣溫較新埔、關西、竹東 等地的內陸河谷平原為低,風速也較大(表所示),農業氣象條件自 市不如內陸之河谷平原區,這可從本區早冬水稻栽培時程較其他新竹內

(21)

陸地區晚約0-日間接印證。其次,根據陳春泉、郭鴻裕()的 研究:「彰化一帶之稻作收成,在-年統計,以強風不常到之山麓 地帶平均收量為00%,季風較弱之中部地帶為%,季風最強之沿海僅

0%,二期作則更加明顯,沿海區產量僅達%」

表 、新竹與南寮氣候之比較

資料來源:中央氣象局編之《氣候年報》與水利局編《海岸水文年報》

本區土壤按農業試驗所出版的/,000土壤圖土壤分類,皆歸屬於成 土較晚的砂、頁岩母質新沖積土。以港南里為例(參見圖),土壤分類 上分屬油車港(Hyk)系與海埔地(Hd)系兩個土系(soil series)。海 埔地系分布於濱海公路以西地區,土體(solum)厚度多在0.公尺以內;

油車港系則分布於濱海公路與機場間。由於每年帶領學生實習,作者曾 多次實地開挖兩地土壤剖面(soil profile),其土壤性狀如表所示。港 南里因地下水面(water table)多位於地面下0.~0.公尺處,欲與容易 積水,故為排水不良的濕性土壤;相對於新竹內陸地區,除了地下水充 足外,就土性而言,肥沃度低,尤其是鹽分過高(海埔系的電導度超過

 據新竹農田水利會簡報()與作者調查。

 陳春泉,〈新竹、苗栗縣土壤調查報告〉,《臺灣省農業試驗所報告第號》(臺灣 省農業試驗所,臺中,),第0、頁。

 土系為最小的繪圖單位,本區土壤的分類充分反映土地陸化的時程,海埔地系土壤分 布的範圍係清末至間屬於潟湖區的內海;油車港系則位於「清末海岸線」以東 的地區。參臺灣省農業試驗所,《/,000土壤圖(新竹圖幅)》(臺灣省農業試驗 所,臺中,)。

(22)

,000μS/cm),土壤鹽分高對稻田生產質量有相當的影響

從氣候及土壤環境來看,本區沿海地區在開發之初,處於傳統農業 土地利用的邊陲地帶,具有雨量相對稀少、風強沙多、直接面對海水倒 灌的洪災、海鹽侵漬、位於灌溉水源末端、土壤水含鹽量較高等農業發 展之不利因素生態條件,農業發展的邊陲性,不言可喻。

表 、本區兩種主要土系之土壤剖面分層特性

* 油車港系的土層已經可辨識淋溶與澱積分層,顯示經過二百多年來的水稻耕作,土壤 洗鹽時間較長,鹽分已降低;海埔地系土壤陸化、耕作年代僅約0年左右,洗鹽時間 較短,鹽分較高,這是兩個土系土性最大的區別。

** 土壤構造為土壤結成團塊的強固程度及團塊形狀等物理性。孔隙率為土壤孔隙佔土壤 總體積的%。總體密度為含孔隙的土壤密度;土粒密度為不含孔隙的土壤密度。

 作者於00..0及00..兩次實地開挖土壤剖面,油車港系表土之電導度值竟 然高達,0μS/cm(該農地的地下水之電導度值約為00μS/cm),可能是由於00

年二期稻作休耕後,碰到秋冬少雨,降雨洗鹽的效果降低,毛細管作用不斷將地下 水(地下水面距離地面0.m)吸引到土壤表面蒸發,而使鹽分累積,這一點從表土 的電導度值的,0μS/cm遠高於底土的,0μS/cm可以證明(由於土壤淋洗作用影 響,理論上底土之電導度應略高於表土)。電導度超過,000μS/cm即相當不利土壤及 作物生長。參楊萬全,《水文學》(臺灣師大地理系,臺北,)第0頁)。根 據美國鹽土研究所的「鹽度等級與其對作物生長關係」表,當電導度介於00-00μS/cm 的土壤屬於「高鹽度」土壤,鹽害等級為「僅耐鹽作物能生長」。參郭魁士,《土壤 學》,中國書局,臺北,)第頁。可見本區土壤含鹽量的情況確實不利作物 生長;其次,設若本區土地利用不是水稻田並以充足的灌溉水來洗鹽,土壤鹽化情況 將更為嚴重。

(23)

. 近海及近河的區位特性,使得最初臨海及臨河聚落的選址必須具

備防洪避水的自然區位

按水利處河川等級的劃分,本區有一條中央管河川—頭前溪;一 條新竹市政府管河川—客雅溪。頭前溪口受潮流與河水沖刷影響,水 位較深,利於興築港口,早期的竹塹港與近期的南寮漁港皆屬於此種地 理位置。在現代化河堤修築(約0年代)之前,頭前溪下游呈辮狀河 水系(braided river system),然而流幅不大,水路集中不致漫地竄流,

一般的大雨尚不虞淹水,但遇上颱風大豪雨時,臨河及臨海地帶仍有氾 濫成災的危險。故開發之初的臨河及臨海聚落,必須選在局部高地上落 腳。如00年月-日侵襲北臺的艾利颱風造成頭前溪上游五峰鄉及 尖石鄉重大的災情,下游出海口一帶河岸兩側居民被迫撤離疏散,舊 港島水淹達到海拔m左右,南岸附近離河岸僅約00m處,海拔約m的

「信義新村」南側(聚落位置參圖)則未淹水。可見沿海地區洪泛之 發生,與位於大河岸及河口有明顯的關聯,並非一般想像的等高淹水的 法則。

在野外調查時發現,本區普遍存在規模不大的海岸沙丘,臨海聚落 選擇的區位,絕大多數位於沙丘上或沙丘背後,宅地面東或面南,家門 口外十數公尺即是海岸線,由於海岸沙丘的發展大致會與海岸線略為平 行,故臨海聚落的空間分布型態就大致呈現南北走向。臨河聚落則相對 地會順著河岸沙丘(river bank dunes)或自然堤(natural levee)發展,

由於河岸沙丘及自然堤的發展大致會與河流平行,故臨河聚落的空間分 布型態就大致分布在河道數百公尺與河平行,呈東西走向。本區的臨海 及臨河聚落在缺乏緩衝與屏障下,聚落地點的選擇,其避開洪水的目的 不言而喻,這些局部高地的存在,確保了開墾初期本區聚落與農地的穩 定發展

 00年月日實地訪查。

 舊港島雖是屬於河口沙洲,然其聚落所在標高均在-公尺間,也可視為頭前溪之自然 堤。

(24)

臺灣堡圖配合田野調查判釋,本區之臨海聚落包括:南寮、蟹仔 埔、十塊寮、草厝、外湖、樹林仔、北油車港、鄭厝、南油車港、下罟 寮、海口、下羊寮、瓦厝及罟寮等,整體的排列型態略呈北北東—南 南西走向。如前所述,這種空間分布反映了避水防洪所呈現的人地調和 景觀。「臨海聚落」的空間排列大致可區分為兩列:()西列的南寮—

蟹仔埔—外湖—鄭厝—下罟寮—海口—罟寮等;()東列的十塊寮—樹 林仔—北油車港—南油車港—下羊寮—瓦厝。

也就是說,在堡圖繪製之前(0年之前),本區沿海已有兩列沙 丘發展出聚落。而從農業氣象條件來看,顯然東列聚落應當是優於西列 聚落,因此,東列聚落的創建年代應早於西列聚落。這樣的論點,將在 後文說明。

本區臨河聚落包括:船頭溪洲、船頭、萬興(後來之王爺宮)、

鳧湖(後來之牛埔)、槺榔、大店等。整體的排列型態略呈西北西—

東南東走向。這群聚落的排列方向與頭前溪的流向一致,臺灣西部的 大河,基本上多屬於枯洪流量懸殊的「荒溪型」河流,流路在河口地帶 多呈扇狀分流(divarication)狀,由一分為多向海奔流,導致流路不穩 定。河道變遷頻仍,因此,臨河聚落較其他內陸聚落不穩定。這從

年以來的文獻紀錄觀察,頭前溪口一帶聚落的消長可以看出:如同治

年()淡水廳署的統計,頭前溪口一帶的聚落有:魚寮、溪心壩、

下溪洲、船頭、槺榔等;陳朝龍等在編寫《新竹縣采訪冊》時所做的野 外調查(光緒0年())記載,頭前溪河口一帶的聚落有:船頭溪 洲、魚寮、大店、槺榔、南寮、船頭、頂牛埔、下牛埔、萬興等,這些 聚落與堡圖所列的小字較為接近。

 淡新檔案校註出出版編輯委員會編,《淡新檔案(一),第一篇(民政類)》(臺灣 大學歷史系,臺北,)第-頁。《淡新檔案》中的記載,可能是淡水廳署為 應付欽差大臣沈葆楨清查臺灣府人口所做的調查。

 陳朝龍,《新竹縣采訪冊》(國防研究院暨中華學術院,臺北,年重印)第-

頁。

(25)

臨海及臨河的聚落,在梅雨季及颱風季期間,將直接面對洪水的威 脅,故在原初的聚落選址上應當會呈現「避洪」的區位特性,以及在建 築上調和當地風土。從田野調查中顯示:本作為初墾角色的宗族,其祖 厝不是位於沙丘上就是位於沙丘背後,且皆座西朝東,整體古聚落排列 方向呈現與海岸平行的態勢,這種環境與東北季風盛行且沙丘發達的蘭 陽平原的情形十分類似

. 沿海浮復地持續陸化的海岸地形環境有助於臨海聚落的的擴張

本區的海岸地形屬於離水堆積進夷海岸,也是屬於「洲潟型海 岸」(limn-type coast),也就是典型的沙岸地形0,。成書於同治0年

()的《淡水廳志》的「沿海礁砂形勢圖」附圖標示許多沙汕(包 括地形學所稱的:濱外沙洲(offshore bar)及沙嘴(sand spits)),但 未附名稱;成書於光緒年()的《新竹縣志初稿》則已清楚描述 出部分沙汕的名稱。作者透過田野調查對這些「沙汕」及所對應的內海

(潟湖)名稱及所在位置做細部的確認,標示於圖上

受偶發性的洪氾堆積與人為階段性圍海造陸的影響,本文假設:海

 張智欽,《宜蘭地區地下水之研究》(陳國章教授學術論著獎助出版,臺灣師大地理 系,)

0 張劭曾,〈臺灣海埔地之地形變遷〉,《臺灣之海埔經濟》(第一冊)(臺灣銀行經 濟研究室,臺北,)第頁。

 石再添,〈臺灣西南部嘉南洲潟海岸的地形及其演變〉,《地理研究報告》(臺灣師 大地理系,臺北,)第期,第頁。

 陳培桂,《淡水廳志》(國防研究院暨中華學術院,臺北市,重印)第-頁。

 鄭鵬雲、曾逢辰,《新竹縣志初稿》(國防研究院暨中華學術院,臺北市,重 印)第頁。

 從方志中可找到新竹外海的濱外沙洲或沙嘴名稱有:紅毛港沙汕、羊寮港沙汕、嵌 仔腳港沙汕、舊港沙汕(又名金龜汕)、南寮沙汕、香山港沙汕(新竹縣志初稿:

)以上均經作者田野確認。另外位於鹽港溪口北、南側有北汕、南汕(田野訪問所 得)。古潟湖的名稱因地略有異,新竹縣志初稿未有記載,經作者田野訪查確認的古 潟湖由北而南有:紅毛港、羊寮港、嵌仔腳港、蟹仔埔(南寮沙汕)、油車港(石頭 汕)、虎仔山溝(香山港沙汕北段)、香山港(亦稱香山澳)(香山港沙汕南段)、

蚵寮港(北汕、南汕)等。

(26)

岸線向外海的外移為跳躍式,而非連續式,故古海岸線位置都會有微地 形遺跡;其次,配合這樣的概念模式推理,古海岸線通常就是過去的濱 外沙洲或沙嘴所在。在進行田野觀察與訪問後,在本區00餘年來,共可 找到條不同時期的海岸線(以海堤為準)(詳見圖所示):

坽 00年前後(清末)海岸線:經比對臺灣堡圖及田野訪問資料,這條 海岸線大致相當於現今之:南寮舊漁港R代天府西側聚落邊緣R海濱路 東側約00公尺處水圳旁R港北橋R延平路段R延平路段巷(延平 路段與巷交會口為一小灣澳)R港南里順天宮前(此處為一河口 灣)R海埔路巷R延平路段巷弄R海口十一靈公廟R姓媽公廟 R延平路二段楊寮海防營入口R三姓公廟R香雅橋等地標的連線。對照 相片基本圖判釋,這條海岸線相當於海拔-m等高線的連線。

夌 年的海岸線:五層坅汕沙嘴與上述臨海聚落所圍的油車港潟湖及 蟹仔埔區在清代中後期到日治中期為鹽田。鹽田區似在年前後,

進一步轉化成水田。也就是說,這段期間本區有另一波沿海浮復地陸 化的進程。

奅 年海岸線:古油車港潟湖的濱外沙洲「石頭汕」(或稱石礫仔 汕)以東,所圍的潟湖陸化後的土地當地人稱為「內海埔」,並為

年行政院退輔會「新竹海埔地實驗區」開發時所選定的西界,其 遺址就是烏瓦窯圳末端的港北溝內側堤防,並向北延伸到鄭厝西方魚 池。

妵年海岸線(約略接近現今之海岸線):前述清末所稱之「南寮沙 汕」。南段(港北溝以南)為年行政院退輔會「新竹海埔地北 區」開發時所圍墾的西界,陸化後稱為「外海埔」;北段則為民間私 墾,陸化後被當地人稱為「海埔田」。

從上述個時期海岸線形成的時程可以發現,後者形成之時間十分

 海岸線係以該年臺灣省公路局所出版的/00,000新竹圖幅為底,配合田野調查資 料修正。從地圖比對上年本區的海岸線十分接近於年/,000地形圖所繪的 海岸線。

(27)

接近,相距僅約0年,而從初墾之時到00年前後,本區的海岸線變動 量極其有限,何以這0餘年間沿海浮復地迅速陸化?這段時程與機場興

(年)及擴建(、、、年)年代,在時間上有吻 合之處。本研究假設:機場的興及擴建,機場內的水田廢耕,才得釋 出更多的灌溉餘水給更下游的農地使用。本文註所提及的「本區土壤 含鹽量的情況確實不利作物生長;其次,設若本區土地利用不是水稻田 並以充足的灌溉水來洗鹽,土壤鹽化情況將更為嚴重。」恰可對應到本 段的論題,在本區,若無充足的灌溉水,即使是已經是水田的農地,也 可能發生明顯的土壤現象,遑論是開墾原本是鹽鹼地的沿海浮復地。因 此,在此本處進一步推想:「機場的興建,極可能是本區沿海浮復地能 在短期間迅速陸化的中介(intermediary)因素。」其次,在田野訪查及

《新竹農田水利會誌》中〈歷任會長簡介〉中可以發現,這段期間也恰 巧是水圳「水泥化」的建設時期,水圳的漏水率降低,灌溉效率提高,

自是有利於初墾之海埔地農地的洗鹽效能。

本區的海岸具有西臨潟湖(lagoon)、東靠平原、沿海浮復地持續 陸化的生態環境特性,這樣的生態環境特質將回饋影響到本區之聚落擴 張。從開墾之初,本區的居民看似是農民,但具有相當之漁、鹽業技 術。基於靠海吃海的維生法則,懂得自海獲取生活所需資源。海上資源 是無窮盡的,大海在維持生計上,吸收農村過剩勞力的海綿作用,可吸 納因子孫繁衍所造成農村勞力過剩帶來的土地贍養壓力。

前臨潟湖後背平原的區位條件,有廣袤的邊際土地,隨農業條件

 上述臨海聚落的成庄時程約介於0年至0年間,而這些臨海聚落距離00年前後 的海岸線,大多不過0數公尺遠。

 從堡圖上可清楚判釋機場內的充滿著「水田」的地圖符號,從土地申告書的地目彙 整,水田面積大致佔機場內村莊農地面積之%以上(作者等人未發表之資料)。以 水平衡(water balance)的觀點來看,在既有的科技條件的限制下,「可用水資源量」

是固定的。0年代本區既無水庫儲水,也尚未使用地下水灌溉不應有多餘水源足以 大規模的擴張灌溉面積。參吳聲淼,《臺灣省新竹農田水利會誌》(新竹農田水利 會,新竹,)第-頁。

 同上註第-頁。

(28)

的改善可供開墾,易於形成單姓聚落。本區的農業生態環境隨著開發年 代的日久與農業技術的投入,而日漸獲得改善,區內廣大古潟湖區的陸 化,使得當地居民的陸域生活空間不斷地擴張。土地贍養力(carrying capacity)的提昇與沿海的不斷陸化,扺消本地宗族因丁口繁衍所造成的 土地贍養壓力,促使這些宗族相對地穩定發展下來。這些環境特質利於 初墾的宗族發展出血緣性聚落

五、多元之維生方式與聚落發展的關係

.沿岸漁業

潟湖區咸被生態學者認為是生物量(biomass)十分豐富的地區0, 這樣的生態環境特質將回饋到當地居民的維生方式上。本區過去的自然 環境基本構造既是由東到西是一連串的濱外沙洲或沙嘴與其所圍成的潟 湖生態區。潟湖區的生物量極為豐富,從事漁撈作業又遠比外海安全,

面對這樣的生態環境結構,除了提供了絕佳的副食品與足夠的動物蛋白 質外,也帶給本區居民取之不竭的財富。潟湖區的優良漁場,充分發揮 其地盡其利的作用。本區重要的沿岸漁業包括:牽罟(地曳網)、牽魚 栽(抄網,張網)、立竿網(刺網的一種)、拋網(手綾)、貝類採集 等。其中又以牽罟及牽魚栽兩項最重要。

坽 牽罟:本區內牽罟作業的季節約自農曆月下旬起至月秋風起止,這 段時間內「雨耕晴罟」,時間上充分利用。以民國0-0年代為例,牽 罟的年收入約佔農家收入的/以上,在於沿海居民的經濟收入佔有相 當的比例。牽罟是自拓懇之初至0年左右本區最重要的捕魚方式。

早在康熙年成書《臺灣府志》就有相關的記載,乾隆年()

 參註第0頁及註,第頁。

0 Miller, G.., Tyler J. R. (00),”Enviornmental Science/ eight edition” pp.-; -.

 田野訪問綜合資料暨筆者親身經驗。

(29)

成書,王必昌編修之《重修臺灣縣志》已有「牽罟」一詞。或許在 原鄉就已具備這種維生技術,移民將此技術帶到本區。即便不是,從 臺灣南部北傳到本區,也應該不需太長的時間。因此,本區牽罟起源 應相當早,是本區最普遍的維生方式之一。牽罟作業必須動眾多的人 力,也必須相當程度的分工,所以漁團組織特別發達。

夌 牽魚栽:牽魚栽一般又包含抄網及張網兩種漁法,係以簡單的網圍捕 魚類的幼苗在研究區內稱之為「牽魚栽」,抄網是推動式強迫將魚苗 吞入「魚槽」中;張網則是固定架設於潮間帶的「流溝」中讓潮水在 進退之際夾帶網入魚苗。其中抄網以虱目魚苗最為重要、其次為烏魚 苗。張網則是以捕鰻苗(鰻仔栽)為主。這兩種漁法起源的時間已不 可考,然就訪問當地居民,抄網在日治時期已存在;張網則在民國0 年代以後才流行,民國0年代以後逐漸沒。以民國0年代的幣值為 準,牽魚栽的年收入約在數萬元至0餘萬元間,年間收入的變動極 大。

.近海及遠洋漁業

本區之近海漁業與遠洋漁業的興起都在日治以後,此時,不管港口 基礎設施、使用漁船的動力、漁具、漁法、產銷方式等皆日漸脫離傳統 社會的土法煉鋼而趨現代化,故其漁獲量突飛猛進,大有後來居上,取 代沿岸漁業之勢。

本區之近海漁業以南寮漁港基地,所謂「南寮漁港」,最初僅是 以頭前溪口南側的基蝕坡所形成的天然港灣為泊地。因缺乏基礎設施,

無法滿足漁業發展需求,故有建港之議。南寮漁港於年建港,年 完工,以漁獲萬公噸為目標。新竹的近海漁業的漁法有:延繩釣、旋 漁網、巾著網等漁法,所用的漁船都為發動機船。民國0年新竹市的近 海漁業漁獲種類有紅鯛、赤鯮、沙魚、嘉臘、馬頭魚、成子魚及其他魚

 陳登風,〈本市早期傳統的魚撈作業—「牽罟」〉,《臺南文化》(臺南市政府,

臺南,)新期第頁。

(30)

種,漁獲量為,公斤 ,與當年的沿岸漁業漁獲量相當,此後,

本區的沿岸與近海漁業呈現消長之勢。

本區遠洋漁業的發展是在「新竹川勢振興會水產分會」倡導與推廣 下,於昭和年(0)設立新竹州水產試驗場後才開始的。昭和-年

(-)年間,新竹縣之遠洋漁業的年平均產量為,0.斤,

年間的變動不大,約佔水產總產量的百分之0餘。或許是因港口基礎設 施的侷限而無法再突破既有的產量,加上國共相爭的戰亂,民國年與

0年新竹縣、市的漁獲均不見遠洋漁獲資料

遠洋漁業,係輪船拖網漁業及捕鯨、珊瑚漁業;均係離海岸 十浬以上之外海漁業。本縣雖為本省水產業要地,但漁港及 其他種種條件不夠,不甚發達。光復後在本縣該項漁業幾已 不見存在 

本區近海漁業及遠洋漁業的發展是0世紀以後的事情,因此,這兩 種維生方式對聚落成庄與否及聚落居民定根的影響,遠不及沿岸漁業及 鹽業(後詳)來得重要。

.鹽業維生方式的興衰

本區鹽業發展與潟湖地形有關,曬鹽技術可能習自臺灣西南部鹽 農,鹽場的開發應在00年以後,大規模的發展始於同治初年,而衰頹 於日本昭和年()前後。清同治年間至日治中期殆為本區曬鹽最盛 期,分布範圍可由浸水、虎仔山往北延伸到蟹仔埔。隨著沿海的陸化,

日治末期僅分布於本區,稱為「油車港鹽場」。光復初期仍有零星民間

 黃旺成主修,郭輝等纂,《新竹縣志》(成文出版社,臺北市,年排版印本)第

頁。

 張谷誠等,《新竹叢誌》,(新竹市立文化中心,新竹,年出版,年再版)

第頁。

 同註第-頁。

 同註第-頁。

 同註第頁。

(31)

私曬的自給式的鹽業,但已是強弩之末了。油車港鹽場的曬鹽方式稱 為「淋滷式鹽灘」(乙種鹽田),與西南部的「曬滷式鹽灘」(甲種鹽 田)極不相同,簡而言之,其曬鹽法是曬海沙而非曬海水。淋滷式鹽灘 所選擇的區位條件相當苛刻,自月開晒至月停晒,期間不長;曬鹽法 費時費力,產量及產質不佳,故其分布範圍不出油車港潟湖與客雅溪口 兩側(參照堡圖上之地圖符號),隨著沿海陸化而沒落是必然的趨勢。

然而,令人好奇的是,本區為何卻長久維持較不經濟的淋滷式曬鹽法,

而不採用曬滷式曬鹽法?筆者根據註及個人最新的研究研判,應與本 區個自然因素有關:()冬季氣溫偏低,且日照率偏低;()海面潮 差大,潮差大則在漲潮時,海水將會以地面水及地下水形式灌入海岸地 帶,則海岸地帶的鹽田難以經營;()古油車港潟湖區之土壤在地面下

0-0公分處,普遍存在一層粘重不易透水的土層,可避免鹽田上之「滷 水」因下滲(percolation)而流失。

油車港鹽場的面積在0-年間,除0年達到高峰,0年跌 至谷底外,多維持在00甲上下,年間的鹽廠面積變異不大。但年間產量 相去甚遠,可見曬鹽受到氣候與地形因素影響極大,這項產業有著相當

 以上資料參註第-頁。年出版之《新竹市志》對於本區的曬鹽法有頗為詳細 的說明,綜合內文及筆者等訪問資料,將這種「淋滷式鹽灘」曬鹽流程予以扼要敘 述:「本區的海水濃度不及西南部沿海,夏季曬鹽雨日過多,冬季曬鹽氣溫不足,無法如同南 部諸鹽場,直接導引海水入鹽田、日曬、收鹽。本區製鹽法是先取「鹽沙」,採取鹽沙的區位選 擇必是大潮可及小潮不可及的砂質潮間帶。所取的鹽沙用「蝦抓」抓開、潑水、日曬;再抓開、

潑水,反覆二次以上,使鹽沙表面浮現鹽滷結晶,再以「入流」方法將含沙的鹽滷結晶導入「鹽 漏窟」。在曬鹽沙地點附近低處挖一大坑洞,外圍土牆,中間平鋪竹製隔板(有細孔),稱為

「沙漏窟」。沙漏窟上鋪稻草或芒草葉;下鋪苧麻布,上置鹽沙。第二天早上,由兩人另開「鹽 漏窟」,取窟內海水,灌注沙漏窟內的含沙的鹽滷結晶使之溶解成滷水,溜落在鹽漏窟,待滷水 濃度提高至使四指併攏大小的蕃薯浮起,即表示滷水的鹽度可以接受。將滷水以人工挑至「鹽 埕」曝曬,鹽漏窟內的海沙則掘起再灑於海灘。鹽埕必須是泥質的底質,並以特殊的土鋁土來 搥打,使鹽埕硬實、平整,上覆瓦片」。參新竹市政府民政局,《新竹市志》(新竹市政 府,新竹,)第頁。

 本區平均潮差約在.0公尺間。參臺灣省水利局,《海岸水文氣象年報》(水利局,臺 中,)第-0頁。

(32)

的不穩定性0

資料來源:同註第-頁。

圖、日治時期油車港鹽田面積(甲)變化

資料來源:同註第-頁。

圖、日治時期油車港鹽田產量(斤)變化

.農業生產條件與生產技術的改善

無庸置疑的,農業生產條件與生產技術的改善,使土地贍養力提

0 參註第-頁。

(33)

高是必然之勢,土地贍養力提高,又將回饋到聚落的穩定、發展、擴張 上。以下將從幾個方面的考查來呈現本區之農業生產條件的變遷。

坽 灌溉設施興築促使農地的水田化:本區農地主要的灌溉水圳為烏瓦窯 圳,灌溉水源引自頭前溪,建於乾隆年(),「水尾」的邊陲 特性是無需質疑的。但若說水源十分缺乏則倒也不盡然,雖已位居水 圳的「水尾」地段,然而,除非是在旱年才有斷水之虞,灌溉期間圳 水常常是源源不絕的。從地下水的角度來看,地下水面(water table)

較高(距地面0.-.0m),單靠人力舀水灌田,就勉強可渡過旱年,

使得本區農業對環境變動的適應力反而比內陸地區要來得強。從〈開 鑿烏瓦窰塹誌〉碑文的解讀及田野訪查近期水圳修築年代來研判,本 區農地可能呈現三個階段的水田化過程:第一階段約為0年代,至 少田莊—雙圈(寬)竹圍一線以東的聚落已經有水可灌溉;第二階 段約為0年代,至少萬興—十塊寮—北油車港一線,才有另一波農 地水田化的過程;第三階段約為0年代,蟹仔埔之外垣—外湖—海 埔地一線水田化。因此,自初墾至0年代的00餘年來,隨著地理環 境的變遷,本區農地應呈現階段性與區域性的水田化過程。

夌 防洪與排水設施的投入促使河岸地帶農田趨於穩定:頭前溪之現代化 防洪工程,如堤防與護岸(revetment)等,大抵起於光緒初年。光緒

年()頭前溪芎林與竹東一帶所興建的堤防是對本區有影響最早 之現代化防洪設施。光緒年()建造溝貝堤防。日治中期官方 投入大量的經費著手改善頭前溪排水設施,大正年()開始興建 堤防、護岸,完成隘口、九甲埔堤防。尤以昭和年()完成下 公館、石壁潭、麻園肚、隘口石堤,南雅、二十張犁土堤及竹東、土

 同註第頁。烏瓦窯圳目前之取水口約在新竹市舊社里溪州橋下西側約00公尺 處。

 田野調查資料。

 參註內容。

(34)

肚、六家等護岸 。自此因中游束堤改變原來頭前溪網流的河性。後 壁溪、豆仔埔溪、新社溪、金門厝溪等原來屬於頭前溪網流上的分流

(請參圖),成為斷頭河,上游段一變為水圳的取水口,下游段則成 為排水溝,相當程度的改造了本區的農業生態環境。現代河川防洪工 程投入,臨河陸域空間的消長,也迫使日治時期槺榔大字之船頭聚落 消失,王爺宮聚落代之興起。

奅 防風林的養成屏障臨海聚落及農田:海岸防風林具有防風及阻鹽、調 節氣候、降低蒸發量、促進稻作生長增加收穫、防沙定止海岸線,保 護聚落及人員,改善海岸地帶生態環境等功能。根據林夢輝()

針對臺灣西北部沿海地帶防風林對水稻生產的影響的說明:-月之 東北季風若風速超過.m/sec時,將導致水稻減產,且稻米碾製後之 完整米率降低,入口品質為黏性低且較硬。在防風林高度的-倍距離 內的平均風力較同時間無防風林之處,其平均風速可降低-%,而 前者水稻收穫量比後者高出.-.%。超過防風林高度的倍距離以 上,則距離愈遠風害愈大,減產量愈大。防風林在第一期稻作時,對 防風林下的水稻有遮蔽作用,阻礙水稻生育,故必須在第一期稻作季 風停止後進行防風林之剪修工作。本區內的防風林大半養成於日治 中期,距今約0餘年,而且多栽植木麻黃於沙丘之上。根據昭和年

()的統計,新竹郡共得甲。光復後,政府在新墾的海埔地,

有計畫地按農地坵塊栽植耕地防風林,略呈東西向,海岸防風林主要 設於海灘及溪口,其分布空間型態與各時期海岸線相符 

 張勤,《重修臺灣省通志(卷四)—經濟志:水利篇(第一冊)》(臺灣省文獻委 員會,南投,)第及頁。

 同註,第頁。

 林夢輝,〈防風林對北部沿海農作物的重要性〉,《桃園區農業專訊》(桃園區農業 改良場,桃園,)第期,第-頁。

 永山止米郎於昭和年()任新竹州知事,任內於轄內沿海遍植木麻黃,做為防 風林。參黃新亞等,《苗栗縣志》,臺北:成文出版社,年臺一版)第頁。

 《新竹縣志》〈大事記〉記載新竹州沿海公里計畫造成海岸林防潮林(昭和年完 成)。同註第頁。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