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殖民地台灣新女性的出現與女性雜誌的濫觴

第一章 序論

第一節、 殖民地台灣新女性的出現與女性雜誌的濫觴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2

第二章

《臺灣婦人界》與殖民地現代女性

第一節、殖民地台灣新女性的出現與女性雜誌的濫觴

如第一章所提及,殖民地新女性現象的出現有賴日本殖民政府對對女性教育 系統的建構、現代都會物質文明的發展以及大眾媒體對現代女性形象的打造。洪 郁茹《近代台灣女性史》對日治時期女性教育有非常詳細的爬梳。她指出殖民地 女性教育的展開是基於文化統合的目的。日本領台初期,為了讓女性能踏出家門 接受教育,殖民政府從仕紳階級開始宣揚有現代教養與勞動生產力的文明女性形 象,推行解纏足運動。1900 年的「天然足會」成立,仕紳為女兒取下纏腳布。

纏足標示上流社會身分的機能喪失,不再被認為美觀而被視作惡習。過去只能在 傳統家中由女性長輩教授針線技能,或閱讀三字經、列女傳的女性,開始有了接 受現代教育的管道。日本領台後逐漸設立國語學校的附屬女學校、初等教育的女 子公學校,中等教育的女學校與師範學校、高等教育的高等女學校,還有1931 設立的女性教育最高學府台北女子高等學院。授課內容首重日語,再來是修身、

理科、家事等,另亦有針對職業技能的裁縫學校。1920 年代女性接受初等教育 的比率約為百分之十,1934 年為百分之二十,1942 年以後提升到百分之六十。

高等女學校的學生數也從1921 年約六百人增加到 1943 年以後的將近五千人64。 洪郁茹指出的新女性主要以1920 年代高等女學校的在學生或畢業生為範圍。她 們是殖民地金字塔頂端的菁英階級女性,接受的是和洋折衷的修養與新娘教育。

在知識提升與生活圈擴大的同時,新女性們也開始追求自由戀愛、脫離傳統大家 庭而建立現代核心家庭,成為現代主婦。

洪郁茹一書對新女性的詮釋側重教育制度對菁英女性群體的基礎構成,本論 文從女性雜誌著手,著重大眾媒體打造現代女性形象的文本效應。從日治時期的 女性雜誌觀察,新女性現象的範疇應當不僅只於比例極少的高女畢業生,而是表 現在女性大眾對教育、知識與技能的渴求,對都會文化與現代物質生活的熟稔,

以及成為現代社會一份子的企圖之中。《臺灣婦人界》可以發掘到許多這樣的事

64洪郁如,《近代台湾女性史》(東京:勁草書房,2001),頁 154-155。

‧ 國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3

例,這將留待下兩節討論。此處需先介紹《臺灣婦人界》創刊之前兩部先行的女 性雜誌《臺灣愛國婦人》以及《婦人與家庭》,以梳理日治時期女性雜誌的大致 發展。

目前所知日治時期最早的女性雜誌為1908 年 10 月愛國婦人會台灣支部發行 的機關誌《臺灣愛國婦人》,為一文藝性刊物,1916 年 3 月經營不善而廢刊65。 這部雜誌史料已散逸甚多,筆者僅見得1915 年至 1917 年部分卷期。其內容大致 有社論與文藝兩部分,社論主題有時事評論、婚姻經營、家庭講座,亦轉錄愛倫 凱、與謝野晶子所撰之女性解放思潮相關論文66。社方有駐東京記者,稿件多來 自日本內地文化人、運動者與在台日本人,如鏑木清方的插繪,與謝野寬、泉鏡 花、鳩山春子等。在這些零星的作者之外,新渡戶稻造有一系列關於精神修養的 文章。文藝欄有詩歌、小說、短文與講談,作者有與謝野晶子、長谷川時雨、岡 本加乃子等。長期連載者有與謝野晶子的〈新譯紫式部日記〉,以及署名白鷺山 人所著的長篇小說〈空中女王〉,內容曾提及原住民習俗以及理蕃狀況67。《臺灣 愛國婦人》並附有漢文報,募集了相當多漢文人投稿。篇目有寄稿、論議、小說、

說話、詞壇。論文多引述四書五經之學,有「賢婦鑑」一欄強調孝女節婦的典範,

也有簡介新科學的「國民叢話」系列。小說有魏清德等的翻譯小說,詩詞有吳德 功、施寄庵等。《臺灣愛國婦人》停刊後,該會於1930 年重發行《臺灣愛國婦人 新報》,但內容為各部事務報告,文藝內容已不復見68

1919 年 11 月台灣第二部女性雜誌《婦人與家庭》(婦人と家庭)由台灣兒 童世界社(台灣子供世界社)創辦,目前所見共2 卷 12 期69。《臺灣新報》記者 小島草光主持這份刊物,一方面刊載日本女性解放者與謝野晶子等的主張,著重 女性做為人的自主性與制度上的平等70,另一方面也受大正年間優生學與童心主

65紙本保存於新北市永和區國立台灣圖書館,資料庫見國立台灣圖書館日治時期期刊全文影像系 統:http://stfj.ntl.edu.tw/cgi-bin/gs32/gsweb.cgi/login?o=dwebmge。

66エレンケイ,〈囚はれたる婦人の悲劇〉,《臺灣愛國婦人》第80 卷(年月不詳),頁 27;與謝 野晶子,〈德川時代唯一の女流小說家〉,《臺灣愛國婦人》第78 卷(年月不詳),頁 43-56。

67與謝野晶子,〈新譯紫式部日記〉,《臺灣愛國婦人》第86 卷(1916 年 1 月),頁 182-200;白鷺 山人,〈空中女王〉,《臺灣愛國婦人》第78 卷(年月不詳),頁 96-103。

68洪郁如,〈解說〉,《愛囯婦人会台湾本部沿革誌》(東京:ゆまに,2007),頁七-八(原頁碼為 漢字)。

69紙本保存於新北市永和區國立台灣圖書館。

70與謝野晶子,〈男女間の差別撤廢〉,《婦人と家庭》2 卷 9 號(1920 年 10 月),頁 4-5;《婦人 と家庭》1 卷 12 號(1919 年 12 月),頁 26-29;小島草光,〈主婦の働きは何よりも先づ人間で あれ〉,《婦人と家庭》2 卷 2 號(1920 年 2 月),頁 2-5。

‧ 國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5

婦人會臺灣支部與台灣兒童世界社擔任幹部,十分關心兒童與家庭議題,本身也 是個童話作家74。根據柿沼發刊詞所言,創辦《臺灣婦人界》的緣起乃因當時日 本內地的女性雜誌《婦人公論》、《主婦之友》(主婦の友)、《婦女界》等已在台 灣大量流通75,但這眾多精美的雜誌中的內地報導,卻與台灣氣候風土、習慣、

居住環境、衛生,乃至料理、服裝、建築等等生活狀況無甚關連。柿沼有感於此,

決意要創辦一份立足台灣的婦女雜誌。他表示:

在台灣不能不從台灣的角度來考量婦女問題、家庭問題與社會問題。如此 看來,台灣有立足台灣的婦女、家庭雜誌便有其必要了。

特別是打破本島舊慣、內台融合、國語普及等問題,如果不透過婦女雜誌 來著手,便無法傳達給廣大群眾。76

柿沼之言的大致傳達了《臺灣婦人界》發刊的幾點旨趣。其一是「打破舊慣、內 台融合、國語普及」的啟蒙指導與政策宣揚。其二是強調現代女性做為食衣住行 育樂之調度者的中樞角色。其三是要從女性之於家庭、社會的位置來著手,將政 策深入推展至大眾的生活,以達到教化與動員的功能。

《臺灣婦人界》以深入大眾為職志,內容採商業化取向,但經營上仍遭遇種 種困難,1935 年曾休刊 3、4 兩個月77。1935 年 10 月由古賀千代子出任社長,

其為時任總督府評議員兼台灣商工銀行董事長,具財政兩界勢力的古賀三千之妻,

以財力協助《臺灣婦人界》的經營78。1936 年 1 月,創辦人柿沼文明疑似因經營 壓力而自殺79,2 月停刊一期後再刊,雜誌篇幅大幅縮減將近三分之一。在柿沼

74柿沼有筆名「柿沼二三秋」,據報曾出版有本島色彩的童話集《二二か四郎と二三か六郎》。〈お 伽噺集出版柿沼二三秋君著〉,《臺灣日日新報》,1927 年 6 月 10 日,夕刊第 3 版;〈地方近事/

宜蘭お伽講演〉,《臺灣日日新報》,1924 年 4 月 25 日,第 4 版。

75柿沼文明形容這些雜誌「如洪水般湧入書店」。柿沼文明,〈創刊號を世に送りて〉,《臺灣婦人 界》1 卷創刊號(1934 年 5 月),頁 11。

76柿沼文明,〈發刊の辭〉,《臺灣婦人界》1 卷創刊號(1934 年 5 月),頁 11。原文如下:「台湾 には台湾として考えて行かなければならぬ、婦人問題があり、家庭問題があり、社会問題はあ ると思います。してみれば台湾は台湾としての、婦人、家庭雑誌が必要になって来る筈です/

殊に本島における旧慣打破とか、内台融和とか、国語普及とかいうような問題は、婦人雑誌に よって扱われるのでなければ広く大衆の訴えるわけには行かないと思います。」

77〈改造號に題す〉,《臺灣婦人界》2 卷 5 號(1935 年 4 月),頁 25。

78中島利郎指其為日治台灣出版界第一位女性社長。中島利郎,〈日本統治期台湾の「大眾文学」〉,

《台湾通俗文学集一》(東京:綠蔭書房,2002 年),頁 364-365。

79接任之編輯藤瀬徹志郎悼念道:「[柿沼]將自己投身於難中之難的雜誌經營事業,走在荊棘之 路上二年,他終於刀折箭盡,選擇了死路。」藤瀬徹志郎,〈二月號の休刊の後を享けて〉,《臺 灣婦人界》3 卷 3 號(1936 年 3 月),頁 112。柿沼死訊見〈柿沼文明氏〉,《臺灣日日新報》,1936 年1 月 3 日,第 7 版。

‧ 國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6

之後,藤瀬徹志郎、南保信、江崎勝茂、小島倭佐男先後接任編輯,至1936 年 第三卷開始才恢復創刊號的頁數量,持續穩定發行,1934 年設有大連支局,至 1937 年 3 月已有東京、台中、嘉義、台南等多個支局,1939 年 3 月並增設新竹 支局80。1939 年 4 小島倭佐男提及經營困難81,1939 年 6 月號即是筆者所知《臺 灣婦人界》的最後一期。然而其中未有任何停刊啟事或徵兆,可能是無預警停刊,

也可能仍有史料散逸。

《臺灣婦人界》的編輯與記者群眾多,但其生平背景的線索較少。1934 年 10 月左右入社的編輯長佐藤素女子為日本大學法文學部出身,曾於東京從事《女 性日本》雜誌的編輯。她強調「《臺灣婦人界》要做為新女性的嚮導」,執行台灣 做為帝國領土南門的使命,面對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的革新,「為啟蒙運動舉起 抱負的大旗」82。1936 年 8 月左右入社的江崎勝茂自述其編輯方針是要「給予本 島內女性強而有力的啟蒙與指導」,一方面揭櫫與島內女性相關的種種問題,一 面介紹島內有能力的女性並發表其作品83。兩者大致皆延續柿沼文明的創刊旨趣。

1937 年 2 月入社的小島倭佐男曾在東京從事女性雜誌工作五年84,一直持續擔任

1937 年 2 月入社的小島倭佐男曾在東京從事女性雜誌工作五年84,一直持續擔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