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臺灣婦人界》的女性經驗與殖民現代性

第一章 序論

第三節、 《臺灣婦人界》的女性經驗與殖民現代性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9

第三節、《臺灣婦人界》的女性經驗與殖民現代性

殖民現代性之於女性經驗的雙面性,展現在女性能夠透過教育在體制位置上 提升,成為現代社會的一員,但社會與國家對女性的投資,仍會在帝國擴張與軍 事動員之時予以回收。如孫秀蕙曾指出《臺灣婦人界》的現代家事用品廣告皆象 徵主婦的現代化訓練目標,鍊乳廣告強化銃後的母職96。對現代女性的打造與想 像,和帝國的文化、軍事擴張乃是相輔相成,以下兩幅《臺灣婦人界》封面即是 這種雙面性的具象化:

圖3 的前景是一位高雅的婦女,她有著摩登短捲髮以及紅唇妝容,珍珠耳環及項 鍊透露她的中上流的社會身分。她的雍容華貴與她身後黃澄澄的稻田相互輝映,

畫面上緣朗朗晴空中的椰子樹葉則增添了閒適的熱帶風情。此畫的題目表明季節 為冬天,但畫中卻是一派夏日氣息,暗示台灣是冬天也有稻米收成的豐饒之島,

透露出作者對長夏之國的南方想像。在女子身後,台灣總督府的中央高塔居高臨 下俯視著整片的成熟稻米。稻米的豐收展示了農業振興的統治成果,支撐著一個 富足的現代女性形像。圖4 一樣以摩登斷髮女性為描繪重心,她身穿時髦皮草大 衣,眼光自信地流轉,脅下夾著一本標題貌似為「生活」(Life)的英文雜誌,

96孫秀蕙,〈再現「現代女性」:日治時期《臺灣婦人界》的廣告圖像符號研究〉,收錄於吳詠梅、

李培德編《圖像與商業文化──中國近代廣告的文化分析》(即將由香港大學出版)。

圖3:〈冬空〉,市來シヲリ繪

《臺灣婦人界》2 卷 2 號封面

圖4:〈散步〉(散策),榎本真砂夫繪

《臺灣婦人界》1 卷 7 月號封面

‧ 國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0

顯示現代女性不僅在物質生活上走在流行尖端,更是能閱讀西洋雜誌、擁有教養 與品味的知識份子。此畫的題目提示讀者這位女子正在散步,這表示她在公領域 的社會空間能行動自如,這身著西洋流行服飾昂首闊步行於都會街道上的女性,

正是當時摩登女郎的代表性姿態97。在女子身後各為兩個象徵性的符號,畫面右 手邊可由窗格判斷為代表都會文明的大廈建築,畫面左手邊則是一位著軍服軍帽 並執劍的銅像,形影近似位於基隆火車站廣場的台灣首任總督樺山資紀之像98。 此處與圖5 俯視的總督府塔樓不同,呈現出銅像的背面,強調軍事力量做為一道 無形的屏障與先行的影響力。城內儘管歌舞昇平,摩登女郎自在地顧盼行走,卻 無處不壟罩在銅像的背影當中。這兩幅封面描繪出現代教養與都會物質生活所建 構的新女性標竿,也明示這蓬勃的現代文明來自殖民統治與軍事擴張的奠基。

在1930 年代的台灣,都市文化發展、娛樂場所興起以及鐵路的興建提供了 女性享受現代休閒生活的條件。《臺灣婦人界》刻劃了1930 年代現代物質文明對 女性生活方方面面的影響力,蓬勃的大眾媒體就是重要的物質象徵之一。女性雜 誌對教育程度逐漸累積的女性識字族群而言,正是參與社會的一種新途徑。黃心 村曾討論過張愛玲、蘇青等女作家如何在1940 年代的上海開闢出別具一格的女 性出版文化。她們意識到大眾的目光與新興媒體的影響力,樂於向社會展示自己 生活的細節,在駕馭商業熱潮的同時也打造出女性知識份子的公眾形象99。目前 研究還未觀察到日治時期台灣有這樣的女性文化團體,但從《臺灣婦人界》看來,

大眾媒體也為女性帶來了進入公領域的可能性以及女性共同體的想像。

攝影、電影、大眾媒體所推波助瀾的現代觀看文化浸透於女性的日常生活。

《臺灣婦人界》每期皆刊載攝影輯,包括台日名媛與傑出女性的照片,如作品甫 入選帝國美術展覽會的女性畫家陳進,以及在《臺灣婦人界》連載多部小說的女 性作家柴田杜夜子100。除了這些指標性的女性形象,還有座談會、洋裁研究會等 女性社會團體的活動紀實。《臺灣婦人界》對女性公眾楷模的推行成果即表現在

97 The Modern Girl Around the World Research Group (Alys Eve Weinbaum, Lynn M. Thomas, Priti Ramamurthy, Uta G. Poiger, Madeleine Y. Dong, and Tani E. Barlow),The Modern Girl Around the World: Consumption, Modernity, and Globalization(Durham and London: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8).

98此像建於1917 年,銅像並未執劍,但軍帽與軍服近似畫中所繪。尾辻國吉,〈銅像物語り〉,《臺 灣建築會誌》9 輯 1 號(1937),頁 2-16。

99 黃心村,《亂世書寫︰張愛玲與淪陷時期上海文學及通俗文化》(北京:三聯書店,2010)。

100 陳進見《臺灣婦人界》1 卷 7 號(12 月號)(1934 年 11 月),攝影輯(無頁碼),柴田度夜子 見《臺灣婦人界》4 卷 6 號(1937 年 6 月),攝影輯(無頁碼)。

凝聚的共同體,Sandra Reineke 以二戰後法國女性運動中,西蒙波娃及同時代的女性的寫作、文 宣發行與雜誌的創辦為例,名之為「想像的女性情誼」(imagined sisterhood)。Sandra Reineke, Beauvoir and Her Sisters: The Politics of Women's Bodies in France (Urbana: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2011).

105〈我家的家計簿〉,《臺灣婦人界》1 卷 6 月號(1934 年 6 月),頁 76-86;田中しづ,〈我家の 家計簿を拜見して主婦の心得たい家庭經濟〉,《臺灣婦人界》1 卷 7 號(12 月號)(1934 年 11 月),頁119-123。

‧ 國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2

的母親進行採訪106。這個典範化的過程以不同階級、族裔、職業、年齡的女性為 素材,嘗試生產出一種有現代教養、知識的中產階級賢妻良母。它透過女性典範 的圖片與文字報導一再強化其成果,也會強調逸出規範的特例以突顯差異性。例 如《臺灣婦人界》有許多關於藝旦的報導,她們可以是哺育子女的賢母或報國事 業的參與者,但同時她們越軌的感情生活也 成為媒體獵捕的奇觀題材107。《臺灣婦人界》

觀看文化中除了女性透過大眾媒體自主展示 來參與社會之外,也涉及了看與被看的權力 關係和性別結構的規訓與劃界過程。

《臺灣婦人界》中可以看到許多能寫一 筆流利日文的本島籍主婦、職業婦女與女學 生108。社方在女學生專題、職場女性專題、

一人一話欄、座談會、演講會以及學童的作 文發表也都會納入本島女性的聲音。第一卷 六月號由女性畫家貴田成峯所繪的封面便傳 達出這種內台親善、內台融合的調性109。此畫 原名〈內台的少女〉(內台の娘)後改題〈薰風〉(薰る風),畫面中兩位少女各 穿著日本和服與當時台灣女性喜好的長衫110,雙方展現出親密互動的姿態。本島 女性得以現身,在女性雜誌的公領域占有一席之地,也是經歷了典範化的過程。

106 酒井潔,〈赤ちゃん審査を行つて〉,《臺灣婦人界》1 卷 6 月號(1934 年 6 月),頁 74-81。

107關於藝旦幼良哺育三子的報導見〈大稲埕風景〉,《臺灣婦人界》2 卷 1 號(1934 年 12 月),頁 122-126。大稻埕藝旦曾組織以報國事業為要旨的稻華會,見〈稻華會生る/開會の辭〉,《臺灣 婦人界》3 卷 3 號(1936 年 3 月),頁 160-165。藝旦梅幸的戀愛報導見花本喜雄,〈梅幸が學生 と結ぶ狂戀繪卷〉,《臺灣婦人界》3 卷 10 號(1936 年 10 月),頁 196-200。

108如台籍女記者陳玉葉的入社感言。〈入社の辭〉,《臺灣婦人界》1 卷 9 月號(1934 年 9 月),頁 81。靜修女學校蘇金蕊的來信。〈女學生ルーム〉,《臺灣婦人界》1 卷 6 月號(1934 年 5 月),頁 60-62。何純慎亦曾列表整理出部分台灣女性的來稿。有主婦、藝旦、產婆、看護婦、舞女、畫 家等。何純慎,〈植民地統治下台湾における近代女性像の形成:『台湾婦人界』を中心に (テク スト分析) 〉,《文化記号研究》第 1 期(2012 年 3 月),頁 88-89。

109〈次號の主なる内容〉,《臺灣婦人界》1 卷創刊號(1934 年 5 月),頁 17。

110台灣女性對長衫的喜好見楊氏千鶴,〈長衫〉,《民俗臺灣》2 卷 4 號(第 10 號)(1942 年 4 月), 頁24-26;又見洪郁茹,〈植民地台湾の「モダンガール」現象とファッションの政治化〉,收於 伊藤るり、坂元ひろ子、タニ.E.バーロウ編,《モダンガールと植民地的近代:東アジアに おける帝国・資本・ジェンダー》(東京:岩波書店,2010 年),261-284。

圖5:〈薰風〉(薰る風),貴田成峯繪

《臺灣婦人界》1 卷 6 月號封面

‧ 國

立 政 治 大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3

如第三高女范氏台妹希望能從事兒童教育,目標為充實國民實力,獻身日本的進 步發展111。職業婦女柯劉氏蘭分享商店店員工作一天的充實,林氏碧珠表示自己 未能向女學校升學,因此拼命讀書考上產婆執照的滿足112。看護婦李氏丈甘則表 示被男性譏諷不事生產,受到刺激而謀求自立。看護工作必須不斷進修,她身處 兢兢業業的職場中仍期盼能重拾女性屬於家庭的溫暖113。洪吳氏綉閱讀龍瑛宗

〈植有木瓜樹的小鎮〉後開始思考中下階層本島女性的生活狀況是如何,並在婦 女演講會上表示本島婦女若能在官民一致努力下早一日脫離禮教與家族制度的 束縛,便能早一日達到合理的經濟生活114。許多本島女性的撰稿皆表達出透過教 育體系在體制裡晉升、在社會上自立的企圖。擁有日語能力、現代知識和教養是 她們加入《臺灣婦人界》女性共同體的門票。〈薰風〉一圖中內台融合想像的前 提,其實已為本島女性設立了一個受過良好教育、中產階級現代女性的準則。

《臺灣婦人界》標舉現代女性典範的同時,台灣本地的傳統風俗則受到貶抑,

該刊曾發表「臺灣再檢討」特輯,強調「為了真實的內台一致除去特殊狀況」115。 特殊狀況包括了買賣女性身體的查某嫻、媳婦仔、聘金跟蓄妾制度、本島的婚葬 儀式與漢醫、先生媽(接生婆)等116。社方更報導了針對台灣人社區大稻埕的生 活改善運動,主張為了節約國家財政必須廢除迷信的祭祀與鋪張的喪葬儀式117, 也提倡限制費用的結婚改善運動,廢止對良辰吉時的迷信118。一篇社論〈本島人 婦女與家庭問題的種種像〉指台灣家庭常由昏昧無智的迷信老婦人把持,期許受

該刊曾發表「臺灣再檢討」特輯,強調「為了真實的內台一致除去特殊狀況」115。 特殊狀況包括了買賣女性身體的查某嫻、媳婦仔、聘金跟蓄妾制度、本島的婚葬 儀式與漢醫、先生媽(接生婆)等116。社方更報導了針對台灣人社區大稻埕的生 活改善運動,主張為了節約國家財政必須廢除迷信的祭祀與鋪張的喪葬儀式117, 也提倡限制費用的結婚改善運動,廢止對良辰吉時的迷信118。一篇社論〈本島人 婦女與家庭問題的種種像〉指台灣家庭常由昏昧無智的迷信老婦人把持,期許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