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ght? Eat less and exercise more. You want to learn more? Play less and study harder.

49  Download (0)

全文

(1)

第四章 譯文評析

本章將擇取筆者譯作之實例,探討筆者文化意識的發展對各種文化訊息的詮 釋表達之影響。本章所舉之譯作實例,依原文的文化訊息分布層面,分為語言型 式與文本內容兩類,語言型式再分為詞彙、修辭、文體三項;文本內容依描述主 題,區分為場景、事件或行為、氣氛或情態、人物特徵、作者的敘述與風格五項。

所舉實例往往同時涉及若干層面,難以截然區分,本章乃針對最明顯之特徵加以 歸類,以便於討論。譯文實例之探討評析,皆依據 Steiner 之翻譯歷程模式,先陳 述筆者對該段原文之理解與對原文型式內容所賦予之意義,再說明筆者選擇譯文 型式之考量,以及筆者認為此種表達型式是否達到平衡。若因筆者對同段原文有 不同理解,而導致譯文表達型式之改變,則將前後譯文並列,指出兩者差異,並 分析筆者理解改變之原因,以及經此改變後,筆者選擇譯文表達型式之不同考量。

(2)

壹、語言型式

語文符號本身即是文化訊息的載體,原文文本中語文符號間的型式與關係以 及作者寫作方式與風格,皆可反映原文特有的文化訊息。譯者在掌握詞彙語意後,

也不能忽略文本的語言型式結構。英文的句法型式嚴謹,主要以詞彙的型態變化 來表達時態、語態、數、格各種語法意義(陳定安 b,2000,頁 3-6;劉宓慶,1999,

頁 89),語法與修辭兩者關係密切,語法規範何謂正確的語言型式,修辭強調語言 表達型式的效果,修辭必定以語法為基礎(Jordan, 1990, 頁 3-4),文本的風格與 文體性質有密切關聯。故語言型式部分將分別從詞彙、修辭、文體三方面加以評 析。

一、詞彙

(一)原文詞彙形音相似,譯文詞彙無類似對應關係

英文為拼音文字,詞彙由字母排列組成,組成字母及排列順序相似,詞彙的 形音也相近。原文時而運用此種特點,以相似的結構與發音,製造前後呼應的效 果與對比的趣味。然而對應的中文詞彙,未必也具備形音相近的特色,譯文除了 語意,還須同時考慮型式與發音的特點。如何同時呈現,也是筆者翻譯過程的一 大挑戰。以第十七章為例:

”…I guess there are fads and pads in garb as well as in education.”(Chap17)

作者見教師發揮巧思以墊肩佈置教室,又見當時流行有墊肩的時服,因而產 生聯想,推論墊肩應可同時在時裝設計與學校教育引領風潮:句中 ”fads”、 “pads”

形音相近,且巧妙結合當時社會現象。中文與 ”fads”、“pads” 對應的詞彙分別為

「時尚、流行」「墊肩」,兩者形音各異,筆者曾尋找「時尚」的同意詞代換,但 皆未能達到原文形音相似的效果。此外,原文 ”in garb”、“in education” 亦為對稱

(3)

結構。最後譯文為:

「我想不只服裝界流行有墊肩的服飾,墊肩旋風看來也要刮進教育界了。」

譯文因中文詞彙的差異無法保留 ”fads”、“pads” 形音相近的特色,”in garb”、

“in education” 譯為「教育『界』「服裝『界』,一方面維持原文對稱的型式,一 方面取其部分發音類似的特色,或可勉強彌補無法兼顧原文形音特色的遺憾。這 樣的處理方式未必最好,也許另有更高明的譯法,但回溯筆者當時對原文的理解 詮釋以及意識到的語言差異,兩者拉距之下,這已是當時認為最能兼顧二者對等 關係的譯法。筆者雖不滿意,若無更進一步的理解或更好的處理方式,這種詮釋 表達的型式就會維持下去14

原文中另有若干語段也應用到上述特色,以下試舉其中幾處原文譯文對比。

1. ”hall of fame”

”hall of shame” (chap3)

傑出校友

因為不良紀錄太輝煌而獲選(傑出校友)

2. It seems that the folks who brought us

superbabies and fast-track kids are now

applying their technological wizardry to producing superpups and fast-track dogs.

(chap7)

為人父母無不希望子女出類拔萃,有些人 抓住這種心態,打著「別讓孩子輸在起跑 點」之類的口號來促銷產品。現在教養子 女換成訓練愛犬,同樣的把戲又再度上 演。

3. Fast-food eating has been translated educationwise into fast-track learning.

(chap11)

社會上風行速食飲食文化,教育界也時興

「快速學習法」

14 筆者完稿後與同學閒聊時,無意間聽到:「現在哪還有人穿有墊肩的襯衫。」筆者才驚覺作者寫 作當時(1990 年代前期)的確流行有墊肩的服裝,然而筆者翻譯時已為 2001 年,原文中的時尚流 行已經改變。筆者當時未意識到兩者的時間差,翻譯時亦未納入考量,如今意識到兩者的差異,該 如何反映在譯文中,仍有待思量。

(4)

歸納筆者的處理原則,仍以意義為優先考量,為此往往得改變原文詞性(如:

1、2)或拆解重組原文句構,將原文並列的詞語,拆成兩段分別敘述,以求清楚 表達兩個詞彙或概念之間,相似或相異的意義與關係,行有餘力才求型式對應。

(二)諧音

以發音相近的字詞影射其他詞語或製造趣味效果,此種表現方式中英文皆 有。然而如上所述,發音相似的英文詞彙,對應的中文詞彙未必具有同樣特色,

而英文詞語連讀產生的諧音效果,轉換為中文能否保有同樣效果,也是譯者的一 大考驗。以下為原文運用諧音的實例。

…All seemed to be going to be fine until third grader Russell Reese remarked, “Mr.

Lodish, if I made a hit record, they’d call it a ‘Reese Hit.’ If Richard Sullivan made a hit record, they’d call it a ‘Sullivan Hit.’ If Victor Jordan made a hit record, they’d call it a

‘Jordan Hit.’ Mr. Lodish, what would they call it if you made a hit record?” Unwittingly, I took my name in vain as I blurted out to my hysterical students, “A Lodish Hit.”…

(Chap2 pa10)

”A Lodish Hit”一詞中,”Lodish” 字尾 ”sh” 與 ”hit” 連讀,發音近

似 ”shit” 。 ”shit” 在中文口語中往往直接音譯,代換為「雪特」,用法、意義與 英文相似。”Lodish” 為作者姓氏,筆者最初音譯為「羅德許」,”hit” 此處意為「暢 銷專輯」,兩者連讀並無特殊之處,筆者亦曾尋求 ”hit” 或「暢銷專輯」的其他同 意詞代之,但都無法達到原文因諧音而來的趣味。後經同學指點,不如將作者姓 氏改為「羅德雪」,”hit” 譯為「特輯」,兩者相連,即可兼顧原文詞意與諧音效果。

譯文如下:

(5)

…一切似乎還蠻順利。然而有一回上課時,一個三年級的學生羅素•里斯忽然問我:

「羅德雪老師,我出的唱片叫『里斯特輯』,理查•蘇利文出的唱片叫『蘇利文特 輯』,偉特•喬丹出的唱片叫『喬丹特輯』,如果是你出的唱片,該叫什麼呢?」我 一時沒會意過來,還呆呆的回答他:「那當然叫『羅德“雪特”輯』囉!」在學生 哄堂大笑聲中我才發覺自己被擺了一道…

(三)一詞多義

某些詞彙可同時指涉許多對象,原文也應用這種一詞多義的性質製造語意的 模糊與一語雙關的效果。如何表達才能與原文達到對等,又是翻譯的一項難題。

以下實例取自原文二十五章一、二段15

Now that the school year is officially over, I can envision with my new bifocals not only what we accomplished this year, but also what we omitted. In education, the latter is often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former.

… A region at the front of the organ controls sexual function, and is somewhat larger in males than in females. But its size need not remain constant. Studies…by Stanford University neurobiologist Russell Fernald reveal that certain cells in this tiny region of the brain swell markedly in an individual male whenever he comes to dominate a school. Unfortunately…the cells will also shrink if he

loses control of his harem to another male.

Before you all get upset, let me tell you that the above quote was in Time magazine.

And when we fill in the ellipses (…), the quote takes on a different meaning. The first omission, or elision, is “in animals”; the second is “of tropical fish,” and the last is “for

15 其他相似實例,如:head check(chap13);skin deep(chap21)。

(6)

the piscine pasha.”

作者利用 ”school” 具有「學校」、「魚群」的雙重意義,一來在本章起始即先 提到學校教育,二來將原本用於探討動物(魚群)的生理反應的敘述,刪去三處 關鍵字詞,誘導讀者將 “school” 解釋為學校,使讀者感到驚訝不解。第二段才將 刪去的關鍵字詞補上,”school” 因而根據上下文解為「魚群」,原文文意全然改觀。

然而對應的兩個中文詞彙字型並無相似之處,且受限於上下文,無法改以其 他事物代之,故譯文僅能採取附加尾註說明 “school” 有雙重解釋。此外,表示動 物或人的性別,英文 ”male”、”female” 皆可通用,原文僅需補上關鍵字詞,意義 自然改觀,無須其他變動。然而中文指稱性別的用詞必須隨指稱對象而變動,人 的性別用「男」「女」表示,動物一般以「雄」「雌」表示,而魚類卻又以「公 魚」「母魚」表示。筆者乃於第二段譯文後,再以括號附加說明。譯文如下:

……器官末端有一個專門控制性功能的區域,男性(雄性)此區 域面積通常較女性(雌性)為大,唯面積大小並不一定。史丹佛 大學神經生物學家羅素•費納針對……做過一系列的研究,結果 顯示男性(雄性)一旦有權領導學校(school)譯註 1,腦部此區 域的細胞組織就會明顯膨脹,然而……一旦敵不過其他男性(雄 性),必須把原本統轄的禁地拱手讓人,細胞組織便會萎縮。

先別太難過,這段文字節錄自《時代雜誌》(Time),要是我們把刪節號部分補 上原文,意思就完全改觀了。第一個刪節號省略的是「動物的」,第二個刪節號:「熱 帶魚」,第三個刪節號:「為首的公魚」(把「男性」「女性」分別替換為「雄性」、

「雌性」,把 school 解釋成「魚群」,再讀一遍,就能體會箇中奧妙了。)

譯註 1: school 中文可解釋為「學校」或「魚群」

(7)

筆者最初以為這樣處理,考慮已經相當周全,是故後續校改也未再多加留意。

然而日前筆者嘗試在譯文中填入關鍵字詞,並依筆者的解釋更動有關性別的詞 彙,又從中發現不妥之處,結果如下16

動物的器官末端有一個專門控制性功能的區域,雄性1此區域面積通常較雌性為 大,唯面積大小並不一定。史丹佛大學神經生物學家羅素•費納針對熱帶魚做過一 系列的研究,結果顯示雄性2一旦有權領導「魚群」,腦部此區域的細胞組織就會明 顯膨脹,然而為首的公魚一旦敵不過其他雄性3,必須把原本統轄的禁地拱手讓人,

細胞組織便會萎縮。

標號 1 的「雄性」一詞,多做形容詞使用,其後通常應有修飾的對象,否則 便有語氣未完的感覺。其次前文已指明此乃針對熱帶於所做的研究,標號 2、3 的

「雄性」所指其實就是「公魚」。因而再依據一般表達習慣,將上段譯文不妥之處 修改如下:

動物的器官末端有一個專門控制性功能的區域,雄性動物1此區域面積通常較雌性 為大,唯面積大小並不一定。史丹佛大學神經生物學家羅素•費納針對熱帶魚做過 一系列的研究,結果顯示公魚2一旦有權領導「魚群」,腦部此區域的細胞組織就會 明顯膨脹,然而為首的公魚一旦敵不過其他公魚3,必須把原本統轄的禁地拱手讓 人,細胞組織便會萎縮。

因標號 1 的「男性」必須換為「雄性動物」,標號 2、3 須改為「公魚」,先前 第二段括號內概括式的說明必須修改。筆者目前想到最周全的方式,是在未填上 關鍵字詞的原始譯文中,將上述幾處加以編號,再以正文後括號註解或尾註的方

16 有底線的詞彙表原先刪除的關鍵字詞,粗體字係因指涉對象改變而須調整的性別詞彙,上標的 數字與下段再改的譯文對照。

(8)

式說明。然則如此處理方式瑣碎繁複,讀者未必有耐心依照指示,一一代換詞語,

實為譯文不足之處。

(四)小結

賴慈芸(2000)曾引用趙元任所譯《阿麗思漫遊奇境記》第七章〈瘋茶會〉一 段與其他譯本比較。前者為其他譯本(譯者不詳)

她們開始汲取所有 M 開頭的東西,像是捕鼠器(Mouse-trap) 月亮(Moon),以及回憶(Memory),還有許多(Much)──你知道 的,就是我們常說「大同小異」(Much of a Muchness)裡的那個許 多(Much)…?

樣樣東西只要是ㄇ字聲音的,譬如貓兒、明月、夢、滿滿兒……

你不是常說滿滿兒的嗎?你可曾看見過滿滿兒的兒子是什麼樣子?

賴慈芸認為前者「中英夾雜,閱讀起來及不舒服,而且中文翻譯只是作為英 文的註腳」,後者讓讀者讀後,「莫不浮起會心一笑,達到與原文相仿的功用」。筆 者也認同此種觀點。筆者翻譯原文中的文字遊戲,盡可能不採取註解的方式,避 免干擾讀者閱讀,也希望盡可能呈現原文的趣味。然而從上述實例來看,筆者在 語言學方面的素養還嫌不足,若非高人指點無法達到理想的翻譯。面對這種高難 度的文字遊戲也只能擲筆興嘆,在無計可施又面臨交稿壓力之餘,只得採取最不 願意的註解方式。

(9)

二、修辭

原文常用之修辭技巧17甚多,如:譬喻(包括:明喻 ”simile”18、暗

喻 ”metaphor”19…等)、對等句法(parallelism)20、雙關(pun)21、矛盾詞(oxymoron)

22……等等。整體而言,本書最突出的修辭技巧應屬「對等句法」(parallelism)23 不論單獨使用或與其他修辭技巧並用,書中俯拾皆是實例。「對等句法」既是重要 的修辭方法,也是英文語法上不可違犯的原則,有學者認為「對等句法」乃英文 文法及修辭的基本原則(Corbett,頁 428),許多著名的諺語名言均以此法表達(顏 藹珠、張春榮,頁 170)。綜觀修辭相關書籍,對等句法結構特色主要為相似

(similarity)與反複(repetition)兩項,相似包括內容與型式的相似或相關,反複 則以型式為主。對等句法使用極為普遍,舉凡型式、內容相似且反複出現之構句 元素24均屬之,並可根據結構的層次及語意內容等更細微的差異,再分為不同的修 辭方法25

原文使用對等句法之處,往往與其他修辭方法並用,如:對照、矛盾詞、暗

17 修辭技巧之分類與名稱,各家定義不盡相同,分類與名稱亦多所出入,本文提及之修辭技巧之 中譯名稱,主要依據顏藹珠、張春榮之《英語修辭學(一)》分類,並參酌陳定安《英漢修辭與翻 譯》、吳潛誠《中英翻譯:對比分析法》、鄒世誠《英語修辭》。

18 The salesclerk began reciting a litany of choices that sounded like a freshmen’s college catalog.(ch.31, pa. 2)

19 Weed children-and others assorted varieties-receive the same respect as flower children. They are all allowed to grow and flourish, with healthy nutrients spread and sprinkled by their teachers.(ch. 30, pa. 8)

20 Subjects are either rigorous, painful, and therefore worthwhile, or they are enjoyable, casual, and therefore frivolous. (ch. 3, pa.5)

21 …at least piscine pashas don’t dominate real schools (or control real harems). But when I think of the real people who do control and dominate schools,…(ch. 25, pa. 2)

22 We need to balance and keep in perspective the paradox of lively calm and tranquil excitement. (ch. 3, pa.8)

23 “Parallelism”一詞之中譯並不統一,如:對等句法(顏藹珠、張春榮,169)、平行結構(吳潛誠,

86)、排比(陳定安 a,65;鄒世誠,148)。本文為便於討論,統一以「對等句法」指涉”Parallelism”。

24 Sentence elements:包括單字(single word)、片語(phrases)、子句(clauses)(Bander, 頁 100)。

25 如:(1)isocolon(排比、對偶):結構相似且長度相近;較強調型式的對稱。

(2)antithesis/contrast(雙襯、對照):以對等結構表現相反、相對的觀念,較強調內容的對立。

(3)repetition/reiteration(重疊、反複):重複使用相同的詞語或句子,但結構不一定相同或相似。

(4)anaphora(首語反覆):兩個以上相繼之子句,句首重複使用相同字詞、詞組或短句。

(5)epistrophe(尾語反覆):兩個以上相繼之子句,句尾重複使用相同字詞、詞組或短句。

(6)epanalepsis(回文):子句首字出現在同句句末。

(7)climax/anticlimax(遞增/遞減):單字、詞組或子句按語意、重要性、或程度高低,依序排列。

(8)antimetabole(回文):字詞、詞組以相反順序呈現在下一子句中。

(9)chiasmus(交錯反覆):文法結構以相反順序呈現在下一子句中。

(10)anadiplosis(聯珠、頂真、頂針):以前一句句末之字詞、詞組或短句作為下一句之開始。

(Corbett, 頁 428-444;陳定安 a,頁 71-80;鄒世誠,頁 113-118,121-124,167-171)

(10)

喻…等。翻譯除了考慮型式的對應,也須注意到內容(語意、詞性…等)方面的 細微變化,以求傳達原文獨特的語言訊息與效果。根據英文對等句法的特色,中 文的排比修辭格26雖可與之對應,但因中英文詞彙意義與特性、語法結構…等方面 的差異,未必能直接將原文的對等句法轉換為中文的排比句型呈現。以下試舉若 干實例說明。

(一)

We need to balance and keep in perspective the paradox of lively calm and tranquil

excitement. (Chap3 pa8)

我們的觀念必須與時俱 進,寧靜中不失活力,興奮 時不忘內斂,這樣看似矛盾 的組合是有可能的。(原稿)

要做到冷靜沉著卻不失呆 板沉悶,熱烈活躍中仍保有 平靜祥和看似不可能,然而 我們必須拿捏分寸恰到好 處,達到動靜皆宜的境界。

要做到冷靜沉著卻不流於 呆板沉悶,熱烈活躍中仍保 有平靜祥和看似不可能,然 而我們必須拿捏分寸恰到 好處,達到動靜皆宜的境 界。(定稿)

原文 ”lively calm”、”tranquil excitement”,結構均為「形容詞+名詞」,型式整 齊,此外更運用矛盾辭(oxymoron)之修辭法,以”lively─tranquil”、 ”calm─

excitement” 兩 組 相 反 詞 交 互 搭 配 , 形 成 鮮 明 對 比 。 ”lively calm” 、 ”tranquil excitement”,短短兩字,寓意深遠廣泛,就算照字面、詞性直譯為「活潑的冷靜」

「安靜的興奮」也比原文多出三字,語意則模糊不清,讀者理解都有困難,更遑

26 中文排比修辭格亦可再細分為排比、對照、類疊、層遞等五大類,其異同歸納如下:

(1)排比與對偶:對偶必須字數相等,兩兩相對,對偶力避字同意同,傾向「對比」,排比則不拘。

(2)排比與類疊:類疊為單一意象有秩序且規律地反複出現;排比為數種意象有秩序有規律接連 發生。

(3)排比與層遞:排比強調結構型式的相同,意義須多層並列;層遞強調意義須依一定層次推展,

結構則無須相同。

(4)對照與對偶:對偶著眼於形式的對稱,對照著眼於內容的對立。(黃慶萱,頁 319-385;董季 棠,頁 411-515;陳定安 a,頁 65-80、87-96)

(11)

論感受語辭對應之美、寓意之遠。

故譯文採取增譯之策略。筆者最初的譯法仍受原文句型牽制,主詞動詞順序 大致未調動,作為受詞的名詞片語因其型式與內容具有多重涵義,未能一語帶過,

為 避 免 語 句 過 於 冗 長 , 故 拆 成 兩 部 分 , 先 譯 出 ” lively calm and tranquil excitement”,再將 “paradox” 譯為「看似矛盾的組合」置於其後。然而,一則因 受制於原文字面意義,以致語意不夠清楚,”tranquil ”譯為「內斂」,語意上也嫌突 兀,此外筆者對 ”keep in perspective” 之語意有所誤解,至於 ”balance” 譯為「…

是有可能的」也過於簡略。

第二個版本中,”lively” 採取反譯的策略,筆者原意為「雖然冷靜沉著,卻不 會呆板沉悶」,然卻誤用「不失呆板沉悶」,明顯不合邏輯,第三個譯本再改正為

「不流於」。句型結構也大幅調動,” lively calm and tranquil excitement” 型式意義 豐富,乃原文整句之重心,故依中文話題性主語的特性(劉宓慶,1999,頁 85-88) 將名詞片語整個提前譯出,原文主詞動詞(we need to…)後移。字數雖明顯多於 原文,但應無減損意義之傳達;再者,譯文結構雖與原文稍有出入,但盡量以排 比句型表現,為此原文詞性稍有轉換。「冷靜沉著」「熱烈活躍」「呆板沉悶」「平 靜祥和」可為形容詞或名詞,與原文相去不遠,語句長短亦力求一致,以營造與 原文相仿的反複規律、對比強調之效果。原文同段亦有其他句段使用相同修辭法:

We need our school to be alive with spirit and yet spiritual; noisy with learning and

quiet with reflection; full of independent thinkers and thinkers who are receptive to the

ideas of others; brimming with joyful learners and serious pursuers of knowledge.

(Chap3 pa8)

讓學生即使在吵鬧中也有 所得,沉靜時能反躬自省…

(先前的版本)

讓學生沉浸在學習的喧鬧中 及省思的沉靜中…

(校閱主編的改法)

讓學生既能在熱烈的氣氛 中學習,也能靜下心來反 躬自省… (定稿)

(12)

三種版本以校閱主編建議者字數最少,最貼近原文的對稱型式。然而原文 以 ”noisy” 與 ”quiet”為主,”learning”、”reflection” 為副,校閱主編建議的譯法則 將重點轉移「學習」與「省思」。筆者一則覺得前兩種譯本語意都不夠清楚,二來 希望強調 ”noisy”、”quiet” 的對比,故仍採取增譯之策略,加字解釋說明以求語 意清楚通順

(二)

As a wit once said, “We should be loving critics and critical lovers.” (Intro. pa. 20)

有位智者曾說過:「我們彼此批評應出於善意,相互關懷但不昧於事實。」

本 句 以 兩 個 「 形 容 詞 + 名 詞 」 之 名 詞 詞 組 , 構 成 對 等 的 型 式 , 並 各 以 ”love”、”critic” 為基礎,衍生形容詞(loving、critical)與名詞(lovers、critics),

交錯搭配,且因 ”loving--lovers” 與 ”critical--critics” 字型的相似,營造出反覆加 強的效果。譯文在詞性變化方面,考慮到英文以名詞佔優勢,中文則傾向多用動 詞,故以「彼此批評」「相互關懷」對應原文之名詞,「出於善意」「不昧於事實」

對應原文之形容詞,至於原文字型相似的反覆效果,則因中文兩組詞彙無法對應 配合,為使語意通順,只能捨棄。譯文藉由詞性一致與字數相近,突顯反複規律、

對比強調之型式,達到與原文對等句法相似的修辭效果。唯對文意之精確則稍有 損傷,如:”loving critics”、”critical lovers” 皆有「愛之深、責之切」之意,後者 較強調愛之但仍能理性批判,明辨是非,譯為「相互關懷但不昧於事實」,語氣過 於委婉,語意亦不夠明確。

(三)

Teaching children is serious business. More than ever in American Schools, serious words need to be uttered, serious thoughts need to be formulated, and serious changes

(13)

need to be made. But as T.S. Eliot said, ”Humor is also a way of saying something

serious.” (Intro. Pa.1)

談到教育下一代的重責大任,很難不讓人正襟危坐,嚴肅以對,看到美國學校教育 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我們更應當對當前的教育問題提出嚴厲批判,也要更認真 思考,努力尋求解決之道。不過詩人艾略特(T. S. Eliot)也說:「嚴肅的事還是 可以用幽默的形式表達。」

原文以 ”S need to be p.p.”子句構成對等結構,並以形容詞 ”serious” 分別搭

配 ”business”、”words” 、”thoughts” 、”changes”,構成相似的名詞詞組,最後引用 Eliot 的話語作結,其中亦使用 ”serious” 與前句呼應。相同用字重複出現,相同結 構之詞組、句型亦再三反複,前後呼應,突顯此問題之重要,加強行文氣勢。中 譯之困難首在 ”serious” 一字之表達,英文 ”serious” 有「嚴肅、危急、認真、重 要」等意,視其搭配修飾之對象而定。中譯時,與「事業」(business)「話語」(words)

「思想」(thoughts)、「變革」(changes)四詞搭配之形容詞各不相同,無法僅擇一 中文形容詞應用到底,故將原文名詞片語譯為動詞,”serious” 依其意義譯為「嚴 肅」「嚴厲」「認真」「努力」。然而原文使用名詞片語,字少意多、簡潔有力,

其次反複排比兼用之修辭法,使其節奏明顯,語言密度緊湊。譯文不僅字數增多,

文句也失之鬆散,不夠簡潔,缺乏連綿不絕的氣勢。語法部分,原文連用三個被 動語態,然而中文語法少用被動、多用主動,原文三個被動句之施事者皆泛指一 般大眾,中譯則明確點出原文隱性的施事者,改以主動語態配合中文語法習慣。

(四)

It seems there is no end of the confusion or the confessions. (Chap5 pa16)

心裡的困惑似乎永無止息,而該要坦白的 事也始終沒完沒了。

家庭問題千頭萬緒,說也說不完,理也 理不清。(定稿)

(14)

作者眼見當今社會,家庭問題層出不窮,離婚率不斷升高,以此句抒發內心 感受。此句型式上以 ” there is no end of” 統攝 ”confusion”、”confession” 兩個名 詞。”confusion”、”confession”形音相似,接連出現,文字緊湊,節奏強烈,然而 語意較籠統。從上下文判斷,”confusion” 應解釋為家庭問題、離婚事件層出不窮 所造成的種種混亂與迷惘,”confession” 語意較含糊,依上下文判斷,應指要將離 婚消息公諸於世,或是要公開家庭中出人意料之外的秘密或不足為外人道的家務 事。原文以簡要的名詞承載複雜的意涵,為求句型、字型、語意三者兼顧,筆者 亦花費許多心思。

筆者最初受原文 ”confusion”、”confession” 詞性影響,故以中文名詞片語「心 裡的困惑」「該要坦白的事」與之對應,原文以 ” there is no end of” 統攝兩個名 詞,譯文則改譯為兩個子句,試圖藉此呼應原文的對比型式。如此處理雖然語意 清楚,但語句過於冗長,缺乏原文緊湊的節奏。定稿的譯文,型式上採取原文統 攝兩者的句構,將 ”confusion” 與 ”confession” 併為「家庭問題」,提至句首突顯 語意的重點,再以「說」代表 ”confession” 之「坦白、告解」之意,以「理不清」

來指稱 ”confusion” 之混亂,”there is no end” 則後移,分別以「說不完」、「理不 清」表之,以「家庭問題千頭萬緒」為主題,統攝兩個結構相似的句段,型式上 恰可與原文呼應。兩種譯法語意相去無多,然而後者因跳脫詞性的限制,表達型 式較為靈活自然,一方面達到反覆強調的視覺效果,一方面同樣的句型也營造出 特有的韻律,用詞也較前者簡潔有力,更能呼應原文各方面的特色。

(五)

Our culture’s obsession with weight loss and educational gain expands the great American waistband as it exposes our nation’s educational wasteland, especially during December, and especially for this principal, who gained 8 pounds over the holidays.

Unfortunately, in improving learning as in losing weight, common sense become

(15)

uncommon; we complicate the simple and obfuscate the obvious. You want to lose

weight? Eat less and exercise more. You want to learn more? Play less and study harder.

(chap11, pa1)

聖誕假期過後胖了五公斤的校長,特別有這樣的感觸:一般美國人對「減肥」既 有的錯誤觀念,反而讓美國人愈減愈肥;同樣的,對於如何提高學習效果,美國 民眾普遍存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因而導致美國學生學習成就日趨低落。不管是減 肥或提高學習效果的方法,只要以常理判斷就不難得到答案,遺憾的是一般人卻 總是捨近求遠、化簡為繁。其實,真想要減肥,不外乎少吃多運動;想提高學習 效果,少玩多讀書就是不二法門

本段有多處應用對等句法。作者先指出減肥與學習兩件事的共通之處,以”

weight loss”、”educational gain” 型式對應,兩者語意一增一減,形成鮮明對比。

同句後段分別以 ”expand…waistband” 與 ”expose…wasteland” 說明兩者成效日 益低落不彰,”expand” 與 ”expose” 意象、形音相似,”waistband” 與 ”wasteland”

則形音相近,分別以「腰帶」「荒地」暗喻美國民眾肥胖與教育成效不彰的情形,

兩組都兼押頭韻,處處可見作者巧思。同段後句之 ”complicate the simple”、

“obfuscate the obvious”,兩者亦有對等型式,同一片語中各以「複雜─簡單」「模 糊─明確」形成內部的詞義對比。最後四句兩兩一組,句型完全相同,形成反覆 加強的效果,且用詞簡潔,意義明確。此段各句兼有意義、型式、語音、韻律、

譬喻等多重意義,翻譯除要考慮原文的多重意義,又受限於中英語文差異,想要 完全兼顧,實為譯者一大挑戰。

“weight loss” 可譯為「減肥」,然 ”educational gain” 卻難找到意義相同且型式 如此簡潔的詞彙,僅能「如何提高學習效果」譯之,為求明確傳達語意,譯文捨 棄對等型式。其後幾經思索,如欲顧及型式對應,” weight loss”、”educational gain”

可分別譯為「減肥成功」與「學業進步」,然因中文詞彙搭配與英文不同,原文「增」

「 減 」 的 對 比 意 味 仍 舊 無 從 顯 現 。 再 加 上 其 後 ”expand…waistband”

(16)

與 ”expose…wasteland”,具有型式、語音、譬喻等多重性質,此句幾近文字遊戲,

譯文僅能求其意義不失真。結構上原文將減肥與學習之情形與成效並置,譯文則 分為兩部分個別說明,並儘量以相似的句型結構、順序(因果關係)表達兩件事,

「腰帶」、「荒地」的譬喻意象也改以直接說明的型式表現。此句譯文較為口語,

平鋪直敘,修辭效果並不明顯。”complicate the simple”、 “obfuscate the obvious”,

因中文恰有相近的表達方式,「化簡為繁」、「捨近求遠」,後者雖與原文詞語稍有 出入,唯語意並無不妥,且型式、韻律均與原文相當。最後四句結論,原文句式 整齊畫一,譯文則過於鬆散,用詞可再簡練,針對這幾項缺點,此部份譯文修改 如下:

減肥要成功,少吃多運動;學業要進步,少玩多讀書。

(六)小結

中英文雖有相通對應的修辭法,但因中英語言本質的差異,互譯時往往無法 同時在型式與意義兩方面求得直接對應。筆者翻譯時以清楚表達文意為首要考 量,先將語義表達完整,再就修辭型式調整修飾譯文,如無法兼顧,則取意義之 完整,捨型式之對應。主要的翻譯策略包括:加入字詞增譯及改變原文結構兩種。

增譯之優點在於可以完整表達文義,缺點則為詞句數量增加,所要表達之意義、

意象並未增加,往往無法避免言繁意簡之弊,與原文言簡意繁之效果大相逕庭。

改變原文結構包括變換詞性或結構、調動順序、拆解句型…等,亦可與增譯之策 略並用,兩者皆著眼於譯文語義表達之順暢。至於修辭型式的對應,譯文固須依 據原文修辭的特性,尋求最接近的表達型式,以達成最相仿的效果,但也無須完 全拘泥於原文。譯文如無法體現原文所有特色,確實是一件憾事,但若能靈活運 用翻譯策略,配合譯文的語法習慣,改用其他型式呈現,有時亦能增添原文所沒 有的修辭效果。

(17)

三、文體

文體反映作者的寫作風格與文本的作用。原文內容大體上以作者自述感想與 議論為主,目的在與讀者分享經驗心得,體裁介於工作日誌與雜記散文之間,作 者筆調幽默風趣,用字遣詞並不艱澀難懂,但常用修辭技巧或利用英文形音義的 特性,增加趣味與文辭效果,譯文大體上也以傳達意義為主要原則,力求淺顯易 懂,其次再顧及修辭的效果與趣味。然而若再詳加分析原文,除了作者自身的敘 事議論外,作者也引用其他型式或用途的文本,如:詩歌、廣告文宣、學童的筆 記書信、法律文件、書信公文、標語…等。這些原文內部的小型文本,其型式或 原始用途與全書不盡相同,其原始作者背景與本書作者也有所差異,譯者如何詮 釋表達這些小型文本,乃本段探討的重點。筆者根據型式、用途、寫作者三方面,

選擇詩歌、制式文件與學童書信三類文本加以探討。

(一)詩歌

以下兩首詩原作者分別為英國詩人及藝術家 William Blake(1757-1827)與美 國兒童文學作家 Dr. Seuss(1904-1991)27。兩者年代相距約兩百年,風格也稍有 差別。前者型式較嚴謹,用詞較為文言古雅,如:以 ”morning” 之文言型式 ”morn”

表示「早晨」,句型也較為繁複。Dr. Seuss 寫作對象以年紀較小的孩童為主,是故 文詞淺顯,句型簡單,即使是低年級的小學生都可以自行閱讀(The New Book of

Knowledge,vol. S:128)

1. Foreword

27 兩人生平簡介可參見 The New Book of Knowledge(Grolier Incorporated, 1996)。William Blake:

vol. B:250b, E:261, C:237, E:278, I:80,R:302-303。Dr. Seuss:vol. S:128,C:244, I:83。

(18)

But to go to school in a summer morn, Oh, it drives all joy away!

Under a cruel eye outworn, The little ones spend the day In signing and dismay.

“The Schoolboy” by William Blake

大清早就得上學 一天樂趣全沒 老師橫眉豎眼 學生度日如年 可悲可嘆真可憐

此首詩收錄於 Songs of Innocence,原詩共八段三十行,以第一人稱寫成。原 文節錄其中第一段28,韻腳為 ”ABAAB”,除第一句為十個音節,最末句為六個音 節,其他皆為七個音節,全詩共分兩部分,一二句、三至五句各為一段,第一、

二句使用倒裝句的型式,此外還應用借代譬喻等修辭法(” a cruel eye”、” The little ones”)。譯詩後三句壓ㄢ韻,句長字數皆盡量配合原文長度,第一句稍長,二至四 句皆為六字。因遷就型式,三、四句中的譬喻與借代修辭法,均改以明示的譯法,

譯出「老師」「學生」,第五句原本也希望配合原文縮短句長,但因無法以更簡潔 的詞句總結全詩,最後只得增添字數,使全句語氣有終了的感覺。

2. chap31

You have brains in your head.

You have feet in your shoes.

You can steer yourself Any direction you choose.

By Dr. Seuss

你腦子裡有許多想法 穿好鞋子

決定方向

就大步向前走去

(先前版本)

你頭腦靈活有主見 行動自如不受限 決定往哪走

邁開步伐,就去吧!

(定稿)

此首詩選自 Oh, the Places you’ll go!29,型式不如第一首嚴謹,只有二、四句 押韻,前兩句皆為「主詞+動詞…」的簡單句,三、四句屬於複合句,但主要子句

28 全詩完整內容,請參見 http://www.newi.ac.uk/rdover/blake/welcome.htm

29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90。

(19)

結構與前兩句相同,此外並未應用到其他修辭法。內容敘述雖然淺顯易懂,然而 詩句中 ” brains in your head”、” feet in your shoes”,意味個人有智慧主見,準備週 全,選定目標,即可勇往直前,比喻的意象鮮明。筆者最初亦希望能應用原詩具 體淺白的意象與敘述方式,然而原文意象照譯的結果,完全失去詩的型式與節奏 韻味,為呈現詩的韻律與型式,故決定捨原文之意象,改以抽象概括的敘述方式,

較易於使前兩句型式對稱。型式方面,前兩句押ㄢ韻,每句字數皆為奇數,一、

二、四句中詞組結構為「二、二、三」,第三句為「二、三」,詞組結構有所變化,

讀起來較有動態的節奏。此外,原詩前三句皆以 ”you” 起句,譯詩若比照原詩連 用三個「你」起句,則顯得累贅單調,故以單一主詞,統攝各句的動詞,以免語 氣中斷,影響譯詩的節奏。

3. chap1

School bells ringing children singing

it’s back to Robert Hall again Mother knows for better clothes it’s back to Robert Hall again.

學校鐘聲響 學生齊歡唱

該來羅柏霍爾逛一逛 媽媽要挑好衣裳 該來羅柏霍爾逛一逛

(定稿)

校園鐘聲叮叮噹 學生歌聲真嘹亮 現在該到羅伯堂 學生要買新衣裳 現在該到羅伯堂

(同學譯本)

Robert Hall 為美國服裝公司,原文為其廣告歌曲。詞句簡單,並無深層涵義,

一、二句字數少於他句,皆有四個音節且押同韻,句型相稱,三五句為相同語句 重複出現。原文第一章曾用作筆者筆譯練習課之分組作業,左為筆者譯本,右為 同組同學之譯本。筆者與同學譯文五句皆押ㄤ韻,同學譯本型式整齊,每句皆為 七字,筆者譯文則對應原文,一、二句較短,句式較為參差。其中第三句,筆者 原譯為「該來羅柏霍爾逛逛」,後經老師建議,改為「逛一逛」讀起來較順口,故 定稿字數依序為五、五、九、七、九字。筆者與同學譯本雖然語句長短有別,但

(20)

字數皆為奇數,兩人都選擇節奏較鮮明的型式翻譯歌曲。如例 2 所述,語句字數 如為奇數,詞組組合型式較有變化,讀起來較有動態的節奏感,由此亦可印證此 一原則。

詩歌樂曲與散文不同之處在於押韻,語句結構具有某種程度的整齊一致,語 音的抑揚頓挫與節奏,為求與原文對等,筆者採取以詩譯詩的原則。然而筆者既 非才情縱衡的詩人,也非詩學素養深厚的學者,對於詩歌僅有粗淺認識,通常僅 能針對其句構與韻腳加以分析,至於語音的抑揚頓挫、音步或平仄…等更深層的 解析表達,已超出筆者能力所及。原文所引的詩歌樂曲篇幅不長,型式句構較簡 單,其次,作者引用這些詩歌通常皆與整篇或整段文章相關,有充分上下文推知 其中意義,因此譯者在反覆揣摩推敲之餘,偶而亦有福至心靈的詩句湧現,雖然 算不上佳句奇文,但筆者已勉力而為,盡可能傳達原詩原曲的型式韻律。

(二)制式文件

1. 監護權判決(custody order) (chap 5)

Further ordered, that the parties shall take no action against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and shall not seek to alienate the child’s affections from either parent, and the parties shall make all efforts to resolve their differences so as to keep in mind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at all times.

除上述規定外,兩造不得採取任何行為損及此孩童之權益,亦不得刻意妨礙 對方行使親權,並應時時以其權益為優先考量,致力化解彼此歧見。

一般法律文件皆有特定格式用語,文辭多屬較正式的書面語,語句較長,傾 向以一句貫穿全段(劉宓慶 b,1997,頁 169-176)。以原文第五章之法院判決為例,

整段由三個子句連串成一長句,特定用詞如:”the parties” 與 ”shall” 通常僅見於 法律文件,少見用於日常口語,整體風格趨於嚴謹正式。為使譯文與原文文體相

(21)

應,譯文盡量避用口語用詞,特定用詞則依據一般中文法律用語翻譯,如前述 ”the parties” 譯為「兩造」,前兩句的 ”shall” 因與否定詞連用,譯為「不得」,第三句 則譯為「應」。此外,原文中兩度出現 ”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第一處譯為

「此孩童之權益」,第二處則以較文言的代詞「其權益」處理。筆者盡量使用較為 文言的詞語,如以「上述」代替「前面提到的」「其」代替「他」…等,以配合 原文的型式體例。

2 學生獎狀與違規通知 (chap13)

June 16: “This certifies that Chaim Lodish is awarded ‘Student Council Award for Good Conduct.’”

﹝六月十六日﹞

銓•羅德雪同學榮獲學生會行為優良獎,特頒獎狀,以資鼓勵。

June 11: “To parent of Chaim Lodish.

Subject: suspension notification.

Reason for suspension: indecent exposure.

Explanation: While waiting for a ride after school on June 11, Chaim pulled down

his pants and ‘mooned’ students in a passing car.”

﹝六月十一日﹞留校通知單。

貴子弟銓•羅德雪今日放學等候校車時,對搭車路過的同學,脫褲 子裸露臀部,其行為嚴重破壞本校優良校風,故予留校處分,以示懲戒。

此致 貴家長

獎狀與通知單亦有固定格式。以前者為例,原文僅以 ”certify” 表示該名學生 確實獲得某個獎項,筆者採取增譯的策略,將一字擴充為「特頒獎狀,以資鼓勵」,

目的在使譯文更符合一般台灣民眾印象中的獎狀格式。至於違規通知,原文依序 列出收件者、主旨、留校事由、說明,次序井然,格式分明。筆者原欲比照原文

(22)

格式,但考慮台灣一般的通知單格式而稍有調整。學校發給家長通知單多半在起 始處註明用途,故譯文將「留校通知單」移至文件頁首,而原文僅列出學生姓名,

譯文則在學生姓名前增加「貴子弟」,亦可藉此顯示通知的對象,原文一開始註明 通知對象,譯文則移至文件末尾,改以「此致 貴家長」,最後之「故予留校處分,

以示懲戒」為筆者所加。上述處理方式,目的皆在使譯文更符合一般違規通知的 型式與措詞。但原文的留校事由 ”indecent exposure”,當初無法尋得對應且詞義清 楚的中文名詞片語,故改變原文型式併入正文說明中,加入「其行為嚴重破壞本 校優良校風」,強調呼應原文的 ”indecent”,然「嚴重破壞本校優良校風」語氣似 乎過度嚴厲,有逾越作者、原文之嫌,比較恰當的譯法應可保留其提綱型式。此 段譯文修改如下:

留校通知單

留校事由:不當裸露身體

說明:貴子弟銓•羅德雪今日放學等候校車,脫褲子裸露臀部,驚 嚇路過同學,其行為違反本校校規,故予留校處分,以示懲戒。

此致 貴家長

(三)學童書信 1 To Mr. Lodish,

I’m sorry I got mad and pushed Jimmy down, but my Mom says I’m hyperactive and I overate too many sweets during lunch and that made me more angry. I’ll try to eat

less sweets and be better. From Megan (chap12)

羅德雪校長

對不起,我不應該發脾氣,也不該把吉米推倒。我媽說我不但有過動的傾 向,也吃太多甜食了,這會讓我容易生氣,我以後會少吃甜食,做個乖孩子。

梅根 敬上

(23)

2 Dear Mr. Lodish,

I know you probably don’t trust me anymore for doing this. But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this kind of thing happens every day without notice. I see it. That’s sort of the reason I threw food. I didn’t know I’d get caught and you probably did these things when you were young. But, hey, let’s try to live the rest of the year out. I can guarantee that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until then. (chap28)

親愛的羅德雪校長:

我錯了,我知道你可能再也不相信我了。不過我還是想跟你說,每天都有人把 食物亂丟,也都沒有人說什麼,我也是看別人先丟我才跟著丟的。我不知道這樣做 會受罰,說不定你以前當學生的時候也做過這種事。這次就放我一馬吧?我保證以 後一定不會再惹事了。

3 Dear Mr. Lodish:

Mr. Mullin and Mrs. Stevens are making us play soccer when we want to play football. We aren’t even excluding anyone. Our parents are paying a good load of money for us to come and have fun as well as learn things. And we don’t think it is very fun to be told what to do during recess. Recess is our free time. Please discuss this matter with Mr. Mullin and Mrs. Stevens and please show this letter. Thank you. (chap20)

親愛的羅德雪校長:

我們想玩橄欖球的時候,慕林老師和史蒂芬老師卻要我們踢足球,我們並沒有 不讓別人一起玩啊!我們父母交這麼多錢給學校,不只是為了讓我們來讀書,也是 要讓我們來好好玩的。讓別人規定我們下課時間只能做什麼,我們覺得一點都不好 玩。下課時間是屬於我們學生的。請您和慕林老師、史蒂芬老師談談這件事,我們 的請願書也請拿給他們看。謝謝。

1、2 為學生悔過書,3 則是學生聯名的請願書。寫這些悔過書、請願書的都是 四年級以下學童。與原文其他部分相較,所用的字詞更為淺顯,其中甚至還有文

(24)

法錯誤。句型以簡單句居多,有些句子雖然長,但分析其結構,多半是數個簡單 句以連接詞連接,此種情形以例 1 最為明顯。例 2、3 句型較長較有變化,但就其 內容語氣觀之,仍流露出童言童語的特色,如例 2 原文 ” But, hey, let’s try to live the rest of the year out.”,書信當中卻應用到日常的口語,也帶有嘻皮笑臉的意味,例 3 的口吻較為嚴肅,此與請願的目的有關,但用字遣詞仍傾向簡單口語。三者的行 文風格平鋪直敘,並未應用特別的修辭方法。譯文也力求符合淺白口語、句型簡 單的特色,各句之間仿效原文加入轉折或連接字詞,如:「也」「不過」,也盡量 選用口語簡單的詞彙,以符合小朋友的口氣,如:「做個乖孩子」「我們覺得一點 都不好玩。」再者,兒童書信文稿所用字詞句構雖然簡單,但語句往往不是很精 練,通常是想到什麼說什麼,譯文也嘗試突顯此一特點,如例 2 的「我還是想跟 你說」,或可精簡為「我想告訴你」,筆者也刻意保留前者,突顯兒童說話不精簡 的特色。此外,筆者也在若干語句句尾加上語氣詞,突顯口語的特色,如:「這次 就放我一馬吧!」「我也是看別人先丟我才跟著丟的。」「我們並沒有不讓別人一 起玩啊!」然而譯文仍有若干考慮不周之處,例 1 ”sweets” 譯為「甜食」,如改為

「糖果」,一則更貼近原文詞義,二來更符合小朋友的口吻,而 ”eat less sweets”的 文法錯誤顯示小朋友年紀還小,對語法規則還不嫻熟,偶爾仍會犯錯,譯文未能 表顯出來,也是一項不足之處。

(四)小結

文體風格的掌握並非易事,感知分析文體風格的能力也需長期培養,絕非一 蹴可及。筆者學養能力有限,翻譯經驗尚淺,譯文僅能針對原文的型式特徵、用 途目的、作者講者的身分,徵引自身經驗中相似的文類對應之。錢鍾書認為翻譯 的最高標準是「化」,亦即把作品從一國文字轉變為另一國文字,既不能因語言習 慣的差異而露出牽強附會的痕跡,又能完全保存原有的風味(陳定安 a,2000,頁 178)。筆者譯文力求不露牽強附會的痕跡,盡可能以符合譯語文化的方式體例呈 現,然而是否保留原文原有的風味,受限於筆者對原文風格文體的掌握理解程度,

(25)

目前僅能針對已意識到的部份面向,反映在譯文當中,日後若能在這方面更深入 鑽研,應當又會有不同的體會與表達方式。

貳、文本內容

原文大體上用字淺近,並無特別深難字詞,句型結構也不至太過複雜,縱有 長句出現,亦可藉由分析語法型式或上下文推知其意。然而作者常在行文敘述間 穿插生活實例,範圍涵蓋美國知名學者作家、政商影視名人、文學作品、學術著 作、報章媒體、影視節目、商標品牌、日常用品、機關組織、職務頭銜、活動事 件……等名詞(詳見附錄二)。作者在文中提到這些詞彙,用意並不在深入描述探 究這些人事地物,而是當作日常經驗的陳述或引出後續的評論省思。再者,原文 文化的讀者對這些人事地物必然有某種程度的瞭解與熟悉,是故作者無須贅言解 釋。但筆者文化背景異於作者及原文讀者,且文化經驗有限,往往需要藉助外力

(如:字典、搜尋網站、相關書籍),才能瞭解梗概,掌握大致與原文相符的訊息

30。文本敘述內容與語言型式反映的文化訊息相同,譯文文化或有可與之對應的概 念訊息與表達型式,但未必可以直接援用,若原文內容反映的文化訊息為原文文 化所獨有,譯文如何表達才能準確傳達其中意義,且使原文譯文達到平衡,更需 譯者仔細考量思索。以下則就場景、事件或行為、氣氛或情態、人物特徵、敘述 風格等五項,各舉實例加以評析。

30 如第一章 ” In accepting the Caldecott Medal for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 Maurice Sendak, the famous author-illustrator, said,…”,以粗黑字體標示者為筆者先前未知的詞彙。筆者透過 Google 查詢 得知:Maurice Sendak 是美國著名的兒童文學繪本作家,曾獲國際繪本大獎 Caldecott Medal 殊榮,

得獎作品為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中譯本《野獸國》,漢聲出版社,1987。譯文:「知名的繪本 作家莫里斯•桑達克曾以《野獸國》一書榮獲凱迪克獎,……」。筆者以此請教對兒童文學有所研 究之師長同學,除作者與獎項名稱未有統一固定中譯,就字面意義而言,譯文與原文傳遞的訊息並 無出入。另外筆者查證美商葛羅里公司出版之 The New Book of Knowledge,有關 Maurice Sendak 及 其著作與重要性,亦有詳細的資料(Grolier Incorporated, 1996,vol. I:83, S:117-118: C:10, 229-230, 235, S:117)。

(26)

一、場景

(一)整體

原文以美國社會為場景,內容出現的人事地物無一不傳達特定的文化訊息。

其中有些人事地物為原文與譯文文化共通的概念,然而更多是美國社會文化特有 的詞彙概念,原文與譯文對於該項詞彙、概念的解釋表達往往有所差異,許多看 似平常的詞語敘述,譯者若不細心分辨,掌握時空環境背景的差異,適當解讀詮 釋,往往造成意義的出入,使譯文無法恰如其分傳達原文的文化訊息。翻譯本書 時此類的問題比比皆是,以下僅就較常見的兩類加以探討。

1 度量衡、幣值的轉換

美國社會慣用英制,台灣則以公制為主,原文出現英制的度量衡單位,譯文 為使本地讀者較有概念,故全數轉換為公制或台灣較常用的度量衡單位:

12 inch ruler 三十公分的直尺

82-mile drive 開了一百三十多公里的路 20-by-20 foot cubicle 十幾坪大的空間

86 pound (體重)四十公斤

(stand) five foot three (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

對於幣值的轉換,筆者大致上也採取相同的方式,如:”a $45 ticket” 改為「一 千五百元的罰單」,然而金額乃經過換算的數目,幣制卻僅以「元」表示,不過仍 兩處保留原文之數目與幣別,如:”suing the copyright owner…for $50 million”「控 告……版權所有者,要求支付美金五千萬元」(chap9)、”T-shirts for 90 cents apiece”

「運動衫一件要價不到美金一元」(chap29)。筆者深入探究譯文不一致的現象發 現,度量衡公制英制的轉換,由於單位明確,且為世界各國共通並行,是故不論 轉換與否,不致與美國社會的時空場景衝突。然而幣值的轉換必須相當謹慎,否

(27)

則容易造成時空錯亂的現象,導致讀者誤解。以原文第八章為例:

Last year, early in the holiday season, I found a wallet with $520 in cash, a Coast Guard and Munitions card, and a dental appointment card from Atlanta, all with the name Terry Johnson on them.……The next morning, I found a $50 bill in the back seat.

去年感恩節假期才剛開始,我撿到一個錢包,裡頭有現金一萬多塊,一張海岸巡 防隊暨軍需部的識別證、一張亞特蘭大某牙科診所的預約掛號證,上頭的人名都 是「泰瑞•強森」。……隔天早上,我在車子後座發現一張千元大鈔。

筆者最初為便於譯文讀者估算金錢數額多寡,而將原文出現的美元幣值轉換 為相當的台幣幣值,但譯文並未註明此為美元或台幣幣值,讀者可能因而產生誤 解。譯文的「一萬多塊」若以美元視之,是相當大的一筆數目,且明顯與原文不 符,若解釋為「一萬多塊」新台幣,則美國當地民眾卻使用新台幣,則顯得不倫 不類。再者,一般常見最大面額的美鈔為一百美元31,此處卻突然出現「千元大鈔」 細心的讀者當可感受突兀不解。筆者最初未考慮到原文場景早已限定在美國社 會,單純以譯文文化的觀點解釋其中的現象,以致譯文產生上述問題,不論對原 文詮釋或譯文表達,都有所損傷。若考慮時空背景,筆者認為較理想的處理原則,

不論是否轉換皆須註明所使用的幣制,其次由於原文文本場景的特殊性,譯文似 應保留原文幣值,以「X 美元」表之,若顧慮到譯文讀者,可在其後附加括號註 明(合台幣 XX 元)。

2.親屬、關係稱謂的轉換

原文對親屬或關係的稱謂與譯文文化不同之處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對教師的

31 一九二九年之前,美國曾發行面額高至一萬美元的鈔票,一九三四年亦發行十萬美元面額的 鈔,主要供銀行資金調度所用。然已於一九四六年停止印製一百美元以上面額的鈔票,更於一九六 九年 7 月 14 日,宣佈停止發行並回收面額超過一百美元的鈔票。時至今日,面額一百美元以上的 鈔票仍為法定可流通鈔票,不過銀行一但收到此類鈔票會與以銷毀。所以今日$500、$1000、$5000、

$10,000、$100,000 面額的美鈔已經相當少見。(http://www.voy.com/10309/999.html)

(28)

稱呼,原文依據教師性別,分別以 Mr.、Mrs.、Ms. 後加姓氏稱呼教師,譯文一律 改以「某某老師」稱之。原文提到不同年級的在學學生,以 ”older/younger children/student”(introduction),或直接指出年級與年紀,如 ”third and fourth graders…explain to 6- and 7-year olds…”,筆者考慮中文慣用的表達方式,而譯為「高 年級的學長姐…低年級的學弟妹」。較難處理的是親屬稱謂,英文與父母同輩的長 輩一概稱之為 ”uncle”、”aunt”,子侄輩皆稱 ”nephew”、”niece”,中文親屬稱謂則 須區分為母系或父系親屬。如第十四章前後各出現 ”nephew” 一詞,綜觀全書可 知,作者只有兄弟,依據中文親屬分類,此處應為「姪兒」。筆者一時不查,先譯 為「姪兒」,後譯為「外甥」,實在汗顏。

(二)個別事件的場景──胡士托音樂節(Woodstock Festival)

胡士托音樂節為美國搖滾音樂界每年八月的盛事。第一屆音樂節於一九六九 年八月十五~十七日紐約州北部小鎮 Bethel 舉行,以搖滾音樂會的型式,反戰、

和平為訴求,呼籲世人應當和平相處,尊重關懷。當時與會的數十萬名群眾,聆 聽搖滾音樂,嬉戲作樂,亦有吸食大麻、狂歡做愛…等較為離經叛道的行徑,對 當時美國社會造成相當大的衝擊。回溯當時的美國,國內社會運動抗爭不斷,外 交也面臨許多考驗,如古巴事件、越戰…等,現實的混亂、反戰情緒等因素,使 許多年輕人拒斥傳統權威的價值和規範,因而興起一股「反文化」潮流,胡士托 音樂節更被公認為是六○年代反叛、反文化的重要象徵之一,而當代的年輕人則 泛稱為 hippie(嬉皮)、flower children。原文當中多處提到與胡士托音樂節相關或 相同時代背景的觀念,下表為綜合原文相關敘述與譯文對照。

原文 定稿 先前的版本

1 I’m from the Woodstock

generation. I thought it was

胡士托音樂節是和我同一 世代美國人的時代象徵,當

我年輕時正逢胡士托音樂 節興起之際,那時我覺得與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相關主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