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海及平安時期之佛教

在文檔中 空海與真言密宗研究 (頁 8-12)

第一章 緒論

第二節 空海及平安時期之佛教

除了闡釋空海密教之海納性格這個主要目的,本論文附帶處理了以下三個問 題:

(一)空海何以能夠因緣際會地加入遣唐使?有關這段歷史,學者的說法不一,而 本文認同的是藤原葛野麻呂遣唐大使的學說。

(二)日本民族為何廣泛接受空海密教?密教作為佛教的一個分支而在日本廣受 歡迎。對照之下,一樣是異國宗教的天主教,於室町時代(1336-1573)

末期傳入日本,之後卻遭到江戶幕府(1603-1867)的排斥與迫害,甚至 成為江戶幕府施行閉關鎖國2的原因。相反地,空海回國後,卻在桓武天皇 的保護之下擴大勢力而成立真言宗,由此可見空海與皇室密切而友善的關 係。

(三)日本有許多聖域,為何空海選高野山作為真言宗的根本道場?本論文指出:

這與高野山藏有水銀礦脈應有一定程度的關係。

第二節 空海及平安時期之佛教

一、 空海生平概述

弘法大師,法名空海,密號遍照金剛,諡號弘法大師。為唐密第八祖師。

空海生於日本贊岐國多度群屏風浦(今香川縣善導寺市)一豪族家庭,父親佐 伯田公,母親阿刀氏,幼名真魚。自幼聰穎,五、六歲時即有神童的美譽。十五歲 入京都長岡京(今京都市西郊),隨舅父阿刀大足3學習漢學的重要典籍《論語》、

《孝經》及史傳等等,兼習文學辭章。八歲,入京城大學明經科,學習《毛詩》等 儒學典籍。雖然少年空海對儒家學術的理解日漸深刻,然而這時的天才少年空海卻 已無意於仕途而立志於佛道,並且作《三教指歸》三卷,指出佛教的義理遠遠高過 儒學與道家,藉以表明自己的志願。

這時的空海又跟從石淵寺勤操大師學習《虛空藏求聞持法》,用心持念,並於 四國島的山林危峰之處苦修密行,得悉地成就。二十歲,於和泉國尾山寺從勤操大 師剃度出家,法名教海。二十二歲,於奈良東大寺受具足戒,改名空海。三十歲,

於奈良久米寺東塔下發現《大日經》,刻苦鑽研,然而不能通達,於是發心入唐求 法。

時機終於成熟,空海於日本延曆 23 年(804)隨日本第十七次遣唐使團出發,

歷經許多艱險,終於在當年歳暮時分達到長安。大唐永貞元年(805)五月下旬,

2 江戶幕府為了強化封建體制而禁止天主教,並與天主教國家斷絕往來。江戶幕府下令鎖 國,除了荷蘭、朝鮮、中國以外,其他國家與地區一概斷絕貿易關係。

3 阿刀大足曾任伊予親王(桓武天皇的皇子)的侍講,相當於太子太師。

3

於青龍寺東塔院見到唐密第七代祖師惠果阿闍梨。六月上旬,空海臨「胎藏界大曼 陀羅」受五部灌頂。七月上旬,又臨「金剛界大曼陀羅」受五部灌頂。八月上旬受傳 法阿闍黎位灌頂,得惠果衣缽而成為正式阿闍黎。隔年三月中,惠果將兩部秘奧、

壇儀印契,傾囊授與空海大師。又將繪成的「胎藏界」、「金剛界」等大曼陀羅十幅和

《金剛頂經》等密典以及新造道具十五件,交付給空海。惠果阿闍黎遂於當年圓寂。

空海受唐憲宗之命為惠果阿闍黎撰寫碑文。其後中國佛教遭會昌法難之厄,密教漸 漸式微於中國,卻藉由空海興隆於日本。

空海返日之後遞經四朝,皆為國師,為天皇開壇灌頂,為國家建壇修法五十一 度,並以高野山金剛峰寺與東寺為真言宗根本道場,日本真言宗自此確立。空海所 創立的日本真言宗(東密),不但鼎盛當時,而且影響至今。日本承和二年(835)

3 月 21 日寅時,空海於高野山入定。日本貞觀六年(864),贈大僧正法印大和尚。

延喜 21 年(921),加諡號「弘法大師」。4

二、空海的成就與影響

真言宗的重要人物雖然代有其人,但是真正的靈魂人物則是弘法大師空海。空 海在日本真言宗的地位當然是至高無上,實則即使是置之於中日密教史上來衝量,

其歷史地位也是罕見其匹的。

空海是日本香川縣善導市(古代的贊岐國多度)人,青年時代即頗好學,廣讀 儒書。二十四歲時即著《三教指歸》以表明歸心佛法。三十一歲時與日本天台宗開 山祖師最澄等入入唐求法,在長安寺從學於惠果阿闍梨。在中國學法二年餘,之後 返回日本。初住高雄山寺(又名神護寺)、東大寺等處,後在高野山建設真言宗根 本道場,並在京都建立東寺講堂,開設種智院,又回故鄉從事修築灌溉用的滿濃池 之水利工程。

空海是日本真言宗的開創者,印度之前期密教(雜密)思想的集大成者,與真 言密教教義體系的建構者。逝世後被追諡為「弘法大師」,也是日本真言宗教徒心 目中之密教傳承史上的「第八祖」。

空海與日本天台宗開創者最澄,並列為日本平安時代(794-1191)最具影響力 的兩位佛教領袖。空海是日本歷史上極負盛名的書法家、平民教育推動者5,以及 水利工程專家67

4 有關空海生平,相關資料甚多。以上敘述請詳參魏常海:《空海》(臺灣:東大圖書股份有 限公司,2000)頁 5-6。

5 空海創建了一所不限身份的教育機關,名為「

綜藝種智院」

6 如前所述,空海設計並建築了位於香川縣的「

滿濃池」

,作為灌溉用的水塘。

7 以上敘述詳參藍吉富:《認識日本佛教》(臺灣:全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7),頁 54-56。

4

延曆 23 年(804),空海隨遣唐大使藤原葛野麻呂到達長安。在長安期間,空 海遍訪大德,後於青龍寺東塔院拜惠果阿闍黎問學求法,相談甚契。惠果親自為空 海灌頂,並將兩部大法及諸尊瑜伽全部傳授給空海,並授予他「遍照金剛」密號。惠 果還令供奉丹青李真等人圖繪「胎藏」及「金剛界」曼荼羅十舖,希望空海帶回日本,

「早歸本鄉,以奉國家,流布天下,增蒼生福」8。空海果然沒有辜負惠果嫡傳付 法、光流海外的殷切期望,留學期間善用每一寸光陰,認真鑽研佛學,盡力搜求密 宗經像。此外他還學習梵語、增益詩文寫作能力,提高書法技能,收集有關文學、

天文、醫學、工藝、美術等方面的古今名本。空海不僅是一位虔誠熱心的求法僧,

還是一位肩負重任的文化使者。在他滯唐一年多的時間裡,與中國僧俗建立了深厚 情誼。元和元年(806),空海為惠果送葬立碑之後,就隨遣唐使的歸船,踏上了返 國的旅途。9

空海是極少數最受佛教徒景仰膜拜的大師之一。空海大師的肉身舍利至今仍 在高野山,因此迄今為止,不少真言宗徒仍然相信他並非逝世,而只是「入定」。

對於他的信仰(「弘法大師信仰」),迄今仍然以巡禮密教名剎等方式,流傳於日本 民間。

三、空海所處的時代與社會背景

日本歷史進入平安時代(794-1192),似乎預示著政治與宗教的分離,因為 桓武天皇(781-805 在位)的遷都之舉也似乎有著這樣的目的,即擺脫奈良都城大 寺院的控制,但是現實卻讓皇室落入新的佛法羅網之中。繼桓武之後的平城天皇

(806 年-808 在位)、嵯峨天皇(809-822 在位)、淳和天皇(833-849)無一 不是虔誠的佛教徒,紛紛接受空海等高僧所創立新宗的戒律。皇室越來越迷信或者 說依賴宗教的力量。到九世紀後期,天皇之中出家為僧的越來越多,似乎有一種神 秘的力量控制著局勢,這應該歸於密教神力的作用。

隨著「入唐八家」10的相繼歸來,密教法術咒語不斷傳入日本。本慣於「事鬼 道」,亦即巫師的日本朝廷屢屢召請高僧加持祈禱,保佑消災,增益福祉,並且獎 勵各地的講師、讀師11專修密教,因此,當時的朝野都信仰密教的靈驗,從寬平(889

-898)、昌泰(898-901)年間到長和(1012-1017)、寬仁(1017-1021)年 間,密教興盛到了極點,致使平安佛教成為密教的時代。

平安時代是日本歷史上相對統一和平的時代,律令制度已經完善,社會政治相

8 坂田光全:《性霊集講義》(日本:高野山出版社,1954),頁 186-187。

9 詳參李冀誠,丁明夷:《佛教百科‧密宗卷》(臺灣:知書房出版社,2005),頁 179。

10 指日本平安初期赴唐留學,並帶回密教經典的八位高僧,亦即:最澄、空海、圓行、常 曉、圓仁、慧運、圓珍、宗叡等八人。

11 古代日本佛寺中,負責講經說法的僧人名為講師,其低一階的佐理僧人名為讀師。

5

對穩定,但物質文明的進步與精神文明的發展並不總是成正比,道德價值觀的變化 不能讓所有的人稱心如意,社會的相對穩定不等於人心的普遍安定。物極必反,進 入十世紀以後,律令制度由於宮廷政變和地方勢力坐大而開始走向崩潰,此時已經 越來越讓人感到這是一個充滿煩惱的世界,是一個易於讓人感到無常的時代。禍不 單行,這時疾病也開始流行,莫名其妙的火災頻發,西元 961 年京畿一帶疫病流 行之時,一如人間地獄,彷彿末日到來,百姓生不如死。朝廷統治乏術、救助無能。

正是此時,空海、最澄兩派教徒在附近宣揚祈禱萬能、鼓吹消災祈福的法術,皇室 和貴族最終不得不仰仗佛法的所謂無邊神力,這就是日本密教快速發展並流行不 衰的原因。當時皇族成員或由於突然而又不斷的宮廷政變,或出自佛法教誨的覺悟,

而大量遁入空門。當時被廢黜的太子們、下台的貴族們總是被安置到寺院山林。寺 院似乎是政治的避難所,也似乎是天國的監獄,或者說是解脫、超脫的淨土。

無常的變故也不總是只有皇族獨自遭遇,尤其是流行的疫病讓所有人普遍感 到了末世的來臨,現實的生活讓人們感到地獄般的真實苦難。因此,日本平安時代 又是一個充滿煩惱並普遍渴望解脫的時代。平民有平民的煩惱,貴族有貴族的煩惱,

皇室有皇室的煩惱,僧人有僧人的煩惱,有來自現世的煩惱,也有來自他界的煩惱,

有貧乏的煩惱,也有榮華的煩惱。

貧乏的煩惱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那就是民眾們物質的困乏,難以理解的是榮

貧乏的煩惱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那就是民眾們物質的困乏,難以理解的是榮

在文檔中 空海與真言密宗研究 (頁 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