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序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問題意識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

第一章:序論

第一節、研究動機與問題意識

「殖民現代性」(colonial modernity)是探討日治時期文學的一項核心論題,

其經常或隱或顯地於文本中傳達出前進與落後、文明與野蠻、包納與排除、以及 這種種對立間衝突對話的張力。然而,殖民現代性情境下的敘述主體,往往被預 設為男性身份。現有研究所繪製的本島新知識份子與留日菁英、漢文人及其第二 代、在台及旅台日人這三塊文學版圖中,女性的位置始終是點綴性的存在。這不 禁使筆者內心浮現了問號:如何以女性的角度來看待日治時期的殖民現代性?圍 繞女性經驗的殖民現代性為何種內容?在小說中,殖民現代性如何打造、收編或 排除特定女性身體?這些身處主流、邊緣或交界線的女性又如何參與建構或解構 了殖民論述?1934 年在台灣創刊的女性雜誌《臺灣婦人界》,標榜以女性讀者為 取向,致力於打造女性在公私領域的現代生活,更以其深入家庭空間的通俗性質,

募集了大量的小說作品。這部幾乎受到漠視的文學史料,可為上述問題提供一個 解答的契機。

綜觀日治時期台灣可供發表的文學園地和創作的美學準則,多為男性主導。

《臺灣婦人界》所發行的1930 年代,在文學史上是文藝者結盟、新文學百家爭 鳴的時代。1930 年《伍人報》、《洪水》、《赤道》等刊物開啟了普羅文學運動的

本論文第一章部分內容曾以

“PoliticsofMateriality:ModernGirlsinWomen’sMagazinesinColonialTaiwan(1919-1939)”為題口頭發 表於「Thinking Gender: 24th Annual Graduate Student Research Conference」研討會(美國加州大學 洛杉磯分校 UCLA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Woman,2014 年 2 月 7 日),獲 Lucy Burns 教授給予 點評。緒論及第一章部份內容曾發表於〈世界的聲響:日治時期台灣女性雜誌的女性主義閱讀

(1919-1939)〉一文,經《女學學誌》審查通過(2014 年 6 月,本論文完稿時尚未出版),獲兩 位匿名審查及主編之寶貴意見。第二章初稿曾以〈陽剛他者與陰性自我──西川滿〈城隍爺祭〉

與陳華培〈女親〉、〈信女〉再現的女性與民俗〉為題發表於「台湾文学におけるセクシュアリテ ィおよび日本表象のポリティクス」國際工作坊(橫濱國立大學留學生中心主辦,2013 年 2 月 3 日),獲評論人張文薰教授及與會研究者的建議。其他部份內容亦曾以“Modern Girls and the Japanese Fascist Aesthetics: Images of Women in Colonial Taiwan in the 1930s-1940s”為題口頭發表 於2013 年第 17 屆日本亞洲年會(ASCJ ,2013 年 6 月 29 日至 6 月 30 日),獲討論人 Robert Tierney 及與會學者的建議與提問。筆者受益於上述研究者甚多,特此致謝。本文所引日文文字皆由筆者 自譯,並感謝吳佩珍教授指點譯文校正。翻譯有錯誤者,概由筆者負責。

‧ 國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

序幕。《南音》於1931 年在台灣話文論爭中誕生,緊接著以留學生為主體、用流 利日文創作的《福爾摩沙》於東京發刊。隨著 1933 年廣納島內新知識份子的「台 灣文藝聯盟」成立,包容各路線的《先發部隊》、《第一線》以及1934 年的《台 灣文藝》等次第發行,又因文藝、政治理念之分裂促成1935 年《台灣新文學》

的出現。1935 年也是漢文文藝雜誌《風月報》創刊的一年。該刊延續 1930 至 1935 年的《三六九小報》,以傳統漢文人及其二代為主體,為日治時期白話通俗文藝 之代表。在台日本人創作則以西川滿為首,於1934 年先後發行《媽祖》與《愛 書》,並於1939 年創辦《華麗島》。該誌浪漫、抒情且結合民俗為基調的美學,

一直延續到1940 年代1。從左翼青年、東京台灣留學生、島內新知識份子、傳統 漢文人子弟到在台日本人,他們的文學活動皆已受到諸多研究者的注目。然而,

1930 年代最重要的女性雜誌《臺灣婦人界》與其中大量發表的小說作品,仍是 未被探索的黑暗大陸。

《臺灣婦人界》是一份全日文的雜誌,自1934 年起發行至 1939 年,共 6 卷57 期皆已出土,保存完善,惜尚未引起太多注意2。該誌是日治時期對女性議 題最關注且集中的媒體,也是觀察殖民地女性文化生活的重要史料。研究該誌不 僅可為1930 年代台灣的文學發展狀況補上一角拼圖,更能探討女性形象建構與 時代脈絡的交錯關係。《臺灣婦人界》的發行,與日本轉型現代化並推行至殖民 地以來,女性教育制度的建立、女性社會地位的提升、女性知識份子的出現乃至 女性雜誌的流行一脈相承。隨著明治以來女性教育成為現代化日本立國基礎的一 環,各地女學校接連設立。女學生受現代化家事、家庭科學與教養教育的培訓,

少數能進入大學或專門學校深造。1920 年代,新式家庭主婦一手管控家計簿、

一手操作現代家電,又對兒女教育煞費苦心。職業婦女當中不論是公司事務員、

工廠女工、咖啡店女侍或花街娼妓,許多女性走出家庭,於都會或光鮮亮麗或藏 汙納垢的角落中求生存。當女性之於社會的重要性漸漸提升,以女性為對象的雜 誌也接連創立。從明治時代以啟蒙為目的,到大正時代以公共性、實用性乃至趣

1整理自陳芳明,《台灣新文學史》(台北:聯經,2011 年);許俊雅,〈日治時期台灣小說的生成 與發展〉,「百年小說研討會會」會議論文(台北:文建會,2011 年 5 月 21 日),頁 9-39;許俊 雅編,「思潮與對話—日治時期台灣文學雜誌概況」專題,《文訊》第 304 期(2011 年 2 月),頁 41-95。

2《臺灣婦人界》保存於新北市永和區國立台灣圖書館。可見「日治時期期刊全文影像系統」:

http://stfj.ntl.edu.tw/cgi-bin/gs32/gsweb.cgi/login?o=dwebmge。部分小說文本經中島利郎整理,收 錄於《台湾通俗文学集一》、《台湾通俗文学集二》(東京:綠蔭書房,2002),共二冊。

‧ 國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

味性為訴求,隨著指標性的女性雜誌《青鞜》、《婦人公論》、《主婦之友》的發刊,

從知識性到商業性的各類女性雜誌蓬勃發展,回應女性在社會角色上的種種變遷

3。在殖民地台灣,仿照日本內地模式、以家庭科學與文化教養為中心、與漢文 私塾教育大異其趣的女子教育體制,自1920 年代以降逐漸完備,催生了殖民地 的新女性一代。新女性對自由交際、知識提升與自我實現的渴望,引起了殖民地 社會眾多的紛擾與討論4。《臺灣婦人界》便以逐漸擴大的知識階級女性為主要客 層,一方面提供女性參與社會追求新知的資源,倡導現代賢妻良母的理想範型;

另一方面也發揮殖民政策動員的功能,強調本島人家庭的改風易俗,欲達成生活 的同化與精神的改造。

《臺灣婦人界》選刊小說特別關注女性的婚戀、家庭與社會生活。小說中的 女性形象或乘載作家對現代文明的評判,或化身為族裔與土地的象徵,也是帝國 凝視的慾望對象,以及文化、種族、血液優越論的作用場域。介於思想蓬勃的 1920 年代與高壓控管的 1940 年代之間,1930 年代《臺灣婦人界》小說中的女性 身體銘刻著西風東漸以來東亞的歷史圖景以及風起雲湧的意識形態變遷。本論文 便擬從「世界」、「民俗」與「帝國」三個大方向來觀察殖民現代性對《臺灣婦人 界》小說的影響痕跡。「世界」代表了對普遍價值或普遍性(universality)的想 像,在《臺灣婦人界》小說中表現為一種具自由主義理念與中產階級身份的現代 女性範本,欲隨著日本啟蒙與現代化的腳步,踏出狹窄的家屋走向廣闊的世界。

然而這種對文明生活的信仰,實是立基於殖民力量挾帶商業資本與現代知識權威 入侵殖民地的社會背景之上。當殖民現代性所帶來的文明、進步被奉為普遍價值 而成了衡量的準繩,處於現代社會陰暗面的底層階級與對立面的在地傳統文化,

便成了被隔離排斥的差異。書寫台灣「民俗」即必須應對殖民現代性介入的視角,

不可避免地涉及了對差異性的展演、對他者的挪用。《臺灣婦人界》小說中的民 俗書寫便與以文明教養為指標的現代女性典範相對,描繪臣服在民俗儀式壓倒性 力量下的女性形象,突顯其被特殊化的神秘色彩,做出文化落後性的價值判斷。

現代化世界浪潮所代表的普遍性,對照並排除在地傳統民俗所象徵的差異性,而 這差異性復又被整編進一套大東亞的帝國框架之中,「帝國」指的便是以日本現 代文明來統馭異民族的殖民同化計劃。這樣的動員令在《臺灣婦人界》小說中是

3斎藤美奈子,《モダンガール論》(東京:文藝春秋,2003)。

4洪郁如,《近代台湾女性史》(東京:勁草書房,2001)。

‧ 國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

透過女性之於婚姻與家庭結構的角色來進行滲透,以通婚政策來宣稱一視同仁的 同化信念,達成異族身體內具有大和魂的精神改造。

本論文從《臺灣婦人界》小說觀察出「世界」、「民俗」、「帝國」三項議題的 架構,但筆者的目的實是透過文學閱讀來進一步質疑現代化做為普遍價值的正當 性、將民俗挪用並差異化的可行性、以及帝國同化計畫的有效性。試想《臺灣婦 人界》未受日治時期文學研究者重視的原因,可能來自其強烈的殖民意圖與文學 作品的通俗色彩。《臺灣婦人界》由在台日本人主導,具女性大眾讀物的都會色 彩以及政策宣導的性質,其選編的小說無法服膺主流文學史以台灣男性菁英為主 體的本土立場。該刊以通俗文藝為取向,廣納了不同性別、階級與族裔的作者,

書寫對象也涵蓋不同地域與族群,亦難以選定特定身分或主體認同做為論述的立 基。然而,《臺灣婦人界》小說富含多元觀點折衝交鋒的張力,將之一概而論為 殖民政策的附庸未免又過於扁平。這些小說自無法外於殖民現代性的籠罩,但無 論是現代化前進論述對差異性的排除,或是殖民主義對種族文化差異性的整編,

書寫對象也涵蓋不同地域與族群,亦難以選定特定身分或主體認同做為論述的立 基。然而,《臺灣婦人界》小說富含多元觀點折衝交鋒的張力,將之一概而論為 殖民政策的附庸未免又過於扁平。這些小說自無法外於殖民現代性的籠罩,但無 論是現代化前進論述對差異性的排除,或是殖民主義對種族文化差異性的整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