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二節 圖像聯想與漢字學習

能有效運用想像力,將會產生驚人的效果(陳龍安,2005)。Ward (1994)則 認為,想像力具有結構性,當人們被要求產出某種新事物時,通常是利用過去已

聯想(劉曉瑩,2005)。當我們在不設限的空間內自由發揮聯想行為時,稱為自 由聯想(free association)。Quillian 在 1962 年的蔓延激發理論(Spreading Activation Theory)提到,聯想可透過詞彙的激發蔓延加以聯結,當一個概念被 激發時,其他與此有關的相似概念也會被激發,進而連結成一個網絡(network)

型態。當有兩個概念同時被激發時,也會有兩個蔓延激發同時進行,不停地從一 個節點(node)蔓延到其他節點,最後在某一處交會(intersection)。

Mednick在1962年提出了聯結理論(associative theory),他以遠距聯想(remote association)的觀點去解釋創造的歷程。遠距聯想是將不尋常、原創的、有用的 或不相關的概念互相聯結起來,結合成新關係的創造歷程(鄭英耀,2010)。而 聯結數量較多者比聯結數量較少者有更多之創意表現,也就是愈能遠距聯想者,

擁有愈高的創造力。

Mednick(1962)認為,遠距概念的相互聯結可分為三種方式:

一、偶然性聯結(serendipity):經由環境的連續刺激,偶然地有了聯結,進而 誘發創意的產生。例如:X光的發現。

二、相似性聯結(similarity):概念之間具有高度的相似性,所引發聯結的產生。

例如:詩歌裡的押韻。

一、既有知識的不同(need for associative elements):由於個體間的智識背景不 盡相同,因此,若個體本身沒有欲連結事物的知識背景,自然就無法將兩個 概念進行有效連結。

二、所產生聯想的數量不同(number of associations):若個體愈能產生解題的 必要概念,則愈容易在事物與事物之間產生聯結作用。

三、認知或人格型態上有所差異(cognitive or personality style):個體在認知或 人格型態上有所差異,因此,他們擅長的思考方式與聯結形式也會有所不同。

以認知型態而言,具體表徵的問題情境,較有利於採取知覺取向(perceptual approach)的個體;抽象表徵的問題情境,較有利於採取概念取向(conceptual approach)的個體。另外,Mednick 也將認知型態分成視覺者(visualizer)

及口說者(verbalizer)兩大類,視覺者在解決問題時慣於產生心智的圖像並 進行操作,口說者在解決問題時慣於使用文字進行描述。雖然不同的認知或 人格型態之間雖有差異,但實際上並無區分孰優孰劣。

四、所選擇的聯結反應不同(selection of the creative combination):個體一開始 對問題所產生的聯結反應有許多個,但只有一項聯結反應會雀屏中選,此乃 和問題情境的本質有關。由此可知,個體如何選擇聯結反應端視個體不同的 情形而定──不同的問題情境,會產生不同的聯結反應;但相同問題情境,

也有可能產生不同的聯結反應。

五、聯結階層(associative hierarchy)的差異:聯結階層是指個體組織聯結時反 應的聯結數量與聯結強度(associative strength),可區分為陡峭式聯結(steep associative)及平緩式聯結(flat associative)兩種。陡峭式聯結者在處理問 題時會對近距概念的反應,產生較大的聯結強度;對遠距概念之反應,產生 較小的聯結強度。平緩式聯結者,對近距概念之反應,也會產生較大的聯結 強度,但不如陡峭式聯結之聯結強度強。

再根據Mednick總量相等假設理論,由於平緩式聯結者對近距概念的反應強 度不如陡峭式聯結者那麼強,因此可得知,平緩式聯結者於遠距概念上會有較多 聯結強度,遠距概念也較可能在意識中顯現。林緯倫、連韻文、與任純慧(2005)

的研究,也認為平緩式聯結者會較陡峭式聯結者具有更好的聯想力(吳清麟,

2008)。

貳、圖像聯想與學習

了解學習重點(Levin, Mayer & Anderson, 1991)

加拿大心理學家Paivio(1990)提出的雙重編碼理論(Dual-coding theory)

中提到,人類的認知系統分為語文(verbal)和非語文(non-verbal)兩個次系統,

一、表徵性連結(representational connections):是指語言系統或非語言系統在 接收到外在刺激所引起的直接表徵或相對應的表徵。在語言系統內,個體從 外界接收到語言刺激,會跟語文系統產生表徵性連結;在非語言系統內,個 體若從外界接收到非語言性刺激,會跟非語文系統產生表徵性連結。

二、參照式連結(referential connections):係指語言系統和非語言系統之間相 互對照的關係,也就是語文系統中的符碼與非語文系統中的圖碼有交互參照 的關係。參照式連結可以協助個體創出意象來對應文字,正因有這層關係,

若個體能同時使用兩種編碼記憶會比單一編碼更為有效,也就是說,同時使 用圖形與文字刺激物,將對學習者的學習會有更佳的學習成效。因此我們可 妥善呈現圖片與文字的訊息,使個體的語言系統和非語言系統在編碼的過程 中進行連繫。

三、關聯性連結(associative connections):係指語言系統或非語言系統內同屬 性元素的關聯。也就是某些特定的語意會引起一定語意的聯想;而特定的意 象也會促發某些意象的聯想。因此,關聯性聯結即是針對學習主題進行延伸 並串連相關知識。

以上三種連結的方式會隨著學習目標及環境刺激而有所不同(Mayer &

Anderson, 1991)。Paivio (1990)指出,當我們看到某一個圖片時,我們會自動 的將圖片轉換成語言的方式來進行處理;但當我們看到一個文字時,卻不會把它

Clark & Lyons(2004)認為圖像需符合學習目標,且其視覺設計須和文字有

高度聯結關係便可以幫助聯想和記憶。時常運用圖像來呈現空間性(spatial)及 因果關係的教材內容皆有助學習者深入淺出的學習和後設認(metacognition)。

綜上所述可知,雙重編碼理論有助於記憶的儲存與提取,好的圖像設計亦能 幫助學習,若能適時用圖像與文字搭配學習,便能提升學習成效。故本研究基於 雙重編碼理論與Levie和Lentz的研究來推論使用創意圖文聯想學習教材對CSL學 習者漢字學習立即後測通過率、延宕後測通過率有差異,及使用創意圖文聯想教 材的學習成效是優於拼音翻譯教材以及自行聯想教材。

參、有助漢字學習的聯想圖像

研究發現,具有聯想性的圖像有助於 CSL 學習者漢字學習的學習成效。洪 慧燕(2005)以未受過華語文學習的美國大學生為實驗對象,進行圖像學習法及 傳統學習法的記憶測試比較,結果顯示高頻字無論接受何種學習法,其學習成效 差異不大;但低頻字或部件較複雜的字進行圖像學習法及傳統學習法學習後,成 效差異則逐漸明顯。接受圖像學習法學習的組別,於一週之內完全不做任何練習,

一週後再進行記憶測試,通過率極高。除了短期記憶具有明顯的成效外,六週以 後,進行延宕記憶測試,經過圖像學習的漢字字彙,可在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象,

且通過率高於傳統學習的漢字字彙。

此外,Kuo與Hooper(2004)的研究則是將受試者分成五個實驗組:

一、翻譯組(Translation group):僅顯示英譯

二、語文編碼組(Verbal coding group):給予英譯及字源說明 三、視覺編碼組(Visual coding group):給予英譯及示意圖

四、雙重編碼組(Dual coding group):給予英譯、字源說明及示意圖 五、自行聯想組(Self-generated coding group):給予英譯並鼓勵受試者自 行聯想助於漢字記憶的圖像、文字說明或故事,並記錄於作業簿裡。

結果發現CSL學習者雙重編碼組的學習效果雖未顯著優於語文編碼組或視

覺編碼組,但雙重編碼組的學習效果比翻譯組優。

(http://www.dragonwise.hku.hk/dragon2/legal.html):此學習系統的優點是漢 字材料數量多,但呈現方式以漢字六書中的字源演變來介紹,容易使 CSL 學習者無法理解漢字演化方式造成混淆。對於形聲字的學習策略中,使用形 符與表意圖像進行聯結、用聲符代表字音之模式,較適合已具漢字基礎之 CSL 學習者。

二、Animated Chinese Characters 平台(http://learningchineseonline.net):僅使 用筆順引導漢字學習,並無其他幫助識字或記憶的學習策略。

三、Cartoon University Learn Chinese Characters Series 平台

(http://learningchineseonline.net):此平台的優點是運用漢字部件輔助漢字 教學,拆解並解析部件的意義,且以圖像呈現。缺點是圖像與字形聯結度低,

平台動畫必須連續撥放,CSL 學習者無法依自己的學習步調調整學習進度。

四、Word & Pictures 看圖識字(http://learningchineseonline.net):運用圖片和語 音輔助漢字學習,但漢字教材過少,且單純放漢字字義的圖像,無法與字形 聯結,不助於記憶。

五、Chinese Etymology 平台(http://www.chineseetymology.org/

CharacterEtymology.aspx?characterInput=%E8%BB%8A&submitButton1=Ety

mology):平台中的漢字皆有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的圖片,用以介紹

漢字字源的演變,然此學習法對以中文為母語者而言都過於艱澀,對 CSL 初學者而言想必更是一大挑戰。

綜合上述教學平台的優缺點,若要找出一套適合 CSL 初學者的學習教材,

應具備下列幾項要點:漢字教材內的漢字數量要多並具備中英文字敘述,且漢字 需有圖像以協助字形聯想與字義聯結;而圖像的編排方式不應使用以中文為母語 者學母語時所熟悉的六書字源演變圖。鑑於此,本研究採用陳學志等人(2010)

依據漢語組字規則資料庫去建構的漢字的學習平台中「第一階段基礎字圖像聯想 學習」之漢字。此平台內的漢字不但皆經過評定且在字形與字義的聯結有給予圖 像至字形的演變圖使圖像意義化以助於漢字學習,較能符合 CSL 初學者學習漢 字的需求。

在文檔中 創意漢字學習教材、圖文聯想類別、圖文聯想性對以中文為第二語言者漢字學習成效之影響 (頁 2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