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Show Girl 的形象再現

第二節 認同:我與他者眼中的我

一、 身為一個 Show Girl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在訊息中佔有自己解讀的位置,而認同歸屬於每一特定的訊息或族群。換言之,

媒體招喚主體認同(陳明珠,2003:90)。

一、 身為一個 Show Girl

先前章節討論過對於 Show Girl 的身體形塑過程,經由 Show Girl 的論述推 翻「性別化約論」的女體都是父權宰制下的非自主行為觀點,女性對於美貌與 性感的追求並非歸因於性別權力,她們實踐美貌論述的重要因素,更重要的是 討論她們是否有「意願」與「能力」將這種呈現慾望化為自身的行動或身體的 實踐,是故一切對於美貌維持所作的努力,其實都是一種自我認同的建立過程,

在則透過妝點美貌與專業的服裝,她們逐步的包裝自己藉此產生正面形象爭取 他者的認同。

表演的服裝都是廠商提供的,有時候他們也會讓我們作建議或者搭 配,但是主導權都還是在他們(廠商),但一年不管四季其實都是很清涼 的衣服,前幾年流行穿兩截式賽車服,後來這幾年就越來越多元有主題 式服裝的像性感旗袍、軍裝、天使惡魔啦等等…資訊展比較不會太over,

好像露歸露但是就還可以接受,我之前有接過電玩展就會要求穿比基尼 或著透視裝,有穿跟沒穿一樣那種,那我就不能接受了…畢竟資訊展手 上展示的都是最新的科技身商品,要襯托商品廠商多半也不要搞太low。

(蛋塔)

廠商要求服裝有時候也會暗示要露一點,露腰露腿是基本的,通常 他們提供什麼衣服會事先談,可以接受就會接,至於其他妝髮沒有特別 要求,我就會自己搭配一下,五天中也會換一下造型,大概就頭髮盤起 或者紮馬尾等等,自己變換一下,可能也想說才不會幾天被拍的照片都 一樣。(Nina)

一般廠商好像都還是喜歡長頭髮,所以我一直都留長不敢剪,大概 是跳舞起來甩來甩去比較好看吧!…但是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作造型…

服裝部分自己有時要加工一下以防走光,上工包包都會放別針、雙面膠

5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拉,有些服裝連內衣都不能穿,就要用雙面膠加強黏牢一些…跳久了我 也會跟廠商說哪些服裝實在不適合,有的廠商窗口搞不懂,真的不是露 就好看,Show Girl「質感」還是很重要,這部分我也會跟他們溝通。(KiKi)

以上關於演出服裝的論述,顯現出 Show Girl 在展示體態的服裝挑選上,

儘管無實體掌握決定權,但資訊展相較於其他類型展覽時,她們自認身體存在 某種程度的較高價值。廠商或許具有統治權力的形式來壓迫身體,但資訊展存 在的是更多的產製力量使 Show Girl 身體衍伸出其價值能力,演出之餘更要襯 托出產品的價值,藉以刺激展場中消費者的消費行為。

蛋塔論述中所謂的「太 Low」即顯示出輔銷工作中所面對科技產品和電玩 遊戲廠商是不同的,穿著儘管都必須暴露,但是對於 Low 的定義被放在接近於 衣不蔽體近乎裸露的裝扮所產生的形象,而 Nina 在面對服裝討論上則主動的 會在自己的妝髮上稍作改變,企圖以更多的用心裝扮得到較多的注目與認同,

而受訪者 KiKi 則是由於展場資歷豐富,對於廠商服裝的要求她有一套自己的 因應之道之餘,也企圖扭轉立場,用自身經驗與廠商作協商討論,她明白資訊 展的消費者或多或少不同於其他展場型態,「質感」的呈現不僅是展覽商品、

攤位設計所呈現的一種氛圍,Show Girl 所建構出的專業形象,對廠商而言也 是成為一種品牌形象。

不是適不適合是我喜不喜歡,這份工作是我覺得興趣、又可以賺錢又 可以交朋友。(燕子)

我發現 Dancer 不喜歡被叫 Show Girl,因為我自己是 Dancer 出身,

我身邊很多 Dancer 都不覺得自己是 Show Girl。(燕子)

我媽媽是一個女強人,他和爸爸離婚後扶養我長大,我身為一個獨生女,

受他的影響很深,她不是那種慈母反而是我成長路上一直對我很嚴厲的那種 媽媽…從反對到現在她終於對我的工作認同,且相信我沒有變壞…(燕子)

合理化廠商的種種壓迫或經由與之協商關係中所衍生的語意重建

(semantic reconstruction)是她們自我肯定的的重要策略(何春蕤,2003:22),

58

後產生的信心來面對,然而私底下對於身為一個Show Girl,除了維持美麗 與專業的表象,受訪者對於此工作的高不確定性仍產生不同程度的不安,

收入與工時的自由和相對帶來的不穩定,不斷考驗著女孩的Show Girl生涯 規劃,已經退出此行業的蛋塔,選擇回歸社會體制下的打卡上下班工作,

5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她認為當Show Girl成為了副業,她似乎可以真正「操控」自己的身體在既 有的穩定工作中,以另一種身體優勢來增加額外的收入。至此,我們可以 知道認同的身體政治類型不只是單一面向存在的,而是一種多元面向的論 述方式,因為權力關係的介入,表現上展覽單位以滿足擁有龐大男性消費 者的資訊展場亦為女體展示的場域,然則,透過她們的主動策略,她們展 出的不僅僅是「女體」,還有以專業身體技能取代語意重建後的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