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3

用於本文的緣故。故報導文學乃至鄉土文學所欲爭奪、對抗的詮釋即是大中華主 義,它壓抑並支配同時代的其他文化形式,而霸權階級為了鞏固自身的論述,必 然進行「民族-國家」的論述以說服人民相信其合法性,即運用民族主義、愛國 主義等修辭來維護其正統性。亦即本文所指涉的文化霸權係大中華主義,其對立 面即是台灣本土主義,誠然,大中華主義也曾於七○年代出現大中華主義本土詮 釋,試圖將大中華主義本土化,藉由台灣重新實踐大中華主義的精神,故在論述 報導文學家如何反文化霸權的脈絡上,本文係將「文化霸權」圈定於大中華主義 以及大中華主義本土詮釋的範疇之中,並從中說明報導文學家的論述位置,避免

「文化霸權」一詞變成籠統機械而無疆界的詞彙。也是由反文化霸權的視角切入,

可知報導文學的崛起與意涵並非「純文藝」,而是包含了政治性、行動性以及社會 性的實踐文體,它基於田野調查的撰寫邏輯、探求台灣民間的踏查視角,以及揭 露社會問題的改造論,在在使得當權者視為眼中釘,也就印證了所有文類被監控、

被壓抑的情狀,故一旦「神州故土」鬆動的同時,也就是「新鄉土」重新打造的 到來,也是本文視報導文學蘊含後殖民主義精神之文類,藉以探析其如何重塑台 灣的樣貌?

值得留心的是,葛蘭西並非要將舊有的意識形態全部消除,而是拆解其中的 進步元素,重新鍛造新的論述系統。因而文化霸權的改造者一方面奪取既有的智 識與道德,一方面則將之拆解、整合、再造成新的體系,亦即文化霸權爭奪戰並 非為了建構一套違背人民意願的理念,而是從中找出重新論述的條件與元素。對 此,葛蘭西指出對於文化霸權的轉換與改造,尚需知識階級也就是所謂的「有機 知識分子」去執行,它與社會某階級合為一體,成為組織者、推動者、行動者而 非光說不練者,它與群體、民族產生情感以及生活上的連結,與「民族-群眾」

站在一起、去感覺群眾最根本的熱情,不僅瞭解他們也將他們的知識提升至哲學 思想的高度33。故葛蘭西強調知識分子的實踐性,期許其從既有的傳播體系與教 育機構、制度等,進行意識形態的文化霸權改造,透過對民族歷史進行新詮釋,

並檢視文學批評、藝術批評,建立「民族-人民」的有機連結以產生新價值、新 意涵。

由此觀之,葛蘭西的貢獻在於扭轉了左翼運動向來著眼於政治經濟決定論,

而將革命轉向意識形態的文化鬥爭,在此過程中,知識分子面對的不僅是主流論 述,還有論述背後所包含的民族-國家、文化-政治認同等信念,如何在符合人 民意願又能再造新的智識與詮釋權,考驗著知識分子是否具備主動、積極的實踐 性。於此,本文將報導文學視為在市民社會中,進行文化霸權爭奪的行動主體,

其透過傳播體系的運作去從事倫理教化詮釋權的奪取,在一系列作品的「抵抗」

與「建構」導向下,報導文學的視角從「民族-群眾」出發,挑戰舊有論述的「民 族-國家」,這也是報導文學受到讀者稱許與驚訝之處:稱許其展現了傳統的民族

33 Hoare, Q. & Smith, G. N. (Eds.). (1998). Selections from the prison notebooks. London, UK:

Lawrence and Wishart. Pp.41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4

情感,驚訝於情感的投射對象不再是中國而是台灣。在這裡,本文參照前述葛蘭 西指出霸權經由「民族-國家」、「文化-政治」施行於市民社會,則一旦翻轉 為「庶民—台灣鄉土」、「族群—台灣歷史」等符號,是否將有效對應於統治者 所倡言的「國家」、「族群關係」以及「中國文化」,從而進行去殖民化、去文化霸 權之可能?

三、議題設定與跨媒體議題設定:文化霸權固然透過共識而非宰制以灌輸統 治者的價值觀、思想觀,但箇中傳散的手段為何?根據葛蘭西的看法,係經由教 育與傳播機構而來,就本文所關注的報導文學來說,即是媒體如何採用或排斥報 導文學?尤其七○年代,台灣傳播因為兩大報業競爭日趨白熱化而成為要角。於 此,除了檢視媒體組織與政治政策外,針對場域裡媒體與報導文學的關聯,不少 論者提出議題設定(agenda-setting)予以詮釋,主要著眼高信疆採取新聞作業流 程以編輯人間副刊,使得副刊性質不再是被動等待投稿,而是主動企劃,形成「議 題設定」的效果。

可惜的是,此一說法迄今在報導文學尚未有確切的研究結果,僅停留於概述 層次,故本文意欲對此加以強化。事實上,由 McCombs 與 Shaw 於 1972 年針對 美國總統大選發展而來的議題設定理論,原係指大眾媒介所強調的議題如何影響 閱聽眾對議題的「認知」,旨在扭轉過往學界一味關注媒介影響閱聽眾的「態度與 行為」,進而轉向對「認知」的探討34。故副刊的議題設定分析,理應從媒體與閱 聽眾兩造切入,不單指媒體的「計畫編輯」而已,倘若意欲聚焦「誰」設定了新 聞議題,那已是議題設定發展至九○年代的第四階段理論35,也就是跨媒體議題 設定(intermedia agenda-setting),意指主流媒體披露新聞後,導致其他媒體跟進 而形成一連串的報導趨勢,即所謂「共鳴效果」(consonance effect)。

據此,欲進行跨媒體議題設定分析,必須就媒體屬性與閱聽眾屬性等兩方面 加以探究。而有關媒體屬性的部分,可區分為議題性質、媒體報導議題時間長短、

議題地理接近性以及媒體影響力等,其中議題性質主要可區分為「強制性」

(obtrusive)與「非強制性」(unobtrusive),也就是可否經由個人經驗獲知的問題,

越具有切身性越屬於「強制性」。至於閱聽人屬性則需關注閱聽人使用頻率、人際 討論、對於議題的理解等。唯因媒體屬性與閱聽人屬性間的關聯,必須經由統計 數據加以檢驗,在時空相隔近四十年後的今日,有關閱聽人的回饋意向(feedback)

34 McCombs, M. E., & Shaw, D. L. (1972). The agenda-setting function of mass media. The Public

Opinion Quarterly, 36 (2), Pp. 183-184.

35 McCombs 與 Shaw 整理歸納指出,議題設定自 1972 年迄九○年代共歷經四個發展階段:(一)

1972-1977 年:基本的議題設定研究。(二)1978-1981 年:條件情境的議題設定。(三)1982-1991 年:新領域,其一是選民如何從報導獲得候選人的特質,其二是整體性評估,不再囿於單一層面。

(四)1991 年後:關注媒體議題與議題屬性,主要集中在「誰設定了新聞議題」,跨媒體議題設 定即屬於此一發展階段的研究面向。參見 McCombs, M. E., & Shaw, D. L. (1993). The evolution of agenda-setting research: Twenty-five years in the marketplace of ideas.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43 (2), Pp. 59-60.有關台灣方面跨媒體議題設定的理論爬梳與反思,參見張耀仁,<跨媒體議題定之 探析:整合次領域研究的觀點>,《傳播與管理研究》第 5 卷第 2 期(2006 年 1 月),頁 73-130。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5

已不可能獲得印證,僅能從當年的報章雜誌之讀者回響加以檢視,因此,本文在 這個部分主要關注「誰設定了報導文學議題」,也就是媒體如何傳散報導文學,即 前述提及的媒體屬性、議題性質等,並佐以閱聽眾投書報章雜誌的說法,依此證 諸議題設定確實形成閱聽人對於報導文學之認知。

自七○年代《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提倡(1975 年 7 月)迄八○年代結合報導 文學與紀實攝影的《人間》(1989 年 9 月停刊),橫跨十四年餘的時光儘管短暫,

卻提供報導文學研究者一個值得關注的議題:一方面即是對於時代條件的考察,

一方面即是報導文學在此時代條件下,如何展開行動?從「人間」到《人間》,

同樣強調「人間」的兩個媒體展示了依循後殖民史觀發展而來的報導文學脈絡,

據此,本文關注的研究問題有三:

其一,報導文學在場域中的傳播特質:本文旨在透過場域分析重新確立報導 文學的行動性、批判性與改造性,探問報導文學的行動本質、行動的過程以及行 動的效果?不僅從微觀的文本分析著手,也將從鉅觀的場域分析理解文類互動關 係,由此扭轉過往視報導文學為平面文學的刻板概念。此外,一直以來報導文學 研究因側重文本分析、文學研究,往往輕忽其置於傳播領域中的價值,故諸如報 導文學的傳播效應、與傳播思潮對話、論述策略等,本文將深化之。

其二,報導文學如何挑戰文化霸權、建構台灣:置於當代之所以仍然必須談 論報導文學,不在於它的文學造詣何其可貴,也不在於它曾經如何輝煌,而是它 在壓抑的年代揭開了文化霸權以外的「一扇窗」。故析論七、八○年代報導文學的 崛起,也等同提供新世紀以降市場導向新聞學甚囂塵上的當下,敘事者如何重新 具備「另類論述」的勇氣與策略去面對「多樣媒體,寡量聲音」(many media, few voice)的困境。場域分析讓我們看見報導文學的位置以及行動,文化霸權理論則 讓我們瞭解報導文學的特殊與必要,至於論述分析則讓我們看清媒體的修辭觀。

其三,報導文學與紀實攝影如何互文:過去論者少述及紀實攝影,但揆諸人 間副刊提倡報導文學之初,紀實攝影即成為報導文學的一環,迄《人間》雜誌更 是不可或缺的要角,故本文認為有必要針對紀實攝影與報導文學的傳播作一探 析,以理解兩者如何看待「真實/現實」、如何互文?其產製的訊息呈現何種意識 形態、乃至何種鄉土的圖象?而這些圖象又如何影響了閱聽眾對台灣的認知?

透過場域分析、文化霸權與論述分析的觀點,本文將報導文學發生的時空視 為立體空間而非平面,透過場域的橫座標與歷時性的縱座標,從中釐清參與場域 的不同行動者如何詮釋報導文學、如何以報導文學建構台灣以及如何產生傳播效

透過場域分析、文化霸權與論述分析的觀點,本文將報導文學發生的時空視 為立體空間而非平面,透過場域的橫座標與歷時性的縱座標,從中釐清參與場域 的不同行動者如何詮釋報導文學、如何以報導文學建構台灣以及如何產生傳播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