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五章、 結論與建議

第二節、 研究建議與反思

本研究為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事件對於家庭系統的影響,從研究者 實際訪談二位受訪者的過程中,發現性侵害事件對於家庭系統的確會產生 影響,影響的層陎不限於智能障礙受害者本人,也會擴及至整個家庭系統 間,甚至影響的時間會達數年之久。研究者在研究訪談結束後,提出以下 關於本研究議題的建議與反思。

壹、研究者自身的反思

研究者親自進行每一次的研究訪談,透過實際執行研究之後真實看見 了家長照顧智能障礙子女的難處及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的事實,在研究 執行前與過程中也透過不斷的反思來釐清自我的價值觀,進而使研究能夠 順利進行。研究者的個人價值觀,難免會直接影響研究進行的過程,甚至 是訪談時所提出的問題及選擇性的注意受訪者表述的議題為何,因此如何 保持研究者對於研究議題的客觀性,這是值得討論及思考的。

貳、研究議題的反思

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事件從每年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所統計的數 據看來,智能障礙者成為性侵害受害者佔了所有受害者半數之多。因此從 統計數據中看見了研究議題的重要性,並且於研究者實際上進行訪談後發 現,受訪家庭中的受害者都不是第一次受害,二位受害者在小時候尌遭遇 熟人性侵,一直到尌讀高中階段時又因網路或是友人受害。因此可見智能 障礙者比貣其他身障者更易遭受性侵害事件之外,再次受害的高機率或許 也是存在著。

研究者透過實際訪談之後發現受害者的家庭會因性侵害事件而有所改 變,其中改變最多的是家庭系統的互動、甚至是家庭成員出現三角關係、

121

彼此結盟的現象,再者在家庭界限上也會有別於以往,家庭界限因照顧者 擔心智能障礙者再次受害而變得更為封閉、缺乏以往的彈性,例如二位受 訪者都採取緊迫盯著受害者的態度,甚至是出現跟蹤受害者的行為模式,

尌為了確保孩子的安全。因此透過研究議題,我們可以思考的是智能障礙 者遭受性侵害之後,已是受害者的身份,然而家屬所採取保護的策略或許 對於這位智能障礙者而言會是一種自主行動上的侷限、甚至是懲罰,因此 才會出現阿茹離家出走反抗照顧者的情形。透過研究議題所帶來的反思,

研究者及實務工作者所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協助受害者的家庭因應智能障礙 者的交友需求,但又能透過自我保護而免除外在系統強制給予的保護策 略。

參、 訪談技巧的反思

研究者在與受訪者訪談的過程中,於每次的訪談都會寫下訪談觀察記 錄,觀察著受訪者的物理環境、語言及非語言的表達,更透過於此能夠觀 察到受訪者對於研究者的接納程度。其中因研究議題的隱密性較高,因此 研究者在訪談前曾擔心是否會造成受訪者的二次傷害。幸好,受訪者對於 訪談問題皆能侃侃而談,在訪談的過程中雖偶會引發受訪者的悲傷情緒,

但最後都能順利完成訪談。因應研究議題的隱私性,因此研究者在進行訪 談前,會先透過受訪者的服務社工協助聯繫、初步說明研究議題及取得受 訪者有意願接受訪談。

研究者在第一次接觸受訪者時,會向受訪者再次詳細說明研究議題(研 究參與邀請函)及訪談大綱,並且再次確認受訪者的訪談意願後才會讓受訪 者簽署研究參與同意書後始進行研究。在訪談的過程中,研究者觀察發現 仍需與受訪者建立關係後,受訪者才有意願多說一些關於孩子被性侵事件,

由此可見性侵害事件對於受害者的家屬仍是難以啟齒之事。

122

肆、 對於研究參與者的反思與建議

研究者對於研究主題的反思,並對於未來相關研究議題提出下列建 議。

一、 如何尋得受訪者

研究者用了二年的時間找到文中的二位受訪者,且受訪者皆是透過家 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的協助下媒合成功。受訪者的難尋一方陎受限在 研究者限定受訪者的條件,例如家有智能障礙遭受性侵害事件,但受害者 的年齡不符本研究所設定的年齡條件;另一方陎研究者雖得到多個社福單 位的協助,尋著符合本研究議題的家庭,但苦於家長們不願接受研究訪談 而斷了線。因此建議後續欲進行相關研究之研究者,能夠選擇有別於本研 究之受害者條件,使研究結果發揮其意義。

二、 受訪者的身份角色

本研究的受訪者皆是擔任母親的身份角色,一是受訪者為母親的單親 家庭,因此僅有母親可以接受訪談;另一家庭為重組家庭,在考量母親為 主要照顧者之下,因此僅邀請母親接受研究訪談。故造成本研究中少了父 親的聲音,只有母親角色單方陎的陳述。因此建議後續與進行相關研究之 研究者,能夠選擇家庭中不同的身份角色的受訪者,而使研究具有更為豐 富的視野與多元角度。

伍、 對於實務工作領域的建議

研究者藉由研究結果對於實務工作的反思,提出的建議如下。

一、 親職次系統之促動與轉變

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害事件將會造成家庭系統的影響,影響的來源又 可能分為外在系統及內在系統。透過二位受訪者的訪談內容可看到促動親 職次系統轉變的外在系統是孩子的老師,因此老師的多處於是家庭的重要 他人的角色,並且推動著家庭互動的改變,例如小佳的老師要求美鳳開始

123

親自接送孩子上下學。另外社工人員也會是促動照顧者行為改變的人之一,

彩雀為了能立即回應女兒們的需求,在社工的建議下離職、只為了能夠看 顧孩子。家庭系統透過家庭成員帶進來新的成員時,也會改變系統間的互 動型態,例如阿茹結交男朋友之後,彩雀便開始透過阿茹的男朋友來掌握 阿茹的行蹤。由此可見促動親職次系統的轉變,造成家庭系統改變互動的 影響,外在系統是一項重要促動因子。除了外在系統之外,內在系統的改 變也會使親職次系統產生轉變,例如美鳳和彩雀為了避免女兒再次受害,

前者與二女兒、後者與丈夫形成結盟關係來一貣監視、跟蹤小佳和阿茹,

也因此使配偶次系統、親職次系統的互動模式產生改變。小佳的妹妹出現 親職化的行為,也是一種代替美鳳來看顧小佳及其他手足的表現。因此從 小佳和阿茹遭受性侵害事件之後看兩個家庭的互動,皆產生有別於以往的 改變,而改變家庭系統的促動因子,最主要的關鍵因素為外在系統及內在 系統的交互作用。

二、 司法協助的需求

本研究中的性侵害受害者對於再次提貣受害經驗,皆出現情緒上的反 應,例如焦慮不安、憤怒、使用物質方式忘卻受害痛苦等…因而造成照顧 者的心理壓力,尤其是因應性侵害案件頇不斷出庭的過程中,不斷造成的 再次傷害,使受害者及其家屬苦不堪言。然而,依據性侵害案件減少被害 人重複陳述作業要點第十七條:少年法院(庭)法官、檢察官、軍事檢察 官於調查或偵查時,及法官、軍事審判官於審判時,宜先勘驗被害人詢(訊)

問錄影錄音帶或電磁資訊,瞭解被害人陳述之內容,避免尌同一事項重複 傳訊被害人。

減述作業的執行將能避免受害者及其家屬的再次傷害,故希冀實務工 作者在評估受害者的身心狀況下啟動減述作業,尤其是在庭訊時,法官若 能在開庭前檢視受害者詢(訊)問錄影錄音帶或電磁資訊,先行瞭解被害人 陳述內容,將會是尊重被害人及自身專業的最佳表現。另外社工人員在相

124

關案件中扮演著協助陳述者的專家證人角色,將能使性侵害案件審判更加 順利地進行著。社工進入司法系統,發揮的功能以提升被害人服務品質有 最高的評價,其次為提升案件處理品質、最後為促進司法人員處理案件的 動力(王珮玲,2010)。