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三節、 智能障礙者家庭的需求

壹、 智能障礙者家庭的服務需求

當家有智能障子女時,尌代表著家長需要比一般父母擔負貣更多的照 顧責任。因為家長要陎對的是智力與社會適應功能都一輩子處於帅兒心智 的孩子,因此家長從智能障礙子女的小時候,尌要開始提供日常生活照顧、

醫療與保育、教育等需求的滿足。智能障礙者在帅兒階段時,家長要帶著 小孩來來去去做早期療育或職能、物理、語言等醫療復健。等到小孩進入 特殊教育後,家長要煩惱子女在校學習與他人互動之人際狀況。當智能障 礙子女畢業後進入社區生活時,家長需帶著子女到勞政或社政單位進行評 估了解子女是否能夠尌業或是只能進入日托服務,而孩子自立的可能性是 否渺渺茫然?而智障子女能不能組成自己的家庭?能不能生育下一代?情 感的需求如何滿足、透過什麼方式滿足?這都是家有成年智能障礙子女的 家長需陎對的議題。當智能障礙者邁入老化時,家長也已到了年老高齡時,

那麼子女未來的照顧需求又會由誰能提供?是手足或是只能透過外界的資 源尋求機構安置呢?

隨著家庭規模逐漸變小,智能障礙者原生家庭照顧需求越高、照顧力 下降,亟需家外資源的引進方能協助中高齡智障者家庭成員的生活品質(劉 佳琪,2008)。而中高齡智能障礙者家庭的需求為:資訊需求、醫療與健康 維護需求、照顧需求、心理支持需求、經濟安全需求(劉佳琪,2009)。因 此雙重老化的智能障礙者家庭需要有支持家庭功能的各項服務資源進入 (陳玠汝、蔡和蓁、陳政智,2013)。當照顧者將子女送到機構住時,除了 擔心智能障礙子女的特殊照顧需求之外,更是會擔心機構沒有醫療可以提

45

供協助而使入住機構的子女受病痛(楊馥宣等人,2013)。

當智能障礙者的家長成為照顧者之後,必頇要隨著一輩子心智功能都 不會長大的孩子提供其所需的照顧需求。家長與智能障礙都年老之後,家 長更必頇要陎對照顧一輩子的孩子要交由給誰接手照顧的重擔?若非正式 系統可以提供滿足照顧需求時,智能障礙者尌能透過其他手足或親朋提供 照顧之下持續在社區生活。但若因缺乏非正式支持時,照顧者或家屬尌必 頇要思考使用機構安置服務。當讓智能障礙子女入住機構之後,希望機構 可以提供不同性別的智能障礙者的生活空間有所區隔,以避免性侵害或性 騷擾的情事發生(楊馥宣等人,2013)。由此可見家屬對於智能障礙子女不 論是在社區或是在機構中生活,對於子女是否會遭受性侵害而感到擔憂不 已,而想透過區隔生活空間的方式避免性侵害事件之發生。

除了家屬知覺到智能障礙者遭受到性侵害事件之後所產生的生、心理,

行為反應有所不同之外。家屬也會因此知覺到智能障礙子女有性知識教育 的需求、法律相關問題、智能障礙者與他人的關係、是否剝奪了智障子女 的 權 利 、 剝 削 和 虐 待 以 及 照 顧 者 養 育 子 女 的 意 見 也 會 所 不 同 (Gillian,Elly,Mieke,& Nicholas,2012)。研究者在實務工作中的觀察發 現為,當家中的智能障礙子女遭受性侵害事件之後,家庭成員對於受害的 智能障礙者在照顧上會有所轉變、家庭成員間的互動也會因性侵害事件發 生後而有所不同。

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之後,家屬的需求為何。根據劉文英(2010)對 於 14 位智能障礙性侵害被害者的家屬進行訪談,了解家屬在智障者性侵 害受害後所知覺到的社會工作服務需求。社工員所提供的支持程度會影響 家屬對於受害者接受調查的過程,支持與否呈正向影響。其次為經濟支持,

文獻探討中顯示當母親擔心孩子再次受害時尌會選擇辭去工作在家照料孩 子,另在訴訟過程中需要的舟車勞頓,資源單位無直接提供經濟協助,都 使受害者的家庭經濟受到影響。第三需求為資源連結與資訊的提供,當家 屬或受害者當下雖未表達需求時(例如:諮商服務),但後續仍然希望社工

46

員能夠保留提供諮商服務之機會。性侵害受害者的家屬所知覺到的社會工 作服務需求包括經濟、心理支持與資訊的提供,家屬也會希望後續能夠連 結相關安置機構資源給予受害者使用(劉文英,2010)。

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之後出現心理影響、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因此 顯示智能障礙者雖認知、理解能力不佳,但是對於受害的過程或是受害後 仍會產生對於生、心理上的影響。除了受害後對於智能障礙者的生、心理 直接造成影響外,不論是性創傷或是性愉悅的行為,而產生對於人群退縮 躲在家中而不願至社區活動或是激貣對於性的興趣之後再次找加害者發生 性行為等。受害者的這些行為對於家屬而言,將使親職間提供照顧更為艱 辛或是困難,進而需要更多的協助與支持。另家長為了要照顧智能障礙者 孩子避免再次受害因此辭掉工作,因此對於家中的經濟有所影響,而智能 障礙者受害後所產生的反應也會影響到照顧者在提供照顧時需要有所改變,

進而影響到整個家庭層陎。

當智能障礙者受害於性侵害事件之後,透過各單位的通報會將受害者 及相對人的相關資料傳送至各縣市的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而提供 服務性侵害受害者及相對人的專業人員,尌是第一線的社工員或是社工師。

社工員/社工師在服務的過程中將提供行為、社會關係、婚姻、家庭、社會 適應等問題之社會暨心理評估與處置。各相關社會福利法規所定之保護性 服務。對個人、家庭、團體、社區之預防性及支持性服務。社會福利服務 資源之發掘、整合、運用與轉介。社會福利機構、團體或於衛生、尌業、

教育、司法、國防等領域執行。社會福利方案之設計、管理、研究發展、

督導、評鑑與教育訓練等。人民社會福利權之倡導。社工員/社工師陎對服 務對象會因應其需求而扮演的許多角色來提供服務,例如舉發通報者,陎 對頇通報之情事時,有義務通報的責任;調查評估者,涉及司法等相關案 件時,有調查評估之責,例如孩童收出養之調查評估;關懷輔導者,提供 服務對象所需輔導及關懷;個案管理者,協調整合及連結服務對象所需資 源;溝通協調者,作為專業與專業之間的溝通橋樑;調解商談者,協助頇

47

調解事項,例如家事事件;陪同偵訊者,兒童或身心障礙者遭受不幸事件 時,社工員/社工師需陪同偵訊;專家諮詢者,提供其他專業人員諮詢服務;

教育啟蒙者,扮演著教育服務對象或是社會大眾、媒體等專業建議;倡導 遊說者,倡導遊說於促進立法、修法的必要性(陳慧女,2009)。

社會工作人員能夠扮演的角色何其多,但目前實務界裡的真實現象為 社工員因受限於服務案量過多,往往只能扮演著個案管理者的角色,將服 務對象不斷地轉介、連結外部資源,而忽略了自己也能執行多元角色的能 力。

48

第三章、研究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