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二章 〃七○年付台灣報導文學場域論

第一節 〃七○年付前台灣報導文學傳播歷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6

第二章〃七○年付台灣報導文學場域論

——一九七○年付從開頭的幾年便在客觀環境的驅動下鼓舞著一股民族 主義的風潮……從客觀的環境轉到主觀人為去推動的文壇大事,最引人注目 的莫過於報導文學及鄉土論戰。36

關於過往報導文學研究探析的視角,本文已於前述歸納其面向,其中,溯源 論幾乎成為「文獻探討」必然具備的論述,故而三○年代楊逵提倡報告文學、三

○年代中國左翼作家聯盟提倡報告文學,以及七○年代美國新新聞學在多數研究 反覆論述下,淪為機械式的史料爬梳,似乎意味著七○年代的報導文學與三○年 代報告文學有著繼承或對位的關係,卻未能加以說明此點。事實上,從現有資料 來看,七○年代報導文學與三○年代報告文學並無太大關聯,此從高信疆主張「由 愛出發」以作為報導文學的精神,欲破除報導文學等同三○年代報告文學的左翼 文學論可獲知一二,因為「三○年代文藝」在兩岸對峙下,向來就是國民黨當局 文藝政策的禁忌,故而對於三○年代報告文學的論述與回顧,僅能作為後設的解 讀而非當下文類繼承的脈絡。本文並非否定三○年代報告文學的重要性,相反的,

本文以為楊逵提倡報告文學以去殖民化、重建主體的企圖,其實相當值得當代報 導文學加以重視。唯基於三○年代報告文學與七○年代報導文學的繼承斷裂,宜 將之視為當代報導文學的對照,亦即:報導文學前此的精神為何被忽略?是否被 曲解?以及曲解的結果?在進入主題之前,本文先就三○迄六○年代間的報導文 學發展作一適度說明,以作為理解其進入七、八○年代後何以大放異彩的脈絡認 知。

第一節〃七○年付前台灣報導文學傳播歷程

論者咸認為陳映真於 2001 年提出「三○年代楊逵提倡報告文學」之觀點37, 使得楊逵提倡報告文學成為台灣報導文學史嶄新的一頁,但早於 1992 年,陳映真 即曾提出楊逵所撰之<報告文學問答>38,唯當時並未受到學界重視,必須等到 迄 2001 年底國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籌備處翻譯並出版楊逵全集39,在文獻取 得容易與消除語言隔閡的情況下,「楊逵提倡報告文學」的看法才被學界所接納。

但必須追問的是:陳映真為什麼要提出楊逵提倡報告文學的觀點?為何推崇楊 逵?

36 蔡源煌,<最後的浪漫主義者>,頁 181。

37 陳映真,<台灣報導文學的歷程(上中下)>,《聯合報》(2001 年 8 月 18 日-20 日),第 37 版。本文係陳映真應邀於 2001 年 6 月 16 日舉辦之「兩岸報導(告)文學的發展與未來研討會」

所作的開幕專題演講<從《人間》雜誌看台灣報導文學的發展>,後刊載於聯合副刊上。

38 陳映真,<先一時代之灼見:讀楊逵一九三七年「報告文學問答」的隨想>,《聯合報》(1992 年 9 月 20 日),第 25 版。

39 彭小妍主編,《楊逵全集》共十四卷,由國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籌備處於 2001 年出版。有 關報導文學的論述皆收錄於全集第九卷「詩文卷(上)」,本研究所引即以此版本為主。唯譯者將 原文「報告文學」一詞改為「報導文學」,引發論者非議與誤解,故本文盡可能保留楊逵所使用的 字彙「報告文學」,未必全然依循譯者譯詞。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7

對於報導文學所欲抵抗的對象,陳映真一貫以其八○年代以來所主張的第三 世界論,將報導文學崛起歸因於二○年代第三世界殖民地的「革命風潮」、三○年 代左翼文學思潮的勃興,以及世界各民族反法西斯鬥爭的結果,也因此,報導文 學受到「法西斯白色恐怖」打壓,因其左翼性格、改造性不見容於反共主義,也 不受現代主義文學青睞,如此一來,陳映真認定楊逵之所以提倡報告文學乃起於 個人向來秉持的左翼文學信仰,並斷言七○年代中期以降的報導文學在喪失此一 脈絡下,無法產出具有深刻改造論的報導文學作品。換言之,陳映真再次以其機 械的第三世界論串連楊逵提倡報告文學,在其論述裡,楊逵提倡報告文學乃是為 了促進台灣新文學的革命化與戰鬥化,然而此一革命與戰鬥意欲達成什麼目的?

對象是誰?乃至七○年代報導文學是否延續此一精神?陳映真並沒有說清楚,僅 以 1949 年以來的極端反共、法西斯統治,以致台灣報導文學長期受到壓抑等語帶 過,也由於將楊逵置於第三世界論中,使得文中列舉楊逵於《力行報》「繼續提倡 實為報導文學的『實在的文學』」,忽略了箇中的歷史脈絡與情境,這是陳映真向 來慣於以排比營造論述的雄辯氣勢,卻往往失之實質內容與佐證。故以下先就楊 逵提倡報告文學作一說明,以此指出楊逵主張該文類的核心精神。

1937 年 5 月 16 日,由楊逵集資創辦的文學雜誌《台灣新文學》4、5 月合併 號刊載一則徵文啟事<募集報告文學(約十張稿紙與每月五日截稿)>(<報告 文學を募る(十枚程度メ切每月五日)>,文中指出:「報告文學被人稱為文學 的輕騎隊。它擁有豐富的題材及不受拘束的自由創作形式。圍繞著小孩子、店員、

報社記者、教職員、官員、工人、醫生、律師、學者、百姓、無業者等職場人士 或社會人士之有聲有色的喜怒哀樂。是全新的文學的豐饒園地。」40該刊認為報 告文學可以透過小品文、書信體、日記體等方式呈現,甚至為了鼓勵投稿而破例 支付「薄酬」。

隨後,楊逵於 1937 年 6 月 15 日出刊的《台灣新文學》6、7 月合併號發表<

報告文學問答>,解釋欲借報告文學打破「文學即雕琢技巧」的扭曲心態,指出

「文學是藝術,並非雕蟲小技……技巧方面的抽象思考,只會帶來表現的窒礙不 通。要解放這種窒礙不通的表現技巧,以及訓練客觀呈現的技術,報告文學是必 要的文類」41,亦即楊逵視報告文學乃追求真實與平實的文體,主張作者必須離 開書房,經由思考與觀察去把握社會的現實面,最終的目的乃為了達成「文學的 社會化與大眾化」。事實上,早於同年 2 月、4 月楊逵即曾分別發表<談報告文學

>(報告文學に就て)、<何謂報告文學>(報告文學とは何か)42,而連同前述

40 <報告文學を募る(十枚程度メ切每月五日)>,《台灣新文學》第 2 卷第 4 期(1937 年 5 月),無頁碼。此啟事係採文白夾雜之「古日文」語法寫成,為求便於理解,本譯文盡量貼近現 代語法。又,《台灣新文學》創刊於 1935 年 12 月 28 日。

41 楊逵,<報告文學問答>,《台灣新文學》第 2 卷第 5 期(1937 年 6 月),頁 20。邱慎譯,<

報導文學問答>,收於彭小妍主編,《楊逵全集.第九卷.詩文卷(上)(台北:國立文化資產保 存研究中心籌備處,2001 年初版),頁 522。

42 楊逵,<報告文學に就て>,《大阪朝日新聞》台灣版(1937 年 2 月 5 日);楊逵,<報告文 學とは何か>,《台灣新民報》(1937 年 4 月 25 日)。以上二篇論述第一篇由涂翠花譯<談「報導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8

<報告文學問答>一文,即歷來論者聚焦於楊逵提倡報告文學最主要的三依據,

論點不外乎試圖由此印證七○年代的報導文學並加以連結,抑或貶抑指出楊逵提 倡的報告文學空有理論而無實質作品。

就實質作品而言,只要稍加考察楊逵撰於 1937 年 6、7 月的<飲水農夫>(水 吞み百姓)、<攤販>(行商人)等文43,即能瞭解楊逵不僅著墨於理論的倡導,

還付諸行動於撰寫相關作品,尤其在描述警察無理取締小販的<攤販>中,即於 標題前註明該文係「ルポルタージユ」,也就是 reportage(報告文學)的日文音 譯。至於楊逵提倡的報告文學是否與七○年代報導文學一致,則應進一步追問:

楊逵提倡報告文學以達成文學社會化與大眾化的目的為何?為何唯有報告文學能 夠達成此一要求?為何於 1937 年皇民化前夕提倡報告文學?對此,林淇瀁整理歸 納楊逵的報告文學架構:(一)就本體論而言:立基於馬克斯、恩格斯對文藝「真 實性」美學的基礎,為大眾而寫;(二)就認識論而言:撰稿者必須透過「主觀的 見解」將報導事件傳達給他人,但絕不允許憑空虛構;(三)就方法論而言:楊逵 認為報導文學比起一般文學更「重視讀者」、「以事實的報導為基礎」、「必須 熱心以主觀的見解向人傳達」44

對照七○年代報導文學之主張,與楊逵提倡報告文學頗有異曲同工之處,兩 者皆強調作者走出書房、付諸行動以「看見台灣、寫台灣」,然而這類實踐究竟要 達成什麼目的?林淇瀁將之歸因於「文學大眾化」的課題,也就是楊逵意欲透過 報告文學來打破「文壇化」的雕琢創作,以使文學和大眾能夠相互結合互通。然 而,只是為了達成文學大眾化,又何必非報告文學不可?若依此對照七○年代的 報導文學,則七○年代的報導文學同樣也為了追求真實、走入田野,那麼光只是 講究文體撰寫的真實性、非杜撰性,為何報導文學卻遭到當局責難?換言之,楊 逵在提倡報告文學以達成文學大眾化、社會化的同時,不僅為了書寫台灣,還為 了實現殖民地文學以對抗當局壓榨,這點在<談「報導文學」>中說的非常明白:

「我們之所以提倡殖民地文學,是因為我們要先寫我們所居住成長的這個台灣社 會,絕非把自己封閉在台灣。」在這裡,所謂「殖民地文學」所欲批判、抵抗的 即是殖民體制,亦即對外抵抗殖民文化的侵擾、對內則抵抗資產階級民族文化的 支配,亦即楊逵提倡報告文學的動機,其實是伴隨著殖民地文學的討論而來,而 殖民地文學修正了楊逵過往站在階級立場反抗資本主義的理念,轉而將殖民體制

文學」>、第二篇由邱慎譯<何謂報導文學>,譯文皆收於彭小妍主編,《楊逵全集.第九卷.詩 文卷(上)》,頁 469-470、503-505。

文學」>、第二篇由邱慎譯<何謂報導文學>,譯文皆收於彭小妍主編,《楊逵全集.第九卷.詩 文卷(上)》,頁 469-470、503-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