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詩人荻金生的生平與創作風格

第二節、 創作風格

雖然出身父權至上的保守家庭,荻金生悄悄構築自己的世界不為外界的人 事物有所改變,反叛精神在書信中依稀可見。對當時詩壇而言她是非傳統的,為 了創造出美麗深遠與極致的表達,將文法、文章結構皆打破,因此要將荻金生的 詩翻譯成平順美文的古典文很難,且無法表現出荻金生詩的精神。在低調而看似 平凡的生活中,她用詩讓自己的生命發光發熱,荻金生詩的內容以她自身為中 心,大多取材自日常生活,她寫自然景象、家居生活、愛情、死亡、神與天堂、

人生價值…等。她的詩不為時代發聲,即使當時的時代背景是美國獨立後,追尋 民族主義,甚至是達爾文主義,工業革命商業崛起喧囂的年代,她依舊安靜,孤 獨勇敢的面對自己-人的精神價值,平淡而豐富的內在,不為外界的環境所迷惑。

她跳脫時代的洪流,專心的關注人生,因此作品歷久彌新,不管任何時代、任何 人讀起來都能倍感親切。

一、主題內容

詩的主題內容皆以荻金生自身為出發點,包含心靈、神與天堂、自然、情緒、

死亡永生、孤獨、人性、文字藝術、愛情,都是她詩中的題材。一般編者會劃分 為四大類較容易整理,分別是「自然」、「生命」、「愛情」、「時間與永恆」。

荻金生在三十歲起就漸漸的隱遁了,最親密的就是家人,好朋友不多,因此

如詩「蛇」(Snake)、「一隻鳥走在小徑上」(A Bird came down the Walk)。愛情在 她的人生也佔了很重要的一部分,她曾經有過三段沒有結果的愛情,因為她戀上

The Stillness in the Room 屋內的靜寂

30 愛默生(Raplh Waldo Emerson,西元 1803~1882)19 世紀美國哲學家,也是超驗主義 理論家,強調人的精神作用和直覺的意義,認為自然界充滿靈性,認為人應該重視精 神獨立以及回歸自然。

這首詩的故事引用自聖經中亞伯拉罕對上帝忠誠,甚至願意殺了自己的孩子

32 half rhyme=imperfect rhyme 押半韻也可以說是不完全押韻,押韻時只要求子音一樣,母 音可以不一樣。

此外,她以大寫名詞突顯每一個個體,展現詩的圖象性,一方面造成孤立的 效果,一方面以鮮明的意象表達心靈的感受,意象的表現甚至超越文字的限制。

她放棄傳統的標點而多使用破折號;捨棄正歸的句型,利用破折號任意將文句段 開、倒裝排列、或省略句子成分,有時甚至連動詞也省掉,有時一句詩會分開兩、

三行寫,有時一行只有兩、三個字。這些特殊的斷句和大寫字母都是荻金生用來 呈現停頓或強調的語氣表情,代表吟詠詩時的高低抑揚,就如同音樂的表情記號。

三、修辭文法

荻金生於她在家自學的那段期間,熟讀了許多經典的作品,其中字典是她的 良伴,她感覺敏銳且深刻,在詩中能順心驅使各個領域的辭彙,舊字新用,自鑄 偉詞,例如:

The difference between Despair 絕望和恐懼之間的不同- And Fear – is like the One 就像人

Between the instant of a Wreck- 在船難的瞬間- And when the Wreck has been- 及船難已然發生-

The Mind is smooth – no Montion- 心如止水-不動- Contented as the Eye 滿足的就像

Upon the Forehead of a Bust- 一座半身像額上的眼睛-

That knows- it cannot see- 知道- 它看不見33

荻金生的文字簡潔有力,感情坦率強烈,但敏銳的觸角使她不同於別人,能 從中創造耐人玩味的意涵。詩中交錯肯定與深問,極痛與狂喜,現實的不可捉摸 與人性意識的張力,從瞬間到永恆,意象的壓縮,感官經驗及心理深度,是她成 為十九世紀重要詩人的主因。

在文檔中 李霍比<閃耀的天地-五首艾蜜莉˙荻金生的詩>之作品研究 (頁 3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