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第三樂章— 詼諧曲 (Scherzo)

一 主要段落

40 Bauer-Lechner 1984, 193.

【譜例 52】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1-8 小節,法國號聲部,動機 a。

【譜例 53】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1-15 小節,單簧管與低音管聲部,動機 b。

【譜例 54】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9-15 小節,長笛與雙簧管聲部,動機 c(9-13 小節)。

這三個動機,每個動機都保有它獨特的節奏型態,有時馬勒會將這些節奏型態重新 組合,形成一個新的動機樣貌。像是 13-15 小節【譜例 54】的長笛及雙簧管旋律,就是 由第 4 小節的法國號以及第 5 小節單簧管節奏重新組合而來的。

在主要段落中,我們可以看到這三個動機巧妙地藉由各個樂器演奏,貫穿整個樂 段。以主要段落的第二小段 15-26 小節【譜例 55】為例,法國號助奏聲部 15 小節首先

吹奏動機 a,之後 18 小節接給大提琴的吹奏動機 b,之後 21 小節法國號助奏聲部繼續 演奏動機 c。馬勒不僅讓三個動機靈巧的出現在各個聲部中,也藉助各種樂器之音色,

完美展現第一主題動機組合之可能性。

【譜例 55】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15-26 小節。

(二) 第二主題

第二主題首次出現在主要段落的第四小段(40-72 小節),第二主題以簡潔的八分音符 節奏為特色,風格快活而奔放,其中包含兩個重要動機。動機 d 出現於 39-45 小節【譜 例 56】,中提琴演奏規律的八分音符節奏;動機 e 出現於 43-46 小節【譜例 57】,單簧管 吹奏跳躍而輕巧的節奏音型。

【譜例 56】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37-46 小節,絃樂聲部,動機 d 出現於 39 小節。

【譜例 57】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43-47 小節,單簧管聲部,動機 e。

這兩個動機在之後會各自加以發展,甚至馬勒會使用對位手法將這兩個動機加以結 合。以主要段落的第六小段 83-88 小節【譜例 58】為例,在這裡我們會看到絃樂聲部裡,

小提琴與中提琴以賦格手法呈現動機 d,小號、低音管、大提琴所演奏之動機 e 聲部,

與其形成相互對位之聲部。

【譜例 58】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82-89 小節。

同時,動機 d 成為詼諧曲樂章展現賦格創作技法之重要素材。如呈示部主要段落的 第二次出現,其中第二小段 201 小節【譜例 59】開始,可看到第二主題以賦格形式出現,

整個樂段皆以動機 d 為基礎發展而來,持續到 222 小節進入第二中段。第三樂章成為《第 五號》展現馬勒高度對位技法之重要樂章。

(三) 主要樂段呈現第一、第二主題之結合

主要段落的第四、第六小段,除了展示新的第二主題之外,同時也將結合第一主題

動機一同出現。如第四小段第 39 小節【譜例 56】、第 43 小節【譜例 57】分別出現第二 主題動機 d、e 之後,47-55 小節【譜例 60】木管及絃樂的低音聲部緊接著出現第一主題 動機 c,57-60 小節【譜例 61】法國號助奏聲部隨後出現動機 a,60 小節【譜例 62】開 始,長笛及單簧管則吹奏由動機 b 發展而來的音樂,之後 66 小節【譜例 63】法國號助 奏聲部又再度吹奏動機 a。在不經意之中,馬勒便透過巧妙的手法,便讓兩個看似毫無 關係的第一、第二主題,天衣無縫地連結為一個段落。

【譜例 59】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198-212 小節,絃樂聲部。

【譜例 60】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47-56 小節,木管及絃樂的低音聲部。

【譜例 61】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57-60 小節,法國號助奏聲部。

【譜例 62】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58-66 小節,木管聲部。

【譜例 63】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66-72 小節,法國號助奏聲部。

(四) 第一、第二主題將發展為死亡之舞樂段,蘊藏特殊內在意涵

發展部中 (429-489 小節),第一、第二主題將發展成為死亡之舞樂段。472-5 小節

【譜例 64】及 482-5 小節【譜例 65】中,小號有力的吹奏第二主題動機 e 之節奏,響板 跟著重複相同節奏,形成令人毛骨悚然的骷顱頭嘎瘩嘎瘩的聲響,表達一段骷髏之舞。

也因此,在馬勒的詼諧曲中,蘭德勒舞曲不再只是單純、純樸的概念,它最終翻轉了傳 統的性格,而表達出一個可怕的死亡概念。

由於馬勒在 1901 年夏天對納塔麗描述關於這個樂章,他說:「這裡沒有關於浪漫或 是神秘的東西,只有表達獨特的意志力,它是在一天中充滿明亮的、處於生命頂峰的人 類。」41這句話更突顯死亡之舞在這個樂章所具有的特殊諷刺意涵。

在這個樂章,馬勒藉由旋繞在各種舞曲音樂之中,表達處於人生頂峰的人類形象,

然而舞曲最後卻發展成死亡之舞樂段,展現馬勒音樂中獨有的矛盾性與二元性。對馬勒 而言,即使是表達一個充滿光亮的生命,他仍無法遺忘心靈深處對於死亡的恐懼。因此 馬勒心中對生活的渴望,以及死亡帶來的陰影,都同時出現在他的音樂之中,成為兩個 無法分割的重要創作元素,就如同他與殘酷的現實糾纏不休的命運!馬勒經常籠罩在親

41 Bauer-Lechner 1984, 193.

【譜例 64】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472-475 小節,銅管、打擊、絃樂聲部。

【譜例 65】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481-485 小節,管樂及打擊聲部。

人死亡的恐懼、陰影中,42因而致使馬勒每每在享受歡樂的時光,總會有著擔心不幸的 節)是前兩小節(135-136 小節)的反向,同時,動機亦具備級進下行之特徵,如 135、136 兩小節的第二後半拍呈現一個級進下行;135-140 小節的第一拍與第三拍呈現連續的級

【譜例 66】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136-147 小節。

(二) 第一中段預示第二中段主題

第一中段有個影響第二中段的重要動機出現在 151-153 小節【譜例 67】,在這裡,

第一小提琴演奏第一中段主題之同時,與其對位的雙簧管及第二小提琴聲部,引導出一 個五個音的動機。這個動機將建構出接下來第二中段 237-8 兩個小節【譜例 68】的木管 旋律,並成為之後 241 小節【譜例 69】法國號呈現的完整的第二中段主題。由此可見馬 勒在主題發展上的創作功力,他總能精心推敲、安排每一個環節,使得看似無關係的兩 個中段主題之間能產生連結。

【譜例 67】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148-156 小節,雙簧管與小提琴聲部。

【譜例 68】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233-240 小節,管樂聲部。

【譜例 69】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241-250 小節。

(三) 法國號呈現第二中段主題

241 小節【譜例 69】,法國號承接第一中段素材,展現了一個極具歌曲特質的第二 中段主題。第二中段呈現出詼諧曲樂章中宛如小型法國號協奏曲般樂段,法國號優美柔 和的音色,在這裡獲得大大的發揮,呼應了第一樂章第二中段中馬勒使法國號展現深具 表達力的獨奏旋律(參考【譜例 26】),顯示馬勒擅長使用預示手法,表達之後將出現之 音樂。

(四) 第二中段各段落之主題發展

此外,在第二中段六個樂段裡,我們可以觀察到馬勒如何由原本如歌般的音型,獲 得新的形式,將主題做不斷的變化與發展。

1. 導奏 (222-240 小節):呈現兩個最初的動機,一個在節奏上十分簡潔,如 229-232 小節的木管樂器;一個則是像嘆息般之動機,如 224-228 小節之英國管,為之後第 二中段之主題做預備。【譜例 70】

【譜例 70】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224-232 小節,木管聲部。

2. 第一段落(241-276 小節):法國號吹奏出從嘆息動機延伸而來的柔和的第二中段主題

,而主要段落的第二主題動機 d 亦會出現於此,與第二中段主題形成對位。【譜例 69】

3. 第二段落(277-307 小節):展現各聲部如回音般、相互應答之樂段。277 小節助奏法 國號聲部首先吹奏第二中段主題,之後 285 小節此主題節奏做了些改變,先由助奏 法國號吹奏,之後是中提琴,接著又接給助奏法國號聲部,最後在法國號不斷繚繞 此旋律線中結束此樂段,展現一特殊處理手法。【譜例 71】

【譜例 71】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269-307 小節。

4. 第三段落(308-336 小節):法國號如歌般的主題透過節奏及配器音色的改造,在此段 落獲得了一個全新的性格,帶有恐怖之氣氛。因而阿多諾曾形容這個樂段「像陰影般 之典型」。44整段音樂改以絃樂撥奏為主,偶爾穿插木管樂器;329 小節雙簧管吹奏來 自第一中段之主題動機,結合兩個中段主題。見【譜例 72】。

【譜例 72】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301-331 小節。

5. 經歷了前一段落中之恐怖音樂,第四段落(337-388 小節),第二中段主題首次以大調

44 Adorno 1992, 103.

出現,與先前段落形成對比效果。

6. 第五段落(389-428 小節),第二中段主題旋律樣貌做了些改變,呈現【譜例 73】之形 式。先由小號演奏,之後交由其他聲部輪替出現。而小提琴則演奏第二主題動機 d 之反向旋律,與第二中段主題形成對位。

【譜例 73】 《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第 389-396 小節。

由第二中段六個段落之發展例子,我們可以看到馬勒如何透過各種手法,將一個主 題動機做無限的延伸與發展。

馬勒曾在給納塔麗的信中談到這個詼諧曲樂章:

你不能想像這個樂章對我而言有多困難重重,由於那簡單只使用主調及屬調和絃的 主題,我不斷的遭遇阻礙及困難,近來沒有其他人有勇氣作這個了...。特別是由於我堅 持沒有東西是重複的,因而每樣東西必須做有機的運作發展。其中每個部分都十分困 難,需要演奏者之獨奏才能。由於我對管絃樂及樂器法全面的知識,因而其中不得不包 含一些十分大膽的樂段及型態。」45

第三樂章中,馬勒不僅嘗試讓每個主題動機做充分的發展變化、開發其可能性,更 融合不同的主題素材為一個樂段,就像是我們看到的:其中第二主題段落會出現第一主 題的旋律,第二中段會回憶第一中段,所有的主題動機都在馬勒的搓揉下呈現多元的樣 貌,也因此阿多諾認為這首詼諧曲的嶄新之處,在於馬勒將其視為「發展部-詼諧曲」

45 Bauer-Lechner 1984, 192.

來寫作。46確實,馬勒透過極富巧思的思慮,在《第五號交響曲》創造一首大膽而新穎 的詼諧曲樂章。

? 第三樂章呈現一小型法國號協奏曲

米歇爾曾說:「幾年前我曾談到若有人要尋找馬勒不曾寫過的法國號協奏曲,可以

米歇爾曾說:「幾年前我曾談到若有人要尋找馬勒不曾寫過的法國號協奏曲,可以

在文檔中 事實上,馬勒更將《第五號交響曲》中五個樂章區分為三大部分 (頁 5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