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大綱

在文檔中 空海與真言密宗研究 (頁 13-0)

第一章 緒論

第五節 論文大綱

以及真言宗的基本教義。

其次,我蒐集並且比較分析日文與中文的二手研究著作,藉著分析比對,嘗試 還原歷史真象。在眾多的二手研究資料當中,我特別找尋了佛教以外,來自神道教 的「外部資料」,試圖以神道教的視角來檢視空海密教對異教徒的影響和吸納。

雖然解讀空海的原典對我來說有一定的難度,但閱讀現代日本學者撰寫的「學 位論文」、「論文集」、「期刊論文」對我來說卻是駕輕就熟的任務。藉著母語的優勢,

我認為自己更能讀懂空海密教的思想體系、後人對空海的認識與理解,並提出我自 己的看法和推斷。

我研讀了空海的著作《三教指歸》、《秘密曼荼羅十住心論》、《即身成佛義》等 三種。其中,《三教指歸》比較了中國的儒釋道三教思想而以佛教思想為最優。《秘 密曼荼羅十住心論》比較了世俗之學與佛教的顯密各宗,並以密教思想為最優越。

這兩本原著充分顯露了空海對佛教,尤其密教的推崇。

至於《即身成佛義》可視為空海思想的集大成,也是空海對密教思想的深入闡 釋。

除了研讀空海的原著,我又研讀了丹生都比賣神社出版的《丹生都比賣神社 史》,因為,從神道教的角度來看空海和真言宗,更有機會拼湊出歷史的現場和思 想的真象。我相信研究佛教以外的二手資料,必有助於更全面地了解自己的研究主 題。

第五節 論文大綱

本論文以「空海密教的海納性格」為主題,重點置於第三至七章。

第一章 緒論

交代研究動機與目的、論文主題、前人研究成果、研究的方法。

第二章 空海生平

分作少年空海、入唐求法、返國立教等三個小節來陳述。

第三章 空海著作中的兼容意識

探討空海的著作《秘密曼茶十住心論》、《三教指歸》、《即身成佛義》所蘊含的 兼容意識,闡釋空海作為一位集大成式的學者,如何把儒、道的世俗學問,與佛教

8

當中的大小乘思想納入自己的思想體系,甚至以「即身成佛」的理論吸引了渴望現 世利益的社會大眾。

第四章 梵字與真言──呼應民間言靈信仰

空海引進的梵字與真言,與日本民間固有的言靈信仰具有異曲同工之妙,因此 很快地被接受並廣受歡迎。

第五章 兩部曼荼羅──基於陰陽相成的道家哲學

空海繼承其師惠果阿闍黎,將兩部原先各自獨立的曼荼羅並列為一,彷彿呼應 了陰陽兩股能量相反相成的中國哲學。

第六章 立足高野山──融攝神道教與煉丹術

空海在高野山奠立真言宗,既產生佛教與神道教的融合,也顯示了空海與煉丹 術的關聯。

第七章 空海密教對鐮倉六宗之影響

空海對一切宗教採取包容、友善的態度,而這種海納百川的態度,使空海密教 與其他顯教並行不悖,乃至後世繼起之鐮倉六宗也深受其影響。

第八章 結論

空海密教之所以在日本大受歡迎,與空海大師本人博大精深的學問,以及真言 宗海納百川、兼容並包的屬性有密不可分的因果關聯。

9

第二章 空海生平

空海卓越的成就,除了得力於過人的天資,更是經由一生勤苦努力而獲致的成 果。下文分作三個時期介紹空海精彩的一生。

第一節 少年空海

──

棄儒從佛

空海生於書香門第,自幼穎悟過人,享有神童的美譽。少年時期的空海進入京 都,跟隨舅父阿刀大足學習中國儒家的重要典籍《論語》、《孝經》,並兼習中國歷 史及文學辭章,而後又進入京城大學明經科,學習《毛詩》等儒學典籍。雖然少年 空海對儒家學術的涵養日漸深厚,然而這時的空海卻已逐漸將學習的興味從儒學 轉向佛學,並且作《三教指歸》三卷,指出佛教的義理遠遠高過儒學與道家,藉以 表明自己棄儒從佛的志願。

於是,空海決定前往中國學習佛法。

空海及最澄在同時期前往中國。當時,最澄已是家喻戶曉的大人物,而空海只 是個沒沒無聞的後生晚輩而已。當時,桓武天皇期待最澄必須在短期內返回日本,

以擔任宗教領袖的重責大任。

在當時出人意表的是:同時出發的空海在唐朝成為優秀的僧侶,帶回了完整的 密教。所謂密教,顧名思義,就是神秘的佛教,以咒術為主,重視灌頂祈禱。由於 可追求現世利益,因而深受皇親貴族支持。

一、空海與遣唐使

真言宗始祖空海與天台宗始祖最澄具有旗鼓相當的宗教實力,兩位都是平安 時代的僧侶,並且同時富有領袖人物的魅力,然而,之後兩位卻處於決裂狀態。

延曆 23 年(804) ,空海與最澄隨著遣唐使入唐求法。當時空海與最澄的留學 資格並不一樣。最澄被任命為內供奉的高僧13,亦即曾經在朝為官。反之,空海只 是一介沒沒無名的僧人,按照規定必須在唐朝滯留二十年方可學成歸國。換言之,

空海的身份是相對卑微的私渡僧,既沒有許可,也不受尊重。然而最終的結果卻出 人意表:空海載譽歸國,而最澄卻在短期視察之後,成了匆匆回國的還學僧14

最澄與空海乘上了遣唐使船,途中遇到了暴風雨,四條船中成功抵達唐朝的船,

13 日本於寶龜 3 年(772),選出受戒、看病等方面表現優秀的僧人十名作為「禪師」,亦即內 供奉的高僧。

14 短期是還學生,長期是留學生。

10

只有最澄乘上的第二船,以及遣唐大使藤原葛野麻呂和空海乘上的第一船,只有兩 船而已,可謂危險至極。

這段經歷當中最重要的部分是:空海為何加入遣唐使?以及為何趕得上這險 些葬送於大海的遣唐使船?楊曾文在其《日本佛教史》一書中指出:

在一年前他也曾經從難波15啟航,但因遇暴風雨而滯留九州。另外搭乘第一 船的空海,當時是三十一歲,他的經歷幾乎是完全不詳,據說他原本是計劃 留唐二十年的「留學生」,但其詳細原委也是不明。16

竹内孝善〈空海の出家と入唐〉則提出藤原葛野麻呂協助空海入唐的說明:

關於空海的入唐學法,有二種假說,亦即空海究竟以什麼樣的資格赴唐?一 說赴唐之後,在口頭協議的條件下,當遣唐大使藤原葛野麻呂的私人臨時助 理,其次,還有用私渡僧身分入唐的假說。17

竹內孝善除了提出空海入唐身分的兩種可能,同時又提出空海入唐年份的兩種假 說:

第一、延曆 22 年(803),作為第十七次留學僧而出發。

第二、延曆 23 年(804),由於去年第十七次功敗垂成未能成功抵唐,所以於 隔年趕緊召集,而空海正是在這一年被選為留學僧。較有說服力的是此一假 說。18

有關留學僧的資格問題,岸田知子說明:

留學生入唐學法需要授得度19。延曆年間(782-806)桓武天皇為了防範逃 跑的私渡僧,而確立課試制度,例如要求入唐的僧人學會漢音、解釋經論,

同時也反映僧侶的專業水平上升。20 岸田知子進一步指出:

15 即今日本大阪。

16 杨曾文《日本佛教史》(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頁 82。

17 詳見竹内孝善:〈空海の出家と入唐〉,收錄於《弘法大師空海と唐代密教・弘法大師入唐 千二百年記念論文集》(日本:株式会社法蔵館,2005),頁 123。

18詳見竹内孝善:〈空海の出家と入唐〉,收錄於《弘法大師空海と唐代密教・弘法大師入唐 千二百年記念論文集》(日本:株式会社法蔵館,2005),頁 123-124。

19 修行佛教的許可。

20 岸田知子:《空海と中国文化》(日本:大修館書店,2003),頁 38。

11

空海取得授得度的時間是延曆 23 年。為了趕上成為留學僧以便入唐,空海 努力取得授得度的資格。然而功虧一簣的是,此時空海尚未受具足戒,所以 只能以私渡僧的身分加入遣唐使。這是特別的安排,由此亦可看出空海入唐,

背後應有強大的奧援。21 岸田知子認為:

改變空海命運的,正是空海自己所寫的兩封書信。一封是空海代替藤原葛野 麻呂的請願書〈大使の為に福州の観察使に与うる書〉22

從「賀能啓す」23開始的文章,首先稱讚唐朝皇帝的權勢,表示真誠的敬仰。

遣唐使一行人為了朝貢遠從日本而來。途中不幸遇到了暴風雨,幾經苦難才 到達中土,這也是承蒙皇帝的功德。然後記述唐朝給日本額外的恩遇,兩國 之間互相信任。但現在福州刺史懷疑日本使節沒帶國書,來歷不明,這是作 為唐朝官吏理所當然的反應,但也呼籲妥善處理遠道而來的我們的內心感受。

這封書信文長 732 字,宏偉明文,不僅詞藻華麗,又擁有渾厚的倫理性和說 服力。

為何空海替藤原大使代筆?為何藤原大使知道空海的漢文造詣?因為空海跟 藤原大使一起搭乘第一船,跟大使一行共同行動,空海彼時擔任「大使一行 的書記官」,也就是藤原大使登船以前,已經知道空海的文才。推測協助空海 加入赴唐成員的,就是藤原大使自身。24

其次則是由伊予親王協助空海的假說。

空海回國的時間是九月下旬或十月下旬,當時他暫時留在九州大宰府25。翌年 六月,空海接獲命令住觀世音寺26

空海不能在返回日本之後即刻進京,理由之一很可能是:依照桓武天皇的命令,

空海應該在唐土待二十年之久,但他違反規定,僅在短短的兩年之後便返回日本。

就在空海不能進京時,朝廷上發生了一件大事。大同二年(807)10 月藤原宗成27唆 使伊予天皇,伺機篡奪皇位。即使伊予天皇否定毫無根據的指控,伊予天皇跟母親 藤原吉子仍在大和川原寺被囚禁了,同年十一月雙雙服毒自盡。

21 岸田知子:《空海と中国文化》(日本:大修館書店,2003),頁 38。

22 收錄於《性靈集》卷五。

23 葛野麻呂的中國風格的名字。

24 岸田知子:《空海と中国文化》(日本:大修館書店,2003),頁 40-41。

25 即今福岡縣。

26 天智天皇發源,花六帝八十年,天平 18 年(西元 746 年)建立於觀世音寺。

26 天智天皇發源,花六帝八十年,天平 18 年(西元 746 年)建立於觀世音寺。

在文檔中 空海與真言密宗研究 (頁 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